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r18」震惊!某知名教授竟是某顶流深柜

前篇有剧情,在老福特,mmmmmmqianren

攻方吃醋向,ooc预警。

避雷避雷避雷!感到不适就立刻退出!!!

内含,口嗨,dirty talk,雌堕,口交深喉,中出,SP,禁止sj,猫塑,少量主仆描写,少量受上位。
有点sub的受方。

全文6K+

“杰!你怎么来接老子了”
五条悟笑着对着车里的人挥挥手,伸手一把拉开了车门,直到他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面,拿起手机开始自拍的时候,他都没有注意到夏油杰已经黑的可以滴出墨来的脸色。
“杰~我好想你哦”一只白色的大猫一下缠上了他的手臂,他轻轻的晃动着夏油杰的手臂,夏油杰只是撇了一眼,深紫色的狐狸眼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平时温柔的视线这时反而极具压迫感。
“杰?”
黑发的男人并没有给予猫咪想要的答复,他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以如同箭矢一般飞出,吓得路边的狗仔瘫软地跪坐在地上。

一路上夏油杰都没有说话,只是黑着脸开着车,五条悟还能听见他因为红绿灯的原因咒骂了好几句脏话。
平时的夏油杰很少骂脏话,大部分时候都是保持着他那儒雅随和的姿态,如同一位不入凡尘的佛祖,但只有五条悟知道,面前的男人在床上有多么凶残。

直到他们家下面的停车场的时候,一路上始终沉默的夏油杰这才有了动静,他伸出手指勾了几下,示意五条悟下来,没等五条悟到他身边,他就大步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五条悟看着他这样子不知其所以然。
“杰……?谁惹你生气了吗?”在电梯里,白发青年还是没忍住扭头问向他的爱人,黑发的爱人依旧挂着那张臭脸,对方的脚还不耐烦的踩着电梯里的瓷砖地板。
从电梯直接进了房子内部,他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猫咪总是对自己的主人过于信任,直到发现主人不对劲的时候也逃不掉了。夏油杰没有伸手去开灯,而是把跟在后面的五条悟一把按在了冰冷的电梯门上。五条悟原本想张开的嘴也被男人堵上,对方粗暴的撬开他的牙齿,伸出舌头缠住了他的舌头,粗大的手也不安分的伸进五条悟的裤子里。凭借对爱人身体的熟悉,他的手伸向了对方的后穴位置。
男人粗糙的大手在五条悟的臀部狠狠的捏了一下,酥麻的电流感遍布全身,被操熟了的身子瞬间软了下去。
“不…行……唔”拒绝的话被数尽吞下,像是被强暴了的羞耻感让他忍不住的兴奋起来。
“呜!”已经好几天没有被使用的后穴因刚刚的接吻有些湿润,甬道直接被男人粗大的手指顶开,一下就是两根手指插入了里面。五条悟身体一抖,腿间的阴茎也因此抬起头来。
夏油杰的腿磨了磨他半软的性器,五条悟能听见对方的轻笑,不得不承认,刚刚还在拒绝的他被对方三俩下就挑起情欲的模样很让他觉得羞耻。
“这么快就勃起了?真没用啊,悟”被这么一说,他的腿开始打颤,他现在的样子和一只发情了求操的母猫没有任何区别,身体里的手指也摸索到了前列腺的位置,被调教过的身体彻底兴奋起来,肠液湿润了整条肠道。
“真紧啊,明明就几天没做吧”
前列腺被刺激的感觉让性器的马眼处溢出清液,打湿了内裤,不过他也顾不上这些了,他需要夏油杰帮他,需要男人帮他射出来。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的另一只手轻车熟路的伸进他的裤子握住了那根已经挺起的鸡巴,随意撸动两下就能让白色的大猫不停的发出喘息声,苍蓝色的眼睛里弥漫着情欲。他早就被夏油杰操烂了,只要对方稍微几下动作,这具没用的身体就会立刻发情,他满脑子也是求着夏油杰的大鸡巴操进来,操死他。
被男人握在手里的鸡巴溢出了许多液体,快被撸到射精的性器不断的流着水,整个人瘫软在了夏油杰的身上,享受着对方给予的快感,嘴里分泌的唾液也止不住的顺着下巴滴落。他脑子里全都是想吃大鸡巴这种淫妇才能讲出的话。
夏油杰见他这幅母狗的样子低声嘲笑了两声,薄唇一开一合吐出一句脏话:
“婊子”手上的动作接连不断,手指也从两根增加到三根。同样他更是用力的撸动着五条悟的性器,五条悟没有反驳,被这句脏话刺激的险些到了高潮。双手环住夏油杰的脖子,缠着夏油杰接吻,在他耳边不断的求他再用力点,作为一位顶流歌星,没有人会想得到他有这样淫荡的一面。
“你的绯闻对象有没有想过,你这么淫荡,五条家主?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就是一条求插的母狗吗?离开了我的精液和鸡巴还活不下去吧,还要被男人操才能勃起的死婊子”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对着五条悟的感点用力的按压下去,身后大面积的快感瞬间让五条悟抵达了高潮,前端的性器抖动一下射出了白色的精液,白色的液体留在了夏油杰的衣服上。
白发的青年大口喘起气来,但身上的男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对方还是不听的搅动着已经高潮过了的穴口。高潮过后继续被侵犯的快感让他受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五条悟也站不住了,瘫倒在夏油杰身上,还不忘与给予他快感的男人交换一个吻。
两人的姿势很快从五条悟被按在电梯门上变成两人坐在地上,五条悟的脑袋在夏油杰的跨间,面前就是那他渴望的鸡巴,屁股高高撅起任用着对方使用。
他的手伸向夏油杰的裤子,五条悟看着那宽松裤子被顶起的地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太想要夏油杰给他上点强度了。高傲的教父看着猫咪的举动,无奈的解开了裤子的皮带,放出那已经彻底勃起的大家伙。
肉棒上盘旋着青筋,暗紫色的柱身,饱满硕大的龟头,就摆在发情猫咪的面前。
白色的大猫见到这根操过自己的鸡巴,就立刻缠了上去,不用夏油杰开口,他就主动张开口腔容纳那根巨物。舌头先是缠着上面的的龟头舔了几圈,然后就是张大嘴巴一口气含住了半根。原本用来唱歌的嘴正吞吐着心爱之人的巨物,高潮过后更为敏感的后穴受不住夏油杰的扣弄,剧烈的快感让他太想让夏油杰也难堪一下了,可惜对方的模样看起来也没有要射的迹象。
这幅不值钱随时可以成为男人肉便器的样子倒是刺激了夏油杰,“五条家主这么爱吃鸡巴是吗?死骚货”他用力的拍了一下五条悟的屁股,能感觉到这家伙的肠道受了刺激,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顶流歌手,喜欢在床上被人骂骚货。
“骚货有一个骚穴呢,这样都能流水”
就是这样,被羞辱的愉悦感让身下的男人更卖力的吸吮着他的阴茎,艰难的吞吐着,舌头也伺候着上面的每一根青筋。眼底尽是痴迷,完全把自己今晚要去颁奖典礼的事情抛在脑后。为了能让男朋友尽兴,他将含着的肉棒吞的更深,反正他的嘴现在也只是夏油杰的鸡巴套子。
被吸着鸡巴的男人看起来游刃有余,他空闲的手摸上洁白的头发,按住他的后脑开始在他嘴里冲刺起来。五条悟被他这一下撞的眼泪都出来了,夏油杰当然知道他受得住,他太熟悉五条悟这张嘴了。
喉咙被强奸的快感把五条悟的脑袋炸上了天,他更为努力的伺候着这根嘴里的鸡巴,虽然服务很到位,但是被伺候的男人显然不想让他好过,抓着他的脑袋就开始撞击,不仅不射,为了惩罚他反而撞的更凶。
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马上就要被夏油杰肏死了,不过夏油杰还是在他快受不住的时候放过了他,阴茎被无情的从嘴里拔了出来,带着银丝。夏油杰也没有射出来,猫咪难过的蹭了蹭主人的鸡巴。
没关系,五条悟不只有嘴想吃精液,他转了个身子,颤抖着的手挑开丰满的肉瓣,露出已经被玩成粉红色的肛门,他的毫无聚焦的眼神里满是期待,他渴望那根鸡巴,想象主人毫不留情的贯穿他,肏哭他的那种感觉,穴里就分泌了许多肠液。
见夏油杰始终没有动作,猫咪也有点不耐烦了。
“操我…操我…”白发的男人扭着精壮的腰肢,用屁股蹭了蹭对方挺立的性器,妄图让那根大家伙进来缓解一下里面的瘙痒。肉穴一接触到男人的龟头就迫不及待的往里面吸。硕大的龟头摩擦了一下他的肉缝,就让他哗啦啦的流出水来。
“忘了我怎么教你了?婊子”夏油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冷白的皮肤上瞬间出现了一道红印,阴茎也兴奋的射了一点精液出来,五条悟的一切反应都被始作俑者看在眼里,紫色的眸子好像在看一个求骑的母狗。
“杰……操死我,尽情的操我……使用我”已经急到神志不清,收不回去的舌头挂在外边,粉红色的晕染铺满了他的脸,苍蓝色的眼睛早已充满情欲,一小时前还趾高气昂的神子大人已经成了某位教师身下的一条母狗“我要大肉棒……”话音刚落,五条悟就被男人从后面贯穿了,夏油杰一口气到底愣是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不等这只骚猫适应男人的尺寸,抓住他的胯间动了起来。一开始只进入了一半的性器瞬间就被吞入了三分之二,穴内的软肉缠上粗大的鸡巴,五条悟感觉自己穴里的每一处都被鸡巴照顾到了,嘴里念叨着骚话,还扭着屁股祈求男人更深入。身上的黑发男人把长发扎了起来,同时感受着他的专属骚穴是怎么安抚他的鸡巴的。
见夏油杰不动了,猫咪不耐烦的自己动了一下,就被主人抽了屁股,猫咪听话的停了动作,表情却是更加淫荡,好似岛国动作片里被操翻的了女优。“这么想要是吧”上位者话里带着惩罚的意味,身体里的肉棒顶开了深处的肠肉,直接顶到了乙状结肠的位置。
进来了,全部进来了。
被侵犯肠道的快感让五条悟爽出了声音,仅仅只是进入就能让他爽到射精,被冷落的鸡巴已经精关失守,射出新的一发精液。夏油杰从手臂上扯下一条多余的皮筋,直接绑到了五条悟的性器上。这是在阻止他射精的意思。
“不要……不”没等他拒绝,男人猛地一撞让他差不多软下去的肉棒再次勃起。好像被强奸了一样,一下两下的撞击让他的脑袋彻底放空了,变成只能撅着屁股挨肏的母狗了。“不要什么?你这不是挺喜欢的吗?五条家主?快吸死我了”他没有说错,五条悟的甬道吸得他头皮发麻,无论操了多少次这里还是那么紧致湿润,跟处子一样,层层的肠肉吸吮着他的肉棒,希望男人交代在这里面。男人附身到他的颈部,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许多红印。
“好会操……呜,杰,大肉棒……好棒”已经爽到神志不清的神子才不管自己说了什么胡话,他只知道自己的话一出,夏油杰肏的更凶了“五条大人像条被骑的女人呢,不过你现在跟女人没有区别吧?被男人操还能叫这么欢”肠道绞的更紧了,夏油杰倒吸了一口气,差点给他绞射,反而身下的猫咪双眼无神,眼眶不停的流出眼泪,白色的睫毛都已经被打湿了,还在点头认同夏油杰的说法,被捆住的阴茎好几次想要射精都射不出来,想伸手扯下皮筋也被夏油杰制止,憋的他只能用屁眼雌性高潮。
“五条家主不是很好吗?真想不到你这样的母狗会有绯闻对象,你呢……明明在床上就会像个女人一样被男人干,哦不对,应该是夏油太太”被像女人一样称呼为太太,是五条悟在床事上的一大喜好,夏油杰也是警告着他,让他注意注意自己是谁的母猫,应该被谁操。
“这里还能用吗?”他伸手撸了撸五条悟本就分量不小的阴茎,他的大拇指在马眼上摩擦了几下,但是碍于皮筋的束缚,五条悟根本射不出来,他祈求似的舔了舔夏油杰的嘴角“这根东西根本没用吧,没有我连勃起都勃起不了呢”送到嘴边的舌头被他含进去,五条悟为了讨好他也自觉的动了好几下腰,肚子都被鸡巴撑起了一个弧度,夏油杰解开了皮筋,失去皮筋束缚的鸡巴瞬间射出一股精液。
射精这一下把五条悟的脑子彻底射出去了,他开始不停的叫唤,承认自己是一条没用的母狗,只会被夏油杰操到高潮什么的。
“……呜,我是母狗……我是……是杰的鸡巴套子……”
同时夏油杰也顶在了他的感点上,对方大力的操弄着他的感点,低沉沙哑的呼吸声好像要射在里面,被内射多次的景象也走马灯似的在他的眼前浮现“……想要精液……灌满我”夏油杰注视着他的模样,眼眸上翻,口水止不住的流出来,沉迷于性事无法自拔的女优模样,肉穴还不断缠着夏油杰的鸡巴,争取榨出他的精液,层层的软肉照顾他肉棒的每一处。本就禁闭的地下室里全是男人被操到不可抑制的叫床声,大明星被操的汁水横流的样子很是让夏油杰得意。
“死婊子”道貌伟岸的哲学家交代在了他的里面,滚烫的精液拍打他的肠壁,被中出到填满的快感让他达到了干性高潮,射不出东西的阴茎也抖了好几下。吃到了精液的后穴兴奋的再次缠上男人刚射过的性器,肚子被精液灌出了一个小幅度,好像怀了一样。五条悟心满意足的摸上了自己的肚子,此刻他就像吃精液为生的魅魔一样。
他俩的性爱总是长达好几个小时的,仅仅只是这样根本不能让被调教过的五条悟满足。但是想到今晚的典礼,五条悟还是用上他已经没力的了四肢逃离男人钉住他的肉棒。
“杰…还要…去典礼……”
“悟还需要去颁奖典礼吗?在家里天天操不就好了……跟条狗一样挨肏”夏油杰见他这样,就着已经灌满了精液甬道肏了几下,射过精的鸡巴并没有软下去,还是硬得如铁般,高潮过后的穴经不起这种操弄,涨得发疼的感觉让五条悟一下就老实了。
“不去了不去了……”男人眼神放空,目光呆滞,一副被操到发昏的样子,贱得不行,夏油杰倒是拍下了他这淫荡的样子,放在了他某个专门收录五条悟的相册里面,相册里满是五条悟的照片,其中不乏有被操到昏过去的样子,高潮后的样子。
“看看你这样子,像不像淫妇?”夏油杰挑出了五条悟高中时期的照片,那是他跟夏油杰高中时期做爱的照片,被射了一脸的白发DK双眼翻白,腿间的性器还吐着精液,肉穴被操得泛红。夏油杰很擅长用照片唤醒这家伙的淫性,五条悟的目光躲闪,他艰难的开口道“杰……真的不行了”声音是做过后的沙哑,话音刚落,头发被人抓起,酥酥麻麻的疼痛感让五条悟清醒了不少,但是他早就无所谓这些在性爱中的疼痛了,反而会让他更加激动“悟明明知道我不爱听这些”男人话语里的威胁让他莫名有点兴奋。
明明已经知道不能再做下去了……要去参加典礼,再做下去连路都走不了了。但是夏油杰一句惩罚的话就让他重新发起情来,这就是他这具身体,和这个只有夏油杰的脑子。

“对不起……对……对不起…对不起……杰……对不起”他俩从电梯口滚到了私人影院里,男人悠闲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手里五条悟的写真集,白发的青年坐在他身上上下动着,眼泪直掉,看起来被折磨的要死了,从他不停的因为进入和拔出尖叫,肠道不断的涌出水来就知道他有多享受这根东西带来的快感。由于对方的命令不能射精的他憋的快疯了,他抢过夏油杰的写真集,夏油杰这才抬起紫眸注视他,写真集上面正经的图片和面前这只骚货根本没得比,他伸手安抚了对方的阴茎,帮他手淫了几下,修剪恰当的指甲划过冠状沟,在他要射的时候恶劣地将马眼堵住。
“悟还不能高潮哦……道歉一百次才能高潮哦”
还在生气……五条悟决定奉献自己的屁股,和宝贵的时间用身体证明自己只属于夏油杰一个人“杰……老子…没有别人,对不起……我给杰操…好不好……杰可以把我操死的……”看着五条悟这幅姿态,被肏出来的口水还挂在嘴角,眼泪还流个不停,柔韧的腰还在不停扭动,从他的肉棒上汲取快感。
这一幕让平时温柔儒雅的黑发教师受到了刺激“悟只属于我不是吗?悟不能有别人……悟”在课堂上教育学生不能有极端心理的教师,对着已经沉迷性爱的爱人开始说着病态的话,五条悟感觉被压到了沙发上,身体里的肉棒没有拔出来就转了一圈,被再次后入,这种如同母狗交配一样的羞耻感让男人激动不已,腿间的性器也淅淅沥沥的射出精液。
后穴被持续侵犯,夏油杰的鸡巴在他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每次都不同深度,难以预测的快感到来使猫咪叫的停不下来,淫荡的叫床声好比A片里的女优,每次出去带着一节肠肉进来的时候连着肠肉捅进来,之前射进去的精液也被撞出来,肠液溢出。夏油杰伸手捏了捏五条悟的奶头,顺手掐了一把他的奶子,乳头被捏着转动的感觉只让他觉得爽,更别说夏油杰还帮他撸着鸡巴呢“……玩坏我……杰……玩坏我!”
五条悟的耳朵被咬上了一个不浅的牙印,夏油杰欣赏着自己的成品,五条悟的身上遍布着痕迹,全都是他留下来的,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红痕,就算高领毛衣也遮不住,而被标记的婊子还在抬着屁股挨肏,被咬红的嘴吐着舌头,吞不下去的口水和流出来的眼泪把沙发都弄湿了。
“这是标记,母狗要好好感谢主人哦”一字一下的撞击感点,被肏得原本好用的脑子现在反应不过来,他嘴上不停地叫着,还感谢着夏油杰的恩赐。
“杰……谢谢主人……”

最后五条悟不记得夏油杰什么时候射进来的了,他只知道他被着铺天盖地的快感弄昏过去了。
爬起来换衣服去典礼的时候,他的腿都还是抖得,罪魁祸首正在悠闲的看着他,甩着手里的前排票。
“哼!冷战!”
五条悟直接从他的旁边走了过去,理都不理夏油杰一下,夏油杰看着猫咪那一瘸一拐的走路方式忍不住大笑,开口就是一句来自地狱的恶魔低语。
“悟要跟我冷战?看来不够是吗?”
“!”

一发完。
我在afd发不出去我真操了。

124 Likes

微博挂了捏,真操了,我真是日了狗了。

爆炒好吃:yum:

能理解怎么会挂这么多次了哈哈 好香我狂吃

好香我大吃特吃

1 Like

大人如果这个受上位指的是体位脐橙的话可以直接说脐橙的(不雷脐橙)(看到这个预警给我吓了半天,还以为有无差含量)(无恶意大人)

6 Likes

好滴铁铁。

好香!!呜呜呜

香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好棒啊啊啊啊超爱 :heart_eyes:

好香好香,超级喜欢这样的小悟

啊,太太,香香!!!

香的我满地乱爬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