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迟刀

1
祝你死后上天堂

杰骗我,说我们死后能上天堂。

五条悟那时席地而坐怀里捧着篮球,下巴抵上沾了点灰的皮质球上,也不嫌脏,带着长长的尾音喊杰,问,你说我们死后会能去天堂吗?于是一旁的咒术师停了动作,深紫色眼睛眨了又眨,额前的刘海被若有若无的喘气吹荡起,另个篮球滚到五条悟脚下。

篮球被昂贵的白跑鞋直直地颠起,五条悟手里多了个球,他抱着它们,很紧,很局促。垂下头稍作整理着两个体积不小的篮球,夏油杰就静悄悄地走到跟前,抓了一把他的头发,好似撸猫细细地抚上每根发丝。他似乎是思考够了,五条想,等着夏油和以往一般用他所熟悉的正论义正言辞地好好教育他一通。可他没等到,夏油杰只是用疑问轻飘飘像哄骗三岁毛孩的语气对五条悟说,啊,是最强的会应该去的吧。

所以当羂索穿着一模一样的婆娑,用着一模一样的音调,对他说悟,好久不见时候,五条悟想起了夏油杰,想起了三年高专青春,想起了那个被夏油杰称作苦夏的夏天杰扔了篮球跑到他跟前逗他说死后会上天堂。狱门疆血红色的咒力禁锢他的身体,夏油杰死死地掐住了自己的脖颈,五条悟想夏油杰骗人,想杰死后明明没有上天堂。

TBC

1 Like

你们两个肯定会呆在一起的,无论是天堂亦或是其他地方(╥_╥)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是的!小五肯定会和杰一起的,毕竟是他念念不忘了十年的青春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

我把糖递给年轻的爱人,和往常一样替他剥开糖纸,用窄小的一片天地——大拇指和食指指尖把整颗完整的圆润的糖球禁锢,赤橙的光影婆娑交相倒映在透明的玻璃球上,我看见其中明晃晃的亮,暗淡幽幽的灰。糖球是大海般纯净的蓝,被炽阳亲吻染上了一抹金。我把糖球轻轻放到爱人的手心,我问他像不像他的眼睛。他摘下墨镜盯着瞧了一会儿,摆摆手说,是杰和我的颜色啦。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