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切尘埃落定 When the Dust Settles(暂名,连载中)

Summary:11岁的夏油杰开始看见奇怪的东西,但经过一次教训后他决定视而不见。一直到他12岁那年,有个自称是“世界上最强的咒灵”的男人找到了他。

夏油杰:11岁开始觉醒了术式并开始能看见奇怪的东西。在被五条悟找上以前对咒术一无所知,且一直当做自己看不见咒灵。

五条悟:自称“世界上最强的咒灵”,能够正常沟通且拥有人形。半张脸被画有奇怪复杂符文的白纸覆盖,看起来像是什么封印。

套用原著设定,但与原著剧情没有直接关系

标题是暂名,之后可能会更改。

那是发生在夏油杰12岁的事情。

他的家和学校的距离并不算远,因此每次上下学都是夏油自己行步去的。偶尔会有住同一个小区的孩子陪同,但是大多数时候夏油更乐意独处——就像他在班上一样,同学都觉得他有点怪异,他也不喜欢和别人共处。

孤僻吗?倒也不是。

“夏油,作业本。”

班长走到他桌子前向他摊开手,而在夏油杰把作业本递给他后就转身离开,于是理所当然地,夏油看到了班长身后的东西——像一块长了三只眼睛的烂泥,在背上蠕动着,形状不规则的四肢紧紧抓着班长的头发、手臂、大腿,还发出一些听不懂但却让夏油感到恐惧的话语。

这是他看得到,但也只有他看得到的东西。他听见班长在和同桌抱怨自己的背后酸疼,他知道是那摊不可名状的东西造成的,但他无法说出口。在去年的时候他就曾经和前班主任说她头疼的原因是有怪物在啃咬她的头,那天他的父母被班主任叫来学校并被告知夏油杰在说胡话。

他尝试去解释了,甚至拿起纸笔把形状抽象的怪物画了出来,他还说班上的井上同学大腿酸疼是因为有怪物攀附在他的腿上;隔壁班的加奈同学不停呕吐是因为怪物污染了她的食物;在旁边作为心理辅导的権上老师最近呼吸困难是因为有怪物掐着她的脖子。他歇斯底里地说出自己突然能看见的所有怪异现象,但只有他看见是不够的。

因此一向成绩优异、品行端正为备受老师宠爱的夏油同学,因为胡说八道被学校勒令三天的停学处分。

夏油杰跪坐在客厅的墙壁前,手上有着被戒尺抽打的痕迹。他听见母亲一边哭泣一边和父亲讨论的声音,父亲不停地叹气表达了他对儿子的失望。“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这样了” “是不是我们对他的关心太少了” “要不要明天带他去医院看看”,他听着父母说出来的话,眼泪不争气地滴在手背上。

停学的三天,第一天父母带他到医院检查,并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第二天他被带到心理医生面前,简单的聊了一小时后也没发现什么问题;第三天他对着父母道歉说自己是在胡说八道,他只是压力有点大不想上课才这样的。于是母亲一边流着泪一边抱着他说是自己太忽视孩子了,父亲揉着他的头说要记得和班主任道歉。

事实上他没有机会马上和她道歉,因为班主任在他被勒令停学的那几天就因为被诊断出脑癌后入了院。他趁周末去医院拜访班主任的时候,她看着夏油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一样,她问是不是夏油杰在诅咒她、大哭着问夏油杰自己到底哪里惹上他这个孩子。夏油杰看着从老师身上飘出来的怪物开始盘绕在她的身上,只是淡淡留下一句“抱歉”和“祝您早日康复”就离开病房。

“靠近夏油杰会惹上不幸”的流言蜚语在学校传开,所有人开始害怕和夏油杰待在一起。老师们也不再把他当优等生来看待,只会在他背后叹着气说到“好可惜的孩子”。于是他也索性不去关心任何事,即使看见校长身后跟着一个三米高的怪物,他也只是浅浅鞠了躬后往反方向走。于是在一星期后,校长在马路上被一辆车撞倒,头颅被车轮子碾压,死相惨烈。夏油杰在丧礼上看着校长在棺材内被白布盖着的头部,只能在心里默默道出一句抱歉。

只有他看到的话是不够的,他无能为力。于是他学会去漠视一切问题,尽量不让自己被牵扯进那些因为怪物而造成的意外。身边的人对他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但夏油杰大多数还是自己选择独处——很简单,他实在不想看见那些东西。

但是当一个怪物附身在他母亲身上的时候,夏油杰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还要无力。他听着母亲抱怨自己头疼和腰酸背痛,只能干巴巴地说出让母亲去医院检查身体。医院救不了母亲的,他很清楚,但是他不能说实话——他不想看到母亲因为自己胡言乱语而哭泣,也不想父亲对他失望。他不能说实话,但是他看见那个怪物在对他微笑,仿佛是在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他想救他的母亲,但他只能呆在家门外迟迟不进门。他不想看到那个怪物,他怕自己一时间没管住嘴就说了出来。

“说真的,你站在这里有十分钟了,腿不酸吗。”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夏油起了鸡皮疙瘩,他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最后看到一位白发男子正坐在他家的围墙上对他挥手。

这家伙不像人,这是夏油杰对他的第一印象。先不提那几乎是惨白的皮肤,他身上穿着白色的和服和缠绕着的绷带都染着血,半张脸被一张画着奇怪复杂符文的白纸遮挡着,像是对他的某种封印一样。夏油杰退后了半步,因为紧张,浑身上下都紧绷着。他有预感,对方或许只是挥一下手指就能把他杀死。

“……你、你不是人,对吧。”他吞吞吐吐地问到,眼睛死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对方还是笑着,跳下围墙的动作让夏油反射性地想逃跑,但是在转身的一瞬间他就被男人扯着衣领提了起来,于是夏油闭上眼睛,缩着脖子等待死亡。

“……噗、果然人类的小孩子就是好玩。”他听见男人这么说到,等到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家门前了,而是莫名其妙来到一个深山老林。男人把他放到地上,但是夏油还处于过于震惊的状态没有站稳,于是乎跌坐在地上的样子又让男人笑了好半天。夏油杰鼓着嘴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后瞪着男子。

“抱歉抱歉,只是觉得你很可爱罢了。”

“……你是谁?你怎么一瞬间把我带到这里的?你想对我做什么?”夏油紧紧捏着书包的背带,他现在才发现男人的身高很挺拔,甚至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高上很多。于是他努力梗着脖子,直视着对方或许藏在白纸下的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攻击性。男人看着他这个样子,笑容不减反增,将双手藏进和服宽大的袖子里面后就蹲下身对着夏油说到:“我叫五条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咒灵。比起其他的我需要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想救你的母亲吗,杰?”

1 Like

好期待後續

喜欢!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临时修改了年龄设定(因为发现自己定得太小了),杰11岁觉醒术式,12岁遇见五条悟,前面部分已做修改。

“……到底怎么做到的?”

虽然听完了五条悟的条件让夏油杰的脑海里产生了更多的疑问,但是眼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要是再不回家恐怕会被父母质问。于是他应下了那三个条件,并且告诉五条悟他现在要先回家才行。当他背起书包,正想问五条悟回去的路时,五条悟却像前阵子在他家门前一样把他给拎了起来,随后一眨眼的时间,夏油杰就看见了熟悉的家门。

“我可是最强的咒灵,这点事情不算什么。”五条悟挥了挥手指,随后拍着夏油杰的背后催促他赶紧进屋。而夏油杰在整理好自己身上有点肮脏的衣服后,就上前转开了门把。

“妈妈……我回来了。”

“哎呀,今天小杰回来得有点迟啊?”

夏油在进了门后就屏着呼吸,从厨房走出来的母亲背后依旧被咒灵缠绕着,他甚至发现这只咒灵比昨天看到的还长大了一点。但是他想起了和五条悟的约定,于是他就看见了白发男人正站在他母亲身后,抬手比了比手势。

『和你母亲聊会天,分散注意力。』

“嗯,今天留在班上值日,所以拖了点时间。”夏油关上家里的门,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居家拖鞋换上,就像平常回家一样对母亲说着话:“今天头还有疼吗?妈妈去医院检查了吗?”

“预定明天下午的时间了,小杰不用太担心哦。”

五条悟伸出一只手,抓上在他母亲身后的那只咒灵。夏油一边观察,一边笑着问到:“今天的晚餐是什么呀?闻着好香的样子。”

那只咒灵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开始大声地怪叫着,但是五条悟只是轻轻使力就把咒灵从人的背部扯了下来。撕扯的过程中夏油听见咒灵似乎在惨叫,但依旧笑着和母亲聊着天。一直到五条悟完成他的约定后,白发男子只是笑着对夏油挥了挥被他捏在手里的咒灵,随后抬脚走上楼去了。

“小杰先去洗澡吧,等会晚餐准备好了我再叫你下楼。”母亲的脸色很正常,刚刚在她身后发生的事她完全没有察觉。夏油杰点了点头,看着妈妈走进厨房的背影,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没骗你吧,很轻松就解决咯。”五条悟站在他房间里,手里依然捏着那只咒灵。夏油看着咒灵有些犯恶心,开口问到为什么还留着这只咒灵。

“当然是给杰留下来的啊,我留着咒灵可没什么好处。”五条悟松开手,也不知道是对咒灵做了什么,本应活跃的咒灵现在软趴趴地瘫在地上没了一点活力。随后五条悟坐到夏油杰的床上,说:“但对杰可不一样,杰吸收的咒灵越多,战斗时能对局势做出的改变就越多。你可以根据战局的情况判断出能够应对的咒灵,让你在战斗的胜率上升。”

“……真的要吃那种难吃到不行的东西吗……”

“没办法呢,大概这就是上天对咒灵操术这种强大术式设下的束缚吧。”五条悟将手掌合在一起,继续道:“好了,开始吧,像我刚刚教你的一样。这个咒灵已经被我降伏了,杰吸收的话应该会很轻松。”

夏油杰叹了口气后摊开手掌,瘫在地上的咒灵发出一声破碎的惨叫后就被吸入他的手掌内,化成黑色的浓雾。浓雾收缩、膨胀,最后定型成一颗手掌大小的琥珀色珠子,闪着微弱暗沉的光。他看了眼五条悟,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吸收的过程。于是他张开嘴,将琥珀色的珠子塞入嘴中后,忍着干呕的冲动把珠子咽下肚。

随后他就知道咒灵的味道并不会因为咒灵的大小而改变,像是呕吐物一样的味道徘徊在舌尖,甚至胃部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燃烧一样难受。他瘫倒在地上,发出了比刚刚在深山里还要惨烈的干呕声,胃部灼热的感觉让他在地上卷缩成一团。迷茫中他听到五条悟的声音,“集中注意力” “把咒力凝聚起来后释放出来”,随后感受到五条悟的手正在安抚着他的背后。

于是他闭上眼睛,身上所有感官一瞬间被放大,夏油杰感觉全身都有暖流在疯狂奔走。喘出一口大气,他猜测自己感受到的暖流就是五条悟说的“咒力”,于是他开始尝试去控制这些咒力——凝聚、释放。疯狂奔走的暖流开始顺着他的意志聚集在一起,随后又顺着他的意识慢慢地流向全身。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胃部灼烧的感觉消失了,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细汗。除了几乎快耗尽的体力和依旧留存在喉间的恶心味道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有五条悟在他背后安抚的手带来了一点暖流。

“……怎么回事?”有气无力的,夏油杰抬起头问到五条悟,而白发男人并没有像刚刚那样嬉皮笑脸,反而很严肃地抿着嘴。

“……是我判断失误了,杰现在还不太能随意收服那种等级的咒灵。”他把脱力的男孩拉起,放到自己怀里继续用手安抚着夏油杰的后背,继续说到:“咒灵操术虽然强大,但是在吞噬咒灵的同时,使用者也必须承担那个咒灵身上的咒力。杰现在还不够强大,贸然吞噬咒力过强的咒灵可能会导致咒力反噬后造成自爆。”说到这里,夏油杰听见男人轻笑了一声,继续道:“但是杰真的很有天赋,只是简单的引导你就能做到自己去疏导满溢而暴走的咒力,真的很了不起。但这种情况还是越少发生越好,抱歉,我下次会多注意的。”

“……简单来说就是杯子能装的水有限,所以不能装太满?”感觉身体的力气慢慢恢复了,夏油杰离开了五条悟的怀抱,尝试去理清五条悟说的话后再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做下总结。五条悟笑了笑,点着头说:“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所以杰也要锻炼控制咒力的方法,避免刚刚的情况发生才行,毕竟一个搞不好就可能会让你暴毙了。”

五条悟和他确认了一些情况,确定他没事后就站起身说自己要离开一下,等会再来找他。而夏油杰还没来得及说再见,五条悟又在他一眨眼的时间从房间里消失了。是瞬移吧,夏油杰这么想着。身上粘腻的感觉让他回过神,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后就钻进浴室里洗澡。

温水淋在他身上,把流了汗的粘腻感冲走,也一起冲走刚刚咒力暴走时带来的冷意。他开始思考今天遇到的事情——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后把自己带走,告诉他那些怪物叫做咒灵,而自己其实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超能力者。突然他想起了五条悟的自我介绍——世界上最强大的咒灵。

五条悟不管是外形还是行为举止都很像人类,甚至能够说人话,至少夏油杰之前没遇到过能和自己有效沟通的咒灵。但五条悟确实不是人类,他身上染血的绷带和脸上的符纸都证明着这点,而且他还会瞬移,处理咒灵看起来也轻轻松松。他想起了五条悟说的那三个条件,不仅开始深思起来。

五条悟说夏油杰必须在18岁之前成功降伏并收服自己,但他没有说要是做不到的话会怎么样。而夏油杰也不明白为什么五条悟会想要夏油杰收服自己。说到底,这可能吗?如果五条悟真如自己所说是“世界上最强的咒灵”,那么夏油杰要变强到什么地步才能在收服五条悟后还不会暴毙而亡?回想起刚刚咒力暴走导致的情况,夏油杰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好像灰蒙蒙一片。

“小杰,下来吃晚饭咯。”

“好——”

把水闸关上,夏油杰把衣服一件件穿在身上。五条悟说等会回来找他,那估计是他吃了晚餐后的事。那么等他见到五条悟的时候,他要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得清清楚楚才行。毕竟再怎么说,他承诺了五条悟的条件,五条悟也确实帮他祓除了附身在她母亲身上的咒灵。那么在完成五条悟的条件之前,他有责任去搞清楚所有相关的事情。

7 Likes

期待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