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

公路上
已经是凌晨1点,辅助监督疲惫地开车前往任务地点,而后座坐着的正是日本唯四的特级之一,如今的五条家的家主。五条悟自顾自地吃着一块精致的小蛋糕。
不消一会儿,车驶达了位于郊区的任务地点,这是一座华丽的独栋别墅。别墅的主人将它建在这里,大概是为了这周边的景色优美吧。不仅远离喧嚣,还有一条小溪静静地在流淌。这本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这座房子的怀孕的女主人有一天突然流血不止,生下了一个死胎,而后据说这房子里时常穿出来怪叫的声音
这几乎被传为一个怪谈。更有好事的人前来探险,然而,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却都离奇的死去,为避免人心惶惶,咒怨横生,这个紧急任务自然被派到了五条悟身上
白发术师面无表情的站在大门前,六眼已经报上了特级咒灵的信息,倒也不算棘手。不过,像是忽然感觉到什么,他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很快又放开,然后径直走进了大门
庄园荒废的时间不算长,因此还并不上破败。沿看楼梯走上楼去,推开主卧的房门,还能看到这里还留有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周围静悄悄的,五条悟拄着脸歪头看了一会儿,冷不丁的用咒力轰开了一面墙,逼得咒灵现了身。这只咒灵形状倒有些像人类的婴儿,面容恐怖。像是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威压和磅礴的咒力,特级咒灵恐惧地后退,怯懦地缩成一团
然而五亲悟现在似乎并没有心情在意这边的动静,身后熟悉得要命的咒力来源弄得他心烦意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一夏一油一杰、
躲在暗处的教祖笑眯眯地现了身,
“好巧啊,悟”
当然不巧,夏油杰也是提前得知了这里有特级咒灵而特意赶来的。没有了高专的情报网,又想在高专之前收伏高阶咒灵谈何容易,夏油杰没少为此奔波。
“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悟,那么,悟辛苦了"。坏心眼的狐狸温柔的说着,这幅表情看得五条悟火大,只想上去用猫爪子拍掉这人戴着的假面,好好看看这人面具下欠揍的模样。
没想到在这碰到了叛逃的男友
“你来干什么”五条悟隔着绷带默默地描摹夏油杰的模样
“嗯,这个嘛,自然是跟悟一样啦”夏油杰看着面前几年不见的冷脸教师,硬是看出了几分委屈巴巴的样子,猫这两年身形变得更加匀称饱满了,看的人心痒
“这只猴子怀孕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被咒灵吞噬,未能出生的怨念进而产生了更强大的特级咒灵吃掉了原来的咒灵,后又附着在来到这座房子的猴子身上”夏油杰漫不经心的说道
五条悟看起来不甚在意,他静静的看着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夏油杰,然后随手扔出一个茈,这只被晾了半天的特级咒灵倾刻间灰飞烟灭,爆炸的余波让这座建筑开始塌坍
夏油杰被这一出弄的一惊,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五条悟反手抓住夏油杰的手纵身跳了下去,下坠的过程未加任何阻拦,风直直的穿过身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身后响个不停

他们最终没有摔在地上,夏油杰的咒灵稳稳地接住了他们。大概他总是能接住五条悟的
真油杰仰面躺着,默默的喘息着
他看到了一片星空,一片蓝色的星空,
河水在他们身下慢慢的流淌着
五系悟的绷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
他们在星空下接吻,像十六岁做的那样
只是不再笑着轻抚爱人的脸庞
只是不再温柔呼喊彼此的名字,
这个吻蛮横而不讲理,粗鲁又热烈

在这名为你的诅咒下,被红线牵扯的两个人,又怎么能够放任自己独自下坠呢

邪恶的教祖头子最终还是把特级教师拐回了自己的老巢
此时这位被拐的最强术师被安置在教主大人的榻榻米上,最邪恶的诅咒师正在给他轻轻按摩放松后背,五条悟的皮肤本就光滑细腻,柔和的月光下更是像一块上好的美玉
夏油杰垂眼看了好一会,直到身下的人发出不满的声音,翻身坐起来,圆圆的猫眼紧紧的盯着他,在月光下发出幽幽的蓝光
夏油杰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双眼睛里
五条悟没由来地想起,
16岁的夏油杰从后面突然一把抱住自己,
五条悟平白被吓了一跳,正要回过头来反击,那人却笑着顺势吻上他的嘴。年轻的恋人从不肯示弱,一黑一白两个脑袋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回忆渐渐与眼前笑眯眯的狐理脸重合起来
五条悟一阵恼火,愤愤地咬上这人骗人的嘴,夏油杰眼底的笑意更深,双手捧住五条悟的脸深入了这个吻。
五条悟记得这人一边轻啄他的脸,一边口口声声说爱他的神情
沉静的卧室让啧啧作响的水声更加明显,
两个成年人心照不宣的避开那个话题,他们仍像16岁时那样,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要把彼此融入对方的生命中,用力地舔舐对方,侵犯对方的软肉,两条舌头搅在一起,不遗余力,不肯放过对方,让口水滴到大腿上再滴落下来,流入到夜色里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