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珠 by 91

夏油杰喜欢亲吻五条悟,除了因为他喜欢五条悟这一点非常明显的原因,非常片面的另一个理由是对方有很好亲的嘴唇。五条悟的嘴很小,嘴唇不算厚但是肉却很软,还有很少被别人注意到的一点,就是五条悟有很圆很翘的一点唇珠。那一点唇珠缀在五条悟的上唇,莫名其妙看上去就很色情,每次夏油杰亲吻过后都会继而轻轻吸吮或是啃咬五条悟的唇珠,等到五条悟被他亲得嘴唇都充血肿起来了,绯红得像沾了唇脂,夏油杰才肯放过对方。

夏油杰在接吻时喜欢以唇齿蹂躏五条悟的唇珠,这一点五条悟自己也是知道的。他骂夏油杰像狗只会乱咬,然后揉着唇瓣问夏油杰下次轻一点。当然,五条悟知道夏油杰也不会改,下次还是会照样把他的嘴唇亲肿。

自然,五条悟的嘴唇除了亲吻之外,还是会有些其他的作用的。

“悟,过来。”

夏油杰摁着五条悟的肩头要对方伏下身去,随后自顾自地在对方的面前解开了腰带,他声音放得有点轻了,也许是不好意思,“帮我口一次吧。”

“哈?不要。”

五条悟并不是因为有洁癖或是心理上难以接受才拒绝夏油杰,而是对方那玩意太粗太大,而自己的嘴太窄太小,想要含进去对方的性器顶端都有点费劲——他又不是没有试过。

夏油杰于是伸出手来揉五条悟的唇瓣,他用指腹来回摩挲着对方的嘴唇,把那一小块软肉捏在指腹之间来回把玩。五条悟被他捏得烦了,同时看着夏油杰似乎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于是他还是勉强妥协了,“就帮你口前面一截哦。”

他还有下半句话——“剩下那截你自己撸吧。”

但是五条悟没能来得及说出口,因为夏油杰已经扶着勃起的性器怼到了他嘴边。怒张的伞头正兴奋地往外吐着前液,夏油杰扶着阴茎在五条悟的侧脸上滑了几下,并赶在对方生气之前收手。性器前端的龟头就这么抵在五条悟的下唇上轻轻施压,只要五条悟张开嘴,那个圆润硕大的龟头就会顺势滑进他的嘴里,贴着他湿滑的舌面直直地插入口腔内部。只可惜五条悟的嘴真的太小了,他并不能做得像想象得那么容易,五条悟努力地张开嘴巴,撑得几乎唇角发疼下巴发酸,这才容纳得进那根性器。只是龟头的部分就已经很粗了,五条悟被舌面上前列腺液的味道刺激得微微皱眉,他试图活动几下舌头,卷着那根性器奋力地往里再吞一截。夏油杰正在五条悟的服务下低低地喘息着,六眼的神子正爬跪在他的胯下,努力地张开口穴容纳进他的性器。

夏油杰低下头就能看见对方柔软的唇珠正乖顺地贴在他的茎身上,随着五条悟吞咽的幅度轻轻地与凸起的青筋摩擦。夏油杰只觉得喉咙有点微妙地干,不自觉地往前挺胯开始意图插入更深。这可苦了五条悟,他的嘴巴被撑到了极致,却也只能勉强吞下半根性器,再插入哪怕一小段,他的喉头就要被性器顶端压迫到了。五条悟本能地推搡着夏油杰的胯骨,想要阻止对方继续插入的念头,然而此时的夏油杰正着迷似的看着那个小且圆润的唇珠,享受着男朋友湿润高热的口腔内部,他能感受到对方喉头不自觉的收缩,反而被激得更舒服了。夏油杰本能地往前挺腰,促使着茎身更多的部分被五条悟含进嘴里,同时龟头也浅浅陷入了喉部。

五条悟被夏油杰挺胯的动作刺激得犯呕,重量骇人的性器就这么压在他的舌面上,往前探入进一步深入到喉管那里。五条悟只觉得犯呕都呕不出来,只能任喉管痉挛起来,喉头的软肉包裹着性器顶端一阵收缩绞紧。他的嘴巴被粗长的性器撑得疼,下颚更是被挤压得酸痛,夏油杰每次微妙的动作都会牵扯到五条悟的感受,他一瞬间口水和眼泪都控制不住了,一个劲儿地往外溢出来。五条悟用手肘抵着夏油杰的胯部,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只能往外推搡着,甚至不惜握拳捶打在夏油杰的小腹上。可惜对方因为情欲催使绷紧了腹部肌肉,此时顽石般坚硬,丝毫没有因为五条悟的推搡而动摇。

性器顶端过分粗大的龟头还是陷入了五条悟的喉管之间,他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已经变成了什么性玩具。五条悟此时的喉咙和嘴巴都被夏油杰霸占着,喉管不断地收缩压榨着伞头的部分,而夏油杰还在颇为游刃有余地用指腹摩挲着五条悟的唇珠,挺腰插入直到那个被磨得绯红的唇珠陷到了他的耻毛的位置。现在五条悟完完全全地把夏油杰的性器吞进嘴里了,他的喉部不正常地凸起一部分,隔着薄薄一层皮肉都能看清夏油杰的性器进入到了什么位置。这确实对五条悟太苛刻了,他翻着白眼,眼泪鼻水和唾液不受控制地淌了一下巴,他窄小的嘴巴不堪重负,连唇角都撑破了,此时正渗着血丝。

夏油杰慌神了一下,连忙抽出性器想看看五条悟的情况,然而五条悟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似乎像是被操傻了一样,他微微张着嘴巴不肯闭上,吐出一截红软的舌头小狗似的哈气,眼泪口水刚刚蹭得满脸都是,还混杂着不少已经干涸了的前液贴在脸上。夏油杰伸出手去擦五条悟的脸,试图想安抚一下对方,五条悟就猫儿一样乖巧地贴上来用脸蹭夏油杰的手心,半天缓过神来之后才呆呆地问:“所以杰舒服了吗?”

夏油杰揉五条悟的嘴角,有点心疼地给对方找出了药膏来擦,支支吾吾地说着当然舒服。五条悟看夏油杰刚刚还没射出来就急着抽出了他的口穴,干脆就脱了裤子,握住自己兴奋到直淌水的性器和夏油杰还没能发泄出来的那根,并握在手掌心里来回地撸动。五条悟的嘴唇刚刚被蹂躏得充血,此时夏油杰舍不得太重地亲吻他,于是只是唇瓣相贴,蜻蜓点水似的点到为止。五条悟倒莫名其妙起了接吻的兴致,蹭着夏油杰吻得深入动情,蹭了夏油杰一脸黏黏糊糊的口津眼泪和一些烂七八糟的液体。

五条悟轻声喘息着,他和夏油杰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手上撸动的速度逐渐加快了。夏油杰也跟着五条悟一起喘,他撩起五条悟耳边的碎发,低下头去亲吻对方泛红的耳朵。他把对方圆润小巧的耳垂含到嘴里轻轻拉扯着咬,温热的吐息都扑到五条悟的耳朵上去,惹得那里红得更甚。五条悟觉得痒,缩着身子想要躲,夏油杰就调侃他:“悟,你耳朵全红了。”

五条悟还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当然脸皮还没厚到能熟视无睹这种话。他这下耳朵也红脸也红,嘴唇也红得像被欺负惨了,“你那张嘴能不能消停点?”

夏油杰于是应五条悟的愿,不再用唇齿去撩拨五条悟了,他话都不再多说,只是惬意地往后仰着,等着五条悟把他俩的性器一起撸出来。五条悟赌气地用指腹去摩挲夏油杰性器的铃口,用指甲轻轻抠进冠状沟里磨蹭着,威胁似的用力撸动茎体。夏油杰被五条悟有些粗暴的手法弄得有点疼,又不好意思拉下脸面求五条悟轻一点,就只好紧缩眉头忍着,还好五条悟尚且有点良心,没手上继续施力弄伤他最喜欢的这根东西。五条悟用两只手的掌心夹住他们两人的阴茎上下搓弄,非常敷衍地打了几个来回,夏油杰伸出手去帮五条悟,他刚一伸手握住五条悟的手,对方就肉眼可见地打了个激灵,性器似乎也涨大得更精神了点。

夏油杰眨眨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悟只有被我碰才会兴奋吗?”

五条悟低着头,面上的神情并看不清楚,但是大抵有有点恼羞成怒了:“放屁,怎么可能。”

于是夏油杰抽回了手,把五条悟全然勃起的阴茎晾在那里不管,自顾自地撸动着性器,还不知廉耻地故意发出轻声喘息。五条悟烧得脸红,性器一股股地往外吐水,他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小声地告诉夏油杰:“最近好像被杰碰了才会感到舒服...”

“这下子自慰都射不出来了...你满意了吧,混蛋...”

夏油杰当然满意,他的心都要化成一滩了,性器却不合时宜地愈发硬了。他握着两人的性器,缓慢却切实地上下撸动了几个来回,跟五条悟继续咬耳朵:“那悟不是完全离不开我了吗?”

难道夏油杰还想着离开他吗,五条悟羞耻又恼怒,恨不得扑上去咬夏油杰一口,咬在脖子肩膀上都难以解他心头的痒,最好能咬在夏油杰的脸上。当然目前五条悟找不到啃夏油杰的脸一口的理由,他也就只好转移目标,咬住了夏油杰圆润厚大的耳垂。五条悟一直很喜欢对方的耳垂,很软很好捏,家入硝子说这是有佛相,五条悟却只想着能捏捏揉揉对方肉乎乎的耳垂。夏油杰的耳垂算是半个敏感点,平时并不会好心情地让五条悟含着吸吮或者啃咬,不知道今天的心情怎么这么好,竟然允许他为非作歹。

夏油杰宽容了在他身上放纵的猫,此时他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开扩对方身后紧窄的穴口上。这个正面的坐姿并不方便扩张工作,于是夏油杰干脆把五条悟推倒在身下,然后低着脑袋任五条悟玩弄他的耳垂或是长发之类的,专心致志地伸手下去揉开那闭塞的穴口。五条悟在他耳边哼声,倒是很配合地抬高了腰臀去迎合夏油杰的手指,他把那处柔软的耳垂衔在唇齿间,同时试图放松身后的肛口去容纳夏油杰的手指。

夏油杰还没忘了激将对方,又或者说这是年轻人床上的通病,“悟现在舒服了吗?”

舒服,五条悟自然会觉得舒服,他自从开荤以来所有的性经验都是在夏油杰身上挣到积累的,夏油杰自然知道五条悟的每一个敏感点,知道怎么让他舒服到发不出声音。夏油杰知道手指进到什么位置,大概往哪个方向勾一下,就能磨蹭到五条悟体内的前列腺一带,让对方呻吟着绞紧肠肉包裹住他的手指。夏油杰用两个手指讨好着五条悟的穴,同时感受到对方原本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肠道收缩吸吮着那两根手指,甚至试图把它们吞吃吸入得更甚。

五条悟自觉浑身都在颤抖,自主反应只剩下了喘。他没心思逗弄夏油杰的耳垂了,转而用手臂环绕住夏油杰的脖颈,摇晃着腰肢用臀尖去蹭对方的手腕,虽然没说,但是夏油杰知道这是要他插入得更深的意思。五条悟要,夏油杰也乐得给,光是两根手指怎么能够,憋了这么久,夏油杰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直奔主题开始享受正餐了。

夏油杰从五条悟的后穴内抽出手指,随意地把手指上沾到的水液在对方还穿得整齐的校服上衣那里擦了擦。五条悟刚张口想骂人,夏油杰就扶着性器挺腰插入进那个饥渴待哺的穴口内,把对方的肠道硬生生地插开,劈出一条供性器使用的穴道。该说五条悟浑身上下每个嘴都很窄很小,他的肠子也紧窄得不行,夏油杰的硬件设施条件摆在那里,初夜时差点把对方的肠子捅漏。起初几次确实比较凄惨,就算没有出血,五条悟也会被捅得肚子疼很久,他的穴太小了,勉勉强强地容纳进了夏油杰的性器就已经是奇迹,怎么能料想到对方还要蛮横地操纵着那根凶器在他肚子里横冲直撞那么久。磨合了许久,五条悟如今才勉强适应了和夏油杰做爱,他的后穴早就记住了夏油杰的形状,此时对方的性器刚刚插入进来,就不停翕动着绞那根物件。

他们两人今天的状态都很好,以至于夏油杰刚刚插入进去,就差点没忍住内射在里面。五条悟正断断续续地呻吟着,身前的性器不受控制地往外吐水,虽然是没有滑精,但前液一股股地往外吹出来,像是达到了男性的潮吹。五条悟顾不上害羞了,他后面的穴道痒得难受,恨不得夏油杰能一插到底让他痛一下。性爱于五条悟而言一半是疼痛一半是快感,他已经分不清楚两者,只知道这两者带给他的都是享受。所以五条悟拽着夏油杰的脖子往下拉,腰臀摆得像尾蛇,浪得没边了。夏油杰还以为他是不舒服,刚要抽出一截让五条悟缓一缓,五条悟就握着夏油杰性器根部那一截,生硬地往自己肚子里插,大抵是真的有点急了,甚至没羞没臊地开口要:“都进来...”

夏油杰早就忍不住了,五条悟这下反跟他索求了,他就索性不忍了。夏油杰挺腰干到最底,直到自己的囊袋都重重地拍在对方的臀尖上发出清脆的肉声,他操干得太猛太快,以至于抽插之间的水声都不再那么明显,反而是肉体碰撞的声音盖过了水声。五条悟爽得脑子都要蒸发了,听着肉体相撞啪啪的闷声羞得不敢抬眼再看夏油杰,只好徒劳地想用手臂遮住眼睛。夏油杰自然不允许他这么做,夏油杰牵制着五条悟的手臂,俯身下去压着五条悟亲,非要对方睁眼好好看他。

五条悟的唇珠被折磨蹂躏得肿了,一颗小巧的血珍珠一样缀在唇上,被夏油杰含进嘴里轻轻咬。他下身被对方狂风暴雨似的操法干得发麻,股间被摩擦得都没感觉了,只剩下肠道内部的敏感区还在源源不断地导出快感。五条悟只能喘着求夏油杰轻点操,所有求饶都被夏油杰含进嘴里吞进肚子里,全当听不见了一样继续操五条悟身底下那个淫荡的穴。

夏油杰着了迷了,盯着五条悟湛蓝的苍天之瞳忽然间觉醒,五条悟这幅样子是他一个人的独有。世界上第一个人,唯一一个人,也许是最后一个人能拥有五条悟的,也就是夏油杰他这幸运的混蛋了。谁还能有幸得知五条悟有很好亲的嘴唇,有小巧的唇珠,吵架时不饶人又含得进整根性器的嘴巴,身下那个窄小的穴,已经有许多许多,都是夏油杰一人独有的风景了。

夏油杰盯着那双失了焦距的湛蓝色双眼,轻轻地把吻烙在五条悟的眉心之间,他上半身的动作轻柔,下半身却依旧维持着高速的频率操进五条悟的后穴里,把那一张软烂的肉穴操弄得汁水飞溅,什么体液都被磨蹭成了白色泡沫,黏黏糊糊地淌在五条悟的阴户和大腿内侧上。五条悟揽着夏油杰的脖子的那只手也揽不住了,脱了力似的垂下来,绵软地贴附在身侧,整个人乖巧得不像那个顽劣的神子,他抱着自己修长的一双腿折叠抱举高了,就只为了方便夏油杰进一步操他的后穴。

五条悟微微张开嘴,夏油杰还以为他是要求什么,结果五条悟说着:“杰...我好舒服...”

夏油杰没忍住,几下又深又猛的操干之后,把所有精水都留在五条悟体内。五条悟也被他操到只用后面就高潮了,他的性高潮来得延缓又漫长,精液不是一股股从铃口射出来的,反而是断断续续淌出来的。五条悟陷在被褥里,整个人都被汗水浸得湿透了,他抱着夏油杰像是要撒娇,缠着对方的腰部往上蹭,满心欢喜地去找夏油杰的嘴唇索吻,“很舒服...”

夏油杰的心脏这下变成了棉花糖,软得能让他自己在上面弹跳起来,他亲了亲在高潮余韵里异常粘人的小男朋友,腻人地与对方抱在了一起。

6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