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卿卿意逍遥-

其实是好早之前的ww 一直忘记发
自己看了觉得好尴尬。。太古早了(

成年人之间的小温存!
*教主杰x教师悟
*有doi被发现情节
*最后OE

“杰,喂,醒醒。”

“啊?”

夏油杰迷迷糊糊地从卧室醒来,才猛地看见眼前的人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悟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连眼罩都没摘,手里把玩着他桌上的白色小猫摆件。

这回夏油杰彻底精神了,这不是高专那位特级教师五条悟吗。好吧,也是他不曾说再见就离开的爱人。

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六年前的夏天。是那个让他消瘦的苦夏。

“你要抓我回高专?”

“不不,我只是来看看你。”

“悟…我要去忙了。”

“你要干什么去?”

“无非是见些有求于我的…猴子。”

五条悟在他离开前扯住了他的衣角:“杰,好久不见。”

“啊…好久不见。”

杰甩了甩宽大的教主袍,结实地把悟抱在怀里。

悟又感受到熟悉的咒力,他双手搂住杰的后背,想要把这几年落下的全都补回来。

杰今天一大早起来就被悟吓了一跳,本以为他就是误打误撞地跑来了他这里,但没想到从此以后三天两头就能看到白发的神子以各种奇怪的姿势睡在他的床上。

“Sa-to-ru!”

“嗯…”

悟没开着无下限,把自己最放松的一面展现了出来。杰坐在床沿,虽说带着些责怪的语气,但还是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

悟在睡觉时解开了衣服上面的扣子,只是杰不经意间的一眼——

肩上似乎有一条半透明的带子啊。

他有点好奇,撩开那边的校服看了看。

“诶呀,被发现了。”

掀开上半身的校服,里面赫然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薄纱内衣。还是胸口有蝴蝶结的那种。

好消息:和挚友久别重逢了。
坏消息:立了。

杰只感觉大脑中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就像是中了无量空处一样,只能感觉到血液往小腹窜。

他做了个深呼吸,最后——破戒了。

拜托,谁能拒绝送上门来的纯情男教师啊。

黑色高专长裤被脱下,里面也有和上半身相同的内衣,两边系着宽边绑带,似乎轻轻一扯就能脱落。绑带是珠光材质,看上去更加轻飘飘。

在杰眼中,这种东西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反正最后也要被自己脱下来。高中时他记得悟还穿过粉色的系带内衣,第二天好像还被硝子发现了…

“砰砰——”

“教主,您在吗?有信徒来拜见哦——”

此时杰手里正握着两人的性器,摩擦。

“知道了,等会就去。”

他声音还是一贯的温柔,尤其是成为教主之后。

悟手指抓着床单,手背上都浮现了青筋。他哪里感出声啊,虽说平时神经大条了些,但这样羞耻的事是绝对不能被发现!

两根紧贴的肉棍被截上下摩擦,顶端溢出的清液就充当了润滑。悟小腹一紧,就要射出来。但杰大拇指堵在了他的马眼处,让他憋的相当难受。

“杰,你也听到了,有人在等你…那个…呃…”

“嗯?”

他的手轻轻在柱身剐蹭,大拇指始终不肯放开。

“知道错了吗?”

“啊…?什么…”

没有得到回答,杰还是不放开手。

“错了错了,真错了。”

“错哪了。”杰居高面下地问,又紧接着自己给出答复“错就错在你不改私自跑过来,如果被学校发现了,被高层发现了,你就是包庇我的死罪。”

“哈?我会怕那群人?那几个老头子?唔…!”

话没说完,杰就松开了手,顺便又撸了两下。白精也许是憋了太久,慢慢从顶部流出。

“不是怕你会被处死,是怕你被迫离开高专。你离开高专能干什么?难道去国外找由基姐吗?你就放心硝子一个人留在学校?那乙骨他们,没了老师又该怎么办?如果你因为我,丢了教师的工作,我…”

悟难得的没再张口反驳,杰说的确实也是事实,他确实也想不到自己不做教师还能去做什么职业,况且他身为六眼神子,怎么能够放任咒灵横行日本呢。

高中时的无忧无虑显然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现在的两人都已经是成年人,不得不考虑更多现实因素。

“既然来往风险太大,那我——就不走了。”

杰思索了片刻,最后只允许悟留住一个月,前提是不能干涉自己的大义。并且让他提前给高专打了招呼,声称出差任务。

——悟这几天格外不爽,因为他总是频繁地见到杰身边的那个女秘书。

能够随便出入杰的房间的,除了他就是那个秘书。

虽说,杰只是把她当作下属,但悟就是相当的,十分的,不爽。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星期左右,直到——

“杰…啊呃、别在这里…”

杰把悟扛在肩上,摔在推拉门的衣柜中。衣柜中间层铺着两人的棉被,于是杰直接拉开悟的腿,草草用面霜扩张了几下就猛顶进去。

悟的腿又细又长,此时正紧缠着杰的腰肢:

“我说悟,是谁先在我睡觉的时候扭来扭去叨叨个不停的?只有这样能才让你的嘴巴消停一会儿吗?”

“我哪有…啊、轻…轻一点…”

后穴整整六年没被开拓过,本就紧致,如今没怎么扩张就大开大合地操干,居然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分泌了黏液,滴滴答答地落在棉被上,洇湿了一小片,每次撞击都发出淫靡的水声。

“教主!不好了…!外面闯进一只一级…啊不,也许是特级咒灵…”

女秘书因事出紧急,突然就闯进了门,结果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教主依旧身着教主袍,精壮的腰身正被一双又细又白的腿夹着,那双腿还有些颤抖。

“出去。”

杰依旧冷静,语气甚至没什么波动。只是悟因为关闭了无下限,又被伺候的太爽,居然也没有注意到来人,下了一大跳,下身的肉棒被顶出了精。

他手指紧抓着被子,努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眼角却因此憋的粉红。

女秘书急忙关上门,几乎是一路狂奔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哪里见过教主这个样子,居然直接把人带回教会了!而且她好像隐约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不不,肯定是自己太紧张了…

“悟,去柭除那只咒灵怎么样?最强的你应该办得到吧?。”

没等到回答,杰把悟抱起,但下身还相连着,走一步就插到了底。悟才刚刚高潮,根本受不住这样的猛入。

悟已经比杰长得高了,但杰还是能把他抱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就能看到教会门口的情况。

“来吧,悟。”

杰握着他的手,比划成“赫”的手势。他早就对悟每种术式的使用手法烂熟于心。

“啊呃…术式反转、赫…”

一发红色射弹伴着强光冲出窗户,特级咒灵瞬间变成了一滩紫色的粘液。只是悟这一发赫稍微歪了点儿,旁边林子里的树目测被轰倒了十几颗。

“好了,悟,我们继续。”杰笑眯眯地把悟按在了桌子上。

两人在屋里缠绵了近两个小时,杰这才想起外面似乎有教徒求见…

悟慢慢起身,刚站起来,两腿间就滑下了白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根向下流,再加上腿软,他又果断地坐在了地上。

杰把悟一路扛进浴室,放进接好热水的浴缸里。悟长舒一口气,说想吃甜的东西。

他不过随口一提。这是高专时的习惯,他总喜欢在事后吃颗糖。

杰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一直在卧室里准备着些糖果,但只有些话梅棒棒糖,他偶尔会吃一颗。他撕开外面透明的糖纸,先是看了看中间夹着的那颗话梅。

看着就很酸。

“啊——”

悟张开嘴,含住糖果,果然被酸的皱了下眉。

杰把洗发水挤在手心,然后开始搓悟的头发。那是他最常用的洗发水,现在悟和他一个味道,闻上去让人觉得安心。

“用不用我帮你洗干净?”

杰隐晦地问了句。

“好啊。”

“腿张开。”

明明只是清洗,悟还是分开了双腿,还故意在杰的手指伸入时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声音。

说实话,他是爽到了。哪怕只是手指,但是此时在“指奸”他的是夏油杰,光是这一点就让他兴奋。

——当然这些都是杰不知道的。

“下次你觉得不舒服的话,开一下无下限就好了。”

“可是我喜欢你射进来诶。”

悟抓住杰的手指,细细看着上面的精液。

他的内心哪里注意什么无下限啊,他在意的是“下次”。想到还有下次,悟就心满意足了。

杰让他回卧室休息,自己还要去面见信徒。

悟躺在床上,只觉得杰真是变了。抱起来的手感和高专时完全不一样,感觉变的更壮了一点。腰肢似乎也更有力…虽说现在自己比他高了近半头,但还是能被他抱着,像从前一样。

他觉得有些累了,闭上眼小憩了一会儿。

然后,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杰又一次一个人离开了,像七年前一样。他像疯了一样去找杰的下落,找了很久很久。最后发现他就坐在海边,看着落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海风吹来时,杰倾泻的黑色发丝飘扬。

浪花打在礁石上,也打湿了他的教主袍,但他不太在意。

杰回头看了悟一眼:

“居然找到了…”

他猛地惊醒。

醒后还有些恍惚。他从没做过这样的梦,感觉到自己眼眶发酸。

当天晚上,杰回屋时看上去状态就不太精神。第二天一早就发烧了,不巧的是,这一天还有不少教徒求见。

悟第一反应是叫硝子,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好的“医生”,但他偷偷来见杰已经是死罪,他实在不想把硝子卷进来。

悟只好给他吃了药,随后——

亲自去面见教徒。

他换上了杰的教主袍,又想起昨天下午的梦,隐约觉得袍子下摆微湿。

他穿着大小差不多,就是略微短了点,接着戴上眼罩,走进了杰平日工作的地方。

“教主大人…”

一边的女秘书手里抱着夹板,还是懂规矩地叫了声教主。

“接下来就在这里吗?”

她听到这位白发男人的声音,只觉得耳熟。

“是的。您只需要柭除些咒灵。”

悟不像杰,他不喜欢倚靠着扶手。他盘腿坐着,等待第一批信徒的途中,决定还是摘下眼罩,免得被当作奇怪的人。

一位中年女性带着自己的女儿走进建筑,显然是被五条悟的气场吓到了。

“怎么了?说说看吧?”

“小优…说啊…”女人推了推旁边的女孩。

“我总感觉…自己的房间里有别人在。我的东西时不时的消失,出门时也觉得脖子酸痛,但回了家就没事了…”

悟已经看见女孩身上趴着的咒灵了。

他招招手:

“过来。”

随后伸手一挥,就柭除了咒灵。

他在柭除前还想着,要不要给杰留下来。简单衡量后觉得,这种低级的咒灵留下也没用。

“如果有什么问题,要再来找我哦。不过下次…嗯…应该就不是我了。”

“谢谢您…”

女人鞠躬道谢后,双手递上了一个信封,一边的女秘书接下,把人送了出去。

悟这一天下来,只觉得百无聊赖。

一边的女秘书每次都收到信封,他把信封拆开,里面绿色的钞票落在盘子里,面额都是一万円。他看着一叠叠的钱,兀自发起了呆。

那种弹弓子都能崩死的咒灵,他一天杀了二十多只。还要始终保持面带微笑,照顾普通人的情绪,防止他们被吓到。

要不是为了杰,他真想直接连人一起杀死。

到了深夜,他才回到房间。只是杰已经醒了,不过看上去有点疲惫。

杰也看着他,身上穿着自己的教主袍,样子和自己截然不同。

“悟,你不会去见了一天的教徒吧?”

“没错——”

“你把他们都杀了?”

“没有,但是有这样想过。”

“你倒是诚实。”

杰随即叹着气笑道:

“也是,没意义。”

时间好像回到了06年。悟怀里抱着的是冰冷的少女尸体。

“悟,没意义的。”

这句话他第二次听到,是同一个人说的。

“在你病好之前,就不要去见他们了。”

“嗯。”

杰拿过床头的蜂蜜水,喝了一小口。他立刻就判断出绝对是悟准备的,因为这根本就是普通人无法忍受的甜度…

他满头黑线地把那杯水一饮而尽。

窗户没关,晚上的风吹开窗帘,月光倾泻室内。

悟觉得这一幕和梦中海边的杰重影了。

两天后,他们约定的时间到了。悟没多说什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杰身边。走之前却忘记说上一声“再见”。

这次分开,又要多久才能见面呢。

悟是这样想的。

悟回到高专只觉得开始无所事事了。

他想起杰曾经不经意间说过的话:

“柭除…吸收。周而复始。”

学生大多都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七海也能帮着照应着。他无非就是到处出差,偶尔偷偷地在盘星教附近溜达溜达。

无趣的工作日常直到他遇到了一个穿白色校服的转校生。

“乙骨忧太…特级?”

硝子手里捏着学生卡,嘟囔着上面印的字。

“虽然刚入学,但在他背后的可是咒灵女王,祈本里香。”

“是嘛…”

悟一早就听说了里香的存在,其蕴含的咒力总合怕是自己都比不上。里香是因乙骨无心的诅咒而生,乙骨目前还不能很好的使用里香的力量。

除此之外,他的能力居然还是复制一类的。

悟叫来了狗卷,亲眼见识了乙骨是如何一比一复刻咒言的。这下他总算提起了精神,想着该如何培养这名学生。

茶余饭后,悟听说了不少乙骨的传言,好像说他是个纯爱党来的…

与此同时,杰正忙着谋划一场“闹剧”。

名为:

百鬼夜行。

他忙的几乎连轴转,美美子和菜菜子都托付给了他人照顾。也幸亏孩子们没有留在教会,不然该让他怎么两头解释…

计划安排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他提前去过了高专,表面上是“宣战”,实则是熟悉了一遍今年的新学生——确保在行动中不会被他误杀。

杰始终不会杀害无辜的术师,特别是年轻的孩子们。

不过他倒是始终清楚一件事,这次的行动大概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杰不再穿着那件教主袍,换上往日的休闲装,独自去了趟银座。那里在他年轻时经常会和悟、硝子一起去,如今居然已经有8年没去过了。

他兜兜转转,最后在一家卖首饰的店铺停下,视线落在一对银戒指上。

并不是单纯的素圈,两枚戒指上各镶嵌了一小块蓝宝石。他坐在专柜前的转椅上,导购替他取出了两枚戒指。

“先生买来送女朋友的吗?这款很适合上班族的,不张扬但优雅精致,刚好是我们店的新款!”

“啊…是。”杰想起悟修长无暇的手,当即就决定买下这对戒指,“请问多少钱?”

杰这么多年来拿到了不少信徒送来的钱,他或许已经对钞票上的数字感到麻木。

“是,麻烦您了。”

他刚掏出现金付了款,就看到专柜斜对角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

她那双眼睛抬起,刚好与杰对视。

“Su…”

硝子吐出一个音节,又把剩下的憋了回去。毕竟杰现在还是“逃犯”呢,还是稳重的好。

杰本不想和硝子相认。也许是因为太久没见,也许是当年突然消失的愧疚。

最后两人还是约在咖啡店叙旧。

他发现硝子几乎整个人都变了,再也不见年轻时的青春活力,眼下的乌青昭示着她的劳累。一头棕发快要齐腰,更添成熟。

“呐…杰,去买戒指了吗?”

“是…”

他没有多解释,他和悟的关系硝子从高专就知道。

他们聊了半个小时,无非就是些日常的小事。大概他们都知道,这是两人的最后一面。

走前硝子叫住他:

“杰,要好好的。”

杰笑着回应。

他一回到教会,两个小丫头就飞奔而来。他一忙半个月,的确冷落了她们。

“夏油大人,欢迎回来!”

杰没什么心情,被两个小丫头拽去玩弄头发。他高专时的头发才齐肩,现在留到了后背。美美子主张着给他编麻花辫,一边梳着头发一边叨叨。

“夏油大人,五条悟是谁啊?”

他一愣,嘴张开又没说出话。

“他…他是最强的人,也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

“啊…那现在怎么不见你们在一起呢?”

“这个啊,因为他很忙,要忙着拯救咒术界。”

说完这句,杰自己都“扑哧”一声地乐了。

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个夏夜,悟开着玩笑说要和他一起拯救乌烟瘴气的咒术界。

“对了,24号的行动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确认无误,保证完成任务~”

“嗯…记住不要受伤。”

杰到最后也没坦白自己会死在那次行动中。姐妹俩倒也没有想到这层,在她们和众多“家人”的眼中,夏油杰就是教主大人,是最强的人,是会拼死保护他们周全的人。

时间像是飞速而过,杰开始留恋着身边的一切。他开始对着桌上的小猫摆件发呆,看着窗外的树叶被风吹过,站在天台上看天空中形状变幻的云。

告别的话在他脑中演练了千遍万遍,他最终决定在告别时什么也不说,只递上那枚早在几年前就该送出的戒指——这大概是他得出的最优选。

2017年12月24日晚。渋谷。

五条悟带着高专众人,气势汹汹地来到现场。他一人打头,眼中自动屏蔽了咒灵,全身心地寻找那个爱出风头的家伙。

他起身移动至高楼之上,许久不见杰的身影,倒是有不少杂碎咒灵。他有些烦躁地扯开眼睛上缠绕的绷带,希望六眼能够快些找到杰的踪影。

突然,一个念头萌生在他脑海中。

禅院真希、乙骨忧太、祈本里香、夏油杰、诅咒、“最强”、柭除。

这些词语密密麻麻地出现,最终组合成一个结果。

杰一定是单枪匹马地杀到高专内部去了。他的目标就是乙骨忧太,准确说,是祈本里香。

他跳下大楼,把狗卷和熊猫送回支援,自己则先帮忙清理新宿与渋谷的特级咒灵,之后再赶回去。

悟这时候也管不上来者是咒灵还是诅咒师了,只知道抬手就是打。他知道里香可怕的咒力总量,杰不管怎样都耗不过里香,更何况这两个区内就被放出了如此多的咒灵。

悟不带喘息地处理掉最后一只特级,剩下的就可以放心交给七海和冥冥。他得了空子,却又有些不敢去到高专。

他到了高专门口,就看到了被掀翻的木板屋顶、倾倒的绿植。他猜到了最糟的结果,一个人往里走。

最终他是在一条小巷中找到了杰。杰靠在墙上,断了一条胳膊,头上,身上都是血。

杰看到他,只是眯着眼笑了笑,怪他来得太晚。

悟走上前去,蹲在他面前,这样能让他说话时不用费太大的力。

杰从袖子内取出一个黑色丝绒的盒子,递到了悟手里。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镶蓝宝石的戒指。

“搞什么,求婚吗?”

悟一边笑着吐槽,一边把戒指套在无名指根。

“杰——悟——”

杰惊叹一声,有些无所适从。

硝子居然赶回了高专,而且找到了小巷中的两人。

“怎么搞的…”硝子叹了口气,双手抚在他身上,发动了反转术式,让他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最后什么痕迹都不留下。杰许久没见识过同期生的反转术式,没想到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硝子突然赶到,是两人谁都预料不到的。

杰想要开口阻拦,却被悟拦了下来。

“咳,从此以后,夏油杰就死了,你可要记住啊。他死于12月24日的百鬼夜行中。”硝子走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我先走了,还要回去支援呢。”

悟拉他起身,向着学校门口走去,最后一抹夕阳洒在砖石路上。

“杰,走吧。去更远的地方,只要你开心,能够发自内心的笑。”

悟与杰带着相同戒指的手相扣,亲自把他送出了学校。

明朝明朝待明朝,只愿卿卿意逍遥。

【全文完】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