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找楼下住户

无咒力打工人杰&最强半瞎退休五

历史长达二十年的居民楼是没有所谓生气的,年轻人一般不会选择这里。

小,破,缺乏管理,上班不方便,购物也很不方便。没有快递暂存点,快递员会选择把你的快递放在里这里两公里远的一家快递超市。

下楼的时候,夏油杰遇到了一位姓工藤的阿婆。阿婆请求他是否可以在下班的时候为她这位出门很不方便的老人家带几本烹饪书回来,作为报酬,她会为好心的年轻人送上一些年轻姑娘的联系方式。

夏油杰接受了请求,并笑着婉拒了阿婆的好意,表示自己带两个养女已经很累了,并不想拥挤的家里再多几个人。由于并不知道人家的养女早就寄宿了,闻此言的阿婆只能默默的惋惜。

夏油杰其实和这里的邻居们并不大熟悉,阿婆住在一楼,也算不上忘年交,只是平常可以单方面的被麻烦一下罢了。年近而立,不过是身为男人最后的年轻了。比没有太多感概,只是一如既往的觉得无聊罢了。

上班好无聊,改变也很无聊。总是很闹腾的养女被送到什么高专后,不到一年就因为“危险”被夏油杰强行转到了一家普通的寄宿高中。夏油杰不怎么干涉俩个青春期的小女孩,他只是觉得让未成年受一些危及生命的伤害是不可理喻的。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人,他对咒术师的工作并感兴趣。他没有咒力,只是一个普通人。收养的女孩是因为身怀咒力被虐待的,他对那些愚昧无知的村民感到另一种不可理喻。

作为一名合法的日本公民,夏油杰并不想做什么好人,只是单纯地不想违背自己的本心。

所以自己的本心又是什么呢?

不知道,随心吧。虽然夏油杰先生时常表示自己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总还是相信发生在眼前的故事,虽然又说眼见不一定为事实?

可是,那么漂亮的男人,怎么要搬到这个荒僻的地方呢?

夏油杰一边启动汽车,一边被不远处拖着行李箱的白发男人吸引。那人个子高,肩宽长腿,戴着一副二流子一样的圆墨镜,遮住眼睛。住这里的人很少,毕竟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乡下。

只是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好,二十七度的阳光和摇曳的绿叶,微风扫出的好心情不一定是因为天气,也因为一个巧合的遇见。

他叫五条悟,大约是个看淡人生的小白领,年纪轻轻,就开始养老。下班时,去给阿婆送东西的夏油杰很乐意的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你和他聊过了?”夏油杰接过阿婆的红茶。

“啊,正好他下楼的时候打了一个招呼。是个很礼貌的小伙,不过眼睛大概不好吧 。手边总是要扶着什么。”阿婆认真的回忆,“我喜欢漂亮的小男孩,我问他多大了。夏油君,你知道吗,他居然比你还大两个月呢,说真的,我差点以为他是一名学生。”

那名姓五条的男人,正好在夏油杰家的楼上。趁着新邻居搬来的第一个周末日,出于礼仪,夏油杰顺手把养女寄过来的一盒包装还算漂亮的饼干拿了出来,当做了一个不经心的小礼物。

可是新邻居却很惊讶。

“那是要给我的吗?”

白发男人张大了嘴,“你就是夏油君吧,要进来坐坐吗?”

他很礼貌,很漂亮,很可爱。很招人喜欢。

那是夏油杰对此人的第一印象。

五条悟在家也带着那个幼稚的小墨镜,穿着很普通的白衣短裤,踩着玉桂狗的棉拖,小电视上是某一款类银河城的游戏。

“你是不是最近脊椎不舒服啊?”

“?”

五条悟笑了笑,起身冲了一杯奶茶,抓了一把方糖,然后想了想,停手了 。

夏油杰接过奶茶,突然觉得颈脖处轻松了许多。他只是个普通的上班人,身体上总归会有些小毛病,一个月一次体检有时候也不太够。

“只是闻了闻 ,你的奶茶就这么厉害吗?”夏油杰眯着眼睛,弯弯眼。

就那么认识了。

五条悟嗜甜,夏油杰下班的时候就经常带一些可丽饼或者是大福,五条悟则是准备了一些味道不错的黑咖啡和牛乳茶。

五条悟似乎很少出门,一开始早上还下楼丢个垃圾什么的,后来和夏油杰熟络了,连垃圾袋都是夏油杰晚上顺手带下去。夏油杰都是没什么意见,只是逐渐的疑惑起来了。

白天的时候,夏油杰一般不在这边,通常是在市区上班,忙活着自己日复一日的工作。文员的工作单调,但是夏油杰还有自己的私活,私活更加无聊,还费劲。

“你说,欺负小孩子算什么呢?”夏油杰取下眼镜,擦了擦并手中的小匕首,对着空气说。这是养女们送给他的,在她们刚刚进入那个没什么名声的佛教学校的时候。

不是为了帮助他人,只是很见不得这些讨厌的玩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干坏事。夏油杰冷着脸,把眼镜盒揣好,小匕首随手一扔。

虽然看不见,但是也有能力袯除,就尽力而为吧。他虽然不赞同养女们干这些,但是作为有能力的成年人,他能帮则帮。

带上眼镜的时候,偶然发现衬衣的肩膀部分有些脏,而取下眼镜却看不见。那是之前有些酸疼的部位,夏油杰一开始也只是当做了劳累一天的后遗症。

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房顶上在滴水。夏油杰急忙跑到楼上,从门口的地毯下面,他翻出了备用钥匙。浴缸里的水没有关,于是地板上都是水,夏油杰先关了水闸。

五条悟倒在卧室的地面上,身上只套着一条过于宽松的棉质衬衣,人也没醒。夏油杰把人弄到床上 ,看着满地的水,着实有些费神。

后来五条悟说他只是犯了低血糖。夏油杰问你不是很喜欢吃糖吗,一杯奶茶六块糖,搞的跟糖水一样。

可是,有时候吃不下。五条悟他说。

夏油杰感觉五条悟就是一个宅,不出门,几乎都是靠速食面养活着的,以及各种高热量食物。可是他长不胖,嘴唇总是泛白。

因为只是领居,也不能怎么过多干涉。

关于五条悟究竟是个什么人,最具体和最官方最片面的说法来自于夏油杰的那两个养女。不知道怎么的,菜菜子美美子就知道了夏油杰楼上的领居是五条悟。

她们惊奇,“五条老师居然搬到哪里去了?”

“他是老师吗?”夏油杰只是单纯的猜测过五条悟应该是咒术师一类的人物,但是细节只透露一次,他倒也不太关心了。

“是最强的老师,不过见面很少啊,夏油爸爸你不是后来给我们转学了吗。”

“可以给我介绍一下他吗?”

“诶?”

“是很厉害的人,不过听说之前被封印了,后来受了伤才出来,是以前的学长说的,似乎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最后让全国的咒灵都安稳了一些,然后就半退休了。”菜菜子说

“夏油爸爸,他可是御三家的家主呢,咒术界最强的咒术师呢,一点也不缺钱的,又帅,您是打算抱人家的大腿吗?”美美子举手。

夏油杰的收入勉强还好,并没有党小白脸的打算。但是后来的某一次,他的确是有需要抱上“最强咒术师”的大腿。

因为加班的缘故,那天回家的时间有些晚。走进走廊,上楼的时候,发现怎么也走不上去,一直都是只能走到二楼。

夏油杰眯着眼,从公文包里找出眼镜带上。黑漆漆的一片,声控灯的亮度忽略不计。

“抱歉。”不知道什么时候,五条悟站在了他的身后,没有带墨镜,露出一双蓝眼睛,左瞳比右瞳蓝的更加明亮。

“是特级咒灵,抱歉啊杰。”白发男人说,夏油杰分明从他身上闻到了血的味道。

“其实我认识你,你是菜菜子美美子的养父。我也听说了你以普通人的能力袯除咒灵的事情,但是,你没有咒力,现在会很麻烦。”

“所以呢?”

“不过,也没关系,我可是最强。”

五条悟说,“不过是,区区特级罢了。”

夏油杰靠近他,“所以也不要小瞧普通人,我亲爱的大少爷。”

63 Likes

感觉是很可爱的设定

好喜欢这个设定!! 期待……!

喜欢

哇哦,虽迟但到,这时候相遇也是很好的,感觉这个杰某种程度是弱化版甚尔,体术够用,没有咒力也无所谓嘛。好期待下文。

1 Like

太太还更吗

是长篇吗

哦哦哦哦,针锋相对的感觉来了

期待后续!

蹲!

蹲,喜欢劳斯的饭

這還有後續嗎

左眼比右眼更亮一点。。。谁被刀了我被刀了

没有了