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悟”

在学校晚修的时候手写的!

不过最近可能没法写了要背的东西实在太多…但是会有脑洞,周末会更一篇!


Satoru.

这个名字五条悟并不感觉有什么特殊的。

家里的长老对他的称呼无非就是“家主大人”,严肃点的就叫他的全名五条悟。

第一次有人叫他的名字,是他的同学夏油杰。

那天他们刚见面就打了一架,以为找到了同好,却没想到自己招来了一个跟家里老橘子差不多的老顽固。

这个老顽固也很有趣,会和他一起翘课出去游戏厅,会和他一起尝试新出的甜品。

而夏油杰会叫他“悟”。

另一个同班同学硝子、教他们的老师也叫他的名字,但悟总觉得,别人再怎么叫,都远不及杰叫的温柔。


“悟。”

五条悟几乎是听到第一个音节就转过头的。

是杰。

他兴奋的跑过去挂在了夏油杰的身上。

“我们去买大福吧杰!”

猫爬架无奈的点了点头。

08年。

那个炎热的夏天,悟总是很喜欢挂在杰的身上 。

无论天气有多炎热,杰总是冰冰凉凉的。

在成了“最强”后,悟接到了很多任务。这也就意味着他没有时间跟杰贴贴了。

杰也成为了特级,他也有很多任务。两人上一次见面也许都在一个月之前。

悟躺在床上。

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提前做了明天的。明天一定要和杰一起去尝尝新出的大福。

不过…

他现在很累。

困意袭来,悟慢慢的闭上眼睛。

他潜在一片深海之中。

高专两年多的回忆,紧紧的缠绕在他身边。

在这一大片影像之中,几乎每一段都有夏油杰的身影。

杰和他一起聊天的画面。

杰和他一同欢笑的画面。

杰和他一用拔除咒灵的画面。

…无法呼吸。

杰。

…你在哪里?

“悟。”耳边轻轻的传来了一声呼唤。

他猛的睁开双眼。

杰站在床边,手虚搭在悟的额头上。

“你发烧了。”

悟昏昏沉沉道:“开玩笑,现在是夏天…”

“真的,你发烧了。”杰又抬头看了看他的房间:“你开了一天的空调吧?”

一天?

他爬起来打开手机,上面满当当的未接来电。

…真的睡了一天。

反应过来后,他马上抱住杰,死死搂着不肯松手。

“悟?”杰愣了一会,随即把他的脑袋埋进自己的怀里,轻拍几下。

不一会他听见伏在自己怀里的猫猫很别扭的开口。

“我好想你。”

十年。

整整十年。

那个张口轻柔的叫他“悟”的人仅存在于他的睡梦中。

五条悟睁开眼睛。

昨天他在现场,见到了杰的咒力残秽。

夏油杰要下手了。

他想道。

果然,在高专大门口,他再一次的见到了杰。

那人冲他招手:“悟,好久不见。”

是啊。

你已经整整十年都没有见我了。

隔着绷带,悟闭上了眼睛。

“别对我的学生传递你的思想。”

“悟。”

那人扶着断臂靠墙缓缓坐下,吃力的露出笑容。

“你来晚了。”

是啊。

我来晚了十年。

看着怀中人的尸体,悟呆呆的抱着他站起身。

对不起。

第二年,涩谷。

那个亲手被他杀死的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悟,好久不见。”

在那一瞬间,悟的脑海中,

是他们高专三年的回忆。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终于回过神来,他身在狱门疆之内。

不安,悲伤,着急,愧疚,怀念。

以及——

滔天的愤怒。

悟在这小小的方块内被牢牢束缚着。

而此刻,羂索拿着方块,自言自语道:“你来晚了。”

谁都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十多没有看管好杰的尸体的悟,还是才开始对羂索下手的杰?

悟闭上双眼,低下头去。

…又来晚了啊。

杰。

不论多久,我都会来晚的啊…

终于把羂索从杰的身体里拉出来并消灭后,悟已经很累了。

他没有倒下,将杰背了起来。

“…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殊不知,背上那人体内残留的咒力在悄悄流转。

随着体内咒力一点一点的变多,杰睁开了双眼。

“…悟。”

Fin.

总感觉这篇写的很跳跃。

不过本来就是短篇,也写不了太多东西。

将就将就吧各位。

祝各位天天开心!

                        ——9月5日    20:48写完
14 Likes

第一次在论坛发文……不知道能不能有点热度……能的话我就把我其他的文都放这里?

3 Likes

如果可以最後這樣的結局也不錯:sob::sob:傑和悟的聲音真的太溫柔了阿: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