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门(连载中)

summary:五条悟被困进狱门疆里,在狱门疆里看到了一扇门,他打开了那扇门,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人,但是数量好像有点多……
他推开的也许不一定是门,是潘多拉的魔盒也说不定。
预警:群p,双性,九个不同年龄段的杰x一七五二七五二八五
二七五为孕夫
本质上是个人的xp大乱炖,有脏话荤话雌堕等,各种体位,但是一定不会出现的是sm等血腥暴力的。但是会有打屁股(不重)揉屁股揉胸捏in蒂这种:point_right::point_left:
每个门前都有预警,本质上是那个年龄段夏油杰最想对五条悟干的事情,在门内的夏油杰为所欲为,基本上是无敌的。二八五走完单门之后是群批,会有穿情趣衣物走秀
更新不定,看群友的催促程度。

昏暗丶逼仄丶了无声息。

惨白暗淡的光线落在躺在白骨堆上的白发俊美男子脸上,顺着起伏的肌理一路向下,没进被衣物包裹住的禁忌之地里。白发男人抬手一勾解下眼罩,露出了漂亮璀璨的蓝色眼睛,在这片无声的昏暗里,那对蓝色眼珠子格外明显,好似夜幕里唯一的两颗明星,还在倔强地闪耀着。

五条悟把视线投入面前浓稠翻滚着的黑暗里,在一片漆黑中,亮起一抹诡异的银色,渐渐地,一扇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门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那里。在看清楚门的样式之后,他的瞳孔放大,泄露出了罕见的迷茫神色,但很快五条悟就敛起表情起身,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朝着那扇门走过去。

一颗头骨因他的起身重心不稳从骨堆上滚落下来,“咕噜咕噜”地滚动着,几乎和五条悟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是同一时刻,一意孤行地撞上了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

“咔嚓”一声,门真的开了,五条悟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门——十八岁的夏油杰,他想对五条悟干什么呢?
回答是:下药睡奸哦,还有洗澡偷摸

门后的世界尽是一片虚无的白,和昏暗的狱门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五条悟彻底迈入门内以后,周围的白色开始飞速地变化,有了色彩。五条悟揉了下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周围环境的变化让他的心脏瞬间被提了起来。

他走入那扇门,猜到了门后会是怎样一个幻境,但是当高专时期夏油杰宿舍里一切都一比一复原在他面前时,胸腔中像是有一点火星子坠地,“嚓”地一声迸发出熊熊的火焰,瞬间吞噬了他的心脏。

这团火在听到开门声转头遇见夏油杰的那一刻起,烧得更为猛烈。

“悟?”

五条悟的眼睛像被针扎了一样,瞳孔顿时放大,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回忆再度铺天盖地袭来。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看着对方快步走过来,把手背贴上自己的额头,是与把自己关进这里来的罪魁祸首截然不同的行为。

“怎么了?为什么脸色那么差?”眼前这个样貌略为青涩的夏油杰语气关切地问他。

五条悟还在头脑风暴,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夏油杰,身体比头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他鼻头一酸,眼眶泛起了薄红,缓缓地把头埋进了对方的肩窝。

夏油杰笑着抚上五条悟的背,安抚似的顺了顺,肩窝处暖暖的,是五条悟近距离喷洒出来的呼吸。五条悟的手像是确认一般在夏油杰的脊背上乱摸了一阵后紧紧地回抱住对方。

是狱门疆编织出来的幻境,五条悟想。

环境是真的,体温是真的,呼吸是真的,心跳也是真的,但是这一切都是假的,五条悟心知肚明,还是自愿上勾,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夏油杰比外面那个只有一具空壳的冒牌货真多了,起码自己看到了不会怒火从心起给面前的这个夏油杰来上一拳。他分得很清楚,也很明白,只不过清醒如最强也想要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松懈时候。五条悟可以走,可以想方设法地离开狱门疆给他布的这个局,可是他心有私情,贪恋片刻的温存,毕竟出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夏油杰了,只会和“夏油杰”兵刃相见,你死我活。

他坐在床边晃着脚,把夏油杰的床摇得“吱呀吱呀”响,然后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牛奶,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透过流着白色液体的模糊杯壁,五条悟看见夏油杰不太真切的脸。

温热的牛奶滚落入胃袋,他把嘴边的奶沫舔掉之后把塑料盒塞回夏油杰怀里并且抢了对方拖鞋去厕所洗澡,五条悟一直都很讨厌吃完东西不刷牙醒来后嘴巴里的腐朽味道,但是洗完澡喝了牛奶再折回去刷牙简直是多此一举,所以高专时期的他一直都是先喝牛奶再洗澡,牛奶助不助眠不重要,反正高专时期他的睡眠一直都很好,失眠那是成为大人之后才有的。

在咒力停止流转的狱门疆里,六眼停止运作,五条悟自然也看不见拿着塑料盒的夏油杰像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面上风平浪静,眼底却早已暗潮汹涌。

五条悟的心情很好,好到洗澡的时候还哼着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洗澡过了,周围仿佛冒着花。但是上一秒还在闭着眼高高兴兴地抹着樱花味沐浴乳的他下一秒感觉两个乳头传来轻微的异样,像是有人把手覆在了上面一样。与之同时,他的脑袋开始有了一股奇妙的眩晕感。过了一会,胸膛上传来的触感撤下去了一半,情况并没有完全好转起来,脊背上传来了一阵苏痒,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了臀尖,他能很明显地感受到有人在揉他的屁股。五条悟回头,只看见水流顺着屁股“哗哗”地流下去,汇集到排水口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屁股还是白花花的,并没有额外的肤色出现。但这种触摸不是假象,因为它移动到了一个很紧张的地区,异样面积缩小了但是危险程度却骤然提高——好像有根手指顺着股缝向下,挤在多出来的器官的上面,紧接着,穴口处就传来了夹杂着水流冲击的摩擦感,有人在用手指肆无忌惮地勾刮着股缝和穴口,五条悟呼吸一顿,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夹紧屁股,连毛孔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了。一面没有被水汽玷污的镜子安静矗立在他面前,五条悟头脑昏涨,一时间竟然没有怀疑为什么水汽缭绕的浴室里会有一面干净的镜子,后颈的肌肤处传来被舌头舔弄的滑润感,一路向上,最后一口咬在了五条悟白嫩的耳垂上,有人贴在他的身后,叼着他的耳垂磨吮,还强迫他抬起了脸,直视镜子,像揉面团一样肆意地揉弄着他的乳首。在这面镜子里,五条悟看到了自己迷离的双眼,被水汽蒸得泛红的脸颊和亮红饱满但是被挤压得变形的乳首,水流顺着脸颊滑落,他微张着嘴,大幅度地呼吸,浑身动弹不得,像是一只没有神识被操纵着的完美木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体被把玩……

水声终于停了,身上的禁锢随之消逝,五条悟意识回笼,打了个激灵,但人并不是完全清醒的,他擦干身体弓腰套内裤,漂亮雪白的脊背一览无遗,肥润的臀尖处却赫然出现两个明显的指印,再往下一点,腿根深处肿了起来,泛着可疑的红,像是被人狠狠的蹂躏过一般,而本人却对此毫无知觉。

五条悟打着哈欠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的衬衣松松垮垮,他毫不客气地掀开夏油杰的被窝爬进里侧,把整个人砸进床垫里。好奇怪,他今天困得特别早,连打三个哈欠了,大脑混沌得像一团浆糊,放高专时期才不可能,绝对还能再摇着夏油杰的胳膊把对方闹上那么一阵子,但是这会不行,他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洗澡的了,只保留了穿衣服开始起的记忆,从那会起他的精力就像气球一样一段段地瘪下去,能撑到这会完全是靠着意志力。五条悟困得不行,临睡前往夏油杰那边挤了两下,还不忘手痒弹了一下睡着了的对方的刘海,他满意地扯了一下嘴角,目光涣散地看着对方光洁的额头,下一秒眼皮不堪重负地盖了起来,头一歪就睡过去了。

五条悟睡着之后,夏油杰脑袋一侧,嘴巴怼上了对方的额头,他在黑暗中睁开眼,大拇指轻轻地压在了五条悟的唇瓣上。

“悟。”

夏油杰撑起身,大拇指婆娑着五条悟的下唇,眼神晦暗不明,他知道对方不会回应自己,但是就是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这么危险的地方,还这么信任我,已经被骗过了,还是这么不长记性吗?”他笑着和五条悟碰了碰鼻尖,压在对方唇上的拇指一用力,探进了湿润的口腔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被窝里自下而上地解开了五条悟的衬衣扣子,顺便把对方的裤子也给脱下来了。

最后一颗扣子被挑开,夏油杰抓起五条悟的手腕,在对方手心烙下虔诚的吻,像是某种用餐前的仪式。他知道五条悟面对自己的时候在想些什么,疑惑些什么,进门后站在五条悟面前的,是如假包换的夏油杰,是如假包换的十八岁的夏油杰。五条悟闭着眼睛睡得无知无觉,这一切都是夏油杰亲手缔造的,在五条悟的牛奶里下药,还趁五条悟洗澡的时候把他迷惑住玩弄,包括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都是十八岁的夏油杰最想做的,从很早很早起他的心底就埋下了这颗阴暗的种子,和五条悟重逢的那一刻起,种子破土而出迅速抽条成长成一棵茁壮的大树,把他的心脏牢牢占满。

二十八岁的五条悟在狱门疆里打开了属于十八岁的夏油杰的那扇门,自然要满足十八岁夏油杰埋在心底烧了很久的欲望。

他抽出五条悟嘴巴里面的拇指,捧着对方的脸颊吻了上去,起初还是收敛着的唇贴唇,没一会就撬开了五条悟的牙关,把对方柔软的口腔搅得天翻地覆、啧啧作响,就像是一个得偿所愿的小孩子,尝到甜头之后就彻底放飞自我,不管不顾地狼吞虎咽起来。他粗暴地吻着五条悟的同时,手大力地揉上了五条悟胸口,虽然这两处乳肉他早在浴室里就玩弄过了,但新鲜感仍存,又是揪乳粒又是揉摁,把睡梦中的人弄疼了,皱着眉摆了一下头,却不可能醒过来。

放过被蹂躏得有些发肿的乳头,夏油杰搬起五条悟的腿,他在偷窥五条悟洗澡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方腿间的秘密,五条悟长着男人的阴茎,囊袋部分却被女人的阴唇代替,两片软肉低垂着互相掩着,是个实打实的双性人,着实让他感到有点意外,不过这点意外感很快就散去了,他贪恋着五条悟的一切,只负责将其灌满,并不在乎对方身上有几个穴,一个也好,两个也罢,只要是五条悟,他全盘皆收。

床头柜里新增了一管润滑油,夏油杰坐起来把润滑油倒在手里预热,他微微喘着气,头发全乱套了,看向五条悟的眼里满是情欲。身下睡着的人也没个好样子,脸比罪魁祸首还红,那是接吻喘不上气闷的。五条悟张着嘴,唇上还闪着细碎的水光,眉还蹙着。

夏油杰俯下身再次啄了一下五条悟的唇,用没沾到润滑油的手指捞起滑落的发丝,将其别在耳后,随即抚摸上了对方的阴部,中指拨开了最外一层阴唇,滑动地摁压着、揪弄着阴蒂,一想到身下躺着的人是五条悟,他就收不住力道,一不小心力气大了点,阴蒂不堪其扰,颤颤巍巍地肿了起来。黏腻冰凉的润滑顺着夏油杰的指节流淌,滴在细嫩的穴口处,让这处私密的地方也变得水光潋滟起来,像极了沾着水露含苞待放的花苞,摘花之人没有丝毫怜惜,手指往下一滑就刺开拢着的花瓣,把中指刺了进去,将花蕊挑破。

五条悟皱了下眉,发出了今夜第一声呓语。

夏油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但是胸腔下逐渐加速的心跳出卖了他表面上的平静,他曲了一下指节,感受着整根手指传回来的黏腻的挤压和包裹感,一种占有的喜悦和亢奋如海啸一般袭来,冲垮了他的脑子,但大脑停止运转之际手上的侵犯却没有丝毫停下的痕迹,手指仍在穴道里肆无忌惮地勾刮、抽动,所到之处皆是一片黏腻。当心跳渐渐平复下来的时候,他的三根手指早已全都沦陷在五条悟软绵的肉道里,把软肉欺负得湿哒哒的。

“咕啾~”“咕啾~”细密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被无限放大,回荡在这个房间里,昭示这场睡奸正在进行。

他抽出手指,肉道分泌的淫液和先前流进去的润滑被带出来一些,成功地牵起了一道银桥。五条悟的女穴处此刻正泛着一层亮亮的水光,在黑夜里极其夺目,阴茎微微抬头,但还是软的,前端滴出了几滴水液,刚被手指侵犯过的穴口微微敞着,仿佛正在微弱地呼吸。

夏油杰眸色一暗,呼吸重新急促起来,他扯下裤子,跨间肉刃喷薄而出,尺寸傲人的巨柱抬着头,柱身青筋显眼,像是一柄骇人的凶器。

龟头抵上五条悟湿哒哒的穴口,沾上了少许液体,看上去就好像窄小的穴肉惊惧粗壮的肉棒,被吓得直流水,忙吮上肉棒的前端讨好,即将遭受蹂躏的人还在沉沉地睡着,浑然不知接下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暴行。

夏油杰把上五条悟的腰,慢慢地挤开还在合拢的肉道,虽然有做好前戏,但是肉棒的宽度不是三根手指能比拟的,小穴受到的压力只增不减,全都蠕动着紧紧地压上了侵犯者,他爽得忍不住吸气,好像有千万张乖巧的小嘴争先恐后地吮吸着他的肉棒,比最名贵高级的飞机杯还要舒服。

肉棒一寸寸前进,最后顶到肉壁,但仍有一部分还在外面没有进入到温湿的穴里,夏油杰略有疑惑,试探性地顶了几下肉壁,同时手掌覆上五条悟的小腹,轻轻地按压,寻找着皮肉下自己的另一部分,好一会过后,他恍然大悟,想到双性人也是有子宫的,这个位置应该是悟的子宫,那么自己就是顶到了悟的子宫口。

就算没有子宫也没有关系,反正在狱门疆里,他也能变一个出来。夏油杰舔了舔嘴角,一副享用美食的狡猾模样。肉棒抽动起来,频次和幅度慢慢变大,粘稠的水声和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被睡奸的人偶尔会泄露出的呻吟,更是这盘顶级大餐的最好的调味料。

他的喘气越来越粗重,行为越来越疯狂,好似不知疲倦地狂插着可怜的小穴,把床摇得“嘎吱嘎吱”响,几把和肉嘴像是有仇一样,非得要把它插烂插坏。含着几把的小穴被大力抽插得爆汁,可怜兮兮地溅着淫水,把垫着的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五条悟的手被夏油杰紧紧扣着压在头顶,脸上伏起情事带来的熟红,白色羽睫因为这场荒唐的性事微微颤动,像极了一只濒死的蝴蝶,薄薄的眼皮下飞起了眼白,鼻翼翕动,唇齿微张,已经被肏得流了口水。他的大腿被人掰开,压倒在胸前,可怜的小穴承载着疾风暴雨的插弄,变得肿胀不堪,和之前纯洁瘦小的样子截然不同。

无论多么粗暴地对待这口穴,它都不计前嫌,深谙以柔克刚的道理,用又酥又媚的软肉紧紧地吸附着鸡吧,吮吸着讨好着,死死地绞着,给了入侵者一个极好的体验。

他对五条悟的一切都沉醉极了,不仅是这口鞭挞着的肉穴。他放肆地咬着嘬着乳粒,把整个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头去舔弄,去吮吸,看是否能流出奶来,另一只手夹起另一边的乳粒,又揪又拉,仗着五条悟不会醒来就把把对方往过激里弄,在洁白如用大理石雕刻,如用牛奶滋养着的身体上烙下一个个指印,吻痕,咬迹。胸上,腰上,屁股上,让痕迹开花一样开遍五条悟肉体的每一处,也不害怕他醒来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报复。

肉棒在温柔乡里横冲直撞,把穴肉都冲得微微肿起,感受到要射精的冲动,夏油杰一把含住五条悟的喉结,拖起对方的屁股抽插得更厉害,速度快得只剩下残影,在持之以恒的攻势下,肉环不堪其扰微微敞开了一个小口,百来下的抽插后,肉棒成功地破开子宫口,插进了更温暖更湿润的子宫里,将那根粗壮全盘纳入。

夏油杰按着对方的腰,把他钉死在自己几把上,最后马眼一松,射出了今晚第一道浓精。

“呼……”

“呼……”

看着身下凌乱不堪的人,夏油杰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像是创作出一副最完美作品的好作者。他俯下身去舔掉五条悟鼻尖处的汗珠和眼角处的泪水,又拨起对方额前被打湿的刘海,眼底情欲的火苗还未彻底消散下去。

这才到哪啊?夏油杰想。

他细细地描摹着五条悟乱七八糟的睡颜。

怎么可能才一次就平复了他幻想了十八年的欲火?

埋在穴里的阴茎再次充血胀大起来。

他要让五条悟里里外外都沾染上他的气味,用精液玷污五条悟纯粹的灵魂,把对方囚禁在他身边,做一辈子的禁肏才好。

是五条悟先打开门,走进来,放出了他心底尘封多年的欲望的不是吗?

蝴蝶落入蜘蛛网,不论是有意无意,都逃不出被蜘蛛牢牢捆在蛛网上一点点被拆吃入腹的命运。

55 Likes

被香晕惹。。。

谢谢,老公多吃: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超级好吃!水煎太棒了!

太香了,我大口吃

谢谢: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好吃多吃: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大人好吃多吃: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好香!

谢谢大人: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妈咪还会更新吗: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会……只是我太懒了而已……夏油杰生贺有新饭,夏油杰生贺前会更新的……

大人先别等了,生贺有新的饭这个我在生贺后再更……(私密马赛我是个懒鬼……)

好香,好喜欢水煎: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