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ru的直播间 by 燕时

万圣节贺文

"Hi大家好,欢迎来到Satoru的直播间,我是主播Satoru。"
镜头前的五条悟露出他惯用的那种营业式微笑,和直播间不断涌入的观众们打招呼。

"Satoru又开直播了?这次是什么主题?"
"又一次穿裙子了呢Satoru,上次直播时候说再也不会穿裙子玩乳交的人是谁啊?"
"Satoru不是色情主播吗?为什么关注点都在衣服上?另一位直播间专用的演员呢?怎么还没出现?"

五条悟把头撑在电脑桌上,挑了几个弹幕里的问题回应。
"今天是万圣节嘛,所以我和Suguru特意准备了小男孩到只有妻子在家的房子要糖果这样的剧本哦。我的衣服也是为了这次直播专门买的,大家不觉得我的裙子和今天的主题很配吗?"
五条悟话锋一转,"至于Suguru,Suguru果然最讨厌了!明明答应了今天从晚饭开始都要陪我的,可他迟到了欸,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我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吃了晚饭,再提前给大家开直播一起玩。我真的好可怜哦!"

直播间的气氛逐渐热辣了起来,充斥着各种意淫和性词汇,其中不少观众都是Satoru以前还在做YouTuber时候就关注他的老粉了。刚开始嚎着拒绝Satoru转行做色情主播的是他们,现在弹幕里跳得最活跃嘴最脏的也是他们。
"Satoru的晚饭居然不是Suguru的大香肠吗?我还以为万圣节你们要甜甜蜜蜜过二人世界,早把我们抛到脑后了呢。"
"一想到Satoru今天扮演的是独自在家的美艳人妻就要控制不住地硬起来了。丈夫不在家的话Satoru真的会很危险吧,指不定就会被哪个敲门的男人给透掉下面那个逼了。"
"Satoru的胸口鼓起来的那一块是什么? 主播该不是涨奶了吧?"

"欸?没有涨奶啦"。五条悟看到了这条弹幕,他穿的是件绑带式的长款抹胸吊带裙,领口开得很低,流苏链子坠在露出一大片的莹白的胸膛上。五条悟用手扯住胸口半弧形的布料,轻松就把那一片薄薄的布翻了起来,凑到镜头前给大家看他的胸乳。不知道是不是滤镜的原因,两颗乳尖显得又粉又嫩,上头还夹着两个带铃铛的乳夹,在五条悟凑近的时候铃铛会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乳夹嘛!上一次Twitter抽奖抽中的粉丝私信说想看的,所以这次直播就夹上了。确实是有点痛的,但我给Suguru发照片他说很喜欢哦,所以我猜大家应该也会喜欢。"
话音刚落五条悟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震了下,他坐回椅子上点了几下手机屏幕,下一秒眉毛眼睛鼻子都缩成一团皱了起来。别人做起来会毁形象的表情,五条悟做只会让人觉得可爱,他保持着这样的表情把手机贴近镜头给大家看他的屏幕,上头是他和Suguru的聊天记录。满屏都是五条悟表达愤怒的表情包,就一条文字消息是Suguru发的。
"抱歉,大概再有半个小时才能到。我看到悟开直播了哦,玩得开心。万圣节快乐。"

"什么嘛?居然还得半个小时!不会原谅他,这次绝对不会再原谅Suguru了!"五条悟隔空对着Suguru放狠话,大有让直播间的观众们做见证的意思。
可惜一路陪伴他和Suguru走过来的观众并不买账。
"这已经是我这一个月听到Satoru说的第五次绝对不会原谅Suguru了。"
"什么嘛?Suguru不来的话,今天的直播还要怎么进行下去啊!"
"喂,Suguru只是迟到而不是爽约了吧。而且,听Suguru话里的意思,他一定有在随时关注Satoru的直播间吧,Satoru可以直播给他看自己玩嘛"。
"前面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心机,就是自己想看吧还非要扯Suguru的旗号!我也想看请Satoru务必快一点。"
这些弹幕来源多半不是真正的男人,而是"GS"的cp粉。这批人对Satoru和Suguru这对合作伙伴的兴趣要大过单纯的肉体交合,当然面对这种近在咫尺的能够欣赏五条悟肉体的机会,她们也是不会放过的。

五条悟看着电脑屏幕上疯狂刷动的弹幕做出了选择。
"那就先给大家看一下吧。"
他用那双包裹在黑色过膝高跟长靴的脚蹬住桌面,双腿叉开,又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让镜头能正对着他的两腿之间,才开始往上掀自己的裙子。
暗红色的丝绒裙紧紧地贴着五条悟的臀部和大腿,向上掀的时候其实不是特别方便,五条悟只能屁股用力压住裙子下摆,才把半条裙子都撩了上去,露出洁白光滑的下半身。
为了直播效果,五条悟提前在大腿内侧用黑色水笔写了"老公专用肉便器"这样的话,现在早已经干了,像纹身一样贴在他的大腿根。女士渔网丝袜缠住了半条大腿,根部是一圈带蝴蝶结的黑色蕾丝。除了丝袜就只剩了一条丁字裤。说是丁字裤,不过已经连"裤"字都算不上了。表面看起来只有一道黑色的线,在前端的位置绣了只镂空的黑色蜻蜓,双排大小不同的珍珠连着蜻蜓尾巴一直绕到股沟后面。
五条悟的阴茎被那道线束缚着半勃起来。他把阴茎掏出来,给大家看他阴茎下的那口女穴。五条悟作为网黄经常修理私处的毛发,此时出现在镜头里的就是一处干净无毛的阴部。丁字裤上浑圆的珍珠正嵌在他的那道肉缝里,肉缝里沁出了水,身体内部正分泌出黏液欢迎着珍珠这样的不速之客。
只要不是第一次进直播间的人都知道Satoru没有囊袋,准确来说不算是完整的男人,更倾向于cuntboy—样的存在,他是个双性人。

"终于又见到Satoru的逼了。水红的小逼一张一合的,真的好想能快点草进去。"
"太骚了,Satoru太骚了。'老公专用肉便器'彻底击中我了,老公这就用自己的肉棒来喂饱你,然后再射在Satoru的脸上。"
"明明已经是被进入过无数次的地方了吧?还是小得像处女一样呢,Satoru果然是天赋异禀吧。"
"只是对着镜头跟我们聊天都湿了。你玩玩它,Satoru,捏捏你的阴蒂好不好?我想边听你叫边飞机。"

五条悟听话地把手伸下去,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己藏在肉花里的阴蒂,用手指按了几下。阴蒂的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不管他摩擦多少次,都总会有酥麻的感觉顺着脊髓直达大脑。
"啊啊…果然在镜头前自慰是一件非常害羞的事情呢。"
话是这么说,五条悟手上的行为却并没有停下。他变着法儿用手指玩弄那敏感的一点,掐它、摩它、捏它、按它,把那颗粉嘟嘟的阴蒂变得颜色更红更深,在整个阴户里挺立起来。阴蒂舒服了整口女穴也就放松了下来,淅沥沥地往外流着水,清澈却粘稠的水液早就沾湿了五条悟的指尖,他细长的手指上满是自己的体液。五条悟舒服极了,屁股和小腿也发生着细微的抖动。
"好舒服呢…….自己玩自己的阴蒂……不过不想这么早就高潮哦,大家看好,我现在要插进去了…."
五条悟往自己的女穴里试探性地伸入了两根手指,边用手指插自己的同时还有空回答弹幕上的问题。

"处女?我不是哦,当然不是处女啦。"
"对呀对呀,第一次就是和Suguru嘛,前后都是。你们都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有多凶!没轻没重的,那根棍子进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要被捅破了!"
"后来确实也有过别的炮友,不过都没有和Suguru那么合拍嘛。"
"啊……啊我摸到那个地方了…里面?有点软,热乎乎的,碰到……嗯,碰到G点就会喷水。烦死了,因为这个恼人的体质每次做完爱都得洗床单呢! 好酸,嗯……腰眼已经开始发酸了。"
"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自己玩自己了呢,还有点不适应。很想……很想被舔一舔或者谁进来插一插呢。"

"玩乳头吗?可以。"
五条悟一只手保持着插在自己的穴里的这个姿势,另一只手单手解开了自己上半身的那两条系带,轻轻一拉,系带就带着胸口的布料堆在了他的腰间。
两个小巧的硅胶制乳夹还好好地夹在五条悟的乳头上。五条悟取下一只扔在一旁,另一只乳夹上的铃铛还会叮铃铃地作响。
"你们看,乳头都肿了欸。"他托着自己的一只胸乳面向镜头,白嫩的乳肉上依稀还能看到青紫的指痕,Suquru手劲儿一向很大,指印就是五条悟上次和Suguru做爱时留下的。不过比起已经不太清晰的指痕,乳晕包括乳头上红肿的痕迹要明显得多。

"我记得Satoru给奶子打孔的时候也肿了,好敏感啊Satoru。"
"奶头不大,奶晕却不小呢。真的是,Satoru 全身不是白的就是粉的,该不是有用什么药吧?"
"我一直都很喜欢Satoru的乳头呢,没摸一会儿就能硬得跟小石子儿一样。如果Satoru是女人就好了,怀了孕,这里就该能流奶了吧。"
"想看Satoru的奶水喷到镜头上。乖乖,我光放么一想就要射了。"
"都说了不会涨奶了嘛!"
五条悟一手覆上自己的柔软大力揉捏,乳肉在他的手里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他的胸口比普通男人的要更软,也要更大,皮薄肉嫩地像是去了壳儿的荔枝。一只手还全包不住,白净的皮肉从他的指缝里露出来,比全部赤裸要色气得多,看得人气血翻涌,总想上去给揉一揉,或者干脆像儿时那样、用舌头和牙齿来品尝它。
"不行了……不行了……下面又痒又难受,我感觉我里面都快要潮喷了…….就差一点了,啊….就差一点了……"
五条悟肉眼可见地加快了手里抽插的频率,他已经快要到这场自慰的最顶峰了,屁股也配合着他的动作小幅度地顶弄,手指戳到那处软肉的同时屁股抬上去加重这一重刺激。要不行了,要被自己的手指插到潮喷了。
"叮咚"五条悟听到了按门铃的声音,姗姗来迟的Suguru终于到了。
他在Suguru发出的门铃声里达到了高潮。

"Satoru高潮了,我也高潮了。四舍五入,我已经射在Satoru的身体里了。"
"太他妈爽了,比我自己做爱都爽。不愧是我关注了这么久的主播,我他妈光手淫已经爽疯了。"
"我刚刚是听到门铃声了吗?是Suguru回来了吗?"
"Satoru,Satoru去开门,你老公回来了。"

五条悟躺在座椅上大口喘着气,等待着高潮过后的那股子困意和乏劲儿过去。他的声音还是哑的,口气却依然是Satoru独一份儿的那一种撒娇味儿.
"Suquru根本就是个留我一个人过万圣节的混
门外的门铃声只响了那一次之后就再没动静,但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在门口。等着,让他等!自己都已经等了他快一个晚上了夏油杰在门口多等两分钟怎么了!五条悟心里一边给夏油杰扎小人儿,一边安慰自己,好歹剧本已经找编剧写好了,这次不用就只能等明年万圣节了。再怎么着也得把小男孩敲门要糖果这出戏给演完吧还是自己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度格局高度量大,夏油杰碰上自己就偷着乐吧。不过我只是为了不浪费编剧专门给写的剧本,根本不是原谅夏油杰了,才没有原谅他,没有没有。
等五条悟想通了,高潮后的那股劲儿也基本缓过去了。他起身把裙子的绑带系好,又正了正下摆,没管自己女穴里还突突向外流着水。他暂时关掉房间里的直播间,又掏出手机重新开了一个直播间的新链接,在观众们再次点击链接进入的时候把手机往门口合适的位置上给架好,让摄像镜头正好能拍到他和门外的夏油杰。

五条悟拧开门把手开了门。

"Trick-or-treat,五条太太。"
果不其然门外站着的就是网名Suguru的夏油杰。他戴着尖头的万圣节巫师帽,还套了件哈利波特形制的魔法袍,胸肌把衬衣都顶得鼓出来一块。大人的脸和小孩子的装扮有些违和,但也不到不伦不类的程度。
"呀,是Suguru呀。可是丈夫不在,我没有钱买糖果怎么办呢?
"欸?居然是这样吗?"
夏油杰刻意扮嫩的脸上适当地流露出一点疑惑,看得五条悟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太可爱了吧杰,这样的表情简直是,太可爱了呀。
"不如Suguru跟我进房间等一等吧,丈夫应该不久后就会带着糖果、巧克力和给孩子的小礼物回来了哦。外面太冷了,我熬了奶油蘑菇汤,Suguru要进来喝一点吗?"
单纯的男孩Suguru完全没有怀疑这位美丽的邻居姐姐对他发出邀请的目的。灰原被七海拉去另一条街要糖果了,他只能自己独自挨家挨户地敲门。他的手已经好冷了,但是篮子里的糖果并没有很多。或许,跟这位姐姐进门喝一碗热腾腾的蘑菇汤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Suguru对五条太太点点头说好。太太接过他挎在肘间的篮子,在Suguru进门后关上了房门。

五条悟取下手机支架和手机,搭在了客厅的茶几上。沉浸在角色中的夏油杰假装完全没有看到他的举动。
五条太太转身去到厨房里给年幼的Suguru盛一碗奶油蘑菇汤。尽管夏油杰迟到了快两个小时,但谢天谢地,五条悟家的微波炉还不错,两分钟热一碗提前放进冰箱冻好的汤还是绰绰有余的。

五条太太把重新热好的奶油蘑菇汤放在Suguru手边,微笑着跟他聊天。
"Suguru的同伴没有和你在一起吗?为什么是Suguru一个人来的呀?"
Suguru用勺子慢慢搅动着汤里的蘑菇和虾仁,他还有些局促。
"嗯,因为我的同学去另一条街了嘛。五条太太知道吗?就在百货商店在的那一条。"
"知道的呀,Suguru坐着的沙发上垫的沙发巾里是在那里买的哦,我偶尔也会和我的先生去那里买避孕套。"
Suguru的手顿了顿,脸色一下爆红了起来,"是…是吗?那太太和您先生感情真好。"
"数?你们居然都是这么想的吗?但其实没有哦。我上个月才发现丈夫居然已经有了外遇,而且对方已经怀孕了。我可能,很快就不是五条太太了。"
"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五条悟又双叒叕改剧本了,他要扮演的明明是和丈夫感情很好的美艳少妇吧,悟总是致力于给自己拿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可怜之类的角色呢。已经快要习惯五条悟这种操作的夏油杰硬着头皮继续陪他演,"有了爱人就应该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吧?居然还让对方有了身孕。五条先生真的太过分了,您其实可以考虑离婚的。
"其实也不能怪他,谁叫我这样畸形的身体不能正常受孕呢?先生每次和我做爱都会采用背入式,就是因为不想看到我的身体呢。"
"什么……什么意思?"Suguru听不太明白五条太太在他这里一直是勤俭持家温柔贤惠的形象,至于什么"畸形"什么"做爱",做他来说还是太超过了。
"Suguru想知道吗?"可怜的邻居姐姐眨着自己的一双蓝色眼眸盯住他,Suguru吞了下口水,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眼神下幸存,他也不例外。
"当…..当然。”

五条太太拉开自己长靴侧边的拉链,脱掉靴子露出一双白白嫩嫩的脚丫,当着Suguru的面直接跨坐在了Suguru的身上。
"太……太太,您……您先从我身上下来。"
"欸?不是Suguru说要看的吗?"此时的五条太太显得有些过于强势,露出了些属于"五条悟"的本性。夏油杰也不提醒他,嘴里说着符合人设的台词,一双大手却已经扶到五条悟的身后握住他的腰。他们又不是真正的演员,而且,从他看五条悟直播的时候就一直硬到现在。要不是因为看五条悟玩得高兴,他进门那一刻就要掰开五条悟的腿根肉进去了。
这边的五条太太并不知道Suguru的心理活动。他坐在Suguru的腰上,隔着裙子用自己的下体前后蹭了两下,再撩起自己的裙子给Suguru看他真实的身体。
"其实我不是女孩子,而是双性人哦。不过先生觉得娶一个双性让街坊邻居知道了会很丢人,所以就一直让我穿女装扮女生。
五条太太柔韧性很好,他向后仰起身体大张开自己的双腿,给Suguru看他阴茎后的这口女穴。
"先生每次都不愿意碰这里。现在里面好痒好麻哦,Suguru愿不愿意帮姐姐舔一舔?
Suguru把手伸向五条太太的大腿,摸到一手黏液,足足过了半分钟才说话。
"五条太太的这里很漂亮,我很喜欢。但是,我拒绝。"

猝不及防被拒绝了的五条太太瞪大了双眼,他从没想到过会有被Suguru拒绝的这种可能性,导致说话都有些磕巴了起来。"为…为什么啊?
"因为太太这里看上去并不需要我的舌头。它好湿,流了好多水,已经不需要舌头钻进去来舔了。或许太太更想要的,是这个吧。
夏油杰的魔法袍下头穿的是短裤,他拉了一把裤子上的松紧绳,连内裤带短裤都一齐被扯掉,半硬起来的性器跟五条悟的那朵肉花亲密地打了个招呼。
"Satoru,让我进去。"
"切,我还没玩够呢!不行不行,Suguru把头低下去给我舔。"
很显然,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已经成功从"五条太太和他诱拐的幼惠Suguru"转变成"主播Satoru和他的炮友Suguru"了。
夏油杰憋了这么久,哪里还愿意浪费时间在舔上,而且悟直播全程他都有看,已经高潮过-次的身体相对没那么容易受伤,大不了结束了多哄一阵儿,下次再给悟补回来就是了。
夏油杰直接就着这个姿势把他的性器插了进来。五条悟闷哼了一声,一反常态地没撩他也没骂他。夏油杰小幅地挺动着胯部向上顶他,拿鼻尖去蹭五条悟的脸,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哄他。
"生气啦?我答应你下次舔回来嘛,好不好?"五条悟坐怀不乱。
"来的路上买了你爱吃的那家店里的喜久福,就在篮子里。
五条悟不为所动。
"临时真的有事没能赶过来,明天一整天都可以陪你,要不要?
"要!怎么不要!"五条悟恨恨地咬了一口夏油杰的鼻子。看得气势汹汹的,其实也不疼,倒让夏油杰心里痒得不行。
成了,这就算是已经把这道难题解决了。

得寸进尺的夏油杰拍拍五条悟的屁股,"不是挺喜欢这个姿势吗?自己来吗?Satoru。"
这纯属是放屁。五条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费力的姿势,他总是坚持不了多久就喊累,然后局势就转变成换个体位夏油杰把他压在下头插。果不其然五条悟瞪了他一眼。这时候激他其实是最有用的,又不服输又要刻意跟夏油杰对着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身上起起落落。每次都抬起那道肉缝对准夏油杰的性器,等它进去了再摇着自己的屁股让性器去顶他敏感的地方。虽然控制得不太好,十次里最多能成功三次,但阴差阳错地还让五条悟咂摸出了一点趣味。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顶到敏感点的感觉,居然还有点好玩。
五条悟有意要从夏油杰的身上榨出精来,用女穴把性器整根吞进去了就收缩穴道绞紧,噗嗤噗嗤的水声整个客厅都听得见。他下头已经完全被撑开了,起身的时候还能看到里头水红色的媚肉,也还是那圈肉,夏油杰进去了又把他严丝无缝地咬得死紧,整根裹住他的那根东西死死不放。
夏油杰自然看出来了他的意图,不甘示弱地用手去调戏五条悟的阴蒂。他对这颗冒着尖的阴头早已经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怎么让它硬,怎么让它爽,怎么利用它让阴户流水,夏油杰清二楚。
快感从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不断累积。五条悟的双臂双腿都不自觉得缠在了夏油杰的身上,手臂绕过肩颈,长腿挂在腰上,他的前穴随着自己的动作从交合处喷出水来,舌头都爽得吐了出来,俨然已经被夏油杰禽成了一副痴女的模样。
他又潮喷了。
穴里头的水从身体内壁喷出,跟夏油杰的精液混在一起。夏油杰的性器都堵不住,还是有东西从五条悟的穴口里流了出来,根本分不清哪处是津水哪处是精液。
夏油杰的性器射过之后也还埋在他的身体里,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抱了一会儿。夏油杰用再次半勃起来的性器顶顶他当作示意。

"Satoru,你还在直播呢。
五条悟当然没忘,只是前穴高潮的快感太强烈,他又连着潮喷了两次,暂时没缓过神来。五条悟大口呼出几口气,转过来自己的身体,忽略了满屏疯狂刷过的饱含各种色情内容的弹幕,对着镜头再次打开自己的大腿。用手指拨着给观众看自己已经完全被肏成肉洞,还在往外流着淫水和浓精的前穴。
"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结束啦,下次再有直播的话我还是会按惯例先发Twitter通知的。大家万圣节快乐,再见。"
说完抬起下巴提醒夏油杰跟观众道别。夏油杰大大咧咧敞着鸟,跟观众摆手。
"万圣节快乐,再见。"

2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