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Я】抑制剂错误用法说明 by 鱼不知海

Summary∶热心的Omega为他发情期提前的Alpha伴侣送来了抑制剂——夹在他的阴道里送来的。

夏油杰鲜少有如此狼狈的时刻。他把自己关在高专卫生间最里头的隔间,吞下去的咒灵球从喉口火辣辣地滚到小腹,由内而外蒸出满身大汗。他半靠坐在马桶上喘气,颈后腺体肿胀发硬,太阳穴突突地跳痛着,只能用力掐自己的眉心试图保持清醒。
他还能回忆起这只咒灵球的归属,在某家高档酒店的卫生间里,像拧成一团的树枝一样的咒灵就趴在隔板上扭动,被他随手捞起来作为本周的储备留了下来,就在数十分钟前才一并吞下去。偏偏就是这东西激得他现下里浑身发热,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涌,结合它的形状和出现的位置,想也知道导致自己发情期突兀提前的是什么。
燥热粘稠的空气恰在此时混入了一丝很淡的油墨气味,混着荞麦面特有的微苦香气。熟悉的气息略微安抚着体内翻涌的躁动,夏油杰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沉进令人放松的信息素里,直到隔间的门被猛地推开,裹着满身他喜欢的味道的Omega男朋友对着他戏谑地吹了声口哨,举起手机就是一阵猛拍,得意洋洋地表示要把这些照片作为整整一周的屏保。
“……悟。别闹了,快点拿给我,”夏油杰哑着嗓子阻止他,“下午我还要去述职的。”
“哎呀,难得杰也有疏忽的时候嘛。”五条悟笑着把手机收起来,尽管被Alpha的信息素熏得脸颊泛红,也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我说啊,真的不做吗?本来今天好不容易只有教学任务,我们的预订就是要做的吧?”
“那得是回家之后。”
“嗐……”被不留情面地否决,五条悟撇了撇嘴唇,从裤兜里抽出手来朝他一摊∶“那杰猜一下吧,我把抑制剂放在哪里了?猜对了就给你哦。”
夏油杰不想理他,烦躁地伸手直接去扯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教师制服,却只触碰到无形的阻力。五条悟朝他又跨了一步,歪着头笑得相当得意∶“老实猜吧,我放在了哪里?”
Alpha的脑子都被烧得不甚清醒,勉强观察了他一下,最后还是胡乱给出了答案一个∶“右边口袋。”
“不对哦。”
“……那就左边。”
“嘟嘟——”
他惯爱捉弄人的男朋友凑到跟他鼻尖相抵的距离,模仿着问答比赛里回答错误的音效,张开腿径直跨坐在他身上,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无下限屏障悄然撤去,夏油杰下意识地揉了一把掌心底下的胸肌,双臂滑下去环过Omega的腰部,像抱大型玩偶那样陷进去,贪婪地汲取那些令人陶醉的气息和温度。
五条悟很享受夏油杰表现出的这副样子,被压在臀下勃勃跳动的阴茎好似夏油杰对他的欲望化为了实体,从紧贴的躯体处传来的粗喘性感得他甚至有点儿湿。他揉了揉Alpha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随手拆掉人头顶的皮筋:“真没办法啊,那就允许杰找找看吧。”
裤子隐约渗出湿意,情液的气味使得空气几乎粘腻到了无法呼吸的程度。夏油杰的眼睛都被热汗黏得睁不开,动作颇有些粗鲁地揉捏五条悟身周,把能够放下抑制剂的口袋摸了个遍,也只对上对方得意的表情。夏油杰过于了解他,看他这副模样心里已然猜到七八分。就着还掐在他大腿上的动作,顶弄他空门大露的女穴。膝上果不其然传来硬物的触感,由于岔开腿跨坐的姿势,滑出一部分的抑制剂被重新顶入五条悟的穴里,激起身上人一声甜蜜的呻吟。夏油杰甚至有些被气笑了,把住五条悟的大腿又连着用膝盖颠了他好几下∶“你就是这么送抑制剂的?”
“不可以吗?”
五条悟声音里还掺着喘,撑着他肩膀从他腿上下来,伸手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夏油杰无法控制地跟随他手上的动作去看他的腿间,修身的长裤剥下来直接裸露出白皙的下半身,没有毛发的遮掩,能够清楚那支抑制剂是怎样被半含在女穴里,随着重力微微翘着从穴里滑出来,又被重新摁进去。
五条悟捏着制剂的颈子反复抽动着肏开穴口,肉唇张开,隐约可见里头的深粉色,黏着一汪湿漉漉的水光。末了那只好看的手将抑制剂整个从里头拉出来,滑溜溜的玻璃瓶身上裹满了他的水,从穴里拉出半透明的白丝,片刻以后断裂开来,顺着瓶子坠下粘稠的情液。始作俑者夹着抑制剂把水液涂上他的脸颊,抱着胜券在握的姿态开口∶“我可是把抑制剂好好带过来了哦。——可是你还要用吗?”
夏油杰直接把他拽到了自己身上。Omega手里的抑制剂被毫不留恋地惯在地上,随之而来的是被激发得更加浓郁的信息素。五条悟的裤子还缠在膝弯里,夏油杰已经急不可耐地将他的双腿折起来,就着人半仰着身子,小腿勉强夹住他身体两侧的姿势正面插进去,将那个早已被做好扩张的穴插得漏水。这别扭的无处借力的姿势使得五条悟不得不绷紧肌肉避免自己朝后栽下去,一使劲儿便将插在里头的性器绞得死紧。
这姿势实在不方便,吃惯整根阴茎的女穴当下只含住了半截,没有被撑开的部分饥渴地缠得更紧。夏油杰抱着他颠弄几下,怀里的人便含混叫着要先把裤子脱掉,一边硬生生从发情期Alpha的钳制里挣脱出去。他三两下踢掉裤子和鞋,立刻又被拽着重新跨到夏油杰腿上去。他的男朋友被情欲烧没了耐性,性器胡乱顶上他的穴,一直滑到后臀也没能插进去,只被阴唇夹在当中磨蹭,勃发得越发硬挺起来。
湿软的触感勉强缓解了一些情热的躁动,夏油杰勉强拾起破碎的理智,伸手抓起五条悟扔在地上的裤子,从刚才摸到的地方掏出一个套子。他把铝箔包装撕开,五条悟单腿支起自己的身体,扶着他的阴茎让他把套戴上,然后握着那根夸张的大家伙捅进自己体内。
没有得到充分扩张的穴道吃得有些勉强,五条悟被撑得难受,扶着他性器的手转而去掰自己的阴唇,身体深处涌出的热液顺着张开的内壁淌到夏油杰的囊袋上,充当着润滑的作用让阴茎顺利地撑开深处紧缩的褶壁,顶上Omega生殖腔口敏感的肉环。
忍得久了又一下被含得太深太紧,夏油杰爽得有些发懵,一时都顾不上肏他,只仰着头勉强克制着不要叫得太大声,放任五条悟跨在自己身上乱扭,用湿软的穴套弄自己的阴茎。头部顶到的位置紧紧缩着,即使反复顶弄也不见松动。——毕竟离他们本该重合的发情期还有一段时日,Omega的身体还没有做好被撑开生殖腔灌精的准备。五条悟因此得以游刃有余地撩动他的情欲,畅快得边喘边笑,捧起他的脸反复地亲,蹭得自己的眼罩都滑下来:“杰看起来……嗯嗯,爽得要坏掉了一样……我也、啊,顶到了——”
他被腰上多出的手狠狠摁下去。先前由自己掌控得适中的磨蹭变为挤压,酸胀的痛楚从小腹深处弥散到整个下身,五条悟歪倒在他身上呻吟,没法再撑起自己的身体逃离Alpha的性器对生殖腔口的揉弄。夏油杰显然不太清醒,把住五条悟的大腿根摇摇晃晃站起来,几乎是将他惯在卫生间的门板上,借由重力试图撬开Omega紧缩的肉环。
五条悟被他撑得眼睛发直,感受到体内性器顶弄的角度随着夏油杰打晃的动作打转,更是不敢松开撑住对方肩膀的手,生怕夏油杰一个没抱稳当把阴茎折在里头。他被自己的想象逗得发笑,随着尤其狠重的一下深插溜出一串连呛带喘的淫叫,咳嗽时牵动穴壁绞住缠裹的性器,几乎是在榨精那样有节律地收缩。
“悟……”夏油杰喊着他的名字咬住他的嘴唇,硬要还没顺过气的男朋友和自己接吻,喂进去满嘴忍耐时咬破舌尖的血腥味。尖锐的痛楚和窒息感让五条悟脑子一片空白,平常运转过度的大脑被情欲过载得一塌糊涂。被阴茎顶着射精使得他的信息素被搅得紊乱,生殖腔不受控制地张开细缝,将被精液充盈的套子尖端嘬进去,连性器拔出都没能将薄薄的乳胶套带出来,吊在Omega的穴里往外流精,滴滴答答弄出色情的水声。
夏油杰射过一次才稍微缓过神来,视线重新聚焦,落在五条悟翻白的眼瞳和吐出一点的舌尖上。手里把住的大腿肌肉已经在痉挛,他连忙把五条悟放下来,低下头才留意到被对方夹住的保险套。生殖腔里含着东西足够叫一个Omega爽得死去活来,他没打算把五条悟在这种地方弄成那个样子,便伸手将套子从五条悟体内扯出来。
乳胶薄膜和生殖腔的肉环摩擦出滋滋的水声,夏油杰还是低估了五条悟此时的敏感程度,一股清液从没有东西堵塞的穴道里喷出来,把他的手浇得湿透。发软的双腿再也无法支撑Omega的身体,五条悟无力地跪坐在自己潮喷的体液里,双手紧紧抓在他裤腰上,往前趴到他胯间。夏油杰刚发泄完还没彻底软下来的性器就那么拍在他的脸上,把乳白色的精水涂满他的眉心和脸颊。
过度的刺激诱使Omega的发情期提前了。被含进去的时候夏油杰抚摸着五条悟发烫的脸颊,喘息着将他往自己胯上摁。他的男朋友告诉过他,由于Alpha和Omega会在信息素里摄取到自己喜欢的气味,所以在自己的认知里他的信息素是甜蜜柔和的甜食气味。现下里五条悟真的好像含着一条裹满奶油的甜面包一样吃着他的阴茎,脑袋努力地前倾把性器噎进喉管,双手已经不得空扶着他保持平衡了,只扒开阴唇往饥渴地痉挛着的穴道里填进手指。他好努力地想让Alpha的性器赶紧重新硬起来,发狠地捅进痒得发麻的穴里,把不停地流出来的水堵回生殖腔里面。
夏油杰没让他舔太久,很快就推开他的头将他拽起来,在狭小的空间里硬是让他转了个身背对着自己,阴茎以一个更刁钻的角度插进他的女穴。五条悟被激得眼前一片模糊,从逼仄的穴道里抽出手指,撑在门板上肆意地呻吟,在阴蒂被搓揉捻动的时候条件反射得朝后躲,硬生生将生殖腔口的肉环套进头端胀大的结,当下爽得失了神志,被肏成裹在Alpha阴茎上的肉套子。夏油杰不得已托住他的腹部阻止他腿软得向下出溜,手掌和性器对生殖腔的压迫使得五条悟感觉脑子都要被插烂了,仿佛体内的阴茎隔着肚皮顶在夏油杰手心里打着圈磨。他身下断断续续涌出清液,又随着时间推移黏成大腿内侧干涸的黏渍——Alpha膨大的阴茎结将他的水全堵在生殖腔里,小腹饱涨得他有种要失禁了的错觉,挣扎着去扒夏油杰拢在自己肚子上的手,在男朋友下意识按压的动作里呻吟着漏出尿液,羞耻感烧得他脑子嗡嗡作响。
夏油杰察觉到他的情绪,安抚性地低头亲吻他颈后的腺体,体贴地托抱着他后退,使得交叠的两人能够坐下来,放松一下近乎抽筋的腿部肌肉。
室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仿佛数分钟前的淫叫和肉体拍击声并不存在。直到断断续续的滴水声从身下传出来昭示着结的松动,夏油杰托起五条悟从他体内脱出,看着混着白浊的水液从怀里Omega的穴里喷出来,冲刷着生殖腔的内壁和阴道里侧,使得五条悟仿佛经历了一次排泄高潮,踉踉跄跄地撑起身的时候修长的大腿上湿淋淋的全是水, 阴蒂肿得阴唇都夹不住,悄悄冒出一个尖头来,随着主人直接套上长裤蹭到锁边的缝线,激得他浑身酥软,穴里又是阵阵发痒着开始流水。
“让你不好好穿裤子。”夏油杰看他僵硬的动作已然猜到七八分,从地上把泡在淫水里的、丝毫没有发挥作用的抑制剂捡起来,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对着五条悟笑了笑:“如果悟还很湿的话,也许这个还能派上用场。”
他把玻璃管握在手里捂热,慢条斯理地重新拉开男朋友的裤子拉链,把温热的抑制剂塞到五条悟手里。
“你是自己放进去呢,还是要我来帮你呢?”

159 Likes

辣死了夹在yd里面什么的 好涩啊小5​:hot_face:

14 Likes

卧槽爽飞了: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辣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