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呜呼悟狐(黑龙夏油杰x白狐五条悟,OOC预警,不太严谨全靠胡编)

相传在遥远的五条山有一位九尾狐仙,名曰悟狐。那悟狐长得漂亮极了,世人见到了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叹一句“呜呼”。
不过传说也只是传说罢了,五条山下的人已有数千年未曾见过那只狐狸,现在的人也都只当那是前人胡诌罢了。

“小道长今天又出来帮师父买东西啊?”
“小道长今天要买什么可都记清楚了?”
“那可不敢忘的,忘记了会被师父罚抄经书。”五条悟一身道袍,一头白发在头顶挽成发髻,身后背着个竹篓边走边瞧。
“那小道长今天要买的都是些什么,让大伙儿给你找找。”
“今天要十枚鸡蛋、五斤猪里脊、三棵大白菜,”五条悟想了想又接了句,“还有一盒糕饼!”
五条悟嘴上说着一盒糕饼,带回去的却是三盒,又是被夜蛾一顿罚。
不过为了糕饼,值得!
深夜,五条悟还在书桌前抄写经文,脚边散落着数张抄写错误的宣纸。
窗外月亮高挂于空,月光洒在院子里的青砖上。蓦的,那青砖上的月光像是水波纹般一阵晃动,层层涟漪间闪过一道黑影,隐隐有龙的影子。
五条悟抬头看去,青砖依旧是那块普普通通的青砖,被月光照的泛着银光。
第二日一大早,夜蛾说有其他道观的道士上门拜访,五条观中本就没几个道士,连夜抄经文抄到睡着的五条悟必然被强行叫起来撑场面。
五条悟努力睁着眼睛和同门师兄弟站一排,他头上的发髻有些松散但也来不及重新梳理,一心只想着撑完场面立马回去继续睡觉。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也只能稍稍下头稳住身体的重心让自己站好,远远地看过来也像是立正的样子。
可天不遂人愿,人更不。
从其他道观来的那位偏偏就在他面前停下,站他旁边的硝子直接两指一掐他的腰眼疼的他瞬间清醒。
“就他了。”眼前带着黑色耳钉的奇怪道士笑眯眯的看着他,让五条悟有些疑惑。
夜蛾脸上的笑容仿佛在那一刻产生了一丝裂痕:“好的,悟,这几日你陪夏油道长在五条山附近转转,切勿怠慢。”
等夜蛾正道和那位夏油道长进屋后五条悟问硝子:“那是谁?其他道观的道士?”
“恩,好好干,相信自己,顺便你去洗个脸。”硝子拍拍他的肩膀飞速溜走,生怕他记起自己掐那一下再报复回来。
五条悟现在困得只想找个地方睡觉,回到自己屋里看着镜中的自己才发现脸上印着三道心经,原来刚刚那人是在嘲笑他,还让所有师兄弟都看了他的笑话!
五条悟心想此仇不报非君子,他肯定不会“怠慢”这位贵客。
当天中午,道观内所有人和往常一样聚在斋堂吃饭,那位贵客夏油道长自然也不例外,今天就像是为了装样子给外人看,菜里一点荤腥也没有。平日里哪顿没有鱼和肉,五条悟对此非常不满,准备待会儿偷偷把自己藏的桂花糕吃了,至少满足一下自己对糖分的需求。
彼时五条悟正在房间偷偷吃糕点,一回头发现那夏油道长正在自己房门口站着,他只能忍痛把自己刚拿起来的一块桂花糕递给夏油道长,问:“吃吗?”
夏油道长原本也不想吃,但他既然这么问了,那自然是,“吃。”
好在五条悟吃得快,夏油道长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小半盒,更好在夏油道长有良心。
“你带我下山逛逛,我请你吃桂花糕。”
“成交。”送上门的糕点不要白不要。
“你可以叫我夏油杰。”
“五条悟。”

五条悟是被夜蛾从山上捡回道观饲养的,那时候每隔几天他都会有下山的机会,有时候是跟着师兄弟下山采买,有的时候是和家入硝子他们偷偷下山去玩。后来小崽子们都长大了,也就不用再跟着师兄弟们一起下山,五条悟毅然决然扛起了下山采买的“重担”,除了一天天在山下吃各式各样的糕点外,偶尔还会给硝子带回去些成品药丸。
也许他说不清五条镇上的每条巷弄的名字,但他闭着眼都能找到他爱吃的那几家糕点铺子,这不就带着夏油杰逛过去了。
夏油杰此次前来是为寻人,虽不明说,但他觉得大差不差是已经找到了,只不过对方把他忘了。
可谁知到是真忘还是假忘?
“这家店,酥饼那可真是一绝。”五条悟指着前方一间铺子,那酥饼的香味已经飘至面前,混合着肉、香葱、酥油的味道引得他忍不住咽口水。
夏油杰直接买了两份,一份递给他一份自己吃,这酥饼口感确实不错。
二人一路穿街走巷一路吃,等到卖桂花糕的摊位前五条悟已经撑的在那打嗝。
“桂花糕还要吗?”夏油杰看着他有些好笑。
五条悟站在摊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摇着头道:“有缘无分,今日我恐怕无福消受。”
“过了今日,明儿可就没有了。”
“老板,要五盒。”
这次下山五条悟没有背竹篓,也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变出尾巴来做收纳,五盒糕点只能手中提着上山。
刚走了一半他才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到能决定他会不会又要连夜抄经文。
“夏油道长。”
“?”突然这么客气?
“想必您手中定有那乾坤袋做收纳,可否让我……?”
五条悟的话没说完但都懂,下一秒他就见夏油杰两手一摊。
“五条道长多虑了,那种金贵之物,我一个穷道士自然是没有的。”夏油杰当然没有,他随手即可召唤出自己的小空间往里面扔东西,哪里还需要乾坤袋这种物件。
五条悟不信,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眼珠子一转想好了如何甩锅才能让自己从中完美脱身。
“既如此,还望夏油道长能帮在下分担一些,”五条悟分了一袋递给一旁正揣着手的夏油杰,他倒是没拒绝,“多谢夏油道长,回去后见机行事。”
道观里因为来了客人,每个人都不闲着,各自找地方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连五条悟和夏油杰回来,都是手上活不停偷偷看两眼。
原本想先把糕点拿回屋里藏起来,偏生夜蛾正道坐在了袇房外的石凳上,石桌上摆着三杯茶,一看就是早看出了五条悟的小算盘。
“师父,我们回来了!”五条悟理直气壮的走到石桌旁把手上提的盒子放下,“这是夏油道长买的,他想带回去的特产,我帮他提上来了,是吧?夏油道长?”
想了半天,也就想出这馊主意,小狐狸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他看着根本不信的夜蛾道长。
“确实是我买的,那我就先回客堂了。”夏油杰提起桌上的五盒糕点,同情地看了一眼五条悟,对方的眼神已经从期待变成了质疑。
夏油杰没有偷听别人谈话的习惯,更何况离开后的事不用想也知道,只能是小狐狸挨老狐狸的一顿说,再罚抄些经书。
当日晚膳去斋堂时夏油杰没看到五条悟的身影,等到天彻底黑了,一只黑色的狐狸用嘴叼着一盒糕点的绳子翻墙跳入袇房的院内。
黑狐狸微微扬起头嗅了嗅院中的气味,转头顺着铺满鹅卵石的路往前走,穿过小门,是一个只有一间屋子的小院。屋里点着灯,屋内的人正奋笔疾书的影子随着烛火的摇曳投在窗纸上。
黑狐狸慢吞吞地往小屋走,他倒是想看看屋里的人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有人闯入。
“谁?”门边的窗户被推开,屋里的人拿着毛笔探出头往院子里瞧,“哪里来的狐……?”
黑狐狸点点头,加快了步伐走进屋里把糕点放在桌上,黝黑的爪子一伸拍在糕点盒上。
原本离自己而去的美味失而复得的感觉确实美好,但五条悟想起自己还没抄完的道德经便觉得是自己应得的才对。
“夏油道长既与我是同族,那我便不客气了。”
这一句黑狐狸倒是没点头,反而绕着五条悟转了两圈才化出人形。
“糕点给你拿了一盒垫垫肚子,若是不够我再去取。”
“那就麻烦道友了。”五条悟一点也不跟他客气,谁让他全部拿走后又自己送上门来。
剩下那几盒本就在夏油杰的便携空间里,他出门了一会儿就装作拿回来的样子又进到屋里。
“明日我想上山看一下,还得麻烦五条道长陪贫道走一趟。”
五条悟原本就接到了夜蛾正道刚交代的任务,明日要去山上接快结束冬眠的灰原师弟,正巧可以带着夏油杰去见见五条山上的世面。
“可以是可以,但师父原本交代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要我明日去做,时间安排上恐怕……”五条悟慢条斯理地拿起一块糕点,意味十分明显。
“啧,你这可算敲诈,就不怕我告诉你师父?”
“你会吗?道友。”
“两盒,口味自己选,时间你安排。”
“成交。”

17 Likes

蹲蹲/(=✪ x ✪=)\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喜欢这个设定!!

2 Likes

夏油杰有心,晚上还想着帮五条悟抄几遍经书再走,结果被罚的人抄到一半趴下了,剩下的经文只能是他借着烛光抄完了所有。
** 不过看着身边因为身体上残留的习惯性而变回原形贴着自己睡的狐狸,这一晚上的忙碌也是值得的。小狐狸的尾巴一如当年的柔软,只不过数量又少了一条。**
** 第二天家入硝子起早来喊五条悟一起去做早课,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一黑一白两只狐狸卷起尾巴贴在一起呼呼大睡。画面很美好,但硝子下手一点也不含糊,一把抓起白狐的尾巴提起就往门外走,快到门口了思来想去还是倒回去又抓着黑狐狸的尾巴一起提走。**
** 睡得好好的白狐愣是被人给晃醒了,眼睛还没睁开,七根尾巴先熟练的缠上硝子的手腕。黑狐狸在硝子踏进院子的时候就醒了,只是没想到会被人一起提着赶早课。**
** 白狐熟练的前后晃荡两下松开尾巴落在地上直接化人形,一睁眼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妙。**
** “硝子,快松手!”**
** 家入硝子飞快的松手,却又怕黑狐狸摔了赶忙伸手去接,她只觉得一双小爪在自己掌心一蹬,旁边又多了个人。**
** “道友,力气不小。”夏油杰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从袖子里翻出一块状元糕递给家入硝子。**
** 五条悟充满质疑的眼神又一次落在夏油杰的身上,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背着自己偷偷藏了一块。**
** 条件反射性伸手微微弯腰接糕点的家入硝子也有些茫然,转头看见五条悟突然懂了什么,她毫不犹豫塞进他嘴里:“快吃点垫垫肚子,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待会儿又得挨师父的骂。”**
** 大殿内人已经来了不少,五条悟和家入硝子去了第一排的角落,夏油杰也跟过去找了个位置。按规矩作为重要客人的夏油杰应当去中间夜蛾正道的旁边,可他如此干脆的跟过来,有些老古板的夜蛾正道明明看到了却什么都没说。**
** 家入硝子越看越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的过分,仿佛在此之前的百年间曾见过,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用手肘顶了下五条悟的腰,小声问:“他怎么在你房里?”**
** “因为昨天我回来的时候被师父抓到了,又罚我抄……惨了,我忘记把我抄好的《清净经》带来了。”五条悟霍然起身,又让旁边伸出来的一只手按下,一沓抄好的经文放到他腿上。**
** “今天上山还得劳烦五条道长。”**
** “夏油道长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 -**
** 三百年过去了,山上的变化很大,灰原雄当年选择冬眠的洞穴被茂密的树丛遮蔽的难以发现,原本留下的标记也早已被埋没在尘土里。**
** 早课一结束夜蛾正道就把五条悟叫过去把带有灰原雄气息的罗盘交给他,“顺着罗盘找,千万别再找错熊了。”**
** “找错熊?”夏油杰忍着直到出了大殿才笑出声来。**
** “那可是一只黑白双色的熊,极为罕见,”五条悟义说的振振有词,“更何况我出门前也没人告诉我七海海的原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自然可能会以为那就是七海海,而且我怎么知道那只熊猫是师父养在山上的。”**
** “咻——”抄了一夜的经书被揉成一团从屋内飞出来砸在五条悟的后脑勺上。**
** 夜蛾正道的怒骂从大殿内传来:“你还有理了?”**
** “快走快走。”五条悟一把抓起地上的纸团拉着夏油杰加快步伐往道观后门走去。**
** -**
** 有道观的约束在,很少会有山下的居民到山上放捕兽夹或设捕猎陷阱,但总有些偷猎户会趁着每个月道观里最热闹的那几天摸上山。每次道观里的人上山执行任务,除了任务本身以外一路上也需要清理这些陷阱。**
** 五条悟的神识从他脚下向四周铺开,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妖力却依旧如当年那般强大。毫不避讳的带着强者气息的神识从夏油杰身上扫过,被掩盖在黑狐狸皮囊下的真身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团,想再仔细看看又被黑狐狸遮盖的严严实实。**
** 好奇心被勾起的五条悟一路上装作不经意的从他身上扫过好几回,扫到夏油杰实在忍不下去直接握住他的手腕注入自己的妖力,让神识瞬间铺满整座山。**
** “标记都做好了,你是要先去处理陷阱还是先去找你的是兄弟?”**
** 原本可以做一天的活儿一下就少了一个偷懒的理由,五条悟撇撇嘴看了下神识中刚被人在山上打下的那些标记点:“那就往灰原的方向一路清理过去好了。”**
** 顺着罗盘指引的方向,走过去并不远,路上也只有两个需要处理的陷阱,比之更麻烦的是被荆棘树藤挡住的山洞洞口。**
** “你们这座山有限制使用妖力吗?”荆棘在妖力面前实在不算什么,可要是跟某些山一样限制妖力使用,那就得忙活好几个时辰了。**
** 五条悟摇头:“十五月圆那天限,平时只要不在山下的百姓面前使用就可以。”**
** 话音刚落,五条悟的妖力渗透进每一根荆棘与树藤,他伸出手向两边一挥,荆棘与树藤像是窗帘一般在洞口两侧挂起,已经生根的部分无法离开地面,每一根荆棘和树藤都绷的紧紧的。**
** “快进去,不然挺为难它们的。”**
** 负责管理这座山的妖不能过多的干预山上生灵的生长,即使是树的长势也属于违规行为。洞口的这些荆棘与树藤若是时间久了则会定型,也算是干预的一种。**
** 洞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夏油杰甩甩手一团火聚在他的掌心,对着火苗轻轻吹一口气,瞬间膨胀如柚子一般大的火团脱离掌心浮在二人跟前,照亮山洞里的路。**
** 山洞不算很深,弯弯绕绕倒是挺多,连罗盘上的指针都摇摆了许久才确定最终方位。顺着指向找去,一只黑熊正蜷缩在山壁上的一个椭圆形石洞中,几块不知道什么时候碎落的山石正在他身上随着呼吸起伏。**
** “他还在睡?”**
** 夏油杰这句话落在五条悟耳朵里,只剩下字面意思。**
** “等我把他扛下来就醒了。”五条悟把两边袖子卷起,双手举过头顶,一部分妖力凝聚在手臂上气势汹汹地往黑熊走去。**
** 每座山都有不同的教育方式,硬生生把冬眠的熊扛下来提前弄醒这种事情,即使夏油杰一路上经过几十座山也的确确是第一次见到。**
** “不如试一试我们道观的叫醒方法?”**
** 一颗深紫色的光球从五条悟身边飞过落在黑熊头上,那光球在熊头上滚了两下散成点点星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 五条悟的双手还在离黑熊不到一米的地方,石洞中的黑熊动了动腿,闭着眼朝着洞口的位置翻身滚下来,刚巧在五条悟脚尖前面停下。**
** “你醒了,灰原师弟!”五条悟手臂上的妖力还没撤下,他直接蹲下去用双手在黑熊的肚子上疯狂揉搓。**
** 太久未进食的黑熊让他按的有些反胃,四只爪子努力的扑腾着翻过身化出人形。乱糟糟的衣服和道袍染了灰尘更显狼狈,灰原雄抬头想看看到底是谁来喊的自己,回头一定要告他的状。**
** “是谁……小白小黑?!”灰原雄从地上猛的跳起来,双手握住五条悟的肩膀,“小白师兄你没事了?!”**
** 五条悟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自己肩膀上的灰手印,“不要叫我小白,叫我五条师兄!”**
** “好的五条师兄,”灰原雄赶紧给自己用了个清尘术,转头看向夏油杰,“小黑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
** “这两天刚到,正巧赶上你冬眠结束,”夏油杰假装从前襟拿东西,实则是打开了小空间取出一个小葫芦递给他,“先吃点东西。”**
** “谢谢师兄。”**
** 五条悟刚想说怎么能对外人一点防备都没有,灰原雄刚把葫芦盖子打开他就闻到了十分香甜的蜂蜜气味,光闻就能知道这一壶比他之前尝过的那些品质高不少。**
** 这个夏油杰到底什么来路?**
** -**
** 离开山洞的三人需要先把山上还未处理的盗猎陷阱清理干净才能回去,一路上灰原雄唧唧喳喳问了一路,五条悟从一开始的好好回答到让他自己去找七海建人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
** 瞧见五条悟不想再接受自己的“拷问”,灰原雄绕到夏油杰那头又开始聊:“小黑师兄你现在叫什么?当年你跟那位走了之后我们难过了好几天。”**
** “夏油杰,我现在已经接手道观了。”**
** 灰原雄衣服恍然大悟的样子:“所以现在是夏油真人?”**
** “夏油道长就好,你愿意喊师兄也可以。”夏油杰从袖子里翻出一块包好的桂花糕往身旁递,他要先安抚一下快炸毛的狐狸。**

14 Likes

小白师兄称呼好可爱ww

1 Like

【三】
灰原雄和夏油杰聊的话题是曾经发生在五条山上的事,甚至在他们的聊天里一直有一个“小白”的存在,可现在的“小白”已经无法再找回之前的那些记忆,听在他耳朵里反倒是更像故事传说。
五百年前突发山洪的时候,五条山上还没有借用道观这种多人管理方式,原本的山神正因其他灾祸而陷入沉睡。山上的一位大妖凭一己之力把损失控制到最小,才没有影响到山下的村镇。
那个时候灰原雄和七海建人还是刚修行一百年的小熊,刚躲过天灾在去寻找新住处的路上捡到了一只八条尾巴的白狐和一只不太普通的黑狐。两只小熊也是第一次见除了山神外还能自身带有如此充沛灵气的生物,他们决定一熊一只抱起来一起去找新住处。
黑狐狸醒的很快,他睁开眼不吵不闹,只歪着头听灰原雄在那对着他说话。
灰原小熊说了好多黑狐狸都没反应,他靠近七海小熊小声说:“这只黑狐狸不会是聋子吧?”
“别胡说,他耳朵在动。”七海小熊又低头看看自己抱着的白狐狸,八根尾巴还垂着没有要醒的意思。
“你们是谁?”黑狐从灰原小熊那跳下来,一转头就看见了被七海小熊抱着的白狐狸,“放下他!”
七海小熊直接把白狐往黑狐面前一放就准备拉着灰原小熊走,可他动作再快也没有灰原小熊的嘴快。
“我叫灰原雄,他叫七海建人,我们的名字是山神大人给我们起的,你叫什么?”
“我叫……”彼时的黑狐刚降世不久还没有属于他的名字,他摇摇头,“不知道。”
“好可怜啊,他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当灰原小熊在两只狐狸之间转悠的时候,七海小熊就知道更糟糕的事情要出现了。
“这样吧!你叫小黑,他叫小白,”灰原小熊伸手指着地上的白狐狸,“等山神大人下次来的时候再请他给你们取正式的名字。”
还好地上的狐狸没醒,不然当场就得蹦起来给他一拳。
本就没有名字的黑狐狸觉得暂时用一下也可,主动去扛起白狐狸跟在两只小熊身边一起去寻找住处。
虽然山洪来势汹汹,但有大妖的阻挡波及的范围并不算广,只不过两只小熊倒霉,正好被冲走了他们居住已久的家。小熊们对新家的要求并不高,但是现在多了两个新同伴他们就得找个更大更粗壮的树或是山洞。
灰原小熊再次撑起沟通的桥梁:“你们以前是住在哪里的?是在比我们更高的地方吗?”
黑狐狸虽刚降世,但在之前作为石头的记忆却还是有的:“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
“哇,山顶好玩吗?我们就之前见山神大人去过一次!山神大人超厉害的!”灰原小熊一说起山神就停不下来。
一路上谈天说地倒也不觉得累,山下的树长得不够粗,一行小动物到了山腰才找到适合他们住的地方——一棵拥有粗壮树干的枯树。两只小熊掏空了树干,里面正好能容纳下他们四个。
睡了一路的白狐狸尾巴突然蜷缩起来,它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漆黑,头往上抬手一只跟自己长得十分相像的黑狐狸。
“你是谁!”白狐狸瞬间跳起来摆出防御的姿势。
“小白你醒啦!他是你的朋友小黑,”灰原小熊从小黑狐狸身后探出头开始第二次自我介绍,“我叫灰原雄,他叫七海建人,因为不知道你叫什么,所以我们现在叫你小白。”
“小白?我怎么可能有这么难听的名字!”白狐狸八条尾巴像孔雀尾巴一样展开,“我可是山上独一无二的九尾狐。”
灰原小熊数了数他背后的尾巴,不敢讲,怕他听到万一难过了怎么办。
“你只有八条尾巴,”勇敢的七海小熊站了出来,顶着白狐狸质疑他是不是不识数的目光伸出自己短短的右爪指向那几条白色狐尾,“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白狐狸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尾巴,皱着眉回头,“那我也是山上独一无二的存在,肯定不叫小白。”
“那你叫什么?”
“我现在记不起来了,他肯定也不叫小黑!”小白狐狸一指旁边的小黑狐狸,十分笃定自己的想法。
“小黑是现在没有名字,要等山神大人来给他取。”
“那山神一定知道我是谁。”
失去一条尾巴换得重生的同时也会让九尾狐失去之前的记忆,但修炼多年的灵力并不会从他身上消失。
“小白”和“小黑”这两个名字并没有陪伴他们太久,半个月后山神出关给他们取了名。
“小白”叫五条悟,“小黑”叫夏油杰。

道馆门口站了不少人,都是来迎接灰原雄冬眠结束的,七海建人正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罐蜂蜜。
“七海——”灰原雄朝着目标飞奔,然后郑重的接过蜂蜜罐直接拧开就往嘴里倒,“谢谢大家来迎接我!”
夏油杰和五条悟没有去参与他们之后的斋堂小聚,回到五条悟的那个小院子里。
“夏油道长,你应该知道我的第八条尾巴是发生了什么的对吧?”五条悟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拿起石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递到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对他摇头:“如果我知道发生过什么,那现在也不应该是在你记忆里同我的第一次相见。”
五条悟之前的几百年都没想过曾经八条尾巴甚至是九条尾巴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听他们聊起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倒是莫名让他有些好奇自己的尾巴到底是怎么少的。
“那我的第一条尾巴是怎么少的?”
“山洪。”
五条悟猛地退后两步:“我难道是被山洪卷下山才死的?!”
想法很奇特,但也算符合常理,夏油杰没点头也没摇头。
当初他们分离是因为一条从远方来的龙,它到五条山的目的是寻找自己的接班人,彼时的夏油杰还披着黑狐狸的外皮,直到被套进麻袋带回龙族所盘踞的那座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伪装在山神面前如同透明。不过在成为山神的必修之路上他也学了很多,也见到了那本各山备用山神名册,五条山那一页只画了一只白色九尾狐。
那只狐狸单是看画像就觉得美极了。
一旁的五条悟还在想自己之前的死法是不是有点太惨烈,不知道第二条尾巴丢的时候是不是一样的……
他骤然转头看向坐在旁边石凳上的人:“道友可否还记得昨晚说过的话?”
“现在去?”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现在下山恐怕回来都得两三个时辰之后,回头五条悟又免不掉一顿罚。
“现在去。”反正陪同夏油道长下山是个正当理由,夜蛾正道定是不能怪到他头上。

二人离开道观时看山下的镇子里还未点灯,等走到山下街道上已然灯火通明。五条悟以前都只有每年除夕那天晚上见过山下的市集,夜蛾正道会在那天带着他们在晚上下山给山下的村民布施福泽。平日里晚上的街道不似过节时那般热闹,却也有不少商贩和吃完饭出门消食的居民。
“夏油道长,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五条悟扯着自己好奇的话题,想从夏油杰嘴里获得些新信息。
“以前?”夏油杰回忆着当年一同生活的日子,“以前的你很乖很粘人,会粘着我睡觉,每次都会找借口说贴在一起比较好过冬,可那会儿都快到芒种了。”
“很……乖?我?还粘人?”五条悟在脑子里尝试着想象符合这种词汇的自己会是个什么样子,总觉得有些奇怪,这跟他现在的大帅哥形象一点也不符合,大帅哥怎么可以做粘人精。
夏油杰拍拍他的肩膀,一手指着昨日去过的那家糕点摊:“已经收摊了,你还有别的想吃的铺子吗?”
“他家铺子就在那条街上,再走走就到了。”
这次五条悟挑了一盒核桃酥一盒绿豆糕,还专门给家入硝子带了一盒糖,他们没有多逗留,按照原本下山的路线往回走。
果然等回到山上已是亥时,道观里静悄悄的,只有燃烧着的火烛偶尔发出些“噼啪”的声响。夏油杰依旧跟着五条悟走进他的院子,脚刚踏进院门一抬头就发现夜蛾正道正同家入硝子在石桌边下棋。
“硝子,你帮我跟师父说我是陪夏油道长下山了吗?”五条悟说着往前走两步,惊讶出声,“呀,师父你也在呢!来,夏油道长,您来的路上同我说有事要找我师父,这不,真巧。”

14 Likes

开屏打字让在大雨中没有伞的我也能看得很清楚ヽ(≧ω≦)ノ
hhh乖乖粘人小狐狸巨贴合ヽ( ´¬`)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剩七條尾巴的悟 QQ他發生什麼事了
但也很多人愛他就覺得很好了

好好看。喜欢这个设定

好家伙刚发现自己忘记发完了,一直以为自己更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结局来了!↓
↓↓↓↓↓↓↓↓↓

五条悟拽起坐着的家入硝子的一条胳膊就往屋里带,把院子留给他们,只希望夏油杰别露馅了。
夏油杰看着他的背影面带微笑,捏碎了上山时随手捡的一块小石子。
“师父。”夏油杰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这样称呼过夜蛾正道,这次来从踏入道馆到刚才都是称呼对方“夜蛾真人”。
夜蛾正道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却也没想让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他倒了杯茶放在夏油杰面前,“你想带他走?”
“他也是时候该接受山神历练了,”那杯茶还未动,被夏油杰推远了些,“师父培养了这么多年的接班人,也是该让他走上正轨了不是吗?”
夜蛾正道这些年法力减弱,虽不会危及生命,但是对于山神来说也近乎是另一种“死亡”的宣告。可如今的五条悟也不像最初那般,虽然法力还保持在原本的水平线,但为人处世同千年前却大相径庭,夜蛾正道也曾想过让他自己开始山神历练,可依他现在的性子,估计就是出去潇洒的玩两年再回来。
“师父,我只是想带他一起出去完成山神历练,等历练结束,他还是会回到五条山做他该做的,”夏油杰知道夜蛾正道在担心什么,他虽然也想过把狐狸带回龙族藏起来,但相比于被迫变成自己的金丝雀,他更希望五条悟成为那个因为实力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山神。
夜蛾正道依旧没说话,却把那杯已经冷了的茶喝了,之后也不再理会夏油杰还想说什么,径直离开了院子。
屋内的五条悟一直贴在门口偷听,连本体的耳朵放出来了也没听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还不敢放出神识,若是被夜蛾正道发现又得挨一顿罚。
家入硝子坐在椅子上撇着他,看着他翘着屁股偷听的姿势真想上去就给他一脚,当然她也这么做了。
猝不及防被踹得贴在门上的五条悟转过头用眼神控诉着家入硝子过分的行为,紧接着就被一股外力推的向后倒去,灵活的狐狸膝盖微弯,下一秒脚上蓄力跳起腾空又以完美的姿势落地。
进屋的人顺手带上门,像是顺口一般问了句:“这么晚了还练功?”
“你们今天又下山做什么?”背黑锅的家入硝子完全不想对这两个人用敬语,毕竟五条悟不记得的,她还记得。
“当然是为了给我们的至亲好友家入道长买些吃食,”狐狸尾巴像孔雀开屏似的瞬间出现在五条悟身后,他直接伸手往毛茸茸的尾巴里翻了翻,拿出那盒专门给家入硝子带的糖,双手捧着递到对方面前,“不知家入道长觉得如何?”
“不如何,这个理由不行,你说。”家入硝子接过糖,转头看向夏油杰。
“他想下山,便去了。”
家入硝子面对他的坦诚无话可说,她伸手接过五条悟捧着的那盒糖果,确实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口味:“下不为例。”
五条悟连连点头,应得十分爽快甚至还保证没有下一次。可家入硝子根本不信他,转身又坐回椅子上。
“杰,这么多年过去你都坐上山神的位置了?”家入硝子一直知道夏油杰当年被带走的原因,只有五条悟因为失去了一条尾巴连带记忆也丢得干净。
夏油杰一掀道袍下摆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还没有,在做最后的山神试炼,需要半数现任山神的认可才算是结束。”
“半数?那岂不是一千五百位?”五条悟曾被夜蛾正道罚背诵所有山神的名字与其所管山脉,背的生不如死的恐惧又一次被他记起。
夏油杰有些惊讶夜蛾正道对五条悟的山神传承原来早就开始了,如此想来夜蛾正道一直以来的放心不下大约是因为五条悟的性子,万一历练路上再跟其他山上的人打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对了,硝子,他那条尾巴是怎么断的?”夏油杰并不避讳五条悟,毕竟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尾巴是怎么又献出去一条。
“那条尾巴……”
-
第八条尾巴的故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五条山上也不是每年都如此的平静,即使没有天灾,也曾出现过妖患。
夏油杰被带走的第十年五条悟已经是个能跟夜蛾正道顶嘴的大小伙了,在夜蛾正道被气到第一百六十三次想拿出棍子抽他的时候,山下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妖兽。
镇上的人们都说是一只青面獠牙的幽灵虎会在子时从巷子里窜出来,跃进家中吞吃家禽。一开始人们只觉得去寺庙中求些香灰洒在院墙下便好,可后来人们发现自己前一天撒的香灰总会在第二天被翻起的泥土盖住,才觉着骇人,把附近所有的神明都求了一遍这才是让五条山上的山神收到信。
彼时山神们还不流行建立道观来直接收集人们的信仰,都得等人们开始向山神祈祷才能知道范围外的事情。
等夜蛾正道带着几个熟稔的小妖赶下山,山下的妖物已经伤了不少人。人人口中相传的也已是长着两张脸的红褐色老虎,见着人都会上去咬一口,若是和它口味的更是直接生吞。
数万年来虽也有各式虎妖被记录在册,但双面红褐色的虎妖却是从未出现,连相近的妖物都未曾有过。
夜蛾正道不敢掉以轻心,给每个人身上都打了一道神魂印记,一旦有人遇到虎妖就会立即给他传去消息。可他万万没想到虎妖已经吸收了足够多的元神,更是分化出了几十个分身散布在镇子各处。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跟夜蛾正道认识最久的家入硝子,她刚到一户人家门口就有七八只老虎从院子里窜出来把她团团围住。留在她身上的那道印记让夜蛾正道即刻感觉到了此事有多难办,光是几个分身就已经有同家入硝子同样的修为,那不知藏匿在何处的本体恐怕是可以被收录进妖神册的存在。
夜蛾正道原本怕五条悟乱跑再被凡人看到索性让他与自己一道,此刻也顾不得悟狐会不会又一次暴露在凡人面前,只交代他尽量不要让人看到自己,无论查到什么都不要贸然上前,更是应当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往回跑。
五条悟答应得十分干脆,等夜蛾正道走了就开始到处瞎逛,专找一些犄角旮旯凑上去。他走着走着逛到了镇东那座因最近怪事频发被人们重新打扫烧香祈祷的佛寺,因是向善修行的妖五条悟并没有被门口的佛光拒之门外。
来到了人家的地盘总得去参拜一下,顺便要是有菩萨佛祖看到还能交流一下这个妖物的情况,可当他往里走了没几步,一种奇怪的危机感开始遍布全身,原本隐藏起来的狐狸尾巴也全数出现在他的身后。
他又往前进了几步,透过窗看见屋里的情形,那座石头雕刻的佛像上赫然盘踞着一只长着两张脸的红褐色老虎。那老虎长着六个爪子,四个眼睛都闭着,身体随着呼吸起伏,右前侧的爪子却单单伸出一指在佛像手中有规律的敲着。
“糟了!”远在镇西的夜蛾正道伸手拎起已经变回原形的家入硝子就往五条悟的方向赶去。
-
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家入硝子也不知道,当时她已经陷入昏迷,这些事都是夜蛾正道事后第二天同她说的。她睁开眼看到五条悟的时候,对方已经失去了第八条尾巴,又变回了小狐狸的状态被夜蛾正道用布袋装着。
那虎妖也已被镇压在他曾盘踞的那座佛像下,夜蛾正道说之后的事佛家会处理,没过几天庙里的佛像金光大盛,山上山下都已经没了那个虎妖的气息。
“那我是被老虎咬死的?”五条悟拧着眉头,觉得这个死法跟被山洪卷死比,好听是好听了些,但显得自己是个菜鸡。
家入硝子摇头:“那虎妖消散的时候金光里有你的气息,留这么深应该是你先让他受到重创,或者说你与他是同归于尽,因为那天之后的一百年你的尾巴尖上都有几根金色的狐狸毛,师父说那算是佛祖的庇佑。”
“金色的毛?”五条悟深吸一口气,七条狐狸尾巴“嘭”的像扇子一样在他身后打开,他随手拉着一条最近的检查起尾巴尖的毛色,果然在白毛中夹杂着几根金色的狐狸毛。
家入硝子信夜蛾正道的话,夏油杰却不信,金色的毛发哪里是佛祖的庇佑,那是山神信仰的转移。
没想到五条山的山神信仰转移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
夏油杰在五条道观留宿多日,他并未去催促夜蛾正道对他提议的考虑,只是让小狐狸借着陪同自己看山的理由山上山下的玩了个遍。
直到第七日,夜蛾正道终于是把他和五条悟一起叫去了他自己的院中。
五条悟来这的次数可太多了,没有一次是好事,这次他自然也这么认为,他甚至在来的路上想了一下最近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大罪。
“悟,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轮到你了。”夜蛾正道从袖子里抽出一根短棍,那棍子五条悟可记得太牢了,从小到大被这棍子敲过好几次,他条件反射扑通跪下了,“跪着做什么,站起来接。”
“接?”那根属于山神的短棍落在五条悟手中瞬间变化出更适合他使用的武器形态,“师父你还藏着这种宝贝。”
“这是属于山神的恩赐。”
五条悟猛地抬头,脸上满是惊恐:“你要死了?!”
熟悉的巴掌落在他头顶,伴随着的夜蛾正道的怒骂:“臭小子,你才要死了,这是让你开始山神试炼。”
“为什么是我?”五条悟不明白,毕竟道观里还有像七海海那样适合在山神位置上认真工作的妖。
夏油杰适时开口说着:“山神是山自己选的,不是上一任山神选的。”
“从你出生那日起,五条山就已经选定你了。”夜蛾正道还记得数千年前五条悟出生时的奇异景象,是他亲手把小九尾狐从树根中抱了出来。
“那我也要去三千个山头跑一遍?”五条悟想起之前夏油杰的话,突然有些不太想接这个山神,“我回去考虑考虑。”
说是考虑,可他还是拿走了那件属于山神的信物。
-
第十日,夏油杰按着自己原本计算好的时间必须前往下一座山。五条道观又一次让所有人都聚集在门口送行这位远道而来的夏油道长,人群中唯独少了五条悟的身影。
“他还没想好?”夏油杰凑近了问家入硝子。
知道情况的家入硝子只觉得自己夹在这俩人中间真是浪费自己的修行时间,她扭头看向五条悟的小院子,那里正有一只白狐嘴里叼着东西飞奔而来。
白狐熟练地跳上一旁的灯柱又飞上屋檐再跳到夏油杰身侧化出人形。
“想好了?”夜蛾正道也已经习惯了他各种奇怪的出场方式。
“师父,你可要活到我回来接任山神的那一天。”
“臭小子。”
-
这日,上山去道观的人们都看见有位道长肩上站着一只白色的狐狸往山下走,那狐狸漂亮极了,就跟传闻中的悟狐一样。

7 Likes

(ɔˆз(ˆ⌣ˆc)狐狐踏上恋爱冒险旅行,很可爱的故事,虽然没想到这么短。想象了下他们之后变得黏黏糊糊的样子。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