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by Vivien

summary:五条悟的外套下面藏着秘密。

某种意义上来讲,夏油杰他的邻居和他并不对付,虽然更多时候他的邻居说不过他——尤其是在他掌握了邻居的秘密后更是如此。
“悟,今天很开心啊。”他笑着和要踏进电梯的五条悟打招呼,眼前的人却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后退一步出了电梯。
夏油杰不在意,按着开门的按钮等五条悟踏进来。

五条悟沉默地看了夏油杰一眼,不明白这个怪刘海想干什么,天天一脸成佛的讨厌表情,却还是在僵持下进了电梯,看了眼因为前几天下大雨而损坏的电梯监控十分怀疑站在电梯按钮的夏油杰另有所图。
夏油杰的确另有所图,但他没想到老天也在帮他,电梯在运行途中忽然停住,只留下一盏微弱的灯,他看了眼警惕盯着他的五条悟忽然露出一个笑,在五条悟眼里不怀好意的那种。

五条悟承认夏油杰这个人其实挺对他胃口,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就是这副模样,笑着却其实皮囊下皱着眉什么都不表露出来让他讨厌。

“悟的里面穿着那个?”
夏油杰突然搭话让五条悟愣了下,不自觉的动了下身子,有些不明白这家伙什么意思,下一秒就看见夏油杰凑过来,狭小的电梯间五条悟被夏油杰逼退到了角落,五条悟侧着脸避开夏油杰的目光,“管你什么事。”他就知道这家伙知道他的秘密后不能老实。

“那,我想让悟再穿上一件。”夏油杰的手臂环上他的腰,手却滑进外套里摸到光滑的皮肤,仅仅蝴蝶骨的地方有着一条线绕到前胸。五条悟抓住夏油杰的肩膀,有着细微茧子的手划过他的脊背延伸到尾骨勾到那里的线拉了一下,然后又一次往下探去。
“我说,你是变态吗。”五条悟咬牙。
夏油杰抬头看他,还是那副笑容,“悟不是也允许了吗。”
五条悟咂了下嘴,抬起手臂环上夏油杰脖子,示意他随意。这副模样反倒让夏油杰皱了皱眉,难得看见他变脸的五条悟惊讶的去看他的神情,一副原来你也会露出这样表情啊的表情。可是这得意没有持续太久,夏油杰的手托上了他的臀,像无数色情片那样捏着,力道一点点大起来,他有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同意和夏油杰在坏掉的电梯里做这个。

“…等…你放了什么进去!”五条悟感受到异物的进入松开手去看夏油杰,正巧对上夏油杰的紫色眼眸。
“我说了,要悟再穿一件,”夏油杰抽出手,整理好五条悟的衣服,仿佛要把所有褶皱拍掉,“不过我也没想到悟的那里可以这么顺利的吞进去。”

五条悟还想说些什么,电梯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他听见有人问电梯里有人吗情况怎么样。夏油杰在他旁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的说着带着笑的话,他动了动腿,让他产生异样感的东西形状更加明显,夏油杰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跳蛋塞进了他的那里,他是变态吗!五条悟瞪了眼夏油杰。察觉到他目光的夏油杰却只是扭头冲他笑了笑,眼神却从他的胸口滑到下身,仿佛能透过黑漆漆的外套看到他里面的情趣内衣和有了反应的身体。

电梯门被打开,夏油杰退了一步示意五条悟先上去,明白夏油杰用意的五条悟忍不住低骂一声,却还是任由夏油杰托着他的大腿和屁股离开了电梯。
不耐烦地和维修的人说了一下情况,转身就要走却被夏油杰喊住,想要拒绝却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闭上了嘴。他捂着差点流露出声音的嘴,调整了一下站姿,冲盯着他的夏油杰做了个口型——“变态吗你”。
夏油杰向他走过来搂住他的腰对维修人员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他有点难受,我们就先回去了。”
五条悟低着头翻了个白眼,任由夏油杰搂着他走。

“你他妈什么意思?”
“悟,电梯坏了,所以只能走楼梯了。”夏油杰一脸我也不想的表情看的五条悟火大,上去就是一脚,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暴露了他此刻的状态。
后穴不断震动的跳蛋因为他的动作移动着,夏油杰塞的并不深,可是五条悟却感觉那东西被他一点点吞到深处。
他为什么要听夏油杰的话走楼梯,五条悟这么想,却还是扶着墙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累积的快感让他眼前恍惚,夏油杰还在用无辜的声音问他还好吗。
跳蛋的震动幅度突然变快了,五条悟甚至觉得如果自己不夹紧的话,那东西会将他的后穴扩开,他蹲着身子喘着粗气,夏油杰站到他面前的台阶上,由上至下地看着他,手里还拿着让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五条悟垂下头,腿间湿漉漉的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一个跳蛋搞射了。
夏油杰关掉了跳蛋,转身向上走了几步,又回身对他说,“悟,快点,我们回家。”
五条悟扶着墙站起身,祈祷自己这副模样不会被第三个人看到,走了一步结果身后的跳蛋又开始了,五条悟不敢置信地看着夏油杰,却只看到夏油杰的背影,他骂了几声,反复就那几句。

等五条悟走到自家门口时已经对夏油杰这个人无语了,他稳住手,赶紧掏出钥匙开门,生怕夏油杰闯进来,只是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夏油杰连人带钥匙带进了夏油杰的屋子。
“你干什么!”五条悟被压到墙上,抬脚踹了下夏油杰的小腿。
夏油杰伸手探进五条悟的裤子摸了一下,将湿漉漉的手展示给五条悟看,“悟很舒服?”
你说呢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五条悟瞪了眼夏油杰。
“可是我没有,”夏油杰松开压着五条悟的手,“悟帮我吧。”

为什么会有人的东西长的这么大,五条悟跪坐在地上,艰难地含住夏油杰性器。那东西撑开他的口腔,抵在他的喉咙上,舌头动弹不得的贴在上面。夏油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似乎还是那副要成佛的模样,如果他没按着五条悟的后脑勺,让五条悟给他深喉的话,五条悟还是会这么认为的。
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呛到了五条悟,他咳了几声,抬头去看夏油杰,完全没反应过来的被夏油杰拎起来放到沙发上掰开腿,露出一片狼藉的下身。

红着眼角的,唇也因为口交而泛红的人无意识的抱着自己的大腿,张开隐秘的地方给他看,这让夏油杰无疑又硬了起来,他俯下身去摸五条悟的胸,情趣内衣只遮住了乳头,如今连乳头也清晰可见,他隔着那层布用手指刮弄着乳尖,五条悟的身子颤了颤,他拉下那层布,示意五条悟去看,“悟的乳尖硬了啊。”
像是随时会出奶一样,色情的要命。

后穴里的跳蛋一直在开着,五条悟的后穴似乎适应了这个小家伙,抽出来时发出啵的一声,“悟的小穴似乎很喜欢这东西。”
刚刚射出来的五条悟一时没反应过来夏油杰说的是什么,疑惑地嗯了一声。
夏油杰掰开五条悟的臀,将那里看的更清楚了,“今天出门时自己玩了?”

“…对…”五条悟将脚踩在夏油杰的肩膀上,有些不明白夏油杰现在是什么意思,只能看见夏油杰沉下去的脸色。
伸进后穴的手指粗暴的戳弄着内壁,那和跳蛋根本不是一个程度,卵丸被夏油杰的另一只手揉捏着,五条悟想不清楚也不能想了为什么夏油杰好像生气起来,他只能不自觉的抬起腰,在夏油杰没有规律的抽插中寻找快感。

“…呃啊…等一下…等…”夏油杰似乎明白了什么,在五条悟逐渐不清明的眼神下不断地戳上那一点。
奇异的快感爬满全身,大脑一片空白地射了出来,五条悟顿了呼吸,那手指抽离了后穴让他的大脑一瞬间的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可是紧接着,夏油杰带着套的性器抵上那里,他被夏油杰掐住腰,像被拿捏的飞机杯一样一点点的将那根不适配的阴茎吞下去。

“…太大了…杰……”五条悟摇着头,抓着夏油杰的手,眼角被逼出几滴泪,他张着嘴似乎是想摄入一点呼吸,目光却一点点模糊。
他能感觉到那根性器的形状和尺寸,他在逐渐与夏油杰适配,夏油杰却在他吞下一半时猛的插进深处。

什么五条悟想,脑袋里什么都没有,他颤抖着看着自己的下身,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性器明明还没硬起来却射出来精液。
夏油杰抱着他,轻微的抽插了几下,俯身咬上他的耳垂,“悟的穴口现在是我的形状。”
“不…不行!”五条悟感受到夏油杰的阴茎几乎全部抽离,然后在他预感中全部插了进去,“——”
剧烈的撞击让五条悟眼前像万花筒一样碎成了一片一片的,脑袋都被这根东西搞得乱七八糟,做爱的声音肉体的声音像是在附和他的想法,大声的响着。

“…不…要去了…”五条悟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被夏油杰掐着腰一次次干到深处,极度的快感让他身子颤抖起来,“…杰…夏油杰…我要去了…”
他抖着身子射了出来,差点以为自己又要像刚才那样失去意识。

夏油杰将他抱了起来,五条悟的腿自觉的环上他的腰,臀上的手掰开他的屁股,手指摸了摸他被搞的一塌糊涂的后穴。
“悟这一次要全部吞进去哦。”
什么全部吞进去,哪里?五条悟想低头去看,后穴却猛的被插入,他搂住夏油杰的脖子,深觉这个姿势的糟糕,失重感让他一点点将那东西吞进后穴,抵到深处的深处,他甚至觉得那太离谱了,本来不应该插的那么深的。

五条悟无法抑制地发出呜咽和呻吟,快感又一次把他拉进另一个世界,这太奇怪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夏油杰搞的奇怪了,后穴已经开始习惯地夹紧那根抽插的性器,再继续的话,再继续的话。

“悟的那里已经变成我的形状了。”

再继续的话,他会彻彻底底变成夏油杰的。

“不行…!呜呜呜啊…好大……要死掉了…”明明不想要了可是身体还是在反应,屁股会不自觉的夹紧,他感觉自己被干的一片空白,自己穿着情趣内衣偷偷搞的快感与现在相比不值一提。
他被夏油杰干的射出来,却在还没清醒过来时又被插入,明明刚刚射过,五条悟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什么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在被夏油杰强奸,已经被夏油杰调教成了夏油杰想要的样子。

他被夏油杰反身抱着,吞着阴茎,密密麻麻的快感冲上小腹,他喊着被夏油杰抱着大腿一步一步走到卫生间,看到了镜子里被肉开的自己,无力地呜咽着,小腹里累计的却因为夏油杰毫不留情的冲撞流了出来。
他抬着手臂一副不想接受自己被夏油杰干的尿出来的事实,可是身体却还在抖,停留在刚才快感的余烬。

“夏油杰,你他妈就是个变态。”他哑着嗓子骂道。

“可是悟也玩得很开心,不是吗?”夏油杰的紫色眼眸里带着笑,这一次五条悟没有避开他的目光,亲上了夏油杰的唇。

五条悟不见了。

夏油杰自那天之后就没再见过五条悟,一时也佛不了了,每天皱着眉头上下班,彻底变成了社畜,气压低的同事离他远远的。

邻居的门牌上还是五条,只是这一次从里面出来的人不是,夏油杰看见了那个人在和五条悟说话,听五条悟的语气似乎还很开心。

他上前几步,目光扫过陌生男人时一顿,“…七海?”
他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看错了,可是公司里的后辈听到他的声音给出来反应,转身看向他,“夏油前辈?”
然后又紧接着,“你来找五条悟?”
他的确是来找五条悟的,可是为什么七海会在这里,夏油杰扫过七海身后一言不发的五条悟,皱了下眉,“我家住那里。”他抬手指了下五条悟的隔壁,然后敷衍地道别开门。

七海建人转过身看着心思明显不在他刚才说的话上的五条悟,不由得咬牙切齿,“五条老板,麻烦你履行一下你的职务可以吗?”
“七海海怎么这样,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休息几天啊!”五条悟靠在门框上,一脸自己经历了重大折磨的表情。
“……希望明天能在公司看到您。”七海将五条悟推进屋子,帮他关上了门,他觉得再待一会儿都是占用他的下班时间,要不是为了以后能准时下班他也不会今天来找五条悟。
工作就是狗屎,加班也是,五条悟更是。他转身,余光却看到一旁的夏油杰看着他,表情有些奇怪。

“夏油前辈?”七海有个朋友很佩服这位前辈,说无论什么情况这位前辈都可以笑着解决,所以他对夏油杰也了解那么一点,而且按照流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五条悟回公司后,陪同五条悟工作的就是夏油杰。

“你刚刚,叫五条悟什么?”
夏油杰宁愿自己听错了,可是自己可靠的后辈推了推眼睛,冷静的嗓音像是宣判着什么。
“五条老板,我们公司的老板,”七海建人有些疑惑,“前辈不知道吗?”

虽然知道这位后辈说话就是这样,但是他还是觉得这是嘲讽,夏油杰绷着笑,同他扯了几句别的便飞速开门进屋将这几天的事情串起来。

他,夏油杰,面临着有史以来的大问题,他好像上了自家公司的幕后老板,很过分的那种。

门被敲响,五条悟的声音透过门板响起来。
“我说,杰你不会害怕的跑路吧。”

夏油杰深吸口气,有些不明白,却很确定,“你认识我。”
“对哦,”五条悟说,有些夸张地笑,“我可是为了杰来的哦,毕竟是我之后的合作伙伴嘛!”
没人能想到商业巨头之一盘星的老板会到另一个公司做员工,还勤勤恳恳干了那么多年吧,五条悟想。

夏油杰打开门,看着莫名骄傲的五条悟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发现的。”
五条悟像只猫一样溜进来,贴着夏油杰的一瞬间,夏油杰闻到他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味道,“毕竟杰在烂橘子们下台时动了手脚,我想找的话很轻松的。”
烂橘子?夏油杰笑了笑,这么形容御三家公司那群人还挺合适。

五条悟看着靠近他的夏油杰,不自在的转过头。

“情趣内衣?”
“假的。”
“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算是吧。”
“做爱呢?”
“……”

五条悟对上夏油杰的双眸,“我不是给了杰答复吗?”
“那个吻?”夏油杰俯下身,落下的影子沙发上将五条悟圈住。

“…”五条悟向后靠了靠,却被吻住了唇,夏油杰的舌撬开他的齿,缠上他的舌头。他扶上夏油杰的肩膀,身体却开始发麻,夏油杰那一天在他身上留下的感觉太过于深入骨髓,如今只是亲吻就已经这样了,再进一步的话,又会像那天一样吧。
夏油杰看到他这副模样,忽然咬住他的耳垂,“悟怎么就那么确定我会和你合作?”

“杰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吗?”五条悟反问。
“没有。”夏油杰断定,他无法拒绝这个利益性极好的合作项目也无法拒绝五条悟这个——合作伙伴,他扣上五条悟的后颈再一次吻了上去。

五条悟倒在床上,被夏油杰猛烈的进攻撞的有些迷糊,忽然想起上一次夏油杰生气的事,抬手抓住夏油杰放在他腰上的手。
“…你上次是怎么回事?”五条悟喘了几声,任由快感蔓延。
夏油杰的动作顿了一下,似乎是要转移注意力一样狠狠地顶在五条悟的那一点,让五条悟尚且清醒的脑子一下子混沌。

“操…夏油杰…你干什么!啊!”

五条悟被突然的攻势搞得有些懵,刺激感让他绷直脚背,腹部绷紧的曲线明显取悦了夏油杰,奖励似的握上五条悟跳动的性器和卵丸。
前后都被玩弄的感觉带来的快感让五条悟暂时放弃了挣扎,射精时却被夏油杰的手掌突兀抵住,无法射精像是踏入天堂时又被揣进地狱,临门一脚让五条悟弹起的身子又落下,他透过眼前朦胧的水雾看到了夏油杰的神情——像是能随时将他吞入腹中的饿狼。

密密麻麻的快感又一次聚集,夏油杰忽然猛的撞在那个点上,五条悟呜咽着,没有射精的高潮让他的身子持续着刚才的快感,不时地颤着身子。
夏油杰却在这时又松了手按上他的小腹一下又一下往最深处进去,酸酸麻麻的感觉无意识的流向小腹,五条悟抬手去掰夏油杰的手,但那只手纹丝不动甚至更加用力地揉搓着。

“…我才刚刚去过…唔…”五条悟像只被撸了的猫无意识的扒拉着肚子上的那双怎么躲也躲不开的手。
“悟现在可是只靠着后面就高潮了,”夏油杰这么说着,感受到吞着他性器的后穴明显的收了收,“再说了悟这里不是也不想放开吗?”
夏油杰抱起五条悟,让他整个人窝在了自己身上,托着他的臀,听见五条悟嘟囔着,大概是在骂他——怪刘海,变态,之类的吧。

“杰你是把我当成随便买的了吧。”五条悟裹着毯子倒在沙发,清理过的身子隐约开始酸痛。
夏油杰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五条悟却完全没给他机会,冷笑一声,站起身,完全看不出异样地往门口走。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夏油杰只看见五条悟露着大白腿走了出去,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五条老板?!!!你???”
“伊地知,给我搬家!立刻!马上!”

啊啊,失策了。
夏油杰将准备换洗的床单扔进垃圾桶,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夏油大人好久不见!”拨通的电话那头传出两个小姑娘的声音。
“美美子,菜菜子,”夏油杰笑着,“麻烦你们帮我查点东西。”
“没问题!夏油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有,”夏油杰看了眼屋子,最终只拿起了五条悟落在地上的衣服,“我要搬家。”

THE END.

2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