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与狼

语言贫瘠的ooc双教师if文学,万圣节大家吃好喝好!

高亮:cb五,有点s的夏,粗暴性爱,触手play,结肠责,女装五条,舌钉,打野炮,轻微窒息,一点点抽逼,适合没有雷点的人

“啊!抱歉、踢到你了,没事吧?”

扮成吸血鬼女孩赶忙抬头,她刚刚跟朋友们聊得太投入,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前面,踢到了走在前面的魔女的鞋跟。

眼前高挑的女人一个趔趄,差点要摔。

“咳,没事……”头顶传来的声音比女人的声音更低一些,路灯的光被巨大的帽檐挡住产生阴影,白色的长发垂下来看不清眉眼,但听声音就知道是个男人。

万圣节街上到处都是妖魔鬼怪,男人穿裙子当魔女并不稀奇,女孩担忧地看向魔女的脚:“要是崴到了可不好……”

魔女边上的狼人回头,就算他戴着皮革嘴笼看不见下半张脸,也能让人知晓他有一副好骨相,一撮奇特的单侧刘海垂在脸边看着特别有辨识度。他温和道:“没事,我刚刚扶住他了。”

“啊,那就好……”女孩点点头。

夏油杰脖子上的项圈向前一紧,低头看见五条悟拽着牵引绳的手紧绷到青筋微微暴起,心里明了对方的催促之意,对女孩摆了摆手,拉起五条悟拐进一条无人经过的小巷子里。

“刚刚有路人说悟很可爱哦。”夏油杰将帐放下,笑眯眯地帮五条悟理了理额前被汗打湿的刘海。大猫呜咽一声,把自己整个挂在夏油杰身上,线条流畅的手臂此时无力地搭在夏油杰的肩上,全身软到得靠夏油杰撑着才没有跪到地上。

男人掀起魔女繁琐厚重的长裙,温暖干燥的手不轻不重地在对方的大腿根揉了两把,白发的魔女被狼人这样色情的手法摸得发颤,倒吸一口气,扒着男人肩膀的指尖用力到发白,说话带着哆嗦,有几分讨饶的意思喊男人的名字:“杰……“

狼人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可恶:“怎么了,还没回家就开始发情了吗?”说话的时候他的爪子移到魔女的两腿之间,这里的布料少得可怜,只能称得上几片蕾丝布料和几根绳子,轻轻拨到一边就能摸到泥泞的肉穴。夏油杰的指腹摩挲着湿漉漉的阴唇,带有触手的咒灵盘踞在最强的腿心已经好一会了,由咒灵操使控制着伸进魔女的女穴和后庭中抽插。两个肉穴都被几根两指粗的触手塞了个满满当当,并且随着触手的操弄不断溢出汁水。黑色蕾丝兜不住这么多水,透明的液体只好沿着大腿蜿蜒着往下淌,将魔女大腿上的腿环也一并打湿。

“呜啊……”忍了一路的呻吟终于得以出口,五条悟小腹滚烫,被触手顶得几乎要尖叫,徒劳地并拢双腿却还是被触手狠狠地按上敏感带,登时翻着白眼,靠在夏油杰肩上攀上了一个小高潮。抽搐着的肉穴喷出一小股水柱,将夏油杰的手腕淋湿。

就是这样还不足够,狼人带着茧的指腹抵在早就挺立着的肉珠上按揉,没有骨骼支撑的一小块软肉被人捏着亵玩,丰富的神经末梢源源不断地向大脑传送着信息,细细密密的致命快感侵蚀人的意志,本就在高潮中的最强也无法抵挡这样的攻势,不成调的淫荡叫床甜腻粘稠,抖着调喊恋人的名字希望可以得到些体贴点的爱抚,可惜他那黑发的恋人并不是那么好说话,反而使了点劲,两指阖起拧了一下肿胀的肉蒂。

“杰!"五条悟彻底站不住了,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声呜咽,这些年被调教得很好的,大脑显然是将这痛觉转化成了十成十的快感,肉穴不知廉耻地张合吮吸着侵犯自己的触手一边潮吹,腿一软被夏油杰接在怀里,而宽大的手掌正正好好压上此时完全不经玩的阴蒂,手指也磨过敏感成性的柔软外阴。

黑色的魔女帽掉到了地上却无人在意,魔女陷在情潮里无法脱身。

“唔……不行,一动就会去的!”五条悟眼泪都流出来了,被夏油杰这大变态折磨得够呛,浑身潮红又欲意横涨,甚至根本没有余力管好自己的口水,小狗似的任自己的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滴在夏油杰的肩膀上留下一小块水渍。夏油杰只好驱使着两个穴里的触手咒灵先停下来,他扶着魔女的腰等其缓过来一些,温热的躯体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

正在发情的味道充斥着小巷。狼人摘下嘴笼让自己的咒灵收起来,有些好笑地亲了亲五条悟的发顶:“不是你说想这样出去走走的吗?这么快就不行了。”

缓过劲来的猫一边哼哼唧唧地嘟囔着明明是杰弄得太过了一边伸手去解夏油杰的裤子,蛰伏着的巨物在细腻的手心中逐渐苏醒,顶端流出来的腺液打湿五条悟的手,使得手指上下撸动的动作更加顺畅。

夏油杰靠在墙上随着五条悟的抚慰低低地喘息,眯了眯眼睛,说:“我想要悟帮我口……”

带着体温的呼吸缓缓地扫过五条悟的耳脖引起轻微的战栗,五条悟不动声色地夹了夹腿:“哎呀哎呀,杰这么说了……”白得发光的头发轻轻蹭过夏油杰的胸口。五条悟提起裙子蹲下,柔软的脸颊贴上狰狞的阴茎,在脸上划出一道隐晦的水痕。

仰起头的五条悟探出一点舌尖,露出上面款式简单的银珠舌钉。

“那我就帮帮杰好咯。”

高专时期就已经搞在一起,五条悟的口交技术也被夏油杰训练地很好,温热的口腔将粗壮的性器裹得密不透风,外面因为充血变得红彤彤的湿润嘴唇是阴唇,最强柔软的嘴仿佛是另一个性腔。今天在家刚打了舌钉,陷在舌面的圆珠被口腔温度捂得热乎乎的,随着舌头一起在夏油杰的阴茎上滑动,柱身上面的敏感带被一颗硬硬的小珠子轻柔地剐蹭。夏油杰爽得腰眼发酸,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操着五条悟的嘴,一边把五条悟碍事的长毛假发摘下来去摸着五条悟毛茸茸的脑袋。

确实是不一样的,他想。空心针穿过舌肉的触感仿佛还留在自己的指尖,鲜红的血从伤口中涌出来的时候夏油杰感觉像是标记了五条悟,犹如在白纸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笔划,于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占有欲被悄然满足。

一般这种时候是要垫几张无菌纱布把血吸吸干净的,但是夏油杰没有,他故意慢条斯理地、缓慢地将空心针一点点抽出来把后面的舌钉带进去最后拧好上面的金属球。

血的味道一点也不好,五条悟拒绝将自己的血咽下去,所以只能像被夏油杰命令含着精液一样将血盛在嘴里,时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最后等着一切结束的时候五条悟含了一嘴的血,有一点流出来滴在了他自己的衣领上。

夏油杰的东西顶在五条悟的肚子上很有存在感的一根。五条悟不低头,伸手就摸,含糊不清地对夏油杰说杰硬了。

说话的时候血兜不住,混着同样无法咽下去的口水一起滴下去,五条悟一边伸手去接防止自己的衣服更加难洗,一边发动反转术式让自己的伤口愈合,他笑眯眯地问:“我现在是不是看起来特别有魅力。”

流了一下巴的血把他衬得更加白了,明亮而艳丽,像是万圣节混在人群里的贪玩魍魉。夏油杰伸手去够湿巾,绅士一样让他把血吐在上面后又抽了几张帮五条悟把嘴上和手上的血擦干净,然后堪称凶狠地去亲吻五条悟血腥的嘴。

“你永远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亲完后夏油杰感叹,忍不住又亲了亲五条悟挺翘的鼻尖。

他以为接下来就是做爱了,毕竟他们好久不见,两个特级在紧锣密鼓的咒术师时间表里凑出了这么点空白时间可是很珍贵的。可是五条悟不这么想,他扣住夏油杰伸向自己屁股的手,问他:“别这么着急,你那个黏糊糊的触手咒灵呢?”

五条悟微笑着建议:“我们来玩万圣节扮演游戏吧。”

所以就这么被套上了狼人的万圣节装扮和嘴笼,带着项圈出去吃万圣节限定喜九福了。夏油杰欲求不满,自然也不会对伴侣温柔,操纵着自己的咒灵对着魔女当街行不轨之事,好在裙摆宽大,没给别人察觉。

现在在无人经过的小巷子里就更加大胆了,夏油杰驱使着有一会没有工作的咒灵再次抽动起来,明显感觉到正在给自己做口活的人有一瞬间的紧绷,他出言安抚道:“悟不是很喜欢这个吗?放松。”

五条悟嘴里塞着肉棒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好发出小狗似的呜呜声。股间的咒灵不规律地扭动着钻进更深的地方,宫颈和结肠口被触手柔软的尖端剐蹭着引起一阵阵抖动,这两处地方早就被夏油杰开发了个彻底,淫娇的小嘴稍稍蹭一蹭就知道接下来要被操了,无比乖顺地敞开大门迎接肉棒的操弄,只是这一次进来的不是熟悉的肉棒而是没有温度的咒灵,滑腻的触手接二连三地钻进子宫,过多的触手将内部紧窄的空间撑开,嫩红的宫颈和结肠被非人产物彻底打开,入口被撑得微微发白、凹陷下去。

脆弱而敏感的地方产生的快感排山倒海,前后两个穴难以抑制地吹着水,温热的水滴滴答答的在身下汇成一小滩。“咕……”五条悟无助地攥紧夏油杰的衣摆,喉咙里发出一声微弱的气音,被缓慢捅开的涨痛让他控制不止前倾,向前扑去,一时间忘了自己嘴里还含着男人的性器,猝不及防被性器顶端饱满的蔁头顶开喉咙插了个满满当当,毫无准备的喉咙受到刺激后应激般疯狂收缩。夏油杰被吸得闷哼一声,有意想看五条悟狼狈的模样,精关一松,射在了魔女嘴里。

五条悟一时没有吐出嘴里的性器而是直接任由精液往自己食道里灌,比肉便器更加敬业地抻着舌头在柱身来回滑动去延长夏油杰的快感,鼻尖埋在蜷曲的阴毛中凌乱地吸气,直到男人射精结束才脱力跌坐在地上。他轻轻咳了几声将嘴里剩余的白浊咽下去。

五条悟额角的汗顺着侧脸滚下去,他面色薄红,前列腺被抵着饱胀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发出过分淫乱的声音,他一只手撑着地防止自己真的在脏兮兮的巷子里躺下,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去碰自己的小腹,这里甚至可以感受到肚子里的咒灵在不停地蠕动。五条悟瞪大眼睛哽咽了一下,顾不得自己嘴边还有一小滴精液,耷拉着舌头去向夏油杰求饶:“要坏掉了,嗯嗬,要被顶破了……”

夏油杰解开自己项圈上的皮质牵引绳,折了折攥在手心里,将带金属扣的一段朝向自己手心,然后俯身掀起宽大的裙摆直接把五条悟漂亮的脸蛋埋在华丽的黑色布料下。“杰?”五条悟不安地想把裙摆拉回去遮住自己下半身,却被男人制止,还没来得及问到底要干什么就被牵引绳抽下了逼。

一指半宽的皮带隔着蕾丝内裤结结实实地抽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完全勃起的阴蒂慢一拍地开始火辣辣地疼,五条悟立刻哀叫一声,眼泪噗噜噜地往下落,拧着身子想要躲却被人用脚踩住了逼。过激的疼痛在这具躯干里异化成快乐,五条悟双腿并拢夹着夏油杰的脚急促地喘气,面色酡红,又怕又馋,被触手撑开的肉穴也一抖一抖地吐水,生怕夏油杰再给自己来一下。

好在夏油杰并没有想要继续虐待可怜的小逼,只是蹲下来将五条悟的裙子放下,薄薄的嘴唇贴上五条悟滚烫的嘴唇,将五条悟可怜兮兮的求饶压回腹中。而五条悟只是倒抽了一声啜泣,哆哆嗦嗦地去伸舌头迎接夏油杰的亲吻,被男人宽厚而柔软的舌头从舌根捋到上腔,咕啾咕啾的水声在静谧的小巷子里格外明显。矫健的大猫在夏油杰的怀里逐渐柔软,一双长腿自觉地盘上夏油杰的腰,高跟鞋要掉不掉地坠在脚上都没有发觉。

狼人搂着快要意识模糊的魔女,腰部和大腿一起发力,把将近两米的大猫抱起来,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饱满的臀肉上。

“冷静一点,我要操你了。”

五条悟被扇得一个哆嗦,这种程度的巴掌只能算得上是给他的奖励。多巴胺冲击着平素精密堪比最强计算机的大脑,裸露在裙子外面的皮肤没有哪里不是泛红的。他露出一个痴女般的笑,搂紧夏油杰的肩膀,在对方耳边甜腻腻道:“快进来吧,求您……”

没什么作用的情趣内裤被解开绳结挂在大腿上,后穴中咒灵被收回去的下一秒火热的阳具就顶了进去,鸡蛋大小的龟头一路破开准备充分的层层软肉将鸡巴嵌进肉道。五条悟立刻发出了女人高潮似的绵软叫声,他等这个实在是太久了,咒灵再灵活也比不上真实的爱人,只是被粗大的阳具填满就兴奋而剧烈地高潮了,后穴黏腻湿滑的肠液浇在男人的龟头上又随着抽插的动作溢出穴口,在疾风骤雨般的抽插下捣成泡沫,就连前面仍然被咒灵插着的女穴也不断地抽搐着滋出一股股水液,将狼人的衣服弄得一团糟。

“啊!杰!呃嗯……”六眼漂亮澄澈的眼睛因为过剩的春情开始翻白,圣洁的神子在小巷里淫荡而大声地叫床仿佛是什么招揽客人的妓女。肠道中的敏感带被狰狞的怪物鸡巴反复碾过,快感沸腾,将他的理智蒸发,使他屈服于快感变成只知道性交和高潮的笨蛋。

被人抱着挨操的姿势使肉棒近得极深,有种被重力挟持着往夏油杰鸡巴上摁的感觉,来来回回将肠腔磨得发烫发肿,将鸡巴裹得更加密不透风,更别说还有时不时撞上敏感点的时候快感引起的痉挛绞紧,比任何飞机杯都好用,给男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

五条悟叫得又骚又甜像只发情的母兽,粘着夏油杰的嘴唇讨亲,舌头上的舌钉几次刮过夏油杰的上颚,被男人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舌尖以示警告。五条悟拧着腰求夏油杰近得更深一点,最好是把他整个人钉在这根坚硬的鸡巴上。夏油杰又何尝不是,掐着五条悟柔韧而白皙的腰往一个特定的角度按,提胯向上操开了五条悟的结肠口。

这下是真的意识不清了,明明有个逼了,后穴还是被男人开发成另一个接纳阴茎的容器的五条悟翻着白眼疯狂战栗,颠三倒四地说着好爽好烫要怀孕了的骚话,脚背紧绷小腹轻微地鼓起,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后面有一堵墙就往后仰去。

夏油杰被他吓一紧,赶紧空出一只手去垫大猫的后脑勺,手背替五条悟撞上粗糙的墙面,刮出几道细小的红痕。

“爽成这样?”夏油杰好笑地问道,这点小伤口对他算不了什么,只是让他肾上腺素飙升。于是他将五条悟抵在水泥墙上,两只手用力掰开雪白柔软的臀瓣好让自己进出更加顺畅,不留余力地去顶弄肠道深处的转点。

“咿……杰,不行,唔,太爽了……”五条悟被操得一颠一颠的,舌面上的舌钉反光随着唇片张合微微反光。五条悟接下来就不能说话了,因为舌头被男人含在嘴里轻轻啃咬,柔软甜美得像一块软糖。

肠道深处过于吸引人了,紧致潮湿而温暖放荡,仿佛天生就是要被使用的,夏油杰额角青筋暴跳,下半身的快感密密麻麻地从两个人一片狼藉的交合处传来,他几乎是用把五条悟劈成两半的力气去操弄他,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早就熟悉他的肠肉娇媚地一次次去讨好他的性器,就连抽出来的时候还在挽留,带出来小小一点殷红滚烫的肠肉又马上被操了回去。

“悟……”夏油杰低低地喘着气在五条悟耳边低喃,近乎贪婪地去嗅爱人发间的味道,就连对方炽热的体温都让他痴迷不已,五条悟光是存在就可以夺得他所有的注意力,如果可以的话恨不得直接死在爱人的怀里。

“呜,喜欢,好喜欢杰。”五条悟搂紧夏油杰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回应,一边被夏油杰舔着喉结坦诚又大声地叫床,一边努力地去绞紧肠肉让对方舒服。成熟丰腴的躯体是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果子,稍稍一戳就会涌出甘甜的汁液,潮吹出来的水顺着臀尖滴在地上汇成小小一涡淫靡的水洼。

这么多年来的浇灌让五条悟养成了不隐藏自己淫荡欲望的好习性,他热烈而深情地亲吻着夏油杰薄薄的眼皮轻声诱惑:“唔,射进来吧,杰,嗯啊……请给我精液……”

湿滑的甬道抽动着裹紧夏油杰的阴茎像是密密麻麻的小嘴在吮吸舔舐,夏油杰张嘴在五条悟的脖颈处咬下去,加快速度在火热的穴中抽插。

命脉被狠狠咬住的危机感让五条悟的心率骤然加快,他止不住发出高亢的尖叫,眼前星星点点,肌肉紧绷着被侵犯内里,脑子一片空白,在不经意间从后面抓住了夏油杰脖子上的项圈。项圈被拉扯着,轻微窒息的感觉像是将肺里的空气一点一点地抽干,夏油杰哄咙里发出古怪的咔啦声响,却毫不在意,只是更加用力地咬住五条悟脖颈处的软肉印下深深的烙印,抵着五条悟柔软的结肠凶狠地抽送,就连唇齿间蔓延开来的血腥味都没有发觉,终于在最后一秒将精液射进五条悟的穴中。

“嗯——啊!!!”五条悟被微凉的体液冰得一激灵,才发觉自己差点把自己的爱人勒死,缓缓地松开手去摸对方汗湿的脸颊,低头在男人的嘴唇上落下一吻。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跟着男人一起高潮了,不应期里的穴疯狂地颤抖着将刚刚射进去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含住,冰凉的液体在肚子里面被清晰地感知着,现在动一下就发抖,只好贴着夏油杰说好哥哥先等等,先别拔出来……

夏油杰精壮的胸口剧烈地起伏,得益于平常锻炼得当的肌肉,手上仍然将爱人抱得稳稳当当的。他脑袋埋在五条悟肩上拱来拱去,发出闷闷的声音:“真的好喜欢悟……太喜欢了。”

五条悟歪头将自己的脸颊靠在夏油杰松散的丸子头上,笑嘻嘻评价,杰好像小狗哦。

夏油杰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只是颠三倒四地说着喜欢,太喜欢悟了,喜欢到可以为了悟去死,悟的话要什么都可以给……五条悟搂紧夏油杰,幸福地大声嚷嚷:“哎呀哎呀,我也好喜欢好喜欢杰……”

小巷子里仍然是静悄悄的,两个人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除了衣服上可疑的水渍看起来倒是挺人模狗样的。五条悟伸了个懒腰,没骨头似的靠着夏油杰提议:“回家继续吧,这里爽是爽,就是不太舒服。”

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眼睛:“可以。”

五条悟哼哼了两声,揽着夏油杰的肩膀掐了个术式。

在下一秒,小巷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

69 Likes

香晕了:yum:

1 Like

我xp爆炸了: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1 Like

太香了:heart_eyes::heart_eyes:

1 Like

无比美味www

1 Like

喜歡喜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