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葬送青春

请看完预警再读

夏五文但夏只在闪回里出现(偏五条悟中心多一点)

五紫砂双死注意

没啥梗,大概就是高专小情侣捏造加涩谷事变后剧情捏造,有人物复活私设

偏意识流一点,没啥深层内容,大伙当个乐呵看好了

后编:236之前写的……这篇文早成小丑了但我个人觉得蛮满意的所以就扔上来了,当个乐呵看。

SUM:他笑他那轻易逝去的三年青春与不断缅怀过去的十二年生命。

五条悟爱夏油杰。

夏油杰爱五条悟。

这个在十余年前人人皆知,在高中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的秘密,随着三年级夏油杰轰轰烈烈地叛变埋葬在了所有人的心底。

此后无人再谈起这件事,在五条悟回到高专做教师前仍有几届知道这个秘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冲刷,闻者或是震惊后渐渐遗忘,或是莞尔一笑当做一个笑话听之过之,在五条悟回到高专当老师后便再无人提起,待禅院真希狗卷棘这辈入学时就已经无人知晓了。

后来五条悟亲手杀死了夏油杰,同时杀死的还有那些只是听闻传闻未曾亲眼见过的人的疑惑念头。谁会杀死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呢?就算是真的也只是青葱岁月的懵懂吧。他们这么想着,然后继续投身于茫茫的袯除之路。

但这没有杀死五条悟一届和七海建人一届的念头。

准确来说,是没有杀死家入硝子和夜蛾的念头,毕竟七海建人早在毕业后收拾好行李,扔掉那份作为咒术师的痛苦与绝望迈着大步离开了咒术界,回来后也鲜少关心他们两人。

夜蛾从不和五条悟谈起夏油杰,事实上他和五条悟连话都很少说,除了例行的任务交接与信息传递他们两几乎不会闲聊,家入硝子偶尔会和五条悟一起吃顿饭闲聊一两句——两人都忙,五条悟作为全日本境内唯一在职特级,每天几乎没有睡眠时间,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地做一个咒灵接着一个咒灵地袯除,实际在校时间其实不长,家入硝子作为全咒术界极少见的能对他人施展反转术式的公认奶妈,给她处理的尸体和伤患可能只比五条悟接任务的频率少一点点——也许有时会聊到他们意气风发的那三年,但她也绝不主动提起夏油杰。

“夏油杰”已经不会再作为谈资出现了,不知道的人无心也无时间去了解,知道的人缄默不言。

这个名字本该就这么消失的。

直到涩谷事变。

羂索的出现带出了封印近十年的身体,五条悟的一眼三年彻底解封了夏油杰这个词。

击杀羂索后夏油杰的尸体也随之交到高层手中,这次五条悟没能第二次留下夏油杰的尸体,家入硝子在众人的眼前火化了他,五条悟披着件外套坐在旁边,看着时不时有灰飘出火化炉,他抬眼去追却捕捉不到,于是他的心脏开始出现了不正常的灼烧感,似乎火化的不仅有夏油杰还有他自己。

也许是脸色过于难看,家入硝子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问他要不要走,五条悟对她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摇了摇头。

最后在五条悟的要求下那盒骨灰最终得以重新埋回地底,就埋在他偷偷为夏油杰立的那个碑下,这次来看他的不仅有五条悟自己还有家入硝子,两束蓝花静静地躺在碑前,家入硝子点了根烟,白烟飘到五条悟的鼻子里引得他咳嗽连连,家入硝子叼着烟问他为什么不开无下限。

“忘记了。”五条悟编出一个谎言,打开无下限。

家入硝子吐出一口雾,想了想还是没有拆穿他的谎言。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五条悟面对夏油杰时从来不开无下限。

最后家入硝子先走了,五条悟在夏油杰的墓前蹲下。

“这下你是真的可以安息了,”他带着些自嘲开口。

“我要不要早点来陪你呢?”

大战后东京和咒术高专的重建计划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受伤和遭到心理层面冲击的咒术师也获批了长时间的假期前去调整自己,钉崎野蔷薇的脸虽然得到了反转术式的治疗但还是留下了不可避免的疤,她低沉了一段时间就重新振作起来,在脸上照着疤的位置纹上玫瑰花,逢人就炫耀这是自己的新纹身,虎杖也跟着她一起炫耀。伏黑惠的灵魂承受了多次无量空处昏迷了一段时间,但也在日渐回复,最近已经能和两位同期开上两句玩笑了。虎杖悠仁的强大心理在战后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很快就振作起来并试图参与重建活动,但被家入硝子赶了出去并与同期一同获得了一个超长假期。

“现在几人已经在商量后面去哪了,”家入硝子叼着烟说,五条悟灌下一瓶饮料,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

“那么,”五条悟轻松地笑,“他们以后的生活就拜托你了,硝子。”

“作为一年级却承受了那么多痛苦,硝子要好好照顾照顾他们心理上的压力,”五条悟望着天空说,“里面任何一个走偏了都是很大的灾难,硝子要加油!”

“所以,”家入硝子吸了口烟,“你要走了?”

“嗯,”五条悟低下头,“抱歉,要走了。”

家入硝子又狠狠吸了一口烟。两人沉默良久,家入硝子摆了摆手。

“算了,你去吧。”

“之后交给我就行。”

五条悟站起来,走到家入硝子面前,家入硝子在栏杆上摁灭了烟,伸出手来,五条悟解开了无下限。

他们在湛蓝的天空下安静地拥抱,五条悟轻声说对不起。

家入硝子拍了拍五条悟,以示安慰,虽然此刻更需要安慰的可能是她自己。

五条悟最后担起了几乎全日本的工作。

他24小时不休息地连轴转,也不刁难辅助监督了,眼中仅剩的只有任务报告和咒灵。家入硝子没有去提醒他,只是咒高的医务室永远留着一盏灯,柜子里整整齐齐地放着面包,水,饮料,甜品和各种医药用品。

大战后民众人心惶惶,咒灵的数量也令人不安地激增,休息了一段时间的咒术师原本想一起帮忙却统统被拒绝,官方给的回答是目前可战斗人员足以应对,其实绝大部分都由五条悟一人包揽,乙骨忧太负责剩下的部分,所以比五条悟清闲一些,也有空去探望一下高专的同期与一年级,大家的恢复情况都不赖也让乙骨忧太放轻松了许多,棘手的只有一件事……

“五条老师/眼罩笨蛋/那个白毛最近怎么样?”

乙骨忧太其实也想知道,所以他在非常不容易地和五条悟偶遇后就问了。

“下次就和他们说我在工作好啦!”五条悟向乙骨比出一个大拇指,“叫大家别担心,毕竟我依然是最强的嘛!”

“最强也要休息啊老师……”乙骨忧太叹了口气,“说起来老师的任务是很多吗?”

“嗯,”他点点头,“不过放心好了,我完全可以应付。”

“那就好……”乙骨放心地点点头,却听见五条悟很严肃地叫了他的名字。

“忧太。”

他坐直了身体。

“之后那群孩子就麻烦你了。”五条悟认真地说。

“……啊?”

“因为啊,”五条悟又换上了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最强的五条老师要给自己放个假,假期时间不限,随时可能开始,没有买伴手礼服务!”

乙骨忧太呆呆地盯着他,半晌突然红了眼眶低下了头。

“诶,诶!”五条悟连忙拍拍他的肩,“只是放个假而已,怎么了,忧太那么舍不得我?”

“不只是放假吧。”乙骨轻轻地说。

“啊……”五条悟拍他肩的动作一顿,叹了口气,“乙骨真是聪明啊,早知道再找个好点的借口就好了。”

“抱歉啊,忧太。”他轻轻地说,“我只是有点累了。”

乙骨擦了擦眼睛,笑着抬起了头。

“没事的,”他说,“咒术界的事接下来交给我就好。”

“就提前祝老师假期快乐了。”

五条悟怔愣了一瞬,随后笑着前去拥抱了他。

“谢谢啦,”他说,“忧太。”

乙骨忧太的眼泪最终还是决了堤。

最后一个道别的是夜蛾。

他们的道别朴实无华,只是在一个平常的午后,五条悟拿着一封辞职申请书走到了他的办公室。

整封辞职申请书简洁明了,没有少一字没有多一字,公式化得甚至有点不像五条悟的风格。

“原因是疲于应付?”夜蛾只提出了一个问题。

五条悟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夜蛾在意见栏上敲下了同意,直到五条悟的手握上门把手时才再次开口。

“非走不可吗,悟?”

“是的,”他笑笑应道,摆出不正经的样子说,“咒术师太累啦,我要放假。”

“罢了,”夜蛾深深地叹了口气,“假期愉快,悟。”

“帮我和杰问声好。”

五条悟开门的手一顿,然后轻轻地笑了一声。

“知道啦~”他走出门外,最后一次对夜蛾说,“再见了,老师。”

门关上了,门内的夜蛾用手捂住了脸。

也许几百年后有人会问,咒术界最大的奇迹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标准的解答,就是涩谷事变后的五条悟。

在咒术界正在重建,战力极其缺失的情况下,用了半年消灭了当时全日本几乎所有的特级咒灵,大部分一二级咒灵和随手袯除的数不胜数的三四级咒灵,成果极其具有威慑性,至今无人超越。这也同时是咒术界可以快速重建修整并添加战力的大部分原因。因此五条悟留名青史,作为传奇人物在一代又一代咒术师嘴中传颂。可惜的是五条悟在干完这件大事后便消声灭迹,五条家也找不到五条悟的行踪,像是活生生地蒸发了一般,有人认为是他过劳猝死,有人认为是在执行任务中被不慎击杀但却被封锁消息,有人认为他只是不想干了,但无论哪种都没有证据支持,所以大家也称五条悟为“用巨大成果和一张辞职通知书成为未解之谜的最强”。

而年近八十的家入硝子只会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

将秘密缄口不言。

五条悟最后的行程是自家的窗边。

他最后又回想了一遍他的三年青春。

他们的相识并没有什么可说的,男人不打不相识,因为一句怪刘海和一声怪墨镜演变出的一架让他们的关系日渐紧密,而在某次认认真真的干架中,夏油杰将五条悟掀翻在地,将他的两只手叠在一起摁在一旁,结果五条悟以一个扭曲的姿势用脚狠狠打到他的后脑勺,夏油杰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再次睁眼时两人唇齿相接。

感觉还不错,这是五条悟的想法。

好想再亲深一点,这是夏油杰的想法。

于是双方不约而同的收手,夏油杰将五条悟的半个身子从地上拽起来摁到墙上,坐在他的腿上吻了上去。

两人从教室前半推半搡地亲到了教室最后的墙上,直到五条悟没忍住窒息感推开了夏油杰两人才回过神来,外套已经在打架与推搡间丢在了地上,夏油杰的一只手从五条悟的衣服下摆摸了进去,五条悟的一只手从领口伸进去轻按着夏油杰的肩。

硝子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在教室外响起,两人相视一眼,和正人君子一样飞速站起,在女同学走进教室前整理好着装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除了肿起来的唇和脸上可疑的红晕。

然后两人被硝子一眼看穿,表示你们再怎么骗我我都不会上当需要我提供安全用品吗,于是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他们还是会打架,但打架的方式有些不对,每次打完架身上的不再是青青紫紫的淤青和沾满灰尘的衣服,而是消失的外套和脖颈上红肿的咬痕。

夏天到来后两人更是来劲,从床下打到床上再从床上滚到床下,在双方都收拾好后便一人搬一个小凳子出去吹风,五条悟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夏油杰则是轻轻帮他揉着腰,然后五条悟转头问他要不要也来尝尝这根棒棒糖,夏油杰笑着应下然后拿下他嘴里的棒棒糖再度吻了上去,用舌头在五条悟的嘴里游荡一圈后退出,他们在蝉鸣的夏夜带着满身汗水交换了一个橘子味的吻。

两人就这样维持着这段关系直到天内理子死亡。

五条悟忙着对自己的术式进行改进和加强,夏油杰则是在血海尸山中开始了他的苦夏与自我意义的怀疑,两人都没力气也没时间去找对方来一炮,最后夏油杰叛逃,两人更是完全失了交际。

五条悟的一生有且只有这样一段恋情,这样一段不明不白地开始不明不白地结束的恋情,连分手吧都没有说出的莫名消失的关系,剩下的只有不甘和痛苦的爱意,于是他怀着这份悲伤放过了痛苦的挚友,为他立碑与下葬。

现在他也是在一个夏夜看着天空,嚼着一根橘子味的棒棒糖,但爱意与性却永远留在了他的三年青春里。

他自嘲般地笑起来,笑得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也没有停下。

他笑他那轻易逝去的三年青春与不断缅怀过去的十二年生命。

他最后将吃了一半的棒棒糖扔进了垃圾桶,平静地站到了窗边,关了无下限,停下反转术式,右手比起枪的手势,枪口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赫的小球在枪口前显现——威力不大但足够贯穿他的脑袋——随着大拇指的落下朝着太阳穴飞驰而去。

五条悟用了3年去汹涌地爱一个人,将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尽数上交,在那人离开后用了十年尝试将那烙印般的三年从脑海中抹去,杀死夏油杰并下葬时他以为他的青春也随着夏油杰盖棺入土,却在涩谷看到披着夏油杰的皮的羂索的那一刹那才发现自己连棺材都没有建好。

于是他反省,他自嘲,他思考。

最后他决定办完一切后再去葬下自己的青春。

他已经培养了一群聪明又强悍的学生,在互相扶持中不断自愈和治愈,不会再有任何人孤独了。

他解决掉了几乎所有高危险性咒灵,虽不能能护他们一世,但那一时也足够长久,足够他们有能力自己去解决剩下的和新出现的危险咒灵。

他血洗了高层,留出了让有用的咒术师们重构咒术界的空间。

于是他决定最后为自己活一次。

他打造了一场盛大但寂静的葬礼来葬送他的三年青春,陪葬品是他自己。

赫从左太阳穴穿出,带出如花似的血。

他终于一枪葬送了他的整个青春,绝对盖棺入土。

END.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