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老师的狼 by 燕时

结束了今日课业的高专一年级三人组并排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好可爱的狗狗欸,我可以摸它吗?”

虎杖悠仁远远地就看到了卧在香樟树下打盹儿的那团身影。伏黑惠也不知道悠仁是怎么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看出狗可爱的,还没等伏黑惠跟他解释,悠仁就一溜烟儿蹿到了香樟树下,站在那条皮毛乌黑的大型动物旁边跃跃欲试。

不过虎杖悠仁的手还没碰到它,追上悠仁的伏黑惠就开口了,“不是狗,这是五条老师养的狼。”

虎杖悠仁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又默默收了回来。

"狼?"悠仁挠了挠头,“五条老师居然有养狼吗?好像从来没有见过钦。”

伏黑惠回忆了一下他听五条悟讲过的话,"只有在杰发情期的时候老师才会把它放出来,我共也没见过几次。哦,杰是这条狼的名字。

"完全正确。"伏黑惠话音刚落,神出鬼没的高专教师五条悟就从不知道哪个角落冒了出来,“最近确实是杰的发情期呢。刚刚是哪位想要摸杰?来吧来吧!杰的脾气,可是超好的哦!”

曾经有想过把杰当成玉犬一样的伙伴,结果第一次见面就被杰挠了小腿一爪子的伏黑惠保持沉默。

虎杖悠仁敏感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冲着五条悟和他养的狼摆摆手,“不了不了,还是下次吧。”

一向对毛茸茸敬谢不敏的钉崎野蔷薇开口问五条悟,“狼也会有发情期吗?”

"当然。"五条悟蹲下来揉杰的耳朵,“一年两次,春秋各一次。杰的周期也是这样的。不过杰就算在发情期也不会乱嚎乱叫,白天只是睡觉,到了晚上才会活动啦。”

女学生向后拢了拢自己的短发,向自己的其他两位同班同学提意见,"已经到春天了啊,那我们晚饭去吃春卷吧。

"欻?春天吃春卷这是什么传统习俗吗?"虎杖悠仁不太明白。

“不是,那是因为我想吃。走了走了,你们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

三人向五条悟告了别,继续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杰用耳朵蹭了几下五条悟的掌心。在刚刚那种吵吵囔囔的环境下杰其实早就醒了,坏心眼的狼没睁眼也没出声,就等着学生走了之后跟五条悟回宿舍呢。

"杰晚饭也要吃春卷吗?"五条悟问他。狼当然说不了话,他只是四条腿撑地地站起身来绕着五条悟的身体打转,时不时身体穿过五条悟的两腿之间,嗅五条悟身上的气息或者干脆轻轻用牙撕扯五条悟的教师制服,维持在一个只留下牙印却不扯坏衣服的力度。

"那我们也走吧,带杰去吃晚饭哦。"五条悟牵住连接着杰脖子上那根黑色项圈的牵引绳,走向了跟餐厅反方向的员工宿舍。

五条悟刚进到房间关上门,明明是条狼的杰就立刻化作了人形扑到了他的身上。杰通体赤裸,只有脖子上还挂着那根打了铭牌的黑色项圈。

杰拉下一部分五条悟总是拉到最上面的拉链,露出他第二喜欢的那截又细又白的脖颈,单手绕到颈后掐住,又急切地用鼻尖亲吻五条悟的下巴和锁骨。主人还没发话,杰不敢有什么实质上的举动,但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还是可以的。

即使听五条悟和他身边的人说了很多年的话,但杰总说不好人话,他更习惯用声带发出嘶吼或者长啸,所以就连五条悟平时逗他他也没办法用语言回击。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杰才会用叫五条悟名字的方式征求性同意。哑的,燥的,声音沉沉的,一遍又一遍含糊不清地喊"悟"。

他在用人类的语言向五条悟求欢。

"杰也太心急了吧。"五条悟嘴里笑话杰,手上却配合地脱掉了自己的制服裤子和内裤,光溜溜的下半身顶住夏油杰,半勃的阴茎顶端已经冒出了黏液,随着他的动作全都蹭到了夏油杰的大腿上。“杰要好好享用自己的’晚饭’哦。”

虽然五条悟从来不明说,但俩人心照不宣,五条悟对他在做爱前喊自己名字这件事一向十分受用,简直已经成为固定前戏了。杰心领神会地跪在五条悟身前。拨开主人的阴茎,露出阴茎下掩藏的那朵娇小肉花。果不其然,和五条悟的前面一样,这口女穴也已经沁出了水。

杰能化成人形之后五条悟偶尔会投喂他一些自己喜欢吃的甜食,但是在杰看来,再精致再美味的点心也不如五条悟的这里。零星蜷缩着几根白色毛发的外阴看起来始终是白白粉粉的,朝着吹一口气都会敏感地缩起来,像呼吸着的河蚌。入口是饱满软嫩的,用舌头,用牙齿或者下身的性器刺激它时,还会淅淅沥沥地流出爱液。水光淋漓的样子让人总是让人想要给它多点,再多一点,看看这张原本应该长在女人身上的嘴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惊喜。

杰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品尝五条悟下头的这口女穴。他把头埋进五条悟的双腿间,用舌头重重地自下而上舔了一口。来自人体口腔的温度一下就烫得五条悟快要站不稳,不过杰没有给他丝毫缓冲的时间。杰用舌头一点一点描摹着五条悟外阴的形状,整圈阴户被他都被他舔得湿透了。五条悟舒服地发出哼唧,他总是这样,明明还没插进去就已经呻吟得像是要高潮了。

那处会流出水液的地方被杰重点照顾到。他的舌头长驱直入五条悟那张一开一合的穴。一进入就用灵活的舌尖疯狂搅弄,舌头也有了生命,自顾自地要搜刮出穴里能分泌出的所有蜜水。上来就玩这个确实太超过了,对那口女阴或者五条悟来说都一样。女阴收缩着内壁,像是要阻止舌头继续深入,又好像是要把这条能带给它快乐的东西锁在阴道里面。五条悟被他舔得酸了腿,他迫切地想找个地方来靠一靠,受不住了,真的受不住了。这还是杰第一次一上来就给他这么刺激的东西,和被揉弄阴蒂还不一样,舌头虽然方便但还是太小了,钻到穴里实质性的作用起不了,让五条悟越来越痒倒是真的。好想找个别的什么塞进去捅一捅,粗一点,大一点,能让他痛,能让他爽,能把他的阴道撑开填满让他哭着射出来的那种东西。

五条悟单手撑住身后的储物柜轻巧一跳,双长腿就缠在了杰的脖子上,把自己的重量全部压在了杰的身上。杰两眼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但他下意识地拖住了五条悟的屁股。他的臂力和体力很好,随时随地都能接的住五条悟这样的花招。杰的舌头还埋在五条悟的穴里,他只停顿了不到一秒就继续吮吸那口女穴,力度更大更重滑腻粘黏的水被他从五条悟的穴里吸到自己嘴里,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吞咽淫水的声音。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再不让主人真正意义上爽一次他就该生气了。

杰用舌头贴住五条悟阴道内壁的敏感区猛得吸,五条悟发出一声高亢的鼻音,猝不及防地就潮喷在了杰的嘴里。他阴道里冒出的一股股水液被杰的舌头再卷着喝掉,一两口居然还喝不完,失禁一样地足足泄了半分钟。五条悟大口大口喘着气,他没碰阴蒂光是被杰舔逼就高潮了次,肚子又涨又酸,穴里还麻得厉害,自己都能感觉到阴道里一阵阵地抽搐,但他并不想就此停下,于是他对杰说,“进来”。

杰的两眼被五条悟的大腿根堵着看不到,只能凭着感觉把五条悟放在了玄关对面的储物柜上。尽管他们已经很久没做过爱了,但杰刚刚的前戏准备得很充分,前穴也不和后穴一样容易受伤,所以杰重见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掰开五条悟的大腿肏了进去。

不说杰还在发情期,光是刚刚给五条悟舔穴就让他的性器硬得发疼,现在终于把自己的东西插进了五条悟的逼穴里,杰舒服地长舒了一口气。

杰的尺寸很长,整根插进去的时候可以顶到五条悟那个发育不完整的子宫口,那是五条悟全身上下除了阴蒂外最敏感的地方。被顶端顶到时五条悟就会不自觉地收紧穴口,穴里也会咬得死紧,杰几乎要被他夹得没法动弹。罪魁祸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做了什么事情,五条悟只知道杰挺动的频率根本没法满足他的需要,他只能自己摇着屁股去吞杰的性器,让饱满圆润的龟头撞到自己内壁的敏感地带。

杰只能伸出手去揉五条悟的阴蒂,这里能让五条悟更快地放松下来。杰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这粒他用唇舌品尝过无数次的粉色肉蔻,已经从阴唇里冒出了尖,颤颤巍巍地挺立在空气里,因为无人问津莫名显得有些可怜。杰用手指重重地来回碾压着阴蒂,这样的刺激对五条悟来说确实非常有效。五条悟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又是让他手指鸡巴都再用力点,又是杰狗狗亲爱的混着一通乱叫。

不过目的达到了就好,五条悟身子习惯性地向后瘫软,又被杰捞回来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肩上。杰大开大合地肏干已经放松不少的五条悟。他的腰胯挺动得不快,但次次整根抽出又全部没入,五条悟很喜欢别人这样肏他,因为可以顶得更深。

杰的眼睛看不到了,耳朵好像也听不到了,他所有的感官就只有和五条悟交媾的那一处还在工作着。他每次都插得很深,顶端狠狠地撞到五条悟的宫腔口,那圈窄小柔软的肉环长在五条悟的身体里,却也已经成为了杰的敏感点。每次顶到那里都能爽得杰头皮发麻。

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的囊袋一下又一下地拍上五条悟的胯骨,撞得五条悟腿根发红。

五条悟推了几把杰的肩膀,“停下……杰……你停下……”

我受不住了,我真的受不住了,快停下,快他妈停下啊杰。

“别插了……杰,别再插了……”

不能继续了,再继续下去做下去就真的要丢人了。肚子好涨好难受,要尿了,我要尿出来。

"杰……"五条悟未说尽的话被杰用唇舌堵在了嘴里。

杰在五条悟的女穴里射精的时候五条悟前边也尿了出来,浅黄色的液体顺着木质台面往地下流,他的尿道止不住地往外喷着液体,五条悟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他被玩得糟糕极了。两腿大敞着,下身都是尿液的腥膻味儿,前穴里还含着杰浓白的精液。五条悟自觉丢人丢得抬不起头来,把头埋进杰的胸口里不动了。

“悟”,杰用五条悟最受不了的那种语气和声音在耳边叫悟的名字。

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哼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和杰接了今天第一个绵长的吻。

5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