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早有预谋(五)

五条悟觉得自己仿佛在一片虚无中不断地下坠,下坠。耳边明明该是一片寂静,却又好像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喧嚣,感官和灵魂分明同时察觉到了危险,可自己竟不愿意睁开眼来看一看。
不知过了多久,坠落终于停止,像是被包裹在温柔宁静的海水之中,五条悟本能地感到眼皮越来越沉。
就这么睡下去好像也还不错,他想。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有人在叫他“悟”,说:“你醒了。”
五条悟猝然睁眼,周遭颜色幽深沉郁,而在他不远处果然站着一个人——夏油杰。
……说是“站着”也许不够准确,比起站在那里,夏油杰看起来更像一个漂浮着的虚影。
“我们又见面了,悟,”夏油杰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清朗温和,他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缓缓道,“我有些没想到。”
他已然恢复在盘星教时的打扮,明明身披整洁熨帖的袈裟,落在五条悟眼中,却和小巷里那副血肉模糊的躯体一样刺眼。
于是梦境理所当然地就此破碎,对于这个事实,五条悟并无太多不可置信的感受。他早已不是十六七岁的高专学生,当然明白与错过爱侣重修旧好的戏码只会在人气小说或电影里上演。他只是有些感慨这剧目不够成熟,毕竟以五条悟自己的观影经验来说,误会解除,克服坎坷之后,他理应该和夏油杰吵吵闹闹而又紧密纠缠地走完一生,然后躺进同一坟墓,让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这般剧情即使在此处的异度空间排演个三年五载的亦不算是过分,五条悟平平淡淡地想:还是太快了一点,果然童话都是骗人的。
不过此刻,比起跟夏油杰叙叙旧,他更想冲着对方的脸来一拳,质问他这道貌岸然的“挚友”:你所说的“已经决定了生活方式”就是吵了架避而不见之后在梦里意//淫你的老朋友吗?但糟糕透顶,五条悟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无法开口讲话。将无耻蔓延到异次元的邪///教教主!五条悟口不能言,只好用愤恨的目光怒视夏油杰,企图以此传达自己的控诉。
对着六眼神子要把他烧出一个洞的目光,夏油杰却好似无知无觉一般开口:“悟,我猜想
你或许会好奇为什么来到了这里,所以无论你是否愿意,大概都要听我啰嗦地解释几句,” 大概是五条悟的眼神中的愤懑太过强烈,夏油杰露出有些忍俊不禁的表情,安慰道,“别担心,听完这些,你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
“老/子不好奇也不想离开。”五条悟在心里说。
夏油杰并不会读心,因而也就没有听见五条悟素质欠奉的否定答案。他偏开眼,凝视着某处虚空,好像这样就会更容易开口一些。
“我肉身早已被人占据,意识也应湮灭,灵魂却仍然不肯就此罢了,心中执念太过,让天道都有所感应,于是将你和我带进了这个幻境之中。”
“这是否与诅咒的原理类似?”夏油杰笑意盈盈,“悟,我第一次因为诅咒师这个身份而感到庆幸。”
真是自命不凡的家伙。五条悟心中嗤笑:你以为我能来到这里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吗?咒术界世风日下,最强咒术师竟也产生了像诅咒一样无望愚蠢的念头,从而被某人抓到可乘之机。夜蛾正道那老头子要是听说这个消息,怕是要当场气死了。
“我的执念造就此境,但也并未想要求太多,只觉得哪怕跟你一起再经历一遍高专三年便已是极好,我没有想过,悟原来是想要‘拯救’我,更没有想过……你可能存在跟我一样的心思,”说到这里,夏油杰和煦无波的语气终于起了些许变化,他像个害羞的男高学生一样垂下了眼,使得五条悟更无法从他本来就小的眼睛里捕捉到什么情绪。“所以无法自控地做出了一些冒犯的举动,说出了一些冒犯的话,请你不要怪罪。”
说着充满歉意的话,却更像某种隐晦得意的炫耀,就好比一些时候,用缱绻的吻来表达安抚抱歉,之后的动作却与此截然相反。唯一被“冒犯”的对象——五条悟对此人的尿/性再清楚不过,迫切想要喊出心声:“还不如说‘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比较直接吧!”——如果不是他现在做不到的话。
事实上,不止五条悟,说了这么多,夏油杰自己都觉得装腔作势,他想要再度开口,却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于是有点仓促地低下头,看到了五条悟的眼睛。
褪去佯装的不满和焦躁,那双眼睛里似乎有着更为宁静却汹涌的东西,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样的一双眼睛,上天慷慨所赐的瑰宝,区别于所有人的,尊贵身份与优越能力的象征。落在夏油杰眼里,却更像时常变幻却又能轻易预测的天空,流露出的是“讨厌你”,实际的含义则是“留在我的身边”。从前夏油杰不确信自己能够读懂,而今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再读。然而仅仅是这样看着,夏油杰便能够对自己产生怀疑:或许他的大义并不是创造出一个只有咒术师的理想世界,而是保留住这一片苍蓝色的天空。
他只想要留住属于他的天空。
情人心语缠绵,就似足以点亮这海底无尽夜。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周遭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不断有石块从高空往下坠落,在地面砸出一个个坑洞。夏油杰见状,镇定地使出手式,修补起两人周围幕帐似的东西上所出现的裂缝,解释道:“不必害怕,这只是幻境快要坍塌的证明,此处以我的意志为主导,有我在这里,你就一定不会有危险。”
话虽是这么说,他却像横遭谁的追赶或逼迫,语气不由自主地加快:“其实我把你送来这里,只是想要纠正一个误区,悟,你似乎认为,我曾经之所以走上绝路,一大半是因为你当时没有及时地发现并制止?”夏油杰声音轻快,听起来却让人无端发冷,“委实有些幼稚自负,事实上,无论你是否出现,这都将是我的宿命,宿命之所以为宿命,正因为它永远无法经某一人的影响就此改变或消逝,所以我的死亡必然会发生,你没必要把它当作人生悔恨或痛苦的开端。”他丝毫不避讳某些刺耳的字眼。
“但如果真的有什么因你而改变,也应该是我对你的……让命运降临得迟一些。”地动山摇间,话语零落成碎片,早已让人听不分明。
五条悟只感到被戏耍的荒诞愤怒,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个不错的晴天,以往这个时候他本应在常驻的甜品店里享用一份最爱的喜九福搭配柠檬咸茶,再不济也在高专里观摩指导他那群天才小学生们操练术式。而现在,他却被召来这里,听了一串毫无意义的扯淡废话。话语内容无非指向“放下过去,一别两宽”,谈话的主人不顾前因后果,轻飘飘地要他忘记最无法割舍的一切,居然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让他不再痛苦。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能做得到?!
幻境正在已难以预计的速度崩裂着,饶是夏油杰勉力支撑,五条悟也看得出他已是强弩之末。
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从我眼前消失,这一念头缓缓地升起来。
五条悟忽然觉得这一秘境说不定真有什么放大负面情感的功能,又或许从一早开始,更需要高专心理咨询师的就是自己。他用尽全身力气开口,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不,可,能。”
话一出口,他便觉口中泛起腥甜,却还是咬着牙低声重复了一遍:“我告诉你,不可能。”话音未落,喉头便似被人用刀狠割一记,五条悟的嘴角当即涌出血。料想经此一役,他恐怕要和学生狗卷一样十天半月无法开口说话,不知便利店可否及时供应足量缓和配方。这是否是爱上一个幽灵的代价?他这样想着,却并不觉得后悔。
活着的,死了的,外形状似清隽有礼的青年亦或狰狞可怖的咒灵。又有什么分别?我要把他带出去。五条悟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这人间若没有夏油杰,便只是换了个模样的无间地狱。
一声巨响在空中炸裂而开,足以让每个所闻之人耳膜震痛。可叹那五条家的继承人到底非比寻常,在他人以心念所造的幻境之中竟也能突破束缚。只见他直直向着夏油杰的方向逼近,苍白俊逸的脸上隐隐染血,看起来竟更像个玉面修罗。五条悟目眦欲裂地看着夏油杰,一字一顿道——
“如果你不能也不愿意跟我一起回到现实,那我也可以和你在这里——”
夏油杰脸上的神色终于惊变,粗/暴地打断了五条悟,急斥道:“住手,你这是在做什么傻事!”他想也不想,抬手便拦。
五条悟毫不退让:从很早以前开始,老子听从你的每个决定就他/妈是错的。
二人实力相差无几,场面一时僵持不下。幻境中天地恍若都换了颜色。守护与毁灭,挚友和宿敌,横跨经年光阴生死,两人的对峙都别无二致。只不过曾经要压抑着爱来对抗,如今的对抗是因为爱。
四周天昏地暗,卷起飞沙走石,夏油杰明知这一切不过虚妄所造,却唯恐意外横生,伤及某个行动并不完全自如的人,争持之中也难免分心。晃神间就已被五条悟抓住破绽,对方不知如何思量,竟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术式径直劈向自己。夏油杰哑然失笑,看来即便身处幻境,某人依旧恨意颇丰,逮个机会就想把自己摁在地上打。不过如此这般,也总好过什么想法都没有。于是他躲也不躲,生受了这一下。
绚丽凌厉的招式划破昏暗,却直直穿过夏油杰的身体,遁入虚空之中。仿佛他只是一团若有若无的空气。
五条悟此刻终于清醒,夏油杰,早已不是活人,也未有资格称作死尸,充其量就是一个无数执念堆叠而起的虚影。纵使自己翻天覆地把这里捅出一个窟窿,也永远无法将不存在的东西带回去。
而那个在2007年深冬为自己排长队购置喜九福的,注视着他倾吐告白,温柔或激烈地亲吻自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一场幻觉。真正的夏油杰,是平淡或戏谑地说出残忍的话,也并不会因为五条悟感到痛苦就停止离开。
五条悟凝望着夏油杰逐渐黯淡的身影,迟缓地意识到无意义的对抗只会让他的心力流失更快,从而让彼此所剩无几的时间成倍减少。
他颓然垂下双手,静止在半空之中,不再去看夏油杰。
有什么东西滴落在地面上,没有发出声音。
就像是某些坦白也无用的心声。
不知过了多久,天地间晦暗诡谲的颜色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樱花般纯净的粉,空气中弥漫起清甜的气息,就好像此时此刻才开始回归梦境。
在五条悟眼里,这无疑预示时间告罄,幻境消散的事实。他只得抬起头,想要对夏油杰说句什么。情人诀别往往会怎样说?总之不该是“圣诞快乐”吧,可还未等他行使这一修正的机会,便感到有一股力量将自己吸引,使他直往一个所在而行……正是夏油杰的方向。
五条悟堪堪悬停,与夏油杰近似呼吸相闻,夏油杰正不错眼珠地注视着他,眸中情绪难辨,有一个瞬间,五条悟以为他要吻自己。
行,能不能真亲到就看你的本事了。五条悟对此并不渴望,却也做好了用余生消化这一吻的准备。
然而夏油杰最终只是抬手,像是想要碰一碰他的脸。目光爱怜难表,像轻/抚,像叹息。
五条悟感到身上的伤痛在他这样的眼神中一点点消失,与此同时的还有惊惧,愤怒,悲伤,自悔,以及不可名状的怨恨。但与此同时翻涌上来的,是更深的绝望和空虚。
见五条悟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夏油杰嘴唇掀动,犹豫几番,只想到逗他一句:“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和我打架,可以讲话了不妨开口说几句好听的我听听。”
五条悟却觉得跟他调笑几句的力气都没有了。
夏油杰等了半晌仍无动静,低下头去,只来得及瞥见对方睫毛上的水痕。
他心神俱震,只得伸展手臂,想要将五条悟虚揽过来。
虚妄的拥抱形同无谓的诱哄。
五条悟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丝绒小盒,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下一秒,盒盖弹开,有什么自动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是那枚本该丢失在雪夜的银色素戒。
五条悟猛然抬头,看见夏油杰将手背朝向他,轻轻晃了晃:“我在圣诞节前几天浏览到你的购物记录,于是就拍了一样的,延迟这么久送给你,诚心赔罪,你不要生气,也不要……”说到最后,夏油杰感觉自己需要克制几分才不让声音听起来有些抖。
“我从来没有真的生过你的气。”
“我并不是从来没有后悔过。”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五条悟顿了顿,用眼神示意夏油杰继续说。
夏油杰却笑了起来,颇似真心实意的开心。良久,他才一点点收敛笑容,声音放得极缓: “我记得……夜蛾校长在入学时对我们说过‘咒术师不存在毫无悔意的死亡’,同样的,人也不会完全没有做过感到后悔的事。我……穷途末路之时,所叫嚣的不后悔,或许也因为不再有机会能够回头。”
“但无论如何,我从未后悔过加入咒术高专,从未后悔过结识这里的人们……从来没有后悔过……遇见你,”夏油杰终于肯将目光投向五条悟眼底,“哪怕最后死在你的手中,都只算我求仁得仁。”
字字句句像是对他剖开了自己的心。
五条悟只余苦笑,这个人,狡猾的盘星教教主,学生时代不断揣摩心意的对象,始终学不会通透可爱。例如此刻他口口声声言及的是“不悔”,真正的意思却只关于爱。
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
秘境中的时间像是水滴流入大海,无声也无息,却又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五条悟被卷上高空,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一点点从中抽离。尽管他调动全身咒力尝试诅咒夏油杰的可能性,还是于事无补。天道好轮回,所谓最强咒术师也终于尝到有如咒灵囚禁般滋味,明明一动不动,却好似五脏六腑都就此分崩离析。
实在太疼了。
五条悟艰难启唇,嗓音嘶哑:“不!杰,不要!我……”
那个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淡得已经看不清。声音却还回响在他的耳畔,也宛如刻进了他的心中。
“这些年我最高兴的,就是看到你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大人,并为缔造你理想中的世界而不断奋斗。即使没有我的陪伴,你也只会做得更好。那么,今后无论你身在何方,我都将为你祝福。”
…… 五条悟感觉灵魂都被撕裂,又就此重获新生。
“祝你从此开心,健康,幸福。你当然可以偶尔想起我,但假若我对你真的存在未竟的诅咒——”年轻的诅咒师时经一年零四月,只待此刻撕去伪装,露出了他穷凶极恶的真面目,“我希望你能够忘记——”
他骤然停顿,微微一笑,无奈又自嘲地,像是终于肯倾吐自己所有贪婪,炙热,渴望永远的心声:“不,我希望你……永远记住我。”

14 Likes

小杰那句真的让我破防了

哈,果然,我看的文十篇就有十成十的刀子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