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ect Baby(转生if,五单性转,校园AU)一发完结

*转生if
*五单性转,记忆随年龄增长恢复

点播一首▷パーフェクトベイビー♪

8 Likes

Perfect Baby(上)



1.

升上高二以后,夏油杰被分到了新的班级。

虽说是新班级,但一半以上都是一年级时的同学,就连班主任也没有改变,与其视作换新环境,不如说是加入了新的学生。在所有的新学生之中,有一个十分引人瞩目的人。

同桌戳了戳他的手臂:“不是吧,五条悟在看这边欸。”

“少自作多情了。”夏油没放在心上,视线却也顺着对方示意扫过去,竟然真的隔着数排座位和白发蓝眼睛的少女对上了。女孩撑着手臂侧靠在桌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过来,像传闻中一样漂亮到有威慑力的地步。她和夏油对视后也没有露出动摇的神色,只是状似疑惑地拧起眉毛,好像看到缺了吐槽役的漫才表演一样焦躁。

夏油想:嗯?我应该从来没见过她吧?还是说这时应该打个招呼?于是友好地冲新同学礼貌一笑。

五条杏眼圆瞪,瞳孔地震数下,十分不友好地翻了个白眼。

夏油:”……“

此时旁边传来同桌艳羡的声音:”果然在看你啊……做帅哥真好……“

夏油想你他妈看清楚点,这是要杀了我吧。再瞟过去时五条已经收回视线,留下一个被白色短发毛绒绒盖住的侧脸,除了手上将圆珠笔按得如机关枪般嗒嗒嗒嗒震声外,看不出一点头绪。



高中生里引人瞩目的类型无非几种:特别好看的、特别会学习的、特别有钱的、特别奇怪的,五条可说是一网打尽,并在奇怪程度上一骑绝尘,普通人这辈子见过最奇怪的人很可能就到这为止了:没有人见过她吃午饭,一下课就不见踪影,传言她只吃甜食而且会像漫画角色一样在树上午睡,还有传言她根本不用睡觉;虽然成绩很好,但从不听课不做作业,不做作业的时候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听说是大家族的大小姐,可每天看起来无所事事,头发也乱糟糟的,甚至有人看到她在校外和小混混打架,据说还打赢了。五条悟就是这么奇怪的人。

第二天,这个奇怪的人就搬到夏油旁边,理直气壮地取代了他的前同桌齐藤。

夏油有点莫名其妙:”那个……五条同学,这里有人坐了。“

五条正在嚼一颗棒棒糖,糖块在牙齿间咬得咔咔作响,“我和佐藤换位置了。”

“那是齐藤啊。”夏油说,“怎么突然换位置了?”

五条:“不知道,随便,搞不清楚。”

夏油:“……”

普通人夏油杰这辈子没见过这种人,根本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只好无语落座,掏出课本。几分钟过去,新同桌像小动物一般抱着手臂蹭了过来。

五条:“没带课本,借我看。”

夏油想你不是不听课么?但将其当作对方抛出的友谊橄榄枝,不计前嫌地把数学课本推过去一半。

过会儿低头一看,五条在他课本上画了只乌龟。

夏油:“……”

夏油食指轻动,把对方手里的圆珠笔拨掉了。

五条看他一眼,又拿起来。

夏油沉默,再次拨掉。

五条瞪他一眼,不但挑衅地拿起来,还在大乌龟旁边画了个小乌龟。

这是在做什么?夏油杰觉得心好累。

虽然这是他和五条悟同学的第二天,同桌的第一节课,但已感受到深入骨髓的心累,仿佛这种累曾经重蹈覆辙陪伴他数千日,成为一种刻在DNA里的条件反射。其他人还要用一种「哇草有点东西」的表情围观他,好像他是刚刚狩猎金银火龙的怪○猎人,没有人知道金银火龙本人刚刚在夏油课本上建立起怎样庞大的龟科放养基地,而且夏油也不喜欢怪○猎人,他比较喜欢宝○梦。

后来的第二节、第三节、第四节课五条也理所当然没带课本,仔细一看她连包都没有,夏油怀疑她每天双手往口袋里一插就来上课,而此时他只想连人带包光速离开这间教室。午休铃声一响,夏油就打算跑掉,不管五条是要去买零食打架还是上树睡觉都与他无关,现在他只想跟正常人说话。紧接着袖子就被女孩扯住了。

五条:“带我去吃饭。”

夏油:“……”

夏油:“你不是不吃饭么。”

五条:“带我去嘛。”

齐藤本来从原·五条座位过来招呼夏油去吃饭,听到这句话在半路一个无缝丝滑180°转身,跑了。

不要跑啊!为什么要跑?不要在教室外面窃窃私语啊!

夏油从余光旁观一切,决定不能再坐以待毙:“五条同学,我们以前认识吗?”

他本意是想提醒对方不要在人际交往关系上剑走偏锋,没想到五条听见大喜过望,双眼一瞬间迸发出有如实效的闪光:“你想起来了?”

夏油:“啊?”还真的认识??

五条:“啊什么?”

夏油:“不是……那个……什么……”

五条有些失望:“想不起来了吗?”

不得不承认,五条虽然是普通人能见到最奇怪的人,但也基本是普通人这辈子能见到最好看的人了。面对女孩子波光潋滟的蓝眼睛,就算是心肠像唧唧一样硬的男高中生夏油杰也会说不出话。

夏油:“呃……”

夏油急中生智:“想起来一点,但没完全想起来。”

下一秒,五条一巴掌拍在他背上,高兴地大叫:“就知道杰肯定不会忘记我!”

夏油:“?”

夏油:为什么直接叫名字啊!!!



2.

午休还没过完,传言逐渐从“高岭之花五条悟对年级第一的夏油杰一见钟情展开激烈倒追”上升到“五条悟和夏油杰青梅竹马失散多年一朝相认秘密订亲毕业马上结婚”,在即将向横刀夺爱不敌天降破镜重圆虐恋情深发展前,年级第一夏油杰拎着高岭之花五条悟来到天台。

他生在传统的平成家庭,母亲每天都会为一家人准备便当,因此午休只是从一个地方带着饭盒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也不知道五条平时在吃什么,帮她在便利商店买了两个面包回到顶楼,谁知五条扫一眼便说:“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夏油无语:“那你吃什么?”

五条在外套里摸来摸去,摸出一包儿童奶酪棒,大嚼起来。

夏油:“……”

夏油:“吃我的便当吧……”

从小开始,夏油的父亲便告诉他,要做一个有正义感、有使命感,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十几年过去,他虽然没有成为词典意义上的好孩子,却常常被多余的正义感和莫名的使命感所困,无法对任何吊诡境况视而不见。正如此刻,五条美滋滋地接过他的筷子,拿走他的饭盒,甜甜地说“我开动了”便开始风卷云残,余下小口吞食面包的夏油杰味同嚼蜡,一边思考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一边适时在旁边提醒对方不要吃得太急。

五条吃了两块甜鸡蛋,又塞进一团饭,含含糊糊地说:“这是……这是杰自己做的吗?”

夏油说:“不是,是我妈妈做的。”

“喔,”五条说,“我还没见过杰的妈妈呢。”

夏油喉头一哽,再次无语:“见过才奇怪吧?”

五条说:“也没什么奇怪的。”

过了好一会儿,夏油才反应过来:“我们以前真的认识吗?”

女孩子左看右看,咬着筷子嘟嘟囔囔地说:“如果你觉得不认识,就是不认识。”

夏油:“……”

这种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好像大错特错的感觉是什么?!

夏油:“抱歉,我其实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能不能……”

“我吃饱了!”五条突然大喊道,打断了他的话:“我要睡觉了。”

话音未落,她将饭盒往夏油手中一塞,未等对方说出任何来得及反驳的话,手脚并用地挪到新同桌旁边,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熟练姿态向后仰倒,枕在了男孩子的大腿上。

夏油真的僵住了。他刚满17岁,可能交往过几个女朋友,跟她们牵过手,更甚者接过吻,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毫无防备地躺在他腿上,五条的脸软软的,侧卧时脸颊上堆起一团小孩似的脸颊肉,让人很有揉圆搓扁的冲动。温热的呼吸从她胸腔内向外溢出,一下一下扫过男高中生的腿心,不但让男高中生本人更加僵硬,身体某个部位似乎也开始有变硬的趋势。

夏油沉默半晌,脱下外套,盖在了五条头上。

五条:“……”



3.

午休结束以后,回到教室以前,班主任好帮手·校公认优等生·使命感过剩患者夏油杰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五条回到正常人的轨道上来。其原因不仅是作为班干部不能坐视任何一位同学脱离集体,还因为午饭只吃两个面包对正在长身体的青春期男孩实在苛刻,更源自于五条天天这么粘着他,别说她本人会怎么样,夏油可能会先丢盔卸甲,从正义的男高中生成为邪恶的男高中生。

五条对自己被明明白白地安排一无所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在暖融融的阳光下滚来滚去。她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午觉,不但精神饱满,还想起了一些模糊的残片。

“杰,”五条滚到他脚下说,“我们下午去打电动吧!”

夏油正在一个一个系上外套的扣子:“说什么呢,下午要上课啊。”

“你明明都会了,”五条说,“我看到你做高年级的题。”

“逃课违反校规,上课学习又不违反校规。”夏油弯下腰,在五条试图趁乱抱住他双脚前将对方提溜起来,忽然灵光一闪,回想起自己的决心。

夏油:“要不这样,你跟我乖乖上完两节课,不要在书上乱涂乱画,我们放学就去电动厅,好不好?”

五条半信半疑:“真的?”

夏油:“当然是真的。”

五条:“好吧……”

夏油心中荡漾起巨大的成就感,眼前已浮现自己成为最强宝○梦训练师的美妙图景:下一步再纠正她的自称,督促她吃健康的午饭,再认识其他新朋友……想着想着,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连带着对五条也柔和起来:“说好了喔。”

没想到这片刻的和善把五条唬住了。女孩看着他的脸,仿佛第一次仔细打量般呆呆地说:“杰好帅。”

夏油:“?”

“什么嘛……”五条说,“难怪杰这么受欢迎……”

什么跟什么啊。夏油喉头发紧,感到一阵奇特的热流在身体里涌动:“喂……”

五条白皙的皮肤,苍蓝色的眼睛都近在咫尺,刚刚没看清楚,她连睫毛都是雪一样的白色。夏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碰一碰,五条却已经转过身,嘀嘀咕咕地走远了。



男高中生站在原地,回忆起今天的种种一切,再次陷入青春期经久不衰的思维困境:虽然五条是很奇怪没错,但她该不会……喜欢我吧……?



到了去电动厅的路上,夏油杰的怀疑逐步向预测转移,最终定为结论:五条应该是喜欢他没错。因为她不但断然拒绝了再叫上几个同学的提议,还在路上试图搭自己肩膀因身高差距未果,独自生了一会儿闷气后,又贴过来拖住了新同桌的手。

五条的手很修长,然而在同龄男生手中还是显得有些娇小,凉凉的、软软的。夏油觉得自己今天再心动下去可能会因脑供血不足就地昏倒,他也不知道是被五条戳到哪个点了,怎么看对方怎么可爱,连回忆起书本上那一堆小乌龟都心情愉快,可能这就是宝○梦训练师对宝○梦的包容与热爱。但是训练师应该不会因为跟宝○梦牵手口干舌燥,所以可能他只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颜控而已。

五条显然也是颜控,因为她自从在午休时十分「意外」地「发现」夏油长得不错以后,就喜欢常常盯着他的脸看,在路上也要时不时倒过来面朝夏油走路,并伴随发出大惊小怪的声音。

夏油被她搞得面红耳赤。他们一只手轻轻牵着,面对着面在人潮汹涌的新宿大街上行走,就像一对如胶似漆的笨蛋情侣,一路上招来旁人侧目。他拉了拉对方的手,将五条扯过来一点,说道:“会挡住人行道的。”

五条嘟嘟囔囔地说了句什么,夏油以为她又要说例如好帅、怎么搞的、好奇怪之类的胡话,没想到五条说:“好像做梦一样。”

夏油杰沦陷了。

45 Likes

Perfect Baby(下)



4.

经过对电波系生物体五条悟的数周观察,夏油发现几件事情:

其一,五条也需要吃饭,虽然比起狭义上的米饭,大多是巧克力糖果汽水和儿童奶酪棒,因此她更宁愿在天台自己吃,而不是在教室里应付别人大惊小怪的关心。自从大惊小怪的关心对象从陌生同学更替为夏油杰(虽然夏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是陌生同学了)后,她偶尔也会主动吃点炒面面包之类的熟食,更多时候仍然以掠夺夏油的午饭为主食,导致后者不得不在全家人调侃下面红耳赤地带两份便当上学。

其二,五条不会在树上午睡,不如说,她需要的睡眠比普通人更少,午休时间总是大脑活跃、精力充沛。当夏油为不必每天经历膝枕这般残酷考验而庆幸时,立即可悲地发现,五条无所事事的时间因此比普通人更多,而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理所当然认为消耗此类时间是夏油杰的责任。在他陪五条屡次天台跳房子、上树掏鸟蛋(难怪有人在树上看到她)、翻墙买麦当劳后,精疲力竭的优等生终于忍痛割让出大腿和肩膀,让精力过剩的问题儿童能够倚靠在他身上玩掌机打发时间。五条似乎真的很喜欢靠着他,目前还没有展示出注意力转移的倾向。

其三,五条应该、大概、也许、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可能,确实喜欢他。排除百分之五至十性别意识薄弱与社会常识匮乏的影响因子,夏油依然是她在这所学校最亲近的人,且他有充分理由怀疑,是对方近17年来交往最密切的同龄人。如果上课时盯着他看、午休时盖他的外套、逛街时碰他的手指都不能称作喜欢,那还有什么能传达出女高中生的好感?话说,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交往了!

除了五条本人。

电波系生物体五条悟一无所察,依然在上课时盯着他看,午休时盖他的外套,逛街时碰他的手指,将其作为对此生挚友(摘自五条悟语录)发自肺腑的亲密表现。诡异的是,作为一位相对很帅并广受欢迎的男高中生(同样摘自五条悟语录),夏油并不感到冒犯,反倒从中萌生出一种别样的乐趣。这种乐趣愈演愈烈,喜不自禁,让他一看到五条就觉得胸口发麻,内心柔软,无时不刻想要用手指触碰她睡着时的白色睫毛,仿佛这种吸引曾经重蹈覆辙陪伴他数千日,成为深入骨髓的本能。

既然如此,夏油杰决定顺从本能。



5.

又一天放学午后,当五条或许是第一百次提出要去他家玩时,心肠像唧唧一样硬的男高中生夏油杰终于点头同意,在对方的欢呼声中暗下决心:就是今天了。

今天,他就要向五条告白。

为此,他不但列出了完备的计划清单和执行顺序,还有与之匹配的数个地点:首先像往常一样玩游戏机,在五条情绪高昂起来时拿出准备好的甜点,对方肯定会又惊又喜,满口“杰真的好厉害”、“杰难道会读心术”的夸赞,吃下第一颗草莓时询问她要不要跟自己交往,互通心意,这样第一次接吻时,嘴里就会有草莓和巧克力的味道。夏油自觉这个计划天衣无缝,筛选掉不便存放食物的天台和缺少浪漫气息的电动厅,最优选择自然是他自己的房间,私密、安静、免打扰。

没想到坏就坏在太私密了。

五条跟着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三室一厅一厨卫的狭小独栋,父母一个房间、杂物一个房间,楼上是高中生夏油杰的私人空间,有床、游戏机、书桌、电影海报和一扇侧面打开的玻璃窗。为免让第一次到来的女同学感到不安,他花了一个星期打扫卫生,收起所有精心收藏的恐怖漫画周边和志怪海报,换来五条一句:“杰的房间很普通嘛。”

夏油:“毕竟我就是个普通人啊。”

五条:“还以为会很阴森呢,比如挂满黑漆漆的海报什么的。”

夏油:“……”

有时他真心觉得五条有超能力,而此时只能死鸭子嘴硬到底:“那是什么奇怪的印象啊?”说着起身要去给客人倒茶,听到对方在身后说:“杰才不奇怪呢。”心脏又重重地跳动了一下。

回过头去,白茸茸的少女正坐在他平时坐的布垫上,靠着他睡觉的床,用穿着玉桂狗袜子的脚去够他放在地上的游戏手柄。蹭在被褥上的白色头发、莫名暧昧的空间,和独占欲得到满足的安心感让夏油心如擂鼓,一百二十分恐慌地意识到:他比想象中更喜欢五条悟。

失魂落魄的男高中生走下楼梯,在厨房打翻一杯麦茶,手忙脚乱踱步数个来回,用冷水洗脸,将计划重复不下十遍,终于平复心情回到楼上,随即在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前功尽弃:五条居然坐在床上闻他的枕头。

夏油感觉自己快疯掉了:“你……”

夏油:“你在干什么啊!”

五条毕竟是五条,如此诡异的情况下,她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为自己辩驳,而是理直气壮地说:“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都准备睡觉了。”

夏油:“不要在我床上睡觉啊!”

五条:“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不行?这个问题还真把夏油杰问住了。在他能想出任何简单明了易理解的社会常识小课堂前,女孩子又埋进他的枕头闻了闻:“杰的味道跟梦里一样欸。”

夏油:“你……我……你……”

夏油:“你会梦到我?”

“对啊,”五条说,“我有一次还梦到杰骑着一条龙来接我呢。”

这是什么梦?实在是太可爱了。事实证明,踱步、洗脸和重复计划都不能够阻止男高中生做出冲动行为,反应过来时,夏油已坐在五条旁边。床垫随着他的动作凹陷下一块,仿佛带动了对面的人更靠近几分,颤动的白色睫毛、坦诚的蓝色眼睛都近在迟尺。

“你还做过什么关于我的梦吗?”夏油说。

五条思索片刻。“就梦到我们的关系很好很好呗。”她说。

“有多好?”夏油说。

“反正是每天都很想见到杰的那种好。”五条说。

夏油咬了咬嘴唇,他真的很想现在就去亲五条,但理智还在提醒要征求对方许可。“那我可以叫你悟吗?”

“当然啊!”五条眼睛一亮,“不是早就让你这么叫了吗?”

“悟……”夏油深深吸了一口气,“可以跟我交往吗?”

五条:“啊?”

夏油:“嗯?”

忽然之间,时间仿佛暂停了。

五条脸上非但没有预想中的喜悦,反倒展露出深深的困惑,满脸疑问让旖旎氛围一扫而空。夏油心中大叫不好,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表白已经泼出去了,虽然五条看起来从未想过这件事,但凭借诚意和这段时间的相处,若说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他振作起来继续说:“我喜欢悟,很喜欢,所以想跟悟成为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

五条:“等下。为什么?”

夏油:“啊?”

夏油:“因为我喜欢你……?”

五条:“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夏油:“……”

她的表情过于震惊,让男高中生内心的希望从百分之九十五瞬间跌至冰点以下,连声音也忍不住带上三分委屈:“你讨厌吗?”

“那倒没有……”似乎受到那种委屈的触动,五条脸上的惊讶开始变得复杂,“就是……很奇怪啊,我们不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吗?”

夏油:“哪有躺在朋友膝盖上睡觉的道理?”

五条:“朋友不就是会这样做吗?”

夏油:“但你是女孩子啊!”

这话不知为何如一记重拳,忽然将对方狠狠击中。五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真心动了气:“女孩子就不能做你的朋友?”

夏油:“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先亲近他的是五条,天天要腻在一起的也是五条,挽他的手、玩他的头发,让他脸红心跳的也是五条,对方却好像遭了天大的背叛,既要自顾自地将他远远推开,还要反过来责怪他。男高中生一头雾水,抱着最后一丝祈求问道:“所以悟只把我当作朋友?”

五条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抱着膝盖说:“明明杰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了。”夏油觉得自己的心正碎成一片一片,和柠檬、橙皮还有别的什么又酸又苦的东西一起,被用力地捶打成泥,“不会再说让你困扰的话了,对不起。”

五条小声答应了一句。刚刚还让人觉得安心而暧昧的空间已变得尴尬僵硬,这个游戏是打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喜欢的人送出门的,只是在回到房间以后,对着被子上留下的白色头发呆呆站了很久。



6.

五条悟和夏油杰分手了。

没过一周,传言已跑遍全校上下,并向横刀夺爱不敌天降虐恋情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发展。首先,他们上课时不再分享课本、传纸条、莫名其妙看着对方然后莫名其妙地笑;其次,午休时也看不到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天台、树下、墙角各种地方黏糊糊地靠在一起;最后,夏油重新出没在各种委员会上,五条则开始一个人回家,在路上和小混混打架,还打赢了。

毫无疑问,五条悟和夏油杰分手了。



传言不胫而走,自然也传到了夏油的耳朵里。

他很想反驳,首先他跟五条并没有交往,其次……没有其次了,他们没有交往是因为五条把他甩了,余下内容统统属实。

夏油是真的受伤了。作为一名相对很帅并广受欢迎的男高中生(这特么还是五条自己说的),他从未遭遇过如此惨痛的失恋,其原因自然是他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即使在被甩以后,他也还是想跟五条一起吃午饭、打电动、在回家路上漫无目的地分享无聊的笑话。假以时日,他肯定能坦然自若地告诉对方他们仍然是很好的朋友,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反过来看,五条似乎是真的毫无感觉。度过最初尴尬的几天后,她很快在放学后自然而然地跑过来问夏油要不要去买章鱼烧吃。

夏油:“……”

夏油食不下咽,也没心情吃章鱼烧,更没这个精力跟失恋对象一起吃,于是搪塞道:“天气太热了,不想吃油腻的东西。”

没想到五条为之一愣,“是因为夏天吗?”

夏油心想这人还学会找台阶下了:“是吧,可能是有点苦夏了。”

五条看着他不发一言,转过身,噔噔跑走了。



当天晚上,失恋男高中生就接到了失恋对象的电话。

凌晨时分,手机足足震动了八分多钟,夏油在睡眼朦胧中接通语音,便听到少女在对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杰……”

不管什么失恋不失恋的了,他顿时一个激灵,从头到脚清醒过来,不但万分担忧,内脏仿佛在身体里全部纠缠起来般紧张:“悟?发生什么了?”

“杰,”五条哽咽着说,“我们还是朋友吗?”

夏油愧疚极了,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作为被残忍甩掉的一方为什么要愧疚:“当然,我是悟最好的朋友。抱歉,最近只是……”

五条打断他,“如果你杀了很多人,绝对不能撇下我一个人消失!”

夏油:“……”

夏油:“要是杀人我不就去坐牢了吗。”

五条发出一声抽噎:“那也要告诉我,我让家里帮你摆平。”

夏油:“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啊?!”

对面的抽泣声由强转弱,逐渐平息,优等生夏油杰就在此时灵光一闪,问道:“你是不是梦到我了?”

紧接着,他在五条颠三倒四的叙述中逐渐拼凑出一切:他们在梦中是一所超能力学校的两个同级生,更是领域内当之无愧的最强,虽然和现在不一样都是男生,但仍然关系很好很好。可是夏油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忽然有一天就决定不理他最好的朋友,还要杀掉一大堆人后去做邪教教主……

夏油杰沉默半晌,感觉这跟右眼封印着暗黑破坏神之力差不多,是一种中学二年级就该痊愈的独特症状,于是继续问道:“梦不是真的,悟为什么那么相信呢?”

“因为我梦到杰以后,杰就真的出现了,梦里杰是我最好的朋友,杰就真的变成我最好的朋友了啊。”五条说。

夏油心想我才不想当你什么最好的朋友我要当你的男朋友!但很显然,此刻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便柔声细语说道:“可能是悟高一时见过我,所以梦到我了呢?而且,我跟悟做朋友只是因为我喜欢……喜欢跟悟一块儿待着。”

五条不说话了。听筒对面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似乎有人拿着塑料材质的文具在木头桌上划来划去。

五条:“杰的唧唧大概有○○厘米长。”

夏油:“……”

夏油:“我信了你不要再说了。”

五条冷哼一声。

夏油百思不得其解,感觉唯物主义的信仰正在支离破碎:“为什么连这种事也能梦到……”

五条从小就开始做预知梦了,一时间没理解到对方的深层困惑,脱口而出:“就是梦到洗澡时看到了嘛。”

夏油:“……”

夏油:“我们梦里为什么会一起洗澡啊。”

五条:“男生不会一起洗澡吗?”

夏油心想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男高中生,你不要骗我,什么样的男高中生会一起洗澡?转念一想,膝枕、牵手、在对方床上睡觉也绝非普通男高友谊能够涵盖的等级,这是什么男高中生啊,这不是男同吗?!

夏油:“不会。”

五条:“哦。”

气氛忽然陷入诡异的沉默,很显然,电话对面的女高中生正陷入沉思。在这诡谲的寂静中,优等生夏油杰再次灵光一闪。

夏油:“悟。”

五条:“嗯?”

夏油:“你说有没有可能,梦里的我们两个本身就在交往呢?”

五条:“哈?可是交往要亲亲之类的吧。”

夏油心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不知为何,他突如其来有一种感觉,无论那些荒诞的梦境是从哪个平行时空遗漏下来的残片,既然他们的命运版图冥冥之中有所相似,那个世界的夏油杰极有可能跟他是一样的想法:并不是他不想跟五条约会、接吻,做任何交往中的人所做的事情,他只是单纯地不能而已。

夏油:“没有人规定交往一定要做这些事啊,只要悟喜欢跟我待在一起,见到我时觉得开心,见不到我时会难过就足够了。”

电话对面又一次陷入沉默,只是这次静谧的时间更短,因为五条很快便说:“那我们好像已经在交往了。”

夏油说:“对吧?”

五条说:“这几天没有跟杰待在一起,我每天都觉得很难过。”

夏油头晕目眩,感觉大脑跟不上对方打通任督二脉的速度:“我……我也是。”

五条说:“那我们和好了?可以见面了?现在可以去杰的房间玩了?”

夏油被接踵而来的心动彻底击沉,下意识道:“可以……”紧接着又反应过来,“现在不行,都凌晨两点了。明天吧,明天是周六,可以过来玩一整天游戏,家里还有前几天买的什锦大福。”

五条发出一声熟悉的欢呼,就像过去几个月来她对夏油传达出的亲密、喜爱与赞赏一样。听筒对面传来小小的声音:“好喜欢杰。”

“我也喜欢悟。”夏油说道,挂断电话,用被子蒙住头用力地捶了几下床板,怀着对明天的期待沉沉睡去。明天要跟五条玩游戏机,吃甜食,在草莓和巧克力的味道融化在舌头顶端时,他还有一个计划等待执行。



END

102 Likes

哎呀呀好可爱啊,我们dkjk要好好做好朋友好好谈恋爱: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2 Likes

呜呜呜好喜欢!不论有没有前世的记忆,他们之间都存在羁绊

3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好可爱

可爱到我边看边锤床呜呜呜 太可爱了

2 Likes

好甜好可爱是纯爱!!!

呜呜呜,纯爱,好喜欢,呜呜呜,太可爱了

呜呜呜呜太可爱了呃啊啊啊!

呀呀呀好甜好喜欢!诶嘿真难得啊普通人夏油,“要是杀人我不就去坐牢了吗”,被这种话戳到笑点了哈哈哈。而且五悟你小子!被你那样贴贴的话,不要说夏油傑了,全世界都会沦陷吧!

6 Likes

想看杰想起来的时候的表情!

1 Like

可恶!!!太可爱了!!!!!这辈子一定要结婚生八百个(???)啊

妈耶,笨蛋情侣怎么能这么可爱 :heart_eyes: :heart_eyes: :heart_eyes: :heart_eyes:

是純愛!!!!!

呜呜呜呜是笨蛋情侣呜呜呜呜好甜好可爱!

好甜好青涩萌死了两个宝宝我亲死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face_holding_back_tears::woozy_face::woozy_face:

是甜甜的纯爱啊喂!谈论高专dk的时候简直太可爱啦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全程姨母笑,怎么会这么甜这么可爱,好喜欢好喜欢呜呜

好甜蜜啊,大大再来个番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