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六眼坟墓 by presbyter

前排高亮:百鬼夜行夏死亡后if线,五师带走夏的尸体后所发生的故事。故事结局不接夏油杰尸体被绢索偷走以及后续的死灭洄游等剧情,同时,对死亡以及骨灰比较敏感的读者自行避雷,恐产生不适……个人认为是HE……即兴短打,OOC存在,主要是满足个人xp,不符合版规可立删。

六眼坟墓

悟,你是这世间最了解的我的人,应该知道把我葬于何处……
我要这世间最纯净之地,拜托了,悟。

百鬼夜行,落幕。对于夏油杰而言,像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笑话,又像是一次昭示全世界的自杀。这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不紧不慢地装饰了自己最后的盛大舞台,又残忍地钦定了自己的黄泉送行者。傲慢而又肆意,精准而又冷漠。就连死前,他都这么对恋人说。

“呐,悟,最后了……说点诅咒我的话吧。”夏油杰一脸倦意,脸上净是与乙骨一战后残留的血渍,失去的右臂臂膀处止不住血。艰难地喘着气,却是这十年间最轻松的笑脸。他知道自己输了,因为有悟在,他怎么可能会赢呢,连开战前与干部对话时提及40%的胜率,都是为了安抚家人们而进行的最大优化计算。

“我想要葬在这世间最纯净之地,拜托了,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任性了……悟。”说完,杰便闭上了那双看得见这世间充满污秽咒灵的丹凤眼,叽叽喳喳的猴子们停止了喧闹,这一次,杰看见的世界里终于不再有咒灵了。他没听到悟的回复,他不知道悟会带自己去往何处。他本该就这样死去,灵魂或是下地狱忍受烈火煎熬,或是转世去往什么新世界继续他的大义。

可,这是咒术世界,操蛋而又垃圾。

杰的灵魂离开了肉体后,滞留在了这个世界内。他发现,无人可见他,无人可闻他。他又一次,孤身一人,走向了他所选择的道路。杰的灵魂飘荡在肉身几米范围之内,唯一能看见的是悟那双碧蓝澄澈的六眼。

面无表情的五条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他从未走得如此缓慢,明明挚友就在眼前,这窒息的氛围感却能将任何随意踏进这一领域的人杀死。他不知是在心烦挚友设计最终的了断是死于自己之手,还是在意乱死前挚友那最后的请求是如此难以达成。在这个世界,很少有人能让五条悟如此犹豫,但夏油杰做到了极致。

不论生前,还是死后。

五条悟抱起了挚友的尸体,这个从出生就可以轻而易举夺走周围所有人目光的人,第一次弱化了自己的存在。他要去完成一件私事,去找一个坟场,安葬自己的挚友,立一块墓碑。五条悟有太多的第一次献给了夏油杰,高专的咒术师是很忙的,忙到几乎没有休息,忙到甚至于是零零七的作息也仿佛习以为常,尤其是在这个特级稀缺的时代。这次,五条悟走了,头也不回,短暂地扔下所有的负担与责任。

杰笑了,早就知道结果一般。
他们从高专时开始,就这样默契。
他知道的,悟是不会拒绝的。
就像10年前,他走的时候,悟没杀他,也没追来。

杰,你想葬在高专吗?

第一站,五条悟去了高专的后山,最强们的秘密基地。这是当年,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头顶仍是那片浩瀚星河,宇宙间的天体物理在按照既定的规律运转,无数星星陨落,无数星星新生。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名字,大可忽略不计,因其蓬勃不息的生命力早已延绵不绝。

悟轻轻把尸体安放在柔软的草地上,此时的杰已不是染满血渍的模样,五条悟为其擦拭了脸,更换了新的袈裟,真正的、五条家的袈裟。大少爷很少做这些事儿,哪怕是在高专时期,也都是由杰代劳。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相反,悟很聪明。他在与杰拥抱的时就能知道杰衣服尺寸的大小,他的六眼可以轻易看出杰的手维、脚维以及鞋码。因此,悟取来了一整套干净的衣物,包括一条发绳。“杰也真是邋遢呐,头发都散了,算了,老子勉为其难给你梳梳头吧。”喃喃自语的悟为爱人梳理着头发,扎了一个显眼的丸子头。是啊,丸子头,从高专开始,杰就特别钟爱这个发型。究竟是为什么呢?方便行动?耍帅?

“是这里吗?悟,这就是你的选择。向南回到我们最开始的地方。”杰的灵魂立于几米外的地方,看着自己的恋人慢慢打理着自己的身体。再过几分钟,也许就要进入泥土之中,成为大地的养料了。“这样也好。”杰低沉的声音反复确认着,“这样也好……”

“嗯……”五条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抱起了杰,轻轻用嘴唇碰了碰杰的额头,“准备出发了杰。”

五条悟展开了下一次的瞬移,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回到高专,就只是为了给杰打理打理衣服似的。下一秒,他们就要出门旅行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咒术的高层不能,对立的咒术师和诅咒师的立场不能,逝去的三年青春也不能……

杰,你想葬在冲绳吗?

第二站,映入眼帘的是冲绳一望无垠的大海。夏威夷、沙滩、比基尼、烧烤以及阳光明媚。下一次,我们还来冲绳,一起来,毕竟我们说好了,对吧。五条悟站在一颗椰树旁,高大的椰树挡住了五条悟和怀中抱着的夏油杰。悟站在树影里,他把杰放下,让杰的身体能够稳稳地靠着椰树,就好像玩累了,睡着了。五条悟走到树的另一侧,坐在沙滩上,开始一个人吐起苦水来。

“杰,你知不知道你走之后都没有人给我买毛豆味喜久福……也没人陪我打宝可梦大师和塞尔达传说……啊,啊!还有最新的双人成行……真是,没有杰做什么都不是很顺利呢。”五条悟不知何时将自己作为高专教师象征的眼罩摘下,换上了学生时代的墨镜,“不过,我们可是最强的,都是小事啦杰!”

“之前我们和理子妹妹来过这边……杰的记性一向很好,怕你寂寞,就带你过来啦。”五条悟说着说着,嘴角竟是微微上扬了起来,“我们本来可以在这里露营,可是我不看着杰的话,到时候被人发现了可就糟糕了,所以这次取消,不许抱怨!我也好久没来海边休假了,啊,杰!快看快看,那边有人被沙排砸到脑袋了,哈哈哈,太好笑了,我们是不是还没一起打过沙排,不过区区排球可难不倒老子。”

“之前我们在高专的时候,你的正论正准备大片大片洋洋洒洒,那个时候,我们还在打篮球吧。啊,啊,我看你都准备把虹龙叫出来了。我可没胡说,你自己说过的,我有一双很好的眼睛来着……”

“不过,果然,我还是很讨厌坐飞机呐……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在路上花的时间越多,要处理的人就越多……”

“哦对了,杰,你知道吗,冲绳这边有……”站在一旁灵魂状态下的杰看着曾经的恋人,像是魔怔了一般喋喋不休地诉说曾经一同来冲绳游玩的经历,虽然五条悟此时还尚未有任何其他动作,不过相比于平时的插科打诨,此时的他精神状态有些许的令人顾虑。

“悟……”杰站得离五条悟很近,伸手就能碰到那头在他们相爱时常常触摸的白发。尽管已经清楚地理解了现状,夏油杰仍对目前的情况感到束手无策,除了静静等候着五条悟为自己寻找一处安葬之地以外,他无法干预任何现实世界的情况。这一次,连悟久违地露出这种神色,都只有在他死后才能见到。

他们已经多久,没有放下冷脸与营业假笑来见面。这十年间,各自默认着对方的存在,各自不再往来,甚至连做爱的时候,都像是完成公务般的一板一眼。有时,甚至无法分清,他们到底是在打架,还是在做爱。尽管像是拿着手术刀直捅对方的心脏,但连在心脏上雕出玫瑰这种血淋淋的痛感都成了他们长达十年间的情趣之一。夏油杰常常在做爱时用双手紧紧禁锢着悟的脖子,致使悟陷入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当中。悟从来不在夏油杰靠近的时候开启无下限,至少,私下里是这样的。

悟,为什么……为什么我生在这个我最恨的世界里,为什么挡在我大义前的是你……他们都说,是我残忍。是啊,因为有我的残忍,才造就了你的残忍,你那童真般纯粹的残忍。

一旁的五条悟似乎说完了他们在冲绳的经历,准备起身离去下一站。

杰,你想葬在太阳花海吗?
杰,你想葬在海底巨鲸肚皮底下吗?
杰,你想葬在北极冰岛的极光下吗?
杰,你想葬在虔诚的宗教徒去往朝圣的路上吗?

我知道了,杰……
你想葬在这世间最纯净之地。
五条悟抱着杰的尸体,走进了一家殡仪馆。他说,希望能尽快火化。他的表情,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的不适与悲伤。死去的人,那就死去了,他的职责只不过是负责遗体搬运。他在这浓浓的压抑氛围下显得格格不入,甚至在等候的时间里玩起了手机,轻佻地告诉学生,自己正在出差,不要太想他,马上就处理完回去。当五条悟再度走出殡仪馆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子。五条悟和工作人员道了声谢,便挥手告别。

他走出了这家殡仪馆,下一瞬间,他转移到了万丈高空之上,是那片他学会反转术式的天空,是那片他死而复生彻底成为最强的天空。

“五条家的所有人都称我一句神子,说这双六眼是神的礼物……所以杰,选择我吧。”五条悟打开了骨灰盒,做了一个夏油杰熬了整个苦夏的动作。

祓除,吸收,反复重复。

他把骨灰紧紧攥在手里,吞咽了下去。神明的眼睛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在五条悟这27年的人生里,第一次落下了眼泪。将自己作为坟场,将六眼作为墓碑……所选择的这世间最纯净之地。墓碑上雕刻的是这双六眼见证的27年人生。

博尔赫斯说:“爱上一个人,就好像创造了一种信仰,侍奉着一个随时会陨落的神明。”

我的神明已陨。“我觉得好苦啊,杰……”五条悟吐吐舌头,一点灰都没落。

11 Likes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给我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