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小姐

男大学生夏X出逃大小姐五
pwp 五单性转 无脑无逻辑煌闻 灵感来自一部里番 极度OOC 不适请及时点X

考上大学以后,夏油杰从乡下老家来到东京读书,在这边亲戚的帮助下,租住在一套老式的三层公寓里。这所公寓虽然有些老旧,但好在价格便宜,各方面设施齐全,地理位置也算不错,无论是去市区打工还是去学校上课都很方便。

一楼是房东老奶奶自己的住所,夏油杰住在二楼最右边那间,左边两间分别住了染着奇怪发色的自由职业歌手和看起来很疲惫的上班族,楼上目前只住了一对大学生情侣,剩下两间房还空着。

和往常一样夏油杰下课后去打工的便利店上夜班,第二天上午没有课,上完夜班后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夜班结束和交班的同事对接好工作,夏油杰打包了便利店的打折便当回去自己的公寓。

清晨的太阳刚刚爬上屋顶,鸟儿在树梢叽叽喳喳地叫着,风吹过来还带着一丝夜晚的凉气,夏油杰紧了紧外套加快脚步,没几个路口,就看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

阳光给破旧的三层公寓打上一层暖光,倒有了几分温馨的意味。夏油杰看到公寓前伫立着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从背影看是个女孩子,一头罕见的白色长发,穿着驼色针织外套和白色短裙,裙摆有些短露出了少女纤细修长的大腿,脚下蹬了一双浅棕色的小皮靴。

白发女孩提着和她身型不成比例的巨大行李箱,正在公寓的楼梯前一筹莫展。这所公寓自然是没有电梯的,少女虽然身材高挑,但是提着这么大的行李箱上楼梯确实比较吃力,夏油杰本就是乐于助人的性格,没多想就上去打招呼了。

“你是新来的租户吧,需要帮助吗?”

五条悟回头就看到一个小眼睛怪刘海的黑发男人站在自己身后,男人穿了身黑色风衣,半披着长发,圆润的耳朵上戴着黑色的耳钉。是个清爽的盐系帅哥,五条悟用网上新学到的词汇默默评价。

五条小大姐有一个冒险,年满十八岁刚从私立贵族女子高中毕业的她在家里的老头子们吵着到底“让悟小姐出国深造再回来接管家族企业”还是“留在国内学习如何成为优秀的新娘子”这两条路上吵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偷偷拎上自己的手提包从本家的宅邸里跑了出来。

大小姐出门自然是不带现金的,兴冲冲地去商场购买自己平时见不到稀奇东西以后,信用卡不出意料地被冻结了,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做出了十八年人生中的重大决定,五条悟大小姐出逃计划ON!果断去二手店出掉了身上值钱的首饰,五条悟推着新买的行李箱搭上了新干线,没有目的地,没有计划,与老橘子们斗智斗勇的旅程,就此开始!

五条悟的首饰卖了不少钱,虽然她对钱没什么概念,但至少这笔钱够她一段时间吃喝玩乐随处乱逛了。带着新买的手机和电话卡,五条悟一路从京都逛吃逛吃来到了东京。

大小姐虽然娇贵,却也是能吃苦的性格,一路上和老头子们玩着间谍游戏,五条悟住过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一晚的酒店,也住过破破烂烂没有窗户的旅馆,吃过大厨私人订制的晚餐,也吃过路边摊上500円一晚的拉面。

五条悟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穿了以前从来没穿过的出格衣服,吃了大阪网红人气的章鱼烧,坐了游轮去了冲绳岛;去奈良拍了枫树林和小鹿,吃了可爱的杯子冰淇淋;看了富士山的日出,泡了长野的星空温泉;然后五条大小姐在东京堂堂登场。

虽然五条本家在京都,东京也有不少家族的产业,再加上托大小姐对金钱没有概念的福,来到东京的她身上的现金已经所剩无几,五条悟选择了这所破旧低调的公寓,打算在这里展开五条大小姐的东京生活的第一步。

然而,第一步被公寓破旧的楼梯阻碍了。

“太好了,那就麻烦你了。”五条悟打量了一眼夏油杰,笑眯眯地回答。

虽然从背影看就可以猜到白发少女的容貌绝对不俗,当五条悟转过身后,夏油杰还是被女孩子超乎寻常的美貌吸引了目光。少女有着少见的银白色头发和蓝色眼睛,就像是阳光明媚的天气里湖面倒映着蔚蓝的天空一样,而她的眼睛就是整片湖里最澄澈的一角。

被如此美丽的女孩看着,夏油杰不禁有些脸红,他默默接过女孩手里的行李箱,借此掩盖自己的羞赧。

“我叫夏油杰,是大学生,住在这所公寓的二楼,就是最右边的那间。”夏油杰指了指,“你的房间在三楼吧?你叫什么?”

“我叫悟,五条悟。”

“五条小姐是来东京读书吗?”

“不,我是来……旅游!”

“一个人?”夏油杰有些讶异,按理说来东京旅游一般会选择住酒店或旅馆,五条悟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租住在这种老旧公寓的样子。

五条悟伸出一根手指:“是哦,一个人的高中毕业旅行。”

“虽然有些冒昧,但是女孩子一个人的话,还是有些危险吧?”

“没关系,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强的哦。”五条悟一脚前伸,双手握拳,摆了出拳的姿势。

夏油杰本身就喜欢格斗,对各方面的武术都有些涉猎,从细节看确实能看出五条悟是有一些傍身的技巧,至于水平如何暂时看不出来。不过他想说的是,这个社会不是单纯武力值高就能处理好一切危机,很多卑劣的手段往往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撂倒你,就算有再厉害的功夫也会无计可施。就像现在,即使五条悟身手不俗,将大行李箱搬上三楼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困难。不过毕竟是刚认识的人,夏油杰也不是那种交浅言深的人,他随口转移了话题:“五条小姐很勇敢哦,听口音你像是京都那边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五条悟捂了捂嘴巴,“我的口音很严重吗?”

“不,基本听不出来,稍微从语气和音调上吧。因为学校里认识的同学有来自京都的,所以留意了一下。”

“さよですか(是吗)?”五条悟故意做出一个可爱的表情,用京都方言回了一句。

这个表情明显有些矫揉造作,夏油杰却意外地脸红了,一边唾弃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颜党,一边赶忙提起行李箱来掩饰自己的心情。

公寓的楼梯和楼道不仅老旧,还特别窄,夏油杰让五条悟走在前面,方便她开门后把行李搬进去。然而这个决定似乎错了,五条悟的裙子真的很短,夏油杰一抬头就能看到少女裙底的风光。

虽然不是蓝色条纹,但是是蓝色玉桂狗胖次……

夏油杰深知非礼勿视的道理,立马低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楼梯,但是那只圆润的玉桂狗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五条悟的房间刚好在夏油杰房间的正上方,放下行李后,夏油杰和五条悟客套了几句,说了一些这所公寓的注意事项,稍微介绍了上下租户的情况,还热心地说自己就住在楼下,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随时喊他,临别前两人交换了line号。

上了一晚上的夜班,夏油杰说实话已经非常疲惫了,回房间简单洗漱后,就铺好被褥定了闹钟睡觉去了。

夏油杰是被楼上的声音吵醒的。这所公寓的隔音一般,不过一直以来楼上都没有租出去,隔壁的上班族也不会制造什么噪音,夏油杰暂时没有遇到过噪音困扰。

天花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大概是有人在上面走动,想到五条悟刚搬进来大概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活,夏油杰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房顶的声音还在持续,听起来不像是单纯的走动声,夏油杰左右也睡不着了干脆起来去发出声音的地方看看。

天花板一阵阵震动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这确实有些危险了,正在夏油杰考虑先去提醒一下房东老奶奶房屋的安全问题还是先去看看五条悟正在楼上忙什么的时候,天花板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声,裂开了一大条缝隙。

糟了!

夏油杰内心暗叹一声,裂开的天花上落下一片片木屑,随后是一双白生生的脚丫子和纤细的腿,楼上的房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造访了夏油杰的房间。

五条悟以上半身被天花板卡住,下半身吊在房顶的姿势出现在了夏油杰眼前。大概是刚洗完澡,女孩的下半身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修长的双腿和细嫩的肚皮都露了出来。

虽然这个状况实在出人意料,女孩被吊在天花板上实在是太危险了,夏油杰立马上去拖着女孩的双腿,企图把她拉下来。

“笨蛋,别拉!好痛!”

五条悟上半身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双手撑地企图从地板上起来,结果夏油杰在下面拉她的腿,女孩吃痛又慌张之下胡乱蹬腿,踹了夏油杰的好几脚。

夏油杰胡乱躲着女孩子的脚,以为五条悟只是因为看不见下半身的状态而慌张,他伸手抓住两只脚踝安慰道:“五条小姐,你先冷静,我先把你放下来。”

“笨蛋,别拉!别拉!”

一个往上用力,一个往下拉,女孩的力气不如夏油杰,挣扎之下下半身又被拉下来一截,混乱中五条悟直接坐到了夏油杰的肩膀上,好死不死地女孩子柔软娇嫩的私处怼到了夏油杰的脸上。

好软。还有沐浴露的香味。

夏油杰第一反应是感官,然后才后知后觉抬头想要道歉,他的鼻尖隔着内裤擦过女孩子娇嫩的皮肉,顶到了因刺激而突起的阴蒂,五条悟受刺激之下穴口滋出一泡液体,不自觉夹紧了双腿,却愈发把私处贴近夏油杰的脸。

夏油杰被女孩子香香软软的私处蒙了满头满脸,洇湿内裤的液体带着独特的情色气味,他的下半身也因此起了反应,充血的性器顶开了宽松的运动短裤。

“唔条小姐,先憋……”

因为嘴巴被挡住,夏油杰说出的话含糊不清,不仅没能起到安抚作用,反倒是一张一合的嘴唇和喷涂的热气刺激得五条悟一阵颤抖,又流出不少水,双腿愈发用力夹紧男人的肩膀。

“哈……笨蛋,别说、话了,别、哈……别动,哈啊……”

五条悟的处女小穴就这样隔着内裤顶着夏油杰的鼻尖和嘴唇高潮了,浑身无力的她难以支撑自己的上半身,身体的重量压得夏油杰一个踉跄,抓着五条悟的双腿把她从天花板上拽了下来。

两人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夏油杰被压得一声闷哼,五条悟惊叫了一声,倒在夏油杰身上。

进去了!

我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插入了五条小姐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里!夏油杰瞪大了眼睛。

我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被怪刘海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插入了!五条悟疼得直不起腰。

“对、不起!五条小姐!我、我马上就出来!”夏油杰手忙脚乱地起身,捧住五条悟的屁股打算把人从自己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上抬起来。

“笨蛋怪刘海,别动!”五条悟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夏油杰扶着五条悟的屁股才把人从自己的:white_circle::white_circle:上抬起一截,被五条悟的呵斥吓得手一抖,松开了双手,少女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屁股又随着重力落到了男人的跨上,可怜的处女小穴又硬生生地把男人的鸡巴吃进去一截。

这一抬一坐的摩擦不禁让五条悟疼得直流眼泪,也让夏油杰爽的魂飞天外。少女的小穴又绵又软,还因为破处的疼痛一跳一跳地吸着入侵的异物,虽然刚才碰她的屁股只是为了让两人相连的身体分开,但是不得不说少女的臀部像棉花一样又嫩又软,手感绝佳。

夏油杰心猿意马,鸡巴都硬得疼了,但他还是控制着自己的理智没去抓着五条悟的腰行不轨之事。他像被试了魔法一样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等五条悟缓过气来。

五条悟只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和内裤,大概是刚洗完澡,白色的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背后,她伏在夏油杰身上大口地喘了会儿,终于恢复了点力气,撑着地板抬头,苍蓝色的眼睛因为疼痛盈满了泪珠,连雪白的睫毛也被打湿了,好不可怜地看着夏油杰,把夏油杰的心都看软了一片。

虽然少女的脸纯洁可怜如天使一般,粉嫩的嘴唇吐出的话语确实毫不留情:“喂,怪刘海变态,你别动,我、我自己来。”

莫名背上变态的称号,夏油杰也只能默默认了,眼下这个场景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乖乖听候五条悟的发令。五条悟深吸一口气,一手撑着夏油杰的胸膛,一手扶着自己的屁股小心翼翼地抬起来。男人的性器实在分量十足,满满当当撑开了少女的嫩穴,甚至还留着小一截没进去。

五条悟慢慢抬起身体,控制着穴内的肌肉推挤着性器,企图把异物排出去。夏油杰被穴肉挤得闷哼一声,头上细细密密地爬满了汗。五条悟也好不到哪里去,被肉棒插满的小穴口绷得发白,破处后流出的鲜血和之前高潮流出的淫液混在一起,把穴口弄得乱七八糟,粉嫩的小逼随着五条悟慢慢抬起的臀部一点一点吐出含着的性器。夏油杰的性器颜色紫红,粗壮的茎身环绕着凸起的青筋,看模样有几分狰狞,衬托得五条悟粉粉嫩嫩的馒头小穴可怜又委屈。

儿臂粗细的性器在五条悟的努力下一点一点显露原貌,饱满的覃头抵着穴内的嫩肉,在疼痛中带给五条悟酥酥麻麻的感觉。终于只剩一小截在体内了,五条悟深吸一口气继续抬高屁股,梯形的龟头突然碾过穴内一块嫩肉,五条悟抖了一下,小腹一阵抽搐腿一软又坐了下去。这下坐得又快又狠,五条悟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馒头小穴像豆腐一样被大肉棒毫不留情地划开,一下子捅到了最深处,连带着小阴唇也被暴力地带入了穴内,大腿和屁股随重力撞在夏油杰的小腹和胯部,细嫩的皮肉泛起了粉红。

全都进去了……

夏油杰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一片软烂温热的嫩肉紧紧包裹住,龟头似乎还侵入了什么又湿又热的地方,简直像被隐秘的小口含住吮吸一般,爽得他腰眼一麻。

脆弱的处女小穴撑到了极致,龟头肏入了少女孕育生命的子宫,五条悟被这一下深入插得失神了半晌,连眼白都几乎翻了出来。

好不容易回过神的大小姐发现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忍不住瘪了瘪嘴,愤愤地锤了一拳夏油杰的胸口,恼羞成怒:“怪刘海,都叫你别动了!”

夏油杰无奈道:“五条小姐,我根本就没动啊……啊!”

回答他的是五条悟的又一记拳头,五条悟虽然被鸡巴插得软了半边身子,下手还是有点力气,夏油杰顿时被锤得胸闷气短。

“闭嘴,笨蛋,怪刘海,色情狂,变态,这回不许动了!”

夏油杰无奈地答应,五条悟撑着他的胸口企图慢慢抬起臀部,这回却不如刚才这么顺利,刚才那一下性器的头部直接插到了子宫里,夏油杰本就忍得辛苦,五条悟的屁股又抬又坐又吸又挤的,让本就充血的鸡巴又胀大了一圈,幼小的宫口紧紧箍住狰狞的龟头,让五条悟一时半会居然抬不起屁股来。

“变态,你、你怎么还在变大!”

五条悟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拔出体内的性器,反而龟头拉扯着子宫的感觉让她害怕得不敢轻举妄动。

夏油杰叹了口气,试探道:“五条小姐,让我来试试吧?”

五条悟瞪了夏油杰一眼,却没有拒绝,夏油杰缓缓伸出双手捧住少女圆润的臀部,手下的身体抖了抖却没有抗拒。手心一片黏腻的触感,夏油杰才发现少女的大腿和腹部都湿了一片,T恤被汗水浸湿贴合在皮肤上,显出少女饱满的胸型,情动而挺起的乳尖情色地顶起了布料。

“放松。”

夏油杰捧着少女的屁股调整着性器的角度,试了几次却同样无法分离两人密不可分的下体。

“笨蛋,别扯!别扯!”

五条悟疼得趴在夏油杰的身上,拽着夏油杰的头发大喊,夏油杰被她扯得头皮发麻,最终两人都气喘吁吁地贴在一起。

“五条小姐,我有一个提案。”

“什么?”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肩窝处,闷闷地回答。

“可能是五条小姐现在太紧张了,所以那里……吸得太紧了……就拔不出来。我们先暂时维持这个状态,等会儿……放松下来了,大概就能、拔出来了。”

“哈?怪刘海你是在说是我的原因吗?明明是你的错吧?那么大你是大猩猩吗?”

夏油杰:“……不,不是,是我的错。总之先等等吧。”

因为坐起来会看到对方的脸反而显得很尴尬,两人就着看不到脸的姿势维持了一会儿。五条悟体内的异物感实在太强烈,让她极度不安,缓过破处疼痛的小穴开始发骚发浪,一波一波地往外面吐着情液,被肉棒撑开的穴肉酥酥麻麻痒得不行,极度渴望被体内的巨物狠狠插上一顿。

五条悟不安地扭了扭身体,别扭道:“喂,怪刘海,我头发还没干,湿乎乎的黏在背上很难受。”

夏油杰从放空大脑的状态被唤回,斟酌道:“头发湿着确实不好,这个季节很容易感冒。电吹风在洗手间,我去拿吧?”

正在五条悟想着这个状态怎么去洗手间的时候,夏油杰拍拍她的屁股,说了一句“抓好”就抬着她的屁股坐了起来。五条悟惊慌之中搂住夏油杰的脖子,双腿也夹紧了男人的腰。

夏油杰托着少女的屁股站了起来:“我走慢点,你抱紧了。”

从客厅到洗手间的这段路是五条悟走过的最艰难的路,短短十几步的距离,五条悟的穴被粗硬的性器磨得直流水,被龟头卡住的宫口简直想小型蓄水池一样吸满了淫液。

“呜……好胀,你、你别动了,怪刘海。”

“再稍微忍耐一下,马上就要到了。抱紧点,我要开门了。”

夏油杰换成一只手托着五条悟的屁股,另一只手去推开洗手间的门,好在吹风机就放抬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夏油杰取了吹风机和梳子后抱着五条悟回到了沙发上。

这段路走得着实不轻松,先不谈以一个困难的姿势抱着一个一米七几的女性,光是忍耐着穴肉的温柔吮吸就花了夏油杰不少力气。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五条悟还维持着正面抱坐的姿势趴着夏油杰的肩膀——松开反而会看到对方的脸。

插座在沙发的侧面,这个姿势下夏油杰维很难够到插座,他拍拍五条悟的肩,把插头递给她:“五条小姐,插座在你的右边下方,这样的状态我够不到,你可以自己把插头插上吗?”

五条悟磨磨蹭蹭半天,骂了一句“变态怪刘海”才不情不愿地接过插头去找插座。五条悟一手撑着沙发一手去够插座,侧身的姿势让穴内的性器压过一侧的嫩肉,龟头狠狠碾着宫胞,五条悟腰一软差点摔在沙发上。

“小心!”

夏油杰扶了一下五条悟的腰,没让她摔下去,五条悟低着头喘了会儿,突然恼羞成怒一拳打在夏油杰的侧腰,这一下实打实地打到了肉上,夏油杰顿时眼前一黑,好几秒才缓过神来。

“五条小姐,可以请你不要任性吗?”

夏油杰的火气也上来了,他一把抓过五条悟的双手把她掀翻在了沙发上,接着欺身而上,把少女的手高举过她的头顶,压制住了乱动的双腿。

“虽然眼下的情况很糟糕,但这也不是我故意的。冒犯了你我很抱歉,我们可以好好合作吗?”

夏油杰企图和五条悟和平沟通,可惜她完全听不见一个字,只是胡乱叫骂着“变态”“怪刘海”“色情狂”之类骂人的话,大小姐的脏话库存实在不足,翻来覆去也就只是这几个不痛不痒的词汇。

“五条小姐,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看下真正的变态是怎么做的。”

大小姐就没有受过这个委屈,依旧挣扎嘴硬着,夏油杰叹了口气,换成一只手牵制住女孩的手腕,另一只手卡着膝弯抬起女孩的腿,腰腹用力狠狠地肏了进去。这一下肏得又快又狠,性器碾过软烂的穴肉带来过电的感觉,五条悟小腹一麻仰着头像小狗一样吐出舌头。夏油杰自己也爽得不行,压着少女的腿又肏了十几下,这才控制着自己没继续下去,他俯下身注视着女孩有些失神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现在,五条小姐知道变态是怎么做的了吗?”

五条悟好不容易把眼睛聚焦,就看到上方夏油杰面无表情的脸,男人体型大了少女一圈,这样压下来就把她整个圈在了人和沙发之间,男性躯体的阴影笼罩了她的身体。

明明夏油杰的声音也不算大,语气也不凶狠,甚至表情也说不上生气,五条悟的心却砰砰直跳,竟然就看着夏油杰的冷脸高潮了。阴道深处喷出一大股温热的水,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两人交合处淅淅沥沥地溢出了不少液体。

夏油杰也被五条悟的浪劲惊呆了,明明自己已经停止侵犯,女孩却自顾自地突然高潮了。不过自己刚才确实冲动了,夏油杰顿时有些愧疚,等五条悟从高潮中稍微缓过神,夏油杰心虚地扶起她,让她靠在自己肩上。

高潮后的小穴还在一抽一抽地绞着性器,夏油杰叹了口气,搂着女孩把电吹风的插头插上,替女孩吹起湿漉漉的长发。和脾气蛮横的大小姐不同,五条悟的头发异常柔软,夏油杰自己就留着长发,虽然不如五条悟的那么长,但也算有一些料理头发的经验。他轻轻按摩着女孩的头皮,先替女孩吹干发根,用梳子梳开半干的头发后继续吹着下半段头发。

五条悟安静地靠在夏油杰的肩膀上,真的像是被肏乖了一样没有捣乱。实际上夏油杰按得她的头皮很舒服,动作小心翼翼也没有扯到头发,吹风机暖烘烘的风吹在头发上,让她有些昏昏沉沉。

就在五条悟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吹风机的声音停了,夏油杰替她梳顺长发,女孩像猫一样窝在他身上,夏油杰仿佛听到她发出舒服的咕噜咕噜声。

“五条小姐……”

“喊我悟,不要叫什么五条小姐了。”五条悟闷闷地说。

夏油杰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听从少女的要求:“悟。”

“那我也要喊你‘杰’。”

“悟,刚才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五条悟轻轻哼了一声,也没回应夏油杰道歉:“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和我做吧?射了的话,就能……分开了吧。”

“不行。”夏油杰想也没想拒绝了。

五条悟没想到自己的邀请还会被拒绝,直起身皱着眉头看他:“为什么?我不好看吗?不对,没有人会觉得我不好看。那是为什么?”

面对美而自知的五条悟,夏油杰不禁啼笑皆非:“悟,这种事情要和喜欢的人做。”

“你不喜欢我?”

“也不是……”

“那不就行了。”五条悟故意用穴肉去夹夏油杰的性器。

“悟,别夹。”夏油杰掰着她的肩膀直视她,“先不论喜不喜欢,现在是无套的状态哦,如果我射了的话,就是无套中出了。”

五条悟像是没听到“无套中出”这几个字一样,继续不依不饶:“你不喜欢我?”

“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勉强算是第二次。”

“不喜欢吗?”

“悟,如果我射进去了会怀孕的。”

“不喜欢吗?”

五条悟问着问着给自己问委屈了,她想起夏油杰刚才把她圈在沙发里的样子,委屈地瘪了瘪嘴:“为什么不喜欢我?”

夏油杰也急了:“没有不喜欢。”

“那就是喜欢咯?”

“……”

“是不是喜欢我?说嘛。”五条悟又瘪了瘪嘴。

“……喜欢。”

“那为什么不和我做?”

“……”

夏油杰沉默了会儿突然把五条悟推倒在沙发上,压了上去,黑色的头发落到少女脸上弄得她脸颊痒痒的。

“悟,如果等下你后悔了,我也不会停止的,知道了吗?”

扑通——扑通——

心脏又开始激烈地跳动,原来刚才是兴奋的感觉,五条悟睁大了双眼盯着夏油杰:“啰嗦。”

夏油杰抓着她的腿分开,抬腰撞了进去,胯骨拍在少女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五条悟如愿以偿地露出痴痴的笑容,浪得简直不像个刚破处的少女。

“嗯……好舒服……杰……还要……”

坚硬的性器碾过穴肉让五条悟情动不已,因为龟头被宫胞套住,夏油杰也不敢大开大合地肏穴,只能小幅度地挺动腰身,一点一点去磨浪荡的穴肉,五条悟被套在鸡巴上,从未体验过的欢愉折磨得她欲仙欲死。

在偷逃出来之后,五条悟体验了许多之前十八年人生没做过,不被允许做的事,坐新干线,逛商场,看山看海,吃平民的食物,穿不成体统的衣服,做不成体统的事,当然sex也在她的to do list上,只是五条大小姐的眼光太高,即使想要体验一下性经历也没有合眼缘的对象。

今天遇到夏油杰让五条悟再次起了那些小心思,包括做可爱的表情,虽然本人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造作,故意在楼梯上露出内裤,交换了line号,甚至还考虑了制造一些小困难去找夏油杰帮忙,五条悟对自己的外貌极其自信,当然她也完全有这个资本。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五条悟的勾引计划还没展开做做,天花板就直接给让两人负距离接触了。

大小姐本就被宠得没边,在羞耻感上也异于常人,在决定享受和夏油杰的性爱时,五条悟就敞开了身体,被肏得舒服了就哼哼,想要更多就说,手脚并用地缠着夏油杰的身体。夏油杰只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块又软又嫩的豆腐里,这块豆腐还会颤巍巍地缠着裹着你,五条悟叫床的声音又浪又骚,夏油杰感觉自己像第一次有性经历的小男孩一样,脸红心跳情动不已,少女的穴又滑又软,和主人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一样会折磨人。

“悟,帮个忙好不好?”

看着夏油杰情动而泛红的脸颊,五条悟只觉得心如擂鼓,迷迷糊糊地应道:“什么?”

“我想看悟的胸,悟可以自己把衣服掀起来吗?”

五条悟点点头,听话地把T恤的下摆翻了上去,少女柔软的胸脯像白鸽一样伏在纤细的躯体上,胸前的两点粉红俏生生地挺立着,随着夏油杰肏弄的动作有节奏地摇晃着。

“好漂亮,悟。”夏油杰微微一笑,“可以喂我吃吗?”

五条悟眨巴眨巴眼睛,用嘴咬住下摆,双手托起自己的胸,夏油杰俯下身叼住一颗吮吸了起来。

“哈……杰……另一边,另一边也要……”

五条悟爽得小腿直打颤儿,几乎都要抽筋了。夏油杰松开一条腿,腾出手来揉五条悟的胸,少女柔软的手掌被宽厚的手掌拢住,被带动着去玩弄自己的胸脯,充血的乳珠被男人的食指和拇指夹住,残忍的揉捏拉扯,换来少女变调的呻吟。

宫口被性器一点点磨开,宫胞里的淫水终于藏不住地溢了出来,“啵”地一声夏油杰的龟头从子宫内拔了出来,带着子宫也被拉扯了下。五条悟舒服得近乎失声,敞着嘴翻着眼仁儿又喷出一大波水,抽搐着再次高潮了。

“悟,好厉害,又喷了,真的是第一次吗?”

夏油杰开始大开大合地肏了起来,每次抽出都把红肉往外带,只剩下一个龟头在穴内,每次撞入都狠狠地肏到子宫里,连带着饱满地馒头小穴都陷进去。五条悟地腿挂在他臂弯上一抖一抖的,被男人像个性爱玩具一样使用着,连带着阴道和脑子都成了夏油杰鸡巴的形状。

夏油杰牵着五条悟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性器一挺一挺地顶起少女薄薄的腹部肌肉,五条悟瞪大了眼睛,她觉得自己的手被夏油杰的鸡巴隔着肚皮肏了。

“悟,看,你吃到这里了哦,摸到了吗?”

夏油杰轻轻滑过龟头肏到的肚皮,仿佛真的用什么刻度尺在丈量性器在五条悟体内的身体,性器顶着子宫让五条悟感觉自己体内的脏器都被侵犯了,腹内饱胀的感觉突然引起了少女迟来的羞耻心,她手脚并用着想要挣脱夏油杰的侵犯,被抓着腰又套在了鸡巴上。

“呜呜……不要了,不要了……你怎么还不射?太多了,好涨,好难受……呜呜……”

五条悟被肏得哭了出来,白净的脸上泪水、涎水、汗水混成一片,娇嫩白皙的皮肤被夏油杰抓捏揉搓得都是红痕,看起来又色又可怜。

“悟,现在后悔太晚了。我说过的吧,就算你哭着说不要,我也不会停的。”夏油杰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架着少女的一条腿,在圆滚滚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夹紧点,不是想让我早点射吗?”

五条悟努力夹紧穴肉想让身上的男人早点射出来,被肏得昏沉的脑袋已经思考不了中出和怀孕的问题了。夏油杰就着汁水横流的小穴猛顶了几十下,在五条悟又一次高潮后匆忙抽出性器,抖动着射在了少女红肿翕动的穴口,又被穴内流出的淫水冲刷着流入股沟。

夏油杰看着浑身乱七八糟液体的少女和湿漉漉的沙发,以及头上破开一个大洞的天花板,只觉得自己下午的课大概率要请假了。

72 Likes

xyj你好福气 :hot_face:

1 Like

: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hot_face:

:hot_face:

好好好,香香:yum:

啊啊啊经典黄油剧情夏油杰你命真好老婆从天而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 Like

好香: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想看后续!
想看五条大小姐的甜甜恋爱!

这是什么夏五属性黄油游戏 :yum: :yum:
居然踩塌了天花板太特么牛逼了五条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