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普通爱

童话般(?)的梦幻if线,一发完!希望大家喜欢——

夏油杰是这个普通小镇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他有着和大家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同街上的其他人一样行路匆匆。从甜品店回到家,室外的寒气被夏油杰带进了温暖的小屋变成白气。

今年的冬天也是一个人,但夏油杰丝毫不感觉孤独。做了一天的甜品只让他累的肩膀痛,夏油杰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给自己热上巧克力,裹在毯子里看电视,给今日一个平淡的收尾。如此日复一日的平淡造就了夏油杰不知道多少年的生活,这是被他称之于满足但实际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生活。

“杰,醒醒。”有个模糊的人影叫到。

“醒醒。”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杰,别睡了!”那人的脸庞逐渐变得清晰,蓝色的眼珠像宝石般在阳光下反射出神圣的光晕。夏油杰感觉身体被抓住晃了晃,这么一晃还真把他神志晃清醒了。

“呃…”夏油杰抓着头顶的长发撑坐起来,“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这不是夏油杰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也不是第一次梦见他。自从某个晚上的梦被那个蓝色眼眸的男人扰乱了规律,夏油杰就开始频繁的梦到他。而且每次做梦不是在摇他就是咬他,反正总是一股要把夏油杰弄醒的气势。

“真奇怪…难道是最近太寂寞了?”

夏油杰撩起了头发,看向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在这漆黑宁静的夜里暗自做了个决定。

明天,就去看极光吧。

刚醒后迷糊中的大脑总能做出些惊人的决定,并且凭借着还紊乱的激素,以极高的执行效率让当事人无法后悔。等夏油杰坐上了前往远方小镇的飞机后,他才开始思考这个行为是不是有些冲动。但如今再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夏油杰还有没拉开机舱门就往下跳的必要。于是他拿出背包里带的四本书,以此消磨飞机上的无趣。

整个飞机上没有乘务员送餐的问候,没有车轮咕噜咕噜的滚动, 也没有旅友间的窃窃私语,翻书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会变得这么明显。时间被翻动的书页夹进前言里,变成了永远的过去;纸张摩擦的声音却留下来编成了摇篮曲,熬到一位又一位安睡的乘客。夏油杰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下看书看得沉浸忘我,连周围的灯慢慢暗了下去都不知道。

唯一开着的窗户将夏油杰的阴影映射在机舱的白色天花板。如果这时有人醒着,一定能一眼看见那个与众不同的、盘起丸子头的后脑勺。唯一的黑影动了一下,等看到结局后那个黑色丸子动了动,再抬起头。夏油杰转着看了看四周,这里只剩窗外的亮光了。

好奇的夏油杰扒着玻璃往外看,眼前布满暗紫色云层。夏油杰心想下次的棉花糖就做成这个颜色吧。正准备转回头,夏油杰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簇跳动的光源。那一簇闪烁的蓝色光芒从云层中探出脑袋,像是注意到了夏油杰的视线,把手拉手的朋友牵出云层。就像是晚上六点定时开启的灯一样,刚刚星星点点光源瞬间连成线,织成网。最终像是油画般,在云层的画布上丝丝牵连,变成了指向前路的极光。

夏油杰将一切尽收眼底,眼前的神奇影像让他久久移不开眼。极光好像是为迎接自己而来,护送飞机前行。

在飞机降落前,夏油杰又看完了一本书。不知道是极光的印象过于深刻还是故事书太引人入胜,夏油杰一夜未眠却未感到疲惫。等到下了飞机他才开始产生疑惑,已经在飞机上看完了那般震撼的景象,接下来的一天他又要去追随什么景色呢?

夏油杰双手插在兜里,在冷风中吐出一口哈气又走进了人群中,一身黑色马上就在川流不息中失去踪影。

夏油杰还是在镇子上留到了夜晚。此时他的脖子上多了一条蓝色的围巾,那是他在小镇街道上闲逛时偶然淘到的好东西。当时正在下雪,地面、房屋、摊位都被一层薄薄的雪覆盖,但是宝石般的浅蓝色一下刺入他的眼球。虽然是买到了夏油杰心仪的围巾,但是雪夜并没有极光出现。还好飞机上没有睡觉,不然次不是白来了。此生有幸观赏了那样精彩的一场演出,夏油杰在心底暗自庆幸。

今天晚上他依旧没有睡,因为距离第二天早上的飞机没有几个小时了。坐飞机回去的路上,夏油杰依旧没有睡,似乎是期待着能再次遇到那般神奇的景象,但是怎么可能呢?他边翻着书边心不在焉地看看窗外,直到飞机落地,天色如同离开时一般黑。

三天没有闭眼,夏油杰自然没再梦到那个蓝色眼睛的男人,因此他暂且认同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旅行的疗效。回到熟悉的城市后,从来都是一身黑的夏油杰在此刻意外地惹眼,这全都归功于他新买的蓝色围巾。

“去甜品店看看吧。”

夏油杰想到自己三天没有开张了,好多材料都要浪费掉了。才想着,身体就已经依照惯性无意识的走向了自己的甜品店。夏油杰伸手要去扯下围巾,被围巾藏住的热气纷纷跑出来弄得他眼前一片白雾。推着他前进的风吹起围巾的尾端,夏油杰伸手要去抓回来。但他的眼神顺着围巾的延伸,正正看到了一个用绷带蒙住眼睛的白发怪人蹲在他的甜品店门口往里面看。

夏油杰心想现在的小偷这么嚣张吗?不是,说不定是流浪汉呢。

白发男人被肩上突然传来的触感吓得站了起来,夏油杰惊讶地,一下子从低着头变成抬着头看向那个怪人。

“夏油杰!”那个奇怪的男人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他的名字,一下就冲上来抱住了他,“我其实是有前世记忆的!我们可是最好的挚友,你不记得我了也没关系,暂且收留我一下吧!”

即使看不见那人的眼睛,夏油杰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能想象到他绷带下的贱兮兮的表情。

“什么前世记忆啊…随便编个理由未免也太离谱了?”

夏油杰有点无奈又有点嫌弃地甩开了那人的手径直走进自己的甜品店。

前前后后收拾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夏油杰终于清理好了放久了的甜品准备明天再次开张。这时不知是有些期待还是单纯好奇心作祟,夏油杰往门外张望了一下,果不其然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还没走吗…”夏油杰沉思了一下,默默打包了一块加上致死量白砂糖的蛋糕。

“喂,收着吧。”夏油杰把打包盒放在那人的旁边,顺势坐下,“你看起来很想吃的样子。”

白发男人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用绷带呆呆地看着他。接着,在夏油杰的注视下他安静地打开了盒子,矜持的咬了一角蛋糕后…

“杰——!”那人趁夏油杰没反应过来又突然地抱了上来,“你果然对我人鬼情未了!我喜欢吃的甜品你都还记得~”

夏油杰被这人搞得一头雾水,但是熬不过他的纠缠硬是被跟到了家里。

夏油杰温馨的小屋里,此时坐着一个白发男人,而夏油杰则站在他面前静静审视。

衣服收拾的这么干净,头发还做了造型——看起来也不是流浪汉啊,给个蛋糕就这么高兴,傻的可以——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于是,夏油杰毫无厘头地跟一个陌生闯入者同居了。

自从跟这人同居后,夏油杰越来越能感受到什么叫一见如故了。早上,这人竟然会在自己起床前做好早饭;要上班就跟着夏油杰去甜品店打下手,不上班就陪着夏油杰在家里看书看电影。随着夏油杰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家里慢慢有了游戏机和数不尽的卡带。他喜欢和这个男人聊天,聊生活聊未来,虽然有的时候会吵起来,但经常是以游戏里的一决胜负告终。夏油杰知道了他叫五条悟,喜欢吃甜食,嘴里还总嘟囔着什么我们是彼此唯一的挚友。夏油杰嘴上嘲讽着,但是心里越来越清明。

或许故事的一开始是从平淡被打破开始,但是当时的新奇也在如今的每日循环中变成了新的普通。五条悟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夏油杰不可缺少生活。确实,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那个试图叫醒他的蓝眼睛男人了,毕竟现在家里有了另一个想要叫醒他的怪人就在身边。

还别说,这样的生活有点甜蜜。甜蜜到夏油杰觉得,如果真的有前世,那他们不该是挚友。

当你觉得一个男人可爱的时候,你就已经无可救药了。夏油杰正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大概从一开始,没有严肃拒绝掉缠上的陌生人就已经有一些萌生的小心思作祟。是啊,从人群里一眼就看到这么个男人的只有夏油杰,上去搭话的也只有夏油杰,最后甚至收留了他的也是夏油杰。或许是真的吧,前世的羁绊就像是丝线把他们绑在一起,连同死去的灵魂也被紧紧拴着脖子死死纠缠。夏油杰此时明白了,那场旅行的意义可能不是填补了内心的空却,而是确认了,自己需要一个能够填补自己空虚的对象。

他好像真的对这个五条悟心动了。

夏油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恋爱脑对五条悟太好了,最近他变得有些奇怪。五条悟总会在游戏的间隙装作无意的问一些很刻意的问题。什么“杰开甜品店是怎么赚这么多钱的啊?”,“上班这么随便真的好吗,还以为是什么百年传承蛋糕店呢~”,还有什么“你这房子租的买的呀?”

夏油杰该怎么回答?他想半天想不到个答案,只能说我有钱就是有钱啊,有房子就是有房子啊,到最后他有点不耐烦,开始胡思乱想猜测这人是怕自己破产想要赶紧跑了。

说好的前世情缘呢?

于是夏油杰单方面认定五条悟是在家里憋坏了,要带他出去旅游。

夏油杰告诉了五条悟这个计划,他也欣然接受,接着两人就欢欢喜喜去安排行程了。五条悟是个随性的人,喜欢四处看看,边走边发现小惊喜。夏油杰虽然是个会一丝不苟写行程的人,但是也依着五条悟的想法,仅仅是订好了目的地,没有做更详细的规划了。毕竟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破例脱离计划,不是吗?

于是形成便草草地定下来了,他们的第一站是附近的淳朴小镇,据说有非常漂亮的雪景。夏油杰看着网络上的图片边想象着这和五条悟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皮肤有多么般配。第二站他们要去爬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的高山,然后最后再去海边抓水母。

这场旅行也是说走就走,马上两人就到达了雪镇。虽然离夏油杰居住的地方不远,但是和那边天气差距非常之大。地上的雪,树上的雪,堆在任何物体上的雪都是那边的几倍之厚。夏油杰起了兴趣,团起一个雪球就往五条悟身上砸。被砸中的五条悟惊讶了一秒,马上开始笑着回击。像是回到了上学时光一样,两人像小孩一样欢呼叫喊着打雪仗,然后演变成抢互相的脖子暖手。

玩累了两人就跑去吃午饭,吃个饭还要比谁吃得多,结果就是两人都撑得走不动路了。

“我发誓一个月都不想吃拉面了…”夏油杰有点想吐。

“你太呕…是你太弱呕…”五条悟差点没忍住要吐出来,把夏油杰逗得前仰后翻。

太阳开始落下,窗外的雪也变得安静。两人就这么在新雪上走着,留下仅有的,一排排成双成对的脚印。

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两人就这么走着,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五条悟也不说话,夏油杰就装作在看风景。然后,手上突然传来了温度,然后感受到一股力量,接连着就被五条悟十指相扣。夏油杰感受到了手背上的鼻息回过头,五条悟就在他的眼神下轻轻吻了上去。五条悟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夏油杰也默许了。不需要挑明的,早已变成习惯的关系。

晚上两人突发奇想要烤肉,于是就在室外搭出个迷你餐区开始烤。五条悟硬是要在烤羊肉上加点糖,夏油杰死活不同意。最后实践出真知,加糖羊肉串很难吃,连五条悟都吃不下去。但是秉持着勤俭节约的精神全部被夏油杰喂下去了。

又是一个暴食的晚上,两人漫无目的地遛弯消食。虽然这篇雪地上只有他们的脚印,但是过不了多久这些痕迹就会被大风掩埋。他们也不管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就这么朝着月亮走,不停地走。今晚的月亮格外美丽,散发着蓝色的荧光,就像是夏油杰见过的极光,像他此时,脖子上的围巾。

走着走着,面前出现一片冻成冰的湖泊。月亮的光线被冰面折射,莹莹蓝光缓缓升起,像是施法的精灵。夏油杰今晚被蓝色包围了,但他已经接受了人生中的这抹蓝色,喜欢上了身边总有淡淡的蓝色。

五条悟也站在旁边,轻轻勾着夏油杰的手看着月亮,沉默不语。夏油杰没法在五条悟不说话的时候透过他的绷带看穿他的情绪。不能吗?可能只是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测。五条悟确实看上去有那么一点,不高兴。但夏油杰很害怕不高兴的原因自己。

“皱着眉干嘛呢?”夏油杰忍不住问。

“你怎么知道?”五条悟没有回头,“你可看不见哦。”

“你也看不见月亮啊”夏油杰笑道,“还说我,那你看什么看呢。”

五条悟这时回过头来,像是真的在仔细观察夏油杰一样。

“对呀你怎么看见我的呢?”夏油杰真的被勾起的好奇心,凑近五条悟的脸想看看他有没有反应。

“我能感受到,”五条悟用手摸上眼睛,“但我也想看看你。”

“你的眼睛怎么了?”夏油杰有点遗憾五条悟看不到自己帅气的身姿,又有点遗憾自己看不见五条悟或害羞或激动地反应。

五条悟沉默着没有回答。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一直有秘密瞒着自己。但是连“前世记忆”这种离谱的理由都接受了,这些无足轻重的小秘密也困扰不了夏油杰。只是现在他感觉五条悟好像离自己很远很远,尽管他就站在眼前,他们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把。”杰认真地说,“虽然你看不见但我还能看得见。”

“杰你很想看吗?”五条悟在犹豫些什么。

“咱们都这样的关系了,还不让我看看完整的脸?”夏油杰笑着调侃道。

然后在五条悟突然扯下绷带的一瞬间、湖面破裂的一瞬间,夏油杰被溅了一身水。破碎的冰块玻璃般闪耀,把月光散射地五彩斑斓,但唯有一种颜色占据了夏油杰全部的视野。漫不经心的眼睛因为震惊瞪大,他眼中浮现的是一双如梦幻般的淡蓝色的眼眸。是梦境和此时的重合,是被帐困住的一方天地,是五条悟,是高专三年的青葱岁月。

“我还有些舍不得,还有些不满足。”五条悟看着夏油杰愣住的样子,轻轻地揉捏他的下巴,留恋不舍离开,“但是时间不多了。”

“杰,你要记得醒来。”

乱七八糟的记忆挤压着夏油杰的大脑,但是那人清澈的声音可以让他忍受一切的痛苦。夏油杰不管不顾地揪住五条悟的领子,本就快要贴上的距离一下就消失了。两片唇瓣单纯的贴着,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想要伸出的舌头不敢顶开那人的嘴。然后,在夏油杰犹豫的时候,尝到的是咸味的泪水。

夏油杰才发现,就连他的泪水都是蓝色的。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

夏油杰醒了,在一片不是宾馆,也不是甜品店,也不是和五条悟的爱巢的白色床单上。夏油杰做了一场很长的梦,脸上的泪都没干。

“你终于醒了?”

夏油杰抬眼看到的是侧坐着抽烟的硝子。她好像和上一次见面差别有点大,头发怎么这么长,还有黑眼圈了,硝子是这么认真工作的人吗?

夏油杰的泪又开始流,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

“他去找你了,你见到他了吗?”
————

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普普通通爱。

19 Likes
1 Like

: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