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Vivien

注意:乳交/中出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身材好,他们交往的时候十六七岁,那个时候的五条悟穿着学校制服,衬衫总会解开的最上面的两个扣子,外套搭在肩膀上或者是在他的包里。五条悟经常和他抱怨胸太大很麻烦之类的事情,他很疑惑去问硝子,硝子就说五条悟不一样,五条悟那个是最强的。

的确,他和五条悟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里亲吻着的时候,软软的胸部贴在他的胸口,手掌抓上去的时候夏油杰才发现五条悟没有穿胸罩,乳头正抵在他的掌心,被他无意识的拨弄着。
十六七岁的夏油杰虽然也看过片,但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还是第一次,更不用说是五条悟的了。但五条悟只是看着他,问杰我们不亲了吗,他就问五条悟为什么不穿胸罩,五条悟就说,明明是杰这几天一直在盯着我的胸看,刚刚脱掉了什么的。

夏油杰没再说话,解开五条悟白色的衬衫,耳尖红的要命,五条悟突然抓着他的手按上胸,跟隔着衬衫摸差很多,他低头去亲五条悟,无师自通的用手去揉五条悟的胸,又用手指捏五条悟的乳头。
五条悟很白,脖颈因为亲吻起了淡淡的粉色,胸部被夏油杰的手玩弄着,乳晕很淡,乳头被夏油杰玩的立了起来,一拨弄身子就颤一下。
悟好敏感啊夏油杰这么说着,亲了亲五条悟的耳垂,然后含住五条悟的一边乳头,另一只手揉着。

那个时候还没同他做过的五条悟被搞头脑发昏,完全看不出来平时是如何在学校里叱咤风云的,五条悟去推他的头,被他轻轻咬了一下,胡言乱语地说着杰好像小宝宝啊。

他知道五条悟向来不会骂人,用一些词的时候也超级幼稚,因为他和五条悟第一次吵架时五条悟就只骂他怪刘海变态之类的,当时他还被气笑了,一旁的硝子也笑得喘不过来气,只剩下五条悟在旁边气的要来打他。

“杰——”

睡着了,还做了个梦,夏油杰坐起来,电脑还显示着他睡梦之前的画面。
他顺着悟的声音看过去,就看到悟趴在办公桌的对面——还是只穿着内衣内裤那种。
揉了揉太阳穴,早已经习惯五条悟在家这副模样,可是今天却没再说什么悟快去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或者把人抱在怀里,而是转了下椅子,让五条悟过来。

杰刚刚叫我了,五条悟走到夏油杰面前,没有忽略夏油杰腿间硬起来的东西,说着,要我帮帮杰吗?
夏油杰忽然想起刚才的梦了,声音还带着点哑,悟用胸帮我射出来吧。还没说完五条悟就凑到他面前,蓝色的眼睛看着他,是我帮杰,杰要主动点!
于是他抬起手隔着蓝白色的可爱胸罩去揉五条悟的胸,悟的胸好像比之前要大了,我的一只手都包不住了。
五条悟哼哼两声,明显很满意夏油杰说的话,奖励似的亲了夏油杰一口,杰刚才梦到什么了。他解开夏油杰的裤子,看那根小怪物蹦出来,有些犹豫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罩,夏油杰却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性器戳着乳沟,他以前不是没这样和五条悟做过,因为胸罩的缘故两个乳房紧紧贴在一起包裹着性器,五条悟解开胸罩扔到一边,说那可是新买的内衣诶,然后跪坐在地上用托着乳房帮他,五条悟身下也由于乳头时不时被夏油杰玩弄和性器的蹭来蹭去湿了起来,新的内裤被弄得黏糊糊的。

梦到悟了,夏油杰揉了揉五条悟的头发,又去捏他的耳骨,梦到悟十六七岁和我做的时候。

五条悟说着变态,仔细想了想撇了撇嘴,吐槽欲瞬间诞生,杰当时根本没有做下去嘛,我还记得当时值班大爷出现在走廊,杰直接把我推进了储物柜里。
狭窄的储物柜,衬衫敞开的五条悟在他怀里,夏油杰记得,他甚至记得五条悟看向他的时候,天蓝色的眼眸仿佛隔了一层雾气,五条悟的胸口抵在他的手臂上,然后用手解开他的裤子用手帮他撸,在值班大爷走进教室时还恶劣地加快了速度。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低着头含住从乳房中露出的性器,用舌头去舔,舌尖泛红,似乎是报复夏油杰弄脏她的内衣用舌尖去抵住那个小口,挑衅似的抬眸看着夏油杰。悟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恶劣啊。
被射了一下巴的五条悟站起身跨坐到夏油杰腿上,夏油杰去亲她的唇,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他的手探进五条悟的内裤里,可爱的蓝白色内裤被穴水好的乱七八糟,他学着五条悟惋惜的语气,悟的新内裤被弄脏了啊。然后把内裤拽到一边,用手指去碰五条悟流水的地方,那里已经湿透了,手指碰到的时候会一缩一缩的。
五条悟的私处清理的干净,夏油杰顺着开着小口的穴摸到了阴蒂,在他怀里的五条悟忽然抖了抖,连带着抵在他胸膛的乳肉。
只是手指而已,夏油杰说,想着或许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都没和悟做爱,这次悟的身体可真是敏感。

那双手一只掐着五条悟的腰,一只玩弄着五条悟的下身,五条悟觉得太慢了,她费力往前坐了坐抵上夏油杰硬起来的那根东西,不自觉的动着。
被肉穴吸引的性器又涨了涨,细小阴毛刺激着,夏油杰不再磨蹭着前戏,双手穿过五条悟腋下把她带起来,五条悟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跪坐在椅子空出来的地方,乖巧的扶住夏油杰的肩膀,夏油杰的脸也就这么埋在乳肉里,他轻轻咬了一下,留了一个不明显的牙印。

肉穴似乎是感觉到熟悉的东西要进来,张合的像是邀请一样,一点点吞下那根性器。
夏油杰托着五条悟的臀,没忍住拍打了一下,刚刚吞进三分之一的五条悟却一下子没了力气,后穴狠狠收缩了一下,感受到温热液体浇在性器上的夏油杰吞咽了一下,知道五条悟已经高潮了,却没停下来,而是换而掐住五条悟的腰狠狠地顶了上去。
一下子被贯穿的快感让五条悟想直起身脱离,身子却无法动弹,只能仰着头露出脆弱的脖颈与锁骨,无力地抖了两下身子。

她喘着粗气,靠在夏油杰怀里,夏油杰就趁机会揉着她的胸,用手指拨弄着她的乳尖,看她因为这小小的动作不自觉地颤抖身子,悟自己来,就当做是悟弄脏内裤的惩罚。
五条悟谴责地看着他,似乎在说那是我的内裤,但却还是费力地抬起身子,颤抖着不到一半又没了力气坐下。夏油杰知道五条悟的敏感点浅,每次做爱时总会故意忽略那里,惹得五条悟恨不得抓着他的性器抵在那里。
刚刚一次起身似乎耗费了五条悟大半的力气,她能感觉到那家伙出去的时候正好划过敏感点,她再次抬起身,起身到一半的时候却被夏油杰掐住腰按了下去,她呜咽了几声,感觉穴里像是失禁了一样地流出水,眼神有些涣散地对上夏油杰那双紫色眼眸。

刚才折磨的不止是五条悟也是夏油杰,肉穴时不时地紧缩让他的性器被包裹,像是专门为他定做的穴一样。悟太慢了,说完就抱着五条悟干了起来。
五条悟想说明明是杰要求的,可是被搞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满脑子都是杰的那根东西好大,好像顶到子宫口,杰能不能全部射进来。

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唇,看着她无意识露出的粉色舌尖缠了上去,被剥夺呼吸的五条悟沉浸在即将窒息的快感里,像死亡,却比死亡更欢快。
子宫口被顶开,细微的疼痛感混杂在大量的快感中,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肩膀,颤抖着,几乎在夏油杰的肩膀留下印子,乳肉随着一次次深入的贯穿晃动着,色情的要死。

他想起梦里的那天,狭窄的储物柜。

他在五条悟的应合下狠狠地将性器插进去,那穴口几乎将他的性器和卵丸全部吞进去,五条悟忽然咬住他的肩膀,细微地抖起身子,夏油杰自然知道这是悟要去了。悟,我可以射进去吗?他侧头亲着五条悟泛红的眼角,一次次将子宫口撬开。五条悟松开了他的肩膀在他怀里胡乱的点头,呻吟着说着零碎的话,杰的话,可以全部射进来。

一片狼藉。

五条悟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脱离了性器的肉穴有些微张,流出混杂着精液的穴水,整个人还在快感中,阴蒂早已经因为抽插变得红肿,乳肉上有两个明显的牙印。
夏油杰把五条悟的内裤脱下来,团了团扔进垃圾桶,那件内衣还在不远处的地下放着。

杰把我的新内衣弄脏了,五条悟闷闷地说。
又不是第一件了,夏油杰侧头亲了亲五条悟的眉心,今天这件很可爱。

五条悟伸手推开他的脸,并不想和他说话。
悟还记得当时说了什么吗,夏油杰却突然转移了话题,五条悟一时没跟上,问他什么。
储物柜那天,夏油杰说。
五条悟左思右想,觉得那句话一定是自己被杰搞得头昏脑涨后说的。

悟说,杰我喜欢你。

五条悟似乎想起来了,抬起头看夏油杰,说,我记得我记得,杰说——她特地拉了长音,用夏油杰的语气说着,我也喜欢着悟。

THE END.

22 Likes

甜死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