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为五条老师献上的可丽饼

为五条老师献上的可丽饼

 

 

*教祖教师,0卷前,你懂。

*一些背入、骑乘和吞精。没什么可预警的,或许一些单方面angry sex。4.5k完结。

 

 

 

竹下路买完可丽饼,夏油杰和菜菜子美美子一同走出店门。

两姐妹抱着夏油杰的胳膊,每人拿了一卷可丽饼,正在美滋滋地咬下去,甜美的奶油和新鲜酸甜的水果味轻盈地充满口腔。黑色长发的僧侣脸上带着一丝亲切温和的笑意,并不在意周围人因为他并不日常的装扮而好奇投来的目光,而是自己也拿着一份打包好的可丽饼、神色和善地回答着枷场姐妹们的问话,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才在东京咒术高专宣布了百鬼夜行的气势。

 

那个个子很高的白头发男人就是五条悟吗?那就是夏油大人曾经说过的吵了架就没有见过面的挚友吗?

 

嗯,是。夏油杰笑着答了,却感觉到美美子不安地加重了抱紧他胳膊的力道,菜菜子则是发出一声惊呼。

 

夏油杰抬头看去,映入视野的那个身影让他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说来也巧,他们提到的人就出现在了眼前,不啻于是言灵般的效果。一身纯黑色的高专教师制服的白发青年居然在宣战结束后不久就追上了他们这群乘着咒灵离开的诅咒师的脚步,此刻正长身玉立在不远处,纵然双眼被绷带蒙得严实,夏油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钉在自己的身上。

 

“菜菜子,美美子,你们先回去吧。”夏油杰将手臂从双子的怀里抽出来,宽大的手掌安抚性地揉了揉两个女孩的脑袋,温声道,“我一会儿就回去。大概需要几个小时。”

 

两个女孩显然有些不安,但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无法插入两位特级之间的对视的。身为姐姐的菜菜子拉住美美子的手,她们牵手离开,走之前还向两人投来惴惴不安的一眼,但夏油并没有回应养女们的视线。

 

他的目光也放在五条悟的身上。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隔着不远的距离,目光中却只有彼此。

没有清晰的火药味,只是隔着绷带和不可逾越的距离,长久地对视着,周围的人潮来来去去,都与他们无关。好像这长久注视的世界里只存在他们所处的这一方天地。

 

不知道对峙了多久,或许只有几分钟,两个人都只有沉默以对。

平时最爱与学生笑语的五条悟一反常态,嘴唇抿得紧紧的,似乎并不打算开口。连方才在百鬼夜行的宣战中口若悬河的夏油杰,也没有用被讥笑成骗子的舌头说任何一句话。

 

而夏油杰的表情却从容得多。

身穿袈裟和僧袍的长发男人只是立在人群中,静静地凝视着五条悟,脸上还微带笑意,细长的眼眸也没有任何冷漠与不屑,反而是温和又带着几分纵容的神色,好似正站在佛前,又像是对此时的情况有所预料。

 

最后还是五条悟打破了这个僵局。

 

白发教师走上前几步,伸手攥住了夏油杰右手手腕,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拽着他向着某个方向走,突然且粗暴,手劲很大,纵然是肉体力量久经锻炼的夏油都被拽得差点一个趄趔,不过还是跟上了五条悟的步伐。

 

他们一个敢拽,一个敢被拖着跟上,看起来像是因为矛盾分手之后满含怒气和无奈的情侣,哪里又像是高专的最强和通缉犯。

 

虽然现在的情景也与那个差不离。

 

五条悟将他拽到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离开外界视线后,就将他推到墙上,一声不吭地开始吻他。两个人的身体紧紧挨在一起,夏油杰被挤到墙上,后背隔着衣物与粗糙的墙壁摩擦,恐怕要让袈裟和僧袍都沾上墙灰。但夏油杰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一点,五条悟用齿尖衔着他的下唇,泄愤般地吻他,唇齿间都因为细小的伤口而弥漫出血腥味,像是想要将他的舌头乃至他整个人都嚼碎了吞下去。夏油杰觉得有趣,胸膛深处也有点说不出的感情——他是知道五条悟为什么会表现出这样的。于是夏油杰伸手去捧他后脑勺、手掌又滑落到剃得干净的后颈,用掌上的薄茧缓缓地摩挲那块少有人触碰的雪白肌肤,无声地安抚着压着他亲的初恋男友的情绪。

 

然后他用舌头将五条悟的舌头推回自己的口腔,结束了这个亲吻,与他额头碰着额头,用被含着血的口水染湿的嘴唇亲了亲同样在亲吻中染上湿润艳色的五条悟饱满的唇珠,然后轻声问他,声线里还含着笑意,悟,要不要吃可丽饼。

 

五条悟不说话,目光却缓缓地落下去,落在夏油杰还提在手里的那一份外带的可丽饼上。

 

夏油杰向来不喜欢吃这些甜腻的东西,从年少时就是这样,现在也没有改变。

没有人比五条悟更清楚这一点了。

 

但这个男人还是多买了一份可丽饼。

 

夏油杰像是没有察觉到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氛围,自然地将在刚才那通厮磨中也保持了包装完好的可丽饼递给他。

 

五条悟稍微从夏油杰身上离开了一些,也没有接过这份可丽饼,而是就着夏油杰递过来的姿势,直接把包装袋解开,就着夏油杰举来的手,低头咬了下去。

 

可丽饼其实已经有点变形了,饱满轻盈的雪白奶油从卷起的饼皮和颜色鲜艳的水果之间露出来,还加了很多花里胡哨的佐料,五条悟咬了一口,在嘴巴里慢慢咀嚼,脸颊鼓起一小块,慢慢地动着牙齿,忽然就有些吃不下去了。

 

水果、巧克力、冰淇淋和奶油味道充斥了口腔,甜腻得几乎让人犯呕。

这就是五条悟最喜欢的口味。这家店做得确实不错。

 

但五条悟根本吃不下去。

他因为夏油杰特意买的这份可丽饼,没有因为吃到喜欢的东西变得开心,反而感到了痛苦。

 

他才咬了这一口,就猛地抬头,抬手向着夏油杰挥了一拳。

拳头携着劲风,丝毫没有留力,向着夏油杰的脸来,像是想把他的脸打出青紫或者是就地击昏,夏油杰却看出了端倪。

 

他伸手攥住五条悟的小臂前段,骤然发力将他的拳头截住,五条悟自然反抗。其间两人交手了小十招,没有用术式和咒力,只是纯粹的体术交锋,没有特别留力,最后还是夏油杰险胜一筹,翻身将五条悟压在了墙上,还是面朝着墙壁的姿态,刚才出拳的手臂也被他别到了背后。

 

夏油杰攥着五条悟的手腕,用手指指腹缓缓地抚摸过五条悟赤裸分明的指节。

 

五条悟根本没开无下限。最初的那一拳夏油杰偏移头颅就能很轻易地躲开,五条悟却没有丝毫收势和改变方向的征兆——

 

要是夏油杰没有选择拦住他的拳头、而是躲开的话,那一拳势必会砸到墙上。

会把墙壁轰出一个坑洞的同时,碎石也会刺伤没有开无下限的这双手。

 

看来悟不喜欢这家的可丽饼。夏油杰迎上侧头看过来的五条悟的眼神。在刚才的两人的贴身格斗中,原本严密裹着的绷带已经散乱,露出了一只苍蓝如天穹的左眼,现在正冷冰冰地回视着他。于是他叹了口气,好像五条悟只是吃到了不合口味的甜食在生气一样,微微带着一丝无奈,将胸膛贴上白发青年的脊背,隔着衣服像是给了他一个近似拥抱的、在耳侧和颈后的亲吻,下腹贴着五条悟的臀部,声线轻柔地低语。但是也不能浪费,我们就把它用掉吧。

 

 

*

 

 

被咬了一口、又被挖走了一大块奶油的可丽饼掉在地上,已经无人问津了。

白发教师的漆黑制服裤子被剥下、露出其下雪白的赤裸臀部和两瓣紧窄臀肉中心的粉色穴口。此刻紧闭的浅粉色小穴已经被扩张得水光淋漓,随着手指的玩弄和其主人急促的呼吸声翕合紧咬着,臀缝里还有些许从粉色穴口流溢出来的奶油,连空气里都多了一分甜蜜的味道。

 

夏油杰衣冠楚楚,除了背后落了一些灰尘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不妥的地方。此刻他正从宽大的袈裟下面掏出硬挺的阳具,用手稍微打了两下,就握紧了根部,将涨红的龟头对准了流溢出奶油和淫水的穴口,就这样慢慢捅了进去,深色的鼓起经脉的茎身与雪白的臀肉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

 

五条悟扶着墙壁喘息,手指蜷起,却什么也攥不住。

站在他背后的夏油杰将整根阴茎完全插入,也没有体谅他刚被过于粗大的阳具整根插入紧窄小穴的感受,用双手将他的紧实窄腰压低、臀部拉起,就使劲地迅疾抽插起来,每一下都又快又重,将肠壁的奶油都挤出来,跟淅淅沥沥的淫水一起打成泡沫、滴在小巷的地面上。

 

每一下龟头都重重地蹭过前列腺,快速大力的撞击让臀尖和肠壁摩擦发肿,让人全身发麻的层叠高潮中夹杂着些微的疼痛,却愈发让人上瘾。夏油杰边操还边随着撞击的频率伸手去用力按压他的小腹,没有几下五条悟就受不了了,低声骂着去拨开他的手,夏油杰却像是缠住了他一样,手掌拨开之后又再度不屈不挠地附上来、捂住按压他的小腹,非要把那根阴茎的形状在他的肠道里刻得分明。

 

五条悟被他搞烦了,上半身还被压在墙上、乳头时不时隔着制服外套蹭到粗糙墙壁上、身前被撞到不住甩动的勃起阴茎也是,再来像是被人摁在小巷里强奸,身后的人只顾着把他当飞机杯爽。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耐心比平常差很多,也懒得去征求夏油杰的意见,推搡着身后的夏油杰的胯骨、然后就着还被插在里面的姿势猛地翻了个身,一双过于有力的长腿铁钳般夹着夏油杰的胯部,腰胯发力、肠道紧绞那根鸡巴的同时,一下子把爽得发出一声深重喘息的夏油杰用力压得坐到了地上。

 

而五条悟根本不等夏油杰缓过那一阵子射精的冲动,就居高临下地垂眸看着他,开始自己迅猛地动起腰部来。他此刻雪白绷带散乱、尾端都落到了肩膀上,冰蓝的左眼完全露出来,柔软的白发也散落下来不少,盖住了小部分的眉眼,看起来几乎有点陌生,又有些刻骨的熟悉在。他完全没有顾忌夏油杰的感受,只是自顾自地去使用那根还插在他穴道里的肉棒,臀肉撞上夏油杰的腰腹大腿发出啪啪声,原本还算洁净的五条袈裟立刻被他股间滴落的体液弄得乱七八糟。

 

他边骑还边上手扒夏油杰的外衣,把他的僧袍扒开露出一大片赤裸饱满的胸膛,手指在他淡褐色的乳头上狠捏,五指陷入饱满的胸肌里用力揉搓,像是想要把他的胸膛都抓出道道指痕、

 

夏油杰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选择就这样被五条悟骑射。

 

他双手抓住五条悟沾满亮晶晶体液的臀肉,用力将他的腰举起再摁下,同时下身迎合着节奏,腰胯上挺,用更加猛烈的节奏奸弄着五条悟的肠肉,每一次都狠狠地擦过敏感点,而且冲得更加深入,几下就捅入了柔嫩的结肠口,伞头冲进去、冠状沟卡上了那个肉环。今天分外沉默寡言的五条悟被操到终于突破深深压抑着的粗重喘息、叫了一声,在潮喷般的高潮中穴道疯狂抽搐起来,前面的阴茎也射了夏油杰满身,射完还在慢慢地流淌出雪白的精水。在他射精的过程中,夏油杰还在猛操他,在结肠内部肆虐,尽情地奸弄着那柔嫩敏感如初生的肠肉,享受着肠道内部喷发的温热淋漓的水液浇在肉棒上、穴道也疯了一样地抽搐紧咬。

 

五条悟无力地抱着夏油杰的肩背喘息着。

 

两个人以坐姿面对面交叠在一起。他感觉到夏油杰在他身体内部挺动了数下,阴茎也跳动起来,也有了射精的前兆。五条悟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趁机收紧肠道强迫夏油杰内射在里面,而是一声不吭,任由夏油杰将他的身体抬起来一些、把阴茎抽出他的身体。

 

白发的教师侧过头,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却在这场性爱之后莫名地看起来有些疲惫。他冷眼看着夏油杰准备最后撸动几下射在自己的大腿上,忽然伸手制止了他,而是沉默地俯下身去,将那根沾满了乱七八糟的体液的阴茎含到了嘴巴里。

 

浅色的柔软唇瓣挨在深色的茎身上,随着伏在身下抬眼望来的五条悟的脸,未免有些过于色情。夏油杰望进那双苍蓝如天空的六眼里,伸手捧住他的下巴,大拇指摩挲着那颗饱满的唇珠,上面还沾着一点奶油的香味。

 

他看着五条悟发丝凌乱的脸,没有为难他,而是在温热潮湿的口腔对龟头的吸撮中,爽快地射了出来。

 

五条悟没有吐出他的精水,而是全部咽了下去。除了被摩擦到发红的唇肉外,唇角溢出的白精看起来也跟刚吃完可丽饼没有太大的区别。

 

两个人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物,默契的一句话也没有说。五条悟穿好漆黑严实的制服,用那双苍蓝色的、夏油杰阔别已久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亲手将散落的雪白绷带缠好,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夏油杰整理着散乱衣襟,目送他的背影离开。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也一下也没有回头。

 

 

END.

 

 

 

 

 

24 Likes

对味: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最后一次尝到他的味道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