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不死鸟

summary:虹龙夏用糖果把昏迷的不死鸟五埋了起来。万圣节到了,奇迹发生了……

在夜色当中,一条巨大的龙在空中飞舞。
他通身是白色的,拥有着飘逸的长长的胡须,圆溜溜的眼睛闪闪发光。硕大的口中叼着鼓鼓囊囊的一大袋东西。
月明星稀,天上没有什么云遮掩他,他飞在天空氧气稀薄的最高处,显得孤零零的,在空气中游走,带动风声猎猎作响。
月亮豁了一个口,就像是脆脆的饼干被咬了一大口。低一些的天空方位,一群群的穿着宽松黑袍的巫师女巫坐在或者踩在扫把上,在天空中鱼贯而过,大呼小叫,横冲直撞,他们的扫把前头挂着南瓜头灯笼。
他们似乎看见了高处的龙,纷纷抬头向他挥手吹口哨。
“喂,虹龙!”
被称为虹龙的龙金色的眼睛往下看了一眼,又转了回去,将全部注意力放在飞行上。渐渐地,看不见那群魔女们了。又只剩虹龙一个了。
他口中的袋子摇晃了几下,发出嘈杂的响声,像是装满沙子的瓶子。
虹龙慢慢地下落了,落在了一座金碧辉煌而宽广,门口仿佛城池一样大开的城堡前,他慢慢地用四条腿匍匐在地上,挪了进去。
他踏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反射出五光十色的玻璃吊灯下方。
那里糖果和饼干堆积成山,散发着香甜的气息。有些糖果是用玻璃纸包裹的,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仿佛彩虹的碎片一样。糖果山像是宝库,照得整个大厅亮堂堂的。
虹龙走到了糖果山前,放下了大口袋,用牙解开了袋口的绳子,随后将布袋倒过来抖了抖,更多的五颜六色的糖果倒了下来,糖果山看上去又大了一圈,都堆得冒尖了。
只见虹龙的身体渐渐在变小,融化在了一片光芒中。他从白色的一大团变成了小小的黑色一团,站在糖果山旁边的是一个身着袈裟,留着黑色长发的男性,他的头发在后面半挽起一个发髻,剩下的头发倾泻在肩头和后背上。他有着烛芒一样的金棕色眼睛,一绺刘海从左边的额头落下,耳朵上戴着大大的耳钉。
他抓了一把糖果,又让糖果从指缝间落下,糖果落进糖果堆里发出沙沙的响声,让人忍不住竖起耳朵来。
只是他想要召唤的那个人,已经听不到这声音了。
他把手伸进糖果山里,一直伸到胳膊完全没进去的位置,久久地不动,像是摸着什么一样。
“……好凉。”男人说到。
远远的小镇上可以听到热闹非凡的声音,今天是万圣节,所有的孩子都出动了,不给糖,就捣蛋。
相对的,有些平时不方便出面的“孩子”,这时候也化为了普通孩子的样子,出来掺和一脚。他们潜藏在人群中,提着篮子去要糖,如果你拒绝了,他们可真的要展开让你苦恼的小小恶作剧了。
然而这和名为夏油杰的虹龙没什么关系。他已经活了几百年了,不仅这样,外形也是个青年,更何况,从那件事之后他离群索居不愿和人打交道。他只愿意呆在自己的城堡里,陪伴着自己的恋人。
已经过去半年了。从春暖花开到秋高气爽。他还是没有醒来。
快乐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夏油杰落寞地想着想着,门口的铃铛被谁拉响了,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悟,该醒来了吧,有人来要糖果了。”

夏油杰曾经比这还要寂寞。
因为他是虹龙。
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龙,都有他们的家族。就比如说黄龙象征着一方霸主,红龙象征着无上的自由,而西方龙是财富和邪恶的象征。
虹龙什么都不是,甚至整个种族只有他一个,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出生的了。
他在龙中算体型小的,却还是经常吓到人类。他们会用弓箭射他,用枪打他,虹龙不愿伤害人类,只得过上东躲西藏的生活。
他在天空中总是飞得很高,一直飞到云层以上空气稀薄的地方。低头也看不见下面的陆地和海洋,只看见白花花的云。
作为一个旅者,没有人和他说话,他孤独。
直到有一天,他漫无边际地飞在天空中,却听到了身后一个聒噪的声音。
“飞那么快干啥,等等我。”
当他放慢了速度,看到身后有一只大鸟。
丰润的白色的羽毛,天空一样澄澈的蓝色的眼睛,比自己小一些但依然很大。
“看着我干啥。我是不死鸟哦。”大鸟大喇喇地说到。
不死鸟,记得是群居动物,有庞大的家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逍遥自在地飞在这里。
“你叫什么?是飞迷路了么?”夏油杰问。
“看不起人么”,不死鸟飞到和夏油杰平齐的位置,用翅膀扇了一下夏油杰的脑袋,“我是独自生活的。”
是一只落单的不死鸟。
“我叫夏油杰,你叫什么名字?”
“五条悟。”
“有什么事下去说吧。”
当他们双双落在了地上,虹龙化为一团光,渐渐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当他想再端详不死鸟,却发现不死鸟的羽毛刷啦啦地脱落。
面前站着一个白发蓝眼的男子,脸有些稚嫩,个子高高的,穿着华丽的服装。
见到虹龙变成了人,他拍了拍手笑了。
“你可以变成人,我也可以。以后怕是再也不孤独了。”
从此,虹龙和不死鸟过上了以人类外表冒险的生活。
虽然只要作为龙躺在那里就会收到宝藏作为供奉,但渐渐的,夏油杰喜欢上了和五条悟一起做赏金猎人赚钱的生活。
他们不仅拥有了足够生活的金钱,走遍大好河山,还为民除害。
也正是这样,夏油杰喜欢上了不死鸟。
他喜欢上了偶尔他化为真身时,在湖畔梳理羽毛的姿态,波光粼粼下就像从水面浮出的河神一样。
他喜欢上了他讨伐时脸上溅了血却能露出狂妄又孩子气的笑容。
他喜欢上了当自己递给他一把糖果时他脸上欣喜的神色。
……
当他和不死鸟表示爱意的时候,不死鸟什么也没说,浑身长出了羽毛,一飞冲天。
“快来追上我啊,追上我就和你在一起。”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夏油杰也化成了虹龙,紧追不放。
当他们飞到了不能再高的天空最高处,五条悟停了下来。
“月亮,很美吧。”
顺着他翅膀指向的方向,可以看到皎洁的月亮。虽然不完美,是缺了一大块的,但照得这个世界熠熠生辉。
不死鸟用翅膀拢住了虹龙的头,虹龙也蜷缩起身子缠绕着不死鸟,两个人在天空中合而为一。
他们也不是没有过分歧。夏油杰太多次行侠仗义了,而五条悟却说不需要帮助没有委托的普通人。
夏油杰恨不得他真的执行自己的思想到底,因为五条悟的善良让自己失去了他。
那天他们正在外面散步,五条悟甚至还说着要去买哪家店铺里的蛋糕,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他们顺着声音追击过去,只见在高高的苹果树下,一个年轻男子正瘫倒在地,他的身边扔了一本书,只看上面繁复冗杂的烫金花纹,就知道这是一本黑魔法书。
地上已经浮现了一个紫黑色的魔法阵,中间是一枚倒五芒星。无知而好奇的人类,召唤了恶魔。
“杰,快离开点!”五条悟大声说到,自己却向前一步,夏油杰没来得及拉住他。
五芒星里渐渐地浮现出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身影。他弯曲而巨大的双角非常显眼,有着羊的蹄子,瞳孔也是横着的,身上布满错综复杂的花纹。
他看了一眼这里,笑了。
“你是来向我献上生命的么?”他带着愉悦的神色,望着地上那个快要哭出来的爬不起来的年轻人,无视了虹龙和不死鸟脸上愠怒的神色。
“快滚,巴风特。还是我叫你另外的名字,两面宿傩。”五条悟朝他吼到,一只手化为了硕大的翅膀。
两面宿傩瞅了瞅他,脸色格外有意思。
“要挑战我么?”
“你放过这个愚蠢的凡人,我就应你的战。”
“好啊。”
巴风特,哦不,两面宿傩,离开了年轻人,走向了五条悟。
“悟!”夏油杰急忙大叫,他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
“我会赢的。”
然而这是五条悟的最后一句话了。
在打斗中,两面宿傩的镰刀洞穿了五条悟的腰,他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真没想到能收割到不死鸟的寿命呢。”两面宿傩高声笑到,地上展开了魔法阵。他无视怒吼冲过来的夏油杰,瞬间从地上消失了。
夏油杰,颓然地跪在了地上,身边是五条悟了无生气的身体。他一只手拉住了五条悟的手,冰凉。他吻五条悟的双唇,没有一丝气息。
五条悟不在了。号称不死的不死鸟,失去了生命。
悲痛欲绝的夏油杰化为虹龙,将五条悟背回了自己的宫殿。他把他安置在铺满玫瑰花瓣的玻璃棺材里,痴心妄想地看着他,希望他晚一点腐烂。如果他腐烂了,自己只得将他埋葬。
然而似乎他的祈祷起了作用,一个月,两个月……五条悟一直没有溃败的表现,只是躺在那里和睡着了一样,再也没有醒来。
这太好了,也太糟了。好在悟会一直陪着自己,坏在自己永远走不出来了。
夏油杰想到五条悟最喜欢吃的糖果,便决定用糖果埋葬五条悟。
他翻出龙的财宝,将金币换成钱,独自去糖果店在众目睽睽之下买走一大袋一大袋的糖果,再变成虹龙带着糖果飞回来,将糖果哗啦啦地洒在五条悟身上。
他游历了世界,只要听说哪里有好吃的糖果,就买回来。
悟那么贪吃,只要用好吃的糖果做诱饵,总有一天他会醒来吧。夏油杰想。
糖果堆成一大片时,五条悟没有醒来。那时糖果还没能将五条悟埋没。
糖果堆到微微隆起时,五条悟没有醒来。
糖果堆了一个小鼓包,把五条悟埋了一半的时候,五条悟没有醒来。
糖果堆几乎把五条悟埋没的时候,五条悟没有醒来。
糖果堆将五条悟埋进去的时候,五条悟还是没有醒来。
夏油杰不死心,周游列国买更多美味的糖果。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他过得很封闭,不知道时间在流逝。没有人和他打交道。
他准备一直守着糖果山下的五条悟到永远了。
但是,万圣节来到了。
吃糖果的日子来了。

他拉开了门,面前是一个白色头发,围巾围住了下半张脸的小男孩。手里举着一个大大的画板。
“不给糖,就捣蛋。” 他用蜡笔在画板上写下点什么,竖起来给夏油杰看。
不能说话的孩子么,好可怜。
夏油杰本不想理会他的。
那些糖不是给他准备的,是属于悟的。
然而眼尖的小男孩已经看到了大厅中央的糖果山。他不依不饶地举着画板。
夏油杰拗不过他,终究还是有些心软了。他转去拿了些糖。
他不忍心拿那些好糖果,只是拿了些很多人不爱吃的甘草糖给他。
他想起来五条悟对甘草糖又爱又恨了。当他第一次在某个国家发现了甘草糖,抱着恶作剧的心态递给五条悟吃。五条悟吃了一口,立刻呸呸吐了出来,又吐出了舌头,咂咂嘴,然而没一会儿,却又和他讨要起了甘草糖。“再来点,越吃越有味道。”
五条悟每次都是边抱怨边吃甘草糖的。他非说这东西对喉咙有好处。
但眼前的小男孩一看甘草糖,眼睛就亮了。
“谢谢你,我要的就是这个。”他飞快地在画板上写到,随之立刻就吃了几颗。
“您看上去好像有心事。”他又写到。
心事,当然有。
我的爱人醒不过来了。
“让我试试。”小男孩写到。
听夏油杰简单叙述了下前情,他走到了糖果山前,解开了围巾。
夏油杰看到他的嘴角有两个图腾一样的花纹。
他把手拢成喇叭状,大声说到。
“醒来吧。”
糖果山没有动静。
“醒来吧。”他大声重复了一遍。
但糖果堆依然没有动静。
夏油杰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小男孩也摇摇头,随即严重地咳嗽起来。
“我只能做到这点了。”
小男孩和他挥挥手,灰溜溜地关上了门。
夏油杰静静地站在糖果山旁。
他刚才好像感觉糖果堆稍微动了一下,然而最终五条悟最终没有从里面钻出来。
他准备去做点自己的事,看书,或者无聊地把金币堆来堆去。
只是就是这时,门口的铃铛又响了起来。

推开门,只见一个金色头发绿色眼睛,背后长着翅膀的女孩子站在那里。
“不给糖,就捣蛋。”她伸出手来。
夏油杰已经没刚才那么小气了。
毕竟是节日,毕竟自己手里有那么多糖果,就不必拘谨。
他给女孩挑了一些土耳其软糖。是蜂蜜和砂糖做的,非常腻人。
五条悟比较喜欢土耳其软糖,但也说不上特别喜欢。他喜欢那份过度的甜蜜,却讨厌它的粘牙。
那次夏油杰和五条悟吵架了,五条悟和他冷战了好几天。夏油杰心急了,四处寻找能讨好他的甜食。正好寻到了土耳其软糖,他就赶快给五条悟送上了。
五条悟不客气地接过来一块吃了,反复咀嚼,没有开口。夏油杰用余光看着他的脸色。
他久久没有说话。夏油杰有些慌张。
“好黏,你想糊住我的嘴么。”他最终抗议到,捶着夏油杰的肩膀。夏油杰松了口气。
女孩接过,说了谢谢。
“您好像有心事。”她说。
夏油杰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和五条悟的故事。
“让我帮帮你吧,我是个天使。”她扑闪扑闪翅膀。
于是夏油杰带领她走到了糖果堆前。
天使拍拍翅膀,挥起手来,做着不可思议的仪式。夏油杰目不转睛地看着。
然而糖果山还是毫无动静。
“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天使双手合十,低下了头,离开了宫殿。
夏油杰刚才好像在糖果山之下听到了五条悟轻轻呻吟了一声,然而也没有更多了。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吧。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口又有动静了。

是一个黑眼圈浓重的男孩,身边跟着一只幽灵。
“不给糖,就捣蛋。”他说到。
夏油杰莫名地对这个看上去有点虚弱的男孩心生怜悯,又好奇他身边跟着的那只幽灵。
别的孩子万圣节是打扮成幽灵,而跟着他的,是真幽灵啊。
他必须给这孩子拿点好的了。他掏出了一盒子水果味道的硬糖,是装在铁皮罐子里的。
“你们两个分着吃吧。”
五条悟很满意水果硬糖,因为可以和夏油杰分享。
“真好吃,是草莓味道的。啊,喂杰也吃一个。是什么味道的?”
“是橘子味。”
“我记得杰更喜欢草莓味道。要不要亲亲我,尝尝味道?”
一个吻被交换了。
然而这些已经是过去了。
“谢谢您能看到里香。您好像有心事。”黑眼圈男孩说到。
自己和五条悟的故事,说多少遍都不嫌多。
“我明白了,让我试试吧。我能治疗别人。”男孩说。
他站在糖果堆旁,伸出手来。蓝色大火一样的光芒笼罩了糖果山,少年的神色十分专注。
然而糖果山依然纹丝不动。
“出什么问题了呢?”男孩挠挠头,幽灵也拍拍他的头。
“别在意。”
男孩一边道歉,一边离开了。
夏油杰知道这个晚上自己宁静不下来了。

那之后,又来了很多孩子。
甚至来了一只会说话的熊猫。
夏油杰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吝啬,他慷慨地把糖果分给孩子们。
他想五条悟不会因为这样生气的,五条悟总是这样,看似横行霸道却总为他人着想,孩子们开心,他也会开心。
迎接了那么多孩子,他有些累了。
糖果的数量渐渐变少,糖果山平了下来。沉睡在里面的五条悟露出来了。
他还是睡得那么静谧,那么安详。想不到他已经维持这个状态半年了。
夏油杰努力用地上的糖果像盖被子一样把他盖满。其实糖果的量已经有点不够了。
等万圣节过了,就再去买糖果吧。
这时,门口的铃铛又响了,同时有人在敲门。
好像来了不止一个人呢。
夏油杰去应门。
只见站在门口的是三个长着圆圆的不知是什么动物耳朵的小朋友,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身后站了一位女巫。
“不给糖,就捣蛋。”他们异口同声。
“进来吧。”夏油杰迎接他们入内。
“龙的宫殿好大好大。”粉色的那个小家伙嘀咕到。
“喂小声点,他还不知道我们知道他是龙。”黑色的小家伙说。
“你还想不想吃糖啦。”橙色的小家伙说。
他们走到了糖果山,哦,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糖果包前。
夏油杰将宝贵的巧克力挑给了他们,那可是之前五条悟在时,他都要斟酌再三才拿给他吃的巧克力。
五条悟总是闹着要吃巧克力,毕竟巧克力难有,可是巧克力相比之下是很贵的,一枚金币也买不了多少巧克力。夏油杰只得和他定下规定,每天只能吃一颗昂贵的巧克力,如果还想要,就要做好表现争取。
如果悟能醒过来,他想吃多少巧克力就吃多少。
他们看上去格外的开心,不住地说谢谢,并往篮子里塞了很多。
糖果刷啦啦地滑下去了,露出了五条悟闭着眼睛的脸。
三个小家伙一怔。
“这个大哥哥死了么?”粉色头发的小家伙颤巍巍地说,随即被橙色头发的小家伙狠狠捶了脑袋。
“对不起。”黑色的小家伙代为道歉,三个人都低下了头。
没事的,你们说的都是实话。只是我还不愿意放弃。
“你知道什么能使得不死鸟复苏么,虹龙先生。”沉默半晌,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女巫开口了。
是什么?
“爱。”
天边渐渐地开始显现一些鱼肚白。
“完了完了赶紧回去啊喵!家入老师!”
“魔法要失效了!”
“还不是你们几个闹着要出来吃糖。走了。”
女巫带着三个小家伙出了门,夏油杰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南瓜马车,因为魔法的失效,缩小了一大圈。

现在,五条悟已经完全从糖果堆里露出来了。
被玻璃纸糖围绕的他被映得闪闪发光,他还在睡,脸色雪白。
夏油杰最喜欢的就是玻璃纸糖果,因为每当五条悟拆开一枚糖果,他的脸就会透过玻璃纸被照得亮亮的。
夏油杰化为了虹龙,盘绕在他的身边,将脑袋靠着他的头。
我好想你,悟。
糖果和饼干的味道香香甜甜的,夏油杰却想要落泪。
是的,他真的落泪了。虹龙巨大的金色眼睛里,落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打湿了五条悟的头,打湿了五条悟的全身。如果以往虹龙要哭的话,不死鸟会大笑着用翅膀罩住他的头安慰他,可是现在,他做不到了。
龙的眼泪是能治愈伤口的,然而虹龙此前并不知道。
糖果堆里燃起了雄雄大火,是不死鸟苏生的生命之火,映亮了夏油杰的脸。
只见五条悟拍打了两下翅膀,站了起来。 他看上去小了好几号,像一只雏鸟。
“别哭了,笨蛋杰。”
“悟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虹龙用嘴拱拱不死鸟。他们渐渐地变回了人形。
“看这是什么。”
五条悟拾起一块饼干,只见被烧化的糖镀在了上面,像玻璃彩窗一样漂亮。
他将这片饼干塞进夏油杰的嘴里,夏油杰只觉得甜上加甜,是爱的味道。
“以后还要一起冒险,我可是在这里停留了几个月等你。”
“当然,因为我们是龙和不死鸟。”

33 Likes

好可爱的宝宝们(心动)(躺平)

2 Likes

呜呜呜太美好了呜呜呜,神作

1 Like

好美的文字……像童话一样,我要哭了:sob::sob::sob::heart:

1 Like

回来就好 :sob:

好美的童话故事,谢谢老师!

真是童话故事会有的情节啊!!好喜欢: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