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Rain by loretta515

[1] Rain cats

夏游杰又一次路过了那家宠物店。

并且第35次看到了橱窗猫窝那里的白猫。

说“看到”可能不太准确,或许用“看向”更好一点,但总之,就结果而言无关紧要,他就是看了。人的目光总是会轻易被美丽的东西吸引,夏油杰也不例外,只是对他而言称得上“美丽”的事物太少,因此多少显得有些冷淡。

那只猫当然是很漂亮的,一身纯白长毛看起来就蓬松柔软,体型不小,大概是变种的缅因猫或者森林猫雪地猫之类的品种。人类总是对纯洁无垢的东西有着破坏的想法,因而才追捧着把白色作为值得称赞的颜色。但它在夏油杰眼里的漂亮并不是这种漂亮,用才高一的他的话来说,

大概,是过分美丽的自由。

跨区就读并不容易,但他好歹以足够亮眼的偏差值进入了这所名门国立。父母留下的财产折现后仅够支付高中和大学的学费,房租和生活费都要靠打工来弥补,班上的同学也是全然陌生的社交圈。

一桩桩一件件,把他看得到的出路限制地窄而又窄,因而对“肆无忌惮”这个词感到渴望,又分外抗拒。

比如,肆无忌惮地把周末用在感兴趣的事而不是打工,肆无忌惮地参与同学间的闲聊而不是怕暴露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

肆无忌惮地养一只自己的猫。

Rain cats and dogs 非常适合用来形容这个地区的夏天,说来就来,还总是那种能把衣服打透的力度。

夏油把自己的伞借给了同在便利店打工的女生,拿书包顶着跑了几十米,看见宠物店还开着门。

就进去躲一会儿,他说,雨停了就走。

肩头带着夏雨后落叶气息的少年推开了玻璃门,得到一句“欢迎光临”。看店的是个茶色短发的小哥,柜台上有只胖胖的三花猫。夏游杰不自觉地就走到了橱窗那边的猫爬架前。白猫正懒洋洋地甩着尾巴,瞥了他一眼,又转向窗外。

“要姜茶吗?”

“啊,谢谢您。”

“没事没事,你终于进来看他了呢。”

“…终于?”

“啊,因为经常能看到你从街对面走过,会停下来看一眼这孩子的样子。”

“…喔…抱歉。”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喜欢美好的人不是什么应该遮掩的事。”

夏游杰捧着杯子啜了一口,没好意思搭话。

“而且悟君看起来并不讨厌你,别的客人走到这里来看的话,他都会直接爬到最上面那个窝里完全不出来的。”

“悟君?”

“是他的名字喔。”

“…很好的名字。”

店员笑了笑,还要说些什么,就被柜台那边的动静拽回去了,“啊猫咪老师那个不能吃——!”,剩夏游杰一个人在橱窗面前看着白猫发呆。他想了想,把书包抱在怀里蹲下来,擦干手上的雨水,试探性地伸手去够那条一看就很好摸的尾巴。

不出所料地被拍开了,虽然一点儿也不痛——倒不如说被那种长毛扫过的痒感还挺让人回味的,而且猫也没有爬到上面去。

于是,“悟君?可以让我摸一下尾巴吗?”

掌心成功被尾巴毛贴上来的时候夏游杰还有点回不过神,他没想到叫名字这招这么好用,至少直觉悟应该是只漂亮的坏脾气猫咪。

事实上他收到的反馈和直觉并不矛盾,但那是以后才会意识到的事了。

至少眼下,夏游杰被虚假的乖巧表象击中,甚至没怎么经过思考就对店员说,请问这只猫,多少可以带它走。问的时候,他已经飞速心算了一下买猫和养猫要多打几份工,得出的结论是对自己而言的心理收益高于代价。

“他愿意跟你走的话就带回去养吧,这只猫本来也不是我们进的,只是某天突然出现在店门口,又自己进来住下了。因为帮忙吸引了很多生意,所以也就养着了。”

“啊,这样吗…”

于是夏游杰伸出双手递到猫面前,“悟君愿意跟我走吗?”

两只猫爪在他手心一踩,当个借力板似的落了地,走到柜台前又转身冲他叫一声,仿佛在问你怎么还不走。

这不是被肉垫踩的感觉太幸福了吗,夏游杰恍惚起身,稀里糊涂地接过店员说是送的太空舱和猫砂盆,遵循肌肉本能礼貌道谢后,顶着已经小如细毛的雨回到了公寓。

在夏游杰关门的当口,猫已经在太空舱里呼噜了好几声,于是少年匆忙把门打开放他出来,又打了个喷嚏,才想起要脱掉已经湿了的校服,心说希望周末别下雨,不然衣服总是润的。

浅色衣服拣出来放脏衣篓,深色的先丢进洗衣机里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猫正在巡视领地一般把小小的公寓逛了个遍,最后满意地决定将床作为猫窝。

夏游杰从浴室出来,猫已经滚上了被单。少年走过去打算把猫拎起来——他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给猫划活动区域,虽然这么一个单间小公寓说要划猫的活动地方也太委屈了,人和猫都委屈,但至少不应该侵占自己睡觉的地方。

尤其是长毛猫,他之前看过的一些帖子都说换毛季相当麻烦,要是在家里乱窜惯了收拾起来更是伤心。

但或许悟并不是一般猫咪,又或者夏游杰这个新手饲主完全没有抓猫的心得,总之最后汗都出来了,也没逮到猫。夏游杰干脆仰面往床上一躺,说,服了你了,悟,爱呆哪儿呆哪儿吧,晚上不要抢我被子就行。不知道是听得懂人话还是单纯看夏游杰不追着他跑了就自己凑上来,总之白猫在他说完两秒后突然爬到夏游杰腹肌上蹲下了,差点没把男高中生惊得坐起来。

啊,怎么说呢,虽然周围有点痒,但是…但是,不愧是猫啊,暖乎的、毛绒的、会动的生物…

“带你回家不是个坏决定啊,悟,好好相处吧。”

他抬手用指节蹭一下猫尾,像是在对猫说,又像是在对有猫的未来说,

“请多指教了。”

12 Likes

[2] Rain Satoru

“我回来了。”

夏游杰带上门,转头就看到自家猫已经用爪子掀开了矮桌上的包装盒,

“悟,你又随便乱翻东西。”

“meow!”

像是他不满这种家长式的口吻,白猫蹲在茶几上,叫得很短促。夏游杰坐下来,顺手把猫捞到自己怀里安抚性地挠他下巴。

“又在骂我了吧,别以为悟说的是猫话我就听不懂啊——看到了吧,是墨镜,不是吃的。”

夏油杰最近的一份兼职在柯基咖啡厅,店长为了下个主题日订购了一批宠物用的装饰墨镜,临走时突然叫住他,夏油君家里我记得有养一只纯白的森林猫吧,那么好看的猫咪要学会完全地展现它的可爱啊!

于是等夏油杰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自动把墨镜架到了悟的脸上。

少年低头对上猫的视线,雪原冰湖般的竖瞳被圆片墨镜遮了小半,更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场。

“喵?”

一声猫叫猝不及防地给夏油杰来了暴击,乱瞟的视线无意中又看到悟伸出来舔鼻尖的小舌头,搞得他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猫可不管铲屎官被踩中了什么奇怪的XP,他看夏油杰没有要给自己取下来的意思,就自顾自踱到玄关的等身镜处开始左看右看,又仿佛很满意似的翘起尾巴尖晃晃,勾得夏油杰无意识地拿起手机,对着镜子把悟刚好转头回看他的样子拍了下来。

那一双澄澈又神秘的猫眼威严万分,墨镜显出又酷又拽的气场,浅粉的鼻头和纯白的蓬松长毛将这份凌厉的边缘模糊成某种不可言说的心动,令人喜爱却不敢冒犯。光与人影将镜中画一分为二,本来规整的袖口挽至手肘,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或许是被猫扒松的吧,谁知道呢?那不重要,只要意识到猫咪在看向饲主这一点,就足够把人萌得心肝发颤捂嘴尖叫了吧。

裁掉多余的家具边角,把猫放到参考线的正中央,再按下上传,一张新鲜出炉的悟就出现在了夏油的推上。少年没去看蹭蹭上涨的点赞转发,反而对着猫张开双手。

“悟,”

他甚至不用说出名字以外多余的话,猫就已经慢吞吞走过来踩好位置一屁股窝在腿上了,一副老子过来了要摸快摸的表情。夏油弯腰把脸埋进悟厚实的背毛,幸福地享受着他美式黑咖一般的生活中、这块要把人从胃开始甜化的猫咪方糖。

“Another Saturday, Another careless move——”

是柯基咖啡厅店长的来电,问他现在有没有空去隔壁街朋友的执事咖啡厅帮忙顶个空缺,双倍时薪结算。

双倍啊,夏油杰掂量了一下,没怎么犹豫地答应下来。他看了下时间,估摸着来不及等冰箱里冻好的猫饭化冻蒸熟,于是拖出之前买的菲沙河谷猫粮往食盘里倒满一顿的分量,又添好水,最后捏捏猫爪子。

“我出门了,悟。”

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少年身形挺拔,笑起来温柔地过分,男生里少见的丸子头又将他同其他人显眼地区分开来。总而言之,意外地受欢迎。

真了不起啊夏油君,第一天就被客人要联系方式了——要不要考虑也来这边兼职晚班?薪水比宠物咖要高喔。

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晚上要照顾家里的猫,但有紧急需要的话我会来帮忙的。他拒绝地轻巧又礼貌,把店主哄得给了一整盒奶油泡芙。

从后门员工专用通道出去的时候,夏油注意到有人等在隔壁店后门——因为那一头金发实在显眼,或许是混血吧。说起来隔壁…是女仆咖啡厅啊,在等女朋友吗。在夏油把垃圾丢进回收箱的当口,有个穿常服的黑发女孩子从后门出来,男生迎上去拍拍她头,女生的肢体动作像是因为害羞所以拒绝,但两人依然吵闹着往外走了。夏游杰看着他俩的背影,脑子里突然蹦出了悟在家里跟在自己脚边打转的样子。

他敲敲自己前额,在想什么啊,还是快回家吧。

夏油进门的时候,猫正团在床上,看着像是睡觉的样子,耳朵倒是支棱起来。他走过来摸了一把猫咪头顶,说我回来了。悟没理他,夏油杰也不生气,先检查了猫粮有没有剩,又到厨房把泡芙放进冰箱,再去洗澡。

头发擦到半湿不干只穿着家居裤出来,猫还在床上窝着,他伸手去够,被尾巴糊了一手。又不死心地把猫抱到自己小腹上——这家伙特别喜欢在他肚子上睡觉,尤其喜欢钻进衣服里贴着肉睡,也不知道是单纯地喜欢狭小空间还是贪暖,但对夏油杰来说那实在是幸福到有点折磨人,所以平时几乎都会把猫抱下去——但现在,猫特别嚣张地踩了他几脚之后,竟然跳下去跑回了先前窝着的地方。

“难道是晚饭不合口味吗,悟?”

明明吃光了来着,夏油杰挠挠头,还是下床去把上锁的零食柜打开,拿出了算是究极武器的金枪鱼罐头——毕竟价格摆在那里,他顶多也就半个月给悟开一罐。

然而,今天,无往不利的金枪鱼罐头竟也失手了。猫只是看了一眼,就干脆转身背对着夏油杰继续睡,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呀…真是有够头疼的。

但这个情况也不可能凑上去讨嫌,夏油杰只好先去把作业完成了,又刷了会儿推——从某天只是抱着记录的心情发了一张悟的照片到现在,夏油的账号已经差不多是个宠物博主了。他盯着下午拍的那张照片出了会儿神,忍不住发了一条新的推文。

【有个问题想请教大家,悟他好像在我晚上出门以后生气了,不让我碰他,最喜欢的金枪鱼罐头也完全没有作用,请问这个时候有什么可行的办法能够哄好吗?】

提醒该睡觉的闹钟界面跳出来,于是夏游杰清掉后台,洗漱完之后爬上床把猫挪到平时睡觉的位置,盖好被子抬手关灯。

“晚安,悟。”

然后夏游杰就在半夜被压醒了。

他以为悟又爬到自己胸口来睡觉,迷迷糊糊地伸手想把猫抱下去,触手却是光滑而温热,像是人的皮肤——???

他一个激灵被吓醒了,赶紧伸手按开大灯,一眼就看到顶着不仅头发白皮肤也白到发光的某人正趴在自己床上,像是被灯光晃醒了,正揉着眼睛盘腿坐起来。

太亮了杰,你怎么开灯啊?

冰湖般的眼沁出了几滴生理性泪水,把睫毛打湿地让人想抿。男生放下手打了个哈欠,舌尖向上勾一下再收回的动作像极了自家的猫。

于是夏油杰一瞬间福至心灵,确认之前还不忘把被子抖开给人披上。

悟?

干嘛,我困死了要睡觉,你明天不上学啊——

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变成人,原本因为光线过强而变成一条细缝的瞳孔又慢慢睁圆,下意识蹦出一句 喵嗷?,直接把夏油杰逗笑了。

混蛋杰笑什么啊?!想打架吗?

抱歉抱歉,不是故意的。夏油对自家猫可以变人这件事接受颇为良好,甚至还想到一件要问的事情。对了悟,既然我能听懂你说话了,可以告诉我今晚生气的原因吗?

哈?你之前每天回来身上都有傻狗的味道也就算了,反正那群家伙又说不来人话,但是今天的香水味是什么鬼啊?!臭死了还敢来抱我,换哪只猫不生气???给老子有点铲屎官的自觉好吧?!

等等、悟你不要坐我肚子上——

你还敢嫌弃?

不是…悟,我先去给你找件衣服…

哦。

猫闷闷地下去了,夏油杰飞快地瞟了一眼,勉强目测了一下他的身高,有些吃惊地发现这家伙可能比自己还高,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大型猫,又很快释然了。

悟,试试这两件。

他把自己另外一套干净的家居服递给人——大概是他最宽松的衣服了,却没想到自家猫先是鼻尖凑近闻了一下,才伸手抓过去胡乱套上。

…怎么了,我应该洗过的?

没有,杰的味道很重,我很喜欢。

夏油杰,再次被自己的猫搞得扶额闭眼深呼吸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8 Likes

[3] Rain Snow

【夏君以前这个时间点会出门吗,另外说到哄猫咪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呢,毕竟平时都是求着我家主子力我的。落泪。jpg】

【有没有在外面摸了其他猫猫被闻见了的可能?】

【啊说起来猫咪是很容易因为这种事发脾气的样子呢】

【养狗人士倒是没有这种烦恼】

夏油杰在上学路上看了一下推,昨晚提问下的评论总结一下就是那么几类,而原因也被大家猜的八九不离十。

【来回复一条好消息,十分感谢各位的建议与帮助,已经成功解决问题了。】

总觉得夏油君今天心情很好,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吗?

古典文学部部活结束的时候,跟他一起锁门的三年级部长这么问。男生狭长的凤眼弯起,露出浅薄却让人心生好感的笑。

被发现了,唔,目前还不能定性这件事是好是坏,不过心情的确不错。

那就好,要是夏油君一直保持这样的好心情就好了,你轻松地笑出来的样子真的由衷地让人感到欣慰。

前辈是这么看的吗?

是吧,因为夏油君平时的表情里总是感觉藏了很多事——啊,也不是说那样不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独自承担的经历,但是如果有人能让你在独木桥上看到盛开的朝颜的话,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吧。

在独木桥上看到朝颜——夏油杰在放学路上反复地咀嚼着这个说法,最后他想,毋宁说悟是倾盆暴雨里我愿意为之遮雨的猫咪。

仅此一只,仅此一次。

这种独一无二的关系最让人感到满足,对夏游杰来说亦是。

而当他回家之后发现悟正在吃的泡芙盒子很眼熟,还举着自己的马克杯小口小口舔水,才想起来要考虑的诸多问题——早上起床的时候叫猫被很不耐烦地推开了,看他睡得又香又甜也没忍心,因而就放任悟按照猫的习性继续睡,但也忘了做猫饭。

悟,你是可以变回猫的形态,还是会一直保持人的样子?

穿着他常服的男生咬泡芙咬得正欢,眼睛还盯着电视机里的节目,只稍微分给了饲主一点点注意力。可以变回猫,怎唔——?

夏游杰相当顺手地抽了张纸给他把嘴角的奶油擦掉,说别咬那么大口,我不跟你抢,还有你吃人类的食物没问题吗。

现在是人所以完全没事啊,五条悟仰着那张以对人的审美来说也无可挑剔的脸,任人给自己擦嘴。谁叫杰早上不给我留吃的,饿死了,泡芙没有你的份。

他眼底清棱棱的,只看着夏游杰一个人。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坏脾气的撒娇,漂亮地令人心神动摇。

于是夏油杰说抱歉,习惯性揉了一把猫咪头顶,又问你更喜欢当人还是当猫。悟说这种问题怎么能出单选,当然是都要,人有人的好处,猫有猫的好处。

比如?

比如床太小,你走了之后我才睡舒服了,做人才能打开冰箱拿泡芙,还有遥控器也是人手按起来比较方便。

听悟这么说,好像当人比较不错。夏游杰把纸团丢进垃圾桶,进到厨房准备做晚饭。

你是选择性耳聋吗,我还没说完啊。猫在客厅加大了音量,夏游杰系上围裙,思考要不要做双人份的咖喱。

好,我听着,悟继续讲。

做猫就不用跟你挤那张床了,吃的也不多,也不用买人要用的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不然杰肯定在考虑找第三份兼职的事情吧,我才不要,杰有空的时间应该用来陪我才对。

电视机的音量填补了空白,让夏油杰短暂的沉默听起来不那么突兀。

好啊,悟晚上要吃咖喱还是猫饭?

当然是咖喱。

很快入冬,夏油杰换了一张大一点的床和软一点的垫子。晚上悟变成人钻到他被窝里来,说这下终于不挤了。夏油嗯一声,摸猫那样摩挲他后颈,说是啊,冬天两个人一起睡暖和一点,我也不用怕压着悟。

谁叫杰没我高。

悟趴在他胸口,脚背压着夏油杰脚踝,略宽松的领口晃荡着,刚好是夏油杰随便一瞥就能把人上半身看个通透的高度——但他已经习惯非常了,只要想着平时猫形也是不穿衣服被自己摸来摸去就完全不会在意。

嗯,完全不会在意。

夏油杰拿过手机,选择转移视线,却突然被人握住了手腕。于是他稍微抬头,对上那张一看就在装委屈的脸。

我还没有手机好看?杰刚刚不是清过一遍消息了。

悟想做什么?快睡觉了,不可以打游戏。

那杰陪我睡觉,不可以看手机,你答应了明天出去玩一整天,不准赖床。

猫在他肩颈处蹭来蹭去,令人心痒。

谁赖床还说不定呢。夏油杰伸手关掉灯,把大猫揽进自己怀里松松圈好。睡吧,他说,明早我叫悟起床。

但早起计划不出意料地被打断了。

谁叫外面大早上开始飘雪。悟抱着夏油杰的马克杯喝加了棉花糖的可可——家里一直都只有一个马克杯,久而久之夏油杰也就随他去了。

睡到十点半才爬起来的懒猫是谁啊?夏油杰从储物柜里拿了橘子出来,掀开被炉坐进去。悟正在看电视,咬着棉花糖含糊不清地应两声。反正人听得懂,他懒得讲清楚,最多也就是得一句不痛不痒的 吃完东西再说话。

有什么关系,反正杰那么喜欢我——他一直这么想,理直气壮,确信被爱。

夏油杰在给他撕橘络,这家伙在吃食上娇气非常,倒不是说花钱多,而是那种需要费心思的挑剔。譬如,柚子酸了不要,牛奶不甜不要,热可可必须加棉花糖,家里用酸奶机做的酸奶一定要放蜂蜜,喜欢糖渍桂花多过超市里买的糖果。

悟,他叫人名字,把盘子里干干净净的橘瓣推过去。本意是叫人自己吃,但猫直接张开嘴一副等着被喂的样子,于是剥橘子的人也败下阵来,伸手给人送到嘴边。快吃完时,夏油杰打算起身把盘子洗了收好,手挪得快了,最后一瓣橘子被猫咬破,汁水流下来,还不等他抽纸来擦,手指就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含了两秒又放开。

不是说猫舌有倒刺…

夏油杰脑子里只来记得闪过这一句话,悟的注意力从头到尾都在电视节目上,好像舔那一下只是出于本能。于是饲主把那点奇奇怪怪的联想从脑袋里丢掉,心说算了,悟只是猫。

下午五点的时候俩人终于出门,先是去了商业街,彩灯和圣诞树已经立起来了,橱窗里贴满泡沫雪花和圣诞快乐的标语。猫说想吃冰淇凌,于是夏油杰给他买了两个红豆鲷鱼烧。

杰不要吗?

两个都是你的。

咬一口吧,超好吃的。

递到他嘴边的鲷鱼烧已经被吃掉半个,露在纸袋外的部分根本找不到没被咬过的地方,于是夏油杰只好在缺口之上再加缺口,看着悟心满意足地把剩下的都吞进肚子里。

等从家庭餐厅出来,商业区的广场上已经搭好舞台了,有夏油杰不认识的乐队和偶像团体在表演,周围女孩子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主持人报幕的间歇说等下有做双人游戏的抽奖活动,可以凭借购物小票去扫码领号参与。电子屏上的二等奖里有电烤箱,悟兴奋地说试试吧杰,我想你做蛋挞。

只要悟说 想 这个字,夏油杰就没法拒绝。

或许是猫的直觉比人强,随机小程序真的抽中了夏油杰手机上的号码。他被悟推着上台,十组人根据游戏决定6位获奖者。前面是很简单的默契小游戏,只淘汰下去了四组。第三关的要求是盯着搭档看90秒,不许变表情也不许移开视线。

夏油杰理所当然地失败了,他连在家里都要假装看手机,现在对着穿着整齐的、被灯光凸显那副好皮相的悟时,就更无法冷静自持。

工作人员正要请他们下去,台下突然有女生大喊,这么帅气的男孩子一般人连60秒的对视都做不到吧!不公平啊! 周围一片哄笑,甚至有越来越多赞同的声音。于是主持人临场应变,征得三组胜者的同意后对俩人说,你们要不要增加一个复活赛。悟抢答说好,又对夏油杰比一个wink——反正我跟杰一组的话,什么关卡都没问题的。

上一关不就输了,不过那是自己的原因。夏油杰还没在心里吐槽完,看到主持人递过来的题词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台下看得清的观众瞬间爆发出一小波起哄,然后水波式传递开来。那个板子上是一些杂乱无序的词组,约莫是要自己组句,但一眼扫过去基本都是 爱 喜欢 最重要 心跳 脸红 之类的词。

我们只是朋友,他拿远话筒对主持人解释。

没关系没关系,也有适合对朋友表达心意的词语嘛,说一句就好了。

夏油杰觉得自己像被赶鸭子上架,不仅被这个活动,也被悟。

主持人示意悟可以转过来两个人面对面了,那双清澈的眼望着他,骄傲自信,无所不能。于是夏油杰深吸一口气,选了自觉最不冒犯的一句台词。

悟是我最重要的人。

那不然呢,杰还想有其他什么最重要的人吗?

他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明明是飘雪的平安夜,却感到那个笑容在自己心上落了一场樱雨,锋芒毕露,却比春天更柔软可爱。

这样啊,原来我对悟,不是…而是…

夏油杰又想起许多,嘴角沾了东西的悟,在厨房捣乱要吃甜口的悟,变回猫在床上团着睡觉的悟,一脸嫌弃把尾巴塞到自己手里的悟——原来心动日积月累,变质的顶点下是牢固的层累地基,非剜心剖血不可坍塌。想往回走,要么挫骨扬灰,慢性折磨,要么纵身跃下,半死不活。

最后他只是轻声说,没有别人,悟最重要。

猫相当满意地缠着他,说外面好冷,我想快点回去跟杰一起睡觉。

25 Likes

特別可愛,喜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