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碎片》by Vivien

summary:无论亲吻,无论做爱,无论离别,无论死亡,从未像现在这般疯狂。

“悟!”

五条悟转身正好看见夏油杰冲他跑过来,抬手要抱结果肚子被打了一拳。

尽管那一点也不疼,但五条悟还是哈了一声像是一只被逆着撸毛的猫,炸毛地看着面前头发有些乱的夏油杰,“杰干嘛啊!”
“悟想打一架吗?”被五条猫猫瞪的夏油杰丝毫没有愧疚感,反而笑着说,于是顺理成章地和兴致正高的五条悟打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们把宿舍楼打塌的原因…”黑着脸的夜蛾仿佛五条悟之前见到的特级咒灵,而且还是那种不断进阶的。被训了一顿的两个人出了门,站定,然后忽然大笑起来,惹的屋里的夜蛾摔碎了杯子,大吼。
“你——们——两——个!”
“给我反省一下啊!”

跑出高专的两个人靠在树旁,正午的太阳打在树叶上,在地上落下斑驳。五条悟忽然抬脚踹了夏油杰小腿一下,被夏油杰猛的揪住领子,像是又要打起来一样,但他们只是亲吻。
五条悟被夏油杰按在树上,同夏油杰的舌纠缠,撕咬着彼此的唇。

不知道持续多久,久到五条悟都忘记了如何呼吸,他被夏油杰紧紧地抱住,有些怔愣地回抱。
“杰,”五条悟低着头将额抵在夏油杰肩膀上,声音有些低,“好久不见。”
夏油杰侧头亲吻着他的耳廓,笑着,“悟,好久不见。”

夏天了啊,五条悟握住夏油杰的手,那有些凉。

咔。

五条悟与夏油杰十指相扣,另一只手则是放到夏油杰脸上,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处缺口,仿佛是宝石碎裂的模样,他却习以为常地调笑着,“杰现在怪珍贵的。”
夏油杰只是疑惑地问他什么。
然后一点点崩裂。

五条悟看着眼前仍旧同他说话的夏油杰,淅沥沥地掉着碎片,直至整个人倒塌,他蹲下身拿起那块代表眼眸的碎片,那双紫色的眼眸正看着他,似乎在笑,又似乎有些遗憾。
他听见代表杰嘴的那块碎片还在说着话。
“悟为什么这么说?”
而五条悟只是戳了戳他唇边的地方,向上带了带,让夏油杰露出一个笑,“杰,我收回刚才话里的几个字。”
夏油杰疑惑,那块碎片眼睛中透露着迷茫。

“你现在蛮怪的。”

真的蛮怪的,五条悟打了个哈欠,看着眼前的景色又一次变化,身旁的碎片宝石杰不见了,面前的是完整的杰。其实碎片宝石杰挺好玩的,五条悟想,如果有机会的话一样杰能再表演一下。

“悟,我睡一会儿。”

他翘着腿坐在凳子上看着一旁闭上眼沉沉睡过去的夏油杰,也跟着趴到桌子上,苍蓝色的眼睛像是机械的一样眨也不眨地盯着熟睡的人看。
这是什么时候的杰呢,看这好几天没睡觉黑眼圈超级重的样子,大概是苦夏了吧。
当时的自己在做什么呢,五条悟想,大概是在嚣张地揍咒灵,然后给杰打电话,扰杰的好觉。

窗外的知了在叫,叫的五条悟心烦,他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看着夏油杰,自诩完美的画了一幅夏油杰的肖像画。
又叠了纸飞机扔到窗外,看着那个白点啪的一下落在远处无声的欢呼,然后叠了一个心,黏在夏油杰的后背上。

杰睡得好香,五条悟俯身亲了亲夏油杰的发丝。
起身后坐回去却有些无聊,又走到夏油杰身边去拽夏油杰的刘海,看着眼前的人无奈的睁开眼抓住他的手,喊他的名字,然后破碎成万花筒碎片似的碎片。

那片贴在夏油杰后背的心掉落在地下,露出上面的字,上面幼稚的写着「すぐる ♡ さとる」。

啊,又是这样,五条悟这么想,似乎是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没再去看地上,只是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嘴角却低了低。

杰——真是太无聊了。

“悟,怎么了?”
来了,五条悟睁开眼,却看见满天的烟花。

啊,好像有点,不一样。

他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恍惚的天蓝色眼眸里倒映出夏油杰的身影,他避开了夏油杰的问题,忽然像看到心爱玩具的小孩抓着身前人问着,“杰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身旁的人无奈地将手里的小烟花递到五条悟手里,点燃,然后看着五条悟因为亮起来的花火笑着,“悟一点也没变啊,不累吗。”

五条悟蹲在草地上,歪着头看着一点点燃烧的小烟花,倒数着,却等到夏油杰将下一根点燃递给他,他忽然笑了,接过夏油杰手里的小烟花,“杰比我要累吧,”难得偷闲的时间却是在他们苦夏的时候。
夏油杰拿着小烟花没有说话,依旧那样笑着,仿佛只是个无情给五条悟点烟花的机器,五条悟哼了声,示意夏油杰再拿出一根。
“杰,”五条悟点燃夏油杰手中的那根小烟花,看着藏在白色中五彩斑斓的光,“我们做吧。”

咒术师总是疯子,五条悟或许是最疯的那个,天才的六眼,咒术届的最强,哪怕是在做爱时也会流露着疯狂。
他被夏油杰抵在蜿蜒生长的树上,被亲吻着夺取呼吸,而他则是死死环住夏油杰的脖颈。夏油杰同他撕咬着,铁锈的味道蔓延在他们的唇间,一时让人搞不清是死敌还是挚友。

夏风吹过,一切声音都被树叶的细语言覆盖,他从风中嗅到了夏油杰身上的味道,久违的熟悉,不由得想他们到底有多久没有见面了,只是那个刻骨铭心的天数还没显现他就被夏油杰的亲吻唤回思绪。
五条悟的大腿环在夏油杰的腰上,在依稀的月光下显得更白,夏油杰翻着兜却只找到纸巾,五条悟拍上他的脸,看着有些迷糊地夏油杰忽然露出一个笑——大抵是破碎的天空忽然流露出背后的光芒模样,杰直接进来吧。

夏油杰挣来五条悟的手又俯下身去亲五条悟的锁骨,一下一下的,像是在被夏日艺术品吸引的蜻蜓,分不清真实虚假。

一只修长的手护在五条悟的后背上,另一只也是托着五条悟的臀,灼热的紧贴在一起,五条悟握着那里,亲着他的耳畔,喘息着,喃喃着未知的话,然后咬上他肩膀,仿佛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倒吸一口气,腾出一只手抹了一把五条悟射出的精液,向五条悟的身后探去,脊椎,尾骨,后穴一直延伸到肉穴。
大抵是许久未经历这样的性爱,他能感觉到五条悟身体紧绷了一瞬,猫一样地抓着他的后背。夏油杰忽然笑了,歪着头贴五条悟的侧脸,悟那里变得好紧,然后满意的看到五条悟扭头用那双眼睛瞪着他。
他抽出手指,拨弄着裸露在外的外阴,像是摘取花蕊一样,感受着花蜜沾满他的手,然后又一次插进去,准确的找到五条悟想要的地方,在他怀里的人脊背忽然绷紧一瞬间,包裹着手指的肉穴在那一瞬间然后到收缩。

夏油杰又添进一根手指,熟稔的用拇指按在五条悟的阴道小口上,看着五条悟因为他的动作放开环着他,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让他能清清楚楚看清五条悟的神色。

——他们在做爱,在这烟花夜空之下。

五条悟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却明白自己的身体十分清醒,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能准确快速的回应夏油杰的挑拨。他仗着身高亲吻在夏油杰的额间,却被抱着他的人咬上喉结,于是腾出手去撤夏油杰的刘海,杰快进来,他凶狠地说着。
悟在着急啊,夏油杰佯装作痛,手下却没停,双手托住五条悟的臀,抵上被手指玩的湿漉漉的肉穴,看着眼中急切情欲的五条悟,忍不住说着,悟那里像是在亲我一样。

被玩弄的湿润的肉穴张合着,下一秒毫无防备的被拓开,五条悟紧紧抓着夏油杰的肩膀,露出留着夏油杰牙印的脖颈,腿将夏油杰的腰环的更紧了。
太突然了,五条悟透过树叶隐约看到星空,就像刚才划过的那道流星,他被夏油杰扣着腰,亲吻着身体,早已经被留下痕迹的身体已经习惯这样的爱意,不由自主地回应着。
他又一次抱紧夏油杰,想要躲避那双紫色的眼眸,可是六眼却将夏油杰的模样看的清清楚楚,眼眉、嘴唇、脖颈、锁骨,一丝不落。

夏油杰的手抱着他,微凉的指尖在那双蝴蝶骨上画着,愈来愈往深处探去,像是故意的,在敏感处停留又擦过,他仿佛搁浅后又落回水里的鱼,控制不住地呜咽着喘息着,松了松怀抱不稳地亲吻夏油杰的唇,却半天也没有碰到。
杰,杰。他喊着,却没有得到回复,只有一次又一次过分的进入。
他被这快感搞的开始胡言乱语,泪水不听话地流下来,顺着脸颊落到胸膛,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吻和想要的快感,昏着头颤抖着身子同夏油杰一起射了出来。

一团浆糊的脑袋这才看清楚夏油杰的神情,紫色的眼眸像是觅食的狼一样,唇角已经被他咬出血来。

是在生气吗,五条悟觉得自己的后背被粗糙的树枝划的不像样,他颤抖着靠在夏油杰身上,感受着夏油杰从他穴间抽出,精液从还未合上的肉穴流下。没结束,他被抵到树上,只是这次看不见夏油杰的脸,只能看见不时烟火点亮的幽暗树林。
夏油杰掐着他的腰又一次进入,五条悟忍不住呜咽,口水因为克制不住的声音滑落,他趴在树上,粗糙的树皮划过胸膛,蹭过乳尖,夏油杰用手将他向后按了按,让他完完全全吞进肉穴里,然后用手揉着他泛红的胸。

悟太色了,夏油杰用指尖点了点他的乳头,被快感淹没的身体因为这一点点触碰变得离谱,只是这一下就又一次射了出来,从还未硬起来的性器中。
五条悟想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做爱了,怎么这么一下就脑袋不清醒了。
他被夏油杰抬起一条腿,只要低头看就能看见自己同夏油杰是如何做爱的,他也的确看到了,被玩弄的肉穴在一次次抽插中流出那混杂的汁液和精液,射了几次的性器打在小腹上,夏油杰将他的腿放到肩膀上,这个动作太过费力,他有些不稳地扶住树,看到夏油杰的手握住他的性器,然后拇指抵住那里。
没反应过来就又一次被过分的抽插强奸了大脑,久久积累的酸麻感觉涌上小腹,他费力的去看,却听见夏油杰的声音。

悟要用这里尿出来啊。他看见夏油杰的另一只手也放开他,然后按上他的女性尿道口,无法脱离快感和无处支撑的身体只能任由这一切发生。五条悟像是缺水的人,大口地呼吸着,灭顶的快感侵袭着他的大脑,让他短暂的放弃了自己的思考,任由自己的身体做出所有反应。
他没有瘫倒在地上,而是被夏油杰接住,靠在夏油杰怀里,腿间满是做爱留下的痕迹,精液从红肿的肉穴中流出来,像是最恶俗的色情片,但却比任何电影都真实——他们在烟花绽开时相拥。

仿佛想将对方融进血液,揉进骨髓里,五条悟恍惚着想,他同夏油杰似乎从没这样疯狂过。

无论亲吻,无论做爱,无论离别,无论死亡。

“杰很累吗?”他似乎在问,又似乎没有说出口,他等到烟火又一次绽放,终于听到夏油杰的回复,连同着一个几乎感觉不到的吻。
“悟,苦夏已经过去。”

只是烟火的余烬最终还是消失在夜空。
连同着夏油杰一起消失在五条悟那双恍然的眼眸中。

“五条老师!”熟悉的学生站在他面前喊着他的名字。

啊啊,真的是好久不见啊,五条悟站起身,露出一个笑,喊道,“悠仁,惠~”
然后像是看完什么电影一样,拍了拍手,“好啦!现在是大人的时间喽,小孩子快去睡觉吧——”

“混蛋!”惠环着胳膊骂他。
“五条老师,”悠仁则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只是睡了一觉吗?”

“对哦!”五条悟叹气,“还做了一个超级可怕的梦呢——”
他顿了顿,看着眼前站在一片狼藉中的学生,忽然皱起眉头。
“——梦里竟然全是我讨厌味道的喜久福!”

气氛沉默了那么一瞬间。
“啊…五条老师不愧是五条老师…”
“果然还是那个混蛋啊!”

“惠竟然这么说老师,老师好难过啊。”

“…虽然很气人,但是,欢迎回来,五条老师。”

“惠,现在是夏天了吗?”五条悟揉着自家学生的头,提出的问题却让伏黑惠愣了愣。
“已经快秋天了。”

“啊,”眼罩遮着五条悟的眼眸,让在场的两人有些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快要过去了?”
“?”
“没有事哦!”五条悟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推着两人的后背,“接下来就交给成熟可靠的五条老师吧!”

“明明你才是最不成熟的吧!”

“是吗?”五条悟插着兜,指尖在触碰兜里的东西时顿了顿。

他将那东西拿出来,拉下眼罩露出那双蓝色的眼眸,有些惊喜的哇了一声。

那是如同宝石的碎片。

是绚烂的紫色。

“五条老师,这是什么?”

“是礼物哦,送别礼物!”

超级超级超级珍贵的宝石碎片。

The End.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