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泪成珠

夏油杰最近多了个新爱好,每当太阳的边缘与海平面相交之时,他都会到礁石海岸去,聆听人鱼的歌声。自从那次无意中发现人鱼的身影,他就像着了魔一般痴迷。看见这传说中的生物,夏油并没有感到害怕,人鱼皎洁如月光的银色鱼尾,如玉一样精雕细刻的身躯,碧蓝的眸子,无一不吸引着他,尤其是那一头白发,发梢上的水珠一颗一颗坠落在肩膀上,折射着夕阳的余晖,纯洁又性感。

奇怪的是,夏油这次没有看到人鱼的身影,他一阵失落,正转身准备往回走,却看见人鱼伏在他身后的礁石上,耳鳍张开,长长的鱼尾隐在水中。五条悟用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夏油,清脆地说“你是在找我吗?”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人类踉跄了几步,夏油颇有一种偷窥被抓个正着的尴尬,却不能自已地追随这美丽的生物,人鱼笑眼弯弯,夏油便鼓起勇气靠近。“人类的手指,好奇怪。”悟掰弄着杰的手指,摸着他手指的间隙啧啧称奇,这样的近距离,足以让夏油看清他脸上细小的鳞片,“银白色的”夏油呢喃着,下一秒便看见悟的鱼尾扬起,“和尾巴的颜色一样哦。”人鱼毫不在意地展示着自己的美丽,丝毫不介意眼前的人类赤裸的眼神。

自那以后,他们每日在日落余晖时相见。小人鱼期待着人类带来的趣闻,有时是一条项链,有时是甜甜的蛋糕,他用最美丽的歌喉与人类做交易;人类奢求着人鱼的注意力,占有欲也越来越强。这一天,夏油说:“你的美丽只有我能看见就好了,satoru”随后抹去悟嘴边的奶油,悟眨巴着眼睛说“你在向我许愿吗?”“如果可以更过分的话,悟,我爱你,我们会是彼此的唯一。”五条吃下最后一口蛋糕,直视着夏油的眼睛,认真的说:“确定是这个愿望吗?只能实现一个愿望哦。”“这一个已经足够了。”夏油像赌徒中了大奖一样欣喜,同时又感到不可置信。“你不知道我等了有多久”脸颊滑落几颗滚圆的珍珠,夏油慌忙地去接,又用手托着着悟的下颌,有些不可置信,看他呆楞的样子,悟哭笑不得“傻瓜,之前哪有那么巧能见到我,唱歌引你来也是很累的好嘛。”夏油以为的偶遇,都是悟精心筹划的巧合,那自己没有出现的时候呢?悟是否每天都在等待,想到这里夏油心疼不已,不断啄吻着悟的脸颊。“傻瓜,吻这里是不能许愿的。”五条从夏油的手中拣出一颗珍珠含住,印上了夏油的唇,人类得到了人鱼的爱,僵硬在原地,“快张嘴。”悟羞红着脸说,齿关刚打开,夏油便感受到悟略有冰凉的舌,将珍珠推向他的齿间。卷着珍珠,夏油体验到数个日夜里悟等待他的酸涩,刻意展现魅力吸引他的羞囧。所有的思念、爱慕、贪欲,都随着珍珠融化在唇舌间。

温度在唇间传递,美丽的人鱼诱惑着人类,将他拖下海底。夏油感受到自己好像在水里重生,但又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他的双腿渐渐被鱼尾所取代。“我们会在海里共度余生吗?”“当然会。”悟开怀地笑着,却流出了眼泪,化成的珍珠一颗一颗砸落,恍惚间一双手攀上脖颈,五条用力地吻着他,“尽情地吻我吧,suguru。”夏油杰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美丽的人鱼便化为泡沫,他怎么也握不住,最后连那双温柔的眼睛也消散在水中。这一切都像是梦一样,只有攥着的珍珠和新生的鱼尾不断提醒他,他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唯一。

8 Likes

:thinking:没见过的排版出现了!

试了好多次都是这种鬼排版:sob: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