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家的水管坏了 by Vivien

预警:炮友变恋人/双⭐悟/破处

“七海海,水管坏了的话该怎么办?”
七海建人沉默了一瞬间,理智的没有告诉五条悟让他自己去修,而是掏出前几天被灰原塞到包里的名片去,“五条前辈,这是灰原给我推荐的。”
黑色的名片上印着一排电话号码还有一个名字,五条悟看了一眼,收到了兜里,决定自己回家修。

可是自己修的后果就是水管全部裂开,五条悟浑身都湿透了,看着被自己敲了几下就裂开的水管,恶狠狠的把工具扔到地上,掏出兜里已经皱皱巴巴的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您好?”那边接通了他的电话,几乎有些疑惑。
“我需要你帮我修一下水管。”五条悟报了一串地址也没顾得上对面挺没听清楚就挂了电话,连忙拿起地上的盆去拯救溢出水的水管。
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衣服上,五条悟烦躁的把盆里的水倒进下水道,又放回原处。

门铃响起来,他卷起湿漉漉的睡衣裤脚把袜子扔到垃圾桶,光着脚跑到门前开了门,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门外的人——实在不像是修理工,五条悟这么想着,起码某种程度上这个人很符合他的胃口,但气质和修理工真的不符合。
“夏油杰…?”五条悟看了眼名片上糊掉的名字,问道。
穿着修理工衣服的人点了点头,抬手晃了晃工具箱,“是你打的电话吧,我来修水管。”

五条悟侧了下身,让夏油杰过去,对上他那双紫色眼眸时忍不住咳了一声,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真是一片惨状啊,”夏油杰脱了袜子踩进溢水的卫生间,水龙头下面的柜子有些小,他费力地钻进去看了看,反手掏出手电筒观察了一下,“换两个管子就行了。”
他的声音有点闷,五条悟看着他钻出来,好几次磕到头,忍不住笑了一声,“那一会儿你指挥我一下吧。”
夏油杰揉着后脑勺,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五条悟的上身,“行。”

是真的很辛苦啊,下次还是找个个子小的吧,像夏油杰这样有胸有肌肉的就算了,五条悟费力的用牙咬着手电筒,撑在狭小的空间里,用工具卸下坏掉的那一个管子。
“卸下来之后,把上面的螺丝放好,”夏油杰将目光落到五条悟已经湿透的睡衣上,趴着的动作让衣服完美的勾勒出五条悟的腰,还有臀部,让他有一瞬间的晃神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安装短一些的那个管子。”
五条悟听到夏油杰的声音靠近了一些,似乎是想看清他的动作,只是有些贴的太过于近了,他几乎感觉到夏油杰的手臂贴上了他的腰,忍不住往一旁动了动,可是地方太过狭窄让他另一侧磕到了边角,还没等他从疼痛中回过神夏油杰的手就已经扶上了他的腰,温热的手几乎将那一侧全部抱住,让五条悟抖了下身子。

比想象中的要细一点,夏油杰想,手在那一处揉了一下却没松开,似乎是感受到自己雇主的疑惑,开口解释,“我护着你一点。”

行吧,五条悟将手电筒拿下来一瞬,咽了口口水,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第一个水管按上。腰上的那个手明显就是在添乱,五条悟无比庆幸自己现在的动作没暴露自己的真实状况,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五条悟顺利的安上了第二根水管,匆忙爬出去,却不小心撞到了头,疼的他倒吸一口气,捂着头坐到地上时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个人看着自己。

“啊,你有反应了?”
五条悟看着面前人的动作想要往后推一步,却发现自己已经靠到了墙上,而那双手已经按到了他的腿间揉了一下。
“…呜…”这个人在干什么啊,五条悟抓住夏油杰的手臂,再次感受到这人身上的肌肉,“你干什么…”

夏油杰笑着,满意地看着五条悟明明想要拒绝他却丝毫没有动作反倒握紧他的手,反手将他的手扣住,另一只则是扒下那条已经没有什么作用的裤子,探下去,然后愣住了。
“…!”五条悟突然抬脚踹他,只是那力道被他触碰到那一处时卸下,只是软趴趴地踩到他的大腿上。

夏油杰用手臂打开那双双腿,看到了让自己愣住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口,不知道因为什么正一张一合,有些红肿,他用手指去拨弄属于这个小口的阴唇,然后往上按了按,五条悟在他手下忽然垂下头抖了下身子。
“我真的没想到,”夏油杰将五条悟的腿放到自己肩膀上,俯下身靠近那里,那被五条悟收拾的意外干净,他张开嘴含住肿胀起来的小珠,听见自己雇主一窒的呼吸。

五条悟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就这么任夏油杰摆弄了,还让他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扎着丸子头的男人埋在他的腿间,吸吮着他自己仅仅玩弄过几次的那里,而他的腿在一次次舌尖划过时不听话地缠上夏油杰的肩膀。
明明可以挣脱开,他还比这家伙高一点呢,五条悟混浆浆的大脑想着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

夏油杰松开了五条悟的手,扣住他的腰,用舌尖再一次舔舐着那处已经被大力的吸吮变得红肿的阴蒂,感受到五条悟绷直脚背狠狠扣住他的脑袋,性器喷出透明的汁液,从夏油杰的脸颊滑到脖颈,他抬起身环住五条悟还没射出精液的阴茎撸动着,看着湿着衣服的雇主被他刚刚的动作弄的一时半会没回过神,蓝色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看到他身下那一处发出啵啵的声音,他俯下身抱起雇主,借着他迷糊问他的名字,手下的动作却不停,拨弄着还没被开发的阴唇,那里流出的水将他的手弄的黏糊糊的。
悟,他用着陌生的身份亲昵地喊着雇主的名字,看他在自己的怀里抖着射了出来。

这个人的手指插了进去,五条悟的脑袋清醒了一瞬,从没有过的异物感然后忍不住皱起眉头,抵上一层膜的时候五条悟忍不住咬上他的肩膀,细微的疼痛让五条悟加了力道,听到夏油杰的倒吸声有种大仇已报的感觉。
“是处女啊?”夏油杰的动作顿了顿,难得犹豫了一瞬间。
五条悟咬牙切齿,“你他妈都到这步了还管我是不是处女?”

哈,夏油杰用了力道,看着张牙舞爪的五条悟眼神开始涣散,掌心轻微的血和汁液混杂在一起,他将花洒打开,温热的水打到五条悟脸上,让五条悟从爱欲中回过神。
这个人自始至终都穿着他那套衣服,而他也是被玩弄的乱七八糟的,五条悟被夏油放到地上,有些不稳地扶住墙,下一秒被又一次插进来的手指搞的几乎摔倒。夏油杰像是知道他想要的在哪里,但却偏偏错过那个地方,磨磨蹭蹭的加着手指,看他的身体不自觉的抬起臀靠近夏油杰。

“…我说,”五条悟的声音有些哑,他感觉夏油杰的手机抽离,温热水流说着他的脊背流到下面,划过他的穴口,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有健康证吧…”
夏油杰捏着他的脸,亲上他的唇,似乎是满意了,松开他,掐住他的腰。五条悟回眸看了一眼,有些没看清,只能感觉到那家伙抵到了自己的穴口反手去推,“你他妈戴套了吗!”
站在他身后的人有点疑惑,忽然将他抱起来,五条悟这下子看清楚了那根东西有多怪物,想要逃但是被夏油杰抱住他的动作限制住,只能像一条即将上菜板的鱼任由宰割。
套隔绝了性器与内壁,与手指完全不同,五条悟忍不住扬起下巴,漂亮的脖颈滑下水珠,一时想不起要呼吸,夏油杰却没给他时间让他缓冲,而是把着他的大腿让他一下子全部吞下。

“…呃呜…”
被他抱着操的人眼角都红了,水珠顺着发丝流下,舌尖因为过于刺激无意识的伸出唇外,蓝色的眼眸泛白,似乎是被他刚刚一下的操弄搞得失去了意识。
夏油杰将手臂绕过五条悟的大腿,环住他刚刚射出精液的阴茎,开始一下一下的操弄和撸动,“你可别在昏着的时候被我抱到高潮啊。”

五条悟在累计的快感中回过神,唇无意识地流露出呜咽与呻吟,夏油杰太会搞他了,五条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的如此舒服,他的每一处都因为夏油杰的抽插变得敏感。
“醒了,”夏油杰咬着他的耳垂,带着笑,“那我要全部进去了。”
什么,五条悟迷迷糊糊的想,按照夏油杰指示的扶着墙,然后从那根怪物几把中脱离,腰不听他使唤的扭动着,然后被夏油杰正面抱住,吞进去。
“等…等…”五条悟瞪大眼睛喊着,却因为擦过敏感点变了音调,但夏油杰没有听,拖着五条悟的臀向下,感受到五条悟不断的颤抖着。

肉穴里忽然喷出透明的液体隔着套浇到夏油杰的性器上,夏油杰狠狠的全部插了进去,一次又一次,看着五条悟颤着声音射出来,忍不住舔了舔唇,“我说你不会一直在高潮吧?”
回答他的是五条悟收缩的肉穴。

太过了,五条悟感觉那个东西已经顶到了他深处的小口,他捂着小腹被夏油杰一下下撞的脑袋反应不过来,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淫荡的情话,无疑是全部插进来还想要之类的。
不止是那里,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也在被夏油杰干着,将所有东西搅弄到一起,什么都不知道了。

“要不要,做炮友…”五条悟感觉夏油杰射了出来,喘息着说。

夏油杰顿了顿,将套取下来打了个结扔进垃圾桶,似乎是在把五条悟的话当做做爱时的情话,但五条悟的腿却又一次环上他的腰,用穴口抵上他的性器,他抬头看见了五条悟清醒的眼眸。
“没开玩笑,我对你还挺满意的。”五条悟这么说着。

“没有套了,”夏油杰扶着他的腰与臀,思考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红灯区的人了,叹了口气,“我帮你口出来。”

TBC.

20 Likes

五条家的水管坏了(中)

 

 

这家伙真的是水管工吗,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放到了洗手池上,瓷砖制品的触感有些凉,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用手扶着洗手台两侧,而刚刚被他肺腑过的夏油杰正抬着他的腿,蹲下身子,含住他前面性器,温热的口腔让五条悟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要走神啊,”夏油杰托着五条悟的大腿根,在上面落了个牙印,疼的五条悟的肉穴明显的收缩了几下,“我可是很努力在工作的,悟。”然后含住五条悟流着水的穴口,用舌拨弄着阴唇一下下磨动着,阴蒂红肿着,挂着水液,夏油杰用力吸着那里,被五条悟喷出来的水浇湿了下巴。

他难得起了玩弄人的心思,用食指和中指插进那里,拇指却抵上阴道口摩擦着。

“需要水管工帮你修理一下吗。”

 

有细微茧子的手指让五条悟在此之前从未被开发过的阴道口有些刺痛,他扭动着身子,明明是想要逃跑,身子却往下沉了沉让夏油杰的手指又往里进了进。臀忽然被打了两下,怪异的疼痛感让五条悟夹紧臀部,连带着穴口都收缩了两下。

 

感受着手指被内壁紧紧包裹,夏油杰找准了位置狠狠地抽插了起来,看着五条悟扬起漂亮的脖颈,露出近乎完美的下颚线,小腿绷直地射了出来,他抬手按住五条悟的小腹,在那里摩擦着,另一只手的动作却没停,反而在五条悟短暂的高潮时继续往更深处戳着。拇指时不时按压在阴道口上,麻木的快感涌上小腹,五条悟无法拨开夏油杰作乱的手,想要说话的嘴也被堵住,他的唇被夏油杰撕咬着,舌与夏油杰纠缠在一起。

被吻夺走呼吸让高潮来的更快了,五条悟的腿在空中胡乱的蹬了几下,像是被抓住后脖颈的猫一样,抓着洗手台的手指泛白,靠在满是雾气的镜子上射出来,下身也喷出水来,可是夏油杰没放过他,依旧按着他的小腹,玩弄着他的阴蒂。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从那一处获得这么多快感,几乎让他眼前一白,再回过神时,不停抽插的手指终于停住狠狠的抵在敏感点上,让他抽搐着,下巴滴落的不知道是眼泪还是口水,同精液一同射出的是积蓄的尿液。

 

他被手指搞得失禁了,五条悟艰难的想,卫生间被他们搞的一片狼藉,自己也被搞的一片狼藉。

 

 

夏油杰抽出手指,用满是液体的手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撸动了几下自己自己硬的发疼的性器射在五条悟的大腿上。

真的是被搞的一塌糊涂啊,他看着还没从高潮余烬中回过神的五条悟,打开了花洒。

 

五条悟被激的抖了一下,软着身子从洗手台下来,腿间还是一片泥泞,水不受控制的从被调教完的穴口流出来。他看了眼一旁脱衣服扔进洗衣机的夏油杰招了招手,“杰,过来一下。”

在夏油杰靠近到一定程度后五条悟的手按上了从夏油杰进门那一刻起他就十分在意的胸部,按上之后五条悟几乎整个人僵住,手却忍不住捏了捏。

 

夏油杰被他的动作搞得想笑,抬手揉了揉五条悟的胸,掌心蹭在五条悟立起来的乳头上。

五条悟下意识挺了挺胸寻找快感,胸上的那双手却放下了。

 

“你的衣柜在哪。”

五条悟说完夏油杰就走了出去,在衣柜里找了件衣服穿上,五条悟扔掉湿透的睡衣,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做完就要跑,将腿间收拾干净后,跟着进屋找出睡衣穿上。

夏油杰比他矮一点,但是看起来比他厉害一点,五条悟幼稚地想,浑身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冲拿着工具箱准备离开的夏油杰抬手晃了晃,“手机联系。”

夏油杰穿鞋的动作顿了下,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我过几天来拿衣服。”

 

门咔的一下关上,五条悟彻底瘫在沙发上,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低头骂了句。

今天简直就像色情漫画一样。

 

洗衣机停下的滴滴声唤回了五条悟昏昏沉沉的脑袋,他起身晃晃悠悠的打开洗衣机拿出那套水管工工作服,上面还带着一点洗衣液的味道,五条悟想起夏油杰抱自己时身上的味道,有一点点薄荷烟的味道。

将烫手的衣服晾到阳台,五条悟三两下爬上床准备睡觉,可是满脑子都是刚才做爱的场景。

 

夏油杰的工作服下面是背心,仅仅贴着肌肉,每一处都被勾勒出来,工作裤下的阴茎隔着粗糙的衣服制品抵在他的穴口上,磨得他那里发疼。

他解开夏油杰的裤子,把人推到在床上,含着那里,身下已经湿透了,夏油杰忽然坐起身掐住他的腰,对着那根东西狠狠按下去。

 

 

 

 

 

“……”

五条悟睁开眼,喘着粗气看着天花板,坐起身有些无法接受现实,他刚才竟然做了春梦,还又是和夏油杰做爱的。是因为破处了所以无比渴望吗,他摸了把已经被穴水搞得湿漉漉的内裤,万分疑惑。

五条悟昨晚加了夏油杰的联系方式,通过后只看到一片空白的头像还有主页,他刷新了几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把自己屏蔽了。

他坐在椅子上,犹犹豫豫地在聊天框打下一句话又删除,电脑上只做了一半的工作档案看的七海建人太阳穴直突突有种自己又要被压迫的感觉。

 

消息还没发出去,对方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夏油杰:我这几天有工作,工作服你能帮我送过来吗[地址]

 

还真是完全不客气啊,五条悟咂了咂嘴,回了句可以,就放下手机。以为他要认真工作的灰原戳了戳一旁的七海建人示意他看,结果七海建人只是冷笑一声,然后灰原就看见五条悟打开了电脑扫雷。

灰原:……

七海建人:呵,狗屎的工作

 

 

 

 

五条悟第二天请了假,或者说是翘班,被后辈谴责的五条悟正悠闲地走在街上,手机导航正指向一栋居民楼,有些破旧,他拎着袋子犹豫了几下,上了楼,在夏油杰说的地方找到了钥匙。

门被打开,还算干净的屋子让五条悟松了一口气,他将装着工作服的袋子放到鞋架上,正准备转身就走就被一个人推进屋子。

 

是夏油杰。

 

他被夏油杰按在墙上捂住嘴,脱口而出的脏话也被伸进嘴里的手指搅的支支吾吾。

“悟还真来了?”夏油杰眯着眼笑着,像是看上了什么猎物,他抽出手指,上面沾满了湿漉漉的口水。

“干什么!”五条悟抓住夏油杰伸向他裤子的手,瞪大眼睛,蓝色的眼睛让夏油杰忍不住想到前几天在街上看见的那只流浪猫,遇见他就忽然炸了毛。

 

“悟昨天舒服了,”夏油杰反手将五条悟砸到墙上,“我可是还没解决呢。”

鬼知道夏油杰昨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指尖停留着划过五条悟身体的感觉,仅仅做了一次依然是不能让他满足的,于是坏心眼起来了,想发了条消息骗五条悟过来谁知道这家伙还真的来了。

“悟既然来了就做完再走吧。”

 

或许是因为工作不同的缘故,五条悟的体力方面还是差夏油杰一点,他被夏油杰拽掉裤子,上衣的西装还穿的板正,下身的裤子却掉落在脚腕处。

因为姿势的缘故即使扭头他也看不见夏油杰的脸,只能感受到夏油杰的手拍了拍他的臀,大力地揉着,几乎在他的臀上留下指印,那里被两只手指掰开,五条悟甚至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里水还是这么多啊,是什么地方漏了吗,”夏油杰话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蹲下身仔细去看那里,那目光实质性的让五条悟觉得自己在被视奸,“那我帮悟修一下吧。”

 

五条悟的腰往下塌了塌,身体不由自主地将穴张的更开,夏油杰的手指没有规律地揉着他的阴唇,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总会一不小心戳进穴里,肉壁一次次裹住却依旧被逃离。

夏油杰忽然抵住他的阴道口,狠狠按压了几下,让五条悟几乎站不住跪坐在地上,“今天悟用这里尿出来吧。”然后将手指插进五条悟的肉穴里搅弄着,那里的水把夏油杰的手搞得黏糊糊的,五条悟被这几下弄得站不稳,扶着墙抖着腿,漂亮的大腿线让夏油杰忍不住在上面留了个牙印。

 

他搂住五条悟的腰让他在地上撅起臀,色情的掰开他的臀瓣,露出被手指操的粉红色的穴,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找出昨天买的套给自己戴上。

“刚才是手指,但是堵不住啊,”他大力地拍着五条悟的臀,看着五条悟的穴口因为他的动作狠狠地收缩,猛的握住五条悟的腰将涨的不行的性器插进去,温热的穴紧紧包裹住他的性器,抽搐了几下,他看着仅仅是被插入就已经射精的五条悟笑了下,“悟,还没有修好呢。”

 

五条悟觉得那东西比昨天的还要大上几分,完完全全的塞到他的肉穴里,还顶到了他的子宫口,几乎把那里撬开。夏油杰的抽插太没有规律了,却将他操的头脑发昏,又或者是这种姿势插的太深,小腹的酸涩感让他意识到自己又要失禁,可是大脑里又想起夏油杰之前说的话,密密麻麻的快感让他的身体比大脑还要先一步。

但清醒的夏油杰抵住了他的射精口,禁止射出的感觉太过分,让五条悟无比想要脱离,可是那双手抓的太牢固,五条悟的喘息声嘶哑着,手不知道抓住哪里,只能苍白无力地在空中握着。

 

“悟忘了我说的吗,”夏油杰还在说着,用那根怪物几把侵犯他的大脑,给他灌输身体指令,像是水管工安排好的这根水管该怎么用一样,握着他腰的那双手向下滑,按住他的阴道口,“用这里尿出来。”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五条悟喊出声,他挣扎着往前爬,可是又在被夏油杰用一只手拉回去,插的更深。

 

“不行…”

“悟,”夏油杰打断了他未说出口的话,“水管怎么修还要听我的,毕竟我的工作是这个。”

五条悟几乎要骂人,可是什么也骂不出来,只是断断续续呜咽呻吟。

 

晕晕乎乎地被夏油杰整个人抱起来,五条悟感觉着穴口吞下那根东西,忍不住摇头,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会真的用阴道那里尿出来。夏油杰不理会,一手抵着五条悟的射精口,一手让五条悟用穴口把他的性器全部吞下。

 

太深了,五条悟感觉龟头整个抵进了狭窄的子宫口,疼痛混着快感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但身体里的水却像找到正确的水管一样横冲直撞地流了出来,他颤抖着身子,看着自己被夏油杰打敞开腿淅沥沥地尿在地砖上,被松开的射精口没有射出精液,反倒是小穴里的水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被夏油杰堵在肉穴里,满满当当的。

“看起来是被修好了,”夏油杰抱着他站起身,一下子悬空的感觉让五条悟的穴口缩了缩,“那么现在该检修了。”

 

五条悟被停不下来的快感搞得眼泪流了出来,胡乱的滴落在被精液搞得乱七八糟的西装上,夏油杰抬着他的腋下让他整个转了过来,这个时候他才又一次看见夏油杰的脸,还是笑着的,凑到他面前亲他的眼角和唇。可是身下却在不客气的插进最深处,顶撞着他的敏感点,托住的臀被大力的揉着,揉成奇怪的形状,又狠狠地掰开撞进去几乎把卵丸都插进穴里。

五条悟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被操弄的发昏,说的什么也记不清了,夏油杰说什么他的身体就怎么做,就像夏油杰说的那样——水管怎么修还是得听他的。

 

不知道用了几个避孕套,也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五条悟停留在持续高潮的快感里迟迟回不过神,身下还在不停地流着水。

夏油杰用手指碰一碰那里就看见射精口流出两滴淡淡的精液,他坏心眼的揉着五条悟的胸,刮弄着立起来的乳头,满意看到五条悟弹起身子,被这一丝挑逗搞的彻底失去了意识。

 

“真难修啊,”夏油杰收回了手,看着身子还在无意识抽动的五条悟笑了一下,“炮友吗,还算不错。”

 

 

 

 

 

 

 

 

 

TBC.

 

 

 

 

 

这家伙真的是水管工吗,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放到了洗手池上,瓷砖制品的触感有些凉,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用手扶着洗手台两侧,而刚刚被他肺腑过的夏油杰正抬着他的腿,蹲下身子,含住他前面性器,温热的口腔让五条悟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要走神啊,”夏油杰托着五条悟的大腿根,在上面落了个牙印,疼的五条悟的肉穴明显的收缩了几下,“我可是很努力在工作的,悟。”然后含住五条悟流着水的穴口,用舌拨弄着阴唇一下下磨动着,阴蒂红肿着,挂着水液,夏油杰用力吸着那里,被五条悟喷出来的水浇湿了下巴。
他难得起了玩弄人的心思,用食指和中指插进那里,拇指却抵上阴道口摩擦着。
“需要水管工帮你修理一下吗。”

有细微茧子的手指让五条悟在此之前从未被开发过的阴道口有些刺痛,他扭动着身子,明明是想要逃跑,身子却往下沉了沉让夏油杰的手指又往里进了进。臀忽然被打了两下,怪异的疼痛感让五条悟夹紧臀部,连带着穴口都收缩了两下。

感受着手指被内壁紧紧包裹,夏油杰找准了位置狠狠地抽插了起来,看着五条悟扬起漂亮的脖颈,露出近乎完美的下颚线,小腿绷直地射了出来,他抬手按住五条悟的小腹,在那里摩擦着,另一只手的动作却没停,反而在五条悟短暂的高潮时继续往更深处戳着。拇指时不时按压在阴道口上,麻木的快感涌上小腹,五条悟无法拨开夏油杰作乱的手,想要说话的嘴也被堵住,他的唇被夏油杰撕咬着,舌与夏油杰纠缠在一起。
被吻夺走呼吸让高潮来的更快了,五条悟的腿在空中胡乱的蹬了几下,像是被抓住后脖颈的猫一样,抓着洗手台的手指泛白,靠在满是雾气的镜子上射出来,下身也喷出水来,可是夏油杰没放过他,依旧按着他的小腹,玩弄着他的阴蒂。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从那一处获得这么多快感,几乎让他眼前一白,再回过神时,不停抽插的手指终于停住狠狠的抵在敏感点上,让他抽搐着,下巴滴落的不知道是眼泪还是口水,同精液一同射出的是积蓄的尿液。

他被手指搞得失禁了,五条悟艰难的想,卫生间被他们搞的一片狼藉,自己也被搞的一片狼藉。

夏油杰抽出手指,用满是液体的手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撸动了几下自己自己硬的发疼的性器射在五条悟的大腿上。
真的是被搞的一塌糊涂啊,他看着还没从高潮余烬中回过神的五条悟,打开了花洒。

五条悟被激的抖了一下,软着身子从洗手台下来,腿间还是一片泥泞,水不受控制的从被调教完的穴口流出来。他看了眼一旁脱衣服扔进洗衣机的夏油杰招了招手,“杰,过来一下。”
在夏油杰靠近到一定程度后五条悟的手按上了从夏油杰进门那一刻起他就十分在意的胸部,按上之后五条悟几乎整个人僵住,手却忍不住捏了捏。

夏油杰被他的动作搞得想笑,抬手揉了揉五条悟的胸,掌心蹭在五条悟立起来的乳头上。
五条悟下意识挺了挺胸寻找快感,胸上的那双手却放下了。

“你的衣柜在哪。”
五条悟说完夏油杰就走了出去,在衣柜里找了件衣服穿上,五条悟扔掉湿透的睡衣,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做完就要跑,将腿间收拾干净后,跟着进屋找出睡衣穿上。
夏油杰比他矮一点,但是看起来比他厉害一点,五条悟幼稚地想,浑身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冲拿着工具箱准备离开的夏油杰抬手晃了晃,“手机联系。”
夏油杰穿鞋的动作顿了下,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我过几天来拿衣服。”

门咔的一下关上,五条悟彻底瘫在沙发上,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低头骂了句。
今天简直就像色情漫画一样。

洗衣机停下的滴滴声唤回了五条悟昏昏沉沉的脑袋,他起身晃晃悠悠的打开洗衣机拿出那套水管工工作服,上面还带着一点洗衣液的味道,五条悟想起夏油杰抱自己时身上的味道,有一点点薄荷烟的味道。
将烫手的衣服晾到阳台,五条悟三两下爬上床准备睡觉,可是满脑子都是刚才做爱的场景。

夏油杰的工作服下面是背心,仅仅贴着肌肉,每一处都被勾勒出来,工作裤下的阴茎隔着粗糙的衣服制品抵在他的穴口上,磨得他那里发疼。
他解开夏油杰的裤子,把人推到在床上,含着那里,身下已经湿透了,夏油杰忽然坐起身掐住他的腰,对着那根东西狠狠按下去。

 

 

“……”
五条悟睁开眼,喘着粗气看着天花板,坐起身有些无法接受现实,他刚才竟然做了春梦,还又是和夏油杰做爱的。是因为破处了所以无比渴望吗,他摸了把已经被穴水搞得湿漉漉的内裤,万分疑惑。
五条悟昨晚加了夏油杰的联系方式,通过后只看到一片空白的头像还有主页,他刷新了几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把自己屏蔽了。
他坐在椅子上,犹犹豫豫地在聊天框打下一句话又删除,电脑上只做了一半的工作档案看的七海建人太阳穴直突突有种自己又要被压迫的感觉。

消息还没发出去,对方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夏油杰:我这几天有工作,工作服你能帮我送过来吗[地址]

还真是完全不客气啊,五条悟咂了咂嘴,回了句可以,就放下手机。以为他要认真工作的灰原戳了戳一旁的七海建人示意他看,结果七海建人只是冷笑一声,然后灰原就看见五条悟打开了电脑扫雷。
灰原:……
七海建人:呵,狗屎的工作

 

五条悟第二天请了假,或者说是翘班,被后辈谴责的五条悟正悠闲地走在街上,手机导航正指向一栋居民楼,有些破旧,他拎着袋子犹豫了几下,上了楼,在夏油杰说的地方找到了钥匙。
门被打开,还算干净的屋子让五条悟松了一口气,他将装着工作服的袋子放到鞋架上,正准备转身就走就被一个人推进屋子。

是夏油杰。

他被夏油杰按在墙上捂住嘴,脱口而出的脏话也被伸进嘴里的手指搅的支支吾吾。
“悟还真来了?”夏油杰眯着眼笑着,像是看上了什么猎物,他抽出手指,上面沾满了湿漉漉的口水。
“干什么!”五条悟抓住夏油杰伸向他裤子的手,瞪大眼睛,蓝色的眼睛让夏油杰忍不住想到前几天在街上看见的那只流浪猫,遇见他就忽然炸了毛。

“悟昨天舒服了,”夏油杰反手将五条悟砸到墙上,“我可是还没解决呢。”
鬼知道夏油杰昨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指尖停留着划过五条悟身体的感觉,仅仅做了一次依然是不能让他满足的,于是坏心眼起来了,想发了条消息骗五条悟过来谁知道这家伙还真的来了。
“悟既然来了就做完再走吧。”

或许是因为工作不同的缘故,五条悟的体力方面还是差夏油杰一点,他被夏油杰拽掉裤子,上衣的西装还穿的板正,下身的裤子却掉落在脚腕处。
因为姿势的缘故即使扭头他也看不见夏油杰的脸,只能感受到夏油杰的手拍了拍他的臀,大力地揉着,几乎在他的臀上留下指印,那里被两只手指掰开,五条悟甚至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里水还是这么多啊,是什么地方漏了吗,”夏油杰话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蹲下身仔细去看那里,那目光实质性的让五条悟觉得自己在被视奸,“那我帮悟修一下吧。”

五条悟的腰往下塌了塌,身体不由自主地将穴张的更开,夏油杰的手指没有规律地揉着他的阴唇,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总会一不小心戳进穴里,肉壁一次次裹住却依旧被逃离。
夏油杰忽然抵住他的阴道口,狠狠按压了几下,让五条悟几乎站不住跪坐在地上,“今天悟用这里尿出来吧。”然后将手指插进五条悟的肉穴里搅弄着,那里的水把夏油杰的手搞得黏糊糊的,五条悟被这几下弄得站不稳,扶着墙抖着腿,漂亮的大腿线让夏油杰忍不住在上面留了个牙印。

他搂住五条悟的腰让他在地上撅起臀,色情的掰开他的臀瓣,露出被手指操的粉红色的穴,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找出昨天买的套给自己戴上。
“刚才是手指,但是堵不住啊,”他大力地拍着五条悟的臀,看着五条悟的穴口因为他的动作狠狠地收缩,猛的握住五条悟的腰将涨的不行的性器插进去,温热的穴紧紧包裹住他的性器,抽搐了几下,他看着仅仅是被插入就已经射精的五条悟笑了下,“悟,还没有修好呢。”

五条悟觉得那东西比昨天的还要大上几分,完完全全的塞到他的肉穴里,还顶到了他的子宫口,几乎把那里撬开。夏油杰的抽插太没有规律了,却将他操的头脑发昏,又或者是这种姿势插的太深,小腹的酸涩感让他意识到自己又要失禁,可是大脑里又想起夏油杰之前说的话,密密麻麻的快感让他的身体比大脑还要先一步。
但清醒的夏油杰抵住了他的射精口,禁止射出的感觉太过分,让五条悟无比想要脱离,可是那双手抓的太牢固,五条悟的喘息声嘶哑着,手不知道抓住哪里,只能苍白无力地在空中握着。

“悟忘了我说的吗,”夏油杰还在说着,用那根怪物几把侵犯他的大脑,给他灌输身体指令,像是水管工安排好的这根水管该怎么用一样,握着他腰的那双手向下滑,按住他的阴道口,“用这里尿出来。”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五条悟喊出声,他挣扎着往前爬,可是又在被夏油杰用一只手拉回去,插的更深。

“不行…”
“悟,”夏油杰打断了他未说出口的话,“水管怎么修还要听我的,毕竟我的工作是这个。”
五条悟几乎要骂人,可是什么也骂不出来,只是断断续续呜咽呻吟。

晕晕乎乎地被夏油杰整个人抱起来,五条悟感觉着穴口吞下那根东西,忍不住摇头,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会真的用阴道那里尿出来。夏油杰不理会,一手抵着五条悟的射精口,一手让五条悟用穴口把他的性器全部吞下。

太深了,五条悟感觉龟头整个抵进了狭窄的子宫口,疼痛混着快感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但身体里的水却像找到正确的水管一样横冲直撞地流了出来,他颤抖着身子,看着自己被夏油杰打敞开腿淅沥沥地尿在地砖上,被松开的射精口没有射出精液,反倒是小穴里的水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被夏油杰堵在肉穴里,满满当当的。
“看起来是被修好了,”夏油杰抱着他站起身,一下子悬空的感觉让五条悟的穴口缩了缩,“那么现在该检修了。”

五条悟被停不下来的快感搞得眼泪流了出来,胡乱的滴落在被精液搞得乱七八糟的西装上,夏油杰抬着他的腋下让他整个转了过来,这个时候他才又一次看见夏油杰的脸,还是笑着的,凑到他面前亲他的眼角和唇。可是身下却在不客气的插进最深处,顶撞着他的敏感点,托住的臀被大力的揉着,揉成奇怪的形状,又狠狠地掰开撞进去几乎把卵丸都插进穴里。
五条悟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被操弄的发昏,说的什么也记不清了,夏油杰说什么他的身体就怎么做,就像夏油杰说的那样——水管怎么修还是得听他的。

不知道用了几个避孕套,也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五条悟停留在持续高潮的快感里迟迟回不过神,身下还在不停地流着水。
夏油杰用手指碰一碰那里就看见射精口流出两滴淡淡的精液,他坏心眼的揉着五条悟的胸,刮弄着立起来的乳头,满意看到五条悟弹起身子,被这一丝挑逗搞的彻底失去了意识。

“真难修啊,”夏油杰收回了手,看着身子还在无意识抽动的五条悟笑了一下,“炮友吗,还算不错。”

 

 

 

 

TBC.

 

 

 

7 Likes

《五条家的水管坏了》(下)

 

 

电视里正放着几年前的一部电影,五条悟是闻到饭菜味道才醒的,费力地坐起身,正正好好能看到厨房里的夏油杰。

他妈的,这身材也太好了吧。

水管工水管工,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总感觉像夏油杰这样符合他审美的人是真的没有。

五条悟动了动腿,思考了一瞬间,再这样干下去他得散架。

 

 

 

 

 

五条悟有男朋友了。

 

公司里传出这种消息时,五条悟正吃着夏油杰给他送的便当,面对后辈们的询问只是拿着无比美味的便当在他们面前转了一圈。

自从那天五条悟在夏油杰家吃过饭并真诚夸赞后,夏油杰就开始了某种意义上的美食攻略,五条悟向来对美食无法拒绝,即使夏油杰在他的定位里也还只是炮友。家入硝子,五条悟的朋友听了传闻后美其名曰要和他聊聊。

 

“硝子要请我吃饭吗~”

“五条悟,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把白大褂换下去的家入硝子拉开椅子坐到五条悟对面,“男朋友?”

“啊应该算是炮友吧。”五条悟用叉子切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支支吾吾地说着。

“……”家入硝子心想,五条悟在说什么屁话,看他那个表情就不能是单纯的把对方看做炮友,“我走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好哦,”五条悟将家入硝子面前的那盘小甜点拉到自己面前,“硝子记得结账!”

 

 

在一行人里,五条悟算是玩的比较欢的,只是去酒吧也不喝酒,因为他这个人坐在那里就让人赏心悦目,喝多了的一群人围着台子跳舞,五条悟灵活的在人群里走着,有几个人拦住他搭讪被他三言两语骗去吧台为他点酒。

厕所里没人,五条悟找了个里面的隔间,还没关门一个人就跟着挤了进来。

 

 

夏油杰这家伙是不是变态啊!装的正经,在他来酒吧之后不还是跟过来了吗,还要在这里操他。五条悟抬腿抵了下夏油杰腿间顶着他的东西,却被咬了一下舌头,疼的眼泪都下来了,狠狠咬了回去。

 

“悟下嘴可真狠,”夏油杰舔了下唇,铁锈味让他笑了笑,松开手向五条悟身下探去,“这几天有自己玩过吗?”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五条悟咬着唇,这几天夏油杰根本没有联系他,除了第一天来了他的公司,就只有中午会发条短信告诉他饭送到了,他在家自己用手指插进去的时候完全没有和夏油杰做爱时舒服。

炮友是他提出来的,不想做炮友的也是他,夏油杰太符合他的理想型了,太完美了,无论是长相身材性格还是下面那东西。所以就把人骗过来了,得逞的猫装作生气的样子躲夏油杰的手,却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手指搞的没了力气。

 

不就是几天没有做吗,怎么这样。五条悟感觉着夏油杰那双手揉着阴唇,磨蹭着,穴早就控制不住地流出水,湿哒哒地粘在内裤上,只是滑到了阴蒂上他穴里就开始喷水。

“啊,悟变得好敏感啊,”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锁骨,将粘着汁液的手放到五条悟眼前晃了晃,“看来这几天水管在偷偷漏水啊。”

 

裤子被褪了下去,大腿内侧已经被搞得乱七八糟了,仅仅是手指而已,五条悟想,那手指还没进去呢,被夏油杰操过之后他的身体仿佛只有被夏油杰搞的时候才会获得百分百的快感,他自己用手指用玩具都无法满足自己。

夏油杰没有戴套,穴因为夏油杰性器抵着而不停的张合像是迫不及待要吞下去一样,今天的夏油杰似乎不想做那么多前戏,亲吻着五条悟然后掐着五条悟的腰让他吞下自己的性器,没有经过前戏的穴顺利的将整个吞了下去,还在不停地收缩着,夏油杰松开了五条悟的手转而去揉他的胸,看着五条悟张着嘴,舌尖露出一点点,不停的颤抖似乎因为他的进入而站不住。

他撞了一下,听见五条悟压抑在嗓子里的呻吟,看到五条悟缩小的瞳孔,“悟竟然在高潮啊。”仅仅是进入就高潮了,可真是太可爱了。

 

没有套的感觉很奇怪,五条悟觉得他能感受到夏油杰那根东西的每一丝纹路,能感受到那东西顶到他穴的哪里,就像是夏油杰在用他的性器强奸他的大脑,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无论是因为插入高潮还是其他的。

夏油杰在咬他,在他的喉咙,肩膀,胸口留下牙印,像是在宣告什么,在被五条悟盘上腰时托住他的臀,一下一下顶在五条悟的敏感点,每一下都搞的脑子混浆浆的,他觉得夏油杰是在惩罚他,呜咽着,持续高潮让他的身子一直在抖。

射了出来,但夏油杰没有做什么,而是放下他让他转过身,然后全部继续操弄他。

很奇怪,杰今天似乎没有下达什么命令。五条悟喜欢这个,他对夏油杰会在他们做爱时给他下命令情有独钟,但是这次没有,他扭头去亲夏油杰的唇,却被夏油杰的手指抓住了舌头。

 

“悟想要听我说什么?”

舌头舔过夏油杰的手指,细细麻麻的咬着,手指撤离的时候银丝落在地上。

“修我…”五条悟呜咽着,小穴紧紧地裹着那根让他获得快感的性器,不断的获取快乐,“用你的阴茎修好我的水管…”

“不行,”夏油杰拒绝了,将阴茎插到最深处,感受到五条悟又一次不完美的高潮,“修不好的。”

五条悟受不了了,反身抓住夏油杰的手,不知道还有没有意识,零碎的言语拼凑起来。

 

“…那就操坏我…”

 

 

他妈的,夏油杰抓住五条悟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往最深处撞过去,撬开那个小口,狭窄,比肉穴还要狭窄,夏油杰喉结动了动,“悟,我可以射进去吗?”

五条悟被他托着大腿抱了起来,射出精液,阴道口淅沥沥地开始流出尿液,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耳垂,用手指拨弄了一下阴蒂,“看起来修好了呢。”

 

明明这次没有堵住射精口,明明只修过一次,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被夏油杰调教的无比听话了,五条悟颤着音,喊着杰,让他全部射进来。

满满一肚子的精液,全部灌进来了,五条悟被放下感觉穴里的精液混着穴水流出来,像是失禁一样,他靠在夏油杰身上,看着夏油杰用手指将精液挖出来,自己的身体又不听使唤的几次高潮。

 

“悟的身体已经变成我的了。”夏油杰抬起头看他,那双紫色的眼眸在笑,似乎早就看清楚五条悟的小心思。

“…变态!”五条悟扯住他的刘海。

“但我喜欢悟呢。”

 

被一记直球打到的五条悟愣住了,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这家伙,竟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感受到五条悟谴责目光的夏油杰有些疑惑,然后就被五条悟踩了肩膀。

“不同意,在这地方操完我才表白,我才不同意呢!”

 

 

 

 

 

 

五条悟他男朋友天天来找五条悟。

 

公司里又一次传起了谣言,而五条悟臭着脸坐在工作椅上,听周围的同事夸他的二十四孝好男友。

明明说了不同意,夏油杰那个混蛋变态!他点开备注混蛋的那个聊天界面,打了几个字发出去。

 

五条悟:变态!不同意!

夏油杰:悟明明很喜欢我…

五条悟:喜欢又怎么样!!!

夏油杰:嗯,我也喜欢悟

 

被骗了,又被骗了!

五条悟猛的站起身,顾不上屁股疼,也顾不上同事看戏的目光,三步并两步上了电梯,还冲可靠的后辈理直气壮地喊了句今天翘班。

夏油杰那个家伙,明明看着一副好人模样,但实际上都把他给安排的妥妥的,无论是不联系他还是跟着他来到酒吧,都是这家伙了然的。五条悟像是只被逗的炸毛的白色猫咪,抬手就给了这家伙一爪子,结果这家伙反倒不害怕还凑过来贴他。

 

气死了!气死了!

“夏油杰!”他打开自家的门,完全忘记夏油杰这么贴他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太过放纵。

而被他喊了名字的人只是淡定的拿出冰箱里的东西,像是习以为常了,“正巧买了喜久福,悟要吃吗?”

 

“……”五条悟想,吃完再骂也不亏,“吃!”

 

这样的事情一周能发生无数次,早就找好应对策略的夏油杰将喜久福放到五条悟面前,丝毫不心虚,并想好了下一个对策。

 

 

 

 

 

 

本来走炮友路线的两人忽然变成了同居,然后又变成了情侣,家入硝子也认识了被五条悟美其名曰炮友的夏油杰,并深刻意识到能和五条悟在一起的都不是什么好鸟。

 

 

生活还是没变——起码在前一天是这样的,五条悟这么想。

和夏油杰同居的第二个月,出了大问题,对于五条悟来说,因为闻到食物的味道就想吐,他难受的要死,给家入硝子打电话倾诉后就被硝子拽着去了妇产科。

 

五条悟:?

 

“哈,”家入硝子看着报告单,瞥了眼五条悟的肚子,“给孩子他父亲打电话吧。”

“???”五条猫猫震惊,“硝子你没开玩笑?!”

被质疑的家入硝子似乎心情很好,“虽然概率很低,但的确是真的。”

五条悟沉默了,为他有可能被限制的甜点默哀。

 

正在工作的夏油杰接到了来自家入硝子的电话。

“硝子,怎么了?”

“夏油,你做好心理准备。”家入硝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幸灾乐祸。

 

以为五条悟出事的夏油杰没听出来,着急地拿起工作箱就要走,结果听见了下一句话,整个人僵在原地。

 

“五条他怀孕了。”

“恭喜你们成为——准爸爸。”

 

 

 

 

 

 

 

THE END.

 

3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