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happy halloween by/ucchi

※双教师带仨娃if线

※状况百出一家子系列Part.3

※又名百鬼夜行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正值国中放学的时间,伏黑惠站在人流之中,被关了一天的学生们闹闹哄哄地挤作一团,把学校大门堵得水泄不通。他双手插兜,这是他无师自通学会的,即使他和两个爸爸并没有血缘关系,即使他从没看到过两个爸爸大得有些异常的高专校服的裤兜,但他现在插兜的样子和十年前的那两个人如出一辙。

有时候家庭传承实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但是双手插兜的高冷酷哥出现在熙熙攘攘宛如菜市场一般的国中大门前实在是很违和,引来不少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袖子遮脸连连回头。高冷酷哥本人对这种违和感却浑然不觉,此刻他正费力地在人群中搜寻着两个妹妹的身影,忽然身后的书包包带被人轻轻拉了一下。

他皱眉,转头看到两个妹妹穿着有些大的校服并肩站着,脸上有吃惊的神色。

“他们今天有事,所以我来接你们。”

也不怪两个妹妹看到他会吃惊,毕竟往常都是两个爸爸轮流来接妹妹们,就算出任务实在忙得抽不开身,五条悟也会趁着咒灵没注意的间隙迅速瞬移去接个孩子,再接着回去收拾咒灵。接妹妹放学这种事几乎没有轮到过伏黑惠来做。

但是今天他们三个有事瞒着妹妹们。

五条悟前一天晚上敲了伏黑惠的房门,宽大的白T恤明显不大合身,穿在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打着哈欠问他明天有没有空去接一下妹妹们,他和夏油杰得秘密做一些准备,不能让妹妹们发现。

夏油杰紧随其后也走进伏黑惠的房间,状若无意地掩了掩五条悟的领口,用明显不太赞成的语气,说最容易引起怀疑的就是反常。

眼看着五条悟有要激动起来的苗头,白T恤的领口颤颤巍巍又要往下掉,夏油杰的眼神犀利起来。伏黑惠忍不住了,闭着眼睛开始赶人:“好的,我有空,我去接。你们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此刻两个妹妹似懂非懂地看着伏黑惠,乖乖牵着他的手开始往家的方向走。伏黑惠站在原地没动,两个妹妹拉不动他,困惑地歪头。他硬着头皮开口:“嗯……现在不能回去,我们今天去外面吃。因为,因为,因为夏油爸爸和五条爸爸,嗯……”

撒谎这种事情伏黑惠实在是不太擅长,随口胡说八道是一种技能,他既没能像五条悟一样先天点满,也没能像夏油杰一样后天耳濡目染,庵歌姬说这或许是唯一一件好事,但他支吾了半天也没编出一个好理由来,这就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了,尤其是现在他的耳垂开始不争气地泛红。

倒是菜菜子,看着伏黑哥哥窘迫的样子,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老道地捏了捏哥哥的手,语气深沉得得不像话:“没事,不用说,我们都懂,都懂。”

美美子还没反应过来,她看了菜菜子一眼,菜菜子对她挤挤眼睛,像是在模仿谍战片里的卧底递给同伙的那种眼神,但是非常不熟练,幼稚得可爱。

美美子接收到菜菜子的信号,眨了眨眼,两人瞬间接通了奇怪的连接,她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深沉了起来。

伏黑惠被排除在妹妹们的连接之外,但他想起昨天五条悟过分宽松的领口下若隐若现的红痕,崩溃地怀疑两个妹妹是不是晚上偶然间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又开始纠结要怎么委婉地和夏油杰说这件事情,两个妹妹真的太小了,太小了啊!

10月末,太阳逐渐向南回归线移动,不到六点,天就已经完全黑尽了。

下午的时候刚下过一场雨,兄妹三人走在商业街上,街边的店铺上悬挂着的橙色霓虹灯映着大片积水还未干透的路面,反射出一片白光。美美子抬眼,看着那些作为装饰的黑色蛛网出神,脚步慢了下来。

伏黑惠牵着美美子的手,停下来等着她看完那些蛛网。

“明天就是万圣夜了。”

美美子点点头,拉着伏黑惠的手继续往前走。

“你们,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要糖果?”伏黑惠艰难地吐完整个句子,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了。十六七岁的人了,再过两年就要成为一个可靠的成年人了,居然还要说出万圣节一起出去要糖果这种话,他很难为情,但这绝不是为了两个爸爸,他是为了给妹妹们一个完整的童年。

无论如何,伏黑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不要。”菜菜子没有任何犹豫,拒绝得相当干脆,“小学生才会出去要糖果呢,我今年都念国中了。”

伏黑惠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人插了两刀,好不容易扯出来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他有点绝望,这种绝望程度甚至比得上之前高层搞错了任务咒灵的评级,让他一个人去面对一只特级咒灵的时候的那种绝望。彼时五条悟在和夏油杰一起看电影,看到一半电影里怪物出没的时候他没由来的想起了伏黑惠,一拍大腿说坏了,那只咒灵的评级可能搞错了,动静之大引得电影院里的其他人投来不满的目光。

众目睽睽之下用瞬移消失太过显眼,于是夏油杰义不容辞召唤出了虹龙,反正普通人看不到咒灵,只能看到两人凭空而起的身影和被强风吹成的大背头。等到两人风风火火地骑着虹龙赶到任务现场的时候伏黑惠正被咒灵追着揍。五条悟急了,怎么样都不能让孩子受伤,这是原则问题。于是稍微粗暴一点地顺势来了一发“赫”,夏油杰拦都拦不住,幸亏伏黑惠反应快,否则没被咒灵伤到反而可能会被五条悟伤到。

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有端联想,这让伏黑惠想到了现在可能在和夏油杰一起做南瓜灯的五条悟,那人脸上说不定还挂着傻笑。

伏黑惠摇摇头,试图把那张傻笑着的脸赶出脑海,调整了一下嘴角,木着脸继续说出会让自己的形象碎成一地的话:“万圣节会有幽灵的。”

美美子的脚步又顿了下来。她仰着脸看着伏黑惠,伏黑惠从她那双眼睛里读出了太多的情绪,其中最明显的一种是鄙夷。

“伏黑哥哥,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信幽灵那一套啊,那都是骗人的。”

伏黑惠没有说话。

菜菜子先反应过来,当着伏黑惠的面明晃晃地伸手掐了一下美美子的腰,赶紧开始给哥哥拼凑那些碎成渣的形象:“真的会有幽灵吗?好期待呀!伏黑哥哥你明天和我们一起出去要糖果吧!”

语气很像哄那种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玩具的小孩子。

伏黑惠,彻底阵亡。

但是夏油杰和五条悟确实准备得很用心。

万圣夜当晚,兄妹三个都被夏油杰和五条悟好好打扮了一番。两个妹妹换上了新买的黑色公主裙,本来夏油杰也想带着伏黑惠去买一身正装,但是伏黑惠相当抗拒和他们一起出去买衣服,只好作罢。于是五条悟翻箱倒柜,找出了他和夏油杰高专的时候穿过的西服,结果五条悟的西服穿在伏黑惠身上太长了,夏油杰的穿着又太宽了。五条悟捏着伏黑惠空荡荡的袖管,开始埋怨肯定是杰没好好做饭,看给小惠饿得,连身体都没长好。

夏油杰闻声走过来,也装模作样地看了看伏黑惠,甚至不顾他的挣扎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安慰五条悟说你看这几年不是还养出一点肉了嘛,而且小惠现在才十六岁,这两身西服是我们十八岁的时候穿过的,还有两年,这孩子肯定还能长不少。

于是五条悟就真的放下心来,话锋一转,看着穿在伏黑惠身上的衣服开始怀念起往事来:“杰还记得吗,这身西服还是那年去意大利的时候买的……”

夏油杰也跟着陷入了回忆:“那年在意大利……”

伏黑惠忍无可忍,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里存在的每一个物品几乎都凝结着两个爸爸的回忆,他们并不避讳,甚至非常乐于当着三个孩子的面描述他们曾经的过往,带着让人作呕的表情一遍又一遍讲述他们曾经的爱情故事。

十六七岁的年纪,伏黑惠对爱情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但他绝不会欣赏两个爸爸这种不顾他人死活的爱情。

他最终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带着在客厅里等着的妹妹们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街区里的节日气息很浓厚,房子和商店都被南瓜灯和海盗旗帜装饰一新,随处走两步就能遇到半面骷颅头或者女巫,兄妹三人公主与骑士的打扮在人群里倒显得正常得有些怪异。美美子抓着伏黑惠的食指,怯生生躲在他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个有着长长獠牙的吸血鬼打扮的人突然在菜菜子面前停了下来,瞳孔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白色,还未凝固的血色液体在下颌处蔓延。他张牙舞爪地朝菜菜子伸出尖锐的指甲。美美子捏着伏黑惠的手突然用力,伏黑惠安慰地也捏了捏美美子的手,还在犹豫要不要捂住菜菜子的眼睛时,菜菜子先把五条悟给她的南瓜状篮子递到了吸血鬼面前,胆子大得很。

“Trick or treat?”

黑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吸血鬼,甚至还好奇地伸出手,想要去摸一摸他的脸。这个举动反而把吸血鬼吓了一跳,连着后退了几步,而后才反应过来,把自己的脸放在菜菜子的手心里。菜菜子轻轻捏了捏,手心被脸上的颜料染得花花绿绿的,她看着自己的手心,笑出声来。

吸血鬼从斗篷里掏出一把糖,放进了菜菜子的南瓜篮子里。

菜菜子学着五条悟前几天教过她的,一板一眼地说了句:“Happy Halloween!”

吸血鬼咧开嘴笑了一下,血色的液体加速蔓延,于是他很快就把嘴闭上了,轻轻说了一句“happy Halloween”,随即消失在了人群里。

在惊悚恐怖的氛围里浸染得久了,美美子也开始敢于从伏黑惠身后探出一整颗头来。在伏黑惠和菜菜子鼓励的注视下,她也能颤颤巍巍地去敲挂着南瓜灯的屋门,在屋主带着笑意的注视下问上一句“Trick or treat?”

两个妹妹的南瓜篮子逐渐变得满满当当,菜菜子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了几滴眼泪,万圣夜似乎接近尾声,奇形怪状的人变得稀少,街上开始空荡荡了起来。美美子扯了扯伏黑惠的衣角,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伏黑惠勉强朝她笑了一下,他心里有别的事,不安的紧张感让他的手心渗出了冷汗,变得潮湿。只有他知道,这个夜晚真正的高潮还未开始。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把屏幕亮度调到最暗,再一次迅速浏览了一遍他和夏油杰的聊天记录,有些焦躁地盯着巷口。

“伏黑哥哥,那是什么?”菜菜子指着小路对面树林的缝隙中若隐若现的一抹白色,问道。

美美子顺着菜菜子指的方向看过去,这一晚上她已经见识过太多各种可怕的东西了,胆子逐渐大了起来。没等伏黑惠回答,她就朝着那个白色的物体跑过去。伏黑惠着急,想伸手抓住她,却被五条悟过长的西装裤绊了一下。

“这是裂口女吗?哇,好逼真呀。”美美子已经朝裂口女伸出了手,一阵阴风吹过,掀起了裂口女的裙角,美美子这才发现这个裂口女并不是人化装的,因为她是飘着的。

“啊——”

“玉犬——!”

到底还是年纪小,美美子被裂口女一吓,几乎是直直地向后倒下去。伏黑惠情急之下召唤出玉犬,一黑一白迅速冲向美美子,白的接住了她,黑的则朝着裂口女龇牙,前爪威胁地在地上刨着,发出低低的嘶吼,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姿势。

伏黑惠匆忙赶到美美子身边,她显然被吓坏了,身体还在不住地颤抖,白色的玉犬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脖子,温柔地舔舐她的手心,安慰着她。见美美子没有大恙,伏黑惠放下心来,又捏了捏黑色玉犬的后颈,示意他安静。

裂口女僵硬地朝伏黑惠咧了咧嘴角,表情古怪。

伏黑惠看着裂口女被缝上一半的嘴巴,大为无语,他以为五条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夏油杰居然真的动手实践了。

前两天五条悟提议让夏油杰把咒灵们都放出来增加节日的氛围,顺便还能让已经觉醒了咒力的妹妹们近距离体验一下咒灵。于是夏油杰打开了电脑中记录他已经收归的咒灵的Excel表格,让五条悟自己选。五条悟敷衍地上下翻了一下,说得看看实物才好选,让夏油杰把咒灵们都放出来好了。

这是一个非常五条悟的想法,但是毕竟是居民区,一下子放出这么多咒灵难免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夏油杰有点犹豫,五条悟盯着他,像是想了到什么,看看茶几又看看夏油杰,如此反复几遍,然后把桌上的喜久福往夏油杰那边推了推。

“把喜久福分你一半就不苦了。”

夏油杰配合地从包装袋里拿出一个喜久福塞进嘴里,商量道:“一个一个看吧,全召唤出来有点像选妃。”

“杰怎么这么没有自信啦!”五条悟深情地看着夏油杰,“就算玉藻女在我面前我也会选你的。”

也不知道夏油杰是不是受这句话的刺激了,反正第一个被召唤出来面圣的是裂口女,一席白衣飘在半空中,嘴里念念有词。五条悟突然凑近,拨开她遮住半边脸的头发,上下看了看,然后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走开。

“杰,她的嘴巴也太丑了啦,会把女儿们吓到的。”

作为像传染病一样在日本散播恐慌的都市传说的女主角,裂口女很想反驳五条悟:不然你以为我的名字为什么要叫裂口女?一委屈就忘了自己是咒灵,不能开口说话,即使开口也只能一遍遍询问对方“我漂亮吗”。

然后五条悟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裂口女,对夏油杰嘀嘀咕咕:“你的咒灵们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咒灵也随你吗?那孩子们千万不能也随了你!”

夏油杰看了一眼五条悟,也没反驳,只是抓起桌上的喜久福袋子一气全倒进了自己嘴里。五条悟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发出尖锐的爆鸣,甚至企图掰开夏油杰塞得满满当当的嘴巴夺食。夏油杰左手拦住五条悟,右手对着裂口女招了招。裂口女以为夏油杰要为自己打抱不平了,感动地用袖子拭了拭并不存在的眼泪,幽幽地飘向夏油杰。

下一秒夏油杰从柜子里拿出了针线,艰难地把嘴里的喜久福全咽下去,拿着针线笑眯眯地靠近了裂口女。

令人作呕的爱情故事,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人渣们。

一般路过的伏黑惠怜悯地看了一眼惊恐地后退的裂口女,作为咒术师的他第一次对一只咒灵产生了同情。

菜菜子对凭空出现的两只玉犬很感兴趣,用手揉搓着黑色玉犬的耳朵,刚才还杀气腾腾的玉犬此刻像一只普通小狗一样哼哼唧唧。她隐约察觉到不管是裂口女还是这两只玉犬,可能都和“咒术”这个奇怪的名词有关,当年她和美美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名词才被夏油爸爸带回了现在的家。

空气中咒灵的味道越来越浓重,一阵妖风不合时宜地吹过,树枝簌簌地响了起来,林深处隐隐绰绰地传来不安分的气息,甚至就连脚下的地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个沼泽一般的黑洞,不断地蔓延扩大。

伏黑惠发现了这个计划里致命的失误。

夏油杰收归了4000多只咒灵,除了他本人之外没人知道到底是哪4000只,伏黑惠有理由怀疑就算他自己也搞不太清。而且他们两个人敲定最终出场的咒灵名单的时候,伏黑惠并不在场,事后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记得把名单传给他一份。

或许他们根本就没做名单。

可是咒灵实在是太多了,伏黑惠没由来的害怕这些咒灵里会混进一只不是来无薪加班的咒灵。

四周的咒灵还在源源不断地冒出来,黑压压地把兄妹三人一圈圈围住,不断地向他们逼近。伏黑惠的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鵺——蟾蜍——大蛇——满象——”

不断变换的十根手指在墙壁上映出不同动物的外形,然后一个个动物纷纷跳出来凶恶地向那些咒灵们扑过去,逼得那些咒灵们连连后退。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污浊残秽,皆尽祓禊。”

黑色的屏障从半空中落下,将一家五口和外界隔绝开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密闭的世界。伏黑惠抬头,看见五条悟和夏油杰站在房顶上,一个穿着传统的和服双手抱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另一个穿着五条袈裟虚搂着对方的腰,两个人看起来心情很好。

“哦呀哦呀,老师最可爱的学生怎么连帐都忘了放呢?”五条悟幸灾乐祸的声音由远及近,他和夏油杰一起跳下房顶,朝三人走去。原本吵吵闹闹的咒灵们看到五条悟,瞬间安静下来,自觉分成两列,朝两人低下头,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有几分像是在迎接古代的帝后的模样。

五条悟一本正经地征求意见:“夏油老师,没放帐的话,要给什么处分比较好呢?”

夏油杰笑眯眯回答:“要么就做一个月的晚饭吧,顺便洗一个月的碗好了。”

伏黑惠没接两个爸爸的话,盯着两人的衣服嘴角抽搐:“你们这是什么play?”

“我,扮演五条家的家主,虽然我本来就是。而他,”五条悟指了指夏油杰,语气傲娇起来,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他是庙里的和尚啦,第一次遇到本家主就拜倒在我的袴下,什么清规啦戒律啦修行啦统统抛在脑后,每天晚上都偷偷摸摸地溜到我的房间里……”

“伏黑哥哥,”菜菜子拉拉伏黑惠的手,“什么叫做拜倒在袴下?”

为了不打断五条爸爸说话,懂事的菜菜子声音很小,但足以让空气有一秒钟的绝对安静。伏黑惠和夏油杰对视一眼,一个捂住了菜菜子的耳朵,另一个捂住了五条悟的嘴巴。

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场面变得十分尴尬。

还是玉犬开口汪汪叫了两声,把被吓丢了魂的美美子的思绪拉回来。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状况外的人,她不明所以地张开手向夏油杰跑去。在被凹凸不平的路沿绊倒的前一秒,夏油杰伸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袈裟上甚至带着淡淡的檀香味,是让人安心的味道。美美子深吸了几口,兴奋得有点结结巴巴:“夏油爸爸,伏黑哥哥!好厉害!咻一下——然后呼——狗狗就砰——一下出来了,还有好多动物——!”

“哎呀哎呀,小惠有什么厉害的!”五条悟走过来,把美美子拉进自己怀里,语气酸溜溜的,“你这是没见过爸爸的术式才会这么觉得啦!看爸爸给你表演一个!”

“悟,你不要……”

夏油杰把美美子拉回来,护在身后。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双手合一,四周开始狂风大作,树叶落了一地,树干也被吹得近乎90°,与地面平行。而后食指和中指合并蜷曲,一个巨大的紫色圆球从咒灵群中央硬生生碾过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痕。

“……把我的咒灵们都杀了……”

声音低到尘埃里,随着那个紫色的圆球一起滚远,然后消失不见。

五条悟忘乎所以,还在一个劲问美美子帅不帅。

夏油杰用左手捂住自己的上半边脸,伏黑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很明显地看到了夏油杰额角的青筋跳了几跳。他有点担心两个爸爸会当场打起来,他们两个受不受伤的倒是无所谓,就是当着妹妹们的面打架,影响不好。

不过夏油杰和五条悟确实没少打过架。

两人入学第一天就互看不顺眼,高专第一年打架的次数多了,家入硝子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只是作为唯一的奶妈不情不愿地担负起了给打完架的两人疗伤的重任。等到五条悟自己学会了反转术式,两人还在打架,就是不用麻烦家入硝子了。夏油杰和五条悟打完架,鼻青脸肿,五条悟也顶着一张青青绿绿的脸,也不急着给自己治,看着夏油杰就开始笑。

“你怎么不用反转术式?”夏油杰问五条悟。

“咱俩这样还挺配。”五条悟向来直白。

后来他们同居了,依旧在打架。只是打架的地方变了,从教室、操场、任务地点,变成了卧室、浴缸和阳台。五条悟还是最强,只是不再和夏油杰势均力敌,发出尖叫和呜咽的总是他,声音悠扬,在暧昧潮湿的空气里转了好几个弯,然后被夏油杰恶劣地堵住嘴,把那些剩下的声音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五条悟后知后觉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悄悄退到三个孩子身后,气势不足地朝夏油杰叫道:“我我我……我以后喜久福都分你一半!你!你!”

夏油杰的胸腔剧烈起伏了几下,然后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把左手从脸上放下来。右手却绕到身后,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你干嘛!”五条悟声音颤抖起来,装得有模有样,抹着虚空的眼泪搂紧了三个孩子,“夏油杰,你这个渣男,你居然因为这个要家暴我!”

夏油杰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叹了口气,把手里的东西塞了一个到五条悟的嘴里。

“悟,万圣夜快乐。”

软的,还是甜的。

是喜久福。

五条悟伸出食指勾过夏油杰的袈裟,倒真的像是勾引和尚的世家公子。两人的距离急剧缩小,夏油杰甚至能闻到五条悟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带出的甜味。

然后五条悟吻了上去,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改主意了,以后喜久福都是我的。如果你吞完咒灵球觉得苦,那我吃完喜久福了再来亲你,效果可能会更好。”

而伏黑惠只恨自己没有四只手,能把两个妹妹的眼睛捂得严严实实。

TBC.

33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条老师又误杀杰的咒灵!!! :joy:

1 Like

哎呀哎呀太可爱啦:tired_face:

hhh好可爱ヽ( ´¬`)ノ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