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by 燕时

五条悟有两个秘密。

第一个秘密,他是同性恋,只有对着男人才能射的那种同性恋。

国中时候五条悟被同班几个男生带着在厕所里看AV。其他男生个个脸红得像猴子屁股,欲盖弥彰地用手遮住自己已经拱起帐篷的下半身,五条悟也跟着捂。别人是怕硬起来被同学看到丢人,五条悟是硬不起来怕被同学怀疑阳痿。

大学期间五条悟试着交过一个女朋友。牵手亲吻都没什么问题,女孩子的手白白软软的,嘴唇尝起来像五条悟常吃的那家甜品店里的招牌欧培拉。俩人相处了一个多月,双方都觉得感情差不多能本垒打了,结果上了床,女生下面都被他摸得开始流水了他还没硬。大眼瞪大眼的气氛一时非常尴尬,女生气急败坏地套上自己裙子的同时还不扇了五条悟一巴掌,当天五条悟就单方面被分了手。

之后五条悟也陆陆续续去医院查了几次,检查报告里的每一项数据都表明他的性功能没什么问题。五条悟拿着那叠报告纸在医院里靠着墙直挠头,要是真查出毛病吧还能治,这从肾功能到前列腺都显示一点问题没有那他能怎么办?总不能冲进男科医院,一屁股坐下就跟医生说"医生我就是硬不起来要不你给我开点药吧"这种话,简直就是把男性尊严踩在地上摩擦。这人谁爱丢谁丢,他五条悟反正还要脸。

五条悟一拍医生兼好友家入硝子的大腿,当即决定∶不治了!他不治了还不行吗?不就是不能射精吗?又不影响正常生活。而且老话说得好,"一滴精十滴血",就当他提前进入了三十年后遛狗逗鸟紫砂壶的养生生活。虽然五条悟没养狗不买鸟也根本没有紫砂壶,但他自暴自弃的那股子劲儿和猛吃海狗丸只求金枪不倒的大爷们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所以当五条悟下班之后看到塞在自家收信箱里的传单时是完全无动于衷的。他一点都没有被"生物制剂!肛门给药!直达腺体!"这十二个字给吸引到,他觉得传单上的"不伤肾,无依赖,效果好"绝对是扯淡,他怎么会为了区区"上门服务,无效退款"的诱惑而去铤而走险试这种烂大街的小广告疗法呢?只不过是太久没整理的收件箱里东西太多,不小心把传单和水电账单一起拿回来了而已。

就算取回了传单五条悟也坚决不会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的。

"喂?您好。我看到你们塞的传单了……"

就算对方接通了电话五条悟也不会主动询问有哪些治疗方式的。

"所以还是更推荐套餐A是吗?"

就算电话那边把A套餐吹得再天花乱坠五条悟也绝对不会付款的。

下一秒五条悟就对着银行发到他手机上的扣费信息陷入沉思。明晃晃的扣费信息不仅啪啪打了五条悟的脸,还时刻提醒着他,他是真的给自己买了一套上门提供的前列腺高潮服务!

五条悟瘫倒在沙发里,又回想起电话里那个女声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是正经机构,招聘的都是宽肩公狗腰,人帅鸡巴大的成年健康男优。啊呸,男人。人和鸡的质量那都是实践检测出来的过硬。不射,包换男人包退钱好吧?亲,您还在犹豫什么?今日份的名额有限,先到先得哦!

五条悟毕竟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前二十七年的人生里从来都想过自己会是个同性恋的男人,但马上半个小时之后,他就会变成同性恋了。

因为他已经买了个男人同他做爱。

他只是太想知道射精是什么样的感觉了。青春期的梦遗是无知无觉发生在睡梦中的,他的晨勃反应也总是没一会儿就自己消下去了,深夜里没滋没味儿撸管的时候把鸡巴撸红了也总是射不出来。如果买个男人肏他后面,能让他体验到前面射出来的感觉,那也值了。

"叮咚",有人按响了五条悟家的门铃。五条悟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拍了拍胸口权当安慰自己,握住门把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长得挺辣的男人。对,辣。这是五条悟对他的第一印象。

面前的男人穿了身打领带的成套西装,衬衫把胸口的肌肉轮廓撑得很清晰,扣子乖巧地扣到了最上面一颗,腋下还夹着一份黑色的公文包。他的长发被扎成丸子头绑在脑后,一撮刘海撇在一侧,鼻头上架着副方框眼镜,眼镜下细长的眼睛里,有一个小小的五条悟的模样。

他看起来就是一个长得蛮帅的普通上班族,跟五条悟想象中那肌肉虬扎的男人不一样。当然,等夏油杰脱了衣服五条悟就不会这么想了。

"是Satoru先生吗?"男人开口问他。

"悟。你可以叫我悟。"五条悟点点头。

男人朝他笑了一下,毫不介意向五条悟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还真是巧呢。我是Suguru,杰,夏油杰。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五条悟连忙侧开身体为夏油杰让开一道进门的路,忍了两下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杰是刚下班吗?"

夏油杰一边换鞋一边把公文包递给他,五条悟随手就放到了身后的柜子上。

"是的。一下班就看到了给我的订单通知,所以就直接赶过来了。"

"这个……只是杰的副业吗?"

五条悟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的,但夏油杰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夏油杰换好拖鞋,把西装外套脱下挂在了落地式的挂衣架上,看着五条悟的眼睛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要赚钱养两个女儿的嘛。她们正在成长期,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呢。"

五条悟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深蓝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杰竟然已经有女儿了吗?"

"对啊。妻子和两个女儿还在家里等我吃晚饭,但我已经到悟这儿准备和悟偷情了。悟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五条悟脸上讶异的神情更加明显,还没等他开口骂渣男,夏油杰就先摸了摸他的头发,"悟竟然真的信了吗?我开玩笑的",又紧接着解释道,"女儿指的是我收养的一对养女,很可爱,有空介绍你们认识。"

大起大落的心情就在一瞬间。五条悟没空思考夏油杰为什么想介绍他和养女们认识,他扑上去拽了一把夏油杰的刘海,"杰真的好讨厌!"

夏油杰揽住他的腰,接住了投怀送抱的金主大人。

"要亲吗?"夏油杰蹭了蹭五条悟的鼻尖,没再提之前的话题。

五条悟顿了顿,点了点头。反正他都已经决定做同性恋了,和男人亲亲嘴又有什么?再说,他作为金主,钱都花了还不能让自己享受更舒服点的服务吗?和男人接吻,该是一种什么感觉啊?

五条悟主动去含夏油杰的嘴唇,猫儿一样地去舔夏油杰的唇缝。夏油杰松开牙关让他能进入口腔,五条悟就用自己的舌头去勾夏油杰的舌头。两条舌头在夏油杰的嘴里互相舔舐,敏感的舌尖亲密接触,挑逗着彼此那根叫做"情欲"的神经。

不一样,跟夏油杰接吻和跟女生接吻完全不样。夏油杰的唇舌和牙齿都是他亲吻时的利器。他会收紧口腔吮吸五条悟辛甜的口水,一下一下快速地和五条悟用舌尖交锋,结束了还会咬一口五条悟的唇角。明明是在夏油杰的嘴里接吻,被吻得腰眼发软鼻头眼尾泛红的人却是五条悟。

分开之际夏油杰舔弄掉了由两人口腔里拉开的银丝,又亲了一口五条悟的鼻尖,带着五条悟的手来到他自己的胯下。

"悟,它硬了。它是因为你才硬的,悟好厉害"。说完给了五条悟一个奖励性质的吻。

五条悟的脸色还红润着,有意控制着自己的喘息不让自己太丢人,但剧烈的心跳声还是背叛了了他,"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五条悟莫名有有些懊恼,明明在湿吻的时候他也很有感觉,但脐下三寸那二两肉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可是…可是杰,我硬不起来的"。五条悟的眉毛都丧气地皱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难正常勃起和射精……"

夏油杰的嘴唇跟五条悟保持在一个非常微妙的距离,若即若离地用唇瓣去蹭五条悟的下巴。

"悟不是功能性勃起障碍,只是需要一点刺激。让我来帮悟好吗?"

夏油杰的嗓音低哑,听得五条悟的耳朵一阵过电。五条悟觉得,海女塞壬诱惑渔夫时的歌声也不过如此了,他被这个男人勾引到也是情有可原的。于是他点点头,说好。

夏油杰解开自己的长发,把发绳戴回手腕然后在五条悟的身前跪了下来。他拉下五条悟宽松的家居服下裤,包裹在白色内裤里的性器还没有任何反应。夏油杰用手拨开五条悟下身的这最后一层布料,然后张口含住了性器的顶端。

五条悟没忍住"唔"出声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别人口交。

五条悟人长得长高,那家伙长得也不小。哪怕还没勃起,长度已经是不容小觑了。夏油杰灵活有力的舌头刚刚在接吻的时候五条悟就已经领教到了,但五条悟没想到这条舌头用在他的鸡巴上也能让他这么爽。

夏油杰不厌其烦的用舌头舔过五条悟的茎身。每次都只伸出一点红嫩的舌尖,舔一下他的鸡巴就再收回去。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逐渐让五条悟有些不满。五条悟抬起一条腿搭在夏油杰的肩上,把夏油杰的头按进他的两腿之间。

"杰你好好舔嘛。"

夏油杰竟然还有空和他说话,"悟想让我怎么吃悟的鸡巴?"

"是含糖一样吸悟的龟头呢?"夏油杰用牙轻轻磨了一下五条悟的冠状沟,介于让他痛和让他爽之间的非常巧妙的一个力度。

"还是把悟的下面整个吞进去?"夏油杰猝不及防地给五条悟来了个深喉,五条悟的鸡巴一瞬间就进到了湿滑禁窄的喉管里。他没有女人,也没用过飞机杯,鸡巴进入过最深的地方就是夏油杰的喉咙。爽得五条悟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在夏油杰的嘴里抽插了起来。夏油杰也愿意配合他。给五条悟那么长的一根深喉对他来说似乎并不难,夏油杰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的表情。尽职尽责地用指节顶弄五条悟会阴的位置还时不时捧住他沉甸甸的卵蛋揉捏,把五条悟的下半身整个都照顾到。

几轮深喉过后五条悟的性器已经完全勃起了,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少点什么,五条悟感觉自己离射精就差临门一脚了,但还是少了点什么。他用自己大腿根儿的软肉去蹭夏油杰的脸,既是亲昵,也是催促。

夏油杰明白他的意思,手伸到五条悟的身后去掰他的臀瓣。

这是要帮他达成前列腺高潮的意思了。

从没被开拓过的后穴紧得很,夏油杰先是打着圈在他的穴口按摩,等稍微松软了些再伸进去一根手指,好不容易进入了还是被内壁紧紧地咬着没法动。

"悟,润滑剂装在我的包里,递给我。五条悟转过头手忙脚乱地去翻夏油杰的包,那瓶没拆封的KY被他塞到了夏油杰手里。夏油杰按开帽盖,挤出一大坨润滑液在手上,再把它们悉数抹到了五条悟的臀缝里。

凉凉的水性润滑冰得五条悟一激灵,但夏油杰的手指是烫的。有了润滑液的帮助手指进出都方便了很多,夏油杰在五条悟的身体里又加了两根手指,三指并用地在他的穴道里不断摸索、搅弄。

润滑液在身体里化成了水,五条悟能感觉到自己的后穴变得湿润了起来,除了润滑大概还有他自己分泌的肠液。五条悟后知后觉地起了些羞耻的心理,下意识地又夹紧了夏油杰的手指。

夏油杰用另一只原本正在摸着他性器的手挪到了五条悟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他一记掌捆。

"悟,听话,放松点。"

清脆的一声掌捆声在客厅里格外清晰,五条悟的前边和后边都因为夏油杰的这一巴掌而流水了。

夏油杰大概也没想到五条悟的隐藏性癖居然是spank,但他可是专业的,能迅速地根据金主的身体反应来调整自己的服务方式。他一把就把五条悟抱了起来,是俩人保持着色情漫画里常见的那种抱肏的体位。五条一个一米九的成年男性体重当然也不轻,但夏油杰不仅抱得他稳稳的甚至还颠了两下,搞得五条悟不得不把双腿也攀在了夏油杰身上,搂紧他的脖子才能保证自己在空中也获得些许安全感。

"悟的屁股上真的好多肉呢。"夏油杰一只手在五条悟的穴道里继续开拓,另一只手又在五条悟的左臀狠狠地甩了一记响亮的掌捆。

"杰",五条悟拖长了尾音叫他的名字,"轻点!你打得好痛哦",边说还边揉了揉自己的屁股。

"悟明明很喜欢的吧?湿得也更快了呢。"说完又在五条悟的右臂扇了一下。

这两下的力道都很重,五条悟的后臀火辣辣的疼,白嫩的臀肉上估计已经留下了夏油杰的掌印。疼归疼,可不得不说,五条悟确实在这种奇特的性前戏里获得了成倍的快感。

他都已经是同性恋了,不会还是个抖M吧?

夏油杰看出五条悟的东想西想,就选在这个时间点拉下了自己的裤链,把早就勃起到已经肿胀不堪的鸡巴埋进了五条悟的身体里。

"嗯……杰……"五条悟呻吟了一声,"你怎么讲都不讲就进来啦?"

夏油杰挺动腰胯抽插五条悟后面,处子穴又紧又热,肉壁都已经被撑成了他的鸡巴的形状。

"还不是因为悟在这种时候也一点都不专心,坏孩子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那……那杰惩罚的时候,要轻点。嗯…杰你慢一点啦……"

夏油杰被他撩拨得心口发烫,而五条悟本人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多可爱的话,只是凭着本能又吻到了一起。

夏油杰双手扶着五条悟的腰怕他掉下去,五条悟就自己把手伸下去给自己撸管。五条悟体内那处碰不得的软肉被对方的鸡巴一次一次重重擦过,他手上也跟着夏油杰的动作加快了撸动的频率。

快到了,就快要到了。

五条悟嘴里发出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到最后他几乎是尖叫着完成射精的。

原来……原来射精是这样一种的感觉啊。浪潮般的快感在五条悟的身体内部不断积累,直到他再也承受不住的那一刻,只能通过射精来发泄出澎湃的欲望。他就像一尾退潮时被留在浅滩上的鱼,海浪一次一次拍打着他的躯体,终于在再次涨潮时回到了深海里。

"悟?悟?"夏油杰叫了好几声五条悟的名字他都没有反应,他几乎要疑心自己把金主做晕了过去。夏油杰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因为就在五条悟射精的那个瞬间,他也射在了五条悟的身体里。这是一个在他身上本不应该出现的低级错误,而且无套中出什么的,很多人还是很忌讳的。他有些害怕五条悟生他的气,哪怕五条悟可能只把他当一根好用的按摩棒,还是一次性的那种。

几分钟后五条悟才睁开了眼。

"杰?",五条悟还有点拎不清情况,"欸?我居然晕过去了吗?'

夏油杰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主动坦白自己的罪行。

"对不起,悟,我内射了。现在带你去做清理好吗?"

"嗯…..那杰健康吗?"

夏油杰抬起头看看他,"当然,悟要看我的体检报告吗?"

"报告的话就不用看啦。杰刚刚惩罚我,那我现在也要惩罚杰。再做一次吧,杰!

思维甚至已经发散到了躺平挨操的夏油杰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悟,你说什么?"

"我说再做一次吧! 杰的服务,我很满意哦。"

夏油杰作为机构的金牌男公关对机构的立业宗旨是非常清楚的∶金主就是一切,一切为了金主。金主的要求那是一定要满足的。所以夏油杰跟五条悟当天晚上打了好几炮,狠狠做了个爽。

至于机构在今夜之后痛失金牌牛郎,而夏油杰本人却能又吃软饭又睡金主的事,都是后话了。

第二个秘密,五条悟有个男朋友。在一起三年,女儿都已经十一岁了的那种男朋友。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