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拉住你【未完】

转生paro 配合BGM郭顶的凄美地
夏油杰主视角
普通人x不太普通的普通人

1 Like

那本是晴朗的一天。
高专后的小巷,原本夕阳斜落留下的金辉正撒在他的身上但同时也在渐渐淡去,黑暗正吞没着他来时的路。夏油杰望向这灿烂的夕阳,余晖绚丽,可惜,他没有办法再向前了,没有力气在靠光明近一些,或是再次触碰到他的月亮。
“结束了啊……”
他很想触碰他的月亮,但他却和他的月亮走散了。
百鬼夜行后,最后再见自己的暗恋十多年的人竟是这般狼狈的模样。夏油杰自嘲似的笑了笑,无力地靠着墙坐下,静静等待着神子的审判。
十年了,他在叛逃后似乎是逃离了这个让人失望透顶的时间,也逃离了五条悟。最后却还是间接栽在了五条悟的手上。想到自己的性命要被悟收去,死在那一抹蓝色里,这样的结局或许还算不错?
“杰,”白发神子缓缓蹲下,苍蓝之瞳望向挚友,平静无波但深处似乎汹涌着悲伤,“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法让你发自内心地笑出来,我们一起在新的世界相见吧。”
“哈,好歹说点诅咒人的话吧。”
闭上双眼感受着茈贯穿身体的那一刻,夏油杰只觉得天旋地转,意识要消散但又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吸附他,恍恍惚惚正在脱离却又被无情拉入深渊,像极了被吸进成咒灵玉的漩涡,宇宙中的黑洞,无法逃脱。术式结束后一切归于湮灭。
“呵,是到地狱了吗…”
睁开眼,却是打向脸的白灯。夏油杰下意识地眯了眯眼,却听见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妈妈?”婴儿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切,五感亦或是情绪全都乱七八糟,对着空气一顿抓后便是婴儿们标配的放声大哭。
“恭喜夫人,是个男孩。”
“太好了。”是妈妈的声音没错,虽然已经十多年没听到了,意识清晰的夏油杰还是立刻辨认了出来。
“好孩子,你的名字就叫杰哦,夏油杰。”夏母从护士手中接过自己的孩子,满眼爱意地看着他,抚摸着手中的生命。
“是非常温柔的名字呢。”夏油听见护士这么说着。

“再见爸爸妈妈,我去上学了。”夏油杰穿好高中的校服,吃完早饭,在门口与父母打了招呼便关上门离开了家。
前世身为咒术师,夏油杰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等奇事倒是接受的很快,没有探究发生这种事的原因或是消极厌世一心求死。在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咒力与害人的诅咒后,夏油杰只想好好地享受上帝,呃不对或许没有,不管谁赐给他的机会让他再来一次,普普通通地过一般人的日子。
“夏油同学早上好!”一位长相不错的jk与他打招呼。
“早上好啊西宫同学。”
“早上好!夏油同学,下午有空一起来喝下午茶吗?”女孩有些羞涩地向夏油杰发出邀请,“大家都很想和夏油同学深入交流一下。”
“不了,我还有事。”夏油杰露出抱歉的微笑,拒绝了西宫,“下次再说吧。”
从出生到初中夏油杰都极为懂事,夏父夏母也十分疼爱他。他一直是优等生,与所有同学都相处得极好,是极受欢迎的类型。不过他并怎么不参与同学们组织的课外活动,有邀请也是找各种理由回绝掉了,与谁都很和善但与谁都不深交。
夏油杰的“课下生活”便成为了同学们闲聊时常提起的话题,不过夏油杰并不在意,同学们也都习惯了夏油杰的拒绝。
所以西宫被拒后虽然不大高兴但也表示理解。
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对这些事提不起兴趣,倒不如祓除咒灵刺激,又或者说是没有五条悟的邀请,夏油杰本来就不会做这么多意义不大的事,他脑内思考的东西他人理解不了,无意义的交流若是不顺也只是自寻烦恼。
在今天第n次拒绝了同班同学课后篮球比赛的邀请后,夏油杰收好东西,背上包百无聊赖地走在离家不远的商业街上,事实上他并没有什么正经事非做不可。学业什么的不在话下,作业与知识整理早早就被他处理掉了。习惯了一个人,他只是想再感受着上一世身为咒术师祓除咒灵时少有的遗失的可以拿来浪费的时光,算是一种特殊的补偿方式吧。
“差不多到了吃饭时间了啊。”晃悠了一会没发现什么新鲜的,夏油杰看了眼手表,准备转身回去,却被一个身着黑色休闲卫衣,头戴黑色鸭舌帽的人给撞了一下。
“喂你……”踉跄了一下立刻稳住身形抬头,夏油杰想要抓住那个没礼貌的罪魁祸首,但眼前飘过一抹白色。
那人正低头看着手机,撞到了夏油杰后抬眸表示抱歉,便转身匆匆离去。
“骗人的吧……”
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连那人的影子都没摸着。
“去那边找找!一定保证少爷的安全!”
“少爷!少爷!”
伴随着起起伏伏的呼喊声,那人似乎在躲着他们,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巷子的转角。夏油杰瞥了一眼那人来时的方向,有几个高大的人在人群中左顾右盼,身着统一的家族服饰还佩戴着族徽,正找着什么人。
没有在意那些人的举动,夏油杰没有犹豫,立刻向那个人消失的转角追去。

那是一条没什么人来的小巷。
里面只有几家小店。夏油杰在小巷里迷茫的走着,看见了一家商标并不明显的糖水店。
那是他吗?夏油杰不知道只是觉得熟悉,在他意识到双脚迈步时他已经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意外发现那人已经摘下了鸭舌帽,明亮的银白色头发似乎照亮了这一片阴暗,他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在里面,正在跟老板交谈。
“老板,来一份椰汁芒果西米露,还要几个抹茶大福。”
“小少爷怎么又躲到这来了?”有些年纪的老板笑着从前台走了出来,但说话并不阿谀,倒像是在看自己长大的孩子。
“哎呦,别这么说,这不是来照顾老板的生意嘛~”那抹白色在夏油杰的眼睛里晃,活泼的dk正笑着向老板摆摆手。
尽管没出声,老板也注意到了一脸茫然的夏油杰。
“新面孔啊,这位客人想要点什么?”
五条悟似乎才注意到夏油杰,往后瞥了一眼。
“喂,老板怎么让这个小眼睛怪刘海进来了?长着一张骗子的脸。”
“呃,一份椰汁西米露。”没有在意五条悟无礼的称呼,夏油啪的一下坐在了五条悟对面的位置。
“?”五条悟疑惑地看着被自己称为“怪刘海”的人面无表情地坐到自己面前。“你……”
“我们……是不是见过?”夏油看着这张极为精致脸极为别扭地问道。
“哈?怪刘海,被老子的颜值震撼了就直说,别用这种没品的搭讪方式。”五条悟伸出舌头一副要吐了的模样。
夏油杰并不介意,他只是想确认一件事。
看来他并不记得上一世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他记得?五条悟,不,面前这个没有记忆的人,虽然长着和他记忆中的五条悟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但他真的是五条悟吗?
若是,那自己来相认的意义是什么?难道是来告诉他,“你好,上一世我们是挚友,但后来我杀了很多普通人,还叛逃了,和你在新宿绝交,十年后发动了百鬼夜行失败被你杀了”?这种故事说出来不信还好,要是面前的人把自己当成精神病打电话叫人抓起来就麻烦了。
这些倒不是重点。
如果悟记得,他会原谅我吗?
夏油杰藏起惊愕和不经意的失望,默默接受了现实,没有反驳白发dk属实不太礼貌的言论。
老板将甜品端上桌子。夏油杰与五条悟默默地开动,空气中似乎弥漫了一丝尴尬。
吃东西也不老实的白发青年并不因为不说话而收敛,时不时大胆地大量着对面的黑发高中生,扎了个丸子头又留了个怪刘海,脸型棱骨分明,眉目狭长倒像个狐狸。
五条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人确实长得也不错,但比起自己还是逊色几分嘛。
吃完自己的那碗夏油杰起身离开,还没踏出店门,就被一个身材极健硕的男人给挡了回来。
“五条本家的大少爷,咱出去聊聊?”
“什么?”夏油杰猛地抬头看向那张熟悉的脸,瞬间瞳孔地震,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张带着蔑视笑容的脸,不只是因为那个熟悉的人,还有伏黑甚尔对白发青年的称呼。
“伏黑甚尔?”五条满不在乎的用小拇指掏耳朵,“哈,那些老东西是吃了五条本家多少钱,竟然把你给请来了。”
五条悟不用猜都知道是五条家旁系派来刺杀他的。伏黑甚尔,因图利与高效而声名远扬的杀手,主打的招牌就是只要钱管够就有求必应,杀人手法暴力但不留任何线索,就算有人追查也难找到杀手和雇主。这个世界的财阀基本就是五条家一家独大,伏黑甚尔的价格与他刺杀的人的身份挂钩,能给他足够的钱刺杀五条悟这个身份的人,大抵只有这一种可能。
而五条家从来就没有和平过,每个人都争着上位,企图收并其他家然后一家独大。
五条悟,这位五条家现任家主指定的继承人,便是除本家甚至包括本家所以利益至上的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可不管这些,”伏黑甚尔抬手向外比划,就走了出去,踏出去几步回头,“我们换个地方聊,这儿人太多了,不是吗?”
或许是不想伤及无辜,五条悟摊了摊手,向老板打了声招呼,跟在甚尔后面从糖水店出来,走向了巷子更深处。夏油杰虽然在事件外但还是默默跟在后面。
他没法在原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想起伏黑甚尔笑着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他已经把五条悟给杀了的时候,他就根本控制不住。
心在颤抖,夏油杰倒想看看这个世界的伏黑甚尔要在他面前闹出怎样的事。
TBC

12 Likes

好看!还有吗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