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从梦到自由

心理医生夏&咒术师五

一些家庭背景和精神状况捏

“也许,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的。”

“可是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夏油医生。”

是“夏油医生”,不再是杰。夏油杰也明白自己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很随意的抛弃了。可是,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放走自己手下的一个还未痊愈的病人呢。

叫五条悟的病人留下的只是一盒蔓越莓曲奇,人倒是走的比自己嘴里的这块饼干还干脆。夏油杰翻数着桌子的台历,突然想,要不是为了在东京这个大都市里好好的活下去,他才没心思去听着这些猴子一一重复着心理的秘密。

决定去实现梦想的时候的确是怀着很美好的愿望的。如果可以借此帮助笨蛋和不聪明的家伙的话,浪费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那时候是这样觉得的。可是日子长了,也会倦厌,也会开始产生一些糟糕的情绪。夏油杰会在心里称自己的病人为可恶的猴子。

走不出感情的年轻人,陷入现实迷茫的社畜,被生活里烂摊子缠绕而离家出走的高中生,都是夏油杰要接待的病人。这是他的私人诊所 ,帮忙的只有俩个平常还要上学的异姓妹妹,平常没活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独自待着的。

而他以前是不会去在意一只无关紧要的猴子的。

对于猴子,他们只会在必要的时候见上固定的几面。猴子给钱,他给猴子帮助。互相满足对方的需求,夏油杰无所谓对方怎么看待他,他已经奉上了他最真实的笑容和最亲切的话语,他的容貌他的劝阻,都是他最真切的付出。

事实上职业素养他早就拉满了,所以又有什么好诟病的呢。出于职业的原因,夏油杰周围的朋友不多,甚至算的上的稀疏了。要上班,要照顾两个还没有成年的妹妹,家庭诊所两头跑,每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简直比考东大那阵还累。

白天充当猴子们的情感垃圾桶,晚上回去的时候摇身一变变成一位称职家庭煮夫。日子忙忙碌碌但无可挑剔。只是,和谐的生活里终究是出现了不和谐的旋律。那个肆意冲进他人工作和生活的家伙,像一只无理取闹的大型猫咪,大摇大摆的来,大摇大摆的走,丝毫不顾忌另一位当事人的意见。五条悟的走的时候,除了留下那盒普普通通的甜饼干。总之,夏油杰是连个猫毛都没捞着。

夏油杰对五条悟的可以说了解很多,也可以说很少。五条悟是个很令人费解的矛盾混合体,他油嘴滑舌嬉皮笑脸,但是夏油杰会觉得那不是真实的五条悟。出于职业素养,夏油杰自然是会尽己所能的去了解名为五条悟的存在,可是奈何病人不是很配合,直至那个人离开,夏油杰也没有抓到对方的一点蛛丝马迹。

另一边,菜菜子会说夏油大人像是恋爱了,看起来就如同坠入爱河却又不知所措的小鸟一样笨拙。美美子说二十七岁的不靠谱大人怎么可能恋爱呢,他昨天可是又没去上班,他睡了一整天。小孩子不清楚自己家的大人究竟在干嘛,因为她们又不是大人。

夏油杰没有睡觉,他只是反锁了房门没出声。他已经过了蒙着被子做梦的年纪。但现实其实也没差,夏油杰的确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漩涡,不可受控的沉迷于某一不可触碰的事物 ,这是他活了二十七年而头一次有的可笑感受。

早年父母双亡,留下的也不过是有限的抚恤金。而妹妹是一不小心在十年前收养的。人生中途意外进入动漫男主的标准模板,可是幸运的命中注定却从未遇到。按部就班的上学兼职,升学然后继续兼职,平平无奇的度过这些年。没有时间去顺从自己的内心,因为从小坚信着所谓的意义的信念,之前的日子总是过得很疲惫。抛弃意义暂且做不到,但是顺从一下自己的大脑还是好的。

狗屁的事情放放,是时候追求一些过分的东西了。

他和五条悟认识的时间不长不短,但有个半年左右差不多了。初次见面的时候,五条悟带着个墨镜,看起来很礼貌。虽然也只是看起来了。五条悟是邮件预约了夏油杰的时间,出现了夏油杰的眼前,五条悟的身边站着一位夏油杰认识的人。

“嗨,伊地知先生。”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五条悟后说的第一句话。从一开始就对错了主人公的话,也难怪后续的剧情会发展的如此困难了。但是当时的五条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夏油杰看不清他的眼睛,而好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伊地知地洁并不是夏油杰的什么病人,他就像一位中介,经常会为夏油杰带来一些病人。

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偶尔也有中年人。夏油杰也不清楚这个伊地知究竟是个什么奇葩人物,但是他做医生就像做生意,顾客就是上帝,他倒是没必要去多加操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小人物在世间的存活已经是困难不堪了,何必多此一举。但是这次来的,名叫五条悟的“病人”,显得和以往完全不同。

就如同gal游戏玩的正一帆风顺的时间,突然蹦出的一个隐藏关卡一样,不知好坏,前途一片未知,就像薛定谔的潘多拉魔盒一样吗?害死猫的的往往便是那该死的好奇心。

“他看起来很不健康,像是久经不见阳光的一样。他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化病患者,他说话的时候,意外让人觉得他的状态很好。是的,他的那一头白发,和白皙的皮肤,我绝对地相信那是天生的。”夏油杰在一个本子里写着。那并不是所谓的日记本,夏油杰没有这种把自己的生活记录来以供后人观赏的爱好。

他只是格外的对五条悟感兴趣。虽然在那段时间里这种感觉并不是突出的明显,但当人突然就不再来的时候,他会烦躁,他会渴求与自己这位病人的再次见面。

可是伊地知无法告诉他关于五条的多余一点消息。

“你们知道人为什么会生病吗?”

“因为受伤了,然后裸露的地方会感染病毒,细菌……”

“大概吧。但是,有些疾病并不需要什么伤口做引子的。伤口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

菜菜子问:“那夏油大人如果生了这种病,我们岂不很难知道了?”

夏油笑了笑,他想,的确的,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孩子们知道呢。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只会徒增不必要人物其不必要的烦恼的。

夏油杰问:“所以你真的没有什么伤口吗?”

五条悟自来熟的拿了美美子放在桌子的几袋糖包,随意的将其拆开,随意地回答:“也许呢,我很强,是不会怕的哦,杰当然是无法想象出我的强大的。”

他们见面仅仅不到十分钟,这个白发男人已经可以很轻松的直呼自己医生的名了。

“我有着非常强大的愈合能力,不过这是后天的能力。”

夏油:“那么悟是怎么获得这种能力的呢?”

五条悟愣住了一下,夏油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下的迟疑。夏油想,这个漂亮的家伙大概是不习惯被别人直呼名字。五条悟的蓝眼睛里装的都是无辜,那双蓝宝石已经足够迷惑太多人了。从第三分钟五条悟摘下眼镜的时候,夏油杰就下了定论。

五条悟没有回避愈发直白的问题:“因为我很强。”

依旧是完美无比并且无法反驳的回答。

“你看起来就很强。”夏油杰又笑了,细长的眼睛半睁着,像一只狡猾坏狐狸,笑容里促狭的意味可太浓重了。五条悟也感到了乐趣,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可爱的兔子。

“我从小到大都很强。所以我朋友不太多。”五条悟抛出话题,因为夏油把主动权主动送给了他。

“悟如果想要朋友的话,应该很轻松吧。”

“bingo,正因为轻松所以不需要。我从一开始就不需要他们。”

……过分自大啊。虽然他看起来很聪明,但这也就是看起来吧 。过分的自大,目中无人,以及令人无法理解的个人骄傲,真是愚笨。所以五条悟也是猴子吧,夏油杰有点失落。他还以为悟会不一样,可是都一样的对吗……

“杰,你在失望吗?”

五条悟问。

“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的谈话技巧不错,我大概,额,可能明白了一点。但是那对我没用啊。”五条悟重新带上墨镜。

“我下次还会来的。”五条悟走的时候说。

“加油啊,杰酱~”明明已经二十八岁但是依旧过分幼稚的男人用着挑衅的语气对着他的医生再见。

他把我的糖包全带走了。夏油杰放平了嘴角,冷漠地想。一点也不好笑,但是好玩。

把白砂糖悉数倒进嘴巴的五条悟也是一个意思。

“都处理好了?”五条悟看着老老实实站在门口的伊地知。“我又不用你接的。”五条悟说。

“是伏黑同学拜托我的。对了五条先生,这次一年级任务中的九十只四级、三只二级、一只一级咒灵的时候被祓除时间一共约为半小时。”

“是很优秀的成绩。”伊地知回答。

“哈,不然呢,那可是我养大的小孩。”五条悟一脸骄傲。

(有点病五成分emmm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