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早有预谋(六)

伏黑惠不止一次地想过,许多人把咒术高专,乃至整个咒术界的未来寄托在五条悟身上,是否是一项过于武断的决定。
就比如此刻,三人被叫至五条悟的起居室,却看见他躺在一把椅子上小憩。然而一行人加起来,叫了足足有二十几声“五条老师”,这尊大佛也还是躺在那一动不动,毫无反应的时候。
身旁的虎杖和钉崎已经炸成了一锅粥,一会儿是“五条老师睡眠质量可真好啊”一会儿是“我就说甜食吃得太多有百害而无一利,快查查看是不是休克了”
伏黑惠不胜其烦,只得翻出手机,打算致电家入医生,让她来查看情况。
就在这时,椅子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五条悟终于悠悠醒转。
三人连忙一同望过去,却见他们这位老师不知为何稍显狼狈:扯下一半的眼罩像沾着汗一样的东西,皱巴巴缩成一团。露出的苍蓝色眼睛里眼神空茫,像起了雾。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眼周竟隐隐泛红,非但不像是饱眠一个下午,而且倒似普通人熬了个通宵。
……伏黑惠觉得比起家入医生,自己更应该联系的是校长夜蛾正道,一觉醒来骨干教师竟被夺舍,咒术高专的未来该当何去何从?
正当众人狐疑之时,五条悟一把拉下眼罩重新戴好,又恢复了好整以暇的样子。方才种种,都只像是一场错觉。
五条悟大踏步走到庭前,先结结实实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窗外的如血残阳脸不红气不喘地朗声说出一句:“可爱的学生们,早上好啊!”
果不其然收受一众人齐声吐槽:“现在早就是下午了!”
见他又是一副不着调的“无良教师”德行,众人放下心来,与他如常闲聊。
伏黑惠冷淡吐字:“老师,请您不要把我们叫过来还打瞌睡。”
钉崎野蔷薇语气难掩雀跃:“老师,听说你这把椅子价值六万日币? ”
虎杖悠仁则不忘初心:“老师午睡前吃了助眠糖吗?什么牌子推荐一下?”
五条悟将他们的话听在耳里,凝视着窗外,半晌轻轻笑了一下,像是在笑学生们天真可爱。
窗外夕阳鲜红绚烂,像是爱人永远不会熄灭的心火。
自此,心房一直空缺的某处终于完整。
学生们笑闹成一团,虎杖和钉崎摆弄起那把椅子,把上面的零件拼了拆拆了拼,咔哒哒地响。

伏黑惠性格素来沉稳细致,即使面上不显,心里也总把桩桩件件考虑周到。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场景,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走向五条悟。
就当是排除青年男教师的脑中风风险,伏黑惠开口问:“五条老师,你刚刚……笑什么?”话转到喉咙口,伏黑惠顿了顿,把“怎么了”咽了下去。
有风掠过,只余一片沙沙声。
过了很久,久到伏黑惠以为五条悟没有听见自己的问题的时候。
“我做了一个美梦。”五条悟笑起来,轻声说。
——全文完——

写在最后: 其实这篇最开始的灵感是看到b站上有个朋友的评论,说如果五条悟没有按照夏油杰的意思放过盘星教徒, 而是选择和他一起把这些人杀光,及时把压抑的所有宣泄出来,故事会不会不同。
由此我想到,如果一切再重来一次,两个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我觉得算是好的结局。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