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白色房间(原作向双DK+教祖教师/R向连载)

summary:16岁的DK夏五和26岁的教祖教师被困在了时空夹缝的一个封闭空间之内。他们需要完成游戏中的一些要求,才能成功走出这个房间。

 

 

 

 

 

 

 

 

 

 

01

 

夏油杰和五条悟进入那个全部都是白色的空间的时候,没有想到会看见如今的场景。

当他们与对面走来的两位成年男性面面相觑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以为面前的两位成年人只是个任务中遇见的高级咒灵制造出来的幻象,因此两人都下意识地表现出了戒备的架势。

 

但是夏油杰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因为五条悟的反应并不对。

 

而且非要说的话,这个咒灵也太神通广大了一些,制造出了完全封闭让人不太感觉得到咒力的空间不说,连他和五条悟长大后的样子都能模拟得那么栩栩如生,也说不太过去。

 

而他拥有着六眼的同窗好友违反常理地沉默,盯了对面的那两人数秒后,还主动把墨镜向下拉了拉,然后用更加完整地露出来的那双蓝眼睛去看那两位不速之客。

 

夏油杰其实也是对这两位成年人表现出的形象感到隐约的好奇的。

 

面貌与他长得像的那一位,长发和耳扩都没有变,只是将漆黑的头发放了一部分下来披在肩头。但身上穿着的是意料之外的服饰,深色的僧袍和看起来很有宗教和神棍味道的宽大袈裟,此刻正看着夏油杰他们微微挑起了眉毛,唇边挂着好像画上去的捉摸不定的让人感到讨厌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油杰感觉他的目光扫过自己的时候带着轻慢的意味,落到身边的悟身上的时候就好了不少,也变得没有那么讨人厌;

 

而另一位,是位白发的男人。他身量高挑,眼睛被纯白色的绷带牢牢地裹缠住,只露出半张骨相优越的脸,下颌线深刻又清晰,淡色的唇紧紧抿着,冷淡的神情看起来有股奇妙的陌生,但也有种奇妙的熟悉。夏油杰不费什么精力就把他认了出来:虽然发型和各方面都有变化,身上穿着的是咒术高专的教师制服,但是那确实就是五条悟。数年后长大成熟了的他的挚友。

 

而两人虽然是并肩行来的,可是神情和之间的氛围中都萦绕着一种十分微妙的疏离感。

 

这让还是高中生的夏油杰和五条悟都感到惊奇。

 

夏油杰心想,难不成我以后出家了,悟去当了老师,所以互相疏远了,就像那些学校毕业后走向不同道路的普通同学?

 

……撇开还不知道的出家动机,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种吵架后冷战了很久还没有和好的氛围是怎么回事?

 

夏油杰由衷感到了担忧,而五条悟始终没有说话。

但他其实也没有感到太忧虑。因为众所周知,未来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或许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现在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

 

夏油杰想到这里,转头看了眼五条悟。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

 

夏油杰从五条悟脸上的神色里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于是没有出手试探面前这两人是不是幻象,而是先行打量起周围,然后发出疑问:

 

“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确实是最关键的问题。在彼此都没有明显的敌对意图的情况下,先行搞清楚自己身处何种境地是非常必要的。

 

“很明显,小朋友。”最先答话的,居然是那位僧侣打扮的黑发男人。他直勾勾地看了五条悟两眼,微微歪过头来,眯起眼睛笑着回答道,”我们也没有头绪。不然现在也不会待在这里了。是不是,悟?”

 

旁边穿着教师制服的白发青年被叫到名字,背着手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然后把头撇到另一边,没有说话,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夏油杰:“……?”

 

黑发DK心想,这个反应,真的在吵架啊。

他正这样想着,却感觉身边的五条悟已经沉默到有些诡异了,少有那么安分的时候。这可不像五条悟的性格,尤其是面临着如此匪夷所思的情况的时候。夏油杰转头看他,发现白发少年正盯着那个他长大版的白发青年,透蓝的眼眸里隐隐透出些很少见的、微妙的探究欲。

 

这什么表情啊。

 

夏油杰发现自己又解读不出来了。这幅就像看见别人手里拿着罕见的限量口味冰淇淋的样儿是怎么回事。

 

好在那位白发青年比起年少时自己还算是成长了一些的样子。他看起来情绪始终不太高,没有回答身边的假模假样的僧人的话,但是在沉默了一小会儿后,还是转动头颅扫视了周围一眼,然后回答了DK夏油的话:

 

“这里是完全封闭的空间,也不存在咒力,换而言之,就是术式无法使用。六眼得出的结论,是——”

 

“——时空夹缝。”

DK五条接上了他的话。他饶有兴趣地用指节推了推自己的墨镜,勾唇笑了起来,脸上出现了夏油熟悉的胜负心和昂扬的好奇心,用与成熟男人截然不同的少年的意气飞扬的模样,睁着那双没有被遮掩住的苍天之瞳说出了答案。

 

时空夹缝?

两个夏油杰同时愣了一下。

 

他们倒不是怀疑两个五条悟得出的结论的正确性,而是这个答案实在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这种地方,只有达成特定的条件才能出去吧?“DK五条悟理所当然地说道,”看一眼就能明白了。暴力突破虽然可行,但不是什么好想法。况且——“

 

五条悟停在这里,没有再次说下去。

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况且这个空间存在着能够压制咒力的功能,那么用术式去强行突破就成了虚妄之谈,很可能耗干了咒力还没有任何收获。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查看。

 

四人对视了一眼后,没有多说什么,默契地分成了两组去查看空间内部的情况。

 

既然是封闭空间,那么肯定就有其边界,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线索。夏油杰试着放出侦查用的咒灵,顺着边沿一寸寸摸索过去,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房间中心的地板忽然下陷了方方正正的一块。

 

四个人同时回头,看向那里。

 

然后他们发现,这是个再简陋不过的……棋盘。

或者说,用桌游一类的来形容更加恰当?

 

它是七个格子拼在一起的长条。除开代表起点和终点的第一个格子和第七个格子之外,其余的格子都是空白的。但是在这空白之下,浮现着无数条模糊的字迹。它们交织在一起,像是隔了层厚厚的毛玻璃,让人看不分明。

 

而棋盘两侧,各浮现出两个足够一人坐下的巨大格子。

 

夏油杰和五条悟彼此对视了一眼。

六眼没有说什么,夏油杰也就默认了看不出什么端倪。对面显然也是如此。他们四个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行动,分别选择了一侧的位置,坐了下来。

 

DK夏油杰和DK五条悟坐在同一侧。

穿着袈裟的夏油则与教师模样的五条坐在了同一侧。

 

他们都没有在这些琐碎的细节上商量。毕竟是同一个人,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原来是这样。”教祖的手指拂过他们坐下后就浮现在坐位和棋盘之间的编号,意味不明地说道,“是触发式的机关。”

 

更加年少一些的夏油正在微微皱起眉头,扫过他们四个人面前并不相同的编号。

 

他面前的是B1,他身边的五条悟是B0。

对面的两位成年人,白发的教师是A0,而正在意味不明地笑的教祖是A1。

 

而与此相对的,棋盘上方也出现了变化。

写着“起点”的那一格出现了四个与他们的编号相同的棋子。

 

情况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很明显了。

 

“所以是要把这个游戏通关了才能出去吗?”DK五条悟将墨镜从鼻梁上微微拉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棋盘,“实际的内容只有五格吧,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白发的青年教师少见地出声了。他的眼睛被绷带蒙起,但似乎六眼的效力仍在,唇线与DK五条悟的上扬不同,微微抿着,显得坚硬而冷漠。他的声音比起年少时也更加低沉,“规则是什么?”

 

像是被询问触发,他们面前的空气中,一行行地浮现出了新的文字。

 

 

 

1.此为积分制游戏。积分达到十五,即可离开本空间。

2.玩家需投掷骰子,根据点数在棋盘上前进。停在哪一格,就需要完成本格的内容。完成后即可获得相应积分,不完成丧失游戏权利。

3.率先达到终点的玩家享有一次特殊援助的权利。援助者所得的积分全归本轮率先到达终点的玩家所有。

4.一轮完成(即有玩家成功到达终点)后,棋盘会进行更新。所有玩家将回到起点重新前进,但上轮获得的积分不会清零。

5.祝好运。

 

 

 

 

很简单的规则。夏油杰在脑中模拟了一下,发现,就算完成每格内容只有0.5积分或者是1积分,他们也不需要多少轮就能完成这个游戏。

 

但现在问题就在于,这个浅显易懂的规则里有没有什么陷阱?里面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格子内部的内容是什么”,根本没有丝毫的提及,这让这个不明成分的游戏显得分外可疑。

 

但他们别无选择。

 

迄今如此,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掷骰吧。”对面已经长大了的、僧人打扮的夏油杰显然也是这个想法,他直接向着虚空中问道,“先决定先行顺序。”

 

空气中静默了一瞬间。

 

一枚多面骰子的虚影出现在了棋盘的上方,静止了一刹那之后,就开始急速旋转起来。

 

等它在四个人的目光下静止之后,朝上的一面,赫然写着“A1”。

 

“看来是我先行一步。”身穿袈裟的夏油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令人琢磨不透的假面般的微笑。他没有任何先去探路的忐忑和自觉,而是直接伸出手指,隔空点了点虚影状的骰子,干脆地命令道,“开始吧。”

 

随着他话语的落下,骰子再次疯狂旋转起来。

 

最终停下来之后,上面显示的是1点。

 

代表着教祖的A1棋子在起点处亮了起来,自动前进了一格。

 

原本十分模糊的格子下方,一行行看不清的字迹像是墨水般四散开来。最终在一秒后在A1棋子的下方浮现出来的,是一句话。

 

“请对队友提出一个强人所难的要求,并实施它。"

 

队友?

毫无疑问,指的是与他同样是A开头编号的五条悟。

 

原来如此,坐在一起,就是被归于“一队”的吗?

这个分组,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夏油杰咀嚼着这个久违的词语,脸上浮现出成年人特有的、狡猾的笑容。DK们都对这个无厘头的要求有些摸不着头脑,而盘星教的教祖凝视着这句话半秒,侧过头去看身边包裹着严密的黑色高专教师制服、从进来前就有些反常到一声不吭的五条悟。

 

然后,他做出了在场的两位DK都意料不到的举动。

 

”悟,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虽然没有声音,但你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对劲。”夏油杰微微眯眼微笑,倾身靠近五条悟的耳边,在他的身体上投下紧密重合的阴翳。他的声线低柔微哑,像是蛇一般带着毒性舔舐过耳畔,身体没有与白发教师有任何接触,看似守礼疏离,侧耳低语的姿态却彰显着溢于言表的占有欲。挂着宽大黑色袍袖的手臂环绕过了五条悟的腰,手指虚虚地、具有暧昧的暗示意味地隔空点在尾椎向下一点的位置,按了一按,也像是能隔着绷带看进那双苍天之瞳的眼底,歪着头看白发教师的脸,低声笑问道,“需要我帮你取出来吗?”

 

 

 

 

TBC.

 

 

 

是什么?你猜。

猜不到也没关系,下章教祖拿出来给你看。

 

 

 

320 Likes

2

 

很难说强人所难的要求到底是怎样的要求,尤其是对五条悟而言。

 

悟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他对很多事情的羞耻感也较常人来说更加淡薄,再加上了不起的自信心,这世界上本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会使五条悟为难的。

 

或许有一些。而且游戏的要求,是“提出后必须要实施”,就将这个难度又加大了一层,至少不能让悟太难受。

至少DK夏油杰是这样觉得的。他想象着这个要求放在他和悟的身上,该如何做。他想不出来。很显然,无论如何,尚还年轻的他并不愿意做一些让好友会感到不情愿的事情。

 

所以他从未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展开方式。

 

成年的、看起来像个僧侣的自己,居然会对悟提出这样的要求。

 

拿……出来?

悟的身上,有……什么?

 

理智先行比情感意识到了一些可能的答案,夏油杰却完全不敢相信。黑发少年瞳孔骤缩,瞠目看着身形虚虚地交叠在一起、好似一个亲密的拥抱的两位成年人。

 

他们近在呼吸可闻的咫尺之间,隔着绷带互相对视着,两个人鼻尖几乎完全相触。气氛暧昧之余,好像是在较劲一样,没有谁先移开视线。夏油杰只是含笑凝视着五条悟,像是已经盯上猎物的毒蛇,而黑发少年注意到白发教师冷硬紧闭的唇线稍稍向下抿了一些,笼罩在禁欲的黑衣之下的肩背腰臀的线条也略微绷紧了一些。

 

他不愉地看着凑近过来、不请自来地揽住他的腰的旧友。夏油杰那双细长的眼眸微微上挑,深色的瞳孔像是子夜时的天空般微微泛着深紫,就这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眼中无处遁形。

 

而这分明是六眼的特权。

可夏油杰实在是对他太过熟悉了。连他走路的姿态都能看出微小的改变,走动查看和坐下时努力控制肌肉、不想显露端倪的行为还是被这个人察觉了痕迹。

 

夏油杰。

 

五条悟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泛着几分自己都说不上来从何而来的咬牙切齿。

 

本来在准备自慰的期间被叫去做任务已经够烦了。最烦的是解决任务想要赶回去纾解欲望的时候,遇见了许久不见、对你的屁股和前列腺都很熟悉的前男友。

 

要是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也就算了。

五条悟还能不顾面子,脱裤子就脱裤子吧,给他看看也不是不行。又不是没看过,两个人做总比一个人爽,从高中时开始上床,打炮那么多年,夏油杰对他屁股里的敏感点比他本人还熟悉。因为五条悟会比较爽快,说什么也算不上强人所难的要求。

 

但现在不行。

 

白发黑衣的教师冷着脸,拨开夏油杰已经虚虚按在他皮带下方、隔着裤子布料就要开始揉捏他的臀肉的手,表示不容置疑的拒绝意味:

 

“不要。谁要你帮忙。”

 

他撇开头表示拒绝,却因为没有打开的无下限变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是因为还有学生在这里吗?”被拒绝的夏油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也没有很意外,眸色发深,脸上却浮现了和善的笑容,只是配上眼神怎么都显得不怀好意。他的声音也很轻柔,假模假样地宽慰道,“没关系的,那就是我们啊。虽然看起来,是还没有做过的年纪——”

 

“给他们提前做点性爱教学,也不是老师该承担的职责吗?”黑色长发的男人歪着头,他宽大的手掌悄悄地潜入了教师黑色的制服外套的下摆,隔着衬衫的布料若有若无地抚摸着腰臀交际之处那块敏感的地方,茧子抚过微微战栗起来的腰侧之后,指尖在被衣物覆盖的腰窝上打转,手指又向下钻入皮带规整地紧缚住的臀部,将扎在里面的笔挺的衬衫的下摆抽了出来,然后手掌肉贴肉地摸了进去,“悟自己,明明也很想要啊。”

 

夏油杰眯眼微笑,似乎都是在为五条悟考虑,但那在白发教师已经被扯得有些乱七八糟的衣物下毫不客气地四处游移最后又钻到裤子里的手掌,显示了他丝毫没有想着遮掩的坏心眼。

 

五条悟没有吭声了。

他原本用来阻拦的那只手紧紧地、用力地攥着夏油杰环在他腰侧的手腕,却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游戏的要求还是要完成的。

如果不完成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想知道。

 

但是。

还有年少的他们在看。

 

十六岁的他自己和杰——

还是当着真正的挚友的年纪。没有因为青春期的荷尔蒙骚动莫名地滚上床,也没有分开过,对彼此无话不谈,还在做着彼此最好的朋友。

 

那是五条悟如今回忆起来也很珍惜的一段时光。

如今却要在他们面前……

 

白发的教师紧紧抿着淡色的柔嫩嘴唇,属于教师的责任心开始作祟。他忍耐着那股奇妙的愧疚和羞耻感,任由察觉到了他软化态度的夏油杰抽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将裤子的前襟拉开,然后连着内裤剥了下去,像是剥开果壳般轻而易举,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臀肉和蛰伏在雪白的阴毛丛之间微微抬头的粉色阴茎。

 

五条悟的阴茎在同龄人中也算是尺寸非常杰出的一类,比起高中时期的他更是完全成熟,规模上也随着年龄有所成长。

但穿着袈裟的夏油似乎没有去管那个的意思。他像是有意的一样,绕到了教师五条的背后,径自用有力的麦色手臂分开那双肌肉线条流畅紧绷的雪白长腿,真的像是展示一样将阴茎向上拨起、掰开臀肉,露出了底下那张还翕动着透出些许粉色的小穴。

 

DK夏油还没来得及羞涩,就被眼前这副景象冲击得瞳孔紧缩。

 

现在夏油杰知道教师五条悟从出现起就开始的、隐隐环绕在周身和脸上的不愉快来自何方了。

 

他的屁股里,居然夹着那么一长串粉色的玩具。

柔软的肛口被穿着袈裟的夏油从两边拉开,露出些许内里嫩红的媚肉,在微凉空气涌入的刺激之下紧张地收缩蠕动着,非自愿地吸吮着内部的东西,看起来分外煽情。

 

但是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

从肛口探出的一小粒粉色的圆粒后面,可以看见后面还有一长串尺寸逐渐变化的圆粒埋在肠道的内部,一眼望过去,更里面的部分居然隐没在层叠的媚肉里面,看不见尽头。

 

“悟,你就是这样含着玩具去上课和出任务的吗?”从身后抱着五条悟的夏油杰笑眯眯的,将下巴闲适地靠在五条悟的肩膀上,发尾翘起的黑发扫着他的微微涌上血色的脸颊和已经开始发烫的耳垂,“真是贪图快感、品德败坏的老师啊。没想过万一被学生发现了怎么办……啊。”

 

说到一半,用两指夹住露在外面的拉珠的头向外慢慢扯出的夏油杰忽然愣了一小下。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又回复了之前那副假模假样地微笑着的表情,掰开五条悟的大腿的手愈发用力,愈发粗暴地扯开他的韧带、在雪白的皮肉上留下深红的手印。

 

“悟。”他侧过脸,薄唇贴近因为下身被取出、拉珠不断碾过前列腺带来的难耐快感所微微仰起头的五条悟的耳廓,呼吸若即若离地喷洒在那块已经红透了的薄薄皮肉上,特意压低了声音的轻声询问却逃不过对面两位DK的敏锐耳朵,甚至能被清楚地听到他声线里泛出的那一线喑哑意味,“手感和重量都不太对……你在里面挂了跳蛋?”

 

听到这里,尚还年轻的夏油杰再也无法忍耐。

他坐在对面,手指在大腿覆盖的校服布料上紧张地蜷起,宽松的阔腿裤的裆部已经被顶起了一小块。

 

都是同一个人,他们的性癖自然也非常接近。跟随着教祖的问话不自觉地对谋面不久的五条老师进行了充满色情的想象,DK夏油面红耳赤地试图压制住自己对长大了的挚友和长大了的自己的情色剧场勃起的冲动。

 

但就算身体上的冲动可以勉强压制,思维上的臆想却早已飞到了遥远的地方。

 

在一身子夜般包裹严密的黑衣之下,连眼睛都蒙起来不让人看的五条老师,居然像是饥渴的荡妇一样,夹着那么一长串拉珠加跳蛋去给学生上课和祓除咒灵。

 

他坐在专车后座一脸冷淡地看着窗外掠过的街景的时候,辅助监督能发现他耳根还没有褪去的微红、沉下去急促起来的呼吸声和变得略微不同的坐姿吗?

 

连战斗的时候也在自慰吧。

五条老师也依旧很擅长腿技吧。动腿踢散咒灵的时候,是不是也享受到了拉珠在因为运动而紧缩的肠道内摩擦过敏感点的快感呢?

 

还有那个跳蛋——

 

夏油杰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他为了制止自己越来越过分的情色想象,不再去看纠缠在一起、以完成游戏要求之名行苟且之事的两个成年人刺激眼球的样子,而是转过头,悄悄地看了自己身边坐着的五条悟一眼。

 

虽然事态从教祖夏油杰说出那个要求的时候已经彻底失控、滑向了另一个奇怪的方向,夏油杰始料不及,也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游戏给出的第一个要求也不是很过分。然而,还有一件事很让人惊讶。

 

就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身为他的同伴的仅仅只有十六岁的五条悟也并没有感到惊诧的样子。

 

他像是早有预料,此时映在夏油杰眼中的那张侧脸也很专注,安静地眨着浓密的雪白睫毛,用那双苍天般透蓝的六眼看着那两个纠缠的成年人。

 

——居然看得很认真。

 

夏油杰张口结舌,脑门上同时冒出了感叹号和问号。五条悟感受到了视线,纯真且无辜地用一种疑惑的表情看向他,脸上的意思大概是“杰,你看我干什么”,但夏油杰与他那双苍色的眼瞳对上视线之后,脑海里顿时电光火石地闪过了一些细节。

 

之前看着教师五条悟的时候,悟在墨镜背后微微瞪大的眼睛。视线的落点,好像也是在小腹那块。

 

难不成……?

 

“你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夏油杰也顾不上会不会被对面的两位成年人听见了,低声问他。

 

“是这样没错。”五条悟点头,雪白的碎发在额前摇动,而他的眼角和耳根除了有些生理性的发红之外,漂亮的脸蛋上还有一丝困惑。白发少年眨了眨那双眼睛,疑惑地问出了一个一听就只有处男才能问出来的问题,“屁股里塞了那么一长串东西,真的会爽吗?”

 

不是,重点是这个吗。

夏油杰无口吐槽。不该是惊讶我们两个为什么之后会变成这种奇怪又扭曲的关系吗……朋友也不是都能上床的啊。

 

常识人夏油杰少年压抑着心底某些不可言说的悸动,刚想吐槽出声,就被某些恶劣的成年人打断了。

 

“当然会爽。”回答DK五条的,是轻轻地拉拽着那串坠着跳蛋的拉珠的夏油杰。穿着袈裟的男人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睛,冲着对面的少年们微笑了一下,还空着的那只手却轻柔如情人般地抚过了教师五条悟仰起的脖颈线条上上下滑动着的喉结,在情欲中透出了捕猎者般的冷光,“正好悟不听话,除了拉珠,还自己放了跳蛋走出去玩,连工作的时候也不忘记用后面漏水。那么,给他们看看怎么爽的,好不好,我们亲爱的五条老师?”

 

 

 

 

 

TBC.

 

 

 

 

大家或许可以回顾下01,想象一下dk悟在想什么www

221 Likes

03

 

旁观的DK们很清楚,五条悟一直在忍耐。

不管是忍耐别的什么,还是忍耐快感,从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就是如此。

 

而如今夏油杰用手指拽着他肛口中露出的拉珠末端,捏着那串被肠液浸润得湿漉漉的玩具美其名曰“性教育”和“示范教学”、缓缓抽动着反复缓慢地碾过肠道中的敏感处给予他折磨人的快感不算,居然还用袈裟僧衣之下的结实胸膛贴着他的后背,用空闲的那只手在他身上游走起来,从胸膛若即若离地游走到腰侧,再顺着臀部的弧线下去,两根手指探进了……五条悟的裤兜。

 

然后夏油杰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对谁,轻声说道:

“找到了。”

 

DK夏油眼尖地发现他的手指做了个摁下的动作。还没等性经验几乎为0的高中男生参透那是什么,在寂静的空间里突兀响起的嗡嗡的震动声以及五条悟的唇间骤然流露的短促闷哼和呻吟声就为他们提示了答案。

 

是跳蛋。

 

埋藏在肠道深处的跳蛋被打开了,带着连接在一起的拉珠疯狂地震动起来,发出细碎的电动声响,在收缩不止、仿佛有生命般吮吸着玩具的湿润肠道中发狂地跳动着,刺激着内部的肉壁与敏感点,换来一阵阵不规律的收缩和几乎响彻耳边的、被搅动着的淫靡水声。

 

“悟,水真多啊。”夏油杰用手指拉着拉珠小幅振动的、露在外面随着跳蛋的频率抖动的小尾巴,咬着五条悟已经红透的耳廓,狎昵地在他耳边笑言,“夹着这一屁股的水去见别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吗?”

 

五条悟皱着眉头,看起来想说什么,但已经没有余裕去回答夏油杰在言语上的羞辱和挑衅。他蹙眉紧紧地抓着夏油杰的小臂,用力把宽松的衣物都抓出明显的褶皱,手劲之大使骨节分明的手背上青筋鼓起,让围观的DK毫不怀疑那下面肯定出现了青色的手指形状的淤痕。

 

白发的教师忍耐着唇间忍不住漏出来的呻吟和快意的喘息,唇线紧紧地抿在一起,唇角向下,下颌线绷起,看起来是咬紧了牙关,微微向后仰起的脖颈线条流畅,喉结正在不自觉地感到干渴一样上下滑动着。

 

而夏油杰并没有因为没有回应的表面顺从就放过他。

 

他还插在五条悟裤兜里的手指又摁了两下,将跳蛋的频率开到最大,到耳边的震动声响得像是蜜蜂振翅,才施施然地收回手,用这条手臂将五条悟向着自己的怀里揽了揽,看着怀中五条悟的反应低声笑了出来。

 

白发教师的脸上已经完全是红色了,透出一股被情欲浸透的熟红,和雪白的头发绷带对比起来更是鲜明。他向后靠在夏油杰的肩膀和胸膛上,腰部不自觉地向前挺起,整个身体宛若一把弓一样弯成一道流畅又利落的曲线。他急促地喘息着,呻吟声从喉咙深处也忍不住流泻了出来,因为太低几乎有些像是呜咽,鲜红的舌尖搭在微微张开的雪白齿列上,因为太过忘我有一线晶莹的涎液从嘴角淌下。

 

夏油杰叼着他的耳垂,闷声笑着,也不去看对面看着他们的两个DK了,专心致志地取出五条悟体内的物品,全然不管将他置于怎样的情欲煎熬之中。

 

被刻意缓慢拉出的拉珠每一颗都在肠壁的媚肉上震动着,一颗又一颗,挤压着肠肉之下膨大的前列腺,带来难以忍耐的性刺激,让穴内收缩着喷出水液来。

 

不一会儿夏油杰拿着拉珠的那只手就彻底湿漉漉的了。

要不是他的手超乎寻常的稳、也擅长持有各种咒具,恐怕手滑也不是不可能。

 

“悟比我预想的还要敏感,是多久没有自己解决了?”夏油杰将一手的水液抹到了五条悟的大腿根上,虽然那里的水也很多。黑色长发的男人微微侧过头,笑言。五条悟在他灌入耳道的呼吸声和低语中敏感地颤动了一下,虽然微不可查,但还是被察觉到了。夏油杰伸出手,捏住了那根在五条悟的下腹翘起的淡色性器的前端,指腹正好堵住了正在流淌出湿哒哒的前液的马眼,声线温柔地下达了命令,内容却很冷酷,“现在还不能射哦。真是不乖的小狗,至少要等主人把东西先取出来吧,可不能光顾着自己爽快。”

 

白发的教师像是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因为被阻拦的高潮难受地低声呜咽了一声,习惯性地弓起脊背向夏油杰的怀抱里缩了缩,那么一大团的男人蜷起来就像巨型猫咪一样,还真有些错觉般惹人怜爱的意味在。

 

但他寻求庇护的那个人可没有怜惜的意思,相反,他正是加害者。

 

夏油杰接下来的动作利落起来。

 

他残忍地抽出了一整串拉珠,动作十分迅速,全然不顾快速滚过敏感点的震动的拉珠的巨大刺激能否被接受和击垮承受快感的五条悟。

 

五条悟几乎是发出了猫被踩到尾巴一样的短促惨叫声,身前被夏油杰的手指堵着的性器可怜兮兮地涨红,从指腹下方流泻出一些掺杂着白色精水的堵不住的液体。

 

“射吧。”夏油杰将坠在最后还在疯狂震动的跳蛋拉了出来,把湿漉漉的在空气中以最大频率跳动的圆球贴上五条悟性器根部敏感的囊袋,才冷酷地念出了他的名字,应允道,“悟。”

 

在那个瞬间,黑色长发的男人放开了掐住了五条悟性器顶端的手。白色的精水喷薄而出。粉色的性器抖动着射了两股就后继无力,从顶端的精孔里无力地流淌出一股股的白精。

 

夏油杰把玩着五条悟性器根部鼓胀饱满的卵丸,低眉看他,将一切尽收眼底。而五条悟的身体在剧烈的高潮之下卸了力,靠在身后穿着袈裟的男人的身上剧烈地喘息着,身下因为后穴高潮喷出的体液将夏油袈裟的下摆和他自己半褪在大腿上的内裤都吹得湿透。

 

而那串浸满了五条悟的肠液的拉珠和跳蛋在掉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停止了震动没有了声响,但现在在场已经没有人在意它了。

 

夏油杰舒适地环抱着五条悟,手向上,摸了摸剧烈喘息着、全身放松的白发教师蒙在脸上的雪白绷带,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笑,声音也多出了一丝戏谑:

 

“这里也都湿透了呢。悟,要不要取下来?”

 

五条悟无声地平复着还有些湍急的呼吸,闻言侧首看了夏油杰一眼。两人隔着绷带无声地对视了一刻,白发的教师率先别过了头,单手将已经被生理泪水浸湿的绷带扯开。

 

白发柔软地垂落下来,绷带的间隙下被剥离出一双苍蓝色的、与DK五条一般无二的苍天之瞳。只是这眼中的蓝色像是被水色浸润过,显得愈发透蓝,如同雨后的晴空一般,配上微红的眼尾,是比浸在水里的蓝宝石还要惑人的蓝色。

 

露出整张俊美面容的教师一声不吭,长腿一迈,从教祖的腿上下来,将自己的裤子提了起来,胡乱地系上了皮带,还抬起小腿不轻不重地踢了夏油一脚,驱赶的意思不言自明。

 

要求已经完成,夏油杰很识趣地走回了自己该去的地方。他拂了拂被五条悟弄出褶皱的袈裟和僧袍,从容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也不管自己下腹将宽松袈裟都顶起的弧度,对着对面的两位DK自在地笑了起来,问话中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如何?这次的示范教学,质量不错吧?”

 

 

 

*

 

 

 

不说别的,夏油杰被游戏提出的要求,绝对是完成了。而且DK夏油觉得,说不定还是超额完成。

 

强人所难却还要执行的事情,不就是指具有强迫意味但能够完成的困难之事。不管是把五条悟用于自慰的拉珠加跳蛋当着两位高中生的面取出来,还是这期间硬生生地把五条悟弄上了高潮却硬是强迫他到最后才能射,都明显是强人所难的事情。

 

不过悟真的到最后没有反抗……

如果想要中断,是能够做到的吧。无下限在这方面很方便,就算在咒力被压制的现在,打开屏障也是能勉强做到的吧。更何况对方也被压制了。但五条悟自始至终都没有做。

 

所以这两个人的关系果然是——

 

还是少年的夏油杰想到这点,不由自主地向安坐在那里并且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样子、只是绷带被去除再加上裤子上有些不明显的湿痕的教师五条悟投去一眼。

 

白发青年敏锐地感知到了他充满探究欲的视线,与他熟悉的五条悟几乎一般无二的面容上,那双掩在雪白睫毛下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向他投来一瞥,对上了视线,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除了耳根还没有褪去的生理性的潮红之外也看不出有哪里窘迫。要是现在让人去看他,根本没人想得到神色和发肤都像冰雪般的俊美得像天神一样的青年在刚刚还经历过一场那么激烈的性事……不,称为“玩弄”更加恰当一些吧。

 

这个词放在强大到极点、又已经成熟许多当了教师的五条悟身上有些不太合适。但是除了这个词语,没有什么别的能够更恰当地概括刚才的情形了。

 

DK夏油杰的心情十分复杂。他与白发教师对上一瞬间视线,然后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虚移开了目光。

 

看完刚才那一场之后,在这方面尚还没有什么经验的高中男生好险没有射在裤子里就已经值得夸奖定力不俗了。

 

五条悟那张脸、那副躯体活色生香地在面前被玩弄得高潮迭起,不是任何人都能忍住的。更何况本来就对他存在着绝对不浅的感情的夏油杰。

 

想到这里,夏油杰没忍住去看了眼自己的同伴。

他本意是想看看五条悟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又有没有勃起之类的,但DK五条悟好像已经确认了什么,比任何人动作都快地伸手去碰了骰子。

 

“他的要求完成了吧?”白发少年将墨镜从鼻梁上拉下来一小截,毫不畏惧地与对面正襟危坐、闲适地微笑着的教祖对视着,一双苍天般的蓝色眼瞳明亮,然后伸手点了点在空中的骰子,“那就确定下一个出棋的人是谁吧。”

 

骰子应声开始旋转。

 

最后停在第一面上的,是“B0”。

 

“运气不错。”DK五条悟赞了一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虚影状的骰子,没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又随手一点,“那就直接看看我能前进几点吧。”

 

夏油杰因为他并不谦逊的人称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但想想在场的人终归只有“他们自己”,还是歇了告诫的心思。

 

五条悟掷出的骰子疯狂旋转着,最终停在“3”上。

 

看样子他比教祖夏油杰的运气要好不少。

 

代表着“B0”的棋子自动从起点出发,前进三格,停在一个新的空白格子上。

 

夏油杰看着格子下方字迹变换,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比五条悟还要紧张。

看刚才那个要求,感觉这个游戏是连着同组队友一起折磨。虽然实施者是掷出骰子的人,但身为任务对象,和五条悟同组的他自己很可能也逃不过——

 

很快,结果出来了。

事实证明,有些人的好运气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格子上浮现出新的字迹:

 

“亲吻队友1024次(需要在不同部位,不可重复)。”

 

 

 

 

TBC.

 

 

 

 

DK杰:???

 

 

 

 

 

 

 

 

440 Likes

这篇好美味!!!蹲下来等后续www

19 Likes

蹲蹲后续!

5 Likes

蹲蹲后续

22 Likes

太香了!!!!!

15 Likes

好香!蹲等后续!

10 Likes

住下了,蹲蹲后续

6 Likes

好香~( ̄▽ ̄~)~
等后续(´。✪ω✪。`)

6 Likes

蹲蹲后续!

9 Likes

同蹲等後續 不知悟要怎麼完成任務呢?

13 Likes

蹲个后续!太香了!!!

4 Likes

蹲一蹲,太香了吧,好期待!

6 Likes

好香,蹲蹲

8 Likes

好香!!!

8 Likes

蹲蹲后续 好棒

6 Likes

好想看后续: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sob::sob::sob:

9 Likes

好香好香我直接童话里做英雄

8 Likes

蹲蹲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