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by 燕时

“这样行吗?”五条悟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胸前的印花,边自言自语地小声嘟囔着。
他的短发被纯白的仿兔绒大肠圈在脑后扎成一小束, 头顶戴着一顶木耳边发箍作为头饰,左右还各打了一个黑色蝴蝶结。裙子是基础款的黑白女仆套装,黑色打底外圈围了一圈伞状的围裙。商家还免费赠送了裙撑和腿环,五条悟实在是搞不懂裙撑要怎么用,就只在大腿根套上了腿环,蕾丝筒口磨得五条悟有些发痒。
五条悟不算胖,身段是纤长偏健痩的那款,但他个头高,这件XXXL码的女仆装穿在他身上还是小了不少。束腰那块尤其明显,胸部以下的肌肉被一截紧窄的束腰勒得他生疼。五条悟松了松系在腰后的系带,不然估计还没到酒店他就得在自己家先晕过去。
女人真不容易,五条悟想。

五条悟从大学时期开始,就用戴墨镜的白猫这个笔名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小说。尽管他更新时间不稳定,三天码字两天摸鱼,但还是凭借着严密的故事逻辑和简约的语言风格吸引了一众读者。毕业后见几本书的数据收益都不错,就干脆和平台签约做起了职业写手。别人拿着那纸毕业证四处碰壁的时候,五条悟已经早早地靠稿费和打赏过上了小资生活,每天除了固定码字那两个小时,其他时间都用来泡网旅游打电玩,过得比谁都舒服自在。
可人吧,属实就是欠。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恨不能一天到晚窝在床上,光躺着看余额就有钱进账,真闲下来了又嫌无聊,非得自己给自己找事儿。
五条悟就是后者。

五条悟刚完结了手头一本无cp向的现实题材小说,对着网站页面的言情分区跃跃欲试。从大学到现在写了快九年了,他还从来没正儿八经地写过俩人谈恋爱呢。用他读者的话来说就是,下辈子千万别做戴墨镜的白猫笔下的纸片人,刚有点春心萌动的念头人就没了,物理意义上的那种没了。
曾经也有怨气上头的读者气不过给他留言,质问五条悟在现实生活里是不是万年单身狗,仇视小情侣仇视到二次元来了,来一对写死一对。还没等五条悟回复他,另一批唯戴墨镜的白猫马首是瞻的小粉丝们就一人一口吐沫,喷到那位不知名的网民朋友删评了。
事后五条悟仔细思考了一番,从童年时看过的漫画人物联想到日本的物哀文化,最后得出结论,那人说得也不全是错的。五条悟是个母单没错,可他还没反社会到对纸片人cp都抱有那么大敌意,不写别人牵手打啵上本垒纯粹是因为,他不会啊。你让一个觉得全世界没人配得上自己,向来只是被单相思的人,在笔下写浓情蜜意矢志不渝的爱情,这不是闹呢吗?

不过人一定要有迎难而上的良好品格。​正好今年的字数指标也提前完成了,五条悟和编辑商量了一下,打算剩下的几个月都用来开新坑写小言。当他把自己的大纲和一部分试阅发给编辑的时候,一向不论他怎么作妖脾气都很好的编辑先是给他发送了三个问号,紧接着又是一串省略号。编辑郑重其事地跟五条悟说,他要是敢把这玩意儿用现在这个作者账号发出来,编辑就从东京塔一跃而下死给他看。头七还魂那天一定给五条悟托梦,在五条悟的腿上用血写个惨字。
五条悟越听越迷糊,他设定的邪魅狂狷霸总和落跑甜心有这么差吗?不过既然编辑都这么说了,五条悟总得为了编辑的身体,啊不,生命安全着想。他专门披了个马甲,当天晚上发布了第一章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一看作者的后台数据,一共就13个阅读量,其中一个还被他认出了是编辑小号。

五条悟自认不是什么文学天才,但好歹也是从第一本书开始就小有名气的青年写手,怎么着现在也算是网站驻站大神其中之一吧。在自家网站何至于此啊?他头几天还笃信一定是因为目前的剧情发展还略平淡,没能吸引到受众,但眼瞅着新书连载就要满一个月,甜心娇妻都要带球跑了还是只有稀稀拉拉200多个阅读,五条悟慌了。钱不钱的倒不重要,这是事关写手尊严的问题好吧?
五条悟立刻打开后台私聊他的编辑,跟编辑说别装,知道我新书你每章都看,还用小号给我投过八个雷。我的新书真的很烂吗,想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吧,那为什么阅读数据这么差?
编辑这次先是发了三个感叹号,之后又如法炮制了一串省略号。编辑心想我他妈究竟做了什么孽,屏幕对面这小祖宗真会折腾人,直接劝他要么换种题材要么换个编辑是不是太伤人了?斟酌之后给五条悟发消息说,你写黄文估计比这个有前途,然后鼠标点击关掉了和五条悟的聊天界面。这说法对于墨镜白猫这样的清水写手来说够委婉了吧?对方应该不能还听不出言外之意吧?不能吧?

五条悟单脚撑地让屁股底下的电竞椅转了个360度,他觉得编辑说得对啊。言情小说里当然要加点颜色才够带劲儿,并且十分难得地在心里夸赞了一下自己的编辑,不愧是能混成金牌编辑的人,看问题就是一针见血。可五条悟都快到能成为魔法师的年纪了也还没跟人做过,他也没经验啊。不过没关系,脑筋不会急转弯的白猫不是好写手。现在可是信息通达的21世纪,没吃过猪肉还不许五条悟见见猪跑吗?
五条悟打开桌面上那个文件名叫学习♂资料的文档,可沾着他子子孙孙的纸巾都扔了半纸篓了五条悟还没想到这玩意儿要怎么写。看着屏幕上不断耸动的男男肉体,五条悟悟了。冷面总裁是男的,甜心新娘是女的,人家俩是正儿八经的异性情侣,可五条悟是个同性恋啊!他存片都不存AV的,又怎么能知道男女做爱是什么感受呢?五条悟澄蓝的眼珠子转了两圈,挪开阴茎摸了摸后头的那口没用过的女穴,一拍自己大腿,我又不是不能当女人!

和耽美小说里自卑敏感的cuntboy不同,五条悟就算下头多长了个女人的东西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在了哪儿。自打他有印象以来,也就幼儿园那会儿用这口穴尿过尿,被家人制止过几次之后就再没用过了。读书的时候厕所都有隔间,上完体育课一身臭汗的时候五条悟也从来不和男同学们挤一块洗澡,身体的秘密就这么被他瞒了下来,连多年好友家入硝子也不知道。大家都当他是个正常男人,而且他模样好身材好成绩好家世好,一身满级buff让他在学生时代就瞩目得很,但凡到了开学季必有低年级学妹表白。所以在五条悟看来,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算个事,这影响他的的优秀吗?完全不影响啊。

对自己的人格魅力一向十分自信的五条悟打开没用过几次的小蓝,在大型约炮网站上搜寻目标。个头太矮的,不要;主动撩骚的,不要;动漫头像的,不要;距离太近的,不要……
五条悟的手指不断滑动着屏幕,挑挑拣拣筛了大半个小时,在一个id叫稿件难催的用户面前停了下来。他的个人头像是一张男人抱着白猫的图片。男人靠着灰橡木色的木质床头,没露脸,脖颈和锁骨上垂下一缕黑发,头发长度大概要比一般男性更长。穿了件基础款的白背心,一小片青色的纹身从领口里延伸出来,由于照片缩略看不清具体图案。出镜的那条小臂看上去健壮有力,手指正逗弄着坐在被子上的一只蓝眼布偶猫,不难想象他大概是用没出镜的另一只手拍下了这张照片。
五条悟的手指莫名就滑不动了,他觉得这张图片上的男人自带一股气质,介于色情和柔软之间的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你说色吧,他又不是大咧咧把生殖器设成头像的那种性勾引,说纯呢,棉白背心和青色纹身带来的反差又想让人把他扒个干净瞅瞅全貌。五条悟查看这男人的个人资料,27/185/80。虽然好久没用过小蓝了,但规矩五条悟还是知道一点的,三个数字依次代表着年龄、身高和体重,还挺适合。再点开主页一看,最旁边那栏标的1,无关注无相册无动态,粉丝倒是有84个。
看来这人还是挺抢手的嘛。五条悟打开后置摄像头,对着镜头比yeah现拍了张自己的大头照,替换掉了系统的初始头像,然后给稿件难催发出了他的第一条私聊信息。

五条悟没打算问嗨在吗您吃了吗这种话,又没效率又浪费时间。他说自己是双性人,下头有两个洞可以插,问对方有没有兴趣,有的话可以私聊他约时间和地点。五条悟选他一是因为这男人各方面都还算蛮合他要求,二是软件上有显示,对方距离他9.4公里,说明稿件君也在东京市内,选酒店什么的都很方便。
能成就成,不能成的话他就抓紧时间找下一家,总之就是谁都别想耽误他的色情小言计划。五条悟是这么想的。

几分钟后五条悟就感觉自己的手机接连震了两下,对方回他消息了。一条是说这个软件是他朋友当时在他手机里注册的,资料都是瞎填的,另一条说自己之前只和女人做过,如果五条悟能打扮成女人的话他就可以赴约。
这要是别人估计得先骂一句骗炮装基天打雷劈,你是直男你回你妈的小蓝呢?然后拉黑删除一条龙了,可五条悟不这么想。就算他这么多年一直以男人的身份生活,可下头多长了个东西这也是事实啊。他比男人多一点地做了这么久的男人,那偶尔换换口味做做女人怎么了?女人多好,又能画美美的妆又能穿漂亮的小裙子,猛男就要做女人,大家都来做女人,多好多公平。
等等?都来做女人?
五条悟灵光一闪。对啊,我都能穿女装,稿件君为什么不能?反正都是要挨操,对方穿什么操不都一样吗?他又给那个账号发了条消息,说好,我打扮成女人去,那哥哥你也要这样来哦。
对方这次是秒回,还是两条文字,一串省略号和一句没问题。

俩人约好了这周末晚上在便捷酒店面基。五条悟当天饱饱地睡到了日上三竿,用过午饭后才换下自己柔软舒服的家居服,试穿那件网购的大码女仆装,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自己已经算体型比较瘦的男性了,稿件君大概比他还要壮些,也不知道他穿这种衣服是什么效果。
金刚芭比吗?五条悟把自己逗笑了,还真的有点期待呢。

夜幕初临,五条悟换好衣服开车驶往酒店,在前台出示房间预订记录后取了房卡上楼。其实第一次穿成这样出来五条悟还是挺别扭的,酒店距离他家不远,他要真丁点不在乎就直接乘地铁而不是开车来了,这种情绪在看到前台抿嘴偷笑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不生气不生气,五条悟对自己说,想想稿件君的金刚芭比,对方还指不定要被嘲笑成什么样呢,自己怎么着也比对方强多了吧?五条悟透过泛着金属光泽的电梯门瞄了一眼自己的仪容仪表,明明就还不错嘛,他穿什么都好看!
房间门发出“滴”的一声,五条悟开了门和正在玄关换拖鞋的夏油杰面面相觑。

眼前的男人简直完全颠覆了五条悟之前的推断,五条悟眼睛瞪得浑圆,嘴巴愣得半天没合上。
“你怎么穿成这样?”五条悟先发制人地质问他,“说好一起穿女装,你却偷偷换短裤?!!!”
夏油杰对五条悟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黑T恤配短裤怎么了?你刻版印象?”
五条悟被他气得火气蹭一下就上来了,开口反驳他,“那这最多也就是中性装扮,离女性差远了!!!”
夏油杰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来,给五条悟看他的后脑勺。长发被夏油杰盘在脑后扎成一个发髻,在靠近发根的地方夹着一枚镶着顶小圆礼帽的女士发卡,圆礼帽上的碎钻在灯光下闪着宝石蓝色的细碎的光。
“喏,”他看起来居然还挺骄傲,“这个难道不是吗?”

五条悟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约炮,面对自己千挑万选才定下来的炮友,他先硬起来的居然不是鸡巴,而是拳头。太可恨了太可恨了,所以到头来只有他一个人乖乖地把自己塞进了女仆装里是吗?五条悟越想越气,还没等他跟炮友在床上干上炮,就和对方在玄关处先干起了架。至于这俩人是怎么从扭打状态转变成前戏模式的,五条悟自己也说不上来,等他脑子再恢复清醒的时候就已经被夏油杰按在沙发上了。

来自另一具成年男性的躯体覆在五条悟的身上,单膝抵着他的小腿,一只手紧紧压住他的肩轴骨,另一只手沿着腿部线条摸进裙底,那人勃起的性器还随着身体起伏的动作间歇撞五条悟的小腹。五条悟挣扎着又踢又踹,搞得夏油杰也有点起了火,不是鸡巴而是脑子。
“你安生点吧祖宗,”求过了绕,夏油杰又俯下身在他耳朵边佯装凶狠地挑衅道,“不是你约的我吗?干嘛?怕了?”
五条悟生平第一次被别人用这种姿势钳制,他既不舒坦也不习惯,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朝夏油杰吼,“松开点,你手劲儿太大弄疼我了!”
夏油杰没想到对方会蹦出这么句话来,愣怔了一瞬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低声和五条悟说“抱歉”。

五条悟不是矫情的人,人都躺在沙发上了还扭扭捏捏地那多没意思。更何况他今天的目的本来就是打一炮给自己升升经验值,要不是这男的答应了女装还出尔反尔现在估计都能做完回家了!可一听对方跟他道歉五条悟心里又莫名不是滋味,这事可大可小,当成那人开的一个小玩笑倒也不是不行。想通之后,五条悟觉得整个东京,不对,整个日本都找不到比他还要宽宏大量的男人了。他拽过夏油杰的一只手就往自己的裙底下的腿根上放,“你快点的,要做就做。”
夏油杰看明白了五条悟退步的信号,这代表着俩人终于能做一点正常炮友见面会做的事情了。

夏油杰干脆掀开五条悟的裙子下摆把头钻了进去,从内裤的镂空处舔了一口他的女穴。五条悟的确是很认真地完成了和他的约定,连内裤都选的女用的情趣丁字裤,是低腰开裆的那款,上下各有一处镂空。用于女性露出阴毛的地方被五条悟用来塞自己的下体,想到这人就这么穿着女士内裤来见他夏油杰硬得更厉害了。夏油杰握住那根东西帮他把内裤脱了下来,今天这事本来就是他逗人逗过火了理亏,人好不容易自己哄好了自己,夏油杰可不想因为内裤扯着鸡巴这种事再惹五条悟生气。

“上面还是下面?”夏油杰问他。
五条悟想了想,说“下面”,又把腿张大了些自己抱住,提醒夏油杰,“还没用过呢,做的不好就没有下一次了。”
夏油杰心想本来也就跟你约的不是固炮,东京这么大能不能再见第二面都不一定,更别提下一次了。不过他没敢说出口,乖乖地埋进五条悟两腿之间看五条悟下头的东西。
五条悟的逼穴一看就没怎么用过,粉粉嫩嫩的东西因为夏油杰的动作沁出了点不算多的水液。别说闻了,就是尝了一口夏油杰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味,还带着点轻微的橙子甜香,大概是他用的沐浴露或者私处清理液的味道。就是小,夏油杰想,这逼也太他妈小了,私处周围只有短短一茬新长出来的绒毛,舔他跟在舔刚发育的未成年少女一样。夏油杰自认也算是万花丛中过,还真第一次见这么小的东西,是因为长在男人身上的原因吗?这玩意儿一会儿真的能让自己把大家伙插进去吗?
如果问号能实体化夏油杰现在一定是满头问号,这头的五条悟却等的不耐烦了,拿翘在空中的一只白净的脚去踩夏油杰的后背,催他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夏油杰趁机含住他幼嫩的小逼,伸出舌头细细舔弄他的那朵肉花。长期被主人忽略掉的性器官很快就在夏油杰的唇舌下兴奋起来。这里其实发育地很好,鼓鼓的阴蒂在舌尖的刺激下从阴唇里探出了头,没几个人碰过的东西敏感得很,被舌头不经意间舔过时还会发出细小的颤抖,连带着整片女阴都缩动起来。夏油杰听到五条悟猫儿似的吟叫就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重复着重重地袭上能让他舒服的阴蒂。那点小小的东西被夏油杰或吸或舔,几乎是在顷刻间就涨大了快一倍。夏油杰对着珍珠一样饱满的阴蒂是越看越喜欢,他像还在渡过口欲期的孩子那样,用自己的嘴唇、舌头和牙齿来品尝喜欢的东西。
阴部在他的唇舌刺激下一股股地吐出淫液,这会儿夏油杰又觉得五条悟的身体其实也不错,至少那道肉缝够敏感又够诚实,在生理快感的作用下简直就像是一只丰沛多汁的蜜桃。沁出的骚甜淫水被夏油杰卷着舌头喝进嘴里,又顺着食道流进夏油杰的身体里,夏油杰疑心自己真的是个变态,不然舔逼这种事情怎么能次次让他激动地像个没经验的处男。还有五条悟,夏油杰本来都做好准备借避孕套上头的润滑作为辅助手段了,谁知道五条悟根本就是个没被开发过的宝贝,他流出来的水液甚至顺着腿根和股沟沾湿了他的裙子里衬,腥臊的味道充斥着他的整个下体,或者说五条悟整个人在这种时候都散发出一种糜丽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把脸蛋这么漂亮的人弄得更脏更过分一点。
夏油杰转换阵地把舌头伸进五条悟的穴道里插,开始正式给他做前戏。五条悟刚靠着阴蒂高潮了一次,身体现在还很敏感,夏油杰的舌头又灵敏地仿佛某种活物,五条悟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舌尖在他的穴里搅动,卷着舌头向穴道深处舔弄, 或者贴住肠壁猛吸里头的水液,自己的肉洞简直成了夏油杰肆意玩弄的性玩具。或许不止逼穴,五条悟自己也是。他之前从不知道自己下头还有能爆发出如此强烈的快意的地方。五条悟以男性的身份生活了这么多年头,就连自慰向来也只是用前头,可鸡巴高潮和女穴高潮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绵延不断的快感让五条悟甚至不想让这根舌头离开自己。他用双腿夹住夏油杰的头,柔软细嫩的大腿根磨着夏油杰的发丝和脸侧,身体后仰主动把自己女性的小逼送到夏油杰嘴里。什么色情描写什么黄文参考早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他现在满脑子就想让夏油杰多弄弄他,光是舌头都让他逐渐有些不满足。五条悟觉得夏油杰舔到的地方发痒,没能舔到的深处更是痒得厉害。想要别的,想被填满,想能真正地被肏。他断断续续地从呻吟和喘息里吐出几个能连成句的字词,他叫夏油杰肏他。

夏油杰见五条悟已经进入了状态,就知道该到自己爽的时候了。他的动作很急,连短裤带内裤一齐扒到腿弯,露出那根高高翘起的凶器。雄赳赳气昂昂地立起来贴着他的小腹,柱身整根涨成紫红色,伞头的马眼处冒着清液,夏油杰硬得发痛。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是因为五条悟太骚了,身子骚叫床也骚,身体内部跟安了个水龙头一样往外喷水,还没插进去呢就叫得又腻又浪,一个从来没打过炮的男人怎么能比他肏过的女人都骚。夏油杰不明白,所以夏油杰要亲自上场肏他找个答案。
夏油杰撸了几把自己的鸡巴,扶住自己的东西往他刚舔过的穴洞里插。被他认认真真做过前戏的穴口松软了不少,夏油杰轻松就插了一个头进去,涨大的龟头被包裹住的感觉爽得夏油杰迫切需要发泄。他拽住五条悟的脚腕拉过他的腿,重重一掌拍上五条悟软翘的屁股,然后在五条悟炸毛之前整根没入他的甬道。夏油杰一边享受着禁窄湿热的穴道吸他的鸡巴,一边想五条悟这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白花花的屁股明明软得发腻害,偏偏又翘又挺,拍两下还会泛起一阵肉波,看得人恨不得用牙咬一口。还有这口处子逼,热乎乎的穴肉紧咬他的鸡巴,在他每次抽出的时候就用那张一开一合的嘴追他的龟头,跟舍不得似的。夏油杰当然要满足他,下一次就用更狠的力度撞进去,粗长的一根尽往五条悟阴道里头捅,要能塞他巴不得把两枚卵蛋都塞进去也暖一暖。
五条悟也是这么想的,这男人到底吃他妈什么长大的怎么就能长这么长?五条悟觉得自己都要被他捅穿了。他的两副性器官都很完整,夏油杰这样能直接干到他身体内部和逼穴配套的子宫吧?宫腔口都要被这男人给顶开了捅破了,穴里头冒出的一阵阵麻痒和酸意让五条悟失了理智,只会在男人的胯下肆意呻吟和尖叫。恍惚间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夏油杰肏得更狠了。五条悟放在肚子上的手隔着肚皮都能感觉到他的顶弄,那一根的轮廓浅浅地凸出来,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逼穴已经完全成了夏油杰鸡巴的形状,就像人造的飞机杯或者是避孕套。不对,没有避孕套!被干得头昏脑胀的五条悟才意识到夏油杰他妈的根本没带套,按夏油杰这个长度要真射进来的话一定能把精液射到自己的子宫里吧,自己只能张开大腿像红灯区最廉价的妓子那样,对恩客的精液恩赐照单全收,用身体的最深处温暖的巢穴来含住他的东西,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就怀上对方的孩子。

万幸五条悟想象中的场景落了空。
伏在他身上肏干的夏油杰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他肏出一脸痴相的五条悟。他的女仆装裙摆被整个掀起,五条悟自己还听话地咬住波浪花边的一个角,发箍还松垮地戴在头上,发圈已经掉到不知道哪儿去了。全身整套装扮里保存地最完好的是他的一双腿环,蕾丝边已经被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浸得湿透了,贴在他的腿上显得格外淫靡。
可怜的小女仆五条悟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他的逼口被紧钉在男人身下的那根楔子上,数百下高强度的肏干在五条悟的穴口堆出一圈白沫,也沾在了夏油杰鸡巴周围黑色的毛发上。夏油杰快速地挺动着腰胯,一下一下都往五条悟要命的身体内部撞,再一次把五条悟送上高潮后夏油杰把自己的鸡巴抽了出来,圈住柱身上下撸动,把腥臊的白浊射在了五条悟的脸上。

射精过后脑子和身体里都泛上一股空乏,夏油杰把脸埋进五条悟的胸前休息。他衣襟前头的蝴蝶丝带有些扎人,还没等夏油杰自己挪个舒服的位置就被五条悟一脚蹬开了。

夏油杰:???
夏油杰:……
夏油杰对着艰难爬起来去抓手机的五条悟吼道:“你干嘛?你是不是有病啊?”
五条悟抬眼看他,眼神里写满了纯真和无辜,还好心地跟夏油杰解释:“灵感来了我现在要码字的嘛。稿件君猜不到吧,我可是xx网站现在超火,注意是超火的写手哦。”
五条悟不明白,为什么刚和他打过炮的男人一听这话露出了便秘般的表情,他皱着眉头问五条悟:“你约炮是为了找灵感?”
五条悟点点头。
“给那本《落跑甜心•笨蛋娇妻哪里跑》?”夏油杰眉头皱得更紧。
五条悟又点点头,面露喜色,“欸?你是我的忠实读者吗?我可以给你签名哦。”
夏油杰从沙发里抽出一个抱枕压向五条悟,“你他妈还越写越来劲了,老子是你编辑……”

剧场1
夏油编辑:墨镜白猫新开的这种几把玩意儿我绝对不会再看第二眼
还是夏油编辑:忍着恶心用小号给他涨涨阅读量

剧场2
五条悟:杰你当时是怎么认出我的啊?
夏油杰:除了你,还有人会把自己的id叫成白猫戴墨镜吗?这和戴墨镜的白猫有什么区别?

73 Likes

好香!!!两个人都好可爱!

5 Likes

萌晕…

可爱死了ヽ( ´¬`)ノ

啊…好可愛:hot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