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三伏

咒术师夏&无咒力的二周目病弱五

:slight_smile:

十七岁的白发少年看向头顶的天幕,今日份夕阳不愧是依旧的格外该死的美丽。而少走的三年的弯路的五条悟先生早已提前无痛当爹当妈,正要卡着时间去接两个小学生回家。

其实讲道理的话,五条悟只用负责那个叫作祈本里香的小姑娘,毕竟他好歹也算人家的法定监护人了。但是里香非要带着她的好忧太一起回家的话,五条悟是当然没什么意见,毕竟,五条悟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乙骨忧太。不过顺带照顾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哥哥,你今天也来接我和忧太了!”

五条拿着手机刚转个弯,就立马迎接来了小姑娘的横冲直撞,没吃过午饭的身体差点没给这一个猛冲扑倒在地。

“忧太,你给管一下你的小女朋友啊!”五条悟正了一下摇摇晃晃的身型,然后对着乙骨忧太以着一副教育的口气说道。
忧太怀里抱着两个人的书包,笑了笑说:“里香她真的很喜欢你嘛。”
五条看似头疼的摇摇头:“小里香再这么干的话,我下次就做茄子全宴给你们吃呢。”
祈本里香拉着乙骨忧太的手,蹦蹦跳跳的说:“就算你做茄子全宴,我也不会讨厌五条你的哦。”

作为把自己从最讨厌的地方带出来的人,祈本里香已经完完全全把五条悟这个存在保存在了自己的可接受的范畴之内,就算五条有天变成了茄子她也愿意带着乙骨忧太一起好好保护这根一米九的大茄子的。

“说什么呢小屁孩,五条大帅哥可不会变成紫色茄子。”五条悟日常不能理解小学生的心思,尤其这还是个心思很复杂的小姑娘。

乙骨忧太其实有家的,而且那家的父母还算是五条悟的远房亲戚,这个五条当然是一开始就知道。但作为自幼就能看见咒灵的孩子,性格天生内向的乙骨忧太大概并不是很受家人的喜爱,尤其是家里还有个乖巧懂事的漂亮妹妹的前提条件下。当五条悟带着里香提出让乙骨跟着他住的时候,乙骨的父母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同意了,还非常积极的表示会付给五条悟钱的。

那沓代表着乙骨生活费的钞票并不是多,但是五条悟也接受了。无奈,这一世的五条悟可不是什么挥金如土身份高贵的大少爷了,手头里的积蓄全是这些年一点一点在牙缝里挤出来的。不过现在的他因为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甜品来补充能量了,倒算是额外省出了一笔钱。

五条悟给了两个小孩各自塞了几百円,然后又把他们一同送回自己那个两室一厅的廉价公寓,走之前他在门上下了结界,然后再出门。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看不见咒灵了,但是乙骨却会告诉他,最近有些很奇怪的东西很跟着他和里香,也是因为这个,五条悟开始定时定点的接小学生们上下学了 。

这会儿他刚出门,就看见了楼下的老熟人。

夜幕之下的微弱光芒也掩盖不了对方白衬衫的鲜血,尽管都已经干涸。五条悟看着他手边的两个小女孩,有些恍惚,他其实已经要把眼前这个人忘记了,可是他又来了。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应该报警吧,可是五条悟不是正常人,他可是个会在家房门上画结界的怪人。

五条悟单手扶着墙,喊了一声:“杰 。”

“嗯,好久不见。悟 帮我一个忙好吗?”

对方的语气好像是很冷漠,哪怕这其实应该是个祈使句。因为既定的时间已经被延后,所以五条悟就想当然以为这些就应该不会发生。上一世的他并不清楚那对双胞胎的来历,所以这世调查的时候就显得有点没有思路,他想到了要去找,但直到现在也还没准备好。

但是夏油杰来了,他大约已经是杀完了人。那个山村似乎就是仙台这边,但五条悟记不清,他之前见到夏油杰的时候,对方还告诉他,自己很漂亮的完成了一个任务,拯救了一个女孩。五条悟还以为,只要星浆体不死的话,故事就应该是个不同的走向。

“好啊。”五条悟妥协了,但是他不知道夏油杰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次不一样。

“哥哥!”

五条悟和夏油杰以及双胞胎一起抬头,是里香带着忧太一起跑到小阳台上,握着扶手对五条悟大喊。

“悟?”
“孩子给我吧,我带她们上去。”
“好,谢谢你,我过段时间来接她们。”
“没关系啦,我们可是挚友呢,你呢,现在打算回家吗?”
“……”
“我最近拜访了他们的,他们说你这半年很少和家里联系了。阿姨很担心你,但是她太过关心都话会让你烦恼的。”
“……”

夏油杰沉默不语了一会,然后就果断地转身离开,双胞胎盯着夏油的背影,不肯拉五条悟伸过来的手。高个子少年面无表情的样子并不显得亲和,但是五条悟也没有力气来维持笑容了。

这一世的五条悟很早就认识的夏油杰,有多早,大概是幼儿园的时候就一起上学了。

五条悟这辈子没有所谓的美好家庭,幼年时期是依靠着一位自称他“阿姨”的女人苟且过来的 ,而夏油一家在当时则是和他住在一条街上。两家隔得不远不近,如果不是五条悟主动贴上去,估计也就不会认识夏油杰了。所以五条悟现在就挺后悔的,当时看见怪刘海小孩的时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走上前打了招呼了。

漂亮的白发蓝眼睛小孩笑起来超级可爱,他那时几乎是凭着非常迅速的俘获了夏油一家的心。无论是那对夫妻,还是自己的挚友,他们都很喜欢自己。

但是问题的浮现也是一样的快速,五条悟很快就觉察到了夏油杰拥有咒力的这个事实。也许是夏油在顾忌身为普通人的好友,也许只是他们单纯的没了可以共同讨论的话题。渐行渐远的日子在国中时期一点点度过,五条悟开始习惯不和夏油杰一起回家,这个时期在毕业前夕以夏油一家搬家为结束。

临别之际,他们正式的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和家庭地址,夏油杰给了他一个拥抱,说他们永远是挚友。可是不对啊,五条悟想。

五条悟总是爱问夏油杰为什么意义那么重要,这个问题五条悟想了二十八年也没想通,意义对于夏油杰究竟是意思,他究竟为什么要执着于所谓的意义。可是很意外,夏油杰也说得含糊不清,他说他只是觉得人应该有,不然活着多没有趣味。

五条悟说好哦,那杰以后就靠意义吃饭吧。五条悟生气了,夏油杰哄了三天才和好,夏油杰很奇怪,但是五条悟一直都表现的很奇怪,夏油杰早就习惯了自己的奇怪的挚友了,所以他没有多想。后来夏油杰搬家了,在一个新学校里完成了初中学业,再后来的故事五条悟就不知道了,五条悟猜他回去高专。

初中读完之前,那个自称他监护人的女人就跑路了,听说是找了可以投靠的男人,五条悟也没怪她,毕竟女人走的时候还是留了点钱的。五条悟一边做这几份兼职一边找到了同在一个城市里的里香,他掏了当时所有的存款从老太婆那里换取了里香的监护权。他也过凭靠记忆里的印象找到了伏黑一家,但是很意外,那个场景里出现了他不认识的一家三口,多了一位和长大后的伏黑极为相像的女人。这样的话,那伏黑甚尔的确是没有理由去掺合进星浆体的任务里面。可是五条悟也没有想通为什么理子会活下来。

过去的事情如同云烟一般抓不住,当下都更为关键。里香和忧太注视着五条悟带着双胞胎姐妹进了屋子。里香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因为家很小,只有两个房间,忧太一个,里香一个,五条悟把自己的被子放在了客厅里。夏油杰似乎并没有考虑五条悟的现状,作为一个经济来源只有兼职的未成年来说,这种情况自身都难保,五条悟想了想,他打算把自己的沙发先暂且借给两个小姑娘,毕竟上面摆满了玩偶和抱枕,都是里香装饰的,躺上去的话也会很舒服的。买玩偶的钱是也是乙骨忧太和里香在学校帮人写作业换的,五条悟默认了小孩儿们的过家家一样的创业。

“夏油大人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双胞胎那近乎质问一般的提问让另外两个小孩很不舒服,但是五条悟却没什么反应,他才注意到两个小丫头是脏兮兮的,而家里并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具。

好麻烦。五条悟想。他还有些钱,准备今晚先带双胞胎去24时便利店买些东西。夏油一家住在东京,从这边搭新干线过去的话也要两小时的,如果夏油决意如此,五条悟也没法阻止什么。

五条他其实,并没有去联系过那对夫妻,他只是说了谎。

改变一个人并不容易,而所谓的改变,五条悟一开始就没有头绪。尽管他更早的认识了夏油杰,更早的成为他的挚友,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彼此的竹马。夏油杰是小学的时候开始看见咒灵的 ,五条悟可以看得出来。毕竟灵魂里住着的是不是孩子,所以五条悟会比看得见灵异生物的夏油杰显得更加于格格不入这个世界。

因为已经变成了含蓄的笨蛋大人,五条悟说的话总会让夏油杰觉得诧异。国中的时候五条悟问夏油杰喜不喜欢孩子,夏油杰说一般般,他不考虑结婚,负担一个家庭还真是个沉重的话题。小学的时候五条悟问夏油杰喜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妈妈,介于这一世五条悟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爸爸妈妈,夏油杰就没回答,他会带着五条悟去吃了新口味的芭菲。幼稚园那里,五条悟问夏油杰喜欢自己吗,喜欢的话,喜欢了自己什么。

小夏油揪着笨蛋白毛小孩儿的脸蛋,并不是肉嘟嘟的,但还是会觉得超级可爱,而且明天还想给他带一口袋的糖果。夏油杰口袋里的糖果总是有的,也是五条悟会过来不问自取。逐渐的,五条悟习惯了自己不带糖,后来夏油会自己带便当,连带着五条的那份。

五条悟习惯了不去觅食。经常性的忘记吃饭,习惯性的忽略胃部的抽动,他那时候觉得就这样下去就很好了。夏油杰会陪着他,他们这次会是一辈子的挚友。他想当然的去脑补出一个关于五条悟的美好未来。

五条悟抛弃了以前的坏习惯,在新的人生里 他养成了新的坏习惯了。直到夏油一家搬家,他都改不掉。他以为重来一趟的自己可以改变夏油杰,改变不该发生的悲剧。可是,看起来被改变的依旧是他。果然是一个坑里掉了两次的笨蛋。

如果五条悟真的十七岁的五条悟,他也许不会怕,他会很有干劲儿的去向前看,他的性格一向如此。可真实的灵魂早已腐朽,他疲惫的拎着双胞胎买了东西,一点也不参考两个小孩子的意见,像个令人憎恶的独裁者。

可是那时,枷场姐妹却并没有讨厌过五条悟,她们恶劣的态度只是由于常年遭受虐待与歧视后的一种应激反应,她们不会对夏油这样,因为夏油杀了人,双胞胎虽然没有看见,但是她们知道。夏油大人救了她们,浑身是血的样子她们的确怕了,喜欢和怕并不矛盾。就像是五条悟和她们的关系就像是井水不犯河水一样平淡,没有一点波折,她们的确做不到相里香和乙骨一样喊这个男人哥哥什么的腻歪称呼。不过五条悟不介意这个。

夏油杰并没有很快的来接枷场姐妹,所有五条悟一个人找去了高专。一个人搭乘新干线回到了阔别的东京,依旧很陌生。像一只飘无定所的幽灵,慢悠悠的找到了后门然后轻松晃进了高专里面,找到了记忆里的老熟人——家入硝子。作为罕见的可以对他人进行反转术式治疗的咒术师,家入硝子的活动范围其实一般人想象的要小。过去,五条悟也告诉了家入硝子,如果她不愿意留在这个腐朽的咒术界的话,自己可以保证她能安全的离开这里。可是家入硝子婉拒了,她说自己已经很熟悉这些被尼古丁浸泡的死死的地方了。她不想改变这个现状。

体育场里堆满了杂物的放置室,无人的教室,转弯的楼梯道,总是空荡荡的医务室,五条悟趁着昏暗的灯光,挨个寻找。他最后在晚风阵阵的天台上找到了女孩。五条悟不知道她是否也同自己一样有着前世的记忆,他只好先打一个不轻不重的招呼。

“嗨,总是出现在夏油嘴里的最佳挚友五条悟同学。”家入硝子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给五条悟扔了过去。五条悟打开了它,里面是空的。“夏油说了你不抽烟的。”家入硝子点燃了嘴里的那根细长的女士香烟。

“杰……?”
“正在被关禁闭,他差点把那几个非术师给打死了,夜蛾老师很生气。”
“你知道我会来吗?”
“夏油走之前告诉我过你可能会来,毕竟他说你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总是做到一些超乎常规的事情。”
……
“可是,你不是咒术师吧,那你怎么会绕过天元的结界轻松的进入高专呢,你身上并没有咒力。”
“……”
家入硝子只是随便的问了,但没有深究下去,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五条悟回避了很多来自家入的问题,但他也问了很多关于夏油杰的问题,家入硝子倒一一解答了。
“虽然夏油说你他的挚友,但是你们似乎一点也不了解对方呢。”家入硝子敲敲烟灰,说道。
……
五条悟临走的时候告诉家入硝子,说自己会搬家的,说夏油杰的妹妹他来负责就行了,说夏油出来后不要找自己。家入硝子不知道夏油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她也不明白这个家伙明明一副很关心夏油的样子却要留下这样嘱托。家入硝子不明白为什么五条悟甚至要为此请她立下束缚 。

夏油杰会是的个很好的人的,五条悟想。尽管内心的信仰正在经历着短暂的崩塌,他也没有伤害那些该死的犯下了罪过的弱者。其实还是有改变的,没有了最强五条悟的世界看起来真是平和无比。意识到这个改变的五条悟,胃部涌起了一股难以缓解的反胃感。

所以没有“最强”的世界会好很多的是吧。五条悟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想,那年咒灵实力的忽然上升是本该是源于大量负面情绪的产生,本就应该是与他无关的,他不应该为此自责。但是,事实当真如此吗,这难道不是一种甩锅一般的自我安慰与逃避?五条悟找不到答案,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搭乘着末班车回去的五条悟想着以后要怎么办,他应该去找个工资很高的工作,然后照顾好家里的四个幼崽,他并不希望乙骨忧太作为特级咒术师的天赋被开发出来,如果可以,一起做个普通人活下去会更好。在过几年成年了,一切都会好转的,两世加起来快活了半百的少年依旧如此理想主义。

……

恢复人身自由后,带一件被夏油杰想起来的事情就是那对双胞胎。他在那之后直接把两个小女孩送到了自己的挚友五条悟那里,毕竟他当时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收拾两个小姑娘的烂摊子。而五条悟是他唯一觉得靠谱的人。

被他有意伤害的愚民们,血肉的丢失反而是小事,夏油杰主要是要确保那些被双胞胎无意伤害的家伙们忘记有关双胞胎们的记忆。对于咒术界来说,一旦咒术师沾上了一点点污点,他们都将会借此发挥出不太好的作用。事实上,夏油杰并不想这两个小女孩进入这个世界,但是无奈的是,他还冤大头一样的背着咒术师这个没必要的名头。

就算是猴子,他也得去拯救。唯一的同级生只能是位于后方的奶妈,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他们的共同话题并没有那么多。更多的闲暇里,夏油杰更愿意和不在一个城市的挚友互相发发邮件。夏油杰总是更加积极想要促进两个人交流的那个人。而五条悟看起来就很随便。他并没有去上学,尽管他曾经文化课成绩不错。他只是在干着很普通一些兼职,而夏油杰也并不知道他身体不好这件事。只能干低消耗的工作,稍微劳累就出现厌食、眩晕甚至昏迷的情况,这些事情,是后来由枷场告诉夏油的,在一切都结束并且什么都来不及的时候。

夏油的被这次禁闭关了足足有半年之久,倘若他不是特级,他甚至面临的都不是禁闭这种无关痛痒的惩罚。这半年的暗无天日,已经是夜蛾正道能为自己的学生争取的最轻的处罚了。被加了封印的链拷,贴满了咒符的牢房,以及一日三餐的不按时供应,夏油杰着实感概自己这个十七岁的可怜家伙实在是傻。与其在这遭罪,还不如一走了之,反正打伤几个杂鱼也犯不上被大力通缉。
而且,除了那个九十九,咒术界也没几个可以与他一决高低的人了。

出来后的夏油杰直接无缝衔接一样迎来了来自上层那铺天盖地的任务,东京的一级咒灵几乎全部被摆在了他的面前。漫无天地的的压力被狠狠的堆在了这个才满十八的高中生身上,他就去找夜蛾理论,可是老师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离开吧。反正禁闭已经弄完了,夏油杰大可以一走了之,学冥冥做一个咒术界的雇佣兵也不比这更差。

“那老师你们呢,你想让我学九十九那个女人一样拿着钱不干事吗……”

“……等这次弄完了,我就离开。”夏油杰告诉夜蛾正道。
他想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完成,忙碌的日程安排让他只来得及往已经空了的邮箱地址里发出一封再也没有人接收的信件。家入硝子迫于束缚,只要夏油杰不向她询问五条悟的事情,她也就什么都不能说。夏油杰会在何时才能发现五条悟已经消失了呢,家入硝子不知道。可能到了那个时间,他真的会找不到那个奇怪的白发少年了。

夏油杰以为他还有很多机会去找他的挚友的。这次过后他会找个借口轻飘飘地从咒术界里脱身,走之前也一定要敲上面的老橘子一笔。回家大概不可能,他和非术师之间的隔阂即使是血缘也无法弥补。但是五条悟不一样,五条悟是唯一的不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却有可能跟上他步伐的人。他早就发现五条悟的不一样了,他肯定说知道一些关于咒术的事情,也许那是他的秘密。

也许他也是天与咒缚他不说也没关系的。五条悟是个极其拧扭的家伙,他决定不说的事情夏油杰也无能为力,因为这个所谓的白毛笨蛋的缜密程度真的很可怕。

在夏油的记忆里,五条悟一直都是个奇怪又可爱的家伙。那种悲惨的家庭出身的少年,一直都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他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和夏油杰讨论一些关于爱的话题。
他是在渴望爱吗,可是当夏油问他要不要一起跟随着夏油一家搬去东京的时候,五条悟是拒绝的 。

为什么,难道悟不想和自己一起吗?去高专之前,夏油杰还是不理解五条悟的。那种天生的于外人的疏离感和对自己的依赖 ,就像是哪怕是被驯服的猫咪也只习惯自己的主人一样。就像对应的味道只能在彼此身上找到一样。等夏油杰正式进入咒术界的时候,他似乎有点明白了这种缘由。没有真正的朋友 ,哪怕是恩师和同学,这些弱于他的人类和咒术师,以及需要他庇护的人……
好累,不想说话,只剩下假笑,任务总是一个人做,没有人陪,因为他们陪不起,因为二级和三级都会成为自己的累赘。

……

——打算来东京玩吗?
——我请客。
——可以啊

——抱歉悟,我明天有事情
——没关系的,杰。

——我最近会去仙台,见一面吗?
——好啊。
——抱歉xxxxxxx
——没关系xxxxxx

…没关系的,我们会找个时间相见的
.
.
.

刚分开的时候还会打午夜电话,因为轻小说里的女孩会这样干,但是夏油杰只是因为失眠和无所事事,因为吃了太多的咒玉而反胃,呕吐过后的夜晚是难以入眠的。他会给五条打电话,彻夜聊天。
他忘记问五条为什么也没睡。
也许他问了,然后五条非常敷衍的回答了。
无论五条多么敷衍,夏油杰都是相信对方的,所以他接受那些看起来非常可笑的理由。可以第三者的角度来看,真的是很不关心对方的表现啊,如此不在意的态度。后来连午夜电话也取消了,因为夏油每天的任务太重了 ,不仅是任务,还有高专那点不多但是占用了休息时间的课程,总之,在睡眠时间被严重压榨的青春里,夏油在更多的时间里选择了睡眠。

他会知道在凌晨电话的那头,五条悟还是会等着那通不定时的来电吗?
夏油杰不会知道。

他只会知道他自己已经找不到五条悟了。
他以前觉得时间还多,现在不怎么联系也没有关系,他觉得五条悟没什么朋友,他是对方唯一的挚友,他不会失去五条悟的。可是家入硝子也告诉他,五条悟让他不要找了。为什么不要找?
为什么?
我们可是挚友啊。

这是一种很难说清的感情,夏油杰需要的那份安全感只有五条可以给,即使再崩溃不过,看到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的时候,他就会满足。那双眼睛里藏着什么奇怪的魔法吗,或者是特殊的咒术,难道五条是什么奇怪的魔法使吗,也不是不可能吧,毕竟漫画里的魔法使都非常美丽。而五条悟也非常美丽。

所以夏油杰并没有按照预计里的情形一样,他的确轻松的从咒术界里脱身了,他也可以靠着帮助窗和高专来谋利,他依旧可以帮助那些猴子,不过心里轻松了,但是没有五条悟。他找不到双胞胎,即使通过所以咒灵搜索遍了整个仙台,他也找不到。那把范围扩大到整个日本呢,他不确定。

要不要去警察署问问,那里会有办法的。可是很不幸,因为他并没有关于五条悟更多信息。他已有的线索并不足以让他去获得五条悟的踪迹,哪怕拜托了冥冥,也无济于事。可是五条悟一个普通人,他能去哪儿,他好像还带着四个孩子。他跟自己一般大诶,也就早出生两个月而已。他哪里来的的资本,他甚至没有去上高中,不然夏油绝对可以查出来的。可是偏偏的,五条悟没有将一点线索留个夏油杰,人去楼空的旧公寓已经空置了许久,里面还剩下了一些不易被搬动的家具,上面都落满了灰。

夏油杰不知道,不知道他来晚了多久。

下楼的时候他看见一只猫,他喊了一声大福,可是猫没有理他。路过的田中阿姨似乎也不记得他了,只是说大福已经去世好久了 ,这只叫布丁 是大福的小孩。已经很久了,其实也才几年,但是旁边身形佝偻的老人在提醒的夏油,提醒着他很多东西。

夏油杰会向五条悟抱怨自己的生活有点太繁忙了,班主任教的东西总是不知所云,唯一的女同学是个烟鬼,烟瘾特别大。没话找话的结果就只剩了吐槽,五条悟就会在电话线那边仔细的听着,偶尔来一句杰没事的,慢慢来就行。五条悟好像不会表达自己一样,他只会说也行很开心的事情,比如猫,比如特价面包,比如他的新家人……

新家人,两个小孩,寄住在五条家的小孩,叫什么名字,夏油杰茫然的看着地上那部刚刚不小心摔下去的手机,里面存在他们聊天信息的手机…也许是五条悟没有提起那两个孩子,也许只是夏油杰没好好听,他没记住。

他只是知道自己很喜欢五条悟,这份廉价到他自己都想笑的喜欢。五条悟不说他也就没问,自顾自的交流早就成了对着双向镜子的自言自语了。到底谁在犯蠢啊,夏油杰能去责怪五条悟禁闭的嘴巴,他能吗?

因为任务完成的非常好,因为身价和实力放在那里,自由特级咒术师夏油杰的生活质量直线上升,他最大的困难也就是吃一下难吃的咒玉,这个硝子已经找到了相关的药物了,再搭配一些查阅文献而得到的术式,那份因为“呕吐物的抹布”的味道已经很难去打击夏油的味觉了。一切都变好了,不用熬夜了 ,没有那么多责任了,甚至有时间去高专做一下场外指导,当一个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挂名教师。

看起来是很幸福的生活,但是夏油杰也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份清闲,他依旧没有放弃,他依旧在尝试着去联系五条悟。可是即使是花了十年,也一无所获。从一开始,夏油杰就明白了五条悟可能不在日本的这个可能性,后来他也没有把范围仅仅局限于日本,可是,可是……
他找不到……

他弄丢了五条悟,他找不到五条悟。这辈子他都没找到。直到乙骨忧太找到了夏油。那个仅仅一面之缘的少年 ,背着武士刀,一只手拿着行李,一只手仅仅握着身边女孩的手。少年自我介绍,说自己叫乙骨忧太,说自己认识他夏油杰,他希望对方可以帮助自己一个忙。

……

“老师带我们一起走了,嗯,是的,不在日本……我们不清楚,那是老师的选择,我们只是跟着老师……”
“然后哥哥他啊,在之后失去了一只眼睛,他说因为意外,我们不觉得,我们想要找到这只眼睛。”

“里香没有咒力,这些东西只有我能看到。夏油先生您,应该也可以吧。”

在高专的宿舍里,乙骨忧太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个漂亮的木匣子,外层上是作用为“保护”的咒,上面贴满了可爱的贴纸 ,像是一个女孩子珍藏起来的宝箱。

可是夏油杰知道里面是什么,这个熟悉的感觉,只有咒术师才能感觉到的味道。

“是因为生病而离开的,是老师的选择,所以没有太疼。我们不想把老师留在不熟悉的地方,所以我和里香要回来。”

“你看见了吧夏油先生,这个无法烧毁的存在。老师给我讲过关于咒术的事情,虽然他并不是咒术师,但是他知道的很多,他都教给我了。他应该是和身为咒术师的你们有着什么关系。”

忧太和里香一唱一和地说了五条悟这些年的一些情况,说的很快,夏油杰没有提问,也没有插话,他只是这样听着。

五条悟的身体并不好,一直都是的 ,因为他们不知道的原因而失去一只眼睛后,他遗留的眼睛的视力也开始下降,没有原因,医生也说不明白。五条悟是最近几年才教乙骨忧太的关于咒术的事情的,他教的不是很仔细,学得好可能的归咎于乙骨忧太的天赋,虽然乙骨忧太不这么认为。那对双胞胎姐妹被五条悟重新找的好人家收养了,之前是五条悟一直在关注她们的情况,现在是乙骨和祈本。

故事并不长,乙骨忧太希望夏油杰可以帮助他们找到另一只眼睛,它肯定还存在,如果可以,乙骨忧太希望老师可以完完整整的离开,不要再丢下什么了。

不要……

“好。”夏油杰说。

乙骨忧太想了想,补充道:“对了,你是老师唯一的朋友吗?”

夏油杰一愣, 没说话。

“老师很喜欢你呢,比起朋友 ,给人一种更像是恋人的感觉。”乙骨忧太笑了笑。

祈本挽着乙骨的脖子 ,乐呵呵地说:“忧太也看懂了悟哥哥他吗?”

“里香都知道的话,我也肯定知道的吧。”乙骨顺从地蹭了蹭少女的胳膊。

“毕竟,我也是有恋人的呢。”少年说。

end.

……

25 Likes

我爱胃疼文学啊啊啊老师请写

啊啊啊啊病弱悟:heavy_plus_sign:火葬场!!大人请写!太香了

老师,太香了,求您继续写 :smiling_face_with_tear:

写完了捏(虽然跟之前的出入有点大

踢踢,写完啦!

谢谢喜欢,已经重新编辑了,完结了!

1 Like

很喜欢,很喜欢,最后这种淡淡的平静的怀抱着爱离去了,这次换他来,,,悟终于不是被留下来的那个了,真的很好,,有种宁静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无论长短,他们仍旧从这份爱获得了力量吧。

我累个豆 太喜欢了老师 大人请续写

隐藏结局:五条的一点点意识附着在了没有被毁掉的六眼上,在夏油拿到一对眼睛的时候可以看见小五一面

指出一点,五条他其实很开心,大家都好好的,身边的人他也都照顾的很好,他没有什么遗憾。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依旧没能正式跟夏油在一起,不过没关系,过去十七年里他们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他不在意对方怎么看他。五条非常迟钝,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了对方,更没有意识到对方对他的依赖。不是破镜未圆,是一开始就没有破镜这个说法。他们的感情从始至终就是双向的。

2 Likes

谢谢喜欢捏: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痛的结局,但是又痛又酸爽 :sob: :sob:

心痛了:smiling_face_with_t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