狐狸的养父

狐狸崽子被抓起来时还在不停扭动身子挣扎着滋着尖牙咬人,然后被恼羞成怒的猴子狠狠往地上摔去,接着传来狐狸的哀嚎痛叫,两个猴子啐了一口口水,不间断地连踢带踹教训了一顿,可怜的幼崽门牙都被踢掉一颗。这是夏油杰,一只可怜的没爹没妈的妖怪。

“停下,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特别高挑的男人走过来疑惑地问,随即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两条大长腿交叉翘起二郎腿。这是五条悟,年轻的五条家家主。

两个猴子听见声音立马点头哈腰地退到两边,露出趴在地上蜷缩在一起的小孩子,长着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浑身脏污,不知道是血还是尘土粘在全是破洞的衣服上。五条悟见了皱皱眉,躬腰凑近去仔细看。今天来这么脏的地方就是被逼的,正好也能凑凑热闹了解一下新奇玩意,哪知道逛着逛着就听见惨叫声…果然这种地方就是脏。

五条悟撇撇嘴,摘下墨镜,朝小狐狸张开手心。

“喂,你要是能跟我握手,我就带你走。”夏油杰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噜的声音,他不顾疼痛去伸手,距离不够就一点一点挪过去。五条悟也不恼,倒是颇为耐心地静静等待,直到脏污的小手紧紧扣住自己的手,小狐狸整张脸因为疼痛都皱在一起,迟迟不见五条悟回握,幼崽实在坚持不住脱力栽倒,小手也跟着滑落,五条悟微微勾起唇角,最后一刻抓住夏油杰的胳膊把整个人拎起来托着屁股抱在怀里。

“这个孩子我带走了。”五条悟再次戴上墨镜,转头面对猴子的时候没了笑容。

夏油杰迷迷糊糊地看到一对特别漂亮的眼睛,即使背光也在闪烁,比他见过的石头都漂亮,不如说更像湖水吧,也不太对,他想不到该怎么形容。这个人的手也好暖和,声音也好好听,就算他会伤害自己,也总比留在这里要好。

夏油杰再醒来时只感觉这一觉睡的很舒服,他想要坐起来,可是一动就疼的忍不住呜咽出声。五条家主一直坐在床铺旁边守着这只狐狸幼崽,不然开个小差就跑不见了。

“感觉好点没有?”五条悟放下手上翻开的书,凑近些俯下身来,尽量用温柔的语气询问。夏油杰警惕地盯着五条悟,身体不住的发抖,不管伤口怎样立马爬起来呈对敌状态。五条悟早料到会这样并没有太惊讶,他摊开双手以示无害。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把你买回来,你被我收养了。你现在应该喊我爸爸。”五条悟满脸骄傲,朝对方露出个求夸的笑容。然后一妖一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五条悟率先叫停示弱,端起一碗白粥,先舀了一勺自己吞下然后推到夏油杰面前,他则往后挪了挪拿去书假装看起来。夏油杰匍匐靠近,鼻头微微耸动嗅了嗅,确定没问题后伸出一小截粉舌慢慢舔粥,到后来越舔越大口,干脆双手抱住碗整张脸埋进去哼哧哼哧地扫荡。

小家伙舔干净碗后,怯生生地抬头去瞧把自己带回来的男人,那晚上实在是看不清楚东西,现在对方也没有戴墨镜,他好仔仔细细打量一下。五条悟刚刚其实一直有偷偷看人吃饭,现下又一直盯着书页装傻,感觉到暗戳戳地视线后才转头,正好对视。小狐狸的棕色的瞳孔微缩,眼球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不知道该看哪里好。

“感觉好点没有?”五条悟又问了一遍,这回夏油杰犹豫了一会慢慢点头,视线兜兜转转最后还是选择停在对方的脸上。五条悟朝人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点,夏油杰低下头踌躇了好一会抬手四肢并用慢慢爬到五条悟跟前,看到对方伸手过来吓得他以为又要挨打,浑身一抖闭上眼睛。意想的疼痛没有出现,只感觉下颌被轻轻托起,嘴巴那一块被温柔的擦拭,夏油杰睁开眼睛发现这个男人正一脸随和地帮自己擦嘴。擦完嘴五条悟松开夏油杰,夏油杰还愣在原地不敢信,眼见对方又抬手伸过来他下意识紧闭双眼浑身僵硬,却只是被轻拍脑袋。

“好啦,没事了,都说了我收养你了,本大爷不仅给你吃给你喝还会好好保护你噢~”五条悟自信道,手还一直在rua狐狸的头毛和耳朵,经过清洁后都滑滑软软的手感棒极了,五条家主实在是忍不住多摸了一会。夏油杰闻言抬头望向五条悟,被大手挡住只能勉强看到咧开的嘴巴正在笑。看来故事的转折点出现了。

五条家的祖宅大的不得了,是那种日式老宅,走廊都长一个样,在里面特别容易迷路,夏油杰一开始只愿意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跟着五条悟屁股后面当跟班,过了两周时间他开始扩大范围在宅子里乱逛,小狐狸总是四肢着地在各个角落乱跑,想把他抓回去他还会抓人咬人,被下人告状告到五条悟那里了。然后夏油杰就跟着养父好好上了一堂课,从最基本的走路开始,慢慢学习各种礼仪,认字也要一起学,这导致小狐狸的自由时间直接减少一半,但是能长时间和养父呆在一起他也就忍了。

“说你是妖怪里最聪明的也不为过。”五条悟伸出手指点点夏油杰的脑门,满脸骄傲笑的很开心。然后夏油杰就会害羞的捂住脑袋不好意思的笑,毛茸茸的大尾巴摇来摇去的,每次都让五条悟折服,要把孩子拉到怀里好好吸一会才行,揉揉耳朵,摸摸尾巴毛,有时候实在觉得可爱的紧还会捧起夏油杰的脸蛋重重亲几下,嘴里还一直发出感叹。夏油杰就乖乖地趴在人怀里任由五条悟怎么弄都不会反抗,甚至还会露出享受和得意的表情,眼睛都眯在一起喉咙里还会发出一些嗲嗲地兽吟。

夏油杰学会这招,在调皮犯错的时候就会使出来,尾巴垂着慢慢地扫来扫去,双手紧紧揪着衣角,耳朵都耷拉下来,眼周红通通的,眼角还闪着若有若无的泪花,然后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但是改不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错。五条悟每次看到夏油杰撒娇就会绷不住很快原谅他。旁边的仆从都看不下去了。

2月3日是当时在资料上看到的夏油杰的生日。这个时候天气还很冷,偶尔会有降雪,夏油杰喜欢去露天的大院子里在雪地上滚着玩,五条悟每回都会让仆从留一个最大的院子不用扫雪,专门给小狐狸玩耍。五条悟会坐在走廊陪着,身边摆上糕点和热茶,还有一壶热腾腾的姜撞奶,夏油杰每次都吐着舌头不爱喝姜茶,他就让人做成甜蜜蜜的姜撞奶,这样夏油杰会就着糕点喝一大碗。然后享受一下养父的擦嘴服务,接着躺在养父怀里说是要贴在一起取暖,五条悟会张开厚厚的袍子把夏油杰裹进来,再聊聊天或者讲个故事,给人哄睡着了就抱回房间里一起躺进被窝。晚饭时再把孩子叫醒,捂住小狐狸的眼睛把他带到另一个房间,那里好好布置了一番,有很多气球和彩带,榻榻米围炉上有一大桌子夏油杰爱吃的菜还有一个大蛋糕。这个时候夏油杰五岁就插了五根蜡烛。五条悟把双手挪到小孩肩膀上,乐滋滋地瞧着人惊喜的模样,然后开始唱生日快乐歌,一遍日语一遍英语,催促着许完愿望之后夏油杰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起来,一大一小还互相在脸上抹奶油,笑嘻嘻地连衣服上都沾了不少。

夜里,夏油杰一直不肯睡,五条悟就搂着他去走廊看星星。他们拉开房间门,在走廊上铺床,脚在房间里,头朝着院子。夏油杰枕在养父的手臂上望着天,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五条悟问到他今天许了什么愿望,夏油杰说是希望跟爸爸永远在一起。这是夏油杰第一次喊爸爸,五条悟忍俊不禁地搂紧了小孩,笑着亲了一下小狐狸的头顶,说肯定会实现的。

有一次睡到半夜,五条悟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的胸,非常怪异难受,他掀开被子发现是狐狸幼崽隔着睡衣在咬自己的奶头,双手在乳肉上轻轻地踩奶。这套睡衣是丝质的超薄透气布料,奶头那一开晕开一圈湿湿的口水,被温热的口腔抱住又吸又咬感觉很明显。五条家主的身材可是咒术界首屈一指的,但是胸倒是格外大,可能是因为这样才被当成母乳吮吸。五条悟刚想把孩子抱开就听见一声含糊不清的妈妈,他低头看着睡得安稳的小狐狸皱皱眉停了动作,转而温柔的给人盖好被子,继续睡了,只是他没睡好。

等夏油杰长大了一点,五条悟有时会带着出去走走,克给孩子新奇死了,左看看右看看,要不是牵着手恐怕就要追着他跑来跑去了。夏油杰十岁的时候五条悟还是会抱着他走路,夏油杰的耳朵和尾巴会在出门前被五条悟用咒术藏起来,他怕小狐狸惹人非议,怕夏油杰不开心。

这天五条悟在书房里办公,夏油杰来找他说他想学咒术,他想像爸爸一样厉害,起因是夏油杰跟着五条悟出任务的时候看到每一个怪物都被五条悟不费吹灰之力消灭,他打心底里觉得很帅很威武。

“这样的话,杰玩耍的时间会减少很多哦。”五条悟放下笔把夏油杰抱到腿上,面对面认真地提醒。小孩子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眼神变得更加坚定说他愿意。同一时间夏油杰还提出要自己睡的请求,让五条悟暗自伤神了好久,五年都跟香香软软的小狐狸一起睡觉,突然要分开睡他好不习惯的~!五条悟有问过夏油杰要不要去学校上学,还能交到好多朋友呢,十岁的夏油杰拒绝了,变扭地说他还是想跟爸爸每天呆在一起,说到做到,接下来两年夏油杰每天都有认真学习,文化知识也没有落下。

十二岁时夏油杰出门的时候会盯着路过的三五成群的学生发呆,五条悟看到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开学季的时候把夏油杰塞到东京最好的国中去了。虽然每天都会跟自己的崽子分开好几个小时,他很伤心,但是看到夏油杰还挺开心的,很快交到朋友,成绩也名列前茅,五条悟也就闭嘴了,这就是所谓天下父母心吗。少了陪伴,五条悟决定每天亲自准备夏油杰的午餐便当来补偿,虽然用咒术也可以做饭,但他还是选择自己动手完成,并且把无下限关掉了,他觉得这样做出的便当会充满爱意;难免会切到手,被油烫出水泡,他也没有用反转术式治好,最后做出色香味俱全的便当五条悟心里成就感满满,至于手上的创可贴就留着让夏油杰心疼一下自己吧。这个年纪的夏油杰不善于表达情绪,然后每次把便当吃的干干净净,就算同学拉他去吃食堂他也会拒绝然后默默认真的吃便当。

夏天的晚上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看恐怖电影,说是酷暑必备,电影内容夏油杰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倒是对方一惊一乍地搂着自己不撒手,但是架不住养父开心。夜里刚打算睡觉的五条悟被敲门声打断,拉开门是拎着枕头的夏油杰,头发乖顺地散下来,耳朵也配合地垂下来,不知道五条悟发现他翘起来的尾巴没有。夏油杰说看了电影后他害怕,问能不能和爸爸一起睡,这是夏油杰分床睡之后第一次想和五条悟一起睡,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看来以后可以多看点这种电影!

这晚五条悟习惯性贴着小狐狸睡,小狐狸竟然没有拒绝,然后养父就美滋滋地睡着了。夏油杰把脑袋靠在五条悟胸前,尾巴一直控制不住乱动,小动物下意识蹭来蹭去,五条悟早就适应并且可以睡一觉不带醒的。五条悟一条腿翘在夏油杰身上,夏油杰不小心刚好蹭在裆部,他觉得这样还挺舒服的就没停,直到把自己蹭的硬起来把他吓了一跳不敢再动。夏油杰有了解过生理知识,知道这是因为喜欢一个人才会产生的生理反应,至少五条悟是这么教他的,在他第一次遗精之后就全教了一遍。那这样的话,自己是喜欢上五条悟了吗,养了自己十年的名义上的爸爸,他确实很喜欢爸爸,但这这种反应是想恋爱那种的喜欢才会有的。15岁的夏油杰情窦初开,在这个夜晚明确了自己喜欢自己养父的事实。这晚他没睡好,早上起来还晨勃了,夏油杰发育良好,裆部居然顶起个帐篷。五条悟发现后搓搓夏油杰的头毛问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夏油杰脸蛋微红没有说话。

国中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夏油杰中午就回家了,他灰头土脸的,一个人表情严肃地在房间里把便当吃完,五条悟接到学校电话听说夏油杰跟人打架了,来他房间找他询问情况。

“你没受伤吧。”五条悟坐到榻榻米上,这回没有在笑,夏油杰沉默着收拾好饭盒,才开口回应。

“没有…”小狐狸低下头,耳朵也耷在两边,一脸不开心。

“…”五条悟抱胸叹气,“你和普通人不一样,为什么选择动手。”他明明从小就给夏油杰灌输了很好的社交礼仪啊。

“…”夏油杰鼻子哼了一下,“他说我是孤儿,…”他攥紧拳头咬着后槽牙说出后半句:“说你…是卖身上位的…不配为人父亲。”他气的差点没说出来。

五条悟眨眨眼,一脸了然。“嗯哼,我大概了解了。”

“爸爸…”

“嗯?”

“我想回家…”小狐狸语气弱下来,还有点委屈,提出诉求。

“…理由。”五条悟从头到尾没有一点生气,孩子想干嘛就干嘛,就算真的做错了也是他的孩子,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是挚爱。只不过幼崽开始慢慢长大,他怕应该换一种方式去对待。

“我没有交到朋友,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好讨厌…我想你了。”夏油杰抬头望着五条悟,露出小时候那种摔倒后忍痛不哭的表情。15岁的夏油杰的脸慢慢和五条悟记忆里五岁的孩子重合,五条悟发现,就算他长得再大,有自己的隐私了,有自己的想法,会离家去外面,他也还是自己的小狐狸,这一点不会变。

“当然没问题。”

五条悟站起来绕过茶几坐到夏油杰身侧,然后把孩子拉进怀里,紧紧搂住,腾出一只手一下下轻抚夏油杰的脑袋。狐狸抖抖耳朵埋在养父胸前,也抱住对方。

后来夏油杰就没再上学了,诋毁五条家主的猴子自然没有好下场,最主要是让杰伤心了,必须办掉。

不去学校,父子相处的时间变多了不止一倍,除了正常的学习,五条悟还会让夏油杰跟着处理一些公务,还有一些简单的祓除咒灵的任务,全方面锻炼夏油杰。夏油杰的能力毋庸置疑十分强,很多事件都被他处理的刚刚好,慢慢开始崭露头角,消息很快传到外面,咒术界还有人想来把夏油杰挖走为自己所用,都被五条悟狠狠拒绝。这明明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绝不可能给别人!你自己没有小孩吗?

18岁生日,夏油杰作为五条悟的养子成年了,至于狐妖什么时候成年两人都不是很在意。五条悟比寿星还要兴奋,忙前忙后准备大办特办,夏油杰拒绝了,他说只想跟爸爸两个人过生日,五条悟感动的稀里哗啦立马搂住快只比自己矮一点的夏油杰蹭来蹭去,然后像小时候那样亲狐狸的头顶脸颊,湿湿热热的吻一下下落在身上,夏油杰刚想推开养父就被不可抗拒地锁住了,他双手扶在人胸口,头正好被埋在胸缝里,肌肉放松下来软软的,夏油杰双手一颤,感受着软软的乳肉,脸蛋连带着耳朵都开始发烫。大脑就快要宕机的时候夏油杰害羞的手脚开始无力,他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出来,有点手足无措然后说了句他先去准备然后落荒而逃。五条悟意犹未尽地只好结束。

晚饭时,他在养父的歌声中闭眼许愿,这次他许了和五岁一样的愿望。再睁开眼他吹灭蜡烛,五条悟再一次问他这回许了什么愿望,夏油杰无奈地老实交代,然后被五条悟扑倒,五条悟的笑一直没停下来,这下更是咯咯笑得开心的不得了。他真心觉得真是太好了,自己的杰已经长这么大了,而且被养的这么可爱,喔现在应该帅气了!

夏油杰没有拒绝和小时候一样任由对方折腾,反正只要他开心也没什么大问题。一直等五条悟笑累了,鼻子一道一道呼在狐狸的刘海上,发丝微微飞起,惹得夏油杰痒痒。

“杰怎么就长大了呢…”五条悟语气里是满满的感慨,自己有没有让杰过的幸福呢,自己有好好陪伴杰吗,自己真的把杰照顾好了吗,如果以后自己不在他会不会受委屈,然后不跟别人说一个人使劲憋着…啊,要哭了啊,我的杰。

夏油杰没有回复,但是收紧了拥抱的手,他望着微张的红润的薄唇,闭上眼睛用自己的额头碰上去。夏油杰轻轻嗅着五条悟身上的淡淡体香,然后他笑着说:

“能有你真是太好了,悟。”停了一会后,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头发湿了,他抬头发现五条悟在哗哗淌眼泪,夏油杰慌得下意识抬手捧住五条悟的脸用拇指帮人抹眼泪嘴上说着别哭别哭呀,五条悟摇摇头把狐狸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使劲贴着。

然后五条悟给夏油杰倒酒喝,说他成年了可以干这些事情,然后就按自己的酒量灌夏油杰,但他自己也不怎么厉害就是了,这晚他们没来得及收拾就一起睡在围炉里了。一直到中午两人才醒。夏油杰做了春梦,他梦见自己和五条悟缠绵,五条悟任由自己摆布仰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嘴上一直喊自己的名字说最爱杰了。夏油杰再醒来是被五条悟摇醒的,他爬起来发现裆部湿了一块还尴尬的鼓着。五条悟瞟到就装作悲伤地擦眼泪说:

“明明和爸爸一起睡的,你竟然还想着别人嘤嘤嘤…”夏油杰对此只是笑笑然后回怼始作俑者。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啊,爸爸没有吗?”这句话成功堵住五条悟的嘴巴,让他脸都红了。然后夏油杰假装从容地没有去看养父大咧咧敞开的胸口,去浴室好好撸了一发,高潮的时候脑海全是梦里五条悟令人面红耳赤的表情和喘息,他忍不住低喘着念出养父的名字。

全知全能的五条家主一点也不傻,他能敏锐地察觉到任何变动,当然他也知道夏油杰喜欢自己,他这两年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想应该怎么办,自己不是妖,做不了杰的伴侣,自己终究会老死…果然,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小时候五条悟抱着夏油杰一起去花火大会,小狐狸尝了各种小吃,嘴都快忙不过来了。五条悟盘腿坐在野餐垫上然后让小狐狸坐在自己身上,等孩子吃饱了,五条悟提醒他说马上要放烟花了,来不及问烟花是什么天空一声炸香吓地小孩转头埋在爸爸怀里,紧紧抱着不撒手,五条悟嘲笑夏油杰,然后捂住他的耳朵把脑袋慢慢转过来,夏油杰睁开眼睛,一下子看呆了,黑色的幕布上绽开一朵又一朵烟花,映射在眼球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亮光。烟花放了很久,结束后五条悟才松开手,然后被小狐狸激动地握住,要是有尾巴,这时候肯定兴奋地摇来摇去。五条悟解释了一遍原理,夏油杰似懂非懂地认真听完感叹一声然后说爸爸好厉害,五条悟亲了一口夏油杰。

“杰以后也会很厉害的,而且要比你老爸厉害的多哦~”

成年的夏油杰在一些事情的处理方法已经要胜过五条悟了,这时候五条悟35岁了。刚收养夏油杰的时候他也才18岁,以他的性情,寻常家的小孩肯定每天都会被弄哭,但是夏油杰是个特别乖的小孩,基本上不会哭,除了身体特别难受的时候或者特别伤心的时候,给五条悟省去大半麻烦,夏油杰明白自己必须要乖,不然可能会被讨厌,后来他才明白被五条悟爱着可以有持无恐。

在夏油杰25岁的时候,五条悟带着他搬到了深山老林里面的老宅,然后慢慢减少夏油杰出任务的次数,更多时候都是让对方陪着自己干这干那。尽管五条悟已经38岁了,依旧保持着身材管理,而且看起来完全还是二十大几的模样。每天还是那么不着调,夏油杰有想找机会表白,但是每次都会被打断,各种事情各种理由。慢慢的夏油杰也就没那么在意了,反正自己会一直跟五条悟呆在一起的。

五条悟闲暇的时候会琢磨怎么用反转术式防止衰老,虽然有点进展,但最多也只能多加五十年,不过至少这样能多再陪伴夏油杰一段时间。

这年的12月7日是五条悟40岁生日,在山上五条悟很少能吃到以前经常吃的甜品,他嘱咐过这个老宅不用配备仆从,夏油杰偷偷学了制作各种甜点,端上来的时候给五条悟惊喜坏了,没忍住搂住夏油杰亲了一口脸颊。夏油杰没有反抗,只是无奈地笑笑跟着一起开心,架不住五条悟喜欢嘛。晚上他们喝了不少酒,五条悟一直在吹牛,夏油杰就默默听着时不时调侃几句,到最后五条悟垂着头沉默了好久,久到夏油杰以为他睡着了,但他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和抽噎声。

“悟?”夏油杰伸手扶住五条悟的肩膀,五条悟才起头,满脸通红,淌得全是眼泪,蓝色的眼睛像沉进水里的宝石,湿润的睫毛一眨不眨地盯着夏油杰,然后眼泪淌得更多了。夏油杰心狠狠揪在一起,捧着五条悟的脸,和以前一样用拇指帮人抹眼泪,可是这回怎么都抹不完。

“为什么哭呢……”夏油杰轻轻皱眉,脸上跟着露出心痛的神色。五条悟摇摇头,把脑袋慢慢抵在夏油杰胸前,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支撑了好一会。五条悟伸手去扒夏油杰的裤子,然后用力揉捏裆部,狐狸一下子炸毛,想去阻止。裤子被扒下来的时候,阴茎已经被弄硬了,顶起来打在五条悟的脸上,五条悟像是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抓住阴茎张嘴含住。夏油杰使劲扣住五条悟的肩膀把人推起来,他梗着脖子吼了一声。

“悟!”

五条悟双眼通红地看着夏油杰,眼里全是悲伤,他又凑近去吻夏油杰,力气很大,夏油杰措不及防想挣开,牙齿磕在对方柔软的唇瓣上,再推开五条悟,五条悟彻底忍不住喊道。

“杰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我不想离开你…我还不想…呜呜…呃呜呜呜我还不”五条悟慢慢躬下腰蜷缩起来。夏油杰怔愣片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嗫嚅着嘴唇。

“不是的,悟,不是这样。”夏油杰跪到五条悟面前俯下身趴在人身上,这样变扭地抱住五条悟,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嘴唇也开始哆嗦,他紧紧锁眉,闭上眼睛感受对方体温,从前的记忆在脑中不断浮现。

“我爱你,悟,但是这种爱很复杂,你不用强求的,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夏油杰说到。五条悟的躯体慢慢不再抖动,夏油杰见对方不再紧绷,轻轻把人扶起来然后拥抱对方,然后像对方一直以来那样轻吻额头。

五条悟呆呆地跪坐在榻榻米上,被夏油杰扶着缓了好一会后,等眼泪全干了的时候,五条悟开始把桌上剩的夏油杰亲手做的蛋糕一点一点全部吃完,夏油杰整理好衣物也加菜继续吃。

“对不起。”五条悟吃完后舔舔嘴唇,小声向夏油杰道歉,微微嘟着嘴,像做错事的小孩。夏油杰彻底舒展开眉头,叹气拿纸巾帮人擦拭唇角的奶油然后笑着说没关系。

为了醒酒,五条悟提出去把院子里的雪扫了。

“昨天不是才扫过吗?”

“今天又下了。”虽然不多。

“好,没问题。”

然后两人收拾好桌子,穿戴严实去院子里扫雪了。扫着扫着五条悟抓起一个雪球朝夏油杰砸过去,弄的毛上全是雪。

“杰是坏小孩!”五条悟这时候才活脱脱像个坏小孩,夏油杰没有反驳,也抓了一把雪扔过去。雪仗一触即发。

月亮高挂头顶五条悟累的躺倒在雪堆上,叫夏油杰一起,夏油杰抖掉身上的雪,趴到五条悟身边把他身上的雪也尽数拍落才仰面躺下。

“呼…呼…呼…”两人喘着粗气看着星空,白雾飞到空中又消失不见。

“我真的很爱你。”五条悟说。

“我知道。”夏油杰淡淡笑着。

“有你那种爱,什么爱都有。我只是怕自己不能陪你更久。”

“…”夏油杰侧头看着五条悟,五条悟也轻轻转头,两人沉默地对视着,脸上都没有再有那么悲伤的表情。

“没关系,悟能一直陪着我我已经很幸福了,如果没有你的爱我现在在哪都不知道。”夏油杰最终还是露出满足的笑容,脑袋慢慢靠在一起。五条悟轻吻夏油杰的头顶,没那么纠结了,长长的发丝发出淡淡的香味,就像他小时候身上那种香味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贴着。五条悟最后落了一个吻在夏油杰的嘴唇上。

“嗯。”你怎么就长大了呢,我的小狐狸噢。


————————————————————————

这篇文的情感有点复杂,小虫子我最后真的哭出来了,作为父亲他总是感慨孩子为什么长大得这么快让他措不及防,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包容小狐狸。但其实小狐狸一直都是无条件爱着他的小狐狸,善解人意的小狐狸才不会让爱的人不开心。
最后五条悟活了快一百五十岁,然后杰在他死后一直住在山上的宅子里,成了这座山的守护神,他没有颓废,因为他觉得悟肯定会不开心的。后来捡到菜菜子和美美子。

18 Likes

啊啊啊啊啊虽然没有肉,但我依旧吃的津津有味,小狐狸想想就好可爱。虽然悟最后与世长辞但他会永远在杰的世界里占据一大部分(ㄒoㄒ)感谢老师的好饭ヽ(≧ω≦)ノヽ(≧ω≦)ノ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3 Likes

你懂我!!!谢谢:smil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