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原作向

我只是想跑点口嗨

离开五条悟后,夏油杰再也没抽过烟,也不算是“戒”,只是找不到理由抽了。

五条悟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臂,胸部,腹部都是密密麻麻的青紫的痕迹。再翻个身看坐在床沿的夏油杰,同样赤裸的背脊上也是自己抓的斑驳的淤青。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你不抽烟吗?”

夏油杰没有回头,只是灿灿地笑了笑。

“戒了。”

在来高专之前夏油杰是没有抽烟的习惯的,最多就是抽过几口国中同学的,并不没有有多刺激的感觉也就没再抽过了。

上了高专后开始日复一日地吞食咒灵球,那股难以下咽的恶臭实在让人没法习惯。好几次看见夏油杰那扭曲的表情后,同窗家入硝子提出了如下建议。

“夏油,来支烟吧?”

烟都递到鼻子下了,嘴里那股恶心的味道也还没散去,夏油杰便恭敬不如从命将烟叼在了嘴里。味道并不算好,但还是比咒灵的滋味好了上百倍。

夏油杰便由此有了抽烟的习惯。

五条悟不喜欢也不讨厌烟味,所以夏油杰和硝子一起抽烟他也没多大意见,甚至在夏油杰刚开始抽烟后几天,两个人在宿舍里打游戏中场休息时要求他给自己也来一根。

接过已经点好火的细烟,夏油杰还没来及张嘴告诉他怎么抽,心急的五条悟就已经猛吸了一口。果不其然差点呛了个半死,五条悟扶着夏油杰不断咳嗽,脸也涨得通红,嘴里那股苦味也随之弥散开来。我们五条大少爷哪里受得了这气,立马把烟往夏油杰嘴里塞,转过半边脸说你这烟太劣质了。

夏油杰有些失笑地望着五条悟泛红的耳根,有些不自觉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手又忽然僵住,视线对上了五条悟转过来的那双苍蓝色的眼眸。

白发少年脸似乎比刚才更红了,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忽然闭上眼猛的撞上了夏油杰的嘴唇又猛的分开。确实是撞,两个人牙齿都磕得有些生疼。夏油杰比起害羞更多的是疑惑地看着做出怪异行为的挚友,手却又不自觉去摸嘴上五条悟残留的一点温度。

“悟这是在干什么?”

闻言五条悟像是炸毛的猫一样突然暴起,揪住夏油杰衣领。“你……你他妈……”又感觉自己刚刚的行为确实很莫名其妙,泄了气一样蹲在地上生夏油杰的闷气。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脸通红又像只大猫一样蜷起来,觉得新奇又可爱得不行,于是像忽然被点醒了什么一样,问道。

“难不成……悟刚刚是想亲我?”

没被看出意图也生气,被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更是恼怒。

五条悟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亲夏油杰,是想尝尝那股烟味,还是别的什么?

但五条悟一定忍不下被夏油杰压制性调戏的这口气。

正了正色,深呼吸一口气,还象征性理了理衣领咳了两声。

“没错,我五条悟就是他妈的要亲你。”

话音刚落,五条悟就爬到夏油杰面前拨开他拿着烟的手,夏油杰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嘴唇覆上了两瓣发烫的软肉,接着就是嘴被撬开 ,更为发烫的一截舌头钻进了他烟味还未散去的口腔内。

不得不说,五条悟和夏油杰学习能力都很强,从来没人教过,两个人却不到一分钟就亲得熟稔,水声渍渍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终于是五条悟先有些呼吸不上,这才气喘吁吁地松开夏油杰,看着对方同样面红耳赤的神色又不禁笑了起来。

“我还是更喜欢这样抽烟。”

继那次莫名其妙的吻过后,按理说两人应该立刻互表心意然后甜腻腻地在一起,结果没脸没皮地亲了一通,又不约而同害羞得当作这事没发生,还试图以[挚友]的身份相处。

但两人间的气氛着实变得微妙起来。

东京山里的冬天着实有些冷,而他们三个人又只有夏油杰宿舍里有被炉,于是三个人一人坐了被炉的一边各自剥桔子吃。

说是各自其实只有硝子各自,五条悟自然不会轻易自己剥,望着夏油杰张大嘴等待投喂。夏油杰自然很配合地往他嘴里送连白色纤维都撕得干干净净的橘子瓣。不料五条悟因为急着想吃了,往前一伸,将夏油杰一小节手指含进了嘴里。或许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这次黏糊糊的津液包裹上夏油杰手指的一瞬间,两个人脸都第一次涨得通红。

硝子别过头去想着我吃完这个橘子就走。

五条悟像是呆住了也不知道松嘴,夏油杰只好在他嘴里抽动着想要把手指拔出,几个来回后终于随着家入硝子的关门声将手指拔了出来。

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言,都低着头不敢看彼此。夏油杰看着自己半截还带着五条悟唾液的手指,不禁咽了咽口水。

还想要更多。

抬起头望向自己的挚友,依旧垂着头异常乖巧地跪坐着,手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嘴唇,耳朵红得快要滴血的样子让夏油杰着实觉得可爱。

等一下,可爱,正常的朋友关系会时常觉得对方可爱还勃起的吗?不,如果是悟的话……

不愧是五条悟的挚友夏油杰,在一瞬间就接受了自己是个男同性恋的事实。

并且立马付诸实践。

“悟,”看着眼前人微微抬起头,蓝色瞳孔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水,和面上的绯红倒是异常相衬。

“我喜欢你。”

即便是深闺大少爷,第一次听到如此简单直接的告白也遭受不住,更何况是自己一直都抱有莫名的特殊情感的夏油杰的告白。

脸一瞬间比原先再红了十个度,明明是冬天却像要中暑一样头昏脑涨。

“我,我……”

我也喜欢你?可明明他们昨天还在讨论喜欢的女生类型啊!但是如果是杰的话,就算是男生……

不愧是夏油杰的挚友五条悟,在两秒之内就接受了自己是个男同性恋的事实。

夏油杰见人欲言又止又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实在是忍不住,把人从被炉里拽了出来就按在地上亲。

五条悟被亲得浑身酥麻,但硬地板硌着本来就没什么肉的背脊实在是不舒服,趁着松口之际,揽上夏油杰的脖子喘着粗气说我们去床上吧。

夏油杰听了这话哪还得了,立马抱起五条悟就往床边走。

高中生第一次做爱毫无章法也不讲节制,但两人又是天才般地无师自通,都从中捞到了不少快感。

两人又一次一起高潮后,五条悟腰身已经直不起来了,干脆趴在已经被搞得到处都是白浊泥泞的床单上喘气,想着虽然莫名其妙就被干了但和杰做爱真的好爽啊。

夏油杰坐起来望着五条悟赤裸的身上满是自己留下的痕迹不由得心生爱怜,又俯下身去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唇瓣分离之际夏油杰忽然很难得有了想主动抽烟的欲望,但又怕五条悟不喜欢,明明上一秒还在说着些不知廉耻的床话,现在却扭扭捏捏地掖着床单一角问五条悟自己能不能出去抽支烟。

五条悟笑了起来,说去吧,回来的时候给我也抽一口。

五条悟总觉得最近夏油杰抽烟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从他和自己在一起后似乎只有做了过后才会抽一两根,平常要么在吃五条悟给他的糖和甜品,要么和五条悟一起吃带回来的特产,要么和五条悟亲嘴,哪得空闲去抽烟。

可最近即便要放弃和五条悟亲嘴的机会,夏油杰都说我要出去抽支烟。

五条悟不满地望着夏油杰远去的背影,似乎读出一丝落寞又想着自己还在杰旁边呢肯定是最近做太多肾虚了。

后来两个人都评上了特级,单独出任务的时间越来越多,经常是夏油杰前脚刚走五条悟后脚就回来,两人相见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每次好不容易见到就先满足最本能的欲望滚到床上去翻云覆雨,日常的交流都要消失殆尽,只有做完夏油杰抽烟那会儿两人才得空闲聊几句。虽然有很多话还想说,但五条悟又心疼夏油杰黑眼圈颇重,说我们还是早点睡吧。

再后来夏油杰就走了。

得知夏油杰的[罪行]后五条悟想自己给自己来了记无量空处,脑子疼得快要爆炸。

你口口声声的正论呢?你那些大言不惭的保护非术师的话呢?这些东西为什么都不和我说,我们不是恋人吗?还是说我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五条悟有无数个问题想质问他,等真正再见的时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摆出要释放术式的姿势手却第一次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杰身上的悲伤浓得快要溢出来了。

“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杰,其实那天我不是愤怒得想杀掉你,我实在是太无措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抱抱你再让你走。

五条悟多么想告诉他,可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了。

这一次见面也纯粹是偶然,谁知道夏油杰要肃清的教徒竟然和五条悟某一处房产在同一个地方,而好巧不巧五条悟这天也刚好睡在那边。

夏油杰差不多处理好现场便打算从阳台离开,没料到一个转身熟悉的人就站在眼前。

到底是已经当了三年传销组织头头的夏油杰,先发制人上前一步,挂出一副令人作恶的招牌假笑。

“悟,好久不见啊~”

即便是对这样的夏油杰感到陌生,但当两人几乎嘴唇要碰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勾起了五条悟在新宿街头被莫名其妙分手的回忆,立马本能地推开了他。

被推开的一瞬间夏油杰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又被重新堆起来的假笑掩盖。

也不自讨没趣,夏油杰理了理袈裟便准备就这么绕开挡在面前的五条悟离开。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夏油杰心头一颤,他本来以为五条悟是来杀他的,没想到就是为了跑过来问句话?一米九高的男人几乎挡住了所有洒进阳台的月光,似乎比高专的时候要精壮一些了,看来有好好吃饭喝锻炼嘛……

不要再考虑多余的事了,是你自己一言不发甩下他的。

夏油杰觉得比起五条悟一直以来的真心相待,自己还是太虚伪太懦弱。如果要说夏油杰还有什么后悔的事那就是没能给五条悟一个好好的交代,他走得实在太仓促,仓促得连“我爱你” 都还没说过。他也想过自己到底还爱不爱五条悟,要抛下他离开,可他又想毕竟是他们,选择的道路不会影响他们相爱,起码不会影响他爱五条悟。可夏油杰似乎忽视了一点,他藏在心底的爱,不说出口是无法传递给对方的。

于是他试着,轻轻揽上五条悟僵直的腰肢,再环住他让两人尽可能地贴在一起。就算已经是深谙世事的教主,期间也对不少男人女人说过不知廉耻的话,时隔三年想要把那三个字再对五条悟说出来,似乎要更难了。

他有什么资格说?

可五条悟这次没有推开他,反而还轻轻地回抱,两人的胸膛贴得更紧,紧得能听到彼此速度异于平常的心跳声。五条悟将脑袋放在了夏油杰肩上,张嘴是夏油杰无比熟悉的带着一丝撒娇意味的语气。

“去我家坐坐吧,杰。”

就算是将近三年没有见过彼此,身体的熟悉度依旧没有下降,但两人如今做爱的粗暴程度倒不如说是打架。五条悟这个房子里没有润滑剂,夏油杰便潦草地拿了口水做润滑,不管得五条悟出言阻止就长驱直入,五条悟被痛得龇牙咧嘴便毫不留情地去咬夏油杰的肩膀,让他痛得嘶了一声,留下个带血痕的牙印。

刚才还觉得对不起五条悟的人此刻却完全没有歉意地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一边说着比以前还要下流的荤话一边有些刻意地大声呻吟,让刚刚毕业还不谙世事的五条悟着实有些受不住,便只能用抓咬每一块能碰到的夏油杰的肉来报复。

一轮下来虽说爽是爽了,两个人身上都痛得不行,默契地一起躺下,就像那次莫名其妙的亲吻过后的尴尬,想要抱在一起却又张不开手。

他们相遇得太过匆忙,却又在彼此人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像两辆相向而行的列车在相遇的一瞬间轨道都发生了偏移撞在了一起,可修好过后还是带着伤疤相向而行。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想失去彼此,可夏油杰五条悟虽然在接吻做爱上都能无师自通,可在表达爱意上的熟练程度,都怕是比不上一个三岁小孩。他们张开嘴交换津液,却把想要说出来的爱意锁在喉管里。

夏油杰说自己戒烟过后,五条悟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爬起来翻到落灰床头柜旁,打开抽屉拿出一根棒棒糖。夏油杰定睛一看,是自己叛逃前一天第一次拒绝五条悟递来的那支。

或者说高高在上的五条悟被自己那么过分地莫名其妙分手过后,甚至还思念着自己?

夏油杰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哽咽。

“悟还留着这个?”

五条悟也听见夏油杰声音的变化,心情不由得一下轻松了很多,仿佛他们还是高中生,这只是某一次做爱结束贤者时间的闲聊。

“是啊——杰不知道吗我可是很记仇的。”

却又想起那个孤独的背影,离开后的夏日自己在大太阳下走的孤单的影子,声音也不由得哽咽起来。

两个将近两米的男人此刻在床上彼此对望无言流泪,觉得好笑又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杰哭。”

“我也是第一次看悟出了被操哭以外的哭。”

五条悟脸又红了半截,起身作势要打夏油杰,两人趁势抱在一起滚成一团。

五条悟告诉夏油杰自己打算在高专留校当老师,再有些试探地问夏油杰愿不愿意回来,所有的烂摊子他都可以帮他收拾掉。

夏油杰捏了捏五条悟的脸笑着说我已经戒烟了。

闻言五条悟愣了一瞬后也笑了起来说也是,随后将棒棒糖拿起来查看——刚好明天过期,撕开包装不由分说地塞进夏油杰嘴里,再吻了上去。

“你可以戒烟,但你不能戒掉五条悟。”

夏油杰低低地笑了起来,望着五条悟那双漂亮的蓝色瞳孔,拖延了许久的情话终于在此刻脱口而出。

“悟,我很想你。”

“还有,我爱你。”

五条悟也笑起来,眼睛被月光镀上一层薄银更显明亮。

“我也是。”

“一直都是。”

9 Likes

美好愛情我大哭 謝謝您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