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幽幻奇谭(更新到第三章啦)

写在前面:发微博总被吞我先发到论坛来过以后再搬运,我加油写慢慢更新!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这里贴个cpp链接(?相信我能滑铲:innocent::innocent: 感兴趣可以点“先收藏一下”,计划购入可以选cp30拿来当印量参考了

—————————————————————————————————————————[justify]Text[/justify]
<第三个失踪案>

盛夏的正午是太阳最毒时候,太阳越是炽热蝉鸣越是响亮。

五条悟瘫在椅子上,伴着无尽循环的“吱吱吱吱”看手上的资料看得出神。他一会皱着眉歪头看看,一会把资料转个方向研究,始终没得出个结论。

“叮铃叮铃”,清脆的风铃声打破了单调循环的虫叫。

“你查完了?”五条悟顺势躺在椅子上,仰着头看向门口的硝子。

“学校的人都说没有这个老师,课表上也没有写她,整个学校找不到一点她存在的痕迹。”硝子声音冷漠,身上却穿着最受女子高中生喜爱的深色水手服,显然是刚刚混入学校了。

“那群报警的学生们呢?也都忘记了吗。”五条悟严肃地坐起来。

“对,只有上次找到我们的那个学生妹还记得老师的事情。但正是因为她有和别人都不一样的记忆,现在陷入了混乱。”

说着,“啪”地一声硝子把一堆胶卷扔到桌上,五条马上拿过去查看。

每张照片的右下角都有硝子记录的地点。照片里的内容很正常,但正是因为这份正常让五条悟更加头疼。女孩向他们求助的时候曾提到老师办公室桌上诡异杂乱的刻痕和教师卫生间碎掉的便器。但是仅仅过了一天,硝子带回来的图片却证实了它们并没有遭到破坏,并且现在只有女孩一人记得这位失踪老师的存在。这一切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本来会让两人把女孩当做遭到重大打击后精神失常可怜小孩。但两人如今这么严肃地讨论起案件,是因为这不是两人第一次遇到诡异的失踪案件。

五条悟和硝子是私家侦探搭档,专门帮助民众解决一些警察顾不上的问题。开店三年间,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吵架的情侣和打架的夫妻。五条悟不得不感叹退出警视厅后的生活真是被无聊的琐事填满。当时沉默着同他退出警视厅的硝子,现在也沉默着帮受伤的顾客包扎。

“五条大人,硝子大人!请帮帮我,请救救我的父亲” 一个星期前的下午,事务所门口突然传来凄惨的叫声。五条悟当时正在聚精会神地研究捡来的虫子,突然被吓了一跳。硝子反应很快,马上去开门迎客。由于硝子每次都会帮上门的客人处理伤口并且手法专业,很多人听闻后会在收了重伤后来事务所寻求帮助。这次她也将外面的人当做了寻求医疗帮助的人,但是开了门后硝子还没开口那人就喊叫着跪下抱住硝子的腿。

“硝子大人,五条大人!给我父亲开药的大夫失踪了!家里人都跟失忆了一样!没人记得他说能抓药治好父亲的病,全都在等着父亲病逝!已经五天了,他们都觉得我疯了根本没有大夫,但是,但是我还有那个大夫给我写的药方啊!”那个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争着从眼眶涌出,颤抖着手掏出一张破旧的纸递给了硝子。

五条悟感到好奇也凑近硝子手里的药方看。两人一看到复杂的汉字就明白了这肯定是个中医开的药。只当这人因为父亲病入膏肓而精神失常,两人没把他说的什么失踪失忆当回事儿,最后把人送到了十万八千里远的中医当铺去抓药。

回来后五条悟还跟硝子调侃到:“这么多年了可算是遇到个有点意思的事儿了,结果花了这么长时间送人去抓药真没意思啊!”

“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性格”硝子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就在昨天,门口的铃铛又响了。五条悟边心想最近怎么突然活儿这么多边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穿水手服的女学生眼睛一眨不眨地阴郁地站在那里,五条悟被她散发的阴暗气息吓了一跳但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于是赶忙请女学生进屋坐着说。

硝子刚泡好了一壶茶,倒了一杯放在女学生面前说:“喝点茶冷静一下,然后慢慢告诉我们发了什么就好。”

女子喝完了一杯茶后呆呆地愣了很久,在五条悟和硝子不安的眼光下慢慢开口。

“我…我说了后,请你们一定、一定要相信我。”细小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低落,“我的老师、最温柔的国文老师…她、她…失踪了。”

“失踪了?那你联系警察了吗?”硝子关心地问道。

“联系了、联系了,但是没有用。”女孩抬起头抹了下眼泪,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后缓缓说道,“当时课上老师说她去一下厕所马上回来让我们先读课文。”女孩的眼睛看向空洞的墙壁,陷入了自己的回忆:“老师走后我们等来等去,二十分钟过去了她也没回来。于是我作为班长就负起责任去厕所找老师,结果教师厕所根本没有人影,只有满地便器被摧毁的碎渣!!我以为学校里有炸弹吓得腿都软了,摔倒后我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就边喊着‘有炸弹’边跑去教师办公室。一进去我就大喊女教师厕所有炸弹,那些老师一股脑冲出去查看情况,疏散学生。而我还没缓过来,一抬头却看见国文老师的桌上全是杂乱无章的刻痕。我直直地看向眼睛的图案,那个眼睛好像也在盯着我,盯得我浑身发毛。我刚想叫其他老师来看看,结果抬头却发现刚刚还坐满老师的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了!明明刚刚周围还都是杂乱的脚步声,那一刻全都消失了!我当时被吓得不敢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呆着,赶紧跑回了教室。当天国文老师失踪和厕所有炸弹的事情就传开了,还有警察赶来查看情况。”说到这里女孩“啪”地一声把手里的杯子砸在桌子上。“但是!今天我一大早去学校,没有人记得这件事情,国文老师也换了人,他好像和大家很熟悉一样。他们太可怕了,好像不再是我的同学和老师了,他们全都不记得昨天一起经历过的事,就像是…就像是被操控的木偶一样在我面前表演温馨的师生情深!同学不记得这件事了,我只好一放学就跑去问案件情况,警察却说从来没有接到报警,还以为我疯了!请你们、请你们一定帮帮我!”说到最后女孩已经是喊出那些话来,紧接着她就埋下脸崩溃地大哭起来。

五条悟一看到大哭的人就手足无措,赶紧和硝子交换个眼神让她先安抚一下女孩的情绪。硝子坐到女孩旁边,边递纸巾边轻声安慰。终于平静下来的思绪让五条悟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上周来求助的“中药小伙”。先不管那个中药大夫是不是真的失踪,这次五条悟潜意识觉得该仔细调查了。

五条悟想着边答应下了帮女孩寻找老师的任务,还跟她打包票说一定会给她查出个水落石出。

送走人后硝子开玩笑说:“什么证据都没有你怎么有信心说一定找到她老师的。”

“我自有办法拿到证据!”五条悟神秘地眨眨眼,马上跑去衣柜乱翻。

硝子感觉眼皮一跳,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结果五条悟翻出来一套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深色水手制服出来。

“明天,就由你潜入学校啦!”说着五条悟漏出诡计得逞的笑容。

“你怎么不自己去!明明你才是最应该去看犯罪现场的人!“硝子挥起拳头要教训悟。

他边抱着脑袋边逃跑说:“混进一群高中生里我这么高一下就露馅了啊!而且人家失踪的地方也许不是犯罪现场呢!”

时间回到现在。五条悟正看着国文老师的办公室桌面照片看得出神,想到昨天女学生的话不禁开始想象桌子上的杂乱刻痕会是什么样。弯曲的线条?诡异的形状?还有…无论在什么角度看起来都像在盯着你的眼睛…

“喂!要撞门上咯!”刚泡完茶的硝子看着五条奇怪的样子喊了一声。

回过神来后,悟还来不及停下脚步就撞到了门上。“砰”的一声,撞得很实在。

“嘶——”五条摸了摸额头,“我怎么还看走神了呢。”

“这件事情太奇怪了,如果全部这是那个女学生的妄想,这个女老师存在的痕迹也太全面了。除非她精神世界建构了一个有国文老师的完整世界,自己还会填补进去现实人类和她的互动。”硝子喝着茶分析道,“但是若果真如她所说的那般老师消失了,为什么便器和桌子毁坏的痕迹能在一夜之间消失。”

“没错,虽然桌子可以快速换一张,但是便器的更换没有这么容易。怎么想都很难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五条给自己倒了杯茶,在硝子对面坐下。

“如果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她又为什么要抹杀脑海中费尽心思塑造的对自己那么好的老师呢?”硝子手里的茶还烫,她吹了几口气 抬眼幽幽说道,“说不定真的有什么诡异的力量在作祟呢。”

五条悟被看得浑身一个冷禅,差点没拿稳茶杯:“你别阴阳怪气我!”他一口闷下一杯茶,大声叹了口气说:“明天问问惠警视厅还有没有遇到过其他类似的案子吧!说不定这是一个连环犯罪,虽然已经被赶走了,但是能利用的资源还是可以用一用嘛~”

五条悟一向乐观,遇到问题很快就能想开。硝子也是习惯了就顺着他去,反正自己的技能点是在治疗。

于是五条和硝子出了趟门买水果当是明天拜访惠的礼物,回到家天已经漆黑,两人收拾收拾就睡下了。

悟和硝子的寝室是分开的,硝子的更靠近街道一面,悟的更靠近后院一些。太阳是下山了,蝉鸣的乱叫还是不停。如果说艳阳天的蝉鸣让空气更加燥热,深夜寂静月光下的蝉鸣带来的便是一份诡异。悟就因为寝室的位置遭了殃,无休止的蝉鸣叫得他头昏脑涨。失踪案的事情一下子勾起了回忆,他混乱地想着夏油杰、硝子和警视厅,在照进屋内的最后一丝月光消失前,睡着了。

悟不喜欢梅雨季节,潮湿的衣服和发霉的木制家具都让他非常厌烦。五条家虽然是警察世家,但随着五条悟父亲手中权利的分散慢慢衰落。而五条父亲为了夺回在警视厅说话的权利便天天命五条悟在后院练习刀剑功夫。

那天也是梅雨季的一天,五条悟在山里的本宅练武。窗外的瓢泼大雨砸的树枝哗哗响,五条感觉像是被是个家仆围着洗衣服那般烦躁吵闹。大人们都在北屋就晚饭谈大事,五条便借着暴雨敲窗的掩护逃了出去。

虽然一出门就被淋了个落汤鸡,悟还是在肆意的于水中找回了孩童的自由。身处在雨中央,水滴砸地的声音更加响亮。淋湿的头发尚不能遮住眼睛,年幼的悟也不管会不会被发现就疯跑着往后院去。他嫌木屐硌脚,就脱了它们扔进草丛;淋湿了的和服沉重,悟就撸起袖子和袴拧干了打结。从东屋到后院小小一段距离,悟却好像跑了很久都没跑到边际。他在雨水中冷的要失去知觉,心里想着大夏天怎么会冷成这样,手指都冻成了白色。好冷啊,眼睛快要睁不开了。五条还是执着地跑着,好像不是单纯为了逃离那个禁锢他的大院,而是有什么他一定要见一面的东西。五条悟模糊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大宅边缘的竹垣,悟突然感觉到一股似一般的热气直冲大脑,他兴奋地爬上去准备翻出无聊的五条家。他立在竹垣上,抬头看向竹垣外,蓝色的瞳孔中闯入一抹黑。道路的对过站着个身穿和服的同龄人。那人留着齐下巴的短发,因为雨水而凌乱地贴在脸上,挡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奇怪的刘海粘在他脸上,随着嘴巴的动作像反光的黑蛇舞动。悟分不清那人是男是女,也听不见他说的话,心理只是感受到了莫名震撼。他睁大了眼睛,却只能轻轻开口:

“杰?”

“五条!五条悟!”

身后的大喊吓得悟以为自己被发现,手里一个不稳从竹垣上倒栽下去。

“悟!!醒醒!来人客人了!”

五条悟没有感到摔倒的疼痛,只是突然睁开眼,猛地起身撞上了硝子的脑门。脑门的疼痛还无法让五条悟清醒地处理大脑里凌乱地信息。昨晚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梦见了和杰初见的画面呢,五条悟边想边调整剧烈的心跳。

“你搞什么啊!”看到五条悟还揉着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硝子一边揉着额头一遍走出去, “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你清醒了自己过来啊!”

五条悟从厕所泼完冷水出来后便看见硝子在和一个清瘦的稚嫩男生谈话。他仔细一想,星期六学生们不用上课,说不定一大早来给他找事儿了。

看五条悟和眼睛恢复了明亮,硝子说:“这位男生也遇到了失踪案,和之前的两起一样,没人记得。”

五条悟一听到“失踪”立马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昨天晚上,我哥哥和朋友出门约酒结果一晚上都没回来。今天早上醒来找不他到人我就跑去另外几个朋友家里问是不是哥哥去借宿了。”男孩单薄的声音透露着一股凄凉,但五条悟已经猜到了事情悲惨的后续发展,“他们都说,不认识哥哥这个人,从来没有这个朋友!”

男孩害怕地声音都在颤抖:“请你们帮帮我…帮帮我找到哥哥…”

五条悟和硝子对视了一下,又是无故失踪,周围人失忆,确定和之前和案件都是一样的特征。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接到这种人间蒸发的案件了,我们怀疑这和更大的犯罪组织有关所以抱歉,我们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整体的调查。”五条悟严肃的神情吓到了男孩。

“哥哥…难道哥哥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吗!?”男孩的眼里平添几分惊恐。

“我们还不能妄下定论,你们能提供的证据太少了。但是我能理解,也会尽力帮你们。我知道,这些证据都消失了。”硝子平静道,“请把您的称呼和住址写下吧,案情有进展我们会找到您的。”

男孩乖乖地写下信息,带着不安踏出了小屋。

五条和硝子站在门口目送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两人坚定的身影终于让男孩放下了心跑回家。

“事情变得愈发头疼了啊!”经过了一晚上的噩梦和一早醒来的扑朔迷离的案件,五条悟的大脑好像要停止运转了。于是他拿出昨天买给惠的水果恢复恢复自己的精力。

“这件事…说不定会和杰的失踪有关。”

硝子默默地看向走神的五条悟,过了一会转身开口道:“那你更得赶紧问问惠相关的事情了。”

15 Likes

是靈異事件嗎?

有一点灵异的感觉!

大正+克,冲进来狂喜!

1 Like

<第?个失踪案>

伏黑惠被选入预备警队训练的那天,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两位导师。说他们可恨也好、可爱也好,伏黑惠都分不清这份复杂心情,只是觉得自己受惠于他们。

那两位教官看起来关系非同寻常,每次练习的间隙间都能看见他们俩跑去和隔壁的女教官一起窃窃私语些什么,时不时传来豪放的笑声。等到真正训练的时候,他们又严厉的不得了。那位高一点的白发教官总会开玩笑吓唬吓唬后辈,那个矮一点的黑色头发教官看着正经但是不仅不制止反而跟着附和。伏黑惠在心里想到这两人真是一点严肃的警察的样子都没有。

五年过去了,两位教官已经离开警视厅,伏黑惠也因为超常的天赋和吃苦耐劳的训练成为最年轻的警长。最近的市区没有什么大事件,伏黑惠把琐碎的事情分发给属下后,正在利用周六的闲暇时间翻看旧资料。

“咚咚咚”一串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伏黑惠研究案件的思路。

知道我家地址,还会在这个时间来打扰人的…只有那个烦人的老师了吧。伏黑惠不难烦地皱起眉嘟了下嘴。不过伏黑惠也没有真的不欢迎五条悟的到访,所以马上就去开门了。

一打开门伏黑惠就看见穿戴整齐的五条悟和家入硝子提着一大兜水果,配上五条悟那刻意的大笑伏黑惠感觉自己给自己找来了个大麻烦。

“进来坐吧。”伏黑惠淡淡招呼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惠。”五条提着水果就放到惠的桌子上,顺势坐下。

“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和一些案子有关,有事相求。”硝子关上门解释道,“请放心,我们不会对警视厅的工作产生困扰的。”

“没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收到关于失踪的报案,并且报案者通常会说,周围的人全部忘记了失踪者的存在。”五条悟拿出个梨就开始自顾自地吃起来。

“正常人不会觉得真的有人失踪还能被有关联的人忘记吧,说不定报案者是精神失常了。”伏黑惠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像是不想讨论相关的事情。

“开始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这已经是最近第三个类似的案件了。”

伏黑惠表情僵住,脸色也黑了下来话锋一转:“…我们确实有收到这样离奇的失踪和群体失忆案件,但都是其他县无法解决后扔给总部这里的悬案。”

说着,伏黑惠起身转向桌后摆满了白色资料的柜子翻翻找找。接着,他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柜子里拿来两张纸。

“其实看到地方会把这么奇幻的案子交到总部我感到很惊讶,他们所写的失踪人员在到处询问询问民众的情况下都没有人认识。但是,就因为报案者留下了失踪人员的曾用品变成了悬案。”伏黑惠把两张纸和两份物品提给五条和硝子。

两人马上凑上来仔细琢磨。薄纸上的字屈指可数:一份写的是藤木家大儿子于卧室失踪,二夫妻并未有生产记录;另一份写的是柳川小道一位艺伎失踪,不明时间地点。而证物里一个是藤木家儿子的卧室照片,有着多年使用过的破旧痕迹;一个是失踪艺伎的朋友从她身上扯下来的香囊。这些证物看似可以证明她们曾经的存在,但是并不是有力的铁证。

“如果警方想把这些证物归为报案者的幻想,他们就不用当做悬案寄来了吧?”五条端详着,不知道脑子里的高速运转得出了什么结论。他无法从仅有的信息判断作案目的,手法。于是思绪飘到了杰和这件事的关联度上。他的失踪实在是太突然太莫名其妙,可是杰本身的交际圈就很小,他的父母过世了,唯一剩下的这些熟人还都记得他。或许只是个巧合吧!五条悟这么想着,心里还有些失望。

“是的,所以地方可能还有更多没有被收集到的失踪者只是没有上报上来。我能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伏黑惠对自己的无力感到一丝失落,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

几人聊着聊着话题就开始偏移向他们的日常生活。当时训练营混熟的“友情”让几人在后来的正式工作中也有不少往来。这次几个月不见,大家更像是碰到了街头的老朋友一样开始叙旧。反正五条悟和硝子自己的侦探小店靠着曾经工作剩下的积蓄过得很滋润,两人很开心地就讲起来了民间各种找上门解决好笑事件的怪人。

几人聊闲天聊得太阳已经下岗。

察觉到窗外昏暗夕阳的伏黑惠感觉两人快走了赶紧扭转话题到自己遗忘的事情上:“五条老师,你这算欠我个人情了吧,警视厅的机密都给你看了你总能回答我个问题吧。当年你们明明是最强组合,为什么会被警视厅赶走?”

听到这个问题硝子有些坐不住想要找些借口堵住伏黑惠的嘴,但是很快就被五条悟拦下了。

“伏黑惠和那些人不是一路货色,告诉他没关系的。”五条叹了口气,想起几年前的往事整个人泛上疲惫感。

“长话短说,过去的事了,我也不在意了。”伏黑惠看见五条悟挥挥手,但是眼神可不是不在意的样子,“五条家其实有一种古老的神力意外神力降临在我身上,从六岁起我就可以在脑海中还原犯罪现场经历过的一切事情,包括犯罪过程。”

伏黑惠肃然起敬,怪不得五条悟当时成为刷新了警视厅破案记录的最年轻警官。

“而杰呢,有非常强的推理天赋,可以通过现场有的证据把我脑海中别人看不见的犯罪过程说出来令人信服。”五条悟偷偷看向硝子,”说实在挺对不起硝子的,本来可以成为最强军医的人被我俩拖累。”他小声嘀咕到。

“其实就是因为我们的组合太强了!当时的厅长怕我们谋权篡位一下子就把我们赶出去啦!而硝子非常珍惜我们的友谊于是跟着我们一起辞职了!”

硝子边听边翻了个白眼,也没多说什么。

“那为什么…"

”嘘——“五条悟这次打断了伏黑惠的提问,”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

伏黑惠朦朦胧胧听懂了五条悟的话中话,只好将疑惑藏在心底;“…不愧是最强组合啊。”

“那当然了,我和杰可是最强哦~”

伏黑惠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来了两个册子出来:“它们可以帮助你顺利重现犯罪现场,祝你…一路顺风。”

硝子接过来一看是两人曾经用过的证件,深深地看了一眼伏黑惠。

五条和硝子两人道谢后起身准备走了。伏黑惠一路把两人送到门口知道他们关上门。不知道为什么伏黑惠就是很想再最后看一眼两人。 “最后”?为什么是“最后”呢?伏黑惠有些不明所以。

回家的路上五条和硝子顺路买好了车票,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到看不清门前的树木,两人便寥寥草草睡下养精蓄锐。

“悟,快过来!”

熟悉的声音呼唤着。

“悟!快过来呀!”

五条悟眯起眼睛想看清那人的脸。

好像是…黑色的头发。

“我就在这儿等你。”

“…j”

五条悟想伸手抓住那人,没想到手里一空,他又猛地从梦里醒来。

五条悟还没平复好凌乱的心跳,或许,真的能在旅途的末尾找到杰。热烈的阳光已经透过纸窗洒到五条悟的被子上,墙上的钟表遵守着自己的职责指向了7点38。悟想了想干脆起床出去买个早饭。

回来的时候硝子正好整理好衣物出房间。

“就装了几件衣服,咱们也没什么好带的了。”

预计要出去“长途旅行”的两人最后只整理出一个小小的荷包。迅速解决了早饭后,两人锁上侦探所的门去赶电车了。

锁上门后五条悟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硝子,不知道我总想再多看几眼这小破屋子”

“说不定这次要出去很久。"硝子数着手里的烟管思考自己带的够不够多。

“你说得对。”五条再深深看了眼这座承载了自己青春的小屋,“再见了。”

8 Likes

如果是献祭仪式感觉耗费的人好多啊

www先不剧透(?)虽然我觉得到后面很好猜 :smiling_face_with_tear:

<巴洛克洋房失踪案>

三个小时的铁路加上一个多小时的电车,两人非常不幸地在需要在正午走到洋馆。可能因为远离市中心,所以路边的树木绿植造出一条阴凉路给两人带来一点骄阳下的希望。路边不少人骑着自行车,一路清风地超过他们。五条悟看着他们,扇着自己为了耍帅穿上的披风很是嫉妒。

通往目的地的道路是斜向上的,两人不知爬了多久的坡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在道路消失的地方,巴洛克式建筑慢慢显现。悟和硝子看着符合描述的尖顶出现加速跑了上去。呈现在眼前的是宽敞巨大的欧式建筑。与炎热夏天氛围不符的是,整个房子沉浸在屋后树木的阴凉中,半落的太阳被洋馆挡住身影,橙色的余晖沿着房子的轮廓描出边框。悟和硝子靠近了几分,周围的温度立马下降。房子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灰尘和泥土已经和墙壁紧紧融合。柱子上的花纹已经很久没人打扫,黑色的污渍让浮雕花纹如同腐烂的虫子一般爬上门前的石柱。两层的窗帘全部被死死拉上,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藤木家…真的还住在这里吗…”硝子抬头看向这个灰败的建筑心生疑虑。

“先敲门试试吧。”五条悟直接上前敲门,“您好请问是藤木先生家吗?”

除了被震落得灰尘,五条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叩、叩、叩”五条悟不死心又试了试。结果正敲着呢,门“吱呀”着缓缓开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年迈老人端着蜡烛探出身子问:“请问是…夫人的客人吗?”

“不,”硝子用手臂戳了戳五条悟提醒他拿出证件,“我们是来调查您儿子的失踪案的。”

那个老人听后愣了一下,慌慌张张地要关门。

“绪叔,怎么让客人站在外面啊?”阴暗的屋内传来女人的声音,“我把灯点上了,快叫人家进来说吧。”

被叫做“绪叔”的老人欲言又止,看起来想要阻止女人的动作但又表现出无奈的样子。五条悟带着一丝疑惑走进了屋子。屋里即使点了灯一层的室内也看起来阴沉沉的,硝子抬头看了看满是灰尘的灯罩,跟着五条拉开椅子坐下,结果蹭了满手的灰。看来这家人好久没用过楼下的东西了,硝子暗暗记下。

“绪叔,你去拿点水和点心来吧。”那个女人笑着吩咐道,虽说她满脸笑容,但实际能看到因为用力挤出来的褶子。硝子心里升起违和感,这家仆人似乎并不想听从夫人的话但也不敢违背。

绪叔边叹气边上了楼,而面前的女情很快就支撑不住基础的笑容,脸上的皱纹随着越挤越深,悲愤的表情从沟壑的阴影中撕开她的笑容。虽然儿子失踪案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这份痛苦一直在这位夫人的心中生长。

五条和硝子简单地介绍了姓名后就单刀直入地问起来失踪案的事情。

“您就是藤木夫人…"

"叫我鹤田就好。”

“好的,鹤田女士。”五条悟正襟危坐开始了询问,“您还能记起最后一面见到你儿子是什么时候吗?”

“我记得,那天晚上他刚放学回来。”鹤田女士低下头撑着额头看起来一脸懊悔,“如果我有好好看着他…他就不会消失了。”

“您可以仔细说一下吗,当时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硝子乘胜追击。

“差不多,家入警官。当时我并没有对孩子付出特别的关注,但是当我事后多次回忆儿子的所作所为时,我意识到他早就开始变得奇怪了。都是我太放纵他了,就是她交的那些不正不经的朋友,就是从那个社团开始的!我明明早就觉得他开始变得奇怪了,但我没当回事儿。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是我让他…”

“鹤田女士,您冷静一下。”五条悟连忙打断她陷入无尽的愧疚,“您可以和我们讲讲那个社团的事情吗?”

鹤田女士一下缓过神,整理好了情绪说:“他总嫌弃我们思想太陈旧腐朽,到了大学那么自由,加上各种朋友的鼓动就完全不听我们的话了。”

当时他儿子天天和朋友从早玩到晚,鹤田女士拿他没办法只得当自己的思想跟不上年轻人了。但是他儿子从某一天起变得奇怪。那是个阴雨天,儿子回家后通知一般告诉她,自己他和朋友创办了个社团,然后就一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往后,他每天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那个小房间,不让人进来,也里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他们的儿子虽然成绩很好,但鹤田女士也不是傻子。她早就看出来儿子并不爱学习,毕竟儿子他天天对着书本就愁眉苦脸还发脾气。

起初鹤田女士还以为儿子在社团里终于遇到了热爱的事情为他感到高兴,所以尽管儿子呆在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也没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儿子开始整天地呆在房间里不出门不说话,行为越来越影响生活。在鹤田女士意识到不对劲的那一天,她完全被情绪控制了行为,激动地闯进了儿子的房间。结果要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密密麻麻的眼睛逼真地像是从墙上长出来的一样,上下左右的眼睛彼此环绕着,都像是在盯着门口,死死地盯住门口的鹤田女士。她被吓地不敢动弹,只敢悄悄用眼神审视那些怪异的眼珠。她顺着眼睛看过去、汇聚到漩涡的中心,对上了儿子的眼神,一双实实在在盯着她的、真的,人类的眼珠。儿子手下的眼睛还没画完就被打断,但从他的眼神中,鹤田女士看不出一丝愤怒或者慌张,只是无情的好像那不是他的儿子。

在那之后的记忆就模糊了,回忆了这么多事情的鹤田女士已经一脸疲惫。但是从她提供的信息中硝子和五条悟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硝子挑眉看了五条悟一眼,他便马上理解了硝子的意思。

“又是眼睛。”

“我们在慢慢接近真相,这是个好事!”五条悟回了一个得意的笑。

“先别一副事情好像解决的样子,我赶紧找个接口去她儿子的房间看看。”硝子无语得托住下巴。

五条悟也觉得有道理,正想着怎么开口才比较礼貌呢,管家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快六点了,先生今天也该到家了。”

鹤田女士听完像是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慌慌张张地拍桌而起,抓起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五条和硝子就走。五条和硝子还沉浸在两人的对话中,毫无防备就被人抓起来差点就摔倒了。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儿啊?”五条悟忍不住就喊道。

鹤田女士没有作声,只是看着前面的路转弯上楼。虽然五条和硝子因为相信受害人的缘故没有对她做出防备,但是凭借一己之力拖着两个人往楼上走还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而五条悟和硝子现在竟然连甩开她的手都做不到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鹤田女士急匆匆地把两人拉到了二楼过道最里侧左手走廊尽头的房门口把两人推进去。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儿…”硝子和五条悟两人撑着沉重的金属门才没让它阻断两人和鹤田女士的联系。

她看了眼墙上的总表后,突然拽起来硝子的衣领,猛地凑近她,近乎脸贴脸地说道:“这是我儿子的房间,藤木不会进来的,你们先躲在这里。”

眼前的女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褪去了初次见面的所有温婉。硝子看着她爬满红血丝的双眼和说话时过于用力挤出来的夸张皱纹,大脑急速地运转着。这时楼下突然传出来闷闷的敲门声。不用猜硝子便知那时藤木先生。

“啊呀!”说完,鹤田女士又把硝子丢了回去,正好撞到五条悟,两人都没站稳“咚”的一声双双倒地。鹤田女士警惕的回头瞪了趴在地上的两人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们小点声。接着她赶紧推上了门只留下匆匆的脚步声。

黑暗让人瞬间从匆忙中心跳平静,安静地如同时间静止的房间让人从混乱中清醒。五条悟混乱地看向硝子,硝子一时也没法整理清脑中的信息。

门外有微弱的吵架声传来,听起来像是家长里短的内容两人便没在意。听这夫妻两人的吵架声越来越远,硝子才安下心来拿出烟管点上。

“这夫妻俩也太奇怪了。”五条悟嘟囔到。

“她在躲自己的丈夫。”香烟透过肺部的感觉让硝子的大脑再次开始转动,“她恐惧她的丈夫。”

“我怀疑鹤田夫人也开始忘记一些事情了,而她丈夫让她感到陌生所以她闭口不提而且躲着他。”五条悟接到。

“我想,大概有关她儿子的记忆都开始变得模糊了,” 硝子缓缓吐出一口烟, “虽然她现在还认得自己的丈夫,但是就像两人消失的生产记录一样,两人结婚的证据也在一点一点抹去 感情也在消失。就像是从她儿子失踪那天,与他有联系的人事物就在逐渐消失…”

“到现在只有鹤田女士记得,并且仅仅记得和眼睛旋涡相关的事情的。”五条悟一下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我们得赶紧了,不然后面调查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实在查不到咱们就放弃呗,刚跑一天我就快累死了!”硝子也撑着地板起了身,抻了抻胳膊舒展一下疲惫的身体,“先分开调查一下这个房间吧。”

说着五条悟扯下了缠在眼睛上的绷带。浅蓝的研究在黑夜里格外鲜艳,淡色让五条悟显得薄情,但是透过纯净的浅蓝,深邃的瞳孔有着可以看穿一切的坚定。很久没有见过五条悟如此认真的调查了,硝子心想。看着悟那比月光更亮的眼睛,她不禁感叹认真起来的五条仿佛来降下审判的天外之物,任何秘密都会在他眼下无处遁形。

突然五条向她扔了个闪亮亮的东西,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在月亮的反光下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是硝子稳稳的接住了它。

“我的护身石,别弄坏了!”五条悟贱兮兮地挥挥手,赶在硝子刚要给他一拳之前赶紧接着说道,“它可以短暂地使用我的力量,回溯现场。”

硝子沉默地看了看这个石头,仔细看其实使用的痕迹很多,上面全是细小的划痕。

“我会收好的。”说完她就握着石头去向床边走去。五条悟也默契地走向写字台。

此时的床和附近的区域虽然积满灰尘,但是完全没有杂乱的花纹。硝子心道果然只有使用了五条悟的能力才有可能得到线索。她刚有了这么个念头,手中的石头就微微闪烁了两下。硝子被吸引过去了目光一秒,再回头时直直对上了一个比她脸还大的眼珠子。

吓死我了!硝子暗自腹诽,赶紧往后退想要离它远点,结果一低头发现自己脚下也布满了眼睛。好恶心!她捂住嘴有点想吐,但还是默默安慰自己道没关系,都是假象罢了。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该夏油杰来做,硝子想到,他一点也不想在这里调查推理。

硝子忍着恶心看着这些眼睛,深深吸了口烟管降降压,试图通过盯着他们来免疫。于是她就和面前的大床干瞪眼,结果硬是慢慢看习惯了。同时,她突然注意到窗边的墙壁上有那么一个眼睛和别的都不太一样。从地上蔓延到墙上的眼睛大都有着纯黑的瞳孔,而它不一样。那是个瞳孔中有漩涡的眼睛。

硝子已经对这个纹路有应激反应了,看到它就感觉四周危机四伏,不禁绷紧全身。她紧盯着那个纹路,而它好像还嚣张地、慢慢动了起来。细密的旋涡纹路旋转了起来,这是硝子从未见过的情况。她一刻不敢放松,一只手收起了烟斗,一只手摸上腰上的枪随时准备应对未知的危险。那旋涡像是慢慢启动了,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直到变成龙卷风一般。硝子感觉那旋涡像是在吞噬周围的空气一般奋力地向里面吸。接着眼前突然跑过一个人影,硝子还没看清那是谁,只见他刚靠近那面墙就从手臂被旋涡卷了进去。旋涡旋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刚刚还是人形样子的生物像是个柔软的虫子从手臂开始卷曲。硝子被眼前恐怖的场景吓得愣在原地,寒意与痛感满眼全身。但是她听不见那人疼痛的叫声,只有那人消失在瞳孔前咧到耳边的笑脸。即使是一切归为平静,那眼睛上的旋涡消失变成一个实心的黑洞,那诡异的笑容都留在她的视网膜上久久不能散去。

五条悟从摘下绷带开始就能看到这屋子里挤满的眼睛。太恶心了。五条悟也如此评价道。因此,当他看见桌面唯一没有眼睛的镜子时谢天谢地地跑过去了。那镜子明亮得诡异,在周围都是尘埃的情况下竟然干净得反光,就像是故意诱惑着人们注意到它。

看着干净的镜面,五条悟忍不住用手摸上去,谁知那镜面竟然像水面一般被惊动,泛起波纹。五条悟赶忙收回手警惕着镜子的变化。随着波纹慢慢平静,镜面上出现了模糊的景象。

好像是海边,这是五条悟的第一反应。镜面上缓缓浮上一片深蓝,一个像是船的物体挡在前面遮住了大半。船的后面好像有个黑色的影子在移动,五条悟看不真切只是看出来有什么东西在动。接着那团被挡住的影子停下了动作,又慢慢的扩大——好像是个脑袋。五条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像头的黑影向海面移动。随着影子向离船越来越远的方向走去,它的身子一点一点漏出来。会是谁呢?五条悟焦急地等着影子显形。先出现的是那人被海水淹没的腿,然后是白色的衬衫,再然后是——被海风刮得凌乱的长发。但是五条悟更不明白了。即使是被挡住了脸,他也能一眼认出来,这是杰。杰为什么会去那里?为什么从最开始的梦,到现在镜子中的影像,一切的一切都和夏油杰有关?而五条悟想不明白,夏油杰在这之中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就在这时,镜面中的人又动了起来,不是继续往海里走,而是在缓缓转头。五条悟有点害怕地盯着他,有点害怕看见杰的脸,又希望能对着那张在他生活中缺席了好几年的脸质问为什么;他害怕这一切和几年前失踪的夏油杰有关,又希望自己能借此找到杰的踪迹。在五条悟大脑正混乱的时候,那张脸“唰”地一下转过来,没有五官,然后急速扩大,冲向五条悟!就在快贴到他脸的时候变成黑影消失了。悟吓得一屁股一下摔倒在地上,那不是夏油杰!!当他看回镜子再想确认那个身影时,镜子上的画面也随着黑影的离开瞬间消失了。

“怎么回事儿!”硝子听到了动静,叼着烟就跑了过来。

五条悟惊魂未定,还在气喘吁吁,没有回复。硝子当他是被吓到了没听见自己的话。但五条悟其实是在回忆刚刚的场景,边喘着气边庆幸。还好,在影子磨磨蹭蹭的过程中,悟从船身上半漏出来的文字解读除了这片海的大体区域——柳川,就在这旁边临海的村庄里。

“我们接下来就去柳川海边有船的地方。”五条悟虽然还是分析不清楚现状,但当这一切的一切都明确了与下游节的关系之后,他不得不继续查下去,“和夏油杰有关。”

“这么模糊的地点吗?”硝子听到那人的名字吐了一口烟,也不深究为什么了,只是在脑中回忆着地图。

“柳川就是这座城市的旁边区域的村庄,边往那边走边问问路,应该能找到的。”五条悟的呼吸还没平复,一句话说的非常快。

“有什么具体特征码?”

“海边,渔船。”五条悟简短答道。

“什么时候出发。”硝子点点头,收起没抽完的烟。

“要不明早…”

“你他妈一整天对着这个破房子幻想什么东西呢,我今天就给它拆了!”

突然,“嗒塔塔”猛烈的跺楼梯的声音伴随着男人骂人、女人阻拦的叫喊传过来。

五条和硝子对视一眼,不得不现在走了。墙上的钟表指向八点,夜晚的铁路还在运行。两人收拾好东西,在月色的注视下利索地翻出了窗户,借着阴影的掩护奔向下一个目标。

题外话:感觉写的还不太好,这几天琢磨琢磨怎么改。。。以及越看我的大纲越感觉是个低配版旋涡(伊藤润二那个)都怪jjxx给夏油杰画了个旋涡总想到它、总之虽然是低配版,希望大家看得开心:sneezing_face::sneezing_face:我加油写好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