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的睡吧 by小虫子!

小时候五条悟去拜过一个神社,这个神社在深山老林里,迈过第一个鸟居后他就感觉不自在了,就好像一直被人盯着,他被长辈拉着往前走,时不时回头,但都什么也没看到。

神社盖的很漂亮,香火肆意,飘的到处都是,让一周围看起来朦胧不清。香柱前跪着的全是五条家的人,五条悟在最前面,小小一个从后面都看不到。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拜来拜去求这求那的,五条悟学着长辈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夏天衣服薄,他的小腿被有些破旧的蒲团扎的难受,他只祈求能快点结束然后回去。

小孩银白色的长长睫毛轻轻颤动,悄悄睁开眼睛偷看,他被眼前的景象吓的瞳孔猛的缩小,再看周围的人好像都丝毫没有察觉———一个大概体长十米的巨人正侧卧在香炉旁边撑头把玩手上同尺寸的念珠。巨人周身散发淡淡的金光,微微透明的身体能看到被压住的杂草和被挡住的神社一角。苍蓝的眼睛映照出金色的轮廓,两种颜色柔和地混在一起,像一颗不纯的宝石,但又是那么漂亮。巨人长长的发丝垂在身上和地上,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动,几颗金点从金光中吹出来慢悠悠地飞走又消失。巨人狭长的眼眸低垂,面容清秀慈蔼,让五条悟感到莫名的心安,他正盯得入神,巨人突然视线上移和小孩对视,然后迎面扑一阵风,五条悟下意识眨眼再睁开巨人就消失了,面前的摆设都没有变动。

祈祷结束,五条悟跟着大人一起移动进行下一项活动,他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金色巨人,他的确从小就能看见奇怪的咒灵,但是这么漂亮这么温暖的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他还想再见一次然后好好观察研究。枯燥无味的日子他已经过够了,五条家一点有趣的事都没有,五条悟也不愿被规矩束缚,他想自由的奔跑,想摘野花,抓蝴蝶,爬上树杈从高处看景色,他想好好睡一觉,没有任何忌惮地安心休息。五条悟是神子,所以不行。

“悟,不能吃饭发出噪音。”

“悟,不能去外面。”

“悟,不能说话没礼貌。”

“不行就是不行,你想让全世界看你丢脸吗?”

五条悟低下头,作为一个孩子他很苦恼,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太无聊了,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五条悟被带到一个祠堂,长辈破天荒地让五条悟一个人出去逛逛神社,但是不能出神社。五条悟自然没有怨言,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然后出了祠堂,后脚刚跨过门槛祠堂门就被关上了。五条悟有点不爽但也没太在意。小小的悟一步一步走在石板铺的路上,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中射到石缝间的青苔和杂草,五条悟垂头盯着自己的脚,踏过这个石板那个石板。

“诶,小朋友。”五条悟闻声转头,是一直站在香炉旁边的年迈宫司在喊自己。宫司朝五条悟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然后宫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个卷轴,五条悟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

“我看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给你讲讲这座神社供奉的神吧,这可是位大人物…”老人念念叨叨地展开卷轴递到五条悟手里,是一副上了年代的水彩插画,画中赫然是刚刚他看见的金色巨人,卷轴上画着巨人盘坐在彩云上散发金光普照山林,漂亮极了。画的空白处竖印了三个字。

“这位大人是这片山的庇佑神,名字叫做…”

夏油杰。

五条悟盯着画入了神,刚刚的负面情绪消了大半,感觉心被安抚下来,比之前要舒畅不少。神子眼睛亮了亮,他很明显对此十分感兴趣,宫司看着小孩聚精会神的模样不免露出慈善的微笑。

“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神社祭拜这位大人,老身能安度晚年也多亏了大人,我们都相信大人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慧眸能笼盖这片山的万物,给我们带来幸福与安宁。”

“夏油…杰…”

“老身年轻时某一刻好像真就看见了大人,只是一眼就让老身醍醐灌顶,大人法力无边,最是爱戴子民,能被他庇佑是老身毕生的荣幸…”老人缓缓道来,话语间满是温和的幸福感,浑浊的双目也在提到山神的时候清明不少,脸上是淡淡的笑容。

五条悟不再盯着画,他的好奇心被勾起,他想现在就去山里找找夏油杰,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神力。五条悟望向远处通往山林深处的小路,但很快回过头把卷轴推还给宫司。小孩眼里满是落寞,他早就不期待任何事了,就算有幻想也都会被家里人掐灭,今天能知道这么个新鲜玩意他已经知足了。宫司想摸摸小孩的脑袋,但是被人一下躲过去。

“小朋友,你今天是不是看到大人了?”五条悟顿了下抬头看宫司,堆满皱纹的脸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五条悟没说话再次把头低下去。

“哈哈哈哈,你福气不浅啊,大人的神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的。”宫司摸摸胡子。

“这画就送你了,老身那还有一堆呢。”说完宫司把画塞到小孩手里就转身走了,腿脚十分利索,一下子就走远了。五条悟慢半拍地握紧卷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呆呆站在原地,他只好再展开卷轴仔仔细细地看画。

反正一会也要被大人收走的,趁现在好好记在脑子里吧。

傍晚,五条悟坐在下山第一个鸟居中间的台阶上,抱着卷轴把脸埋在膝盖上,旁边的草丛耸动发出琐碎的声音,一只黑猫探出脑袋懵懵懂懂地盯着小孩,如琥珀一般的竖瞳精致澄澈,小猫刚抬爪想靠近被一声呼喊吵的停下警觉地望向声源。

“悟,你在干什么。”五条悟冷下脸,默默把视线从猫咪身上收回,然后站起来,一只手攥着松松垮垮的卷轴往长辈身边走。

“没什么。”大人朝小孩伸出手,小孩在原地站了一会,静默着把卷轴交上去。

“这是宫司给你的?”

“是。”

出乎意料长辈没有一点不悦的意思,反而露出微笑摸摸五条悟的头,又把卷轴还给他。

“好好收着吧,这段时间让悟暂住在这里,悟愿意吗?”五条悟听后点点头,青涩白皙的脖颈微垂,小孩也垂下眼睑,沉默应下命令口吻的陈述句。

让他一个人呆在这他当然开心的不得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恨不得八个人在身边盯着自己,他透过一群大人看到那个宫司在朝他眨眼睛,五条悟心里痒痒的,开始偷偷盘算起这几天要怎么过。

五条悟单独住在神社一侧的小房子里,有被好好打扫布置过,不会太委屈神子,就是每日的饭菜清淡了些,然后就是到处逛到处玩或者听宫司讲故事,比原本五条家的生活好过很多,至少没人管这管那的了。

这天清晨山上起了大雾,宫司嘱咐五条悟不要乱跑,跑丢了他担待不起,小孩不能出去玩就只好坐在台阶上发呆,他拿出卷轴又看起来,那天巨人侧卧的景象又浮现在脑海里,常人可能会觉得是特别神圣不可触碰的,五条悟没想过这么多,他想去摸摸巨人,或者跟他说说话,问问他知不知道好玩的事,神子才不在乎会不会亵渎神。

“咪~”一声亲昵的猫叫,五条悟低头一看是前两天那只黑猫,这次没有人在旁边黑猫轻巧地靠近蹭了一下五条悟的和服下摆然后往后面走了几步,转头又朝五条悟叫唤了一声,好像要让他跟着自己走。五条悟眨眨漂亮的睫毛,慢慢站起来,卷轴散落在地上发出轻响,大雾蒙蒙笼罩一切,让整个神社变得迷离扑朔,小孩走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哒的脚步声,黑猫带着小孩离开神社踏上深入山林的小路。一路上杂草丛生,很快绕到植物没过膝盖的地方,周围生机盎然郁郁葱葱。小猫继续向前开始慢慢变快,五条悟不愿跟丢也加快步伐,他提着和服的衣摆奔跑在树林中,苍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黑猫。再往前能看到树木后的亮光,好像就快到树木稀少的空地了,五条悟表情早已褪下木讷变得兴奋好奇,有了孩子才有的稚气。

冲出树林闯进亮光里后黑猫立刻停下来,五条悟来不及适应,抬起一只手放在眼前,他看到地上全是漂亮的花,红色黄色白色的各种花铺满大地,视线上移是一块大石头,很突兀就像凭空出现在那的一样。五条悟慢慢前进走到花丛中见,周围有鸟儿蜜蜂和啮齿类动物,满是生气,大雾也不知何时散去,姣好的阳光洒下来暖洋洋地爱抚一切。五条悟怔愣片刻没忍住开心地转了个圈。刚刚那只黑猫也走过来讨好般蹭蹭小孩白嫩的脚脖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悟?”突然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五条悟略微紧张地抬头看到了一个男人,这男人越看越眼熟,五条悟后退半步,黑猫几步就跳到男人身边不断撒娇地喵喵叫,男人淡笑蹲下身抚摸小猫。

“不要害怕,悟,你之前见过我的啊。”五条悟吞了口唾沫,依然浑身紧绷,万一眼前这个东西会伤害自己他要做出最快最好的判断逃走。

男人大概一米八往上,遣走小猫后他站起身灵巧一步就跳到半人高的大石头上面然后侧躺下来撑头俯视悟。乌黑的长发四散,有的被风吹动有的自然落下,奇怪的刘海和特别的面孔无不证明他就是画上的神仙,五条悟那天在香柱前见到的巨人。

“夏…夏油…杰。”小孩嘟囔出声,夏油杰应了一声。

“会不会有些认不出?但是我认得你,五条悟。”夏油杰嘴角上扬露出温和的微笑,让五条悟莫名放下了一半戒备。

“你就是山神?”五条悟站直身体询问,脸上没有恐惧和不安,像普通人之间的对话一般寻常的口吻。

“嘛,悟觉得我是吗?”

“山神不是喜欢人吗,那你能帮我实现愿望吗。”

夏油杰听了闭上眼睛忍俊不禁,颇有些无可奈何地说:

“哈哈哈哈,谁告诉你这些的,我只是偶尔路过看到实在是不忍心就帮忙的,再说了,愿望这种东西还是应该自己努力争取吧。”五条悟撇撇嘴没再开口,偏头看向别处,他还以为这个夏油杰有多厉害呢,结果还是跟那些大人一样说虚话。

夏油杰抬手,一只灰蓝色的小鸟扑打着翅膀过来攀停在手指上,小脑袋一歪一歪地瞧着夏油杰,夏油杰依旧是一副随和温柔的淡然表情,眼神轻飘飘扫过五条悟和小鸟。

“好啦,不如先说说你的愿望是什么?”这个年纪的小男生最是倔强,更何况是五条家的神子,山神选择先退一步求和。五条悟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嗫嚅着嘴唇想了好久,久到小鸟都觉得无聊飞走了,他才抬头定定望着夏油杰。

“我想…要你陪我玩。”像碧蓝湖水一样的蓝眼睛,很大很漂亮,夏油杰从里面看到自己的模样微愣,他越看越深,水面波光粼粼,而他就在其中。夏油杰移开视线,才开始揣摩小孩刚刚说的是什么。

“你要我怎么陪你玩,抓蝴蝶?”五条悟又沉默,他也不知道能玩什么,他没学过这些。夏油杰叹气妥协了,他最近还是有这个空闲陪小孩玩的。夏油杰撑起身子跳下石头慢慢走向五条悟,有几朵花不小心被压倒没一会又直起来争奇斗艳。山神停在小孩面前,弯腰朝人伸出手,五条悟犹豫了一下还是搭上去了。夏油杰没忍住弯了眉眼,拉着五条悟的手往树林走。

“你要带我去干什么?”

“这个啊,我还没想好。”

一大一小先是在树林里散步散了好久,感觉把一座山都走了个遍,然后沿着一条小溪去下一座山,五条悟走的脚都被木屐磨红了,很快他就撂挑子不肯动了。

“我不要走了,逛风景一点意思都没有。”夏油杰也停下,知道小孩子吃不消,干脆一把将五条悟单手托在怀里,吓得五条悟抓紧夏油杰的衣襟依偎在人胸前。夏油杰继续往前走,没回话,五条悟见状也就没再出声,乖乖趴在肩膀上看着夏油杰一步步走过的路,裤脚摩擦草丛发出沙沙声意外悦耳。夏油杰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花草香,五条悟默默往下埋了一点轻轻蹭蹭鼻尖。

不知道什么时候五条悟闭上眼睛睡着了,再醒过来发现自己在神社的小屋里,落差感有点强,上一秒还在外面玩下一秒就在神社,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五条悟翻身蜷缩起来,被子皱成一团,他半睁开眼睛盯着墙皮发呆。

这天五条悟试着出了神社去找乐子,他走进树林想找到上次的花丛,他就不停的走啊走,走到快要迷路了五条悟也没有停下。野风吹响树叶,又吹乱小孩的发丝,吹的和服紧贴在精瘦的躯干上。风越刮越大,五条悟都要站不稳,一片树叶迎面而来贴到脸上,五条悟下意识抬手,然后他感觉自己甚至滞空了。

“呃唔…!”扒开脸上的树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空中,而且还被吹得越来越高,树木花草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耳边呼呼作响,小孩来不及稳住身形就在空中一直打转。

“悟。”五条悟努力往声源转头,他看到夏油杰稳稳站在空中,长发乱飞,朝自己张开双臂。五条悟也朝夏油杰伸手,两人在一点一点靠近。

“夏油杰。”五条悟鬼使神差地大声喊了山神的名字。夏油杰本来弯地都要看不见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他乐地笑出声,主动去抱住五条悟,他把小孩紧紧搂在怀里,小孩脸蛋红扑扑的终于是露出笑容了。蔚蓝的天空一朵云彩都没有,偶有几只飞鸟掠过但又很快不见踪影,群山连绵延到天边,仿佛一切都时停,天地之间好像只有两人在拥抱。

他们维持这个姿势好久,久到小孩有点犯困。“今天带我玩的就是这个吗?”五条悟抬头,夏油杰笑意盈盈地用额头抵住五条悟的脑袋,凑到他耳边轻声否定,然后侧头吻了一口软嫩的脸蛋,五条悟害羞地瞪了一眼,但是很快开始犯困,没一会眼皮都打架了。

“没事的,睡吧。”山神发出温和的低语,似摇篮曲一般让神子安心入眠。

这一回五条悟感觉自己被温暖包裹,他睡得很舒服很放松,慢慢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漫天的星光,一颗颗星星像闪粉一样洒落在黑夜的幕布上。五条悟爬起来发现自己躺在那天的花丛里,周围弥漫着淡淡的金点,像第一次遇见夏油杰散出的金光一样,导致这一块一点都不暗,反而是刚好视野清晰。五条悟左顾右盼,除了金点还有萤火虫夹杂其中,花丛变得像星空一样,比星空还要美。他转了个圈,嘴角轻轻上扬。

“悟。”五条悟又一次看向夏油杰,夏油杰此刻浑身泛着金光呈透明状但依旧是人类身形大小。五条悟抬脚走过去一下抱住夏油杰,脸埋在金光里,感觉温暖又绵柔。

“夏油杰你是真的吗?”山神没料到神子会问这种问题,蹲下来捧住神子的脸蛋,神子无意识嘟着嘴,哀怨地瞧着山神。

“这个我也不好说哦,毕竟别人都当我是传说。”夏油杰刮了一下五条悟的鼻子。“但我不就在这里吗?”五条悟垂头,搂住夏油杰的脑袋。

五条悟又被哄睡着了,这次他做了个梦,梦见他去找夏油杰但是怎么也找不到,然后他被五条家的人绑走了。夜里夏油杰变成金色巨人如摇篮一般拥着五条悟,五条悟蹙眉流出冷汗,夏油杰面色一沉轻呼一口气,吹走一片要落到人身上的树叶,同时五条悟很快抚平眉头酣睡。

神子呆在神社的最后一天,五条家的人已经来了,又是一群人围在祠堂里面。五条悟坐在台阶上展开卷轴仔仔细细的琢磨,然后他趁着没人看自己去找到宫司把画交还,然后让宫司放到香炉后的贡品桌上。

五条悟没有留恋,晚上就跟家人离开了。隔天供桌上的卷轴不见了,花丛中夏油杰把画铺平在腿上,用指尖摩挲小孩的笔迹。五条悟在画上添了一个自己屈膝依靠在夏油杰肩膀上,并在空白处写了大大的五条悟三个字。

花瓣粘在山神的衣角,蝴蝶落在他的耳尖,夏油杰在这坐了很久。

卑贱的小虫子
啊啊啊卡了好久了,这次有点失败

2 Likes

啊啊啊啊啊山神抱着年幼的神子在山林中漫游,微微的风会来拥抱他们,盛开的花会来欢迎他们,偶尔一两片花瓣或是树叶擦过他们…ヽ( ´¬`)ノ不敢想这个画面有多美好,多唯美/(=✪ x ✪=)\老师太会写了吧,这么唯美的画(≧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宝贝扩列一下吧,vx:xtdd1152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