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故事接龙吧

现代无咒力校园paro

内含夏五、甚直、七灰

微微微微微量不可描述的反派乱箭头

是轻松无脑的一发完


“我们来玩故事接龙吧,一人只能讲一次的那种。”

在停电的漆黑的教室里,五条悟丢出游戏的开端。

夏油杰第一个赞成:“好呀,需要准备什么?怎么开始?”

“听起来很有意思。”灰原雄跟投赞成票。

“我才不要,听起来就很无聊,”宿傩持反对意见,“有这功夫还不如睡一觉。”

羂索微笑:“睡觉的话什么时候都行,但全班同学聚在一起玩游戏的机会可不多见。”

“哪里来的全班同学,谁会跟你们一起玩啊,”说话的是一向和五条不对付的庵歌姬,她抱着身旁女同学的手,开心地蹭了蹭,“要玩我也是跟硝子单独玩。”

“放心,没准备邀请你,歌姬,”五条悟将头转向他天下第一好的挚友,“有杰陪我就够了。”

“切——”

“加我一个,”是真人的声音,“我愿意赞助一支蜡烛。”

“哇哦!欢迎加入!”五条悟高兴欢呼,硝子,打火机用下。”

在家入硝子说话前,响起的是庵歌姬幽怨的声音:“硝子,你不是说好戒烟了吗……”

“戒了,当然戒了!”家入硝子尴尬地笑笑,手心的金属物件悄然滑向戳她后背的手。

夏油杰低沉的嗓音在近处响起:“悟,我有。”

“杰你抽烟吗?”五条悟奇怪的问,黑暗里他摩挲着身侧,差不多是拽着衣领的位置,抬脸凑近闻了闻,“没闻出来呀。”

他温热的吐息扑打在敏感颈侧,像只小动物通过气味辨别来人身份似的,痒痒的。

“只是凑巧带了。”夏油杰笑笑,结果真人递过来的蜡烛,捏着棉线点燃了。

于是黑暗无光的教室里多了一小簇橘红的光。

黑暗时,大家都安安分分坐在自己桌椅上,但当火焰燃起,暖融融的光摇曳着驱散黑暗时,他们忍不住走向这光——不讲故事也好,不听故事也罢,在光下看看漫画书也不错呀。

教室人本就不多,除了零星几个,渐渐都围坐过来。

“很有氛围感吧!”真人自卖自夸,“这可是我自己做得手工蜡烛哦,特意添加薰衣草精油,还有各种干花哦!”

五条悟嫌弃地揉了揉鼻子:“我说怎么这么呛。”

“要不放远一点?”夏油杰问。

“不用,这个就算是发言的信物吧,轮到谁发言就放在谁那,”五条悟说,“既然是我提议的,第一个发言的当然是我啦!”

“凭什么你决定顺序,”早看他不顺眼的禅院直哉说,“要我说抽签才算公平。”

五条悟做了个鬼脸:“谁要跟你谈公平,老子就要做第一!”

“好啦,这就是故事的开端——五条悟,战力天花板,一个出生起就改变了整个世界格局的大人物,百年难得一见的六眼和无下限术式的独一人,当然长相也是帅气逼人!”

七海建人无语:“真浮夸。”

“就是,只顾你自己,”禅院直哉批判道,“这样的开头故事怎么继续。”

“不是还有缺点么,”冥冥挑眉,“性格很烂吧。”

“先听我说完,”五条悟说,“刚才只是背景介绍,现在开始讲具体故事,15岁那年我去高专学习咒力,在那里,我碰到我one and only挚友,也就是夏油杰。”

他在一片牙酸声里捏了捏同桌的手,夏油浅笑着与其回握。

“杰嘛,和老子的无下限术式对应,当然他的术式不是叫无上限,而是没有上限、强到没边的咒术,可以操纵咒灵,成千上万都没有问题哦!”

“我和杰并肩战斗,很快我们变成了全日本的最强咒术师!!”

“好啦,我讲完了,下一个是谁!”

五条悟高举起蜡烛,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夺走蜡烛的是不曾发言、但一身腱子肉够他在学校横着走的校服暴徒。

“换我,”伏黑甚尔将蜡烛放在桌角,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娓娓道来,“五条和夏油接到个任务,总而言之要护送一个女孩到一个地方,他们面对的是暗处的阴险又狡猾的对手,一个专杀咒术师的杀手。”

“也就是我。”伏黑甚尔舔了下唇角的伤疤,“0咒力换取的最强肉体,强悍体术的同时也精通算计。”

灰原雄小声地说:“标准的反派发言,也只有伏黑会这样形容自己吧。”

他前桌的禅院直哉俨然是崇拜的表情:“这设定真的太棒了,比五条有意思多了!”

七海建人看看同桌,又看看前桌:“……”

伏黑甚尔还在继续讲着:“先是派杂兵消耗他们,再是让他们成功抵达终点借以麻痹,然后出其不意,一刀捅穿五条脑袋。”

“等等!”五条悟生气地打断他,“我有无下限术式,你的刀碰不到我!!”

“哦,”伏黑甚尔掏耳朵,“那给这把刀加个buff,无视一切咒术效果。”

五条悟气得牙痒痒:“你!!”

“还没说完,我追上带女孩逃跑的夏油,杀死他的保护对象,再宣告了五条的死亡,然后把他打趴下,”伏黑甚尔残忍的笑了,“我不会杀死他,我会让他永远铭记这一幕,是他这辈子走不出的心理阴影——这可比一个毫无反应的死人有意思多了。”

“太酷了!!甚尔君!”禅院直哉迷妹呼叫。

七海建人:你们表兄弟一样变态。

五条悟气到浑身炸毛。

夏油杰一把抢过蜡烛,冷酷的叙述开始:“你以为这是结束吗?”

“濒死之际,悟领悟了术式反转,那道深入额角的伤完好如初,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他追上了沾沾自己的你,上次他不算输,这次却是彻彻底底的赢。”

“你从墙上滑落的尸体,只见证了一件事,经此一战,五条悟彻底成为——天上天下,为我独尊的最强者,他永远也不可能输。”

夏油杰一字一顿念完,阴恻恻的眼神咬死伏黑甚尔。

“好!!”五条悟激烈鼓掌,“杰讲的超级好!”

“干嘛这么认真,一个故事而已,”伏黑甚尔伸了个懒腰,“反正我的一次机会用完啦,死了就死了。”

禅院直哉没料到故事还有反转,抢蜡烛的速度慢了半秒,被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羂索抢了先手。

脑门顶缝合线的男人虚伪的笑了笑:“先说好,我只是看不惯你们两人联手欺负甚尔。”

禅院直哉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持蜡烛的人。

他注定要失望,羂索的故事里主角是他自己。

“伏黑杀死女孩让夏油产生阴影,为什么一个没有咒力的人会险些杀死五条、杀掉任务目标、轻而易举战胜了自己,他坚持的成为强大咒术师保护普通人的理想破灭,加上他发现普通人是导致诅咒的根源。于是他叛逃了。”

五条悟吹胡子瞪眼:“什么鬼?!”

“需要我再讲得详细一点吗?”羂索邪笑着,“他杀死村民112名,杀死亲身父母,就为了斩断过去、创造他理想的世界,当然,旧世界的五条,也是他注定割舍的对象。”

“叛逃之路终点等待他的是,曾经的挚友。”

五条悟插话:“什么曾经,老子和杰永远是挚友!”

“满足你吧,”羂索说,“他唯一的挚友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禅院直哉的手已经抓在了蜡烛上,却被羂索握住了。

“搞什么嘛,你还没讲完?”禅院直哉不爽道。

五条悟难得认同他这句话。

羂索却没有松手的意思:“还有最后一句,我盗取了夏油的尸体,并在在涉谷策划了一场诅咒的狂欢,将五条成功封印。”

随着最后一声话音落地,羂索松开了手。

终于拿到蜡烛的禅院直哉一个险阻,滚烫的蜡油险些滴在他脸上,千钧一发之际,语文教材承载了所有。

禅院直哉看到落在地上的课本,翻卷的内页上写龙飞凤舞的“伏黑”二字。他蓦然扭头望向“英雄救美”的他表哥,仰慕之意溢于言表:“甚尔君……”

伏黑甚尔只留给他个后脑勺。

但这不妨碍禅院直哉鼓起勇气,开始自以为精彩绝伦的叙述。

得先给自己一个完美的设定:“我,禅院直哉,名门贵族的禅院家钦定的下任家主,比五条有钱,比五条帅,比五条能打。”

“喂喂,你ooc了。”五条悟说。

禅院直哉瞪了他眼:“那就比你稍微弱一点。”

“弱一点?”五条悟嗤笑道,“差远了好吧。”

“悟,别欺负人,”夏油杰劝道,“虽然是陈述事实,但是也会伤禅院同学的心。”

禅院直哉气得要爆炸,但他还记得自己的第一要务是“复活”甚尔君,他咬牙切齿讲述着:“五条被封印后,不自量力的宵小使用降灵术,祈求她孙子借用甚尔君的力量,但是甚尔君太过强大,肉体信息覆盖了她孙子的灵魂,至此,伏黑甚尔再复活。”

话题中心人物正趴在桌上,发丝都不曾动一下。

禅院直哉还在滔滔不绝,用一系列华丽辞藻渲染伏黑甚尔多么强大,啰嗦到睡觉的同学都被叨叨醒了。

“我本来不想玩这么无聊的游戏,”拿蜡烛的是宿傩,“但是你实在太吵了。”

禅院直哉张了张嘴,看上去有点可怜:“我还没讲道我和甚尔君重逢……”

宿傩踹翻他的凳子,没好气道:“人就在那,烦他去吧。”

“伏黑自杀了,禅院被杀了,”宿傩用一句话简单概括,然后开始他的表演,“五条悟是当代最强咒术师,我就是千年前最强诅咒师,要验证我和他到底谁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唯一的方法就是打一架。”

“前面说了,老子不可输!”

“谁管你啊,现在是我在讲,”宿傩不屑道,“你用尽全力,死了,还没能让我尽兴,对此你表示很抱歉。”

“什么啊!你说的不算,老子才是天下第一!”

五条悟气愤地冲过去抢蜡烛,宿傩眼疾手快跟着出手,争夺间蜡烛不知怎么弄掉了,咕噜噜滚在地上,熄了。

“嗷!我的蜡烛,”真人抱头大喊,“我还没讲呢。”

家入硝子听见男生们打作一团:“这种谁死谁活、争夺第一的故事,真的有人在乎吗?”

冥冥笑道:“如果讨论的是男生们的感情纠葛会更有意思吧。”

“哼,”庵歌姬撇嘴,“哪有纠葛,魂淡夏油和魂淡五条也太明显了吧。”

“笨蛋禅院的单箭头也很好磕。”

“那我投七海灰原一票,羂索真人也不是不刑……”

“这样说的话,恶人三人组也可以……叫上低年级的女孩子吧,她们人多。”

“算上低年级男生的话,可以连线的CP更多了。”

“啪。”

灯亮了。

6 Likes

一个小小的故事会简短得概括了他们波澜壮阔的一生

2 Likes

jjxx啊啊啊啊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