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南瓜说:今夜无人入眠by逍遥

·万圣节贺文
·魅魔夏 x 魅魔五
·本文又名《恋爱,但是魅魔》《什么?你也是魅魔!》《魅魔vs魅魔》

12 Likes

1.少年五条悟の烦恼

五条悟,男,21岁。就读于J国某名牌大学,近来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烦恼——他喜欢上了他们系的一个男同学。

请不要误会,五条悟对男同没有意见,更不是为自己是男同而烦恼。他只是困扰于,这位男同……学,不太好搞定,历来在情场无往不利的五条同学感觉有些无从下手。

“但你以前也根本不用使什么手段吧?”硝子说,“你不是号称只要墨镜一摘,再往别人的面前一站,就马上会有人前赴后继地开始表白吗?”

五条悟一顿。

家入硝子揶揄地看了他一眼。她永远都忘不了当初大一新生聚会时,五条悟出现在夜总会现场,超高调地和所有人打了声招呼后,把墨镜一摘——天知道为什么他晚上出门还戴墨镜——然后一群男男女女就疯了似的涌了上去。

虽然事后五条悟解释说他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但硝子坚持认为他绝对是闲着没事故意为之。毕竟这家伙性格简直超恶劣。

——但不管真实性格怎么样,五条悟那张漂亮脸蛋还是特别能打的。特别是在背景昏暗,仅有五光十色的射灯的环境里,整个人简直闪闪发光,跟夜场之神突然降临一样,所以让人为他疯狂也不算离谱。

硝子一直以为五条悟应该是游戏人间的作风,所以这会儿见五条悟竟然还会为追不到人而头疼,也是颇感新奇。

“一般来说应该是这样没错……可是他好像对我的脸完全没有兴趣欸。”五条悟闷声道,“他尝起来都是苦的欸,这不是根本就没有动心吗?”

硝子无言地看着他,有时候她真的不太能理解五条悟的脑回路,什么味道之类的……听上去简直和他自带的那种诡异的性吸引力一样匪夷所思。

“如果真的喜欢他的话,我建议你还是认真追求。”她最后只能说,“拿出点实际行动来……至少向同学哭诉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硝子好冷酷——”

·

“综上所述,目前研究表明……”

夏油杰,T大金融系三年级学生,目前正在汇报课题进展。

他站在讲台上,表情镇定、逻辑清晰,不时辅以手势帮助说明,不少学生在下面一边听一边感叹他们简直不像一个世界的生物。别人大三是这种水平,自己大三却上台讲个话还两腿哆嗦,世界的参差简直不要太残酷……

众所周知,在大学里,小组作业永远是超级令人头疼的项目。就如同被一股神秘力量诅咒一般,你永远也无法完美闪避每一个试图划水的成员;就算你觉得自己已经成功搜罗了所有愿意努力的人,最后也会面临无休无止的争吵、扯皮,并最后演变为大部分人摆烂。

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如果小组作业能抱到一个大佬的大腿,那么基本上就意味着这门课的绩点能得到保证。

而夏油杰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物。

他的课题研究进度遥遥领先,不仅得到了教授的大力称赞,在提问环节也得到了一定的优待。头发花白的教授简直一点也不掩饰对优秀学生的青睐,说话的态度都和缓了很多。

夏油杰回答完教授提出的几个问题,关掉自己的PPT,顶着一众钦佩羡慕嫉妒的目光回到自己的座位。

刚一坐下,夏油杰就感觉到了旁边的炽热视线,他微微一顿,扭过头去,就看见某人双眼发亮地盯着他。

“……悟,怎么了?”

五条悟微笑:“不愧是杰呢,课题进展很顺利,真让人羡慕。”

夏油杰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五条悟也是他们专业相当抢手的“大腿”,要说进展顺利,他们组肯定也不遑多让,有什么可羡慕的?

他说了句谢谢,然后提醒五条悟轮到他们组了,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预祝顺利。”

五条悟嘴巴一瘪,大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这说的是什么话?五条大人出马怎么可能不顺利!还不如说晚上吃点什么呢……

五条悟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唰唰整理好资料,大步上了讲台。

五条悟,男,21岁。读了两年多的大学,忽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同专业的同学兼挚友——夏油杰。

这简直大大出乎意料。

他和夏油杰做了两年的好友,谁知友情发展到了极致后,竟又开始变态发育,在某个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突然萌发了春天的新芽。

一开始五条悟没太在意。喜欢上了就去追,对他而言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他在情场上可是无往不利的。脸蛋摆在那里,还有魅力加持,只要稍微花点心思策划一下,那简直谁看谁暴击,吸引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发现自己喜欢夏油杰后,五条悟变着花样约他出去玩过几次。有时是商场,有时是酒吧,但每一次,无一例外地,他们中最受欢迎的都是夏油杰。哪怕五条悟身边已经围了一圈搭讪的俊男靓女,夏油杰那边的人数也要比他多上三分。

五条悟简直匪夷所思。

——到底谁是魅魔啊?天赋加持都还比不过一个人类,这合理吗??

没错,五条悟是一个魅魔,男性魅魔,真实年龄121岁。

魅魔可以通过品尝别人精魄的味道判断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厌恶是酸的,无感是苦的,而喜欢和爱则是不同的程度的甜味。现在五条悟隔三岔五就尝尝夏油杰是什么味道,结果每次都是千篇一律的苦味。

——不仅对人类的魅力输给了人类,还一点都吸引不了对方,甚至他还先动心了!

简直让魅魔无法理解!

其实五条悟一开始仔细想过,他也不是非夏油杰不可,就像魅魔也不是非吃精魄不可。

魅魔繁衍到他这一代,早就不是那种一定要靠精气一类的东西才能生存的涩情物种了,虽然某方面的需求还是很旺盛吧,但是他们也学会了从正常食物中汲取能量的方法,不DOI也是可以活下去——只不过吃得稍微多一点。

有时候想换个口味,就隔空吃口逸散出来的精魄,方便快捷,还有多种口味可以品尝。就算不小心吃多了,也只会让人虚弱一阵子,过段时间就能自动恢复,堪称节能环保可持续发展。

因此要是实在饿的不行,找个人多的地方猛吃一口,大部分时候也能饱一半;如果在场的人都被吸引了,那更是滋味甚好。

总而言之,时代变了,现在早就不流行把人堵到墙角勾引对方亲自己然后再吸人精魄了,更不用说半夜偷偷爬进别人家里色诱——大部分魅魔都觉得那麻烦得要死。

所以如果光从饱腹的角度,五条悟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和夏油杰死磕……但问题在于,屡战屡败之后,他的胜负心也被激起来了。

我就不信了,区区一个人类,我还搞不定你?

·

怀着这样的心情,五条悟放弃了“使用美颜暴击”的方案一,决定采取更细水长流的方案二。

方案二主要有三个步骤:

Step 1:创造相处机会。

Step 2:同居培养感情。

Step 3:告白成功!

现在五条悟处于第一步的启动阶段。

两人从大一开始就认识了,还在之后的两年里将友情培养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关系相较于其他人已经亲近了很多。但他们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尤其是夏油杰,他准备毕业后创业,现在整天不是实习就是学习,忙得脚不沾地,经常人都找不到。

所以五条悟想,他得想办法增加和夏油杰的相处时间。

而最容易入手的,毫无疑问是大大小小的小组活动。

然后问题就出现了。

夏油杰实在是条超粗壮的金大腿,他本人也不怎么在意别人搭便车,因此简直是所有专业课里第一抢手的人物。五条悟接连几次邀请,都被夏油杰以“已经答应了别人”为由拒绝了。

“——为什么!我都已经提前一个星期问你了,怎么还有人更早?!”

五条悟又一次失败后,震惊且不解地问道。

夏油杰遗憾地说:“因为他们在上个课题还没结束的时候就预定了。”

五条悟大受震撼。

他终于意识到,如果走寻常路径,他的追人计划绝对胎死腹中——不说别的,就约个小组都得排到明年去。

于是他痛定思痛,决定用点非常规手段。

一下课,他就拉住一个急匆匆跑向夏油杰的男生,把人带到了角落。

男生表情疑惑中带着焦虑,不时侧过头看向五条悟身后的教室,生怕有人抢先一步把金大腿强行绑定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五条悟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男生猛一回神,就见这位T大金融专业的风云人物,系草校草的有力竞争者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他头皮一紧,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和对方有关的风流传闻,还没开口,脸先红了。

“五,五条同学,有什么事吗?”

五条悟目光从他的耳朵一扫而过,都不用尝,就能猜出是个什么味道。他保持着笑容,说:“我想和你交换下次课题的搭档。”

下个课题是两人一组,教授让他们自行寻找搭档,而这个男生一个月钱就早早向夏油杰发出了邀请。

男生闻言一愣:“你想和夏油同学一个组?可……可我之前就和他说好了……”

他不太情愿。

五条悟笑了笑:“这你不用担心,你和我交换之后,你们组的报告我来搞定。”他很轻松地说:“我的实力还是可以信赖的吧?”

那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拿学分!男生大喜过望,连连点头:“成交!”

成功走后门的五条悟打发了男生,带着胜利的笑容,回教室找到了夏油杰。

短短几分钟,已经有好几个人包围了过去,五条悟对此习以为常。只能庆幸夏油杰记性足够好,也足够信守诺言,否则就这几分钟的功夫,五条悟家都得被人偷个一干二净。

他拍拍夏油杰,说佐藤同学喜欢上了原本要和自己搭档的那个姑娘,刚才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交换搭档。他笑眯眯地说:“所以你的搭档是我啦,杰。”

夏油杰没意见。反正和谁组队都是一样的,闻言把两人的信息记录下来,提交给教授,顺利确定了接下来的搭档。

金融系的两个金大腿成了一组,好些人扼腕叹息,直呼浪费资源,但当事人无人在意。

五条悟和夏油杰成为搭档后,一改平日懒散最后狂肝的作风,开始超热情地拉着夏油杰往图书馆跑。

“查资料啦,查资料!”

“我昨天看到了几篇文献,很有参考价值。”

“什么,回去看也是一样的?那怎么行,明天再讨论的话很多细节都忘了,我们要注重效率——”

五条悟的学习热情高涨到夏油杰都要怀疑挚友是不是被人夺舍了的地步,他甚至还新奇地体验了一把被大佬带飞的快乐。

不过夏油杰也没有一直摆下去,总被悟催着,他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过了没多久,他也跟上了五条悟的节奏,两个人通力协作,效率翻了何止一倍,课题进度跟坐了火箭似的噌噌往上涨,才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做完了。

这下五条悟傻眼了。他本来想着借课题的机会多多创造和杰的相处机会的,结果现在课题提前结束,他连找人的借口都没了。

这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他一面怒骂课题为什么如此简单,一面紧急寻找补救措施——他正趁热打铁努力提升感情呢,现在止步不前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左想又想,他想到了夏油杰正在准备的创业项目上。

·

五条家自带家族产业,五条悟毕业后不愁没地方上班。但是夏油杰不一样,他出身普通家庭,吃喝不愁,不过距离大富大贵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这辈子要想实现阶层跨越,夏油杰要么找富婆要么自己搏,显然他在二者之间选择了后者。

五条悟觉得他可以从这个角度入手。

当然他的意思不是自己成为富婆……而是成为夏油杰的合伙人。

还有比共同创业更需要的合作沟通的吗?没有了!不少合伙人创业初期还是同吃同住的呢——因为资金吃紧。

于是五条悟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向夏油杰告白……不,阐述了自己希望成为合伙人的想法。

夏油杰没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的项目感兴趣,毕竟之前准备了好长时间,五条悟也只在一开始的时候好奇问过一嘴,之后就再没提过。他还当五条家家大业大,看不上自己的小项目,没想到过了大半年,对方竟然又表示想试一试了。

五条悟提出的条件非常优厚,几乎保留了他对项目的全部权利,只在涉及重大决策的问题时,需要和他进行商讨;与此同时,五条悟可以为他提供大量资金,足够他启动项目……夏油杰几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不理解五条悟为什么对自己的同学也能这么慷慨,五条悟说在接手家族产业之前也需要学习,与其去给那些老头子打工,不如和杰一起搞个公司。

夏油杰勉强被他说服了。

·

既然成为了合伙人,那么经常在一起商讨未来规划也是非常合理的了。

五条悟以“方便商议”为由,获得了夏油杰公寓的居住权。

他当天就让伊地知帮忙打包了三箱行李,开车送到了夏油杰的公寓门口。

公寓的左邻右舍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保姆车,纷纷探头张望,看到五条悟后又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艳的表情。夏油杰看得额角忍不住一跳,小声让五条悟低调一点。

五条悟闻言挑眉,想说没必要。但是想到之后的追求大计,觉得还是要给伴侣一些安全感,因此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听说很多人类会因为伴侣太有吸引力而吃醋,虽然杰可能不会这样,但能避免尽量避免嘛!

同居之后,两人相处的时间大大增加,除了在学校形影不离外,他们现在晚上也可以一起回家,一起吃饭;然后在同一间屋子里睡觉,又在同一间屋子里醒来,连早餐都可以一起吃了!

五条悟对此很满意。心想人类的恋爱指南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这不就飞快地发展到同居了?接下来就该慢慢培养好感了。

原本在“培养好感”这种事情上,魅魔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现在的魅魔们连把人堵在墙角勾引对方亲吻自己都嫌麻烦,更不用说去进修什么博取别人好感的小技巧,所以到了真刀真枪的实战环节,五条悟反而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头绪。

魅魔不知道怎么诱惑别人,这下可尴尬了。

不过五条悟毕竟是五条悟,不可能轻易认输。他开始尝试给夏油杰做饭——但是早上夏油杰起得比他早,一般他起来的时候,煎蛋牛奶面包片已经统统准备好了。于是他又尝试给夏油杰买买买——但是夏油杰很有礼貌地一一回礼,并表示悟已经分摊了房租,不用再破费。

五条悟没有办法,决定走智囊路线,通过这一百多年的见闻,为夏油杰的创业提供不着痕迹的指导。

只要提出独到见解,提供有价值的参考建议,指定可执行的操作方案,杰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届时再通力协作,共度难关,动心岂不是分分钟的事!

五条悟雄心勃勃,成竹在胸,觉得这次一定能成!

结果第二天和夏油杰正经一合计,就发现对方实在很有头脑,眼光也非常长远,所有的未来规划想法都与自己不谋而合。

五条悟……五条悟没办法了。

他啃着香喷喷的三明治(夏油杰早上起来做的),趁夏油杰转身洗碗,飞快地舔了一口对方的精魄,毫无疑问的苦味,没有任何变化!

——一整个月没有任何进展!

也太犯规了……这种人类是可以攻略的吗……以前的经验分享手札里没说过攻略人类这么难啊……

五条悟流下了宽面条泪。

·

追人大业停滞不前,夏油杰和五条悟每天为了学业事业奔波忙碌,偶尔还参加一下校内的学生活动,生活好不充足。而且大概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氛围,大家也会有意无意地给他们留下充足的空间,一般不会无故的打扰他们。

进入十月,天气渐渐凉得很快。夏油杰虽然有及时保暖,但是流感横行,还是不幸中招。某天早上起来,他嗓子疼得厉害,和五条悟说话开了口却没发出声音,他懵懵地拿出体温计一量,38.1℃,发烧了。

他没法去学校,五条悟只好一个人去。到教室之后,坐了没一会儿,就有个脸颊通红的女孩过来找夏油杰。五条悟说杰生病了,今天请假。那女孩儿哦了一声,有点失落的样子。

五条悟看她的样子有点奇怪,多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女孩就从包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递给五条悟说: “能不能请你帮我转交一下呀?”

五条悟一看就知道信封里装着什么,他似笑非笑的捏着信封,正反面翻着看了看,说: “我会帮你转交的。”

晚上,五条物回到公寓,夏油杰已经做好了晚饭。

夏油杰下午就感觉身体好了许多,他又吃了一次药,好好睡了一觉,晚上就基本上不难受了。

一个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便索性做了晚饭。

食材都是现买的,很新鲜,做的也都是五条悟喜欢吃的,满满一桌子菜看得人食欲大发。

然而平常早就欢欣雀跃地开动的五条悟,今天在饭桌上却显得非常沉默。夏油杰直觉发生了什么,安静地吃完饭,便问五条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五条悟迟疑了一秒,拿出早上答应代为转交的情书,递给夏油杰。

夏油杰一愣,眼底划过一丝欣喜,下意识看了眼五条悟。五条悟看清他眼底的期待,心里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搞了半天,原来杰喜欢的是女孩子,那这不是白费力气么?

夏油杰拆了信封,面带笑意地逐字逐句地开始看,只是他越看笑意越淡,看到最后的落款时,笑容彻底从他脸上消失了。

“这是别人的情书? ”他问道。

五条悟心情不好,也没注意他情绪的变化,闻言点了点头,草率地回答道: “对啊。”

夏有杰用眼神示意五条悟给他一个解释。

五条悟耸耸肩说:“你今天没有来,那个女孩喜欢你,就请我代为转交情书。”

“然后你就答应了?”

“我没理由不答应吧?”

话音刚落,他们两个同时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带了火气了,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五条悟把外面的碗碟一一收进厨房,夏油杰把残余的米粒菜叶倒进垃圾桶,然后把它们放进洗碗机里。洗碗机“滴”地启动,水流声响起。

在洗碗机运作的轻微噪音里,夏油杰说:“我不喜欢那个女孩子。”

五条悟一怔,哦了一声,想,谁管你喜欢哪个女孩子。

夏油杰又说:“我不喜欢女孩。”

五条悟一顿,原本还有点不自在的情绪凝固住,突然觉得心口有点发麻。这话……太突兀了,是暗示吗?还是就是随口一说?他的心脏急速跳动,喉咙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咽喉梗得厉害。

他又咽了口唾沫,忽然紧张起来,犹豫了快两分钟,才决定赌一把一样,瞄了夏油杰两眼,试探着开口道:“……杰,我喜欢你。”

夏油杰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似乎没听清,他问:“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五条悟又说了一遍,虽然刚才的话已经满是暗示了,但是夏油杰过于平淡的反应还是让人心里没底。他两步上前抓住夏油杰的衣领,宣布什么似的大声说:“老子喜欢你!”

夏油杰被震得眨了下眼,紧接着就跟终于回过神似的,浑身猛然一震!

五条悟这辈子没干过当面表白的事,还一连说了三遍,脑子冷却了一点,简直整个人要爆炸。

更不用说本来三遍告白已经足够羞耻,夏油杰还呆呆的没有回应,五条悟顿时出离愤怒了!他整个人不知是出于又羞耻又恼怒,皮肤看上去有点发红,连本体的角和尾巴都差点没压住,忍不住又叫了对方一声,说:“……你倒是说句话啊。”

夏油杰这才终于跟回魂似的啊了一声,磕磕绊绊道:“你,悟,你……喜欢我?”

“嗯。”

五条悟闷闷应道——可恶,好丢脸。

“真的?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嗯!”

五条悟提高了音调——怎么还要重复一遍啊?

“天哪……”

五条悟的神经啪地一声断了!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整个人炸开!

“什么叫‘天哪’?我喜欢你你很得意?哇你这个人真的超级恶劣!!”

夏油杰被他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连忙安抚道:“不不不我没有很得意我只是没想到我以为——等等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超级恶劣了?”

五条悟超大声地啧了一声,问他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就等着自己先告白,天天看他追在后面是不是特别可笑?

夏油杰连忙赌咒发誓说绝无此事,他也是今天才知道悟喜欢自己的。

五条悟看他慌乱的样子不似作伪,这才稍稍收敛了一点张牙舞爪的气场,不那么像要把人给揍一顿了。

冷静下来后,再回想之前,就发现很多事情早就有端倪。做饭什么的就不提了,除此之外,最明显的就是刚才他把情书给夏油杰的时候,夏油杰方的反应。

那一瞬间的惊喜可没那么容易演出来。

想到这里,五条悟眼睛一眯,笑的分外狡猾:“啊,杰刚才是不是以为那是我给你的情书?杰表现得那么惊喜,难道是期待已久了?”

夏油杰微顿,半晌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呀?早说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在交往了,不就没这些事了?”五条悟费解。

“我哪里知道你喜欢我啊,根本看不出来好吗。”夏油杰也很冤枉。

好家伙,我也没看(尝)出来你小子暗恋我。五条悟腹诽,但话是不可能这么说的。他抱着手,凑到夏油杰面前,笑眯眯道:“我还以为杰是直的呢,看你收到女孩子的情书那么高兴的样子。差点就要放弃了。”

夏油杰举手投降,表示我们略过这个话题吧。不过他说着说着又笑起来,看看五条悟,又看看手里的信封,说:“不过悟的话,也不可能给我这么粉嫩的情书吧?”

五条悟说:“要是你喜欢的话,我明天让伊地知去定做一千个送过来。之后公司的重要文件都可以用它来装,保证没人能发现。”

眼看着他越说越觉得可行,夏有杰忙不迭阻止了他。

“还是把它们留给准备告白的人吧,公司文件配不上用那么好看的信封。”

43 Likes

太萌了太纯了…

纯爱小情侣!!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好可爱的小情侣,因为都是魅魔所以身上都是苦味吗,所以杰也判断不出来悟喜欢自己

5 Likes

萌死了 尖叫!!

好好好,我猛吃!!!

喜欢纯爱:heart_eyes:

好纯ヽ( ´¬)ノ好爱ヽ( ´¬)ノ好好吃ヽ( ´¬`)ノ
老师爱死了,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