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gnancy》by Vivien

summary:怀孕的五条猫猫,被某个极恶诅咒师绑回了家。

五条悟失踪了,咒术届的最强,天才的六眼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咒术届那帮老头子不敢动家入硝子,毕竟家入硝子是医务人员。但其实问了也没有用,家入硝子知道也不会说。
被纷纷议论的当事人正坐在医务室的办公椅上,点上一根烟,她想起昨晚夏油那家伙突然到敲她的门后发生的事,忍不住啧了一声。

“……”她真的很想问一句你怎么来了,可是最后只是憋出一个名字,“夏油。”
“硝子,好久不见。”
扎着半丸子头穿着五条袈裟的人正站在她的门口,脸上的笑真的是让人想给他一拳,家入硝子黑着脸,往旁边的房间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人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还是那个表情,那个语气,就好像他从来没叛逃一样,“悟我已经带走了。”
“???”家入硝子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夏油杰转身往外面走,有些走神地想这结界是不是该把夏油杰屏蔽一下啊,等等,“你要干什么?!”
五条悟被夏油带走了?!
那她肯定会被那群烂橘子烦的!她还有很多实验没做呢!
“拜托硝子了。”夏油杰回身向她点了点头。

“夏油,你知道了。”

夏油杰的脚步只是顿了顿,然后消失在走廊转角处。

一想到这件事家入硝子就头疼,明明都知道五条悟的身体不一样,怎么这两个家伙就不会老实一点!她想着前几天被销毁的那份报告,自己成为干妈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五条悟怀孕了,结果夏油那个家伙把他掳走了。
虽然说,这是目前最正确的决定。

五条悟醒过来了的时候,昨晚喝了一小杯酒头晕脑胀的感觉还在,他发现这不是他住的地方,短短一周的习惯让他捂了一下肚子,松了口气。
“悟很担心?”
突然出现的熟悉声音让五条悟皱了下眉,绷带缠绕着的眼眸一瞬缩小,扭头看过去,很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油杰很久没见到五条悟了,起码有三个月了,谁知道再见面会发现五条悟肚子里多了个小家伙,很奇怪,他看着五条悟,知道他如今绷带下是怎么样的神情,也知道五条悟正在想什么,和以前很像。
“悟昨晚喝酒了哦,我在喜久福门口捡到你的。”当时还有一个不要命的猴子,夏油杰接过扑过来的五条悟时,差点被吐了一身,那个时候他想悟也只有这个时候会来抱他了。

“嗯。”五条悟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对自己酒量一点也不清楚的家伙一时不明白自己昨晚只是喝了不到一杯酒把,怎么会任由夏油杰这样。
“衣服都洗了,而且,悟,”夏油杰笑着,“那帮…烂橘子应该快要知道…”
“我被你绑走的事吗?”五条悟躺回床闭上眼睛,“那让我睡一会儿。”

“……杰。”

夏油杰接下来的话被全部咽进肚子里,他张了张嘴,坐在床边有些愣,像是刚刚和五条悟交往的那个时候,好久才反应过来开门出去。
悟好像瘦了很多啊。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给正在逛街的两姐妹发了个消息。

门咔哒一下关上,五条悟睁开眼,抬手解开了缠在眼睛上的绷带扔到一边,苍蓝色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一缕透过缝隙偷偷溜进来的阳光,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很熟悉也很安心,他侧着身子在枕头上蹭了蹭,想,就先这样吧,反正现在不见到那群老头子是最好的,就当他是被杰绑架了,虽然以后会很麻烦。
这样让他想起了之前,他和夏油杰总会半夜挤在一个被子里,他会在杰睡着的时候敲门,在杰开门后,抱着枕头扑进杰的房间,有时候是玩游戏有时候是睡觉,也有时候是…做爱。

五条悟和夏油杰,六眼和咒灵操使,挚友,家人亦或是爱人?

他好像很久没做梦了,五条悟躺在床上,从梦境中脱离,似乎是掐着点确保他能醒过来,门被轻轻敲了两下,传来夏油杰的声音。
“悟,衣服放在床上了,出来吃饭吧。”

五条悟咂了下嘴,在心底说了句假正经。对自己放任夏油杰近身的行为丝毫不提。他抖了抖床上那件衣服,是一件宽大的黑色丝绸制睡衣,他不由得想夏油杰干这一行还赚了不少钱啊,自己算是暂时被夏油杰包养了吧。
“……”

五条悟以为夏油杰不会在他怀孕时动他的,谁知道这个变态当天晚上就美其名曰怕他半夜不方便睡在了他的旁边——只不过是让他看的更清楚了。
手隔着丝绸制放在他的小腹上时,这种很久没触碰到的体温让他更加清醒了,是真实的夏油杰,叛逃三个月一次也没见到的夏油杰,他将手放在了夏油杰手上,难得叹了口气,“杰,”他想说些什么,却只是轻轻摸了摸,“摸到了吗。”
“啊…”五条悟听见夏油杰叹息一身钻进被子里,彻底看不见夏油杰的模样了,只能感觉到夏油杰的脸颊贴上了他的小腹,“悟,对不起,”他听见夏油杰这么说。

“……哈,杰果然是笨蛋吧。”

这里临海,是夏油杰同他家人偷闲放松的地方,也是烂橘子们绝对不会找到的地方。五条悟在这里住了几天就深觉偷懒生活的舒适,几次和夏油杰说真想一直待在这放松,但夏油杰只是笑着,把放在桌子上的牛奶递给他,一边说着加了糖,一边又说悟不要开玩笑。五条悟撇了撇嘴,还没喝到嘴就要吐,这下喜久福更不能让他吃了。
夏油杰有时候会不在,五条悟也不会过问,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快两个多月。那帮烂橘子每天因为他是否叛逃而吵着,但也始终没有发布相关的消息,大抵是怕他真的叛逃。

他似乎做了个梦,五条悟醒来的时候天头已经大亮,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地,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做了什么梦,五月多的肚子已经显出来,怀孕这件事他以前没有想过,因为他和夏油杰都没想过他真的会怀孕,他也没有想过会有叛逃这件事。

怀孕后穴口经常会流出水,像是失禁一样。夏油杰大概出门一段时间了,他想起昨晚自己小腿抽筋的事,动了动腿,觉得好多了,起身缓缓走向卫生间,下坠感让五条悟皱了皱眉,扶着墙面,也许是因为禁欲太长时间,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很想做,前面的性器已经因为每一次的下坠感硬起来了,蹭过已经变的湿漉漉的丝绸睡衣,他捂着肚子靠在墙上,想起硝子说的安全期,把手探了下去。
完全湿掉了,比每一次做爱时都要湿,他慢慢滑坐在地毯上,手指在阴唇的地方拨弄,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插进去。

“悟…”
啊,这家伙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五条悟看着推门进来的夏油杰,抬起黏糊糊的手指向看着他的夏油杰动了两下,“杰,过来抱我。”

“悟,我说啊,”夏油杰进了屋,似乎是在疑惑,“你想我抱你,还是…”操你。
“夏油杰。”
五条悟喊他的名字,然后整个人被抱起来放到床上,他看着夏油杰脱下他的裤子,掰开他的腿,用手指点上湿透的地方。
悟这里已经湿透了,夏油杰这么说,怀孕了这里还依旧在想要这呢。五条悟只是抬脚去踩他的大腿,骂他说的全是废话。

他很久没和夏油杰做爱了,似乎身子也是这么想的,格外的敏感,那只手只是触碰在穴口旁就已经让内壁抽搐,一只手托在他的臀上,他看见夏油杰俯下身埋在他的腿间,温热的口腔一下包裹住了湿润的下唇,五条悟几乎抬起身子,可是肚子里那个小家伙不愿意,只能一只手抚上肚子,一只手抓着床上的被褥。
夏油杰像是故意戏弄他一样,舌尖拨开阴唇,含住属于穴口的唇珠,用舌探进去。
就像是蛇找到了属于自己温暖的巢穴一样,蜷缩着,舔舐着内壁细小的褶皱,又伸展着身躯往里探去。五条悟有一瞬间不知道夏油杰到底进去了多深,只能断断续续地感觉到整个穴口都被夏油杰吸吮着,一下一下,一轻一重,然后裹住他的泛红的阴蒂磨蹭着,像是不满意他只是颤着身子,两双手狠狠地拖住他的臀揉着,几乎把整个穴显示出来。
五条悟只觉得自己的腿都要绷的抽筋了,费力地去推夏油杰的头,断断续续地骂着。但夏油杰就像是听不到他说的话一样,一副是悟让我做的我只是在做属于我的事。滚啊五条悟在心里骂着,却只能无力地蹬了几下腿,射了出来,连带着穴里喷出不少水,粘了夏油杰满下巴。

他似乎有些生气用打开五条悟已经被他吸吮的红润的穴,露出里面的穴肉,将性器抵上去,五条悟用手去挡却被夏油杰抵开,只能听见他说什么,悟这里已经被开发的很好了,不用我再扩张了。五条悟狠狠抬脚去踹,腿却抽了筋,只能捂着肚子倒吸着气,夏油杰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抓住他的腿揉着,然后操了进去。
长久没有东西进来的穴难免有一丝疼,但更多的是满足,五条悟张着嘴,舌尖探出来一节,手却还护着肚子,生怕夏油杰一个控制不住。

悟高潮了啊,夏油杰有些惊讶地说着,感受着穴的内壁缩紧,包裹着他的性器,是因为有孩子在所以更容易兴奋吗。
你他妈是变态吗!五条悟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却又被夏油杰抵进来一些,隔着生理眼泪看着面前笑得欠揍的人,没忍住呜咽出声。

操他妈的操他妈的,五条悟觉得自己被操得没法思考了,只能清凭借着本能护着肚子,夏油杰那根东西似乎收敛了不少,没有往子宫口顶,而是老老实实地操弄着他,他清楚不止夏油杰没满足,自己也是不满足地,夏油杰那个嘴似乎是安了什么做爱时候必会打开的开关,说着一堆没用的废话,但每一句都会让他积累快感。
悟生下孩子后这里会有奶水吗,夏油杰揉着他的胸口,那里有些涨,似乎在回应夏油杰的话。
很想尝一尝啊,说着他就狠狠操进去,像是在符合他说的话一样,俯身去吸吮五条悟的乳尖。

很奇怪,很奇怪,五条悟想,他的身体似乎被夏油杰控制了一样,明明那里不会有奶水,却流出来奶白色的液体,显怀的肚子被他护着,臀却在随着夏油杰的进入一颤一颤的。
臀下的被褥已经被精液和穴水搞得乱七八糟,他却还是不满足,酥麻的快感聚集在小腹,被夏油杰一次次压缩,太过于熟悉一这种感觉的五条悟只是昏昏沉沉地呜咽着呻吟,喊着夏油杰的名字,在夏油杰一瞬间僵住的动作下往下一动,让那东西抵到了最深的地方。
夏油杰回神摸上他的肚子,却被轻微的动弹吓了一跳。

哈,杰这个样子可真是狼狈啊,五条悟从高潮中回神,身子却还因为夏油杰性器抵在深处颤抖,他看着夏油杰愣住的表情,难得笑了出声。
摸到了吗,杰,他问。
夏油杰报复似的向后退了退,于是那东西蹭着五条悟的敏感点抽出去几乎将阴唇外翻,五条悟这才意识到这么长时间没做爱让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仅仅是夏油杰的进入和抽出就可以让他高潮。

悟今天似乎很开心,夏油杰说着,抽出性器射了出来,抱起五条悟将他放在干净的一侧,又俯身去亲五条悟因为连续高潮而失神的眼睛,似乎很满意看那双眼眸因为他而蒙上一层水雾。
起身垂眸去看五条悟的肚子时,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扶上去。

真是又幸运又不幸啊。

即使你会拥有最快乐的生活,即使你会拥有最强的力量。
但还不如最普通最好。

悟会离开的吧,夏油杰这么问五条悟。
杰也不会和我走的吧,五条悟笑着,毕竟杰还有想继续的事。
悟也有吧,夏油杰蹲下身子贴上那即将诞生出一个孩子的肚子,他以后怎么办。
不知道,五条悟这么说,不过。

这个孩子永远不会像我们一样。

——伊地知情报记载——
五条悟消失十一个月,曾有人目击他被极恶诅咒师夏油杰绑走,但无具体消息,并未叛逃,期间不知行踪。
回来第二日极恶诅咒师夏油杰出现在高专,被五条悟打了出去,具体原因未知。

THE END.

THEEND.

36 Likes

好温馨,感觉尸体回暖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