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豹 by 夜梦姻人

新任狼王对族群中的母狼们并没有表露出兴趣,总是和那只雪豹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有母狼对杰示好过,都被对方龇牙赶了回去。碰壁的母狼多了,狼群潜移默化的接受了他们的狼王是豹性恋。

喜欢雪豹并不算稀奇,特别是像悟这样体型流畅,骨架宽阔,还有一身闪闪发亮的银白皮毛的雪豹。瞳仁比冻结的湖面还要蓝,注视着其他生物的时候,很容易说服对方相信他就是这片雪原上最美丽的物种。

狼群的成员们小心翼翼的观察他们年轻的首领,杰对悟的占有态度和老狼王如出一辙,同吃同睡,享受雪豹的舔毛。杰并不在意母狼们和谁交配繁衍,狼是忠贞的动物,从他初次发情占有悟之后那根狼屌就只会安置进悟的小穴里。

入冬后雪原先后迎来了几场暴风雪,预知到天气恶化的狼群提前掩埋好食物,寻找到避风的山洞。雪豹换了更密实的厚厚绒毛,身型毛乎乎的又大了圈,看起来圆滚滚的温暖而可爱,今年冬天因为天气,悟很少出去捕猎,圆润的身材除去爆毛也可能是真的长胖。

雪豹长势喜人,杰对他私人豢养的成果十分满意,他现在很爱用凸出的鼻端探到五条悟腹下,一挑一拱将雪豹掀翻,袒露出软乎乎的胸脯和肚皮。

山洞外狂风呼啸,积起堆至白桦树树腰的厚度,洞内却舒适宜人,另有一番风景。杰挤了挤和自己蜷成阴阳两级图案的大雪豹,后者简直要用绒毛和皮肉将他淹没在幸福的海洋里,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用两只前爪搭着他,俨然在梦里仍当杰是需要看顾的幼小黑狼。

如今这只黑狼已经长得和雪豹差不多大了,鸡巴也生长的不负体型,型号匹配一只巨猫的肉道绰绰有余。

先醒来的黑狼走到洞口观察天气,依然是不适合外出的暴雪,天阴沉得教人分辨不清时间,周遭到远处一水的茫茫雪白。

恶劣难捱的苦寒,动物们所能做的无非是尽力保暖,减少活动来节约热量消耗,不过食物囤积充足的狼群不需要担忧这个问题。杰返回悟的身边,长日无聊,触手可及的地方又是自己心爱的雪豹,他埋头闻嗅了一阵,鸡巴从下腹的毛丛中倏然冒头,顶端情欲的深红昭示他接下来的意图,雪豹酣睡正浓,全然没有察觉到即将挨操的命运。

他们没试过侧蜷的姿势,黑狼也没肏过熟睡的雪豹,这让他的鸡巴更加兴奋的滴水。附近零散的几只狼离他们较远,此时似乎都还睡着。

杰拨开雪豹茸茸的长尾,伏立在悟的身上调整位置,最后他蹲坐了下来,耸立的鸡巴勉强和紧闭的粉红肉洞平行。“嗷呜。”龟头挨住细嫩的小小褶皱,黑狼情不自禁的喉咙里滚落哼叫。

虽然这口穴外观看着稚嫩纯洁,完全不像能装下粗壮狼屌的样子,其实潜力早就被先后两任狼王开发耕耘得丰润,内里熟得不能再熟了。甚至无需舔舐湿润,直接被鸡巴闯入也不会受伤,疼痛也不严重。

杰就这么做了,前爪撑着悟身躯两边的地面,对准肉穴闭合的小口,慢慢往前挺腰,似是不忍心打搅自己配偶的睡眠。插入的过程中看黑狼左右摇摆不止的尾巴就知道他现在有多爽,悟的洞里那么热,层层叠叠的媚肉那么软嫩,阴茎像置身于与外面截然不同的春天般美好。

熟睡的雪豹肌肉松弛,对插入花道的鸡巴来者不拒,只在那根火热的肉棒全根顶到底时发出一声吐息。

“咪……”梦呓的声调听起来并不痛苦,依然双目闭合,在干草堆上蹭了蹭脸颊的绒毛就又恢复了安静。

肉壁的构造曲曲折折,重峦叠嶂的神秘花道里的褶皱经由坚硬的狼屌破开推平整,天热增加了对狼屌的磨擦和紧致度。这也是杰进入缓慢的客观原因,每次插穴都是对激动的肉棒的考验,要一路调整角度,并且要有足够的专注和细心,才能在甬道里开凿出属于自己的通路来抵达花心。

这回也顺利操进深处,黑狼兴奋的呼哧呼哧喘着气,伏在悟的身上前后快速的小幅度动腰。阴茎深埋在肠道后半段抽送,龟头反复挤压着最柔弱又紧闭的花心。

“咪、咪、咪呜……”臀部触感极佳的肉被拍击得抖颤,跟着节奏在杰下腹上弹来弹去,毛绒绒的肉浪有节奏的翻滚。

耳朵也在睡梦中趴到头顶,雪豹的胡须抖动着,躯体隐隐抽搐。显然是快要苏醒,索性不掩饰了,鸡巴进出的速率更快,力道也加重,用力到肉壁被捅得变形,想挤出更多容纳自己的空间一样在花道里戳刺。

体内作乱的凶器扰乱梦境,终于在龟头狠狠撞过隐秘的结肠口时雪豹咪咪叫唤着醒来,睡得两眼朦胧。看看杰,又直直盯着交媾处好半晌才被干得清醒,惊觉自己被黑狼睡奸。

好过分哦,悟不满地哼哼,穴里含着成年后愈加粗长的狼屌,仰起脖子在局限中舒展四肢,伸了个不完整的懒腰。雪豹打过哈欠,接受了他的伴侣用鸡巴唤醒自己的现状,扭动着翻了个身放松的趴下顺从狼王行使交配权。

大猫性成熟后就经由调教,原不是用来欢爱的小穴也被狼精滋润得习惯了性交,变得擅长享受快感。一吃进鸡巴就淫荡的发起骚,还会喷水,肉穴养的跟母猫的逼没什么区别。

杰虽然没表现出来,但他也是独占欲强烈的雄性,回想到在自己出生之前悟就已经被老狼王骑过,彼时也是如此娴熟的在公狼身下雌伏翘起屁股,心中苦涩的嫉妒就直烧到小腹。

对此悟一无所知,只知道穴里的鸡巴膨胀得更大更硬了,捅得他好爽,动物对性交没有羞耻心,悟舒服了就爪子刨地,不顾会打扰旁边几匹狼的休息,放声尖细的浪叫。

“咪——!咪!”身体软得紧贴在地面,全身只有屁股还在坚持不懈,不知疲倦地抬高扭动,自己制造机会给媚肉更多强烈的磨擦。阴茎骨好硬,好喜欢杰的肉棒,悟身体力行的对杰表达他对其鸡巴的喜爱和感谢,跟随抽插收缩穴口的同时深呼吸,夹紧内壁。

狼屌捅进时张开放松,吃得很深,让他感受自己花穴最里面的热烫温度。拔出时则拼命向里吸附,咬住不放,给予肉棒强劲的挤压和摩挲。肠道里道道回弯一下下卡着肉棒上的每一寸,紧到鸡巴上匝结的青筋勒进肉壁里,短暂的烙印出杰的肉棒形状。

刻意讨好成功取悦了奋力冲撞的黑狼,腰动得更猛,还变换着角度旋转着楔入,用力到底几乎粗暴,插出一汪暖暖的淫水。“咪…!咪……呀……”大猫张开嘴,表情有些微痛,明显爽的部分居多,粗鲁的对待反而让快感更汹涌。

身后交合啪啪的脆响和水声越来越大,加上尖锐拖长的浪叫,旁边已经有狼被他们吵醒,在往这边看过来。窥探的目光遇上狼王充满威压的眼神,都噤声不敢多看,只悄悄往雪豹一身颤动的皮毛打量。

“咪……”有其他狼在看,雪豹非但没有收敛,媚叫一声接一声的反而更柔。尾音饱含情欲和撒娇的哀求,小穴吃不够杰的鸡巴似的飞快翕合。

听得洞穴里其他一些没有配偶的成年公狼在地上磨蹭下腹,雪豹舒适的趴卧着,双手揣在胸底,代表他此时感到舒适安全,不准备逃开。黑狼全身实实的压着他的背,低头亲密的蹭悟的脸又含他的头,鸡巴塞满肉穴,雪豹也就纵容他弄得自己上下都湿漉漉的。

硕大冠头松动了最深处的结肠口,叩开花心的瞬间简直要压不住弹动的雪豹,“咪!!!”悟叫喊得整个洞中的狼都醒了,很难不注意他们和雪豹媾和的狼王,杰也不介意在族群面前占有雪豹,宣誓对悟的使用权。

在紧绞的小穴里又是故意一阵疾风骤雨的猛插,以肏爆细小穴眼的气势逼出了大猫更淫浪的叫春。“咪…!咪呀——!”龟头和一截肉棒在结肠里肏弄,细腻软肉爽得直哆嗦着往外漏水,冠状沟在花心一卡一卡的进出,每次都拉扯得那圈软肉变薄大张。

大约是雪豹叫的声音很容易被人误解成凄惨的哀鸣,一只平时和悟关系很好,性征尚未发育成熟的灰色小狼勇敢的冲了过来。他大概以为狼王在仗势欺豹,用那根看起来就粗得恐怖的鸡巴欺负悟,小狼靠近之后担忧的低下身子,在一狼一豹身边焦急的绕圈圈。

“咪?”雪豹疑惑的看着小狼的行为,对方一副想保护自己有畏惧杰的样子,露出前牙充满戒备的盯着杰。后者根本懒得搭理,继续挑衅似的顶出悟止不住的淫叫。

音量更高的淫叫刺激了小狼,喉咙里已经发出攻击性质的低鸣,悟终于理解了他的意图,“咪。”伸长脖子往前稍微爬了一步,安抚地舔了舔小狼的脸,哄幼狼自己没事。

然而雪豹的这一举动忽然引起了身后更狠厉的冲撞,狰狞的狼屌鞭笞着软嫩的肉道。黑狼低头叼住他的母猫的后颈,冰冷的深紫眼眸里充斥着威胁,耳朵竖起前倾,肢体已经是攻击姿态面对悟正悉心呵护的幼狼。

“咪?!”顶得肚子痛,雪豹立时敏锐的察觉到气氛危险,杰虽然有时会肏他肏得过火,但也不至于这样折磨他的小穴。摇着头想挣脱,努力回头一看,本能的要保护弱小,炸开背上的毛发冲黑狼哈气。

他体型比杰要大,甩脱杰的压制不难,愿意被伺候花道才乐得塌腰雌伏。现在雪豹不愿意了,还生了杰的气,伸爪子扒拉开黑狼就带着小狼去他母亲身边,回来的时候屁股的毛还湿着黏成几绺,却再不理凑过来的杰,径自找了个离他远的位置窝成一团叼着尾巴。

一个硬着鸡巴一个湿着穴,性爱却就此打住,任由杰怎么示好和道歉的想去舔舔悟的后面,都被雪豹甩着尾巴赶走。

最后黑狼只能委委屈屈的自己趴在另一边,距离悟不远不近。当时看到悟照顾那只幼狼,下意识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也是被悟保护陪伴,等他长大后悟就变成了他的雌性。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嫉妒冲昏了头脑,就是因为不能忍受悟还在和老狼王交配,所以他堵上性命战胜了旧首领争夺来独属于自己的雪豹,心头却始终萦绕着不安的阴影——如果之后也会有其他的年轻的狼来争夺悟呢?他没有把握悟会拒绝对方,就像当初悟也没有拒绝骑上来的自己一样。

从那以后过了好几天,悟没有接受杰的道歉,不吃他叼来的猎物,也不给他舔毛了。风雪渐息,雪豹独自外出捕猎或是做其他的什么事情,经常一走就是一天,他原本就是独居动物。

杰很担忧配偶的安全,也试图跟上去过,但雪豹的速度太快太灵活,雪白的皮毛总是瞬间就融入雪原中消失,黑狼跟不上他。

好在每天他都会返回洞穴,不和杰睡在一起,给他一个冷漠的后脑勺。如此过了段时日,漫长的冬季熬到末尾,悟忽然又懒怠下来,整日蜷在洞中睡觉。

头尾窝成一团,杰注意到猫猫球比之前更丰满了一些,特别是肚子,满满的鼓鼓的,驱干也变粗了圈。即使是囤积脂肪过冬,这种程度也未免有点太夸张,杰怕他生病,悄悄靠近想仔细观察,忽然看见悟的肚皮不自然的轻轻蠕动,简直像有什么活物在那底下。

“嗷呜…”黑狼的尾巴垂头丧气耷拉到地面,悟不是生病,他是怀孕了。难怪悟最近再不肯和他接触,还和一些母狼相处融洽,他在准备做妈妈,而且不肯让自己知道。

宝宝是什么时候怀上的?杰不愿意想悟经常独自出去的那段日子,去找雪豹同族交合的可能,说服自己认为悟的肚子里是自己的宝宝。毕竟老狼王死后到悟生他的气之前,两只毛绒绒形影不离,可以确定只有自己进入过悟的肉穴,论次数应该也是自己让悟怀孕的可能性比较大。

尽管搞不清雄性雪豹为什么突然有了怀孕的功能,雪豹的肚子确实肉眼看见的变圆变沉。孕期的雪豹格外好闻,整只豹散发着柔光,他对杰的态度也有所软化,也许是怀孕对费洛蒙有影响,悟的尾巴总是翻到一边露出颜色变深,水红略肿的小穴。

不知道是真的不舒服想吹吹风还是蓄意勾引,总之杰的鸡巴凑过来时他懒洋洋的,并没有拒绝,半推半就哼哼唧唧的容纳了久违的粗硬狼屌。还流了超级多的水,连山洞的石地都被雪豹喷的淫液弄湿了一片,连鸡巴都堵不住骚水,后来杰干脆伸舌去舔,帮悟解决过分泛滥的骚甜蜜液。

想到鸡巴正插着的小穴里过段时日就要出来幼崽,杰的兴致高昂,以帮待产的大猫开拓顺利产道的认真态度,一丝不苟的插在里面摇动,想晃松太紧致的肉壁。抽送时也不敢太深唯恐伤到他们的宝宝,至少他希望是他们的宝宝,杰心情复杂的想,狼屌依然尽职尽责的在穴里温柔地耕耘。

雪豹的妊娠期很短,只过了两个多月,孕育新生命的肚子迅速涨到临产的大小。杰日夜守在悟的身边陪伴,终于这天雪豹开始宫缩,坐立不安的时而爬起时而瘫倒,是要生了。

紧张的舔着悟的脸和嘴安慰,雪豹的小穴流出混着血的水,四只爪子撑着地面难受的划。湛蓝的天空一样的眼睛里蓄积出盈盈泪水,悟痛得厉害,肚皮急速起伏着,不安地咬着自己的尾巴使劲。

来回踱步调换生产姿势想快点挤出在穴口露头的小雪豹,颜色黑乎乎的看不清脸,“咪——!!”前爪抓按着墙壁甚至站立起来,连尾巴都在用劲,雪豹甩摆着臀部,竭力想产出还差一半就能彻底脱出的第一只小雪豹。

伴随着凄厉的痛苦喊叫,头一只小雪豹终于湿漉漉地推挤出花道,杰立刻将它叼到旁边舔干净,给悟看。疲倦的雪豹正在度过持续不断的下一波宫缩,伸出两条胳膊搂着自己的宝宝,舔舔蹭蹭。疲倦中带着欣慰的也亲近了一下陪产的杰,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他的嘴算是和好的标志。

“咪……”第二只要疼上好长一段时间,其间杰除了给悟叼新咬死的盘羊腿肉过来,始终寸步不离,专心的帮悟舔舐受罪的穴口。

直到悟咪咪叫着又开始挣扎使劲,时坐时卧,眼里闪烁着泪光。杰心疼得看悟痛苦得直蹬腿,大猫咪呜咪呜的哭,艰难的生着第二只,在杰惊讶的注视那个终于从张大的小穴里露头的幼崽,这一只是白色的小狼。

美丽强大的雪豹连生产都是基因完美的融合,杰充分相信悟怀得就是自己的孩子。看着面貌还模糊不清的幼崽,发自内心的柔情满溢,初为父亲的感动和神圣让他下意识伸出舌头轻舔刚从穴口露出头部的宝宝,悟的穴口也被舔到,奇异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只能尽快用力生完。

这胎怀了两只,最后悟精疲力竭的叫都叫不出来,小穴痛得麻木,断断续续的下身和腹部发力,认真生崽。白色的小狼毛发上都是母体的血,被生出来之后也打理干净放到它的哥哥旁边,杰做完这一切心终于放下,心疼的舔悟可能受伤的小穴为他清理。

原来那次悟因为杰对幼狼表现出敌意发了那么大的火,以至于好些天都不理杰,是因为他怀孕了,以为杰并不喜欢幼崽。黑狼满怀歉疚的贴贴张开嘴大口喘气的雪豹,舔舔他们的孩子,点点头,又拱了拱悟的小穴摇摇头。雪豹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原来杰那天的表现不是出于厌恶,而是因为吃醋,他的狼王一直担忧着雪豹被其他生物觊觎,他想独占自己的小穴——虽然现在生过宝宝已经不算小了。

产后是一周,幼崽们睁开眼睛,悟每天看护着两个幼崽辛勤哺乳,还要提防孩子父亲和他们抢奶喝,偷嗦雪豹粉红奶头的黑狼恬不知耻,和宝宝们一同挤在悟柔软的腹部。吸的大雪豹咪咪直叫,在孩子面前忍不住发起浪,索性奶完宝宝们就换他的小穴被杰‘喂奶’。

雪豹幼崽的头很小,体型也瘦小,悟之所以生的痛苦费力是因为强行用后穴代替逼的用途,所以吃了苦头。肉道恢复的很好,除了鸡巴戳上去更软烂一些几乎和产前没有区别,没有预想中的松弛。

黑狼体贴伴侣还很疲倦,只在里面以悟喜欢的频率和力度动作。最后成结时也温柔的先提醒了悟,才慢慢鼓起阴茎头部锁死,攒了多日浓郁狼精悉数强劲的内射,直灌得雪豹像又怀了次孕为止。

【fin】

54 Likes

好甜好甜呜呜呜,兽塑天下第一 :heart_eyes:

4 Likes

大塊肉燉的好吃 :heart_eyes: :heart_eyes: :heart_eyes:
希望能有更多

7 Likes

好可爱,咪呜咪呜,豹豹受苦了

3 Likes

好可爱,狼狼豹豹是瑰宝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