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Some Trivial Secrets

*是长期在国外的自由术师夏,以及海量ooc

听说某个人要从国外回来了
7 Likes

近日东京不算太平,尤其是最近出现的几只拥有自我意识的诅咒。咒灵的术式效果演化的愈发复杂,也越来越难以判断。这一届的一年级也着实不容易,任务等级误判好几次,差点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为此五条悟还去找高层理论了好几次。

“最近有一位对诅咒比较了解的术师从海外回来,他会帮你们些忙。”

在上午最后一节课,在五条悟打算提前下课去买今天打折的蛋糕时,夜蛾正道突然推门而入。

“啧。”

五条悟发出了不太高兴的声音。在学生反应过来之前,夜蛾正道却把五条悟叫走了,三个人就自己悄悄溜出教室。后来五条悟在出差前突然把他们叫住,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跟三个人郑重其事的交代这次任务。

“这次任务等级比较模糊,会有其他人过来帮忙。”

“是七海吗?”

“七海最近有些事需要处理……这家伙海外待的时间太长,咒监会不怎么管他,但实力还是有保证的。”

五条的提醒也让三人组提高了警惕,但事实上这次祓除任务十分顺利,并没有遇到等级特别高的诅咒、同样也没有看到理应同来的那位海外术师。他们上了辅助监督的车,监督正准备开车离开时,突然一通电话打来。

“夏油先生?您已经提前解决了一级咒灵?太感谢了!”

“什么?五条先生的联系方式?他没有给您吗?好的,五条先生的电话号码是……”

偷听着辅助监督的对话,他们大概猜到了那位来帮忙的术师很可能已经提前完成任务回去了。然而在他们还在因没有见到那位帮忙的前辈而失望时,几天后却因为要写任务报告而见到了那人。

“杰他现在正在教师办公室,你们有问题现在正好可以去问他。”夜蛾向教师办公室的方向指了指后,钉崎野蔷薇便拉着两个同学跑了过去。苦于报告两个小时后就要上交,他们直接推门而入----五条悟告诉过他们可以不必打报告。

在他们进去时五条悟正翘着二郎腿仰在沙发的一边看手机,而另一个他们没见过的长发男子倚靠在沙发另一边在看着什么资料。被开门的动静吸引后,两人都放下手中正在干的事一齐注视着闯入的三个学生。

“哎呀,你们有什么事啊。”

“五条老师,我们上次的任务报告……”

“我知道了,我之后会把调查的咒灵信息给夜蛾校长的,这一部分你们就不用写了。”坐在一旁的黑发男子放下手中的资料站起来,笑眯眯地看着三个学生。

“你们就是今年的三个学生吧?上次那个诅咒收复的比较快,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了……抱歉啊,还没认识你们。”

“先介绍一下,我是夏油杰……”

“杰现在能有什么急事……咒监会不是都管不住你了吗?”

“确实,这十年一直在国外研究咒灵,不过今年东京附近好像出了点状况。当然,除了这个原因外……”夏油杰说着说着,意味深长地看向了五条悟,却再次被后者打断。

“所以关于那个一级咒灵的信息之后杰会帮你们交上去,把剩下的写完就交了吧。”

“突然想起来以前读书的时候我也帮悟写了不少报告啊……”

察觉到气氛不太对,三个人识相的悄悄离开回去写报告了。看样子这个夏油杰跟他们的五条老师上学时还是同级,但两人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过节,关系不算太好。对于此种言论,偶然路过听到的家入硝子只是默默地笑了一声。

“你们还是珍惜一下现在的时间吧,等他俩中间那点破事说清后你们就会觉得有点烦了。”

其实五条悟对于学生们而言就已经神秘至极了,现在又冒出个不受咒监会控制的夏油杰。夜蛾正道向他们解释,夏油杰现在的状态和东堂葵的师傅九十九由基有点像,不过相较于后者,夏油杰身上的限制就比较多。

“所以杰怎么突然想回日本了?”

猫好像生气了。夏油杰微笑着摸了摸鼻尖,像十年前一样习惯性地抚上五条悟的肩膀,手却不安分地下滑到腰部。

“刚刚不是说了,最近东京出现的咒灵术式都很有意思,而且我也很久没见过菜菜子、美美子了……”

接着夏油杰就感受到一层空气突然把自己的手和衣服的布料隔开了。身前的人猛然转身,将黑发男人一把推到沙发上,狠狠地揪着他的衣领说道:“你以为你当年干了那些事还能顺利出国是因为什么?!”

“出去又直接失联?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

“悟,”黑发男人把高领毛衣往下拉了拉,露出脖颈下部的那一片酷似纹身的花纹,“但是如果我真的死了话,你也知道契约是会消失的吧?”

“而且这几天悟不是也不接我的电话吗?”

今天又到了体检的时候,虎杖悠仁去医务室时正看见夏油杰用沾满血的手捂着鼻子,家入硝子给他正在拿消肿的药往他脸上涂。

“夏油先生这是怎么了?”

“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脸了。”

听到这番说辞,家入硝子冷笑了一声,而更巧的是这时候五条悟也进来了,他看到夏油杰的惨状坏笑着故意忽视一旁的大人,询问虎杖悠仁的身体情况。

“还没来得及检查,等我把这个走路把鼻子摔流血的家伙处理完再说。”

这时夏油杰用另一只没触碰到血的手从背后抓住五条悟的手。

“悟,关于刚刚讨论的能够改变灵魂的诅咒以及两面宿傩的事,我愿意和你合作。”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总感觉最近夏油杰出现在高专的频率变高了,也可能是最近事情比较多。被叫做“真人”的诅咒攻击的受害者越来越多,而咒灵操术的拥有者似乎对这种能够影响人类外观和灵魂的咒灵很感兴趣,经常看到他进出教师办公室。

“你今天下午是不是没课?”夏油杰看见五条悟在他面前开始解扣子时就起身把办公室门锁上。

雪白无暇的身体从纯黑衣服的包裹中出来。黑发男人把室内空调的温度提高了几度,走上前抬头吻上白发男人的嘴唇。五条悟被亲的呼吸不稳,身体随着从脊椎向下滑动的手微微发抖。夏油杰用带着薄茧的手揉了一把挺翘的屁股,却直接向胯下更里面的方向伸进去。

“还有其他人知道你有个女人的穴吗?”

长发男人的手指向五条的身下伸去,他夹着两片柔软的阴唇拨弄了几下,指尖便感受到一股湿意。他浅笑着将两片阴唇拨开,直接将两根手指捅了进去。听着耳边混乱的呼吸声,夏油杰靠近白发男人发红的耳尖吹了口气,感受着怀里躯体的抖动,他继续挑衅地说道:“或者说那些学生知道你是个在办公室偷情的痴女吗?”

接着黑发男人的脖子便被一双有力的手掐住,他同那对掺杂着情欲和怒火的蓝色眼睛相对。在五条双手的力道逐渐加重时,夏油杰插在他身体内的两个手指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长发男人被掐的咳嗽了几声,这时五条悟才松开手,然后握着男人的手对准自己的女穴一坐到底。

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杰这些年也过得挺滋润的吧?你是为了契约回来的吗?”

白发男人说完,一股尖锐的刺痛感从长发男人的脖颈处迅速扩散至全身。夏油杰咬紧牙笑了几声,然后用粗糙的指腹夹住隐藏在两片肉下红肿的阴蒂,如愿听到白发男人的抽气声,压低声音笑了出来。

夏油杰单手解开外衣扣子,在把里层的衬衫脱下后,一个从脖子下部蔓延到锁骨处的纹身显露出来,在繁复的花纹中间嵌着一只睁开的蓝眼睛,周围则是变形的锁链。当初五条以这个契约术式交换夏油杰的处刑权,从此后背叛者的杀生便全交由他掌管。然而虽是如此,即便在长发男人一言不发地悄悄离开时,那个咒印也仅仅短暂地烧灼了一瞬,此后再无动静。

“关于日本最近几年的诅咒活动情况,我也有所耳闻。”

“不过除了诅咒外,东京还有更吸引我的东西。”

白发男人不再说话,反而滑下身跪在地上,把发烫的脸贴在长发男人的大腿内侧,急躁地解开夏油杰的腰带。自己早早脱光,而夏油杰还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实在太不公平。他急匆匆地扒下裤子,把脸埋在内裤包裹着的那一块凸起的位置,用细微的声音喃喃着:“想要和杰做。”

若是十几年前的夏油杰,面对这样的撒娇还会被撩的心痒痒的;但十几年后仍用相同的招数,也变得恶劣的大人可不吃这招了。他用沾着淫水的手指抚摸白发男人的嘴唇----五条悟的唇形其实很性感、很好看,而夏油杰就曾有幸享用了这张嘴三年之久。

五条悟皱了皱眉,还是含进了沾着自己东西的手指。然而长发男人毫无怜惜之心,他用另一只手卡住白发男人的下巴,把手指伸到喉咙深处。五条悟抓住男人的手挣扎着,夏油杰却突然用皮鞋尖顶着五条的胯下。阴茎和阴道口同时被冰凉的鞋面摩擦,白发男人双腿开始发抖,双手开始脱力。隐藏在阴唇间的阴蒂被隔着摩擦,五条悟被折磨的眼圈红肿,最后他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坐到夏油杰的鞋上,阴茎射出精液的同时,女穴里也喷出大量淫水,打湿了长发男人的皮鞋。

夏油杰把手指抽出来时,五条悟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了,眼底那一片平静的冰湖被夏油杰搅得泛起波纹。白发男人迷迷糊糊地又准备跪下给长发男人口交。刚刚已经被使用过一次的鲜红嘴唇这一次被男人的性器撬开。五条悟小心地收着牙齿舔舐,又用舌尖舔了舔精孔,直接逼出夏油杰的呻吟声。

嘴中的巨物似乎又变大了一圈,快要填满五条的口腔,时不时将他的腮帮子顶到凸起。夏油杰把阴茎从五条嘴里拿出时,从白发男人的嘴里带出不少口水,仿佛他用嘴又高潮了一次。五条悟瞟了眼夏油的动作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由于跪了十几分钟,五条悟起身时踉跄了一下直接被夏油杰从腋下圈住揽在怀里。

“膝盖有点疼……”五条悟把头支在夏油杰肩膀上嘟囔着,后者也立刻会意,直接把五条悟抱到沙发上,又从一旁拿了几个柔软的抱枕。

“悟,放松……”

太长时间没做,而且这些年那东西的分量又长了不少。在阴茎插入时,五条悟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被撑裂开来,阴道被侵入的性器逐渐填满。穴口还在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夏油杰被女穴吸得想要直接一捅到底,他压抑着冲动,如同抚摸猫一样顺着五条悟剃的短短的发尾,沿着脊背一直滑到臀缝处。曾经玩弄的一摸就流水的穴现在变得像处子一样紧致。

被哄了又哄,五条悟也配合着夏油杰的动作用身体慢慢接纳了对方的性器。然而还没有全部吃下,五条悟就感到自己身体内的另一个器官也被顶到了。他呜咽了一声,垂着头一手揉着自己的小腹,一手放在夏油杰的胳膊上阻止他的进一步动作。

“到极限了?”

“这玩意儿怎么越来越过分了。”

子宫口的一圈肉环被粗大的龟头蹂躏,淫水不断地从身下流出。五条只觉得身下又涨又酸痛,但子宫口被入侵的快感又让他软了腰,整个人瘫软在夏油杰身上。迷迷糊糊地亲着夏油杰的鼻尖和嘴唇。

“悟真是潜力无限啊。”

夏油杰手指沾了点女穴内涌出的水又滑到上面,找到隐藏在臀肉里的穴,突然挤了进去。五条被突然起来的袭击吓到收紧了肌肉,肉穴绞进了半陷入子宫口的阴茎,夏油杰被逼出声音。他艰难地忍耐着,凭借印象按上后穴的一块凸起处,听到怀中人的尖叫声后,他挺腰向上一顶,龟头彻底没入子宫内,又狠狠地按着前列腺的位置,五条悟翻白着眼、颤抖着达到了三重高潮。

肉穴剧烈绞动着,夏油杰也顶着深处喘息着射精。子宫内喷出的淫水被阴茎堵在身体里,和浓稠的精液混在一起,把五条的小腹微微顶起。五条悟失神地靠在夏油杰身上,阴道口还抽搐着,喉咙里挤出难受的哼哼声。夏油杰恶作剧般用手按了一下五条肚子上凸起的部位,就听见白发男人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接着胳膊便被掐了一下。

夏油杰从五条悟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他感兴趣地看了眼已经合不拢的、不断流出体液的穴,又笑着拿开五条悟挡住脸的胳膊,吻了上去。

“去清洗一下吧?现在浴室应该没什么人。”

五条悟装作没听见,扶着腰翻了个身背对夏油杰。长发男人只好在一旁坐下,给五条揉了揉腰,又放软语气:“那悟先休息吧?想吃些什么?”

“巧克力慕斯蛋糕……”

感受到身下人微微发抖的脊背,夏油杰捡起地上的外套盖住男人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把一旁的屏风拉了过来,恰好遮住门到沙发那里的视线。

“那我先出去办点事,悟记得锁好门哦。”

白发男人背过身,把外套向上拉了拉正好盖住脸,他把脸埋在布料里,发出闷闷的声音:“知道了……”

夏油杰听了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心情不错地推开门,结果在看到门外站了一个学生后脸色一瞬间变得有点难看。

“那个夏油先生,五条老师现在有事吗……”

“悟有点累,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明天再说吧。”

“唉!?五条老师也会累吗?”

接着虎杖悠仁就被弹了下脑门。他捂着脑袋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的长发男人,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惹他不快的事。

“是个人都会感觉到累。你们这群小鬼也得逐渐学会独当一面,悟可不能事事都帮你们兜底……”

长发男人说完便直接离开。被告知了五条悟正在休息、不宜打扰,虎杖悠仁便只能回去告诉野蔷薇他们的五条老师今晚怕是不能同他们一起聚餐了。

五条悟是被开门的声音吵醒的。他本来睡眠就浅,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身上除了盖了几件衣服什么都没穿后一瞬间有些慌张,接着挡在他面前的屏风也被推开----

“刚醒吗?”

看清来人后五条悟又靠在软枕上眯起了眼,皱着眉揉着酸痛的腹部。夏油杰见状跪下来把手伸到还没有合拢的穴内一挑,白发男人发出闷闷的一声后伸出腿给了夏油杰一脚。夏油杰一把握住五条的脚踝,一边在穴内扣了一会儿,又导出了些体液。

“不是让悟记得清理一下吗……”

“算了,一会儿用反转术式就可以了。”五条悟拿起掉在地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睡了快六个小时,突然想起来什么。

“糟了,今天晚上答应那群小鬼一起去吃关东煮。”

“我给他们说过了,以后再说也不迟。”

夏油杰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冷气,很显然刚回来没多久,但他去干什么了能出门快六个小时。夏油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开购物袋,掏出各种各样昂贵的甜点放在茶几上。他正好对上五条悟沉默的脸,于是笑了笑。

“刚刚去办了点手续,未来可能会长时间待在国内。”



现在高专里就算是学生也认识到夏油杰和五条悟应该是结束冷战了,不然两人也不会频繁地单独在办公室里长谈将近两个小时。虽然经常有摩擦,但上午五条悟刚冷着脸上完课,下午看到夏油杰带着蛋糕来时,一米九的大猫就又挂在长发男人身上。

鉴于夏油杰不受咒监会的管束(家入硝子告诉学生们他只受五条悟的管束),现在基本属于一个给钱办事的无比自由的状态,而东京就这么大,还是咒灵聚集地,夏油杰出来压马路时若是遇见碰到麻烦的高专学生便会根据情况顺手帮一把。如果有急事,比如说他快赶不上某家著名甜品店做的最后一块新品蛋糕,就会装作不认识高专学生的样子,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擦身而过。

可是明明两个人分开都很靠谱的样子,但为什么在一起时就会变得有些幼稚呢?比如说现在,一年级的三个人刚刚祓除游乐园的咒灵,虎杖悠仁提议顺带逛一下游乐场放松一下,在这个建议获得所有人的赞成后,负责任务的两个成年人竟然就体验哪个游乐项目的问题吵了起来。

“今晚你们自己去逛吧!”

“唉?五条老师不是说好今晚和夏油先生一起去的吗?”

“这家伙最近又通过其他途径搞了不少钱,就让他请你们吧,我还有事。”

于是三个人只好顶着低气压去蹭夏油杰的饭。

“你们这一届确实不错,不过和我们上学时相比还差一些,也得快点成长起来才是……不能把事情全压在悟身上啊……”夏油杰看了眼低着头吃饭的三个人,又说道:“啊,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去买点东西,你们先吃着吧。”

三人看着夏油杰离开的背影,又开始谈论起某人的八卦。

“总感觉……夏油先生和五条老师的关系不像挚友那么简单吧……”野蔷薇压低了声音,“有一次我看到他从五条老师办公室出来,脖子里有几块红色的痕迹……”

野蔷薇说完,发现两个男同学红了脸。既然他们没有接话,于是她就继续说:“而且你们不觉得五条老师在夏油先生面前好像不太一样吗……”

三人小声讨论了会儿,似乎得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结论,就又低下头接着吃饭了。又过了十几分钟,长发男人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看着夏油杰一个胳膊挂了好几个购物袋,钉崎野蔷薇感慨一句臂力好强。

临走时,夏油杰缓缓说道:“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这是给你们的伴手礼。”

长发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两个购物袋递给了他们,钉崎野蔷薇接住了后,男人接着说道:“真是抱歉啊,最近和悟有点矛盾,可能他今晚气还没有消吧……这些东西就先拜托你们送给悟吧……过几天我会和他好好商量商量的。”

三个人看着夏油杰把剩下六个沉甸甸的袋子递过去,然后带着歉意地笑了笑,召唤出飞行咒灵离开了。

“哇哦,原来惹恼了五条老师得这样赔罪啊……”钉崎野蔷薇瞟了瞟购物袋上的logo,心里默默计算起袋子里的东西大概需要多少钱。

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看见伏黑惠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袋子,好奇地上前想要看看到底送给五条的什么贵重的东西需要这么小心。

“呃……挚友间闹矛盾需要送这么多蓝玫瑰道歉吗?”

三人大眼瞪小眼地沉默着。

62 Likes

是最喜欢的双教师 :flushed:

天呐好喜欢这个设定!

我蹲蹲蹲!

太可爱啦!

这种设定真的让让人无法抗拒ヽ( ´¬`)ノ直接完美补全原作的刀子,老师写的真厉害/(=✪ x ✪=)\,老师辛苦了

1 Like

没有当老师的夏油先生真帅啊

哈哈,某种意义上而言不是双教师,现在夏只听五条老师的话www

2 Likes

蹲一下蹲一下:heart_eyes:

哈哈,这是个短篇,没后续了

1 Like

这就是全部了!ww

好吃好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