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by Vivien

summary:五条悟买下一栋新房子,据说原来的房主叫做夏油杰。

夏油杰。

五条悟扫了眼这个名字又将目光移到合同上,买房从来都是翻来覆去那几条看的他心烦,无视掉中介还想说什么的眼神直接签了名字将合同扔回去。

中介擦了擦汗,接住合同,欲言又止,“五条先生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哈,”五条悟皱眉,“考虑什么,你真的是在做生意吗?”
五条先生压根没听见他刚才说的话啊,中介肺腑,将合同收进包里,表情严肃的看着五条悟不放心的说,“五条先生,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一定要来找我!”

看着鞠了九十度躬然后飞速转身离开的中介,五条悟微微歪头,十分疑惑地想现在中介都是这样吗以后买房也找这名工作比较认真的吧,话说回来这个认真态度和他公司里的那位后辈很像啊。
五条悟关掉不断来电催他回去工作的手机,准备买完喜久福后就去看看新房子,刚才中介好像说里面东西挺齐全的,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在那里住了,省的回老房子被那群老头催着工作。

五条悟接手五条公司以来五条公司便成为龙头,但事情开始变得很多,丝毫不负责的五条悟把自己的任务丢给自家秘书还有和他关系很好——有可能是他单方面那么认为的后辈,然后狡兔三窟,买了很多落脚的房子,三天两头换地方,家里那群老头想催他的时候,他就关掉手机随便选一个地方住。

“先生,您的喜久福。”
“多谢~”五条悟接过喜久福,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今天终于可以吃到毛豆奶油喜久福了,他催了秘书一上午都没收到——远在公司的伊地知打了个哆嗦,看着空荡的总裁办公室魂都要飞出来了。
被五条悟叫做后辈的七海建人在伊地知身后看见这一幕额角青筋都爆起来了,工作就是狗屎,五条悟也是。

悠闲拿着喜久福走在去新房子路上的五条悟哼着歌,忽然停下脚步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疑惑自己是不是着凉了。
房子坐落在离中心商业街不远的地方,只要五条悟愿意每天都可以吃上喜久福,小二层的房子,门牌还是五条悟之前看到的那个名字,夏油杰。

五条悟拿出中介给的钥匙,开了门,忽然疑惑这么好的房子那个叫夏油杰的为啥不要来着。只不过这疑惑没持续多久,五条悟开门将鞋脱下来,开了窗,屋子里应该定期有人来清扫,并没有太多灰尘,不过床单有可能需要换,五条悟大致看了眼一楼,二楼的房间则有些空荡,不过五条悟想他也不是常住,很快就放弃了添置家具的想法。
他转身下了楼,却没注意到二楼房间玻璃镜子上一闪而过的影子。

冰箱里没有东西,五条悟想了几秒决定让人送几瓶草莓牛奶还有水果,他打了电话然后坐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
屏幕闪了几下,五条悟这才注意到电视连着碟,起身去关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了人。

“我是夏油杰,”扎着丸子头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紫色的眼眸带着笑地看着屏幕,“这是我搬到新家的第一天,我带大家看看我的新房子,虽然有些地方还没收拾完…”
五条悟打了个哆嗦,总觉得这像什么恐怖片开头,却没断掉电源,反而靠在沙发上继续看。
怎么讲,在某种程度上,夏油杰是五条悟喜欢的类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录像,也许只是想留下什么东西,”夏油杰的声音是笑着的,五条悟却莫名听出点别的什么东西,“这里是厨房,估计用不上几次…”
夏油杰的声音很好听,在空荡的客厅里响着,五条悟拿出喜久福,如果五条悟的朋友家入硝子在的话,估计会翻个白眼说五条悟是在把这东西当电影看。
五条悟的确是这么想的,喜久福甜腻的味道融化在嘴里,电视里的夏油杰还是没露脸而是拿着相机把自己的房子介绍了一遍。

“…有些饿了,”夏油杰将录影机放到桌子上,调整了角度,“准备做饭了,呃…忽然觉得每天都录像好麻烦,那就录今天一天吧,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修长的手拿着菜刀切着菜,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最后饭菜做好时五条悟率先饿了起来,他撇了撇嘴,看着手机决定点个丰盛的外卖。
电视里的男人忽然看着镜头笑了一下,和他对上眼的五条悟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觉得刚才有可能是巧合,他起身去电视前找到碟片机暂停了视频,没注意到屏幕上的人盯着他看,眯着眼睛笑得像狐狸一样,等到他起身时又恢复成暂停时的样子。

“怎么讲呢,还挺好看的…”五条悟捏着下巴靠近屏幕评价,然后露出一个笑,“不过还是我更好看一点!”

五条悟抻了个懒腰,倒在床上——他叫了人来换床单,蓝色的床单像是他眼睛的颜色,他倒了一会儿起身去浴室准备洗澡。
未拆封的洗漱用品放在柜子里,五条悟用热水泡上,打开了蓬蓬头。

五条悟整个人站到淋浴头下面,闭上眼睛放松了下来。

“…呃…”五条悟睁开眼睛,有些疑惑地低下头摸了摸胸口,刚才好像有些湿热,好奇怪。
他三两下冲了身上的泡沫,擦干身子穿上睡衣出了浴室,三步并两步地钻进被窝里滚了两下。
窗帘没有拉严实,月光落在天花板上,五条悟看着渐渐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胸口被人含住,湿热的舌头舔过他的乳尖,吸吮着他的胸部,那人的一只手修长,握着他的阴茎撸动,在他要去的时候停下来亲吻他的唇,用手揉捏他的胸,拨弄他的乳尖,他还是射了出来,前所未有的感觉,那比自己弄舒服多了。五条悟坐起身脑袋想,却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疑惑地起身去了浴室,他已经过了青春期吧为什么还会做这种梦啊。难道是因为昨天看见了让他比较心动的夏油杰,毕竟昨晚那个人的手就很长,不知道下面那根怎么样。

五条悟喝着草莓牛奶走到客厅才发现昨天的视频还没看完,决定先出门一趟回来边看边吃饭。
他回房间换衣服,白皙的后背上多了几个红痕,胸前的乳尖也比之前红润,五条悟揉了下胸,像昨晚梦里男人做的那样用手指轻轻刮弄,酥麻的感觉一点点聚集,他轻轻哼了一声,决定今天不出门了。

他走到客厅播放了视频,看着夏油杰那张脸自慰起来,昨晚梦里让他尝到了胸口敏感的好处,如今就用上了,他光着腿,两条大白腿支在沙发上,露出下面的性器,阴茎以及两个卵丸下的粉色的肉穴,那是五条悟身体的秘密,他从不会掩盖,甚至会通过那里获得快感,只是昨晚那男人没搞他的肉穴让他今日的目标只停留在胸口与阴茎。
五条悟用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胸,揉捏抠弄着,另一只手撸动着自己的阴茎,耳边是夏油杰不时的声音,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了,好像听见夏油杰在他耳边说话,握着他的手撸动着他的阴茎,舌尖划过他揉捏的胸部,然后用手指捅进他正在流水的肉穴。

五条悟射了,他倒在沙发上喘息着,忽然抬起手去摸自己的肉穴,那里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他有些不满,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家入硝子的声音传出来。
“五条,七海要跟你说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可靠后辈的声音响起,“五条前辈,请!回!来!工!作!”
五条悟站起身,沙发上的精液被他用酒精湿巾擦掉,腿间却还黏糊糊的,他皱了皱眉,已经想挂掉电话了,却还是说,“我洗完澡的。”
然后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进浴室冲澡。

自主回了公司的五条悟遭到了压迫,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新房子时几乎没力气说话了,换完睡衣洗漱就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精神上的疲倦明显身体上的过分。
他有梦见了那个人,只是这次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那是夏油杰,他更加确信了这是梦。

夏油杰亲吻着他的唇,咬着他的唇,舌头纠缠着他的舌,手揉着他的胸部,然后坐起身离开了他的唇掰开他的腿,露出他的性器。
他在被夏油杰打量,一寸都不放过的那种,他能感觉夏油杰的目光落在他的肉穴上,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肉穴不自觉的微微张合,像是邀请着。夏油杰伸出手把手指插了进去,那根手指在他的肉穴里搅弄着,然后又多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一会儿弯曲着,一会儿做成剪刀型,五条悟想,自己玩时可没有这么刺激,他放任夏油杰玩弄他,像是一个被控制的性爱娃娃。

五条悟呻吟着,那手指太会找地方了,仅仅只是几下就找到了他的敏感点,听到他的声音后便一直戳着,他几乎被两根手指插射,似乎夏油杰也是真的这么想的忽然狠狠用手指插了几下五条悟的肉穴,敏感点被猛的刺激让五条悟眼前一白,射了出来。
他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被夏油杰掐住脸,张开嘴,那根可怕的阴茎插进他的嘴,那根阴茎很大,五条悟甚至觉得自己下巴要脱臼了,他艰难的含着那根,用不熟练的口技去舔弄,夏油杰却不满意,于是五条悟将阴茎吞了吞,深喉的感觉太过难受,五条悟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却从与阴茎的接处流出来。

如果进到自己的肉穴里,会很爽吧,五条悟被射了满嘴的精液,感受着自己的臀部被一双手包住,那双手扒开他的肉穴,凉的空气让肉穴收缩了一下,那两根手指又插了进去,玩弄了一会儿,五条悟不满意的收缩着肉穴,手指大张了一下然后抽了出去,夏油杰那刚刚射完的阴茎抵上了他的肉穴,他幻想着接下来的场景肉穴控制不住地流出水。
只是五条悟错估了那根阴茎的强度,插进来的一瞬间五条悟以为自己要被贯穿了,可是那才只进来一半,他的肉穴将那根阴茎裹得很紧,甚至能感觉到那根阴茎的纹路,他被夏油杰抓住脚腕抬起屁股,夏油杰狠狠往前一顶,那根阴茎便狠狠地插到最深处。

五条悟脑袋空白了一瞬,他喘着气回过神却发现自己被插得射了出来,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夏油杰又开始动了,五条悟胡乱的叫着,肉穴被贯穿着抽插着,一次一次大力地顶到最深处的地方,擦过最敏感的地方。

他摇着头却不经意看见窗户上的倒影,那里只有发情的他,没有夏油杰,他像是被看不见的东西抓住脚腕操弄,只是他没有脑子去想了,他被那不带停歇的阴茎插得肉穴深处发麻,夏油杰忽然抱起他,五条悟看到玻璃窗里的自己飞了起来,他的阴茎随着他的动作抖着,他被更深入的插入插得说不出话,只能呜咽着呻吟,奇怪的感觉在膀胱产生,他抖了抖,却躲不开夏油杰不断插入的阴茎,发麻的感觉愈来愈明显,他张着嘴发不出一点声音,在夏油杰不知道多少次顶撞后猛的抖了下身子,眼泪也流了出来。
“呜…啊啊啊……”

不是男性尿道口,反而是女性尿道口喷出一道尿液,肉穴深处也喷出水来,浇到夏油杰的阴茎上,夏油杰射了出来,却没有退出去。

五条悟被放到床上抬起屁股,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不知道是什么掰开他的肉穴里,能看到里面的精液,然后那里猛的被拓开,只能看见那里被肉的场景。
五条悟无力地抓着床单,那根怪物几把像是不会累一样,一次又一次将他弄得高潮,他已经射不出来了,可是那根阴茎却还是插着他的肉穴,屁股被那双手揉捏成不同的样子,他哑着嗓子却还带着呻吟。
“不……呜啊…不要了……杰…我不要了……”他亲昵地喊着夏油杰的名字,然后又一次被贯穿,阴茎抖了抖却什么也没射出来,他翻着白眼颤抖着身子,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只记得自己被刚才那一次弄得哪里都不是自己了,仿佛他只是一个敏感的性爱道具,只要一被插入就会高潮那种。

他不记得自己被干了多少次,直到夏油杰放过他的肉穴,让他用胸帮他射时他才感觉自己的已经敏感的不行,只要一碰下面就会流水。
他昏昏沉沉的侧着身子挤着胸部感受到夏油杰射到他的脸上才眼睛一闭睡过去。

“五条先生,就是这样的。”中介严肃地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沉默了,他站起来转身就走。

夏油杰死了,中介说夏油杰患了绝症,住进那个房子后几个月便去了。在那之后入住的人都说那栋房子闹鬼,中介也正是这样才反复跟五条悟确认的。

所以他被一个鬼操了,五条悟骂了一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子,鬼知道——真他妈鬼知道他那天早上起来被浑身都疼,虽然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到身体却变得特别敏感,待在家里就会时不时被草上一顿。他开了门,门牌已经从夏油换成了五条,夏油杰那个被他留了下来,放在客厅,他又骂了一句。

刚一关门进屋就被推到地上,裤子三两下被脱了下来,那根肉棒在他的肉穴磨蹭了两下便插了进去,五条悟怒骂。
“夏油杰!你个怪刘海色鬼!呃…草!别他妈的…”五条悟还没说完便被撞的说不出话来,夏油杰似乎在生气,五条悟迷迷糊糊地想,却也生起气来,他还没生气呢夏油杰生什么气。
夏油杰抱着他干,如果别人在这里那一定会看到令人惊恐又好笑的一幕,他在空中往卧室飘,肉穴张着,阴唇被内外翻着,而他满眼都是情欲。

镜子里出现了夏油杰,他低着头咬着五条悟的脖颈,笑着却毫不留情的用阴茎贯穿着五条悟。五条悟在被他干了几次后放下时跑掉了,五条悟觉得再被搞下去他真的能精尽人亡,他必须和夏油杰讨论一下。
他费力的走到冰箱旁边,拿出一杯草莓牛奶,甜腻的味道治愈了他,却在下一秒被掐住腰。
“我操!夏油杰!”五条悟扶住冰箱,草莓牛奶却撒了一身。

夏油杰,就是个,色鬼。五条悟颤着身子,阴茎抖了抖尿了出来。
他哑着嗓子,把骂夏油杰的话吞下去。
“杰,我不会走的。”

他感觉自己的唇被亲了亲,瓷砖地板隐约倒映出夏油杰抱着他的模样。

“只是这么干不行,我会死掉的,会精尽人亡的。”五条悟趴在地上不愿意再动弹一下。
夏油杰又亲了亲他。
五条悟能想象到夏油杰现在的样子,紫色的眼眸看着他,明明是笑着的,却似乎会在下一秒把他吃掉。

“杰——”五条悟在精尽人亡和精尽人亡两个选项中选择了另一个,“克制一下吧。”

不然他真的会死掉的,被夏油杰一触碰就会流水,被一插入就会高潮的那种死掉。

TheEnd.

109 Likes

死鬼老公好文明

12 Likes

鬼攻人受好文明 :hot_face:
坚决支持各种形态的夏油杰干各种形态的五条悟

10 Likes

太香了!

好好好,老公好就好在是真的死了!小悟和他的大唧唧死鬼老公!:drooling_face:

1 Like

死鬼老公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