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st milk》by Vivien

summary:夏油杰觉得五条悟的身上有奶香味。

很奇怪,最近悟很奇怪,夏油杰有些疑惑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五条悟,虽然有可能是他的错觉,但是他总觉得悟身上有一股奶香味。
那股味道很淡,比悟以往吃的喜久福和甜点的甜腻味道不一样,像是牛奶和加了两倍甜牛奶的差别。

“悟,”夏油杰再一次从五条悟身边走过时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同样站定的人,“你是不是偷吃东西了?”
五条悟疑惑的看着他,忽然恍然大悟他问的是什么意思,抓着夏油杰的手按到自己胸上,“是涨奶了哦!”

夏油杰的掌心隔着衣服擦过五条悟的乳尖,五条悟的胸很漂亮,每一次做爱的时候都会让他忍不住去揉,他看着五条悟松开他的手,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已经泛红的乳头,那里还有点奶白色的湿迹。
“悟这样好色情啊。”夏油杰抬手按上五条悟的胸,揉捏着,乳头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似乎是又开始坏心眼了,手指只是隐约玩弄着乳头周围,让五条悟皱着眉头踢了一下夏油杰的小腿,但夏油杰却松了手坐到床边,一脸笑容的让他跨坐到他腿上。

五条悟坐过去,不满的抓着衣服,“杰,快一点。”
“悟在涨奶呢,”夏油杰偏偏不要,他用手揉着五条悟的胸,时不时擦过乳尖,“不过悟有尝过吗。”
五条悟还没开口说话,胸前的一方就被夏油杰含住,湿润的口腔包裹着乳头,舌头划过乳尖,然后吸吮着,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五条悟想要松手去推,另一方却被夏油杰的手玩弄,带着细微茧子的手掌擦过乳尖,将整个胸口包住,他感觉到了夏油杰的性器抵上他的胯间,身子不由得兴奋起来。

“悟,”夏油杰抬起头,嘴角还有五条悟刚刚流出来的奶液,“要尝尝吗。”
五条悟俯身去亲他的嘴角,却被夏油杰夺取了呼吸,不由得在心里骂他,却还是顺从地同他一起站起来脱下裤子,那双手拖着他的臀再一次坐下,“杰要进来吗?”

夏油杰的手指从他的蝴蝶骨落下,一点点滑落,像是一条蛇一样锁定他的每个部位,最后落到他的后方,卵丸下的穴口已经因为刚才的前戏湿润起来,一张一合的邀请着夏油杰的手指,感受着指尖滑过阴唇,然后又离开,五条悟咬上夏油杰的侧颈,嘟囔了一句。
“总有种悟怀孕的感觉,所以慢了一些,”夏油杰轻轻拍了拍五条悟的臀,摸了下湿润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听见五条悟闷哼满意的有加进去一根加快了速度,“悟要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杰是变态吧!”五条悟喘息着,明明杰知道他真的有属于女性的子宫,还要说这些,这种感觉像是他要被杰弄的怀孕了一样。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的敏感点在哪里也知道五条悟需要什么,手指将穴口扩开,那里早已经湿漉漉的了,汁液顺着他的手指流到手上,黏糊糊的很色情。五条悟费劲地脱下上衣,乳头明明刚出过奶又一次涨起来,他有些急迫地扶着夏油杰的肩膀一点点将早已经蹭到臀根的那根东西吞下。
夏油杰却突然握住他的腰,含着他的乳头含糊不清地说着,“悟太慢了。”然后掐着他的腰猛的将他按了下去。

“…哈…啊……”一下子进入深处的感觉让五条悟一下子失去意识,穴口却还有意识地含着那根性器,夏油杰抬头亲了亲五条悟的唇,动了动,然后轻轻咬着五条悟的胸口将人的意识换回来。
这样的姿势让五条悟感到很危险,每一次的进入都很深,几乎顶到他的子宫口,但夏油杰不要,只是直直撞在他的敏感点上,一下又一下,撞得五条悟没有力气抓住夏油杰的肩膀,只能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感受着夏油杰含住他另一侧的乳头。

杰好像小宝宝啊,五条悟被自己的想法笑到,却在下一秒瞪大眼睛。

“…等等…杰!”胸前那里忽然被咬了一下,密密麻麻的快感传达到身体的各个地方,“好奇怪…”
“悟这里又要出奶了。”夏油杰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后面的肉穴因为突如其来的空缺猛的收缩几下,然后有一次狠狠落下。

什么啊杰今天好凶,五条悟恍惚着,抖着身子射了出来,乳头喷出奶液,流了一身,肉穴还没从高潮中脱离就又一次被夏油杰开拓,明明他刚刚射过,乳头还好痛,但是杰每一次都搞的他好爽,五条悟胡乱地亲吻着夏油杰的散发,身子猛的颤了几下,被抬着臀离开阴茎时后穴流出水来,打湿了床单。
他被放到了床上抬起臀,扭头去看夏油杰,却被夏油杰突然的进入弄的酸麻,呜咽着抓紧床单,感受着夏油杰用手扣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的胸部。

悟为什么涨奶啊,夏油杰问他,然后一次次把他的意识撞出脑袋,用离谱的性器强奸他的脑子,五条悟被他抓着手腕抬起身子,像是被夏油杰握在手里的玩具,夏油杰型号的那种。
他胡乱地说着实话,然后被夏油杰拖着大腿抱在怀里,每一次抽插都能看见,看到自己的肉穴被夏油杰抽插的模样。好色情,六眼的能力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在看自己被杰操的录像。眼角因为激烈的做爱泛红,眼泪在一次次撞击下被逼出来,和口水混在一起流到床单上,一片狼藉。
乳头因为夏油杰的玩弄泛红,肿胀着,胀痛的感觉又一次产生,他抓住夏油杰的手抚上去,然后被夏油杰一点点揉着,在夏油杰狠狠地一次撞击和射精下又一次快感侵袭下喷出奶液,射出精液。

“悟今天射了好多次了,乳头都红了,”夏油杰下巴搭在五条悟肩膀上,拨弄了一下五条悟的乳头,看着他的身子无法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已经变得好敏感了。”
五条悟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到肉穴里的那根东西又一次硬起来,刚刚射进去的精液被堵在子宫口,又被接下来的玩弄搞的发出水声。

杰果然是变态吧,会怀孕的,五条悟捂着肚子,感觉那里被夏油杰的精液填满,像是怀孕了一样,他扭头去亲夏油杰,缠上夏油杰的舌。
子宫口被突然的深入撞开,五条悟忍不住发出呜咽地呻吟,脚背绷紧,夏油杰能感受到含着自己性器的肉穴忽然开始收缩,将他的形状刻在内壁上,一股热流从穴口内流了出来浇在他的阴茎上,让夏油杰笑了一下,抱着五条悟操弄了几下射了进去。

“…呜呃…”五条悟费力地捂着小腹,身子还没有从刚才的快感中缓过来,忽然整个人抖了一下,抓着夏油杰的手臂尿了出来。
床单这一下是真的一片狼藉了,夏油杰抽出自己的性器,将五条悟放平在干净的那一侧,抬起他的臀去看他腿间的肉穴。
那里被精液灌满,混着子宫里流出的汁液,阴唇因为做爱变得红润,夏油杰用手指去碰那里就能看见那里张开,液体从小穴中流出来,滴到床单上。
“悟这里被操开了,”夏油杰将手指插进去,将里面的精液挖出来,看着五条悟再一次因为触碰到敏感点而颤抖,“明天问问硝子会不会怀孕吧。”

五条悟倒在床上穿着粗气,忽然抬起脚去踹夏油杰的肩膀,却在半途被狠狠按上敏感点卸了力道,“…刘海变态…!”
夏油杰敷衍的嗯嗯两声,起身亲了亲五条悟胸前红润的乳尖,看到那里又流出白色的汁液,用另一只手轻轻抹下送到五条悟的嘴中。

“悟不要浪费食物啊。”夏油杰眯着眼睛笑道,看着五条悟冲他翻了个白眼,含住他的指尖。
“杰骗人,”五条悟踩着夏油杰的肩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下身大敞着,色情又纯情的,“明明没有什么味道。”
“悟还会涨奶多长时间?”夏油杰的手抓住五条悟不老实的脚,滑到脚腕上握住。
想着硝子前几天说的话的五条悟没注意到夏油杰又一次俯下身来,等回过神来时又一次被抱了。

“…所以…杰果然是…”
“是什么?”夏油杰坏心眼地问,动作却让五条悟无法将之后的话说出口。
是变态,怪刘海变态,五条悟恶狠狠地想。

“硝子!胸口好痛!”
“你和夏油那家伙又干什么了!”家入硝子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手上的手术刀了。

“硝子在明知故问嘛,不过诅咒的确是不见了,就是胸口有点痛,杰太用力啦!”五条悟躲开飞来的手术刀坐到椅子上说道。
“你这个失格教师,”家入硝子黑着脸给他扔了一管药,“快给我滚出去!”

硝子好过分啊,这句话唯独不想从五条悟嘴里听到。
家入硝子将手术刀扔到垃圾桶,点上一根烟,打开窗户却看到窗外楼下冲她笑的夏油杰不由得啧了一声很奇怪,最近悟很奇怪,夏油杰有些疑惑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五条悟,虽然有可能是他的错觉,但是他总觉得悟身上有一股奶香味。
那股味道很淡,比悟以往吃的喜久福和甜点的甜腻味道不一样,像是牛奶和加了两倍甜牛奶的差别。

“悟,”夏油杰再一次从五条悟身边走过时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同样站定的人,“你是不是偷吃东西了?”
五条悟疑惑的看着他,忽然恍然大悟他问的是什么意思,抓着夏油杰的手按到自己胸上,“是涨奶了哦!”

夏油杰的掌心隔着衣服擦过五条悟的乳尖,五条悟的胸很漂亮,每一次做爱的时候都会让他忍不住去揉,他看着五条悟松开他的手,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已经泛红的乳头,那里还有点奶白色的湿迹。
“悟这样好色情啊。”夏油杰抬手按上五条悟的胸,揉捏着,乳头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似乎是又开始坏心眼了,手指只是隐约玩弄着乳头周围,让五条悟皱着眉头踢了一下夏油杰的小腿,但夏油杰却松了手坐到床边,一脸笑容的让他跨坐到他腿上。

五条悟坐过去,不满的抓着衣服,“杰,快一点。”
“悟在涨奶呢,”夏油杰偏偏不要,他用手揉着五条悟的胸,时不时擦过乳尖,“不过悟有尝过吗。”
五条悟还没开口说话,胸前的一方就被夏油杰含住,湿润的口腔包裹着乳头,舌头划过乳尖,然后吸吮着,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五条悟想要松手去推,另一方却被夏油杰的手玩弄,带着细微茧子的手掌擦过乳尖,将整个胸口包住,他感觉到了夏油杰的性器抵上他的胯间,身子不由得兴奋起来。

“悟,”夏油杰抬起头,嘴角还有五条悟刚刚流出来的奶液,“要尝尝吗。”
五条悟俯身去亲他的嘴角,却被夏油杰夺取了呼吸,不由得在心里骂他,却还是顺从地同他一起站起来脱下裤子,那双手拖着他的臀再一次坐下,“杰要进来吗?”

夏油杰的手指从他的蝴蝶骨落下,一点点滑落,像是一条蛇一样锁定他的每个部位,最后落到他的后方,卵丸下的穴口已经因为刚才的前戏湿润起来,一张一合的邀请着夏油杰的手指,感受着指尖滑过阴唇,然后又离开,五条悟咬上夏油杰的侧颈,嘟囔了一句。
“总有种悟怀孕的感觉,所以慢了一些,”夏油杰轻轻拍了拍五条悟的臀,摸了下湿润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听见五条悟闷哼满意的有加进去一根加快了速度,“悟要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杰是变态吧!”五条悟喘息着,明明杰知道他真的有属于女性的子宫,还要说这些,这种感觉像是他要被杰弄的怀孕了一样。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的敏感点在哪里也知道五条悟需要什么,手指将穴口扩开,那里早已经湿漉漉的了,汁液顺着他的手指流到手上,黏糊糊的很色情。五条悟费劲地脱下上衣,乳头明明刚出过奶又一次涨起来,他有些急迫地扶着夏油杰的肩膀一点点将早已经蹭到臀根的那根东西吞下。
夏油杰却突然握住他的腰,含着他的乳头含糊不清地说着,“悟太慢了。”然后掐着他的腰猛的将他按了下去。

“…哈…啊……”一下子进入深处的感觉让五条悟一下子失去意识,穴口却还有意识地含着那根性器,夏油杰抬头亲了亲五条悟的唇,动了动,然后轻轻咬着五条悟的胸口将人的意识换回来。
这样的姿势让五条悟感到很危险,每一次的进入都很深,几乎顶到他的子宫口,但夏油杰不要,只是直直撞在他的敏感点上,一下又一下,撞得五条悟没有力气抓住夏油杰的肩膀,只能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感受着夏油杰含住他另一侧的乳头。

杰好像小宝宝啊,五条悟被自己的想法笑到,却在下一秒瞪大眼睛。

“…等等…杰!”胸前那里忽然被咬了一下,密密麻麻的快感传达到身体的各个地方,“好奇怪…”
“悟这里又要出奶了。”夏油杰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后面的肉穴因为突如其来的空缺猛的收缩几下,然后有一次狠狠落下。

什么啊杰今天好凶,五条悟恍惚着,抖着身子射了出来,乳头喷出奶液,流了一身,肉穴还没从高潮中脱离就又一次被夏油杰开拓,明明他刚刚射过,乳头还好痛,但是杰每一次都搞的他好爽,五条悟胡乱地亲吻着夏油杰的散发,身子猛的颤了几下,被抬着臀离开阴茎时后穴流出水来,打湿了床单。
他被放到了床上抬起臀,扭头去看夏油杰,却被夏油杰突然的进入弄的酸麻,呜咽着抓紧床单,感受着夏油杰用手扣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的胸部。

悟为什么涨奶啊,夏油杰问他,然后一次次把他的意识撞出脑袋,用离谱的性器强奸他的脑子,五条悟被他抓着手腕抬起身子,像是被夏油杰握在手里的玩具,夏油杰型号的那种。
他胡乱地说着实话,然后被夏油杰拖着大腿抱在怀里,每一次抽插都能看见,看到自己的肉穴被夏油杰抽插的模样。好色情,六眼的能力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在看自己被杰操的录像。眼角因为激烈的做爱泛红,眼泪在一次次撞击下被逼出来,和口水混在一起流到床单上,一片狼藉。
乳头因为夏油杰的玩弄泛红,肿胀着,胀痛的感觉又一次产生,他抓住夏油杰的手抚上去,然后被夏油杰一点点揉着,在夏油杰狠狠地一次撞击和射精下又一次快感侵袭下喷出奶液,射出精液。

“悟今天射了好多次了,乳头都红了,”夏油杰下巴搭在五条悟肩膀上,拨弄了一下五条悟的乳头,看着他的身子无法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已经变得好敏感了。”
五条悟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到肉穴里的那根东西又一次硬起来,刚刚射进去的精液被堵在子宫口,又被接下来的玩弄搞的发出水声。

杰果然是变态吧,会怀孕的,五条悟捂着肚子,感觉那里被夏油杰的精液填满,像是怀孕了一样,他扭头去亲夏油杰,缠上夏油杰的舌。
子宫口被突然的深入撞开,五条悟忍不住发出呜咽地呻吟,脚背绷紧,夏油杰能感受到含着自己性器的肉穴忽然开始收缩,将他的形状刻在内壁上,一股热流从穴口内流了出来浇在他的阴茎上,让夏油杰笑了一下,抱着五条悟操弄了几下射了进去。

“…呜呃…”五条悟费力地捂着小腹,身子还没有从刚才的快感中缓过来,忽然整个人抖了一下,抓着夏油杰的手臂尿了出来。
床单这一下是真的一片狼藉了,夏油杰抽出自己的性器,将五条悟放平在干净的那一侧,抬起他的臀去看他腿间的肉穴。
那里被精液灌满,混着子宫里流出的汁液,阴唇因为做爱变得红润,夏油杰用手指去碰那里就能看见那里张开,液体从小穴中流出来,滴到床单上。
“悟这里被操开了,”夏油杰将手指插进去,将里面的精液挖出来,看着五条悟再一次因为触碰到敏感点而颤抖,“明天问问硝子会不会怀孕吧。”

五条悟倒在床上穿着粗气,忽然抬起脚去踹夏油杰的肩膀,却在半途被狠狠按上敏感点卸了力道,“…刘海变态…!”
夏油杰敷衍的嗯嗯两声,起身亲了亲五条悟胸前红润的乳尖,看到那里又流出白色的汁液,用另一只手轻轻抹下送到五条悟的嘴中。

“悟不要浪费食物啊。”夏油杰眯着眼睛笑道,看着五条悟冲他翻了个白眼,含住他的指尖。
“杰骗人,”五条悟踩着夏油杰的肩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下身大敞着,色情又纯情的,“明明没有什么味道。”
“悟还会涨奶多长时间?”夏油杰的手抓住五条悟不老实的脚,滑到脚腕上握住。
想着硝子前几天说的话的五条悟没注意到夏油杰又一次俯下身来,等回过神来时又一次被抱了。

“…所以…杰果然是…”
“是什么?”夏油杰坏心眼地问,动作却让五条悟无法将之后的话说出口。
是变态,怪刘海变态,五条悟恶狠狠地想。

“硝子!胸口好痛!”
“你和夏油那家伙又干什么了!”家入硝子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手上的手术刀了。

“硝子在明知故问嘛,不过诅咒的确是不见了,就是胸口有点痛,杰太用力啦!”五条悟躲开飞来的手术刀坐到椅子上说道。
“你这个失格教师,”家入硝子黑着脸给他扔了一管药,“快给我滚出去!”

硝子好过分啊,这句话唯独不想从五条悟嘴里听到。
家入硝子将手术刀扔到垃圾桶,点上一根烟,打开窗户却看到窗外楼下冲她笑的夏油杰不由得啧了一声。

夏油和五条悟一样,都是什么笨蛋啊,烦死了!

THE END.

23 Likes

好香啊,谢谢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