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早有预谋(三)

时间滚轮一样过,转眼已是2007年仲夏。五条悟如期成为特级咒术师,而这一次,跟他一同晋升的,还有夏油杰。
蝉鸣聒噪,艳阳毒辣,曾经的苦夏却不再漫长难熬。
五条悟恍然发觉,一切似乎从他和夏油杰在一起开始,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变得比想象中顺利得多。
他提前半月向夜蛾校长提出申请,获取了一段可自由支配的时间,成功说服灰原雄与他一同出任务,美其名曰“提携后辈”。在紧要关头救下这位学弟,了却了最后一桩心事。
只不过在夏油杰和七海建人赶来查看他俩的伤情之时,灰原雄一句“五条学长和夏油学长关系真好啊”,让整间医务室鸦雀无声。夏油杰但笑不语,而七海则脸色发绿。
不过,最让五条悟惊讶的,还得是某个人的改变。
夏油杰规律地接下任务,定期去找铃木医生接受诊疗,在繁忙的时期甚至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向五条悟释放“压力太大”“想你了”这样的讯号。令他有些难以招架,不过,某种程度上五条悟必须承认,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夏油杰坦率一些。
叶子一天天慢慢变黄,那个夏油杰本应从高专叛逃的秋日,却被五条悟拖着手将周边甜品店尝遍,然后在床/榻间消磨掉整个夜晚。

灯光昏暗,五条悟只感到有汗水不断从额头,颈间滴落,然后和夏油杰的融在一起。
那人拨开五条悟沾湿的发丝,在这种时候翻起旧账:“悟不是说我从来不说你爱听的话?”他的嗓音和动作又一次轻易将五条悟推入浪潮,“明明我说了这么多,你看起来都没有很想听。”

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五条悟一向秉持着“不会主动说,但有机会也不介意挑明”的原则,具体表现则视情景而定。
当他又一次在甜品店遇到经过救命之恩后彻底被收服为迷弟的灰原雄,对方老远冲着他招手,又懊恼地讲最想吃的那一种样式已经售空。
“真遗憾,”五条悟深表惋惜,紧接着从满满当当的袋子里掏出一盒,抛给灰原:“送你了,不用客气。”
他保持造型十秒钟,忍不住对着满眼放光的小孩开起了屏:“你应该谢谢替我排队的那个人。”
灰原雄吃人嘴短,积极响应:“谁?夏油学长吗?”还没等五条悟承认下来,他又接着说:“肯定是他对吧,我早就知道夏油学长对朋友都特别好……”
却看见五条悟唰地把墨镜重新戴回鼻梁上。
“朋友?都?”他略带玩味地重复了一遍。
“啊?不是吗?”灰原有些错愕,“说起来学长你算夏油学长最好的朋友了吧?……虽然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明说。”
五条悟看着对面小学弟澄澈一片的双眼,将“难道七海没有告诉过你我们谈了快一年吗”这句话咽了下去,决定换一种迂回一点的方式。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我和你夏油学长的关系……用这种‘最好’‘更好’的词来修饰,并不太准确。”
灰原雄一听,觉得讲话高深而谨慎的五条学长简直酷毙了,连忙摆出洗耳恭听之态:“哇,那应该怎么说?”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不如说是亲朋友,”五条悟说到这,眼底终于漾起浅笑,“唔……就是,亲过的朋友吧。”
他说完这句话,丢下石化的灰原雄,飘然而去。
对此,家人硝子评价:“散德行散到后辈这里,你怎么不去校长眼前出柜?”
……后来五条悟才知道,原来治疗师的诅咒应验效果也很不错。
总而言之,不管过程如何辛酸,这最终还是成了五条悟戏弄夏油杰的手段之一。
比如现在。
天气越来越冷,五条悟窝在炉火旁,百无聊赖之下给隔壁房间的夏油杰发短信。
咒术高专唯一官方指定大帅哥:杰,你说夜蛾校长要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夏油杰的信息来得很快。
他的头像换成了一片天空,似乎是在高专取的景,湛蓝明净。比起从前系统默认的空白好看很多。
但当五条悟问起对方换掉的原由,夏油杰只回答:热爱校园,随手拍的。
Geto Suguru:他不同意吗?
咒术高专唯一官方指定大帅哥:……配合一下。
Geto Suguru:好。
Geto Suguru:那怎么办?悟有什么想法吗?[惊恐jpg.] [流泪jpg.]
五条悟忍着笑,内容却有意拿乔:这么伤心?说实话我还没怎么考虑过。
Geto Suguru:慢慢考虑。
隔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
Geto Suguru:不考虑也行。
五条悟看着这条摇头失笑,阈值有待提高啊夏油同学。
咒术高专唯一官方指定大帅哥:刚刚想到一个,虽然不太靠谱。
咒术高专唯一官方指定大帅哥:跟我私奔?
屏幕顷刻间重新亮起来。
Geto Suguru:好。
Geto Suguru:什么时候?
远处忽有灯火闪烁,划亮寂静的夜幕,五条悟抬头看,却感觉到一种确切的幸福正包围着他,就好像所有的荒诞,混沌,残忍都已经过去,而如今所经历的每一个心脏跳动的此刻才是现实。
他低头回复夏油杰:就现在。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