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魅魔夏x人类五)

Warning:双性五,分舌,舔批,失禁,饮尿,吞精

12 Likes

今天是万圣节。五条悟刚刚回到家,把派对穿的吸血鬼披风往沙发上一甩,抠掉嘴里可伸缩的塑料假牙,再钻进浴室洗掉身上妆造用的色素血浆。热腾腾的水汽从门里透出来,派对带来的兴奋感被水流冲刷殆尽,他擦干湿漉漉的脑袋,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觉得有些寂寞了。

好无聊啊,万圣之夜,怎么就没有真正的吸血鬼跑来吸他的血呢?或者要求再低一点,也该有帅哥跑来搭讪吧?好看得这么惊世骇俗的一张脸,居然母胎单身到了27岁,怎么想都说不过去啊?就算性格烂一点,也是会有人喜欢的吧?五条悟站在窗边仰望星空发呆,突然看到有什么闪烁着划过夜色。

啊,是流星吧。要不要许愿呢?他心想着,闭上眼睛默念了一句:流星啊流星,请赐给我一个男友吧!再次睁开眼睛,夜空依旧是深邃的黑色,屋里也没有哪个角落突然金光闪闪,什么也没有发生。五条悟摸摸鼻子,觉得刚刚的举动实在无厘头,打了个哈欠便去睡觉了。

通常来说,五条悟是很少做梦的。即使偶尔做梦,也都是一些熟悉的场景,比如忙碌的公司、漂亮的甜品店、或者曾经的学校。但今夜不一样,五条悟发觉自己躺在一间不认识的卧室里,某位不速之客出现在面前,微笑着朝他鞠躬。

“晚上好,五条先生。承蒙召唤,我叫夏油杰,一只魅魔。”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精致的西装,长发乌黑,鬓角垂下一缕奇怪的刘海,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紫色的光芒。他单膝跪地,牵起五条悟的手,低头吻了吻手背,动作十分熟稔。

五条悟脑子发懵,张嘴想了半天才问:“我在做梦吗?你是我许愿的那个……?”

“当然了,这里就是梦境,你向流星许愿的。”夏油杰顺势在床沿坐下,俯身越凑越近。五条悟几乎能感受到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眼看着对方即将触碰到自己的嘴唇,他赶紧推开:“可我是许愿要一个男友,不是一只魅魔!”

“只要您想,我随时可以扮演您的男友。”夏油杰眨了眨眼睛,无辜地说道,“如果您同意,我们之间可以直呼其名。”

抓住说话的空隙,五条悟从夏油杰的身下钻了出来,裹着被子蹲在床角,警惕地打量这位陌生人:“那可不是一回事!男友是男友,魅魔是魅魔。你告诉流星,我要退货!”

夏油杰不以为然,先扯松了领带,又脱掉西装外套,慢条斯理地表示:“哪有还没拆箱就要退货的呢?再说了还有试用期,不打算试试吗,悟?”

五条悟在角落里退无可退,决定利用大长腿优势,用脚抵挡逐渐逼近的夏油杰。结果对方迅速捉住了他的脚踝,指腹刮过小腿肚,把腿当作玉石来回抚摸把玩,笑吟吟地看向脸色涨红的五条悟:“这就是悟给我的开胃菜吗?腿型很好哦,摸起来也很舒服。”

这只魅魔,未免也太会得寸进尺了吧!如果五条悟现在身处推拿店,他会给这次的足部按摩打10分,但现在他正在被奇幻生物性骚扰,所以只能打0分。五条悟睁大漂亮的蓝眼睛,紧张地盯着这张面庞越靠越近。虽然这人眼睛又小,刘海又奇怪,但仔细看看的话,还挺帅气的呢……不对不对!他要亲上来了啊啊啊啊啊!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结果夏油杰停在了鼻尖相触的距离,突然开口问他:“悟是第一次吧?各种意义上。”

“啊?”

“接吻的时候要闭眼啊。就像这样……”夏油杰露出无奈地笑容,把手盖在他的眼睛上,“没关系,我会温柔一点的。”

下一秒的触感就是柔软的嘴唇。牙关被轻而易举地探开,灵活的舌头挤占了口腔的空间。五条悟在迷糊间感觉到有两条软舌同时在嘴里作乱,夹住自己笨拙的舌头,哄骗似的捋平又卷起,掠夺为数不多的氧气。一股邪火瞬间窜上小腹,下体不由自主地流出水液,他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会接吻啊?虽然五条悟在此之前没有和任何人接过吻,但他非常确信眼前的魅魔拥有非常优秀的吻技。当夏油杰起身舔嘴唇的时候,他看到条像蛇一样分岔的舌头。

五条悟的脑子要停止运转了。他被托着脸颊又亲了几口,随后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褪去,光洁的酮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自在地扭了几下。夏油杰的双手在身上四处游走,细致的爱抚让他感觉浑身像是要烧了似的又烫又痒,耳边传来磁性的低语:“我闻到悟兴奋的味道了哦。无须担忧,今夜的悟只负责享受就好。”

亲吻从脖颈到胸口,又绵延到小腹,每处被吻的位置都像是被打下了情欲的烙印,尤其是乳首的两点,在夏油杰的刻意照顾下变成硬挺的颗粒,两条舌头把奶头当成某种情欲的开关快速撩拨,又舔又吮,似乎想要将乳房里并不存在的奶水吸出来。

五条悟发出模糊的呻吟,暴涨的热意在下腹聚集,水液已经浸透了内裤的布料,光是轻微的摩擦就引发了又一波潮涌袭击。夏油杰解除了五条悟身上最后一片用于遮蔽的衣物,身体的秘密呼之欲出。

在份量相当的男性器官之下,还隐藏着一条窄缝,摸上去软得像是膏脂,手指轻而易举地插入深处,带出噗噜噜的水声。夏油杰惊喜地观察自己的意外收获,把沾满淫水的手指送进口中品尝,满意地说:“好喝,是甜的。”

五条悟的脸埋在枕头里,已经完全不敢转头再去看人。这个从小就被家里耳提面命地告诫不可被人发现的秘密,如今敞开在魅魔眼前一览无遗。然而夏油杰并没有对这特殊的身体构造发表什么意见,只是抬头问他:“悟喜欢用前面还是后面?”

“后面……”五条悟非常小声地回答。

“那还真是正合我意。”夏油杰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安全套,拆掉包装后套在五条悟前端的性器上,然后托起他的屁股,把两条腿在自己的肩膀上架好,轻轻吻了一下小逼,然后大力舔舐起来。

五条悟几乎在舌尖触及逼肉的瞬间就尖叫了起来,虽然自己也玩过穴,但从来没有体验到如此强烈的快感。夏油杰侧着头,蛇信子兵分两路,一条绕着阴蒂打圈舔舐,一条探入穴肉深处抽插,酥麻的快感冲上头顶,淫水就像是开了闸,不断喷涌而出,又被夏油杰含进嘴里,全部吞咽下肚。

“好,好舒服啊嗯……”此时五条悟已经完全无法克制自己的呻吟,被舔一下就叫出一声,就像是孩童的尖叫玩具,被咕叽咕叽地挤出汁水。两条舌头就好像有自我意识般,各自沿着不同的方向打圈碾压,蒂头原本缩在皮肉之中,现在涨大了一圈,被舔得东倒西歪,露出圆润的脑袋。

穴肉内部的褶皱也被舌尖不断勾扯,如同凿开了一个泉眼,淫液源源不断地喷出。五条悟疑心魅魔的唾液里有催情的成分,舔在逼上就仿佛被欲火燎过,带来销魂蚀骨的快感,占据了整个脑海,除了呻吟,他没法思考任何事情。

夏油杰用力吮了一口冒头的蒂肉,五条悟感觉他好像把自己的一部分灵魂也跟着吸走了。高潮席卷而来,逼肉深处痉挛着泄出一大股水液,夏油杰来不及全部吞下,被浇了一脸。未曾受到抚慰的前端也跟着射精,白液裹在安全套内,顺着重力垂下沉甸甸的脑袋,如同成熟的稻穗。

“悟潮吹了呢,做得很棒。”夏油杰一边鼓励他,一边把甜蜜的汁液抹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品尝了一番。五条悟瘫在床上大口喘气,脸色潮红,耳膜都能感觉到心脏的剧烈跳动。就在他神志涣散的时候,贪婪的舌尖又钻入了熟悉的逼穴。

“呜……不要,不要舔了……!”五条悟的声音几乎哽咽起来,“太超过了,杰……不行,不行啊啊!”

高潮过后穴肉敏感异常,任何微小的刺激都会被放大数十倍,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不断有水液断断续续地喷出,他感觉到穴肉已经爽到生疼了。

狡猾的魅魔故意无视了求助的呼喊,执意挖掘这处珍贵的泉眼,逼出更多骚水,然后卷入口中。

在过激的快感中五条悟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同,急着推开那个埋在剩下辛苦耕耘的脑袋:“别舔了,别,要尿了……不要舔了……”

可是那个脑袋无动于衷,甚至用舌头扣弄小穴的尿眼,这下五条悟更加忍不住尿意,挣扎着要离开,却被魅魔狠狠攥住了腰部,按在原地不能动弹。

五条悟几乎是哭叫出声,尿液漏了出来,一开始是几滴,然后变成了一连串的水液。失禁扯出了第二次高潮,喷出的淫水比之前更为猛烈,前面的分身也跟着射出白精。高潮过后,两腿控制不住地发抖,他感觉自己要被排山倒海的快感淹没,却又被夏油杰打捞起来,变成一只毛发全部湿光的小猫,只能可怜地蜷成一团,等待别人来把他擦干。

夏油杰用嘴把整个逼肉包住,快速吞咽带着腥骚味道的液体,很快就舔得干干净净。他把逼肉清理完毕,又摘下前面戴着的安全套,把里面的精液倒出来喝完,吃饱喝足后满意地舔了一圈嘴巴。

“你……不准再亲我。好脏的。”五条悟皱起眉头,这魅魔什么都能吃吗?实在太过分了。

“不脏,只要是悟生产的体液,都很好喝。”魅魔眨巴着小眼睛,一边擦嘴一边真挚地表示。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已经没力气关心乱七八糟的下半身了。然后他听到夏油杰说:“最后记得给我的服务打分,1-5分,5分满分。”

于是他有气无力地竖起一根中指。

54 Likes

汗流浃背了吧猫猫,小鹿乱撞了吧猫猫,鸡不可失失不再来啊猫猫 :hot_face: :hot_face: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