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魅魔叩响神父的大门

预警:炼铜!炼铜!炼铜!强奸变和奸
假神父X魅魔小男孩的组合

从刚当上神父的那年,每逢万圣节,夏油杰都会在教堂门前为过往的孩子送上糖果,今天也是如此。
作为神父,夏油杰在万圣节的日子里并不轻松。在这个节日里,会有许多不净之物会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溜出来,混进乔装打扮的人群之中。若是他们与人类相安无事便罢,但如果他们胆敢扰乱人间的和平,夏油杰便会在暗中出手,令其退散。
他穿着往日的装束,坐在教堂门前的椅子,脸上挂着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但很少有小孩敢真的过来讨要糖果,因为在小孩子心中,夏油神父总是神秘的,即使是笑起来,也显得阴恻恻,并不是那种值得信赖的大人。况且他身后是教堂,谁敢对教堂捣乱?
夏油不知道小孩子心里在想什么,但不必应付小孩却让他乐得轻松,有更多的时间去观察这条街上的情况。
人群中出现了两个幽灵,一只僵尸,都表现得规规矩矩,装模做样地吓唬小孩子。吸血鬼没有过来,或许去年那个偷偷吸血的家伙被他揍得太惨,以至于其他同族放弃了这里。

随着夜色渐深,街上人少了许多,就连幽灵都玩够飘回去了。
今年倒是轻松,夏油杰伸了伸懒腰,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夜色已深,这场喧哗的闹剧也该结束了。
他搬起桌椅放回教堂,南瓜篮子里面的糖果还剩下大半。他不爱吃糖,这些糖果会留给随着家长前来祷告的孩子们。
正当街上人已走空,夏油杰也收拾好一切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轻响,有人敲响了教堂的门。

这么晚了,来的人会是谁呢?

已经感到疲惫的夏油杰按了按太阳穴,但身为神父,不该忽视他人的求助。他拉开门,低头一看,一个白头发蓝眼睛的小男孩提着南瓜灯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格外明亮,像是两颗璀璨夺目的蓝宝石。小孩上身只有一件黑色的短背心,堪堪遮住胸部两点,下身则是一条皮质短裤,身后的细长的尖尾巴一甩一甩。

他模样乖巧,抬头望着夏油杰的眼神怯生生的,看了就让人心生怜爱。但当他露出笑容时,眉眼间则露出了狡黠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事。

小孩嗓音清脆,开口时露出一双尖尖的小虎牙:“Trick or treat?”

这孩子穿成这样,不会觉得冷吗?夏油杰说请等一下,决定除了糖果,顺便再给他找条毯子来。

“不必麻烦。”小男孩说着,对着神父的后背扑了过去,他看着柔柔弱弱,却爆发出与年纪和身材都不相符的力气,将夏油杰扑倒在地,他迅速反制,措不及防对上那双澄澈的蓝眼睛,一瞬间身体便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小男孩骑在神父身上,露出了得逞的笑:“我是来吃自助餐的。”

夏油杰试图挣扎,却被身上的小孩制住,男孩在神父那张寡欲的脸上摸了一把,并为对方紧锁起来的眉头感到满足。五条悟伏到夏油杰身上,手指绕到夏油杰身前探入神父的裤子中,凑到他耳边轻声问:“是不是感觉身体用不上力气?你很清楚与魅魔对视会发生什么吧?”

五条悟挑逗神父的身体,躺在地上的夏油杰任由他动作,一语不发。神父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种事情,与魅魔对视,就会被对方催眠,紧接着身体也会被其控制。

没想到往日里不可一世的神父,也会有被他这个魅魔羞辱到无法说出话的一天。

“你现在可没有办法逃走了。”五条悟兴奋地解开神父的皮带,释放对方蛰伏的性器,这根大家伙的尺寸让五条悟很是满意。

虽然神父还没能勃起,但悟并不介意,他半跪在地上,用柔软的嘴唇包裹住了神父的性器,他一边晃动头部,一边抬眼偷看夏油杰的反应,神父面色泛红,正急促地呼吸着,他眉头拧紧,似乎是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懊悔,也或许是在偷偷念着忏悔词。但无论他想什么都无所谓,都改变不了他正被五条悟按在地上口交的事实。
魅魔的体液可是有催淫的效果,就算理智再怎么不情不愿,也无法抗拒肉体的快乐。五条悟才动几下,那根东西很快在他口中膨胀起来,噎得五条悟喘不过气。

虽然他早就看出这个神父一定鸡鸡很大,不然五条悟也不会选他作为自己的第一餐。但这家伙的尺寸,也太过夸张了吧?和自己的手臂差不多,真得插进去的话,会被操成两半吧。

可是他好不容易来到人间,现在已经很饿了,用这家伙填满肚子就撤吧。五条悟心想着,双手握住他无法含住的性器根部,给予神父更多的快感,想要快点儿榨出精液来。
虽说在此之前也被年长的魅魔教导过,自己也有用假阳具练习,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感觉好累,嘴巴好酸。
这神父怎么还不射出来,难道有射精障碍?五条悟默默腹诽。

他刚动了念头,就听头顶传来一声叹息,一直闷声不响的神父开了口,声音被情欲染上沙哑:“魅魔就这点本事吗?只是这样应付了事可无法让我射精。”

都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还装模做样念这种台词。五条悟刚想出言反击,就感觉到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脑后,是不容他抗拒的力道。口中巨大的凶器就这样一下顶进了他的喉咙,没什么经验的小魅魔就这样被迫体验了第一次深喉。

怎么回事?神父不是已经无法动弹了吗?五条悟试图挣扎,却被按在脑后的手死死制住。一直被动接受的神父突然夺过主导权晃起腰,那根凶器自顾自地越顶越深,完全将他脆弱的喉咙当作飞机杯来使用,而使用者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
要无法呼吸了,好痛苦……但这种被人完全掌控的情况,让他的身体都有点儿热了起来。
真是的,五条悟一直认为,能够随时随地撩拨起人类情欲的魅魔就该充当猎手,但眼下他却成为了猎物……

神父挺动腰部的速度加快,将精液喷溅在小魅魔喉咙深处。
美味的食物浇进嘴里,五条悟却没能吞下全部,伴随着神父抽离性器,灰白色的液体也从他嘴边流了出来。即使被放开,五条悟也无法逃走,而是因为缺氧瘫软在地上。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滴到地上。

“诶呀,真是浪费的孩子呢。”夏油杰轻抚过小魅魔因剧烈呼吸而张大的嘴巴,声音轻快地问,“不喝光真的好吗?你还在长身体吧。”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的催眠对你无效?”五条悟睁大那双蓝色眼睛瞪他,因刚才的深喉,小魅魔眼底泛起水雾,就连瞪人的样子都显得那么可爱。

听到对方的质问,夏油一脸云淡风轻,表现得丝毫不像是个神职人员。要是哪个神父在圣洁的教堂内对魅魔射精了的话,一定会羞愧到鞭笞自己到鲜血淋漓吧。

他看着小小的魅魔,属于人类的圆眼瞳撕裂开来,变为了尖锐的竖瞳,他对面前的小家伙感到十分有趣,开口道:“现在的魅魔对人出手时,都不先了解下对方的身份吗?还是说只有你这个小孩儿格外莽撞呢?”

看来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五条悟立刻生出逃跑的念头。然而此时局势完全逆转,他反倒成了对方手里的玩物。
夏油杰掐住五条悟的腰,单手将他按在了教堂的长椅上,将那条胡乱甩动的尖尾巴咬在嘴里,手指揉捏过尾巴根的软肉,那是魅魔的弱点,五条悟的身体像是窜过电流,从紧绷瞬间瘫软了下来,挣扎都变成了软绵绵的推拒。

躺在长椅上的五条悟感觉到屁股一凉,对方将他的皮裤扯碎了,整个下身都暴露在对方眼中。悟又惊又怒,知道无法抵抗对方,只能选择暂时低头:“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快放开我!”
五条悟嘴上讨饶,心里却暗戳戳将这假神父骂了无数遍。他记住这个臭刘海的模样了,现在失利是因为年纪还小经验不足,等再长大点儿一定要让他纵欲到死,来报今日之仇。

魅魔的身体特殊,即使是面对着即将被强奸的情况,也能催生出情欲来。夏油杰把玩着悟的性器,随意撸动了几下,躺在长椅上的小孩虽不情愿,却不得已发出暧昧的声音。夏油杰伸手一探,小魅魔的后穴已经完全湿润了,正有规律地张合着,贪吃地想要吞掉他的手指。

“怕什么?你不是说要来吃自助餐的吗?”夏油杰说着,从一旁拿过他随手放在桌上的南瓜篮子,抓了一把糖果,撒在悟身上,在对方略显惊恐的眼神中,夏油杰露出了笑意,“先来点儿开胃的糖果,看看你能吞下几颗。”

90 Likes

好香(好香)还能再炫三大碗!

8 Likes

莫多莫多!!

3 Likes

魅魔悟榨干他!好香好辣

6 Likes

要被吃干抹净了吗 :heart_eyes:

11 Likes

好香好香 小悟加油:see_no_evil:

5 Likes

啊!白切黑!

5 Likes

好香好香!!!!!!!!!

4 Likes

好香好香:kissing_heart:

4 Likes

好喜欢!!想看后续!!!!

4 Likes

“……七、八、九、十。”夏油杰一边向那小嘴里塞着糖果,一边计数。他怕小家伙肚子饿极了,特地挑了些大的糖球喂给他。然而小家伙这张嘴巴却不领情,在塞到第十一个的时候怎么也吞不下去,甚至还吐了出来。
神父可不能放任小家伙浪费食物,夏油杰将那地上的糖果捡起来,递到小魅魔面前。

在收到神父善意给予的糖果后,可怜的小魅魔眼中闪动着感激的泪水。他十分配合神父,乖巧地趴跪在长椅上,高高翘起屁股。看到夏油杰递来的糖果时,小魅魔眼中闪露出惊恐的情绪,摇晃着身体想要躲开那枚糖果。却被神父扣住下巴,制在原地。

既然下面吞不下,就换成上面的嘴巴吞掉吧。夏油杰用蛊惑性的声音诱哄道:“来,张嘴。”

下巴被神父掐在手里,小魅魔无可躲避,只能含住了那颗糖球,橘子味道盈满了他的嘴巴。神父的手指还在他穴口时不时按压着,让那些糖球摩擦着他的肠道,不间断地给悟的身体施加刺激,魅魔本就是耽于情爱的生物,肠道和下身全都涨得发痛,令悟忍不住掉下眼泪来,神父用手指温柔地为他拭去眼泪,追问道:“哭什么,是什么味道,不好吃吗?”

“是甜的……好吃。”悟不敢不回答他的话,嘴巴被大糖球填满,吐字时有些不清晰。

他听见夏油杰轻笑了一声,紧接着柔软而又灵活的舌头就贴了上来,舔舐小魅魔的后穴。舌头顶进了穴口,拨弄着五条悟肠道中的糖果,那颗最外面的糖球不断地摩擦着其他的糖果,令其随之转动。五条悟闷哼出声,却说不出到底是痛还是爽,只是又从穴口喷出一股液体来。

填满五条悟肠道的十颗糖果融化了些,混合着肠液流出了甜腻的液体,夏油杰品尝过糖果的味道,满意地评价了一句:“确实很甜。”

他说着,手指顶进了湿漉漉的后穴中,将那些糖球推得更深,碾过小魅魔的敏感点。虽然那些糖球融化缩小了体积,但仍然很大,引得悟惊声尖叫,支撑身体的手臂都失去了力气,直接瘫在了长椅上。

“这样就不行了吗?一点儿魅魔的样子都没有。”夏油杰摇头,露出失望的表情,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放松一分。他的嘲讽反倒令五条悟燃起了斗志,他可是最出色的魅魔,怎么可能输在他手上。

悟转头怒视着他,本想争辩,然而却见神父解开了腰带,将那粗壮的凶器对准了他的后穴。

小魅魔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发出半个字,就被那性器直送到底。他挣扎着想要爬走,却被抓住尾巴重新拖拽回夏油杰身下。后背位的姿势插得极深,神父的性器长驱直入,将小魅魔肠道中的糖果推进深处,深入到即使是五条悟偷偷用按摩棒练习也从没有触碰过的地方。

在这种极端刺激下,悟立刻就高了潮,翻着白眼射出了精液。他张着嘴大口喘气,原本含在嘴里的糖果都暴露出来,即将滑落下去。神父却暂时停住了工作,掐住悟的下巴,低头与小魅魔接吻,堵住了糖果下落的趋势。甜甜的橘子味儿也在两人的唇舌之间交换,最终融化在彼此的唇齿之间。

魅魔的身体强大,五条悟很快适应了对自己来说有些过度的刺激,他勾住神父的脖子,主动摇晃屁股,发出一连串暧昧的呻吟和轻喘。

“这就体会到快感了吗?”夏油杰就着紧密相连的姿势,将小魅魔翻了过来。他埋下头,悟的黑色背心很短,根本不需要他去掀,舌头贴着边缘向上一顶,就能舔到柔软的乳肉。五条悟的乳头有些内陷,害羞地不肯露头。夏油杰吻了上去,舌头绕着乳头画圈,同时用牙齿轻轻搔刮着附近的乳肉,一侧的乳头很快充血挺立起来。

小魅魔得了趣,即使被操干得娇喘连连,仍主动挺起胸,将另一侧乳头送到了夏油杰嘴边。然而夏油杰却只是对那侧吹了口气,狠狠挺动下身,他看着悟挺着胸急切的模样,坏笑着命令道:“这边你自己玩玩,把它也弄出来。”

“嗯啊、呜……想要,想要您来……”悟发出不满的呜咽声,脸颊轻蹭着夏油杰的胸口撒娇,话语被夏油杰顶弄得支离破碎,听不清调子。

然而夏油杰却没那么容易搪塞,见悟不肯答应,在猛顶了一次之后,神父毫不留恋地抽出了他的性器。即将到达高潮的魅魔下意识扭着腰向下送着屁股,然而能给他带来快乐的性器却不在原位。

五条悟迷茫抬头,夏油杰坐在对面的长椅上,居高临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神父没有提好裤子,那根粗壮的肉棒在两腿之间挺立着,看得悟怀疑自己真的吃下了这么大的东西么,然而他喉咙发紧,恨不得直接坐上去。

“想要吗?”小魅魔的心思全都被看穿了,他听见神父问,“你该怎么做?”

悟知道这是在惩罚自己没有听命令,神父的性癖真是奇怪。踉跄起身,后穴的蜜液涌了出来,沿着大腿根流淌,肠道中的糖球因变换姿势而向下滑,五条悟收紧穴口,生怕它们滑落再惹神父不悦。

他跪下来,膝行着爬到神父脚边。用白到不见血色的手指夹住了胸口的软肉,揉捏着泛粉色的乳头,悟有些心急,动作未免过大,手法也生疏的很,胸口传来微微的痛感,并没让他有多爽,但自渡的羞愧感给他带来了很深的冲击。

夏油杰看得开心,用鞋尖蹭着悟的后穴,淫水都将他的鞋尖打湿。当悟终于完成了神父交代的任务,将另一侧凹陷的乳头玩弄到探头时,已经忍到饥渴的小魅魔按着夏油杰的膝盖爬了上来,主动将他渴求已久的肉棒吃进肚子里。

五条悟搂抱着夏油杰的脖颈,晃着屁股,用他喜欢的方式吞吃夏油杰火热的肉棒。但这对夏油杰来说则略显温吞,于是他趁着魅魔下坐的时候挺腰,小魅魔尖叫出声,一下失了神。

夏油杰嫌悟太慢,将他整个抱起来,向上猛顶。小魅魔会被身体的重量带着自动坐下来,交合的地方不断搅动,发出一连串的水声。支撑五条悟身体的只有神父的鸡巴,他害怕摔到地上,搂住夏油杰脖颈的手都不自觉地收紧了。

在高潮的一瞬间,五条悟死死搂住夏油杰的脖颈,意识都飘到了九霄云外,而抱着他的男人似乎也在这场性爱中力竭,抱着他躺倒地。悟用了好久才恢复了神智,他被喂得很撑,可能两三个月都不会想吃饭了。用头轻蹭着神父的胸口,想要换回一个拥抱,而神父却已经没了呼吸,身体也褪去了温度。

五条悟震惊,他一抬头,瞧见环绕着神父脖颈的,那道深深的痕迹。

未来的储备粮,被他勒死了。

……

“所以这就是你的作品?”中年女人推了推眼镜,用不可置信的眼光打量着眼前一头白发的年轻人,她身为业界最负盛名的编辑,居然会在阅读这种三流情色小说上浪费时间。

不该看这家伙长得帅,就接过他的作品的。女人想了想,看在对方是个年轻帅哥的份上,将话说得极尽委婉,这部作品并不符合他们的出版要求,所以请去问问别家吧。

白发青年根本不在意,冲她笑笑,道了声谢,就卷着文稿一路小跑下楼了。女人捧着咖啡杯站到了窗口边,望着那白发青年离开。虽然那家伙没什么文采,但不得不说确实很帅。

她看着白发青年一路小跑,但还是被红灯拦住了脚,他站在马路边上,对着一个方向招手。女人的眼神顺着那个方向移动,目光锁定在一个颀长身影上。

白发青年三两步越过斑马线,主动牵住了男人的手。而对方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距离,他们一起消失在了人群里。

原来是恋人啊,女人喝了口咖啡,嘴边泛起了浅浅的弧度。她站得实在太远,若是听到了他们交谈的内容,一定会吃惊的。

“今天玩得还开心吗?没有趁我不在对人类偷偷出手吧?”

“杰这么不放心的话,可以来自己检查呀。”

“是你又想做了吧?贪吃的家伙。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会想要写书。”

“兴趣使然而已,就像你以前一样,明明是个恶魔,却装模作样当神父。”

“好好好,我没有意见,所以你写了什么?”

“秘密。”

end

67 Likes

小情侣的情趣ya,好甜,老师好棒(´∀`*)

11 Likes

太美味了!感謝!

6 Likes

嗜甜的小魅魔上下都被糖果塞满了诶,好刺激的play :heart_eyes:,喜欢极了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